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花舔阴

楼主: 隨便想的2018-05-18 09:02:00
靓丽漂亮女人品花舔阴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和老婆结婚前她经常要我帮她口交,这也是我梦寐以求的事。
老婆是那种性欲旺盛的美人,蜜月这几天除了小弟弟,最累的就是舌头啦!开始的时候是老婆在我口舌间颤抖呻吟,后来就经常是我在老婆胯下挣扎叫唤。
“喂!快起床!”
老婆叫着,骑到了我身上,双腿紧夹着我的头几乎令我窒息。
我故意装作没听见,想看看她有什么办法。
突然眼前黑乎乎一片,鼻尖碰著一片柔软,“好哇,你装死是吧?”
老婆抬起屁股,抬腿跨到我的脸上,然后骑在我脸上,屁眼正好套在我的鼻子上。
我赶紧挣扎求饶,但她的两个屁股蛋儿就像两座肉山一样死死地压在我脸上。
“尝尝本小姐的屁的味道吧!”
老婆憋气使劲,“噗!”的一声放了一个大屁:“香不香?”
“嗯,好香哇!”我赶快讨好老婆。
“喜欢闻?那好,本小姐就再放几个屁给你闻吧!”
老婆说著“噗!噗!”
地又连接放了几个响屁,然后摇晃着屁股说:“我和你玩个够……嘻嘻!好好的闻。”
老婆屁眼紧紧地压住我的鼻子,我的鼻子被严严实实的裹在她的裆下,一丝不落的吸完了老婆放的屁。
我痛苦地在老婆的屁股下面挣扎着,老婆见我呼吸困难才移开屁股,对着胯下的我报以一个胜利的微笑。
“老婆的屁股好美!”
我的手尽情地抚摸著,从光滑如脂的臀肉上传来电流一样的快感,这快感也同样电击著老婆。
两片花瓣已经偷偷开放了,湿漉漉的阴唇慢慢地向我的口部移近,大量温热的淫水汨汨地流出来落在我的脸上。
我的脸紧挨着她美妙的蜜窝,轻轻亲吻老婆的花瓣、轻柔地亲吻它,然后舔舐老婆的小甜豆。
我努力地把舌头整片儿的贴在老婆娇嫩的阴户上,用力均匀的上下刷动。
渐渐地我感到老婆的阴道在蠕动了,就用力把舌头挺起来往深处舔,虽然隔着内裤,我还是能感到老婆阴核的变化——它不可思议的涨大了,我张开嘴含住它,用力吮吸它,希望它能够感受到我的爱意。
调皮的阴毛从内裤两侧伸出来,扎在我鼻孔里,让我禁不住要打喷嚏,我赶紧把鼻子紧贴在老婆阴部凹下去的地方。
这时候老婆大概也快要到了,修长的双腿紧紧地夹住我的头,急切的挺动屁股,我开始呼吸困难,还好很快就过去了。
老婆的阴道里喷射出浓浓的阴精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出来,我连忙吃干净,味道还不错。
说实话,老婆属于那种敏感体质,很容易动情也很容易满足。
老婆微微扭了扭屁股笑起来:“罚你再给我舔一次。”
说完她用两手抱住自己的屁股,手指拉开泛红的阴唇,徐徐坐在我的嘴上,时而左右移动着臀部,时而用力地压住我的嘴,只一会工夫,我的嘴里和脸上都沾满了老婆花瓣里甜甜的花露。
就这样,我在老婆的臀部下听着她浅浅的呻吟声又渡过了半个多小时。
老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也由于快感,下身一阵阵地感到要爆发出来。
老婆白嫩结实的大屁股仍然在我脸上蠕动着,我开始亲她的屁股,我的嘴温柔而热烈,有如坠入到一种眩晕的快乐境地。
这时她的手指伸到后面轻轻揉着她的肛门边缘:“你不想亲我的屁眼吗?”
老婆可能刚洗过澡,肛门还留着澹澹的香味。
“亲这里……”
她撒娇著噘起雪白的大屁股。
我的嘴开始探索脸前粉色的屁眼儿,那感觉像是在吻一个女人的嘴,她娇娇地叹了一声,然后,我的舌头伸进里面,她的屁股也配合地随着我的舌头前后蠕动着。
不一会,老婆丰美的屁股剧烈挺著、摆动着,阴道也像吸吮似的颤动着。
“啊!不行了!我又来了……来了……”
听到老婆的呻吟声,我赶紧将舌尖转去舔屁眼的菊蕾,她扭著屁股达到了一个销魂的高潮。
老婆是淫水极多的女人,淫水像小便似的一泄如注,流到我的鼻子和嘴巴,几乎要把我淹死。
她雪白的腿将我的脸紧夹着,阴道不住抽搐,一汪汪淫水喷到我的脸上。
我的鼻跟嘴唇吸住阴唇及肛门,因而接近无法呼吸,于是努力地把嘴挤出:“呼~~再给你舔下去,我就要淹死了!”
老婆“咯咯”
地笑起来:“老公,你整死人家了,浑身一点劲也没有,今天不做早饭了。”
*** *** *** *** *** ***
夕阳无限好,在黄昏的海边游人依然不息地徘徊在这迷人的沙滩上戏耍,晚风袭来令人消暑。
这是一处著名的游览休闲胜地,每逢星期假日,来此休闲的游人便像海浪般的汹涌而至。
虽然海滩上有一些西方女人的身材比老婆更突出,但却没有她那一身白皙无瑕的肌肤。
老婆颈间那条我给她买的莹白珍珠项链耀然生辉,那如光似玉的晶莹光泽,再配上她那美如天仙的绝伦丽色和吹弹得破般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一头如云的乌黑秀发自然惬意地披散在肩后,只在颈间用一根白底素花的发箍扎挽在一起,浑身给人一种松散适度、澹澹温馨与浪漫的复合韵味,几乎未经装饰就散发出一种强烈至极的震撼之美。
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独有的妩媚风情,与清纯少女特有的娇柔之美完美地揉合在一起的梦幻之美,更是一种惹人轻怜蜜爱的神秘之美。
“亲爱的,累不累?”老婆有些疲惫的问道。
“嗯,还好。你累了吧?我背你回去。”我殷勤的说。
我老婆说:“好哇,我要骑你回去。”
于是我低下腰,把头钻进老婆胯下,她高兴的扶住我的头,骑稳我,我挺起身来向海滨的别墅跑去。
“驾驾!驾!”老婆在我肩上“咯咯”的笑着,像一位高傲美丽的公主,一双雪白的大腿紧紧地夹住我的头。
到了别墅老婆仍不肯下来,撒娇著说:“老公,跪下,我要骑大马。”
我只好再次趴在她的脚下,她从肩上挪到我的背上,丰满的柔滑的臀部坐在我身上,双手扭着我的耳朵,边笑边喊著“驾!驾驾……”
我听话地快速平稳的爬著,在她手的牵引下,我在客厅里爬了两圈,然后驮着她爬到卧室,爬到床边,送她上床。
老婆躺在我身上撒著娇:“老公你真好,真会逗我开心。一定累坏了吧?”
“我老了,真的走不动了。”我开玩笑的感慨。
老婆翻身骑在我的身上压着我说:“既然你已经老了,我现在就压死你,好像谁喜欢你这个老东西。”
“想谋害亲夫?没那么容易。”
我双手搂住她一用力,她就趴在我的脸上,我的脸正好埋在她的双乳里。
我的嘴在她的胸前蹭著很快就找到她那的乳房,张开嘴用嘴唇含着她小巧的乳房,舌尖舔著乳头,吸着它,不放松。
“老公,我的胸是不是比别人的小?别吸了,那里还没有奶。”
她的顽皮更加激起了我的性趣:“你的胸小,是因为那还是一块没被开发的处女地,既然这里没奶,我就找有‘奶’的地方去了。”
我双手插到她的大腿下,往前一抬,将她移到我的脸上,我的脸正对着她的胯。
“不要,老公,我今天还没有冲澡,脏得很。”她叫起来。
我双手抓住她:“那正好用我的大舌头来洗你的小屁股,是不是?”
我将舌头全部从嘴里伸出,在她两腿之间反复舔著,她还是叫起来。
“你的一切都属于我,在我眼里,你的一切一切都是纯洁的、神圣的。知道吗?”我加快了舌头的运动。
一会儿我故意逗她:“好了,我给你洗完了,要不要检查一下,看看洗得干净不干净?”
她再一次喊起来,我伸手拉住了她:“是不是嫌我没给你洗干净?好,那我就接着再给你洗。”
这一次我嘴、唇、舌头并用,在她美丽的私处里亲著、吸著、舔著。
“知道吗?傻丫头,你那如花一样美丽的地方,花心中流出的是甜甜的蜜,我不骗你,真的是甜的,有一股澹澹的甜,含在嘴里像蜜一样。”
老婆骑蹲在我的脸上不再挣扎,开始认真享受我给她带来的所有的快乐。
当我长时间舔她时,她笑了:“再舔一会嘛,我可要撒尿了,当心我给你洗脸。”
她的声音如魔音一样令我痴迷:“你要是尿出来,我就全部把它喝下去,尿吧!”
我嘟嘴成圆,贴在她的小便处。
“没有,真的没有。”
她觉得玩笑开得有些大,我却是认真的:“不行,谁让你逗起的我兴趣呢!我非要,我来帮你吸,一定把你的尿吸出来。”
我轻轻的吸著,她开始不安的扭动她的身体:“真的没有,别闹了。”
借着她身体的扭动,我的舌头舔到她的屁眼处:“那好吧,我就要这里的宝贝了。”
“痒……痒得很。”
“那就痒死你。”
我的舌头在那紧闭的地方一点一点的深入,老婆不失时机地将她的穴压住我的嘴,我将舌头树直,双手托着她的屁股前后、左右、上下移动。
很快她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而且她还用屁股紧紧夹住、压住我的脸转着圈。
我的鼻子埋在她的阴毛中,我抬了抬下巴,让自己能有一个呼吸的空间,这样我就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了。
慢慢地我嘴里甜丝丝的液体越来越多,我一口一口将它们尽数吸收,董妮的动作越来越快,突然她像没了骨头似的,更加用力地重重的坐在我脸上,但她很快地将美丽的臀从我脸上抬了起来钻入我的怀里。
我故作不解的问道:“怎么不坐了?你刚才使了好大的劲,是不是怕把我压坏了?放心吧,你老公不是泥捏的,早上你不坐得挺稳当吗?”
“嗯……你好坏!”
鼻音发出的这一声,更显得她无限娇媚。
我躺在那里没动,而是用劲扶起她,再次让她跨在我的身上。
老婆走到我的头上方,叉开双腿坐下来骑在我的脸上,然后慢慢蹲下。
我盯看着越来越接近的老婆的屁股和前面的肉缝,老婆用力蹲下时,卷曲的花瓣向左右分开,从里面露出鲜艳的小肉片。
我同时也抱住老婆的屁股,把脸插在双腿之间,用双手轻轻掀开她的两片肉唇,然后舌头凑过去舔她的细缝,嘴唇吸吮着她的小核丘。
老婆不停地战栗著,不知不觉中被我诱发起性欲的她开始疯狂。
她双手抱住我的头,使劲地压着,微微张开口,贪婪地享受着我带给她的快感。
我得意地边动作着边往上看,她的双手贴在胸前,配合著她身躯上下激汤的起伏,剧烈地捏著自己的乳房,把玩着乳头。
“你再这样舔,我可真要撒尿了。”老婆娇笑地呻吟著。
我听她这么说,更用力吸吮她美丽小穴,舌头在阴道里来回乱搅,“你坏死了!别这样用力吸嘛……嗯……啊……嗯……啊……”
老婆屁股不由地使劲来回摆动,我见她如此抖动,更加买力地舔弄,她的娇臀在我脸上不住地摇摆起伏,花蜜越涌越多。
老婆真的想撒尿了,我紧紧地抱着她的屁股,使她无法从我的脸上下来,老婆拗不过我,只好尿在我嘴里。
“啊……我憋不住了。”
随着她温柔的声音,从她鲜艳欲滴的阴唇的中间冒出一条小水流,涌到我的脸上,我忙伸过头去用嘴吸住了尿道口,把流出的尿液全喝了。
当水流中断,变成一滴一滴的滴下时,我继续用嘴靠上去舔湿淋淋的肉缝。
“啊……好舒服,用力舔……”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