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她的弟弟

楼主: atb987tp2018-03-29 09:19:00
Yuki和我是当空姐的,我俩虽然是好友,但上班不定时,亦难遇上同时休假一起逛街的日子。这天我long haul后调休,但Yuki正要当勤,无耐只好约定Yuki黄昏到她的家短聚闲聊。

难得悠闲,闲来无事在她家附近的商场shopping了两句钟,差点累死了,走到商场转角的咖啡店坐一会伸展一下。平日的下午,商场人流不多,咖啡店客人也稀疏,咖啡店外是30多度的气温,看着白领们匆忙的走过,我却难得悠闲,可以在咖啡店内闲喝一杯香浓的cappuccino,赏心乐事,我一边看小说一边插著耳机听音乐,不知不觉间倚著椅背浅睡着。

没多久被人声吵醒,左顾右盼无意中看到斜正面隔了几张桌子,一个青年正朝着我,这青年身穿西服,结著蓝色领带,外表斯文。我自知样貌清秀算是可人儿,身材窈窕,同事多人盛赞我是美人胚子,在街上总会引来艳羡目光,况且我今天还化了点装,引来异性目光不足为奇。

但是…,噫?好像有点不对劲,他并非只是偷看我的美貌,他的目光还在注视我高耸的乳房,更甚的是他似乎还注视我的桌子下面,噢,是了,他是在打量我的双腿。我今天穿了一袭浅灰色薄纱迷你短裙,肉色玻璃丝袜,白色高跟鞋,哲白修长的美腿,我早上照镜时也自觉超性感的,坐下来裙子被拉得更短,怪不得那男子不停在我的美腿上注目漫游不肯离开。

我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一时间不知把双腿怎样放好,脸有点发热,感到心跳加速。但是心里却很矛盾,一时不想他再盯着,另一时却因吸引到异性的目光而暗暗高兴,况且他算是高大英俊,加上他健硕的身躯,我心理上并不抗拒他的注目。再擡头偷看他时,他立刻显得难为情,刻意低头闪避我的眼神,但脸却红了,原来他也有点害羞。这动作太着迹了,逃不过女人的直觉。

我心中突然有个佻皮的念头,想耍他一下,我假装不在意的继续看小说,其实斜目偷看他,见他转眼过来,我漫不经意把交叉著的双腿左右慢慢反一下,我今天穿的薄纱裙这么短,从他的位置,应该可以在我的交腿动作瞬间瞄到一丁点儿我的蕾丝内裤,果然他差点推倒桌上的水杯,我也差点笑出来。从他的惊异反应看出,他被我突如其来的裙底春光吸引,再偷看他时,他更着意盯着我的裙底,双眼发光,想他心里定是等待我再次的走光,他的慌乱举动令我想再次的耍他。

过了数分钟,他还在凝视我的双腿,手中拿着水杯假装喝水,好了,且看本小姐的厉害,我要令你在人前出羞。我挪一下身子,其实是故意将薄纱短裙再拉高一点,刻意递起右腿再斜斜平放双腿,动作较大却也较怏,从他的角度加上外面的阳光散射下,这一次他应该可以看到我裙底深处的粉红色蕾丝薄纱内裤,他水杯里的水从他的咀唇边漏了出来,他急忙拿纸巾,他的慌张反应告诉我这一个动作给他激烈的震撼,我心中得意发出战胜的微笑,好胜心下我悄悄的移动还微微的张开双腿搁在桌边,假装不在意任由他彻底地欣赏我的美腿,甚至是我裙底下的内裤,而我却在偷看他的举动。

我本来只是故意耍他一下,但看到他发亮的目光,悄悄的侧身偷探,设法的偷窥,不知何故,我浑身发烫,他已找好角度凝视我裙底下的神秘地带,原来在大庭广众下被陌生男子偷窥自己的秘处是如似有快感的。不知不觉间我感到下面渗出淫液,我的心快跳出来了,下面越来越湿,内裤可能已湿透了,今天我穿的内裤这么轻薄,如果湿透了那..那不是会透现出阴户吗?我的整个私处不就是暴露在那男子眼前吗?噢,快来扯下我的…,噢,真羞人,想到这里下面更多淫液渗出,很可怕,但也很爽。

再看那男子,西裤跨间己明显地涨隆起了,看得出他的阳具涨起来,噢,我怎会有这样的歪念,连自己也感到莫名的震惊,但心中的欲望却越来越炽热,渴望可以躺在这男子健硕的胸膛上,任由这男人的拥抱和爱抚,想到这里我不能自己,虽然表面在看小说,但却不其然的慢慢把双腿再分开多一些,让他更彻底地看到我的私处。

就这一次,心快从胸口跳出来了,全身都发烫,感到阴户在不规律的收缩,泛滥成灾了。幸好周边的人不多,也都来去匆匆,各忙各的,没有留意到我跟那男子的举动,而他竟控制不住,把手放入裤袋里开始套弄自己的阳具,看着我湿透的阴户自慰起来。我把双腿更朝向着他,让他看得更清楚,再把屁股在椅子上挪动,令内裤移位暴露出半个阴部来,这样他应可更透彻的,就叫目奸吧。

这样我自己也感到兴奋,怎么办呢,很难耐呢。看着他在目奸我,盯着我的阴户自慰,噫?怎么?他突然颤动了几下,准是发泄了?幻想到男性阳具射精的画面情景,我也全身颤震,下面的淫液渗流到大腿上,想不到被目奸也会达到这样的性高潮,可是未被男人征服,性欲还未熄灭,心中仍感到阵阵的寂寞空虚。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原来是Yuki,告诉她我在咖啡店,她说5分钟左右到来,挂线后我仍暗暗注视这个男子,这男子刚才发泄了,裤管定是湿透,有点不知所措,我偷偷暗笑。

不久Yuki走进咖啡店,她一进来,竟然走过那男子身旁,像很熟落似的谈话,谈话当中我才知道这男子原来是Yuki的弟弟,我顿时迷失,想深一层是庸人自扰,刚才是她的弟弟淫念在先,我才故意挑逗来耍他,没什么不妥,况且他也不敢把刚才的事说出来。

我大方的走过去,Yuki给我俩介绍一下,他叫Alex。他表情怪异,这也难怪,而我在Yuki面前表现若无其事不令他难过。Yuki不明原因,着她的弟弟带我先回家,她办点事才回来。我看了他一眼故意说:‘方便离开吗?’幸好他的西裤是深色的,纵使湿了也不容易察觉,他尴尬地用公事包遮盖著跨间,领着我回家,一路上我俩各有所思,并无对话。

回到家里他招呼我一下,我说要洗澡,在浴室门外回眸给了他一个微笑的眼神。我只把浴室门虚掩并无关上,应该可以从饭厅往里看到浴室的大镜反映里面的情况,我慢慢脱去衣裙,薄纱内裤果然湿透了,想到刚才肯定透现黑沈沈的阴毛和鲜嫩阴户,不自觉揉擦阴唇自慰来发泄。

洗澡时我没有把浴帘完全拉上,我知道他正在偷窥,这时我也不理解自己,自从去年失恋后我只想找个肩膊,找个男人慰寂,填补空虚寂寞的心灵。换回衣裙从浴室出来,他正在饭厅朝着浴室,我微笑瞪他一眼再给他一个默许的暗示,然后走进睡房内。

他果然从后跟上来,推门进房后他己急不及待的把我压在门边,我俩对望一下,他瞬即摧前和我亲吻,由轻柔的轻吻渐渐变成激烈的法式湿吻,他的手不再规矩了,从后伸手进我的衬衣内抚摸背部几下,直觉意识到他想解除束缚,进一步亲密的接触,在乳罩背扣轻弹一下,我已感觉到乳罩松脱了,我来不及反应,他一边和我接吻,一边已伸手在我松脱的乳罩下揉弄我的乳房,我软下来轻声喊叫,没多久他更肆无忌惮伸手入我的裙底抓着我的蕾丝小内裤迅速拉低至小腿,我光着屁股,他跟着掀起我的薄纱短裙伏身亲吻我的阴户,我任由得他,实在太需要了,他疯狂的吸吮我的阴唇,舌头还伸进我的阴户内舔,这种刺激我真的受不了,我呻吟叫床。

数分钟后他站起来拉开拉链扯下内裤,把粗硬烫热的阳具从后插入,我本来就己经湿透了,他毫不费劲就滑进了我的阴道,我渴望已久的男根充塞着我的阴户,是烫热的,是粗硬的,之后他扶着我的纤腰不停抽插,还不时从后亵玩我的乳房,可能是因为刚才在咖啡店内的刺激,令他更加兴奋。我也享受着像被陌生男人强奸的滋味,半推半就摆动着屁股迎合著他从后的冲击,很爽很舒服,被粗硬的阳具抽插著,更多的淫水随着抽插溅出双腿都被溅湿了,真羞人,我兴奋的不停依呀呻吟,女人在做爱时的叫床声是一种鼓励,他感到我开始发姣,就更用劲更快的抽插。我的阴道抽搐几下,高潮随之而来,他还没有停下,再抽插几分钟,我的阴道再次颤动,呵,我的高潮再来了,不一会他也忍不住在我的阴户内射精。

之后他从后抱着我好一会才慢慢把阳具退出来,精液混合淫液已分不开,我满足了。他紧抱着我还轻吻我的红唇,我伏在他强壮的胸肌上不愿起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