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干的女婿

楼主: 隨便想的2017-12-01 09:05:00
(一)
“唷!王太太,你们家的阿丽可真是嫁了个好丈夫。办事认真,工作卖力,对你又孝顺……”
“对啊!对啊!哪像我的女婿,人长得丑还不打紧,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整天往赌场跑,真怕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被他当作筹码输掉啊。唉……如果他有强恕一半能干就好罗!”
“没有啦,你们过奖了。我那女婿也是有很多缺点的,不要把他说得那么好嘛……”
约莫下午两点十分,银枝与她的两位闺中密友来到这家名为“梦之城”的咖啡厅中,做一个月一次的例行性聚会。对她们这些各有家庭要照顾的妇女而言,这聚会十分重要,除了可以暂时放下家事不管轻松一下之外,还可以维系一段已经持续将近十几年的友情。
汤匙搅拌着眼前的曼特宁,银枝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两位友人,偷偷数着她们脸上的几条鱼尾纹,看着她们随着年纪增长而走样的身材,她不禁笑了笑。
“喂……银枝……你在笑什么?”雅萍开口问道。
“她笑你身材变形小腹隆起啦。笨!”素娥用手指戳了一下下雅萍笑着说道。
“你又知道罗?你又不是她。”雅萍不服气的答道。
“不信的话,你问她看看,看看我说得对不对。”素娥拿起汤匙指向银枝说道。
“素娥的话是真的吗?”雅萍问道,眼底露出半信半疑的目光。
吞下口中的咖啡,银枝点了点头。她突然感觉像有一架喷射机以极近的距离由耳边飞过,在雅萍张大嘴巴扯开嗓门,将反驳的语言一字接着一字丢过来的时候。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喔?拜托,如果不是整天为老公操心替儿子烦心,以至于没有时间好好保养身材的话,我又怎会变成今天这种体格?你再看看素娥的身材,不也因为必须收拾那每天剩下的菜尾,而日渐膨胀臃肿起来。”
说到激动处,雅萍手中的咖啡不由得溅了出来。
“喂,死麦牵拖鬼!你肥就肥,还敢讲这么多。”素娥一边擦拭雅萍身上的咖啡,一边说道。
“好啦,麦搁讲罗。我知道你们很辛苦,不像我没有家庭的负累,有许多时间可以保养自己的身材。原来,离婚还是有好处的……”银枝的话没有讲完,因为进入店内的一只恐龙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只恐龙看来约莫20岁出头,长相平庸,银枝会把她归类在史前生物的原因,是那拖累步伐的体重。
“你们有没看过拜拜用的大猪公身上背着三个泳圈出来逛街?”银枝说道。雅萍与素娥同时摇了摇头,眼中挂满了一个个的问号。
“那给你们机会看看。呐!就在门口那边。”银枝带着笑意说道。
“哈哈哈……”三个女人的笑声差点没掀开“梦之城”的天花板。在其他客人投以异样眼光之时,恐龙猪眼露凶光之际,店内才慢慢恢复平静。
“嘿……其实我们不肥嘛!一胖还有一胖胖,今天我总算见识到了。”雅萍对着素娥说道。
“我本来就不肥,谁像你?”
“你……你……你……气死我了!”
“哎哟!雅萍,你又中了素娥的计,她是故意惹你生气的。”银枝笑说。
“哈哈!没错,我们三人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可是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生气,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素娥说道。
“谁说我长不大?”雅萍把胸部挺了挺,往素娥面前一送,说道︰“至少我的胸部长得比你大。”
素娥用食指戳了戳雅萍的胸脯,说道︰“不错喔,还很有弹性。不过你再大也大不过银枝,人家的胸部可是整整大了你两个罩杯喔!”
揶揄热络了谈话的气氛,笑声升高了聊天的兴致,这三个女人所聊的话题愈来愈隐私,雅萍的抱怨把话题移转到“性”这一码子事上。
“唉……我家那个死鬼,最近都不跟我做那件事,说什么除非我能瘦个十公斤,否则他打死也不做。”
“这样还好吧!”素娥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我老公的那一根,看到我就垂头丧气。可是在外面又变得生龙活虎。”
“真是去他的蛋,竟然嫌我胸部小,他也不想想自己的老二有多长。”
“看来你们的性生活都很不美满喔!”银枝说道。
“说我们不美满,那你呢?离婚十几年,想做的时候怎么办?”素娥问道。
“对啊,对啊!你可别说这些年来,你都靠‘自摸’解决ㄋㄟ。”雅萍补上了一句。
“我当然是靠自己罗。手不够用的话,我还有一根电动按摩棒咧!”银枝说道。
“你看,我们的银枝又在骗人了。”
“拜托你好不好,要说谎也先改掉耸肩的习惯。”雅萍和素娥一人一句地说道。
谎话被拆穿后,银枝的脸红了一下。她又另外点了一杯拿铁,说道︰“好,看在我们是姊妹淘的份上,我告诉你们真相。不过,在听我的故事之前,你们先保证,不会把听到的内容说出去。”
“说就说,还定规矩咧!”雅萍说道。
“对啊,究竟是什么事?很少看见你如此慎重的样子。”素娥问道。
“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不说。”银枝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盯着面前的两个人。
坚定的目光逼使雅萍与素娥将头点了几下。
“好,我说。不过,在说这个故事以前,必须先让你们知道男主角是谁。”
“是谁?”
“强恕!”
“强恕?”
“强恕!”
“没错,就是你们口中的好女婿,我心中完美的好情人,能干的强恕……”
(二)
“你们也知道,强恕是个善解人义体贴入微的好男人,对于我女儿的要求几乎从不违逆。他不介意我去打扰他们的甜蜜生活,因此在拗不过女儿的邀请下,我便到他们的新窝住几天。”
“一开始倒也相安无事,不过在第四天的时候,事情有了变化。”喝了一口服务生刚端过来的拿铁,银枝继续说道︰“那一天的傍晚,我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就在我切著萝卜的时候,忽然感到腰际一紧,原来不知何时,我的腰已被一双强壮的手臂抱住了。那个人抱住我也就算了,一只手竟还在我的屁股上摸来摸去。我慌张的转过头,谁知被我误认成色狼的那人竟然是--强恕。”
“他似乎也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妈,对不起,我把你当成珊珊了。’”
“也难怪他会把你当成珊珊,毕竟你们母女俩长得太像了,尤其是背影,简直是一模一样。”素娥说道。
“喂,你很烦耶。听故事就听故事,不要插嘴好不好?”给了素娥一个卫生眼,雅萍说道︰“不要理她,你继续说。”
“在我们对望之时,两人间的尴尬似乎让时间的转轮停了下来。这个时候,下楼买酱油的珊珊回来了。看见我们的模样,她说道︰‘强恕,你惹妈生气了ㄏㄛ?’我连忙说道︰‘没有啦,强恕只是问我在这里住得习不习惯而已。’不知何故,当时的我,没有向珊珊说出事实的勇气。如今回想起来,若当初我说出真相的话,只怕后来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再说,珊珊拉住我的手,转头向强恕说道︰‘你还不去洗澡准备吃晚餐!妈,我们别理他,做饭罗。’”“老实说,当天被强恕那么一抱,我多年来逐渐消失的性欲也慢慢涌回体内。他那结实的胸膛,会让女人产生依恋的渴望。”
说到这里,素娥与银枝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银枝的话。
“而那天晚上,就在我准备就寝的时候,我听到一股极细微的声音由隔壁房传来,隐约可听见几个字断断续续的飘入耳中︰‘喔……强恕……喔……你太棒了……’我一听就知道那是珊珊的声音,不消说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好事。”
“听着听着,我忍不住打开睡袍用手搓揉自己的乳房,用手指挑弄自己的下体。恍恍惚惚之间,本在神游太虚的我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因为在快达到高潮的时候,我清楚听见自己的嘴巴吐出这样几个字︰‘强恕……喔……强恕……抱我……抱紧我……’”说到这里,素娥和雅萍不由得张大了嘴,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难道你爱上了强恕?他可是珊珊的老公你的女婿耶!”素娥失声问道。
银枝说道︰“我也知道这样不对,可是,男女之间的事本来就难说。有句俗语︰‘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而我看强恕何止有趣,还对他有了浓厚的‘性’趣。”
沉吟了一会儿,银枝吐了口气继续说道︰“接下来几天,我过得很难受。看着他们小俩口恩爱的模样,我竟然有一种吃醋的感觉。然而,母亲岂能横刀夺女儿之爱,为了不让自己难过,让女儿发现我对他老公的情愫,我决定搬回自己的公寓。”
“你们应该还记得我是那种铁齿的女人吧!人定胜天是我笃信的座右铭。然而,在搬回公寓后不久,我才知道人胜不了天,该发生的事总是会发生的。也许我和强恕果然有一段前世未尽的‘缘’,而今生注定要将它完成吧。”
“搬回去不久后的某个夜晚,强恕浑身酒味的跑来我家。看他如此失常,我想他必定与珊珊发生了不愉快。我猜得没错,强恕与珊珊发生了口角,原因是珊珊想要去工作。工作还不打紧,问题就在于珊珊要去上班的地方是她前任男友的公司啊。”
雅萍忍不住问道︰“强恕的忌妒心有这么强吗?”
银枝答道︰“这也不能怪强恕,毕竟珊珊本来要嫁的人不是他。若不是那前男友太过花心,只怕现在叫我岳母的人就不是强恕了。”
素娥此时也开口追问道︰“先别说这个,说重点好嘛?你说现在的性伴侣是强恕,那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是不是他藉著酒意勾搭你啊?”
银枝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不!主动的人不是醉酒的强恕,而是意识十分清醒的我。”
点燃由雅萍那里拿来的一根雪茄,抽了口之后,她将故事继续说下去︰“我当然不能放任女儿的婚姻状况出问题!我向强恕保证会去打消珊珊上班的念头,也不停劝他别想太多。聊著聊著,不胜酒力的强恕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他年轻的脸庞,我不禁举起手抚摸那令我朝思暮想的胸膛。最后,再也抵挡不住心中对他的渴望的我,脱去全身的衣服,把赤裸的躯体往他的身子贴了上去……”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用明讲了吧?”
在故事说完的时候,天际突然传来一阵雷响,然而这雷声并未吓到咖啡店内的这三个女人,因为她们正各自忙着理清纷乱的思绪。
“你们会不会认为我很淫贱啊?竟然和珊珊分享同一个老公。”银枝打破沉默问道。
雅萍以慢动作摇了摇头,说︰“不会啊,正如你所说,感情一事无人可以控制。你爱上了谁或想和谁在一起,身为旁人的我们又怎有立场说些什么呢?”
素娥也说道︰“我同意雅萍的说法。身为你的好朋友,我不但不觉得你有不对之处,而且还有些羡慕你。”
银枝歪著头不解的说道︰“羡慕?这话从何说起?”
素娥答道︰“之前我和雅萍不是说过我们有性生活方面的问题吗?反过来看看你,拥有像强恕这样一个心灵与肉体上的好伴侣,这叫我怎能不羡慕呢?没想到,离过婚的你反而成为三人之中最幸福的一个。”
天空泄上了一层告别的颜色,一转眼时间已到黄昏。看着那颗缓缓西沉的夕阳,聚会也到了散场的时刻。
“我该走了,得来去接儿子放学才行。”雅萍说道。
“对啊!我也要走了,我老公今天难得要回家吃顿晚饭,得回去好好准备才行。”素娥拿出皮包,准备起身离开。
“我们是不是好姊妹?”
素娥和雅萍被银枝这突来的一问弄得莫名其妙,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
“既然是好姊妹,那我该不该把好东西与你们分享?该不该想办法让你们的性生活变得美满?”
“你的意思是……”
“难道说你要强恕和我们……”
“没错,只要你们同意,我保证会说服强恕来解决你们性方面的需要。”银枝已极为坚定的语气说道。
“这……不好吧!”雅萍说道。
“对啊,难道你要我们搞外遇吗?”素娥补上这么一句话。
“我知道突然要你们做决定,有点强人所难。”
“这样吧,我给你们几天的时间考虑,想通之后,随时拨电话给我。”
“你不介意吗?”雅萍问道。
“介意什么?别忘了,我们是好姊妹!”
月娘再次降临到世上,用黑色的披风覆蓋整个大地。
站在浴室内镜子前的雅萍,看着自己的裸体。她轻轻抚摸著自己C罩杯的乳房,露出满意的微笑。虽然两个奶子已有些下垂,但整体而言,对男人还是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手指在肉缝上游移,她喃喃说道︰“既然老公不懂欣赏我的美,我又何妨让其他男人欣赏呢?”
任由莲澎头流出的水柱冲击著自己的肉穴,在雾气弥漫的浴室内,雅萍,在镜子中看见强恕的倒影。
在素娥这边,她刚刚与老公办完事。回想刚刚老公那欲振乏力的模样,她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愈做愈寂寞,教如狼似虎的她情何以堪。想起银枝白天那幸福的微笑,她拿起了话筒,心里想着︰‘老公啊老公,不要怪我。今天可是你逼我上别人的床,做一只快乐的母老虎啊……’
回到女儿家做完调人的银枝,被接连的两通电话所吵醒。
“你们决定好了吗?”
“好,接下来的事包在我身上,等我的好消息吧。”
珊珊的呻吟声由隔壁房传了过来,银枝笑道︰“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这么快就合好了。”
“不过,珊珊也真是的,叫得这么大声,一点都不怕羞。”
月光洒入屋内,两座白色的山峰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美丽。这个夜有些不平静,你注意听的话,可以听见这样三个字︰“喔……强恕……”
(三)
麻雀“吱吱喳喳”的叫着,闹钟“叮叮当当”的响着,银枝翻了个身按下闹钟的开关,伸了个懒腰,随即起身下床。深呼吸一口之后,脑中的细胞也随之清醒,随手披了件外衣,她慢步走出卧室。
“妈,早餐我买回来了,就放在客厅的茶上,你自己去拿吧。”珊珊站在门口,弯著腰穿着鞋子,“对了,等一下帮我叫强恕起床。记得提醒他中午要到新光三越接我唷。”说完这句话,珊珊踩着轻快的脚步出门了。
看着女儿的背影在大门口消失,银枝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抹微笑。看了看时钟,时间不过九点,这表示她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做任何想要做的事。喝着豆浆,银枝想起昨晚的好友交代的事。其实她早就知道雅萍与素娥必定会接受她的提议,因为昨天在向她们讲述故事时,她就不经意的发现到对面桌下的四条腿,正随着故事的情节而愈夹愈紧。“只要是人都会有性的需求……”想到这里,她脱下了那一件连身的黑色蕾丝睡衣,踩着如同珊珊一般的脚步,进入了珊珊的卧室之内。
掀开盖在强恕身上的棉被,银枝在他的身边躺了下来。食指翻过了背,轻轻地在强恕的乳头上来回划著︰“起床了,强恕。起床罗……”喊了好几声,强恕没有回应,继续打呼著。银枝重拍了强恕的肩膀一下,轻巧地将身子移到强恕的下半身。脱下那件蓝色的子弹内裤,只见那又硬又长的鸡巴顺势弹了出来。就在银枝的手握住这根热腾腾的肉棒之时,套弄几十回之后,我们的这个女婿终于醒了过来。
“妈,早啊!”强恕道,看着岳母正在做的动作,他的表情显得十分满意,“才一个星期没做,妈,你就受不了了吗?”强恕开玩笑的说道。银枝并没有回答,试想想,嘴里含着东西又怎能回答问题呢?过了几分钟,强恕又开口说道︰“妈,够了!你再弄下去,可是会弄到满嘴豆浆喔!”
“你这没良心的,只顾著陪珊珊,都忘了我的存在罗!”说话归说话,该做的是还是要做,银枝微微抬高臀部,用手指分开两片阴唇,对准强恕的老二坐了下去。女人总是体贴,总是会为心爱的人着想。“男下女上”是银枝为投强恕所好,为了不让他操劳过度而决定采用的姿势。
银枝那E罩杯的大奶子在半空中晃呀晃,腰肢在强恕的大腿上摆啊摆,臀部也时而逆时针时而顺时针的扭啊扭。虽然没有太多的前戏,然而由于她思念强恕过度的心使然,她的淫水有如水坝决堤般流到强恕的大腿上,进而在床单上造出大小不一许许多多的小湖泊。
“喔……喔……强恕……喔……我好……爱你……啊……”像是深怕快乐会在一瞬间跑掉,银枝的阴道壁紧紧锁住体内那根凶猛的肉棒。可是绚烂终究要回归平淡,在银枝大叫“啊……我不行了……啊啊啊……”的时候,强恕的鸡巴也抖动得厉害异常,他喊道︰“妈,我也不行了。啊……要……射啦……”
欢乐虽要追寻,但有时仍须对后果做评估,银枝可不想怀有强恕的孩子,因此虽然不舍,也只得让强恕的老二撤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