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痴汉──休闲活动

楼主: 今天不吃飯2018-05-21 09:08:00
我,远野‧住人,今年二十岁,目前是T大的二年级学生,平常总是游手好闲的乱晃,常常窝在家里或是电玩店,已经过腻了平淡无趣的日子,正想找点新鲜的事情时,偶尔间,在开往某处的列车上,撞见了一件能引发我极大兴趣的事情……
“那个女孩的样子怪怪的,难道说……是色狼!”
一位女孩正衣衫不整的被一位男人抚摸著,表情看似欢喜又有些抗拒,她的双手扶着紧闭的车门,娇躯不断的随着男人的手掌抚摸而颤抖,一双温热的手掌不断的揉捏那对饱满丰挺的玉乳;粗旷的手指柔捏转动着那因兴奋而挺立发硬的粉红蓓蕾,女孩微张著小嘴伸出鲜红细滑的软舌,嘴角还不断的留着口水……看来已经被攻陷了。
住人正犹豫要不要去阻止的瞬间,却见到女孩被男人侵犯时,脸上明显的浮现开心大于反抗的神情,心中极其希望自己就是那个男人。一个念头瞬间闪过,拿起自己的手机并按下照相的功能……
当下车时他追上那个男人,以此为要胁,并要那个男人交他攻略女性的方法……男人没有办法,便将自己的技巧一一交给了住人,并嘱咐他:万一哪天被逮到,绝对不可以抖出他,并且要把手机里头的照片删除。
住人答应了,从此开始他的“休闲活动”……
今天上午没有课,正好可以进行他的“休闲活动”,一般人的“休闲活动”指的是;运动、听音乐、逛街、看电影……等等,属于“正常的”休闲。
然而……住人的休闲活动则是“痴汉”,意思也就是在电车内进行性骚扰女性的色狼。
现在时间是上午的十一点,住人来到车店前开始寻找目标,站前的人数不少,大概是快接近中午的关系吧。
住人通常只喜欢找OL下手;OL的迷人窄裙,加上腿上的性感丝袜与高跟鞋最能引起他的“性趣”。
就这样看了好一会之后,住人选定好了目标。
是位身穿紫蓝色套装留着长发的女子,身高大约168公分左右,肤色的丝袜正包覆著窄裙下的一双细白美腿,玉足穿着黑色尖头的金属跟高跟鞋。眼睑画上了水蓝色眼影,嫩唇则是擦上粉红色的口红,让她清秀脸庞看起来略带美艳,低胸的领口更是能让人窥见,胸前的那对蜜桃推挤出的深沟。
住人看着目标开始,幻想着待会那张美丽的脸会出现怎样的表情,是享受呢?还是害怕呢?会流下羞愤的脸泪吗?一切都太让人值得期待了。
“嘻嘻……开始我的‘休闲活动’了。”
住人神色自若跟在她的背后,看她选购到哪里的车票也跟着买了一张,假装是同车的旅客。
“是‘藤京车站’?我看看……从这到那要一小时呢!时间很够啊……嘿嘿。”
住人的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正如他所想的:从现在所处的“希汴车站”出发到“藤京车站”,时间大约是一小时左右,由于这班车是直达的列车,所以中途不会停靠别的车站,也因此赶搭人数也非常多,正好为住人营造绝佳的机会。
列车进站前的五分钟,月台正广播著:“十一点十分,由‘希汴’开往‘藤京’的直达列车即将进站,请月台上候车的旅客请勿靠近警戒黄线。重复一次,十一点十分,由‘希汴’开往‘藤京’的直达列车即将进站,请月台上候车的旅客请勿靠近警戒黄线……”
只见列车才刚停下,门边已经挤满了要搭车的民众,车门开启时要上车的民众自动变成两列,好让车上的人能顺利下车,而住人就在此时抓紧机会,挤到女子的身后。
清新淡雅的香水味从女子身上散发著,在她身后住人深一吸了口气,心脏正因为期待正激烈跳动着;表情依旧是冷静显得泰然自若的,然而藏不住的是那因阴谋而透著诡异目光的双眼。
当车上的乘客已经全部下车,等候在月台的旅客一一按顺序上车时,女子仍浑然不知,当这辆列车出发时,也就是落入“痴汉”陷阱的开始。
“十一点十分,由‘希汴’开往‘藤京’的直达列车现在准备发车,月台上的旅客请退至黄色警戒线。重复一次,十一点十分,由‘希汴’开往‘藤京’的直达列车现在准备发车,月台上的旅客请退至黄色警戒线……”
所有车门同一时间关上,列车出发了。
‘真是的,人好多。’站在车门前,女子看着车厢内满满的乘客,不禁有些抱怨。
住人正注意著四周的情况,他必须先确认没有人看向这边,万一被发现了那可是很不得了的。
‘很好,可以了。’观望了约五分钟左右,住人确定没有人看向这里,开始行动。
他先将手背轻巧的贴上女子的丰翘美臀,然后再慢慢的用掌心按上,轻轻的抚摸著那极有弹性与圆润的臀部。
女子感到自己的臀部正被人从后面抚摸著,赶紧用手将那只魔手拨开,当她成功拨开时松了一口气,心想:‘居然有色狼,真是讨厌。’
然而住人又再次的摸上她的丰翘美臀,并且加大了一些力度,使女子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臀部被人玩弄的感觉。
‘不、不会吧!呀……’女子惊讶著住人不退反进的动作,她开始扭动身体想摆脱那只魔掌。
住人岂会轻易撤手?他不只不撤手还将手掌开往下伸,朝着女子被丝袜包覆的细致美腿,甫一摸上,腿上的肌肤是那么的有弹性;腿上的丝袜是那么的细滑,这份触感真是好的不得了。
‘嘿嘿……真棒!果然值得。’住人露出满意的邪笑。
女子则是双腿夹紧、双唇紧抿,心中只能不断的祈求,对方不要再往其他地方摸去了,赶紧离开自己的身体,娇躯微微发颤。
‘赶紧离开吧,拜托啊……’
住人摸了一会,感觉这样不够刺激,他决定要让这名女性在自己的抚摸下达到高潮,便将右手袭上女子的胸部;左手伸进裙内的私密处,准备开始攻城掠地。
女子看到魔手分两路进军,吓得花容失色,这怎么可以呢?要是被军临城下的话,不就完蛋了!她开始移动双手想抵挡住人的侵略。
可惜,住人已经加快魔掌大军的行动,开始进行攻城掠地了!他解开女子胸前的钮釦,将性感又美丽的蕾丝胸罩往下一拉,瞬间一对雪白可爱的大兔子齐跳了出来,还不断的上下晃动甚是诱人,粉红中略带紫色的乳尖正高昂的挺立著,底下的左手扯下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上头沾著一条晶亮透明的细丝直达蜜穴口,原来女子的身体早已动了春情。
“呀……不、不行啊……呀……”女子发出细如蚊蚋的声音,被人强行露出洁白丰挺胸部与股间,让她不断的夹紧双腿做着最后的抵抗。
右手的食指与拇指,两位将军在“住人指挥官”的命令之下,夹击著粉紫色的乳尖,并且拉扯转动着,让她险些喊出声音来,而左手的拇指、食指与中指三名将军,则是对幽谷发动突袭,在蜜穴关前,将军们发现了已经充血发硬,并镇守在前的樱桃军,拇指与食指同心协力的朝着樱桃军进攻著,中指则是长驱直入穿过蜜穴关只入花径道!
领导的女子发现自己的部下们被一一击破,睁著不禁泛泪的双眼,紧咬著牙关,好防止自己在快感袭身之下放声大喊。
“咿啊……不要呀……求求你……快住手……”女子转头朝着住人哀求着,而住人露出则是以贪婪的眼神回应着,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嘻嘻……待会妳就会感到爽的……”
女子在这样的攻势之下奋力的与身体的快感对抗,然而面对住人的高超手法,大约持续十分钟左右,她便感到自己快高潮了。
“咿……不会吧……我怎么会……快要……丢了……”女子死命的抗拒著。
住人将女子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以便欣赏待会女子因为高潮而露出的表情。
幽谷间发出潺潺的水声,白浊的爱液沿着大腿内侧流下,在丝袜上面造成明显的水渍,或是直接滴落在电车地板上。
女子紧抓着住人的身体,自己则不断著颤动着,这是快高潮前的讯息,住人用右手托起她的脸,将自己的嘴唇紧贴对方的粉嫩双唇,还不忘将舌头深入对方口中,与那鲜红的细嫩软舌缠绕着。
“嗯……唔……嗯……”
女子发出纤弱的呻吟,身上则是的流着些许的汗水。
“咿……不行了!要、要泄了……”
女子双眼上翻,娇躯发出目前为止最激烈的颤抖,双手紧抓住人的双臂,让住人感到有些发疼,不过这就是住人想要的结果。
中指大将军打开了花径道深处的堤防,淫潮蜜流一发不可收拾的由花径直喷蜜穴关,一股脑的全喷在地上……
“呀……泄了……泄了呀……”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压低自己的喊叫声,为得就是不让其他人看到自己被色狼玩弄,甚至高潮到将地板弄湿的结果。
“嘿嘿……舒服嘛?”住人看着女子问著。
女子双眼流着羞愤的泪水,低着头反问:“你……怎么可以对我……做出这种事情呢?你不知道这样是犯罪的嘛?”
住人浅笑的回答:“知道啊……”
“知道却还这么做!你真可恶!”女子恨恨的看着住人。
住人的笑容变得邪恶,说:“可是……妳很舒服吧,小姐。都泄出来了呢……真浪啊。”
“唔……”
被住人这么一说,女子脸上的神情马上羞红了起来,他说的没错,自己在电车上被陌生人男人抚摸到高潮,自己是不是也很淫荡?一直以来,她都埋首在工作当中,就算有人追求也被她一一回绝,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不像个女人,因为她的对手们都是看不起她的男人,所以她忘了身为女人的魅力。
“怎么了?”住人看着她问著。
“那个……色狼先生……我有魅力嘛?”女子问著连她都觉得奇怪的问题。
住人首先感到奇怪,随即又回答:“当然……不然怎么会找上妳呢,真是可爱啊,小姐。”
“那……可不可以……”女子的心正噗通噗通的跳着,接着说:“跟我……做爱?”
“做爱?在这里?”面对女子大胆的要求,反倒让住人愣住了。
“不……不行吗?”女子羞怯的看着住人。
“可以是可以,但是妳……不怕被发现嘛?”面对住人的疑问,女子点了点头。
“既然怕,为什么要在这里?”住人再次提出了疑问,女子回答:“因为……我想要……现在就想要……”
住人笑了,然后捧起她的脸,朝着那两片粉红唇瓣吻了下去,女子也热烈的回应着。
“小姐,能告诉我妳的名子嘛?”住人边亲边问著。
“雪子,浅仓‧雪子。你呢?”,雪子看着眼前的色狼,发现其实对方长得还不赖,住人回答:“住人,远野‧住人。”
“那么……雪子小姐……妳先用嘴巴让我兴奋吧。”住人拉开了拉链,掏出那充血硬挺长枪。
雪子瞪大了双眼,眼前那根长枪的尺度是她所没有见过的,她缓慢的蹲下身子,将脸凑近长枪伸出舌头开始舔动那红润的龟头。
“唔,不错嘛……没想到妳的技巧这么棒!”住人看着雪子在温柔的舔著龟头,发出了赞叹。
“嗯……嗯……嗯……”雪子将整根粗长烫热的肉棒含进嘴内,臻首开始前后晃动,粉红的唇瓣紧贴着肉竿摩擦著,一双秋波正看着住人,令住人兴奋不已。
“哦哦!真是他妈的爽啊!实在太厉害了……”住人感受着雪子的口交功力,大呼过瘾。
雪子更因此加快了吞吐速度,小手更不忘的抚摸著连接肉棒的大弹袋与小腹,或是直接用舌头舔动整根长枪。
住人感到这样下去就要飙射出来了,连忙拍拍雪子的肩膀示意她可以了,接着将雪子转过身去,双手扶住紧闭的车门,撩起腰上的窄裙,用手那对雪白丰满又高翘的臀肉分开,再将自己被雪子含舔过的,呈现硬挺、粗长、烫热的金钢棒,在湿淋淋的蜜穴前摩擦着花瓣与肉豆,弄得雪子是心痒难耐。
雪子转过头对住人说:“别逗了……快一点……快给我那根大肉棒吧……插进来啊!”身体还不断的扭动着。
“别急啊……现在就给妳,来囉!唔──干,好紧!他妈的又够紧的!”才刚插入雪子的穴内,花径里头的嫩肉就紧紧的夹住他的金钢棒,爽的他直骂粗口。
“啊!进来了!这么大、这么热,我的体内会坏掉啊……”雪子紧皱的眉头,感受那根金钢棒塞满了自己的蜜穴。
“唔,我要干了!哦啦……哦啦……”住人扶著雪子的纤细蛮腰,开始前后抽送侵犯蜜穴。
雪子美目圆睁的看着住人说著:“啊……爽……好爽……我可以感觉到,你的龟头正顶着子宫啊,这么猛的话……会坏掉啊!”
住人边插边骂:“妳这女人真囉唆,要被干又怕坏……干死妳算了,真是的。”肉棒又插的更深入一些。
“真棒啊……我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么粗的……又顶到了!”雪子不断的赞叹著,眼框里泛著泪光,那是欣喜的泪水。
住人将双手由蛮腰移动到了雪子的胸前,左、右各掌的五只手指紧紧握住那对晃动不已的大白兔,弄得雪子是娇躯颤动、娇喘连连,蜜穴内的爱液更是止不住的滴落在地。
住人抬起她的左腿,让肉棒能完全的跟蜜穴接合,顶的雪子是目眩神迷,已经沉醉在性爱的快感之中,脸上的表情完全表现出享受的模样。
住人就这干了约十分钟左右,先放下雪子的大腿,再将雪子转过身面对着自己,好欣赏接下来这个女人被自己肏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他让雪子的背部靠着车门,自己则用手托住她的美臀,将沾满爱液、布满青筋的金钢棒再次插入花径内。
雪子将双手环抱住住人的颈部;双腿缠着住人的腰间,任这名色狼在自己的蜜穴之中尽情的耕耘;因为她认为这样才能证明她是有魅力的!
两人的舌头不知何时又开始纠缠在一起,彼此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及喘息声,又这样过了十分钟,住人被夹的受不了了,知道自己快要射精了,连忙问著雪子:“雪子小姐,我快要忍不住了……可以射在里面嘛?”
雪子一脸开心的回答:“好啊,尽量射吧!将我的体内灌满你的精液……今天是安全期……可以放心的射进来……”
住人点了点头,继续加快抽插的速度。
雪子将头靠在住人的肩上,轻声的说:“我也快不行了……要泄出来了……一起吧。”
住人没有回话,仍是尽情的挺动腰杆,瞬间,他感到雪子的花径出现前所未有的紧缩,里头的爱液开始像之前一样喷发,住人被淋受不了,闷哼一声夹紧臀部将肉棒顶至花径最深处,朝着子宫内射入浓、烫且白浊的精液。
一会后,两人喘著大气又互相索吻著,这时列车已经快到“藤京车站”了,两人赶紧整理自己的衣服,然而雪子却找不着自己的黑色蕾丝内裤,赫然发现住人正拿着那条内裤放在鼻前嗅著,看得她是满脸通红。
“啊……我的内裤……住人,快还我吧。”
“给我吧,我想当着纪念。”住人将蕾丝内裤收进口袋内。
“啊……这样我的下面……凉凉的。”雪子拉了拉自己的窄裙。
“嘿嘿……这样妳就成了没穿内裤的浪荡女了……雪子小姐。”
“你……好坏……”雪子轻捶著住人的胸膛,接着又说:“下次……还可以再这样吗?”
“嗯?还要?”住人看着雪子。
“嗯……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让我想起了我遗忘已久的女性本能……”雪子靠着住人的胸膛,双手环抱着他。
“有手机吗?手机给我……”
雪子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交给住人,从雪子手上接过手机之后,住人输入的自己的手机号码,交还给雪子。
“这是我的电话……如果妳想要的话……就打过来吧。”
此时车内的广播响起:“客位乘客,‘藤京站’到了,‘藤京站’到了,欲下车的旅客,请不要忘记你的随身物品,请勿推挤。重复一次,客位乘客,‘藤京站’到了,‘藤京站’到了,欲下车的旅客,请不要忘记你的随身物品,请勿推挤。”
列车进站。
两人下了车之后,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雪子的脸上露出了充满女性魅力的微笑,她来到一条巷子内确定了四下无人,将手迅速的伸进自己的蜜穴里,将里头粘稠着白浊液体刮下,放进自己嘴内品尝著,并期待着下次与住人在电车上相逢的那一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