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老师的哀伤

楼主: atb987tp2017-12-24 11:24:00
九月十日,一个夜光灿烂的日子,对于W 市著名大学的某个人来说,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因为在这一天,任辉收到了他有生以来第一张退学通知书。

任辉是这个著名大学的一名大学生,今年大四,原本平平安安的过了这个学期就可以拿到大学文凭踏入社会。没想到,前几日的一次多管闲事,让他踏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几日前的夜晚,任辉刚从学校外的大排档吃完晚饭,正在回宿舍的路上。他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正在盘算著今天晚上看哪个女优的爱情动作片。走到一处阴暗的小树林的时候,一声微弱的“救命”吸引了任辉的注意。原本他本着不多管闲事的原则,想尽快离开这个小树林,好让麻烦不扯到他的身上。但是这声呼救声让他感觉很是耳熟,似乎是一个他很熟悉的人的声音。在纠结了一阵子之后,任辉决定先过去看看情况,顺便证实一下自己的感觉是否错误。

快步走了约两百米,在确认了声音的来源之后,他躲在了一丛灌木后面,悄然拨开叶从观察著前方的情形。只见前方的草坪空地上,三个影子正在黑暗中剧烈的蠕动着,显然是在野战,而且还是3P.

在云层间朦胧的月光照耀下,他模糊的看清了不远处的动作。看身影是两个男的在强暴一个女的,一个男人将女人推倒在地上,让她以跪伏状跪在地上,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鸡巴正在她的屄中快速的抽插著,另一个男人则是一只手摀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在不停的揉弄著身下晃动的乳房。被强奸的女人则是努力的摇头想要挣脱摀住的手掌向远方呼救,可是嘴巴被捂得紧紧的,反而激起了男人侵犯的欲望,抽插得更加大力。

任辉看到这个情形,马上明白了这是强奸,想了一想,如果自己被发现的话,两个男的完全可以把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做掉。他马上就能拿到毕业证书了,而且自己家里还有父母要养,惹出事情的话自己就毁了,完全没有必要趟这潭浑水。

做出决定之后,任辉缓缓的往后退去,想要藉著草丛的掩护离开这个地方。此时,一缕明亮的月光透过云层,照在蠕动着的影子之上,他看了一眼,大吃一惊,地上正在被强暴的居然是自己班上的女老师——李月欣!

李月欣是任辉大四的任课教师之一,同时也是W 市大学中公认的教师之花。丹凤眼美人嘴,身材玲珑有致,前凸后翘,特别容易引发男性荷尔蒙。她个性温柔,对她的学生极为关怀。关于她的美貌,学校的全体学生经过激烈的辩论之后,一致公认为是教师中最美丽的,并且为她建立了专门的校内粉丝网站,只要是她的课程,都会贴在网站上,而且场场都有男生抢著挤进教室只为一睹芳容。有好多男学生视她为梦中情人,打算发起热烈的追求攻略抱得美人归,但是李月欣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个男生的告白,让许多荷尔蒙旺盛的男生碰壁而归,从此视她为不可触及的女神。

今年六月,李月欣发布了即将与另一个名牌大学的男老师结婚的消息,让整个校园轰动了好久,激愤的男生们把李月欣未来的老公整个都人肉了出来,其中有几个过激的学生甚至寄了刀片到那个男老师的宿舍去。李月欣得知此事之后,一向温柔的她一反常态大发雷霆,据说还跑进校长室提出了辞职申请。这下把校里所有男生都吓了一大跳,纷纷向着李月欣道歉,从此之后李月欣的身边再也没有任何男生敢对她的生活加以干涉。

任辉也跟所有男生一样,把李月欣当成了女神。只要是李月欣的课,他必定每场不落。也正是为了获得李月欣的关注,他努力的学习李月欣所教授的课程,成为了大学中一个传奇——“学渣堆中成长起来的学霸”。可惜他再怎么努力,李月欣都从来没对他表示过特殊的好感,仅仅是对学生那样的关心,即使是如此,也让任辉感受到了莫大的激励。他对李月欣的感情,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只能在没有人的时候幻想着李月欣成为自己的女朋友,连电脑上的AV,都不敢幻想成自己的女神,怕玷污了她。

可是就在此时,任辉却看到自己的女神,在这个黑暗的夜晚里,被两个男人屈辱的强暴著。他震惊了!愤怒了!随手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从草丛中冲了出去,大力的几下拍到两个男的脑袋上面。

两个男的明显没想到会有人多管闲事出来搅局,脑袋都中了石头,顿时被拍倒在地。正在插著女老师的男生明显被拍晕了,而揉着乳房的男子脑袋中了几下,居然还没晕。他捂著留血的脑袋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再也不管自己的同伴以及自己的裤子,仓皇的向着黑暗中逃去。

任辉喘了几口气,看着地上的李月欣。只见她还是以刚才的跪伏状跪在地上,浑身支离破碎的衣服遮不住她那完美的身体,细腰丰臀,一双饱满的乳房垂在胸前,峰顶的蓓蕾被草丛遮住难以看清,洁白的背部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著神圣的光芒,私处的黑森林在月光的衬托下更加深邃,仿佛有着无穷的诱惑,只是一缕顺流而下的血迹破坏了这份美感。

任辉看得入了神,摇了摇头,看到女老师李月欣那屈辱悲痛的眼神正看着自己。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好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遮住女老师那外泄的春光。女老师那复杂的眼神看着任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光再次被云层挡住,一切又重归黑暗。两个人在黑暗中相顾无言,一时气氛陷入了沉默。

任辉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转过身:“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只是在这里晒一下月亮而已!”李月欣看着眼前这个不算高大的身影,认出了这个平时没怎么注意的男生。一时悲伤的心情卷上心头,侧坐在地上捂著脸痛哭了起来。任辉吓了一跳,连忙回过身安慰著女老师,一不小心又看到了满眼春光,赶紧又转过了身体。李月欣缓缓的停止了哭声,带着哽咽的说:“……任辉同学,我……唉……今天我的清白总算是被毁了……”话没说完又哭了起来。

任辉心中一痛,真诚的对着李月欣说:“李老师!今天发生的事情除了我们两个知道之外!别人都别想知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说出去的!”李月欣放下了捂著脸的双手,一双哭的梨花带雨的双眼看着地上躺着的男生:“……那他呢……”任辉才想起来,自己砸得那么狠,现在还没检查一下那个男的有没有事情,赶紧将男生翻了过来看看他还有没有活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强暴李月欣的男生竟然是当今市长的儿子,校里有名的太子党——杜东胜!

任辉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窝,他苦笑了一声,千躲万躲,终究还是躲不过麻烦,自己一介屁民,居然用石头砸晕了太子爷。这位爷在这个大学也是个有名的刺头,他学习成绩惨不忍睹,是被他的老爹动用关系塞进来的。平时没做什么好事,经常翘课去糟蹋别班的女同学,据说之前他也强奸过几个学生妹,事发之后都被他的老爹压了下去。看样子这件事就算是被校内所有人知道了,也动不了这个爷一根毫毛,难怪他敢如此嚣张。

既然杜东胜在这里,那么逃跑的那个男的,一定是他形影不离的手下兼马仔黄阿毛了。他们两个是在市长还没发迹之前在同一个小区混熟的发小,从小坏事都是一起干,尿也是一起撒。市长坐稳位子之后,杜东胜不忘这位儿时玩伴,就带着小学辍学的黄阿毛一起进了大学,美名曰保镖护身。没想成保镖没保护好这位太子爷,还被石头给磕跑了。

任辉的脑袋乱成一窝粥,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李月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站在任辉的背后,整理好心情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对任辉说:“任辉同学,这次的事情是我引起的,我自己承受后果。我不会跟别人说是你打伤了这个王八蛋的。”

任辉勉强挤出了笑容:“没事的,光脚不怕穿鞋的,再说我打他们的时候他们不一定看到我,只要我们不说他们不会知道是我的。而且这件事对老师你很不好,你一定别承认自己被……被那啥了……”说到后面,他也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李月欣看着面前这个不怎么英俊的小男人,叹了一口气。任辉偷瞄了一眼李月欣外套下的春光,赶紧岔开话题:“不说了,我们先走吧,让他们发现了就不好了。”

李月欣嗯了一声,就由任辉扶着她,一起消失在了另一个方向的小道中。只是他们没发现,地上的杜东胜睁开了双眼,一只手捂著自己那出血的脑袋,低声轻蔑的笑了起来:“原来叫任辉么?哼哼哼哼哼哼”

思绪回到现实之中,任辉面对着面前的这张退学通知书苦笑了起来。市长的力量还真是大啊,没几天就查出了是自己砸的他儿子,而且短短的几天就让学校屈服,扔给自己一张退学通知书让自己滚蛋回家。

果然还是斗不过官老爷么。任辉摇了摇头,提起自己脚边的行李袋,走向远处那灯火阑珊的校门。走到一半,任辉突然决定还是先去找李月欣告别。于是双脚折返,往女老师居住的宿舍区走去。

李月欣住在宿舍区的顶楼。任辉走到楼下,刚踏进门口,突然发现很奇怪。平时教师宿舍是有保安在底层巡查的,今天居然没有保安在底层,也没人盘问他来这里做什么,不仅没有保安,整幢楼都几乎没有人影。他自嘲的一笑,自己今天就要离开学校了,还想这些做什么。摇了摇头,他转身走向左边的楼梯口。

刚到楼梯口,他隐约听到了谈话的声音,这个声音让他怒火中烧不可自抑,是杜东胜跟他的马仔!!他压住自己冲上去打死他们两个的冲动,因为在这里动手对李月欣不利,而且他也想知道他们两个来这里做什么。左右一看,发现正好旁边的储藏间门虚掩著,马上躲进储藏间关注著门外的动静。

“嘿嘿嘿,真不愧是最漂亮的女老师,奶子还真白哩!逼也是美得紧,操起来真给力!”这个声音是杜东胜。

“是是是!只有她的奶子才配得上您吃呢!只有她屄才配你操!别人都不配的!”这个充满谄媚的声音自然是黄阿毛了。

“今天真是爽啊,赶走了那个不开眼的任辉,李月欣就是我的了!今天晚上可舒服了!射得她一身都是,真爽!”

“是是是,真不愧是杜大少,威猛得很!简直就是一等一的猛!李月欣能给你操一回已经是她莫大的荣幸了!小的承了您的光,也插了几回,爽!”

“今天能给你插就当恩赐了,以后只有我能操她,你别想了。”

“是是是!”

两个身影的远去,让任辉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李月欣又出事了!!他扔下了行李袋,卯足全身力气快速往顶楼奔去。当他喘著粗气抵达顶楼的时候,看到属于李月欣的房门虚掩著,里面一点光亮都没有。他“砰”的一声推开了房门,震惊的看到浑身赤裸的李月欣站在床边,胸部和腹部沾满了白色液体,她此刻正在拿着一把水果刀,准备割腕自杀。

任辉惊骇之极,马上跑了过去一把夺下水果刀,将其扔出门外。李月欣一脸木然的看着来者,发现是任辉之后,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滚滚而下,抱住任辉嚎啕大哭了起来。任辉措不及防被赤裸的女老师抱住,听着耳边的哭声,感受到胸前那两坨玉乳的柔软,顿时手足无措。只好用手拍著李月欣的背无言的安慰着她。

哭了半个小时之后,哭声渐渐歇息了。李月欣也发现了自己赤身抱着自己的学生,红著脸推开了任辉。任辉看了满眼春光之后,也识趣的转过了头。沉默许久之后,李月欣率先开口:“你看见他们了?”

“……是。”

“……那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嗯,但是我不在乎,你依然是我心中最美的李老师。”这一刻,任辉坚定了自己的心志,将多年表白的心念这一刻释放了出来。

“……我明白,但是老师已经不是完人了……”李月欣眼神一黯,垂下了双手。

“我不在乎!只要是李老师你!我什么都不在乎!”任辉猛的转过身,捧著李月欣的脸,坚定的对着她说。

李月欣看着任辉的眼神,缓缓的问:“……我被人强奸,已经不是处女。学校到处有人骂我是妓女,是贱人。连我的未婚夫都抛弃了和我的婚姻。就是这样的我,你也不在乎吗?”

任辉摇了摇头:“我从来就没在乎过你是不是处,也不会在意外人对你的评价。我只知道,你是李老师,我心目中完美的李老师!”

李月欣眼神一亮,似乎是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还叫李老师?叫我月欣吧!”

任辉将李月欣揽入怀中:“月欣,好,就叫月欣,我比你小,我叫你月欣姐吧。我要一辈子都叫你月欣姐!”

李月欣推开任辉,嗔怪道:“既然叫我月欣姐,那还不去关门?让别人占你姐姐便宜啊?”任辉闻言,才发现女老师姐姐此刻还是赤身裸体的,马上红著脸转身去关房门。

“今晚你就别走了~ 记得上锁啊~ ”一声俏皮的话语从背后传来,任辉一愣,回头看时,李月欣已经跑进了浴室,随后哗哗的水声响了起来,明显她在沐浴。任辉明白了月欣的话中之话,下面的鸡巴不禁硬了起来。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激起了任辉的欲火。既然李月欣已经承认了他们的关系,那么他就再也无所顾忌了。他一边靠近浴室,一边脱著自己的衣物,不到一会儿他就浑身赤裸的站在了浴室门口了。

浴室里水汽盈盈,李月欣看到水汽朦胧的镜子里的影子,回头一看,任辉已经走了进来,温柔的一把从后面抱住李月欣的腰,双手抚摸着她那光滑的皮肤。李月欣感到一根火热的物体在自己的臀间滑动着,纵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开始脸红了起来,一双玉手盖上任辉的双手,阻止了他进一步的行动:“时间还很长,慢慢来好吗?”任辉想了一想,忍住了自己的欲望,点了点头。

李月欣嫣然一笑,转过身抱住任辉,一对酥唇印上了任辉的嘴,两个人开始天雷勾地火的进行了热烈的湿吻。此时任辉的手也开始不安份起来,左手从腰部向上攻略,抚上了李月欣那饱满的玉乳,不停的揉捏著。右手却一路向下,向着美妙的黑森林发起了探险。李月欣并没有拒绝,她也被任辉勾起了欲火,感受到三方受袭,一波一波的快感让她不禁销魂得呻吟了出来。

任辉并不满足现状,他的嘴一路向下,从诱人的嘴唇到洁白的脖子,从勾魂的锁骨到深邃的乳沟,最后攀上了玉峰,舔弄著吮吸著顶端的美妙果实。他把他从AV里学到的技术都用在了她的身上,他能感受到她的乳房在他的抚弄之下开始涨了起来,粉嫩的乳头也开始硬了。

“啊……啊……喔……好舒服……好弟弟……你吸得姐姐……好舒服……”一时间卫生间充满了李月欣那诱人的呻吟声。

受到李月欣呻吟的鼓励,任辉也开始加紧攻城略地,他的双手揉捏著李月欣胸前的一对美玉,嘴唇在两个玉乳的顶峰不停的交替著,时而吸时而舔时而咬,带给李月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李月欣在享受任辉带给她的快感的同时,一双玉手也抚上了任辉那暴涨的龙根套弄了起来,虽然技术很是生疏,但还是让任辉刺激得快要爆炸。

任辉的右手突然探向了李月欣的私处,穿越黑色丛林,揉捏挑逗着花径里的一个小肉丸。这一下让李月欣浑身颤抖,快感迭起,浑身无力,几乎躺倒在任辉的怀里。

“啊!啊!好弟弟……你好厉害……姐姐被你弄得好爽……啊……啊!”

“好姐姐,我的好老师,你来教我怎么让你更爽吧。”

闻言李月欣脸更红了,他居然让她想起了自己跟他还有一层禁忌的师生关系,想到此处,心怀激荡,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的敏感了,差点淹没在快感的海洋当中,呻吟也愈发大声了起来。

“哦……哦……我的好弟弟……我的好学生……来……让老师飞上天吧……噢……”

任辉不满足于攻占玉乳,他需要更多的快感,让李月欣达到更高的高潮。他的嘴唇离开了李月欣的玉乳,舌头一路舔过小腹,激起了李月欣身体的阵阵颤抖。最后,他终于即将抵达目的地——李月欣那神秘的美人花径。

此刻李月欣的花径已经是洪水泛滥了,任辉抽出了花径中探索的手,可以看到上面那发出神秘光芒的粘稠液体。他坏笑着把手指放到李月欣的眼前:“好姐姐,你看看这是什么?”

李月欣张开眼睛,闻言大羞:“你这个坏蛋……还这么玩弄姐姐……嗯……啊……嗯……”任辉愣了一下,没想到李月欣居然把他的手指含在嘴中,舔弄著自己的淫液。

李月欣低头媚笑着看着任辉:“怎么样?你喜欢姐姐这么淫荡吗?”

任辉狂喜:“喜欢!太喜欢了!!”

李月欣满足的笑了起来:“那就好……姐姐的淫荡只对你开放哟……嗯……好舒服……”

任辉受到了刺激,性欲狂涨,他扒开了李月欣的花径,嘴唇快速吻了上去,不仅亲吻吸吮,舌头还挤进了花径之中舔弄了起来。

“啊!不要!啊……”

李月欣猛然受到攻击,一大波的快感几乎让她飞上了天。她想要推开任辉的头,玉手却抱着他的脑袋往美鲍中推,想要得到更多的快感。

“不行……啊……哦……不行啊……弟弟……姐姐那里……那里脏……啊……”

“没关系,我就喜欢姐姐这里”任辉含糊不清的说了这句话,更加热烈的舔弄起了李月欣的美鲍,舔得她的花径浊浪滚滚,无尽的淫液“咕嘟咕嘟”的进了他的口中。

“啊……不行了……我要泄了……啊……哦……嗯……”李月欣摇著头,双手离开任辉玩弄著美屄的头,转而玩弄起了自己的玉乳,揉弄出了两团幻化的美肉,感受着更多的快感。

“啊……我泄了……哦……啊!!”

一声娇呼过后,李月欣的身体蓦然一僵,一大股淫液从花径之中狂喷而出,浇了任辉满脸,任辉大喜,大口大口的吸吮著李月欣的淫液。没想到美女老师居然是传说中的潮吹体质!!

李月欣整个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整个人顿时脱力,无法再站立,差点倒了下来。任辉赶紧扶著李月欣坐在梳妆台上,嘴巴一边吸著美人老师的淫水一边不停挑弄,让李月欣的高潮来得更加猛烈。

当李月欣停止喷发,任辉的嘴也离开了美人老师的美屄,探起头跟李月欣亲吻了起来,他将口中残留的淫液全部渡到了美人老师的口中。李月欣下意识的配合著亲吻著,来者不拒的全咽了下去,高潮过后的脑袋当机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喝的是自己的淫液。红著脸锤了一下任辉的胸:“坏弟弟……你这样子姐姐会越来越淫荡的……”

任辉亲了一下李月欣的鼻子,双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姐姐越淫荡我越喜欢!我就是要让老师好好的爽一爽!”

“坏人!”李月欣白了一眼任辉,感觉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便推开任辉,跪在了任辉的胯下,双手抚弄著任辉那巨大的龙根。任辉一看,马上明白了美人老师要用嘴来服侍自己。

美人老师在套弄了一会龙根之后,轻轻的尝试着将巨龙纳入自己的小嘴当中。由于李月欣处子之身刚破不久,性爱技术很是生疏,生怕自己伤了任辉的鸡巴,只能亲吻著龟头,用舌头舔弄著整个龙身。

“老师,没事的,放进嘴巴里面,轻轻的咬,舌头动一动,没事的。啊……爽!”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和任辉的教导,李月欣终于略微掌握了口交的诀窍,将鸡巴吞入口中开始运动了起来。任辉感受到来自鸡巴无限的快感,瞇起了双眼,下身开始微微律动了起来,配合著李月欣的节奏享受起她玉口的服务。

也不知道套弄了多久,任辉开始感到了自己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他想把自己的鸡巴从李月欣口中拔出,却发现李月欣阻止了自己的动作,玉口更加深的容纳了自己的巨龙,开始剧烈的套弄了起来。任辉顿时明白,她发现自己想射了。便不再抗拒,主动挺动了起来,抽插著美女老师的玉口,每次抽插都带出美女老师淫荡之极的呻吟之声。

“好姐姐……好老师……我要射了!嗯……”任辉忍不住自己射精的欲望,尾椎一麻,鸡巴开始大力抖动了起来,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美女老师李月欣的嘴中。李月欣努力吞咽著爱郎的淫精,奈何射出的量超出了她嘴巴能承受的范围,从嘴角流了出来,滴落在丰满的美乳之上,增添了许多淫秽气息。

待到任辉射精完毕,李月欣白了他一眼,玉手将胸前的精液沾了起来,送入口中,吸吮着手指上的精液,然后玉口清理起了喷发完毕后疲软的巨龙,将上面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吸入了口中。任辉见到美人老师突破平时女神一面的淫荡,刚刚冷却的性欲又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巨龙在美人老师的口中又开始慢慢的抬起了头。李月欣感到口中的异状,媚眼又给了任辉一记白眼,开始更加卖力的清理了起来。

任辉再也无法压抑熊熊的性欲,看着正在身下舔吸的美女老师:“好姐姐!我要你!我要操你!”

李月欣闻言,吐出了口中的巨龙,示意任辉稍安勿躁。只见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着梳妆台的镜子,双手扶著台边趴了上去,美腿和美臀缓缓的摇动着,蹭著怒挺的龙头,刺激著任辉的大鸡巴,从视觉上挑起了任辉进攻的欲望。

任辉引导著巨龙来到茂密的花径,龟头已经进入了禁地的边境。由于李月欣刚破处不久,处女地还是略显紧凑,虽然之前还遭受过杜东胜的侵犯,但依然不减半分魅力。任辉慢慢的挺进,发现美女老师的花径竟然如此美妙,美屄之间的屄肉刮擦著巨龙,紧致的花径即使有淫水的滋润,巨龙的插入也没有那么顺利。但也正是因为紧致,在任辉的鸡巴插入后,感受到的是数倍于自慰时的快感。

“喔……我的好弟弟……你的鸡巴好大……好满……塞得姐姐我……好舒服……”

巨龙的入侵,同样带给李月欣巨大的快感,任辉每挤入一分,她就感到更加一分的舒爽。待任辉的鸡巴插入到最深处的时候,李月欣开始主动摇起了自己的美臀和细腰,让任辉的巨龙在花径之间摩擦、出入、旋转,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让李月欣如痴如醉,沉没在其间无法自拔。一声声淫荡的呻吟,响彻了这个夜晚。

“哦……哦……好爽……我……我要飞了……啊……啊……”

李月欣的主动,带给了任辉无法比拟的巨大快感,但任辉不满足于美人老师的主动服务,他从背后抱着李月欣,让她双手离开梳妆台,挺直了她的身子,一双大手揉弄着她的玉乳,美腻的手感让他近乎发狂。任辉的下身开始主动出击,配合著美女老师的频率开始抽插着她的美屄。

“啊……好弟弟……姐姐被你……干得好舒服……啊……”

“我的好姐姐……好老师……看看镜子里的你多么淫荡!”任辉揉弄著巨乳的左手抹了一把镜子上的水雾,让美女老师看见自己美乳跳动的淫荡场景,大鸡巴在花径之中进进出出,带出了花径粉嫩的美肉,也带出了大量的淫水,一声声“啪叽啪叽”听得李月欣脸庞更加红润,更加主动的配合起了任辉的抽插,一时间满室皆春。

在抽插了一阵子之后,任辉不满足仅仅只用后入位带给自己的美人老师性爱的快感,他拔出了自己正在抽插著的大鸡巴。美人老师李月欣突然感到下体一阵难忍的空虚,发现任辉的鸡巴离开了自己的美屄,回头看着自己的爱郎学生:“我的乖乖……别逗姐姐了好吗……快……快给我……”

任辉坏笑了一声:“我的好姐姐,放心好了,我会让你更舒服的!看好了!”他把美人老师的玉体翻了过来,面对着自己坐在了梳妆台上,将她的一双美腿盘在了自己的腰上。李月欣忍不住空虚的快感,用手引导著大鸡巴再次光临美屄,主动的动了起来,让它更加深入的进入花径。任辉也开始继续抽插著美人老师李月欣那多汁鲜美的美鲍,双手也没闲著,揉弄著李月欣那美腻的玉峰:“我的好姐姐快看……你正在被我操喔……”

李月欣闻言,低下头看了一眼正在被抽插的美屄,羞不可抑的移开了视线,无力的锤了一下任辉的胸膛,开始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嗯……哦……好美……哦……好弟弟……快操死姐姐吧……哦……”

沉浸在性爱中的任辉不知道自己抽插了多久,只知道眼前的美人老师已经被自己送上了好几次性欲的巅峰,一股股浓浓的淫水潺潺的从美屄之中流出,顺着美妙的美腿流淌而下。李月欣感到了大鸡巴带给自己语言无法描述的美妙快感,快活得双手下意识抚上了正在进行活塞运动的美鲍,在外围揉弄了起来。

“啊……弟弟……我的好老公……我要泄了啊……哦……我……我不行了……”

任辉闻言,再也不压抑自己强烈的射精冲动,双手不舍的离开了玉乳,扶上美人的细腰,开始加快速度,鸡巴如同幻影一般在美屄当中捣弄了起来,美肉被鸡巴磨得进进出出,淫水被冲击得飞溅了出来,“啪叽啪叽”的声音愈发响亮。

“好姐姐……我的好老婆……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美屄里面……我要射满你的小屄!”

李月欣不再压抑自己的羞耻心,加快了自己花径的套弄,全力配合起了任辉的动作。一波又一波巨大的高潮淹没了她的理智,此刻她什么也不想,也什么都想不了,唯一的念头就是爽,要被操得更爽!让任辉的大鸡巴带给自己无限的快感!

“啪叽啪叽”的声音响了一百多下之后,任辉即将忍不住射精的冲动,用尽全力大力的抽插了起来,李月欣美躯再也无法承受快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美屄更加剧烈的动作了起来,涌出了比之前更加强烈的洪流,任辉的鸡巴被热流一浇,再也无法压抑,滚滚浓精同时“噗噗噗”的射进了花径之中,喷向了花心,冲击得李月欣再次跨上了更高的高潮。一股股混合的淫液从美屄与巨龙的缝隙之间喷了出来,滴在了梳妆台上、地板上,和爱郎的身上,让整个浴室充满了淫荡的味道。

“啊!!!!我泄了啊啊啊啊啊啊!!”

任辉喘著粗气,抱着沉迷在性爱高潮中的李月欣颤抖的玉体,亲吻着她那美丽的玉乳,带给怀中的美人激情过后的温存。

“我的好姐姐,爽不爽?”

李月欣满眼含春的看了一眼正在吸吮著自己乳头的任辉:“当然爽啦,你是我的亲亲宝贝,我的好弟弟。姐姐爱死你这个坏东西了。”

任辉温柔的玩弄著两团美肉,鸡巴一动,想要从花径之中拔出,李月欣盘在他身上的两条美腿却是一齐用力,阻止了他的动作。任辉疑惑的看了一眼李月欣,美人老师则是满脸通红的羞涩了起来:“就让它留在我里面,好吗?”任辉闻言,乐得如此,就将鸡巴继续留在那美妙的美屄之中,感受着温暖美肉的温存。

之后,他们粗略的洗了一下澡,其间任辉又挑逗起了李月欣好几次性欲,自己也被她逗弄了起来,于是他们又在浴室内再次展开了几次盘肠大战,操得李月欣全身瘫软,几近无力再战后,任辉才依依不舍抑制住自己的欲望,擦干身体,将她抱了出来,放在床单之上。

“坏弟弟,你怎么这么猛啊,姐姐都快被你插坏了。”李月欣一双媚眼嗔怪的看着正在嘿嘿笑着的任辉。

任辉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反击:“这不好吗?看好姐姐你都被我插的不知道有多么舒服。如果姐姐不喜欢的话,那我不插了啊。”

李月欣连忙摀住了他的嘴巴:“别乱讲,好姐姐我又不是不让你插……”说到后面,声音愈来愈低,细不可闻。任辉看着美丽的美人老师一脸羞涩,冷却的性欲又再次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吻上了美人老师的双唇,李月欣也积极热烈的回应了起来。

任辉的舌头,将美人老师的身体全舔弄了个遍,双手也抚遍了所有的胜地。从锁骨到双峰,从小腹到美屄,连一双美脚也不放过。李月欣被他的一条灵活的舌头外加两只魔手玩弄得全身酥麻,淫荡的呻吟声从嘴中无法抑制的响了起来。

两个人的欲火熊熊的焚烧着他们的身躯,他们的情欲让他们的身体开始发散出淫荡的气息。任辉舔完美人老师的美屄之后,两条舌头再次缠绕在了一起,互相吮吸著口中的雨露。任辉之前在浴室玩弄李月欣的时候没有射出来,鸡巴此刻正硬邦邦的刮擦著李月欣的美屄。每刮一下,就引起李月欣玉躯的一阵颤抖和一声声呻吟。

任辉觉得差不多了,嘴唇离开了美人老师的玉口,左手抚上了她的美臀,右手引导著自己的鸡巴进入着她的美屄。李月欣也是情动不已,左手揉弄著自己的玉乳,右手伸到胯下敞开自己的花径,让任辉的巨龙能更加顺利的进入到花心之中。

“哦……爽……好爽……我的好鸡巴……爽死我了……”李月欣淫语频出,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羞耻心。

待到鸡巴完全深入了美人的鲍鱼之中后,任辉双手扶著李月欣的美腿,开始大力的抽动了起来,时而深时而浅,时而旋转着研磨着花径的美肉,显然是从AV当中学到的技术。李月欣哪里经受过这些变化,顿时舒爽得双手大力揉捏著自己的玉乳,更加主动的配合起了他的抽插,一声声更加响亮的淫荡呻吟响遍了整个房间。

“啊……爽……快操我……我要飞了……好爽……啊……哦……嗯……啊……我的乖乖……快插死我吧……哦……”

“哦……我的好老师……我的好姐姐……你的亲亲老公正在操你……我要操飞你……嗯……嗯……”

任辉大力的抽插了上百下之后,拔出了鸡巴,在李月欣还没反应过来之时,翻过了李月欣的身躯,让她以跪伏状趴在床上,拍了一下美人老师的美臀,双手扶着她的细腰,鸡巴再次插进了美屄,大力的操弄了起来,带出了一波波淫液,滴得床单到处都是。

“啊……啊……我的好弟弟……我不行了……我又要泄了啊……啊……好爽……”

李月欣终究还是难以承受任辉那剧烈的攻势,美屄再次喷出了大量淫水,流成一线弄湿了床单。任辉没有停止对李月欣的抽插,在她处于高潮的时候仍然在用力操弄着她的美屄,推动者她更加剧烈的高潮著。

任辉大力又快速的抽插著,李月欣的双手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整个人被他操得平平的趴在了床上。任辉双手揉弄著美人老师的玉臀,鸡巴在花径之间进进出出,在增添了美臀的压力之后,鸡巴获得的快感增加了许多,也更加卖力的插了起来。

在床上操了七分钟之后,李月欣也迎来了自己不知道多少次的高潮,整个玉体无力的趴在床上,承受着任辉那猛烈的攻伐。任辉自己也快进入了爆发的边缘,他抬起了美人老师的一条玉腿,让她以侧躺的姿势承受着自己的冲击,两团玉乳在抽插的影响之下,一上一下的跳动着,任辉忍不住分出了一只手大力揉弄著美腻的乳房,一只手抱着玉腿,操著那流着潺潺淫水的美屄。

剧烈又快速的抽插了几十下之后,李月欣全身颤抖著进入了高潮,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发出美妙的呻吟了,鲍鱼射出的淫水也减少了不少。任辉的鸡巴浇了不少淫水,已经面临喷发的边缘,他赶紧拔出了鸡巴,让美女老师李月欣面朝上躺平,双手剧烈套弄著鸡巴。

任辉的快感突破了极限,他感到尾椎一麻,一股剧烈的快感冲击着他的大脑,鸡巴剧烈的收缩著、喷射著,将浓浓的精液洒在了美人老师的玉乳之上。

射精完毕之后,任辉再也无法支撑,一阵困意顿时帘卷了他的意识,他勉强让自己不压在美人老师的身上,随后沉沉的睡去。

李月欣正瞇着眼睛享受着这个男人带给自己无法言喻的高潮,高潮过后,她怔怔的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这个带给自己无边欢乐的快感的男人,一双媚眼复杂的看着他的容颜,像是要将他铭刻在自己脑海里。

一声叹息。

晌午的阳光穿过窗户洒在了任辉沉睡的脸上,任辉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回想起那荒唐的一夜,回味着那激情的欢愉,下身再次勃了起来。他四周张望了下,没有看到美女老师李月欣的身影,却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了几行文字。

“我亲爱的好弟弟:当你看到这个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学校里了。校长已经同意了我的辞职申请,我这次要去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开始我的人生。这次我大概再也不能陪你到最后了,这个学校充满了我伤心的回忆,幸好还有你在。我知道你喜欢我,我无以为报,只能把自己最美好的一切留给你,让你记得,有一个你喜欢的女人,也喜欢你。

你的老师姐姐李月欣“

任辉怅然垂首,左手温柔的拿着那封信,右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床单。斯人已去,只有床上还残留着她的香味,和他们抵死过后的缠绵。

“果然最后还是什么都留不住么……”

N 年之后,居住在B 市,成为某个上市公司的老总的任辉,正在别墅的门口,准备开车带着自己的女儿,前往B 市最著名的幼儿园上学。此时的他已经成熟稳重,也结了婚,新娘很像李月欣,连任辉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娶她,大概是因为自己还忘不掉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女人吧。任辉怔怔的看着门口送他出门的妻子,默默摇了摇头,抱着女儿进了车。

自那一天之后,任辉就再也没有李月欣的信息,直到现在。而当初那个嚣张的杜东胜,听说自己作死爆出了老爹贪污的信息,牵累他的市长老爹落马。虽然市长动用了任职前发展起来的势力保住了自己不被抓进监狱,但是生活也愈加不好过,现在一家人正窝在最便宜的棚子里喝西北风呢。黄阿毛?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已经跑得不知道去哪里抱更粗的大腿了,人生还真是讽刺。

任辉从回忆中回到现实的时候,车已经到了幼儿园门口。门口的车流排起了长龙,车子无法开进去,任辉只好停在别处,抱着自己的女儿走进了幼儿园。

任辉将自己的女儿送进班级之后,觉得自己心情有点不太好,便站在楼梯口抽起了烟,全然不顾旁边的禁烟标志。

一阵“登登登”的高跟鞋声从楼上传来,任辉正在回忆当中,没有回头去看。突然一只纤手伸到他的面前,吓了他一跳,随后一声女声传进了他的耳朵:“不好意思,这里禁止吸烟。”

“嗯?”任辉不满的回过头去,却愣在了当地。面前的玉人居然就是这几年来遍寻不得的、自己的女神——李月欣。李月欣也愣在了原地,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生命中的那个男人。

时间并没有在李月欣的脸上留下痕迹,她依然还是像当初大学里那样美丽,只是多了几份成熟的魅力。任辉如痴如醉的看着面前的李月欣,她也看着任辉那深情的眼神,一时间两个人竟是相对无言。

任辉嘴上叼著的湮没有摘下来,烟灰掉在了李月欣那伸出的玉手之上,烫得李月欣痛呼了一声。任辉惊醒了过来,连忙拉过玉人受伤的手,紧张的对着烫伤的地方呼气。李月欣看着面前紧张的男人,不禁笑了出来。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