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贴心的妹妹

楼主: 巧克力麵包2017-12-24 09:00:00
很多朋友常关心我,都三十了,还没固定女朋友,难道不想结婚?若再磋跎,等到六十多岁退休时,才发现小孩还不满十岁,到时候还要再继续奋斗好几年,会非常辛苦。
我总是回答说:现在又不是农业时代,需要早结婚、早生小孩、早下田吗?
至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古训,大哥结婚两次,第一任妻子虽然没生,但第二任却生了两个儿子,因此对我已无“传宗接代”的压力。
而且我收入不丰,几年工作下来,再加上大哥的帮助,才勉强买间三十余坪的二手屋,不想被贷款压着,将房款一次缴清。
又重新装潢粉刷、添购家具,就差不多花光全部积蓄,故短时间内也不在意一定要购车。
想想,租个停车位,最少每月要3000元,又不常开,还不如搭出租车划算,吃饭最常在外面料理,偶而也买冷冻食品回来煮;上下班搭乘捷运很方便,生活虽不富裕,但也还过得去。
双亲在车祸中过世后,大哥全家赴美,只有我和小薇留在台湾。
小薇是三人中的老么,与我相差约三岁,自己租房子住。兄妹三人,她是从母性,因为自小就从阿姨家抱握来养。
这事大哥早有怀疑,阿姨结婚半年就生小孩,又交给爸爸养,最大的可能就是小薇是爸爸的种。
他猜想姨丈和妈应该都心知肚明,说不定也曾经吵过,妈和阿姨很亲近,也将小薇当亲生女儿养;当然大家都没明说。
我在确定购屋前曾找她看建筑结构及风水,也建议她买间房子保本。
她不屑的说:买房子?我的钱是买化妆品,买房子是老公的事!她的个性太过活泼,读大学时换男朋友就像翻书一样,因此多次被大哥严厉警告。
她也每次都说:放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一切都没事的。
天知道有没有事,两个多月前她突然来电,告诉我她怀孕,而且快生了!老天,这是未婚生子,电话中痛斥她一顿,再问清楚,原来男的是她公司老板,还是有妇之夫。
前几天她拨个电话,说已经生了个男孩,但遭男方家属强留下来,并拿出一笔钱约定双方了断,她说心情很不好,租约也将到期,想暂时搬到我这儿住一阵子。
我当然答应,也花了不少时间整理房间,小薇坐出租车跑了两趟,应该是把全部家当都带来了。
这是大半年来第一次看到她,可能是经历过怀孕生子,行色与以前大不相同,成熟妩媚很多;头发也剪短了,整个人清新俏丽,那段不愉快的过去好像已经丢开了。
我突然想起名模林志玲,小薇也有那股神色,但成熟些,只是个头矮了好几公分。
小薇是建筑系毕业,虽然没有考上建筑师执照,但还是很会用AutoCAD绘图。
她和我商量,将我房里的电脑移到另一个小房间,又添购一台A2喷墨打印机;因为她的关系还在,还能接到case,这样也能有收入。
她也主动做家事,包括买菜下厨,也会烧我喜欢吃的菜,有邻居打招呼,她还自称是未婚妻,她有她的见解:亲兄妹住在一起,若让有心人知道,可能还会引来胡乱猜测。
她不希望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怎么不会?以往我一个人在家,都是只穿内裤跑来跑去,现在还得穿上短裤。
她笑着说:没人能管你,这是你的家,你想怎样就怎样。
她的穿着很轻松,也很性感,喜欢穿小可爱背心,凸显她的丰胸;又不戴乳罩,顶着两个乳头,让我看得意乱情迷,不知道搭过多少次帐篷。
每天下班回家,一开门就能欣赏到她的修长玉腿,她似乎也不吝让我看。有她在身边,好处确实很多,家里也比以前干净,她不再像以前那么聒噪,经常待在小房间里弄电脑、绘图。
住家附近有百货小卖场,她也拉着我去逛,一路上手牵着手,就像情侣一样。
在商店中,她都是喊我的名字─浩明;不会冒然喊“哥”,遇到街坊邻居,或是在家里接到高中、大学同学的电话,她都不穿帮。
若朋友问起:刚才接电话的女生是谁?我也不得不回答:是我女朋友啦。
两人相处时日一久,真的很难只把她当妹妹看待;但我还是谨守传统礼教,不敢造次,而且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有个缺点,自小就是这样:早上起不了床,所以一个人过日子时,我从不忘设定闹钟,七点半铃响、起床,刷牙洗脸后就出门上班;途中购买早点,三明治加牛奶,经常一路走一路吃。
但小薇来了之后,情况大不相同,她几乎每天都会煮稀饭、蒸肉包,也坚持我吃过才能出门。
从此闹钟改设七点整,享用过她亲手做的早餐才上班,由于一起床就有得吃,我明白,她比我起得更早。
戒心松懈,导致某天晚上忘了设定闹钟响铃,早上起床时间到了,我依然在沉睡中,精明的小薇察觉到,立刻开房门喊我起床。
八月初的季节,天气很热,就算开了冷气睡,也是“衣衫单薄”,我只穿件子弹内裤,阴茎因充血而勃起,这个景象当然被小薇尽收眼底。
吃早餐时,小薇贴心说:“哥,你不用再设定闹铃了,反正我起得早,时间到了就喊你起床。”
先前几天,她是“喊”我起床,后来就“拍”我的腿,我觉得这种改变很好,可能小薇也有意,应该找机会刺探一下。
星期五早上,小薇照例进房“拍”我起床,虽然张开了眼,但我故意赖著。
小薇试了几次,可能也发现我是有意磨蹭,就轻拍我的命根子说:“哥,再不起来会迟到的。”
我当然依旧赖床,她隔着子弹内裤,用手握著勃起的阳具说:“好哥哥,今天怎么啦?有心事?”
我将腰部往上挺,享受几秒钟的快感,我看着她说:“好舒服…薇儿,妳是好妹妹,也像是好姐姐、好妻子,谢谢妳…”
小薇噗斥一笑,她快速的低头轻我一下说:“乖,起床了,晚上…薇儿会尽妻子的责任,让你很…舒服…”
很兴奋的等到下班、回家,也吃过晚餐,但“乱伦”这堵墙仍在,让两人都开不了口;用餐时也有点尴尬。
我总得主动挑起情绪,如浴后只穿内裤,光着身子就坐在客厅沙发椅上,大约十分钟后,小薇也坐了过来,带着一身清香。
俩人挨的很近,看看她,上身仍然是小背心,下身则是略微宽松的短裙,她应该一眼就能看到我的生理反应─小内裤搭帐篷了。
先压抑心底的情欲,试着找话说:“薇儿,来这儿快一个月了,还习惯吗?”
“当然习惯啦,住哥的家就好像住自己的家嘛。”
“那妳还分那么清楚?买菜钱,水电瓦斯费,哥还付得起呀。”
“不是啦,这个家以前是一个人,现在是两个人住,花费当然比以前多,我也有收入,分摊一点也是应该的,只要哥疼爱我…”
“薇儿,哥当然疼妳、爱妳,但哥没交过女朋友,不大会照顾女孩子。”
她像是找到语病:“哥真的没交过女朋友?不许生薇儿的气呦,那…如果哥想要,都怎么办?”
我将头左移,想偷偷靠近她,但动作笨拙,被她察觉。
小薇没说话,把头倚在我肩上,香气噗鼻,不禁让我伸手搂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哥…想要的时候,大多都是靠自己的双手解决,偶而也看报纸上的色情小广告,花点钱找大陆妹。”
原本是坐姿,她将双腿放到茶几上说:“哥好可怜,哥以后有需要,就不必再手淫,也不要乱找女人了,那不干净,薇儿在哥身边,会像女朋友也会像妻子一样的照顾哥,让薇儿陪哥,好吗?”
有这样贴心的妹妹,让我更搂紧她:“哥的好薇儿,好妹妹,哥兴奋了一整天,现在好想嗅嗅妳的发香、嗅嗅妳的乳香,还有妳的…”
见我吞吞吐吐没把话说完,她细声回说:“哥,没关系,屋里只有咱们两个,没人看得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必忌讳,薇儿希望和哥亲密些,薇儿在听呢。”
我再也忍不住,亲吻她的秀发说:“哥还想嗅嗅…薇儿的肉香…。”
“啊,薇儿听得懂发香、乳香,但肉香是?啊呀,哥是想闻薇儿两条美腿深处的阴唇肉香?嘻嘻,哥好坏呦。”将她转过身,以右手臂扶著,让她躺在我怀里。
两人对视片刻,小薇闭上双眸、嘟起小嘴,我立刻一口凑上!四唇才刚相接,小薇熟稔的用舌尖剥开我的嘴,然后香舌就在我嘴里乱窜。
没有任何枷锁,只有紧拥加上热吻,我一面狂吸她的口水,一面伸手进入小背心,用手掌揉搓她丰腴柔腻的乳房及挺俏的乳头。
小薇扭动着身子,右手勾着我的脖子狂吻,让两片舌头卷绕,口中香液则不断送出;两人一直吻到喘不过气才松口。
“哥,舒服吗?”
我捏着她的乳头说:“当然舒服,薇儿的口水好香好甜,如果舔阴唇,一定可以尝到薇儿香甜的屄水…”
“嗯,哥坏,还没舔人家的香乳,就想舔人家的小嫩屄…。现在薇儿就在哥的身边,哥要怎样和薇儿亲密?嗯…”
我感受到一股甜蜜的爱意,所以放心大胆直说:“哥…好想干…薇儿…的嫩屄…,可是…。”
小薇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说:“真的?薇儿好高兴,薇儿好希望被哥的…大鸡巴…干。薇儿要永远在哥身边,做哥的…小屄妹,大鸡巴哥哥还可是什么呢?”
“哥的意思是,哥没干过几个女人,经验不足,小薇又魔鬼身材,要是插到薇儿的小嫩屄里,鸡巴可能很快就会射出来…。”
“啊,别担心,屄妹会照顾哥。明天又不上班,屄妹可以整晚陪哥干,想干几次就干几次。嘻嘻,哥不许笑,薇儿以前常常干,经验是多一点,但从今天起,只有哥的鸡巴能肏薇儿的屄肉…”
“哥,薇儿会像小姐姐一样,慢慢的教哥肏屄,嘻嘻,绝对会把哥教成是肏屄大王,嗯~我们到哥房间里慢慢玩…。”
一切都听她的,脱光后倘在床上呈大字型等她。
客厅灯熄了,小薇进房,她已脱掉小背心及短裙,只穿着红色丁字裤,挺著一对晰白丰满的香乳;手上还带了些杂物,有冷开水、湿巾…
“哎呀,哥想用大鸡巴色诱薇儿…”
哇,鸡巴很漂亮嘛,龟头还是鲜红色的,早上还没见识到呢。哥,让薇儿吃吃鸡巴好不好?”
我当然希望她这样做,只是担心别的:“薇儿应该知道,哥早就想干薇儿,但鸡巴让薇儿舔,怕会很快射到妳嘴里。”
小薇上了床,双手放在我的腿上柔声说:“薇儿知道,先别想这个。哥,鸡巴硬了,若不射精,会很难受的。”
“薇儿是哥最贴心的小屄妹,也喜欢吃到哥的热精,想射就射到屄妹嘴里嘛,薇儿先帮哥退退火,然后聊聊天,说点最淫荡刺激的话,等鸡巴硬了,再来肏薇儿的小嫩屄…”
我没有说话,挺起臀部,让肉棒几乎顶到她的下额。
小薇低下头,嫣然一笑,以两片樱唇含着龟头,舌尖舔绕马眼…,然后慢慢将阳具齐根吞入。
在我不禁发出“啊─”声后,小薇开始移动头部,以小嘴上下套弄吸吮,时而全只吞入、时而半吐肉棒…。
当速度愈来愈快,我也因极度舒服喊著:“啊…好棒…薇儿…屄妹好…会…舔…鸡巴…好爽…。”她动头,我挺腰,两人配合没多久,大量阳精就从我肉棒中射出!一次、两次、三次…。
小薇吞咽著,嘴里承受全部热精,抬起头,“嘓─”的一声,竟然全入肚中,吞得一滴不剩,她先喝水“漱口”,然后再饮尽冷水,完全没“浪费”。
舔舔嘴唇说:“哥,你的精液都被薇儿给吞了,好多呦,也好烫,很好吃嘛,来,薇儿把哥的鸡巴清干净。”
她用溼巾擦拭肉棒,然后侧身躺在我身边,我将她拥著,再度四唇相接,那条滑柔的香舌,又再次在我嘴里乱钻…。
“哥,刚才薇儿吹得爽吗?不许骂呦,人家很久没舔鸡巴了,不知道哥…满不满意?”她当然知道我很满意,只是想撒撒娇。
“好舒服,薇儿吹箫的技术真的是一流,哥射了好多,都让薇儿吞下肚了。”
“嘻嘻,那是哥的精髓,薇儿当然喜欢吃,以后还要常常吃呢。”
真贴心,我不禁再亲亲她说:“以前就曾想过薇儿的妖娇,期望有天能尝到薇儿的美体,嗯…,好像能达成心愿呢。”
“嘻嘻,原来哥也想着薇儿呀,从现在起,薇儿就是哥的爱奴,哥可以随时干,可以随时享用薇儿的魔鬼身材…。”
这丫头突然又想起什么:“啊,对了,哥的电脑里有好多色情图片,恐怕有好几万张,还分门别类收存呢。”
“图太多,不分不行,这样也可以避免重复下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