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淫水已流满我的右手掌,湿淋淋

楼主: atb987tp2018-01-22 10:01:00
刚参加工作的那一年,体检时发现胆囊上张了块息肉。同事华子说是小问题
割了就好了,否则再大就不妙了。于是就到他母亲所在的医院去做个小手术,华
子虽然年龄小但很义气,说我是外地人要多照顾我,我也推辞不下。

  他母亲也很热情,正好她是我那个病区的护士长,经常来看我。说实话女人
从来就是一种性感的载体,漂亮的脸蛋、丰满的乳房、浑圆的臀部、神秘的粉胯,
女人的着装举止、女人的音容笑貌,从古到今一直在勾引男人的幻想和原始的冲
动欲望。

  当他母亲一进门就让我的眼睛一亮,齐耳短发、一笑就酒窝醉人,媚眼迷离,
身材苗条修长。身穿一件白大褂,以衬得她奶肥臀翘、大腿白皙修长、本钱十足,
裹住一身肥白的浪肉,让人产生一种将其立即剥光欣赏的欲望。她尽管眼角鱼尾
纹稍重快50岁了,但看不出有这么大,尤其是背影依然婀娜。

  华子在我做完手术的第二天被老板派到香港培训半个月,他母亲便成为我病
房的常客。

  就在我将要出院的那天晚上,她来到我的床前,看她穿一件袒半胸而露半乳
的雪白的勾花网眼无袖短衫,黑色的小奶罩清晰凸现,下穿一件白色半透明迷你
短裙,黑色的三角裤也明白可见,一条进口的高档连裆绣花白色丝光长套袜,将
长长的粉腿,包裹得光滑妖艳,脚上的白色高跟鞋只有两根袢,前面的大袢勾住
脚掌,后面的小袢挂住脚踝,脚部的曲线完美无缺地尽显眼帘。

  她说华子的爸爸也出发了,她来陪我聊聊。我正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看一部
大片,我说:“阿姨你也来看吧。”她坐在我的床边,雪白的大腿近在咫尺。她
洁白的大腿心里为之一震,衬衫的扣缝中隐约可看到她黑色的胸罩。我已经硬起
来了,我的目光不断的侵犯她的身躯。
 我说:“阿姨最近瘦了。”说着就用手轻轻的揽了一下她的腰,她笑到:
“是吗?”并没拒绝我搭在她身上的手。我的手掌传来了她的体温和她的信息。

  忽然欲望的火焰开始燃烧起来,我的手轻轻的移动,指尖触到她的脖颈,皮
肤细腻如油脂。有一声太息发出,我抚摩着她的脸颊,火热。她伸出手制止我,
拉住我的手,她的每个手指像葱心样的闪着光,等一会,这柔软的手将会握住我
的阴茎吗?这个忽然的想法让本已燃烧的欲望爆发起来,我清楚的感到身体的变
化。

  我把她拉了起来,现在我们面对面站着,她垂着头,发香如丝缠绕着我的嗅
觉。

  稍一用力,我把她拥在了怀里。我的双手在她背上摩挲着,隔着衬衫她的皮
肤有另样的感觉。我把头负在她的肩上,这是女人的体香,纯纯的暖暖的包容着
我。

  在她的耳边,我轻轻的问:“可以吗?”

  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终于有机会让我尝试一下这种特别的滋味了……

  她惊叫一声“哎呀”。但是她的声音不大,应该是没有大声叫的习惯的原因
吧。我马上跟着冲进去,身体紧贴着她,用一只手和胸口紧紧压着她,把她的手
臂和下半身隔离开。我在她耳边轻声说:“阿姨你太美了。”她没有大声叫,只
是低声地说:“不要啦,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我是你阿姨,是可以做你母亲的
人。”

  她的力气也很大,两只手顶在我胸口上,让人感觉到生生地疼。但是,我怎
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我另一只手灵活地从她衣服和裙中间伸进去,开始抚摸
她光滑的小腹。因为要用身体阻挡住她的手的动作,所以要想摸到她的胸是不可
能的了。她的小腹平坦,而且很光滑,苗条的腰,摸起来很惬意。

  她不断地大力挣扎,一直在用力推我,一边在我耳边叫唤:“不要好不好?
我说过不要做的……”

  我的右手从她衣服里拉出来,然后开始抚摸到她的大腿。她一下把腿夹得死
死的,推我的力量更大了。以我的经验,这可以说是无足轻重的抵抗。

  我还是用力顶住她的上身,让她的手没有机会能挣脱出来,右手在她大腿上
从下往上轻轻地抚摸,沿着她光滑和结实的大腿外侧,慢慢往上,然后慢慢伸入
到她到膝的短裙,里面很温暖,特别是抚摸到她丰满的柔软而有弹性的臀,和她
薄薄的小内裤的时候,让我的心一阵激动。

  不过我没有那麽着急地想马上就动她,所以很耐心地在她大腿的外侧和她圆
润的臀边来回地抚摸着。她的臀很有弹性,但是从小内裤里伸手进去的时候,还
是可以感觉到坚实的肉感和柔美的曲线。

  很多人说,女人被人爱抚的时候会无力反抗。我觉得并不全是的。她的力量
并没有随着我的抚摸而减小,她大力的推着我的胸口,使我一定要费很大的力气
才能够死死地压住她,但是她不大声叫地这种挣扎,对我来说不算是一种威胁。

  只要有力就能够对付了。而且,这样的感觉不是更刺激吗?

  我还在不停地抚摸着她,然后,我挪了挪腿,这样就可以右手放到她大腿的
中间。她的腿夹得很紧,她说过她参加过不少锻炼,所以非常结实,但是也给人
更大的刺激。因为,当我把手指一点点从她大腿的夹缝里插进去的时候,有力的
肌肤给了我一种很强的征服感。

  我把手从她夹紧的腿中间往里挤,她的腿把我的手夹得紧紧地,虽然很艰难,
但是还是一点点不可阻止地把整个手掌挤进了她大腿的中央。然后我把手翻转九
十度放平,她的腿把我的手指都夹到弯曲在一起,但是缝隙总算是大了一些。

  然后我用力往上一提,一下沿着她的大腿就直拉到她大腿的中间交界处,那
块温暖而柔软的三角地带。我没想到的是,她的内裤居然早已经湿透了,但是她
的挣扎却没有丝毫减弱的痕迹。可是她湿得仿佛能拧出水的内裤极大地鼓励了我。

  这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这么湿的女人。第一个是一个广西的女孩,当我和她做
过以后才发现,被单只有扔掉的份,因为那上面留下了好大两块地图,居然全是
开始前戏的时候流出的水。而现在这个,内裤的下半截已经全湿透了,湿湿的,
滑滑的,即使是在内裤外抚摸,也已经能感觉到很滑腻,而且,可以感觉得出来,
里面的水儿还在不断涌出。

  我的手终于拨开她内裤下面的窄窄的裤边,把手一点点地从她的内裤下面往
上挪动,直到把整个手掌都覆蓋到她中间的三角地带上,她那儿的水儿从我的指
缝里不自觉地渗透了出来,弄得我满手都是。她那儿的毛很多,很密,而且中间
的小缝儿也很丰满,很柔软。感觉得出一定不会是未经人事的那种。中间很热,
而且已经微微张开,使我的手很容易就能感觉到她分开的阴唇,和中间不断流水
的柔嫩的肉洞。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却能感觉到她始终没有放弃反抗,也许是不自觉
的,但是推我胸口的力量还是不小,她的腰已经开始左右胡乱摆动,希望能摆脱
我的手,但是我怎么可能那麽容易放弃呢?我的中指很轻松地就找到了那个洞口,
手指往上一勾,很轻易就滑进了她火热的小穴儿里。

  我的中指不断地挑动,随着我把手掌尽量地贴近她的阴唇,手指也越来越深
入了她身体。里面很温暖,也很湿润,特别是里面一下一下痉挛一样地一会紧一
会松的感觉,和阴道壁那柔软爽滑的滋味,让我一下性趣陡升,小二更是忍不住
顶得自己的裤子十分难受。

  她的腿已经难以反抗了,只有手还在顶着我的胸口,嘴里也一直在低声说:
“不要,不要……”

  这时候,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虽然她的双脚乱踢,并极力反抗,但终究比
不上我的力气,内裤被我脱到了脚踝,露出那黑色诱人的私处。

  我将她欲夹紧的双腿用脚顶住,不让她合拢,将右手指强行伸进她的阴道,
并做前后反复的抽插动作。持续做了一会儿……

  此时已可感觉她的反抗力道已减缓,不知是没力气了,还是手指的抽插生效,
她的淫水已流了一些出来,但她仍在喊着:“不要……啊……不要……嗯……不……
要……嗯……”但声音却愈来愈小。

  最后她一把搂紧我我也把握着她反抗减少的时间,将自己的短裤及内裤一并
脱掉,露出昂扬鼓涨的阳具,此时,她的淫水已流满我的右手掌,湿淋淋的。她
见大势已去,放弃了反抗,轻声近似拜托的口吻说:“嗯…………嗯……你……
噢……不要插……在里面”

  我安抚着回答:“好!我知道了,让我好好爱你吧!”

  收敛粗暴的压制,我开始轻柔的脱掉她仅存的奶罩,她害羞地将头别过旁边,
但已慢慢在配合我脱去她衣物的动作,两手弯曲遮掩着胸部。噢!多美妙的身材
啊!我握着粗大的阴茎,将其对准了已泛滥成灾的阴部,看似轻缓却略用力的插
入。噢!这次插入她的阴道,还是那麽的紧,温暖又湿润,噢!但是这次更爽了,
她是那麽真实又清醒的被我干,身体是如此热切的做回应。

  “噢!……噢…………噢!……嗯……噢……”她眉目微皱,轻哼着。我开
始反复用力的做抽插动作,阴道里的温润窒肉,将我的阴茎紧密地包裹住,“噢!
好爽!……噢!不行!这样会太快射出来的!”我自觉地放慢抽送动作,然后将
阴茎先抽出来,停了一下,调匀了呼吸,只见她失望似的哼了一声:“啊……”

  我的双手仍搓揉玩弄着她的乳房,手指回转着触摸她的奶头,但阴茎仍悬空
停在她的阴部外,轻触拨弄着黑亮柔细又浓密的阴毛,却挑拨逗弄着不插进去。

  只见她面颊潮红,娇喘吁吁,忘形的轻哼:“噢……噢……我要……”

  我装作不解的逗弄她:“你要什么啊?”她着急似急促轻声哼道:“我……
要你……插进……来……噢……”

  至此,我知道她已完全被我征服,变成淫欲的荡妇了,我回答说:“好喔!
那我又插进来罗!”将臀部向前一顶,巨大的龟头和阴茎又深入她的体内,开始
抽插着,她又喜又惊的轻哼:“啊!噢!噢……噢……噢……”

  经抽插狂干了约五十分钟,她其间已忘形颤抖着泄了四五次吧!我的阴茎跟
她的阴部已是湿漉漉一片,我的手臂跟背上也留下她乐而忘形的指甲抓痕。

  我一直强忍着,克制住不射精,又变换了两个性交姿势。

  “噢……阿姨,我好爽啊!你舒服吗?”

  她已被我干得欲仙欲死,轻轻呻吟着:“嗯……舒……服……噢……噢!”

  她闭目轻哼,并不答话,我见她不回应,又更加速的抽插狂干她,她叫了一
声:“啊!好痛!噢……噢……嗯……噢……”我的手更是摸遍爱抚过她全身每
一寸白晰的肌肤。

  我又问:“下次再给我干好不好?”

  她终于回答:“嗯……好……可是……不能让我儿子知……道……喔……”

  听她说完,我快感接近到要爆发的极限,更猛烈的作着抽插。只见她颤动身
躯,接近歇斯底里的大声呻吟:“噢……噢……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