那令人意外的一夜

楼主: 巧克力麵包2018-07-06 09:00:00
“姓名:追求,性别:男,年龄:24岁……”看着手上的简历,我有点茫然。今年是我大学刚毕业的第一年,在人才市场投了不知多少份简历,可是迄今为止还没有收到一份面试的通知,唉,真是觉得人生之路一片黑暗啊!
今天在报上看到又有一场招聘会要举行,不死心的我抄起一叠简历就赶紧出门了,急忙中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母亲在身后喋喋不休的唸著让我注意自己的身体,我顾不上这许多,匆匆忙忙将简历塞到背包里就冲出家门,似乎是怕有好的工作让人捷足先登了。
等了好一会儿公共汽车才来,刚上车就觉得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车上像沙丁鱼罐头般挤满了人,抬腕看了看时间,真是不凑巧,正赶上上班的高峰期,好些夹着报纸的年青人正好挤车上班呢!
今天的天气真是热得可以,大半个月没有下过一场雨了,空气中干燥得好像有点火星就会燃烧起来,车厢内虽然开着空调,但也架不住这么多人浑身冒着热气,别说还有大家呼出来的二氧化碳。
我心里突然有种念头:如果我真的找著了工作,今后的一生大概也要像眼前这些白领们一样,天天朝九晚五挤著这破公共汽车上下班了,那种生活肯定也乏味死的。
不过我还是有点羡慕他们,最起码他们有个看上去体面的工作,能靠自己的能力赚碗饭吃,而不必像我一样,天天为了将来的生计烦恼,如果没出去还要忍受母亲的囉嗦,想想就算现在给我个不是那么体面的工作我也应该能接受,起码先让我积累一些社会经验也好啊,真不知以前那些投出去的简历现在躺在哪个垃圾场里。
我站在车厢的中间,随着公共汽车的摇摆想着心事,只觉得背包里的简历无比沉重。我的两只手都空着,因为人太多了,头顶上的握环根本就没有闲置的,连横杆上都没有可以握的地方,反正前后左右都是人,挤得满满当当的,只要公共汽车平稳行驶,怎么样也摔不着我。
车子靠站了,人群一阵骚动,上下车的人都像卯足了劲一样,努力在人海中劈开一条道路,骚动就像石块投入水中一样,从中心向四周扩散,我不由自主的随着人群被推挤著。波纹效应直到公共汽车的车门关上后才渐渐平息下来,车子又轰叫着拖着黑色的尾气,载着车上热得汗流夹背的人们向各自的目标地前进。
车厢中突然起了一阵异动,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来:“你这个色狼!”人群里马上热闹起来,我前面有太多人头,所以只听得见声音却看不见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从女人的叫喊来看,应该是有色狼在骚扰她。
“啪!”的一声,人群在我前面裂开了一条道路,一个神情猥琐的男人捂著自己的左脸努力地拨开哄笑的人群挤了过来;在裂开的道路那头,一位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妇正双手叉腰,脸上因为激动泛起了一片潮红。
男人挤到了我跟前,因为我正好站在离下车门不远的地方,平时我最讨厌这种公共汽车色狼了,这种人肯定是日本A片看多了,想学小日本的“电车痴汉”在公共汽车上调戏妇女。我拿肩膀迎面撞向他挤过来的身体,他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边上的人见我出手给他难堪,纷纷拍掌叫好,原本色狼的眼里露出一点凶光也在众人的气势下,如冰之遇到烈火一样化为雾散了。
“要不要报警啊?”不知是谁见色狼想开溜,高声提醒了一句。车上的人纷纷看向那位少妇,看看事主如何表态。少妇不屑的挥了挥手:“刚才已经教训过他了,我才懒得和这种人一般见识。”看来少妇不想再纠缠下去,免得惹上更大的麻烦。
其他人见当事人都不愿意追究,原先有些鼓嗓的车厢里马上安静下来,色狼有些狼狈的在车还未停稳的情况下,灰溜溜的跳下车跑了。
我心里还有点忿忿,想来也是惭愧,年纪虽然也不小了,可是还没找到一个女朋友,鸡巴十分寂寞的时候,只能上网下些毛片来看,顺便用五指山为鸡巴去去火。
要说现下的社会,出去找个小姐发泄一下也是很容易的事,但初涉社会的我口袋里分文未有,连日常开销都要向家里开口,所以更无法凑得嫖资去开荤了,严格意义上说我还是个处男。连女人的身体我都还没有碰过,操!太便宜那个色狼了,公共汽车上就敢上下其手,换了是我有色心也没这色胆。
也许大家会说,在学校里难道也没有交女朋友?唉!本来此等伤心之事不想多提,但为了众位交心给我的朋友,还是说说吧!
其实在大学里交女朋友是平常不过的事,而且我长得还算过得去,1米75的身高也不能说是太矮小,面孔虽不是太英俊,但起码对得起观众,出来也不会惹起一片惊吓,在学校里怎么说我也是中文系的高材生,但就连我们宿舍里长得最一团糟的室友都屁股后面跟着“拖油瓶”,偏偏我却没有。
宿舍里最帅的兄弟经常取笑我可能过于沉迷于学业了,加上我这种大众脸类型,既不是最帅又不是最丑,叫做没有特点,没有女孩子喜欢也不足为奇。说得蛮有道理的,现在的社会要么有钱有势,要么风流英俊,像我这种一出来就淹没在人堆里的人还真是没有市场啊!
少妇似乎对我扬了扬手,可能是代表感谢吧!总之我没看清,因为裂口很快就合拢了,公共汽车上也迅速安静下来,周围的人就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平静。
上上下下多趟之后,车厢里的人不知轮换过多少,终于来到了人才市场,我像其他人一样用劲地在人堆里艰难的挤出去,踏出车厢的那一刻,只觉得外面还是比较凉爽,起码氧气含量比车内高出许多。
“谢谢你,小兄弟。”身后传来悦耳的女声。我回头一看,刚才的那位少妇也下车了,此时正站在我身后对我说话。我有点不好意思,必竟和女性打交道的经验欠缺,脸红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没关系”来。
少妇笑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我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因为这时我才看清她的面貌,真是美丽啊!年纪大约不过二十七、八的样子,长得可说是惊为天人。一袭粉色的吊带洋装完美的衬托出她玲珑的曲线,胸口衣裙的折皱令她的双峰显得如此巨大和坚挺,收腰的设计使她的腰部纤巧无比,一双白玉般的大腿下蹬著一双白色的尖头高跟鞋,真是我所见过的女性中最漂亮的一位。
少妇见我紧盯着她看,似乎有些难为情,她伸出右手,微笑着说:“刚才谢谢你!我叫应恬裳。”
“天上?”怎么会有人叫这个名字?我好奇之至,当时的情景我已经紧张极了,所以没听清她的具体名字,也没敢开口细问,只是伸手握住了她的右手,当时就觉得一股电流从指尖传遍全身,浑身觉得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嫩手真是舒坦到了极点。
握了约半分钟之久我才回过神来,赶紧缩回手。第一次和美女交谈竟然失态了,看来我白叫“追求”这个名字了,倒显得我没甚追求了。
“我叫追求。”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句话。
天上倒是不以为意,只是笑得更灿烂了些。我只能这么称呼她的名字,因为刚才一激动没听清。
她指了指我身后的人才市场入口,一脸笑意的问我:“你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吗?”我讪笑着拍了拍背着的包:“还没呢,这里头还一堆简历,不知要投到什么时候。”
虽然知道她帮不了什么忙,但不知怎么,在她面前想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根本无法做到的。
“你学什么的?”天上继续问我。
“中文系的,工作难找。女生还可以去当文秘什么的,我都不知道男生学这个要找什么工作了。”我越来越觉得和她竟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以前我和女生说话时,都没有现在来得流畅,室友都说我的性格偏内向。
“真的?”天上好像对我学中文不可思议的有些惊喜:“太好了,我今天来正想为我儿子找个家教,没想到碰上你了。”
看来她的儿子都不小了,刚才的兴奋劲突然小了许多。其实心里早就知道她肯定已经嫁为人妇,但现在还冒出个儿子来,心里不禁有些失落,自己也搞不清到底是怎么了。
“哦。”我的语气里明显高兴不了,只淡淡的回应了一下。天上并没察觉,还是蛮高兴的说著:“要不然你先给我儿子做家教,等找到合适的工作你再走也行。”
我思考了一下,反正今天来人才市场也只是撞大运,现在没进去就已经找到一份还能接受的工作,试试也无妨;况且东家还是位美丽的女子,即使不能碰,能经常见到也是好的,于是我没有过多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走,我先带你去我家认认路。”天上见我答应得很爽快,拉起我的手臂就要走。
“你不看看我的简历吗?万一我骗你怎么办?”谁知道我怎么会鬼使神差的说出这句话,按说我不是应该找到一份工作,高兴都来不及的嘛!
天上拉着我的手臂:“不用了,以你的人品怎么会骗我呢?再说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她抬手召来了一辆出租车,我尾随着她坐进车内。
“去XX花园。”天上简短的告诉司机地址。我知道这个地方,那里住的不是有钱人家就是达官贵人,总之能住在那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家。
“本来我刚才也是想打的来着,没曾想等了好久都没有车,所以才挤公共汽车,没想到车上还遇见那么个人,真是扫兴。”天上和我说着她坐公共汽车的缘由,我没有回答,因为我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看着她。
“谢谢你刚才的举动,也算是为我出了一口气。”天上看着我继续说道。
“没什么,我最讨厌那种人了。”再不说话就显示出我没礼貌了,所以不得不开口。
说话之间很快就来到天上所住的XX花园小区,气派的数栋高楼林立,一进小区大门还是个占地数十亩的大花园。天上指了指道路的尽头,告诉司机再往后开,一直开到一幢带私家花园的三层楼大别墅前才停车。
“下车吧,到了。”天上打开车门。
天啊!真是有钱人家,单是门口的花园就有近千平方米。天上领着我进了她家,那种豪华真是我有生以来所没见过的,用文字都无法准确表达,只是从进门开始就有一股富贵逼人的感觉,放眼所见都是用金钱所堆砌的物件。
“妈妈!”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扑向天上,搂着天上的大腿甜甜的叫着。天上抚摸著小男孩的头,回身对我说:“这就是我儿子,今年刚要上小学。我想趁暑假找个老师先培养他一下,免得输在起跑线上。”
有钱真是好,我心里想着,连学前儿童都请家教了。
“叫叔叔。”天上指着我对她儿子说。“叔叔!”小男孩有点怯生的叫了我一下。
“乖!告诉叔叔你今年几岁啦?”我蹲下身子问他。
“七岁,妈妈说我马上就读小学了。”小男孩似乎对上小学这件事充满了骄傲。
“坐吧!”天上指著宽大客厅里那高档的皮质沙发对我说。从客厅后走出来一位二十来岁的女子,穿着身朴素的白衬衫和黑裤子,手上端著两杯茶。
“思虞,这位是我请来的老师,他叫追求,以后你也可以和他学习,总有一天你还是要再参加高考吧!”天上为我们相互介绍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