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摄影师

楼主: 今天不吃飯2017-11-10 09:11:00
正值炎热的夏季某一天,我跟明伟说,我生日快到了,并要他送我一个生日礼物,但明伟不知要送什么。我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身材不错且长得颇有气质,可是从来没有记录下来,以后要是了生小孩,可能全部走样,所以想趁现在留下美好的记录。于是就跟明伟说我想要拍一组艺术照,明伟觉得这个点子不错,所以我们就出门去找专门拍艺术照的店了。
比较了几家,终于找到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店。老板是一位专业的摄影师,瘦高的身材并透著艺术气息,看起来蛮专业的。于是我们和摄影师讨论了一些构想后,一行三人就来到了地下摄影室。
因为现场只有我们和摄影师,所以拍起来格外轻松,拍了一会儿,摄影师说我的条件不错,又是夏天,应该可以拍得清凉一些,这样才能真正留下完美的身材。
我跟明伟讨论一下,明伟说︰“好吧!”反正有他在场没关系。于是我在摄影师的指导下,慢慢地解开衬衫的釦子,微微露出半边酥胸,又缓缓撩起裙䙓露出迷人的大腿,甚至连半透明的丁字裤都若隐若现,而摄影师的镜头也“卡擦、卡擦”地捕捉我的迷人体态。
过了不久,我已经脱下上衣,露出了黑色的迷人胸罩。由于是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脱衣服,我觉得很害羞又有点不安,但是摄影师很亲切又很专业,让我放心了不少,不过我还是感觉全身都有点发烫的感觉。
又拍了一会儿,摄影师示意我把裙子脱下,我看了明伟一眼,明伟也有点兴奋地点点头,于是我就缓缓地脱下裙子,露出性感的半透明黑色丁字裤,我发现摄影师似乎吞了吞口水。
由于我是第一次穿这么少暴露在两个男人之间,真是有点害臊,可是内心却有点刺激和不安的感觉,这是我结婚以后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闪光灯闪了几下,摄影师又说既然来拍了,不如拍一些可以永久纪念的裸体艺术照,让生命留下一些精采,所以请我放开一些。
我问了明伟,他说既然是送我的生日礼物,就由我自己决定。明伟说结婚以来,从来没仔细地看过我的裸体,所以也很想看看拍出来的成果。
由于有陌生人的在场,我也觉得很刺激;而且既然要留下完美的记录,何不拍得彻底一点,以后也许没有这种机会了;而且摄影师看起来还满正派的,这又没有多余的人,于是我慢慢的把内衣脱下,34C的乳房就弹了出来。
虽然结婚好几年了,但是我的美乳还是没有什么变形,虽然乳头的颜色有点深,但是这种颜色更能透出我这种成熟美妇的娇艳,当34C的乳房弹跳出来之际,我霎时羞红了脸,也不太敢擡头看照相机。
摄影师这时呆了一下,就一直猛按快门,我的表情看起来也很诧异。此时的我,由于暴露在外人面前,体内已产生了异样的变化,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正冲击着我,心跳加快、全身发热,使我产生前所未有的感觉。
摄影师赞叹之余,示意我把身上最后一件内裤也慢慢脱下。天哪!我岂不是全裸了?在两个男人面前全裸是我从来没有过的行为。
我想我大概已经有点兴奋了,加上摄影师的游说及赞美,所以我就缓缓地脱下了内裤,全身已经裸露在他们面前。整齐的阴毛也露了出来,这使明伟脸上的表情更为惊讶,可是明伟愈是惊讶,我似乎愈是迷网在这氛中,原来这是另一个的我……
此刻的我已经感觉小穴中已有一丝淫液流了出来,脑部因受到很大的刺激,所以有点神魂颠倒,在摄影师的指导之下,我的动作愈来愈大胆,行为已有点失控了。摆了很多姿势之后,摄影师故意问我是不是处女,并称赞我的体态像处女一样纯洁可爱,这番挑逗的话语让我心中像吃了吗啡一样性奋,身体也更加亢奋起来。
此时摄影师告诉我说︰“美人,乳头要挺一点,拍出来才会好看喔!”并叫我自己捏捏自己的乳头,看能不能让乳头挺一点。我于是害羞地照着摄影师的话做,不过这画面真是令人血脉贲张,因为我搓揉自己乳房的画面,像极了日本A片中的情节,我发现连明伟的裤裆也迅速膨胀起来。
忽然摄影师停止了拍摄,说咪咪拍出的效果不好,于是他到楼上拿了一个黄色的小模型杯,接着从小杯中拿出一根小冰棍,走到了我身边,口中还是不断赞美我的身材,说因为乳头不够挺怕画面不够美,所以他征求我的同意,要用冰棍刺激一下乳头,由于我很信任他的专业,也没听清楚摄影师的话就点点头。
只见摄影师拿着那小冰棍就往我的乳头上磨蹭绕圈,我颤抖了一下,并发出“嗯~~”的一声呻吟,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刺激的经验!不过我的表情应该是很舒服的样子,乳头也迅速地挺立起来,连乳晕上的小蕾也清晰可见。嗯!还是摄影师有经验,不然可能要明伟的舌头才有办法了……
摄影师这时还贴在我的耳边,喃喃地不知说些什么,手中的冰棍也轻柔地刺激我的乳头,此时我似乎不自主地微微地张开双腿,顺着细缝看去,熟悉的爱液也潺潺的顺着阴唇流下。
这时摄影师将冰棍交到我的手上,并引导我将拿冰棍的手放到阴唇上滑动,才起身回到照相机旁继续拍摄。不过明伟在旁边却看得欲火焚身,快受不了了的样子,因为明伟和我认识了这么多年,从来没看过如此火辣的场景,这是另一个我,跟明伟认识的我有天壤之别。
正当我性奋之余,一幅极具香艳的画面出现在明伟的面前,我将冰棍在自己的小穴口滑动,有时还轻轻的塞进穴中,而且我的脸上出现红潮了。我知道我在极度性奋之中,虽然我强忍着不发出声音,但他们还是可以隐约听到一些急促的呼吸声。
此时的我感觉阴道比刚才更湿了,全身发烫,一种莫名的快感和刺激持续地冲击着我,虽然没有人真正触摸到我的身体,但内心的欲望已使我无法自己了,我甚至不想这么快结束摄影,淫欲已渐渐地淹没了我的理智。
这时摄影师拉开幕帘,后方出现一张古典的欧式大床,并请我移动到床上继续拍摄,明伟不放心地问我:“可以了吧?”我瞇著双眼对明伟说︰“再拍一下就好了。”
明伟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裸体看,裤裆里却不断地抖动,我想他待会回家一定会和我云雨一番。这时我自信地对明伟说:“等照片拍好后,你会看到美美的我喔!”
古典大床上铺了粉白色的床单,摄影师并撒上一些玫瑰花瓣,我叫明伟后退一点,不要挡住摄影师拍摄,明伟后退了好几步。
这时明伟大概想降降火气了,免得待会太冲动跑到床上和我大搞起来,这样就难看了。果然明伟说道︰“我到楼上抽根菸,顺便找便利商店买几瓶饮料。”我也迷漾的点点头。
明伟上楼之后,摄影师叫我躺在床上并把双腿打开,我慢慢的照做,想不到我竟会做出这么大胆的动作,原来我已经在这种气氛下而不能自制了。我闭着眼睛,慢慢地打开双腿,用左手摸著阴唇,右手摸著乳房,我现在已经是个发情的动物,淫欲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我似乎要享受这种快感,我自动拨开大阴唇,让摄影师可以清楚地捕捉我的私处内部。
过了一会,我又拨开小阴唇并高举双腿,这是很羞耻的姿势,可是在摄影师的赞美下,我不由自主地照着摄影师的口令动作,此时我只想留下美丽的照片。
这时,摄影师忽然打开旁边的古典衣橱,里面有各式极尽挑逗的情趣内衣,并怂恿我穿上这些内衣拍摄,于是我挑了件紫色蕾丝的束腰马甲,马甲穿在乳房下面,将我的美乳托得更高耸也更迷人;马甲下缘有四条蕾丝吊带,夹在淡紫色的丝袜上,让我看起来像是极度淫荡的贵妇。在镜头下,我更大胆地摆出各种挑逗和淫荡的姿势,只为了留下最性感的一面。
我轻抚著自己的乳房,并且阴户大开的让人拍照,我的表情看起来真的很淫荡。阴道已经湿透了,里面好像极度的酥麻,大小阴唇也因兴奋而充血肿大,看来,我真的很想要一些东西来填满小穴了。
摄影师这时拿出一个小瓶子,告诉我说这是一种新产品,如果喷在皮肤上,会像穿上丝袜一样让皮肤光华美丽,拍摄起来也会更好看。我在杂志上看过这种产品,不过却没有使用过,没想到摄影师居然有这种产品,不过为了画面好看,我马上点头同意。
于是我接过瓶子开始涂抹起来,“涂得不是很均匀,有些地方没涂到。”摄影师一边审视一边说,然后从我手上接过罐子,倒一点在手上,我没注意到摄影师的动作,摄影师一低身便将油抹在我的大腿内侧。
我娇羞地说︰“哪里?”当摄影师开始抹的时候,我才接话,但这样半询问的语气,好像正好同意摄影师的动作,想阻止也来不及,这样一来也只好默许摄影师的动作。
摄影师几乎是将我的双腿重新抹一次油,摄影师细致的大手,顺着我的大腿一直往下抹到小腿。摄影师的动作很缓慢,与其说是抹油,感觉起来更像是在抚摸,在我满是油的腿上来回地抚摸,一阵阵舒滑的感觉,让我原本就敏感的身体轻微地颤抖。
半跪在地上的摄影师,脸正好面对着我的三角地带,我可以感觉到摄影师呼吸的热气,刚好喷在敏感的小穴口上,引起阵阵酥麻,我隐隐觉得这样下去好像不大好……
“来!举起来。”摄影师抹得兴起,将我的一只脚擡起来,放在大床的边缘上。我此时有点重心不稳,一只手很自然地搭在摄影师瘦削的肩膀上,摄影师没有说话,将我的高跟鞋脱下,从脚趾头到脚底,沿着脚踝均匀地上油,这让我觉得十分舒服,加上偶尔带点按摩的指压,我感到全身逐渐的放松。接着摄影师很快的将高跟鞋帮我套上,这是第一次有人帮我穿高跟鞋,这样的殷勤让我有点飘飘然,但穿好后摄影师仍然把我的脚架在大床边缘。
摄影师又倒一些油到手心,并开始替另一只脚上油,从小腿往上后轻抚过膝盖慢慢往上移动,这给我一种很刺激的感觉。因为我一条腿弯曲撑在大床边缘,大腿是分开的,下半身的门户完全大开,而且,这样的姿势,让自己的私处裂缝微微地张开,再加上抹油的舒服刺激,私处裂缝本能地一张一吸,似乎在期待些什么,我心里明白这样子持续充血,会让自己过度兴奋。
我有点想克制自己开始燃起的感觉,但摄影师一边抚摸,一边按摩,一边搓揉,一边接近我的重要部位。摄影师的手一直来到我的三角地带后,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沿着耻骨边缘,用手指画出一道界线,这个动作也让我紧绷的心情松懈下来,毕竟摄影师还满克制的,不会逾越界线,这个动作也真正让我开始放心地享受摄影师的服务。
这时摄影师请我站起来,让他看看前后涂抹得是否均匀,“嗯,大腿还差一点。”摄影影师说完又倒了一些“丝袜油”在手上。
但是因为我撑住地上的脚底刚才被抹满油,脚底板和高跟鞋面因为油的润滑让我有点站不住,我只好两手都搭在摄影师肩膀上;同样地,摄影师涂抹的手也一直到大腿根部才停止,只是摄影师这次在我的大腿尽头停留得比较久,沿着大阴唇边缘不断地来回按摩。这样的动作,因为很接近重要部位,一种随时都有被侵袭的可能让我感到更刺激,但我还是冒险地让摄影师继续他的动作。
还好,摄影师还是谨守住界线,但摄影师这样子的守住界线,反而让我因为相信,反而丧失警觉性。“好了吗?这下被你赚到了。”我打趣地亏摄影师,因为相信摄影师不会乱来,所以言谈间就没有拘束,很自然的和摄影师打屁起来。
“好了!”摄影师这时站了起来,要将瓶子收起来,但不巧被我绊了一下,洒了一些到我的身上。
“好吧,我看这下子要全身都抹才会均匀了。”摄影师笑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