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之女

楼主: 巧克力麵包2018-02-14 09:01:00
第一章 冲击快乐的穴道
这是位于中野车站附近的公寓,这是在东京大震灾之后,马上建盖的。虽然外观与内部的结构都相当简陋,但是桂子因为方便又便宜,所以就租了下来。
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大约六年左右了,换了地方,恐怕会住不惯。
桂子在日本贸易公司上班,年龄已届三十了,但是还是未婚。她每天很单纯地只往返公司与她所住的公寓之间而已。由公司回家后,她在吃过简单的晚餐之后,就躺在床上看杂志,这是她生活中唯一的乐趣。
以前住在老家的父母会耽心,经常要她回去相亲等,但一直生活在多采多姿的大都会中的女子,怎么可能回乡下去过那种坚苦的生活呢?即使她的对象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是人人羡慕的好姻缘。
但是桂子一点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经过多年之后,父母看到那个样子,干脆放弃了,所以再也没有人提相亲之事了。
与其如此辛劳地照顾丈夫与孩子,还不如做一个单身贵族,此乃桂子一向的主张。但是在寒冬中,即使缩在棉被中,也依然冷得发抖的日子,真是令人难以忍受。
以前她实在是太年轻不懂事了,现在即使每天哭湿了枕头也是后悔莫及了。如果当时能好好地去相亲,现在也许会躺在丈夫温暖的怀抱之中,可以睡得很香甜呢?
想到这里,心里就更加空虚,在以后的岁月中,也许会觉得更冷吧!
(也许我应该换一个住的环境吧…如果改变住的环境,心情也许会轻松,说不定会有所改变呢!)
某一个星期天,隔壁的女孩搬走了,虽然不是很亲近的邻居,但是桂子还是出来帮忙搬一些简单的行李,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内躺在床上,然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结果在蒙 中睡着了,不知经过多久,周围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她起来点灯,听到叭的一下,电光一闪,但是一下又熄了。
一定是电灯泡坏了,桂子想不到好办法,因为现在已经是杂货打烊的时刻了。如果这时候跑出去,只为了买一只电灯泡,那真是一大劫难。
她想,也许到管理员那儿可以借到一个预备的吧。于是桂子来到一楼。
但是,管理员的灯是暗的,她虽然叫门,但是都没有人回答。
(算了…今晚就此就寝算了。)
桂子就这样返回屋中,反正睡了一半,精神好多了,但整个人还是觉得懒洋洋的。
在黑暗中还要床实在太麻烦了,干脆伸手到衣柜中去拿棉被。
当她拿到棉被,准备要盖时,突然发现有一道光透了进来。
桂子心里跳,觉得很好奇,因为被一直放在那里,所以不知道有洞可使光线射入。因为隔墙有洞,光才会从那边射入,而桂子吓一跳的原因不是那个洞,而是隔壁竟然有灯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隔壁,应该没有人才对的。)
因为隔壁的女孩方刚搬走而已,会不会是管理员来修理东西…
因为隔壁的家俱摆在那个洞上,所以她一直没有留意有这个洞的存在。但现在突然发现了,总觉得很诱人,那是一个令人充满好奇的洞。
桂子把棉被拿了下来,然后把裙子往上拉之后,爬了上去。她摒住呼吸,而且没有弄出任何声响地往墙壁的方向靠近。
因为洞口比她的视线的位置还要低,桂子好像舞台上的艺人,带着害怕的神情,把眼睛盯在那个洞上。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在大灯光下闪闪折射的绫织绸缎,相当漂亮的棉被,那里面有着波浪般似蠢蠢欲动的情形发生。
桂子第一次偷看,没想到可以看得如此清楚。但同时,因为太注意对面的动静,所以全身都冒出冷汗来。她心跳着,眼光向对面房间凝视,那盖的棉被中有仿佛大波浪在动着。
然后瞬间,她看到什么。
“啊!”桂子差一点叫了出声,她赶紧用手住嘴巴。
她看到一幕不可思议的景像,在灯光下显得颇黑的男人的背部,正在上下激烈地动着。而他的下面是一位被脱得精光的女人,正气喘兮兮地配合著。
“啊!那男的不是管理员吗?”
那个在女人身上使劲出力的男人,除了管理员儿玉,不可能是别人了。他不在管理室,没想到是在这里,他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呢?
虽然是自己的公寓,但是是空房间,正好利用这一点引诱女人。
桂子以前就觉得儿玉是个好色之辈,但没想到他是如此色胆包天之人。
而对方的女性到底是谁呢?
她的心都快从她的口中跳出来似的,她觉得非常兴奋,桂子极力地想看清女方。
“啊…那不是安田的太太吗?”
安田郁子,是同住在这幢公寓中,她同事的太太,她没有孩子,年纪约二十七、八岁。
她那成熟的身躯正不停地扭动着,然后她的脚缠住儿玉的腰。
她拚命地挟著,这是一场难得一见的官能又淫荡的现场表演。
桂子不知不觉间,将手伸到自己的股间,那里早已又湿又热了。
“哼!哼…啊…呜…”
“啊…哈啊…哈啊…”
在墙壁那端的二个人拚命地压抑他们的呻吟声。那拚命压抑著的声音,对桂子而言,这种声音,反而更加刺激。桂子的手终于潜入内裤中,抚摸著那疼痛的阴核,桂子早已忍受不住。
她跪在那里,好像在梦境中一般,开始玩弄自己的阴核。她潜入的手指,愈来愈激烈,她的腰部周围开始发烧,而且正向她全身扩散。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
自淫,桂子认为这是严重违反道德的行为,况且,这种行为对身体有不良的影响。
她最近曾在妇女杂志看过这类的报导,在平常日子里,这种事尚可以忍耐,但如果是心术不正,或者是性器官丑陋,甚至于变形的妓女,那就比较困难了。
那一篇报导对桂子有很大的影响,但是,话虽如此,她依然无法战胜眼前如此刺激的局面。
桂子很快地就已陷入自己的官能的快感之中了,当她的眼睛盯着那个洞口看时,她的手指依然动个不停,她的嘴角也松弛了,舌尖看起来都是隐隐约约的红色。
儿玉与那女人,发出狂兽般低吟的声音,而身体更是在快速中分分合合的。二人的肌肤上,全是闪闪的汗光。
不久女的一个大痉挛,缠在男人腰上的脚已不听指挥地抖著。而男的一直在动着的背部,也在瞬间静止,而将整个脸埋在女的胸前。
桂子闭上双眼,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情形,好像电影般,又重新在她的脑海中播放一遍。
那一夜,桂子躺在棉被中,身体像火在燃烧一样,怎么睡都睡不着。
“那个太太实在太厉害了吧!一边和她先生作爱…有了丈夫还嫌不足…她的性欲太强了吧!”
桂子的脑海中,对于刚才那冲击的画面根本无法去除,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将手伸向自己的下腹。
自己也有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她抱着枕头,抱着棉被,整夜都在狂乱中渡过。
第二章 无法自制的自慰
隔壁所发生的事,不止一次而已。
大约经过三、四天,桂子从公司下班回来,身体觉得很躁热。所以吃完了晚饭,就合衣躺在床上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才被隔壁的声音吵醒。
心脏还是像上次一样地跳动着,好像要坏掉似的,非常大声。桂子稍微调息了一下,然后把眼睛又盯在那个洞穴之上。
那瞬间,桂子的心脏好像要停止跳动一样。
隔壁正在作爱的一对,她一直以为是儿玉与郁子。为何女的现在换成是中西百合了呢?
她是住在桂子的楼下,她也是有夫之妇,她先生是保险公司的外务员。
她是住在这幢公寓中,最亲切、与桂子最合得来的人。
看到儿玉与百合的样子,到今夜才发现原来他们二人也有奸情。
看他们熟悉的情形,就知道他们从以前就很要好了,百合一脸甜蜜的任由儿玉摆布的情形,就是最好的证明。
被男人抱在膝上的百合,露出那雪白的大腿,任由男人在上面吸吮著。
桂子看到这一幕,血液开始逆流。
看到她如此不贞以及淫荡的模样,对于她一向喜欢的人而言,简直有背叛的感觉。所以她气得七窍生烟,甚至于有些嫉妒,有些羡慕,还有些憎恶。
“干嘛要作出这种事呢?”桂子忘我的叫了出声。
郁子与儿玉苟合,这件事她觉得与自己八杆子打不著,所以不在意,但是百合的情形可就与郁子的情形大异其趣了,她将男人压倒在下,并将自己的长裤脱了下来,然后抓住他的大肉棒。
看到这一幕的桂子,整个脑袋空空,甚至于有些晕眩起来。
百合开始在肉棒上运动着,那红黑的肉棒在她的手中愈来愈膨胀,而百合的手,更是紧抓住不放。
“呜呜…”呻吟声是男的发出来的,不是女的。
“不行,还不能射精。”百合说完,把自己和服的裙脚往上拉,露出她浑圆的臀部。她露出了下体,可以清楚看见她的阴毛。
百合一脚跨过儿玉的身上,然后再度用手抓住儿玉的肉棒,把肉棒对准自己的下体之后,腰部再慢慢地往下沈,坐在儿玉的身体上。
“啊…”
所谓的性交,不是男的在上,女的在下吗?一直作如是想的桂子,吓了一大跳,然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百合在上面上上下下地动着,然后整个人好像骑在马上一样,前后左右地转了一大圈,然后很自在地使用自己的腰力。
看到儿王时,他的脸比平常更为丑陋、歪斜,他口中正发出可怜的呻吟声。
“管理员也不怎么管用吗?”
平常儿玉的说话口气相当差,而且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脸。
对桂子而言,他一直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但今天怎么情形完全不同了呢?
男人真是只有一层皮在做人,剥下他脸上的那一层皮之后,只剩那一块充满欲望的肉棒而已。
她一边做如是想,一边凝视著这活生生,刺激的一幕时,她的下腹部早已像火在燃烧一样,又好像被煮熟一样,非常难受。
桂子干脆脱下睡衣,把手指伸了进去,但是昨天在杂志上所看到的报导又再度浮上心头,桂子赶紧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她赶紧打开抽屉,拿出杂志来,上面写着,此时应该离开现场,然后赶紧去将手洗干净,并好好的杖漱口,就可减轻心里的焦躁。
那杂志上是如此记载的︰
“过度的自慰的行为,会遭致神经衰弱,如果持续不断,就是一般人所谓的色情狂,它是一种精神异常的现象。”
“得了这种病,就形同废人一样,一定会被一般大众的社会所摒弃。”
“为了避免陷入这种不幸的深渊之中,就要拒绝诱惑,遵从三从四德,做一个有妇德的女人,如此才能获得身心健康等等。”
当桂子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一直认为是不是自己的脑袋有问题呢?但因为自己曾经多次自淫过,所以看到这篇报导时,她全身都为之震惊不已。因此,她发誓绝不再犯相同的错误,而且只要不去偷看,就可以断绝这种行为的。
所以今天虽然她又听到奇异的声响,她好像梦游般又跑去偷看。
桂子很恨自己,又记起自己曾经发过的誓,但是在这同时。
“那个管理员,难道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吗?”
她对于儿玉那猛烈的恶习,感到相当愤怒。
桂子为了使自己燥热的身体能迅速地冷却下来,只好拚命灌水。但是百合与儿玉那作爱时的那种狂态,却是历历在目,挥之不去,她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她回到床上,用棉被盖住自己的头,但是盖住耳目,依然无法盖住百合那奔放的蛮腰所做的动作,以及那疯狂的笑声。
她愈是苛责自己,情形就愈严重。身体仿佛被放在沸水煮似的,全身热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桂子真想把自己的双手绑起来,如此一来,就不会有这种犯忌的行为发生。
桂子真的把自己的双手绑在背后。但是因为是自己绑的,很快就松掉了,根本一点效果也没有。因此,她重新要再把自己绑起来时,正好听到百合浪荡的声音︰
“啊…已经不行了…高潮了。”她边哭边笑,声音特别娇媚。
桂子的身体又再突然间躁热起来,她的脑中空白一片,再也无法思想了。因此,她干脆甩掉背后的绳子,将手伸向自己的股间,好像在作梦般地抚弄自己的阴核,捆住桂子心思的妇德,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