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财务公司

楼主: 隨便想的2018-05-10 09:00:00
(一)
我叫李苗,在深圳的一家财务公司工作。我是会计,同组有二个女人︰周婉仪和陈莉莉;还有一个男人,叫王家南。我们几个都已结了婚,莉莉是刚毕业来的,人长得挺秀气,挺惹人喜爱。婉仪是财务经理,最近离了婚。
我们四个人同在二十楼的一个办公室,其他的同事都在楼下十一楼办公,我们几个平时工作都挺清闲的,收入也不错,有时也在办公室打打牌,说一些带晕的笑话打发时间。
这天下午,公司的中央空调坏了,也不想做事,我提议打牌,他们都赞成,就打了几圈麻将。
“李苗,你老是出重,我可要吃你了!”家南说︰“二筒!”
“你有本事吃她么?人家可是淑女。跟二筒!”婉仪说。
“淑女也是人嘛!”家南笑着说︰“淑女发起姣来,更加利害呢!”
“你老婆就是例子吧?”婉仪笑着问。
“谁说的!我老婆本来就不是淑女!哈,我不吃上家,自摸了!”
家南今天的手气真好。
“哎!我四飞叫都摸不到,你单吊都行!真黑!”我说。
“当然,你得到满足了嘛,当然不用自摸了。”家南说。
“你再自摸的话,我们不给钱啦!输了一千多了!”莉莉说。
“没办法啊,没人摸我,我只好自摸了!”家南好像一脸无奈。
“晒命啊?看你怎么死!”我说。
“对,他再自摸我们都不给钱!”婉仪也说,她笑着问家南︰“喂,你都赢了六千多了,打个折头收一半吧?”
“哇!去夜总会给贴士都不用那么贵啦,一个小姐一千块啊!”家南当然不干。
“夜总会的小姐要多少?”我问。
“最多八百。”
“那我们收一千也不多么?”婉仪笑着说︰“就这样啦,每人减一千块!”
“不行!我已经赢了的不能减,最多我再赢的减半收吧!”
正说著,家南又自摸了,我们都不给钱。家南苦瓜一样的脸,说︰“喂,小姐,我赢的收不了,那不是净输?不好吧?”
“跟女人玩是这样的,去夜总会你不也说出钱讨人高兴么?东风!”婉仪笑道。
“是呀,你当作是去了夜总会好了!”我也帮腔。
“你不要老是自摸就好了嘛!”莉莉笑着说︰“巾三万!”
“不自摸怎么赢?你们摸不到,我也没办法呀!”
“你是不是年轻的时候经常自摸啊?这么能摸!”我笑他。
“你们有人摸,我没人摸,只好自摸咯!”
“去!我才没人摸呢!”莉莉说。
“你没结婚,当然不同啦,她们可是天天有人摸!”
“死嘴!我都离婚一年了,哪有人摸!”婉仪笑骂道。
“哦!那小苗天天有人摸了!”家南笑着说︰“哈哈!我又自摸了!”
“他今天吃了屎了!不给!”婉仪说。
我们也都不给钱。
“哇!你们总不能老是赖皮么!这怎么打嘛!”家南叫道。
“谁叫你老是自摸!”我说︰“莉莉出了南风你不吃,自己找的!”
“喂,多少总得给一点么?摸得这么辛苦!”家南只好来软的。
“刚才说给一半,你又不干,现在没有了!”婉仪说。
“对!苏州过后没船坐了!”莉莉说。
“唉,早知道这样,我不如去夜总会更合算了!三索。”
“去夜总会伤身体么!”我说︰“我们是为你好啊!”
“巾!就是嘛,免得你老婆怪你没用!”莉莉也捉狭道。
“小莉也知道挺多东西的嘛!”婉仪笑说。
“小莉知道的绝不比你们少呢!”家南说︰“起码知道有没有用么!”
“去!我是跟你们学的!”莉莉说︰“你自己说去喝酒,喝得醉熏熏的,你老婆说你没用的嘛!”
“谁说的!喝了酒才利害呢!”家南说︰“你问问她们是不是?”
“真的?”莉莉问。
我和婉仪笑了笑,不置可否。
“当然啦!她们经验丰富着呢!”
“哪有你那么多经验!哈,吃你!”我笑着推牌︰“六九万,吃!”
家南说︰“你们不给,我也不给!”
“不行!你自摸我们才不给,我这是吃,快点,二百!”我伸手要钱。
“那我不是亏定了?不干!哎呀!抢钱呀!”家南一不留神,莉莉抢了他几百块给我。
“唉,下次跟你们打牌,不打钱了!”
“打什么?”我笑着砌牌。
“打脱衣服的!”家南没好气的说。
“好啊,现在也可以啊!”婉仪笑着说。
“就是呀!”莉莉以为说笑,也搭口说。
“小莉,你别嘴硬,真是打脱衣服的你敢么?”家南说。
“她们打我就打,怕什么!”莉莉倒挺倔的。
“没错!我们几个女的算一家,你自己算一家,只许自摸的!”我想这样打肯定不会输。
“对对!就这样打!”莉莉和婉仪也说。
“那干脆我现在脱衣服好了,还打什么呀!”
“谁希罕你脱衣服呀,喂,八筒!”莉莉说︰“不敢打就给钱啦!”
“好!我就跟你们打一次!我就不信我输定的,不许赖皮的啊!”
“好啊!我们说话算数,我们三个都输一次,就脱一件衣服,你输一次脱一件,脱光了就不打了!”婉仪说。
“对!就这样!”我和莉莉也附和。
于是从新砌牌,我们三个女人使着眼色,互相给牌,家南提起精神,大呼不许通水。
第一盘我输了,但还不用脱,第二盘家南输了,他脱了西装上衣,笑着说︰“不怕,我今天穿了几条内裤!”
“哈哈,你早知道会脱衣服的么!”莉莉笑道。
又打了四盘,莉莉输一盘,婉仪输一盘,家南输两盘,他脱了领带和鞋子,我们也脱了鞋子。
但是接下来我们输了四盘,只好把丝袜脱了。
“哎,小苗,你的腿很白哪!”家南笑着说。
“色鬼!别乱看,小心输光你!”
“不知道现在谁输得多呢?”家南笑着说︰“九索!”
接下来,我们出入不大,家南已经脱掉衬衣了,光着上身。他挺壮的,健硕的胸肌和手臂都很结实。
我们几个女的都差不多,婉仪今天穿得不多,再输就要脱衬衣了。
“哈,叫你不要出万子的啦,和了!”莉莉高兴的说。
“好啊!脱裤子呀!”我和婉仪拍手笑道。
“唉!你们通水的!”家南无奈的说,但他还是乖乖的脱下裤子。
哇!我一眼瞟见他的内裤,那东西好大!虽然还未勃起,已经够吓人的了!
我看了看婉仪,她正用眼角瞧着那里,脸上也是惊愕的神情。她可能知道我看她,脸上一红,不敢再看了。
莉莉笑着扭过头,她不敢看,问︰“脱了没有啊?你再输我们就不打了!”
“你们不通水我会输么!等著瞧,我马上赢回来!”家南脱了裤子,坐回位置。
我和婉仪对看了一眼,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继续摸牌。
我心里也一阵乱跳,出牌也乱了一点,莉莉给我的五万都没巾。
“怎么样,我都说要赢回来的么!”家南得意的吃了婉仪的六万,笑嘻嘻的说︰“脱啊,你们输了呀!”
婉仪不知是出错了牌还是不好意思,脸红红的,她犹豫了一下,转过身去脱下了衬衣。
婉仪的身段很好,衬衣之下已经隐约可见,脱了衬衣,从背后看去,她的胸罩带子也勒得她背上微微有点紧。
“行了吧!”她转过身来,坐回桌子。
她转过来后,我们都看见了,她的胸很大,乳罩从下面半包围托着她硕大的乳房,上面浑圆的线条,已经清晰可见了。如果仔细一点看,她那半通花蕾丝的乳罩后面,有两点的黑色隐约凸起来。
婉仪脱了,我和莉莉也把外套脱下,家南笑嘻嘻的说︰“好啊!真漂亮!”
“小心眼睛长钉子!”莉莉骂他道。
“来呀!继续打!”婉仪说,她脸上红红的,鼻尖微微有汗渗出。
“喂,你们不许用美人计的呀!”家南打了几张牌之后,笑着说。
“什么美人计呀?”我问。
“你看婉仪,一摸牌就把那对大灯笼对着我了,你们换牌我都看不到了!”
“去你的!你自己心邪!你看过的大灯笼还少么!”婉仪啐道。
“那你就不知道了!女人不一定要大才好的!”家南说。
“又骗人了!叶子楣不是那里大,你们男人会这么着迷她么!”我说。
莉莉怕输,偷偷换了一张二索,没想到让家南发现了,她半撤赖的说︰“谁换牌了?你只顾看婉仪,看花眼了吧!六索!”
“好啊!我和六索!”家南笑道,一手抢过了莉莉出的六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