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天真妹妹

楼主: atb987tp2017-11-07 17:18:00
我目前就读某私立大学,父母亲长年在外地工作,只有特定假日才有空回来,所以家里只剩我和妹妹晓雪俩人互相照应。

  但是在小时候一场意外事故后,妹妹眼睛就再也看不见。

  因为看不见的关系,晓雪也没去学校上过学,认识一些新朋友。

  所以妹妹从小到大很依赖我,而我也总是很乐意陪她玩耍,讲些学校发生的趣事逗她开心,所以兄妹俩的感情是非常要好。

  酷热的天气,今天刚好下午没课,我就提早赶回来陪晓雪,回到家我看晓雪没在客厅,应该吃过中餐在房里休息吧?我决定不吵醒她,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从背包里拿出路上刚买的情色杂志,就在沙发上看起杂志,看到书中男女肉体缠绵尽情纵欲的画面,全身不禁发热起来,下体开也始渐渐起了反应,我拉下了裤子一手握著老二开始自慰起来。

  下体的感觉越发强烈,嘴里不自觉发出:“哦…哦…”

  浪荡的声音。

  正当我沉浸于手淫中的时候,突然间晓雪的房门打开了,原来是晓雪起床了,正往客厅的方向一步一步摸索走来,我来不及穿上裤子就急忙起身。

  晓雪出声:“哥!是你回来了吗?”

  我惶恐回答:“是阿,刚到家一会儿。”

  晓雪:“哥!刚才客厅里,好像传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我装傻的说:“有吗?我一直在这没听到什么怪声阿!”

  晓雪:“可能真是我听了错吧!”

  我松了口气好险晓雪没追问下去,这时我回过神来,惊觉自己赤裸的下半身站在妹妹面前,但是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晓雪的眼睛根本看不见,况且爸妈也不在家,根本无所谓。

  就在晓雪正要往沙发上走来时,被地上的背包给拌倒了,我立刻冲上前去想护住晓雪,却一个重心不稳跌躺在地上,幸好有我垫底晓雪才没受到任何伤害。

  我问:“晓雪妳没事吧?”

  晓雪:“哥!谢谢你,我没事。”

  我放心的说:“那就好。”

  这时晓雪发出讶异声:“哥!这是什么?好像有硬邦邦的东西顶在我的下面。”

  我往下一看原来是我的“小弟弟”从刚才就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欲火还未能平息下来。

  我急忙想要起身离开时,妹妹的手已悄悄然握住我雄伟的肉棒,瞬间理智完全溃堤,心中的欲火猛烈地燃烧起来。

  我露出淫邪的眼光,盯着晓雪瓜子般细致脸蛋,乌黑的长发向后扎成马尾。

  再往下看,晓雪今天穿着一件白色透明的丝质衬衫,乳罩的轮廓颜色隐约能看出来,细小的乳罩快要不能包容她那隆起的双峰,配上深蓝色的短裙,令人充满了无限遐想。我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注视,没想到妹妹已经是个婀娜多姿的绝色美女,不得不惊讶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晓雪纤细的小手在我的肉棒上摸索著,这样的接触让我全身颤抖起来,肉棒更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再无法满足于自慰,脑子里只想占有妹妹的冲动。

  忽然间我惊觉,对涉世未深的妹妹来说,对性爱正处于蒙懂的阶段。

  加上一直待在家里,男女间的情事一定不懂,刹时一个邪恶念头油然而生。

  我发出一声惨叫:“哎呀…好难受…好痛阿!痛死我啦…………”

  晓雪担心问著:“哥!怎么了?那里受伤了吗?要不紧?”

  我哄骗说:“刚才倒下时,哥的“宝贝”不小心被撞到,正是晓雪手中握著的棒状物,现在正异常肿胀发热!”

  晓雪一脸疑惑的样子,不明白我说的“宝贝”是指什么,当然不懂得男女构造上有何差异。

  我继续装出哀鸣的声音:“哎呀……………好…难过……………”

  晓雪也没多想什么,不安的说著:“对不起,都是为了保护晓雪才害哥受伤。

  晓雪该怎么做,才能帮哥减轻疼痛呢?”

  看着天真善良的晓雪,丝毫没有怀疑我有任何地意图,反倒一脸内疚模样,我心里不禁偷笑着,看来晓雪已逃不出我的魔掌了。

  我鼓起勇气提出:“是有个解决的方法,但是不晓得晓雪妳肯不肯?”

  晓雪立即回答:“只要能让哥好起来,不论要我做什么事,我…我…都愿意试试看……”

  我完全没料到晓雪会讲这句话,所以有点讶异,只让人觉得妹妹是如此的温婉柔和、贴心可人。

  我接着说:“那么晓雪肯赤裸的身体,用柔软温热的胸部,帮哥按摩搓揉肿胀的地方吗?或许就能减轻哥的痛苦!”

  只见晓雪身子微微颤抖,双手缓缓解开上衣钮釦褪下了衬衫,一件纯白色的无肩带乳罩完全暴露在外,我贪婪地盯着妹妹美丽白皙的胴体,感到全身散发著无尽的青春气息。

  胸前饱满的水蜜桃,随着呼吸上下有规律的跳动着,真是好美啊!晓雪接着反手把胸罩的扣子打开,胸前两团丰盈的肉球一下弹跳出来,在我眼前暴露无遗毫无遮掩的晃动着,看的我面红耳刺猛吞口水,下体也开始跳动的厉害。

  毕竟这是懂事以来第一次,在自己哥哥面前赤身裸体,晓雪有些害羞似的,想用手遮住胸部,但被我制止了。

  我细心欣赏著,晓雪的乳晕呈浅红色,亮着两粒玫瑰色奶头,看上去十分精致诱人,底下的肉棒已经蠢蠢欲动。

  为了方便晓雪乳交,我起身坐在沙发上,晓雪则跪立在我双腿之间,双手将那对巨乳捧起来。

  我继续引导晓雪把肉棒夹在乳沟里面,晓雪乖乖照作了,肉棒在乳沟中上下移动,只希望我能尽快好起来。

  我感受到晓雪的乳房不单是大,而且坚挻又富弹性,随时间一分一秒经过,乳房不断地来回冲刺摩擦,晓雪的脸颊慢慢泛红,喘息声变的急促。

  晓雪的确没有性爱的经验,但女性的本能正刺激著晓雪敏感的神经,使她的身体产生了微妙变化。

  晓雪关切问著:“哥!你好些了吗?还像刚刚那么痛吗?”

  我回答:“嗯!舒服些了,多亏晓雪肯帮哥按摩,才稍稍减轻痛楚。”

  看着晓雪性感的火辣红唇,我进一步要求,希望将肉棒放进她温热的嘴里,含住吸吮舔弄一番,好迅速消除肿胀。

  晓雪因为内为疚的关系,丝毫不敢拒绝,将小嘴凑过来缓缓张开,当舌头碰到龟头顶端时,一阵触电的感觉袭遍全身,肉棒上的青筋暴跳的更厉害。

  晓雪慢慢地把充血的龟头,含进嘴里紧紧地包住,肉棒在嘴里更加舒畅了,晓雪用嘴上下含送著,完全不嫌腥味。

  “滋…滋…”从晓雪的口中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

  口腔里湿湿热热,舌尖上下不停的翻弄著龟头。

  虽然晓雪的牙齿偶尔会碰到我的肉棒,但轻微的摩擦反而更有快感,肉棒变得更加粗壮发烫。

  我叫道:“嗯…对…对…就是这样…哦…好…好舒服…啊啊…就…是这样…晓雪妳做的很好…”

  肉棒在晓雪丰满的乳房及溼热的小嘴,双重夹攻下,快感一浪接过一浪冲击著下体,像要火山爆发似。

  终于忍不住地,我猛然大喊:“哦…要…要…射了…啊……………………”

  不一会儿,只觉的全身一阵酥麻,一股白浊的精液从从身体深处喷发而出,全数灌入晓雪的嘴中,晓雪被射出的精液呛到,把头往后仰吐出了肉棒,咳嗽了起来。

  晓雪一脸茫然的样子,非常讶异说著:“哥的“宝贝”为什么会射出液体来?还有怪怪的味道!”

  只见精液从晓雪的嘴角慢慢的滴下,此时整个人更情欲高涨起来,虽然肉棒才刚发泄完,却几乎没有软化的迹象,仍是威猛挺举著。

  在情欲刺激下,色欲薰心的我已无法自拔,也不想做任何解释,瞬间拉住晓雪的手,一把拉到沙发躺下并紧压着她。

  晓雪被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到挣扎动起来。

  晓雪吓得不知所措:“哥!你…要做什么?不要这样啦!”

  我以威胁的口气:“晓雪妳爱哥哥吗?那就静静地躺下来!哥现在全身火热发烫,只有用晓雪的身体,才能帮哥完全消除体内的欲火。

  晓雪如果不肯乖乖听话配合,以后哥再也不能照顾晓雪、爱护晓雪!”

  晓雪听完我说的话后慢慢静下来,不再挣扎乱动。

  晓雪不安说著:“哥!晓雪也爱你,你不要不理晓雪,晓雪一个人会孤单寂寞。”

  我开口说:“那么晓雪肯用身体帮哥退火囉?”

  晓雪微微颤抖:“如果能彻底帮哥治好身体,晓雪愿意听哥的话乖乖配合。”

  此刻我心中窃窃欢喜,妹妹已经一步步踏入我设下的陷阱,再也无路可逃了。

  想到马上就能奸淫妹妹,肉棒早已抖动跳着,等待插入妹妹末曾开苞的处女穴。

  我将身上的衣服除去,好更深刻感受妹妹美丽的胴体,晓雪静静的躺在沙发上。

  我将手慢慢移向妹妹胸前,指尖轻轻的搓柔著那瑰红色的乳头,来回不停的画圈圈,妹妹轻嗯了一声。

  并不时握住那两颗波涛汹涌的豪乳,恣意的捏弄揉搓起来,感觉是那样的柔软细腻,乳房更在强力握捏下,不断扭曲成各种诱人的型状,晓雪完全没有反抗的态度。

  我将脸埋到晓雪迷人的酥胸上,嗅著晓雪身上散发出的妙龄美女乳香,接着伸出舌头在乳晕周围来回舔舐。

  最后更将整个嘴凑上去,含住粉嫩娇艳的乳尖用力地吸吮,贪婪玩弄著妹妹美丽充满女人韵味的胴体。

  晓雪的乳房似乎相当敏感,像沐浴在强烈的快感中,不一会儿便发出娇吟:“唔…哥…不…不行啦…身体……感觉好奇怪……唔……唔……唔……”

  妹妹白皙无暇的身驱,未曾被男人如此挑逗过,如今在我努力的把玩下,已经娇喘吁吁,晓雪心中的情火已开始蔓延。

  身体是最诚实的,我清楚的感受到妹妹浑身燥热,乳房因亢奋而充血肿胀,嘴中粉嫩的乳头也凸起发红。

  不一会,晓雪全身发热泛烫,呼吸也渐趋急促不时轻声呻吟,不自禁的全身轻抖著,可以感觉到晓雪已经欲火焚身了。

  我将晓雪身上的短裙脱去,雪白又修长的大腿映入我的眼中,诱人的曲线展露无遗。

  白色丝质内裤里,隐约可见一团黑色茸毛,肥美的阴户高高胀起,是那么的娇嫩诱人!隔着内裤轻轻揉抚着她的小穴,只感到妹妹的身体微微一震。

  晓雪似乎已经受不了我的挑逗,在她私处地方的裤底已一片湿漉漉,爱液汨汨流出。
  晓雪发出诱人心弦的呻吟:“唔…哥……不……不要……不要摸那里……身体……好酥…好麻……啊啊啊………………”

  我见时机成熟,伸手拉住内裤边缘往下一拉,将白色丝质内裤脱下,清纯娇媚的妹妹已经一丝不挂,赤裸裸的袒裎在沙发上,犹如圣洁的女神般完美无瑕。

  只见鲜嫩欲滴的粉红色阴唇,已被淫液染透滋润。

  晓雪的阴毛柔细浓密,摸起来的触感如绒毛般舒适,此时晓雪本能的想夹紧双腿,像似垂死的抵抗。

  那未经开发的处女地正等待我的开垦,我将晓雪白嫩的双脚分开,搭在我的肩膀上,将肉棒对准阴道口缓缓推进,紧闭的娇嫩处女阴唇被挤得向两边分开。

  晓雪清晰地感觉自己的阴户,被一根炽热的大肉棍贯入,急忙想推开我。

  事到如今一切道德伦常,已完全抛诸脑后,情欲一旦迸发再也无法抑止,我将晓雪紧紧压住。

  龟头前端顶到一块硬硬的东西,想必是晓雪的处女膜了,我使出全力一举进攻。

  坚硬的龟头直捣屄心,一口气刺穿了晓雪的处女膜,深深地进入妹妹美丽圣洁的身体,也将清纯的少女变成了成熟的女人!晓雪感到下体一阵撕裂的痛处惨叫着:“啊啊啊……好痛啊!…唔……哥哥…………快点……拔出……啊啊啊……不要…………插……嗯……好……好……痛…………”

  可怜的晓雪早已哭得像泪人儿,身体开始剧烈扭动,纤细的小手痉挛似地紧抓着沙发。

  肉棒火热且硬梆梆地,塞满那娇嫩紧窄无比的处女阴道,只见妹妹身体不停的抖动。

  过了一会儿,才将肉棒慢慢退出,只留半节龟头在里面,一条细细的处女鲜血沿着阴户口,流到雪白的大腿两旁。

  我安慰晓雪说:“刚开始会有点痛,忍耐一下就过去了,一会儿便会感到很舒服的,而且哥也能从痛苦中得到解脱!”

  我开始缓慢而有力地做着抽插动作,妹妹的身体也随着我的抽送,两颗雪白高隆又充满弹性的乳房上下跳动着,更刺激的感官神经,使我欲罢不能。

  晓雪柔弱地哀求:“呜…哥…你别再动了啦……快……快拔出去……晓雪好难受……啊……不要啦……………”

  我依然持续抽插著晓雪的嫩穴,完成没理会妹妹的哀求。

  肉棒在温暖滑润的阴道内进进出出地干着,不断发出“啪滋、啪滋”的淫秽撞击声。

  更增加了我的欲火,干的更猛烈了,次次撞及妹妹的子宫花心。

  晓雪的表情开始渐渐起了变化,不自觉发出呻吟:“唔……哥的“宝贝”……好粗……好硬喔……啊……晓雪的感觉很奇怪……很难受……但又很舒服…………”

  晓雪纤细身子的不停的扭动,脸上露出无限妖艳的神情,长发也像波浪般的甩动,看上去真是美极了,眼前清纯可人的纯情少女已迷失在波涛汹涌的肉欲淫海中。

  顿使我热血沸腾,用力握住晓雪丰盈的乳房疯狂揉挤压,使足了全身的力气,加快了抽插的深度和速度。

  强烈的性高潮,终于爆发开来,淫水如溪流般涌出,仿佛在诉说著妹妹有多么的爽快。

  晓雪娇声浪吟︰“啊……身体……快……受不了……啊……啊……顶到…晓雪的最深处了……啊……啊……晓雪快……死了……哦…哦…哦哦…………”

  晓雪把屁股微微往上抬高,像是要把我的肉棒整根吞噬似的,此时我像发了狂的冶野兽一样,越插越起劲、越插越痛快,直捣著晓雪的蜜穴。

  妹妹发出动人心魄的浪叫︰“啊……好……好舒服啊……不行了………啊……晓雪……要…要……泄了……啊……啊……”

  晓雪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抖动,似乎是将要高潮了,阴道一阵剧烈收缩,一股暖暖的液体由穴心射向龟头上。

  同时间一阵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我的下体,滚烫的精液像洪水似的从龟头中喷射而出,源源不绝的灌进妹妹的子宫深处。

  精疲力尽的我倒在晓雪充满少女韵味的胴体上,闭目享受高潮后的余蕴,此时肉棒仍插在晓雪的肉穴上,贪恋着不肯离去。

  晓雪尚未从激情之中回复过来,而显得失神的浪荡。

  突然间,晓雪惊喜说著︰“太好了!哥的“宝贝”不再那么肿胀,好像已经治愈了呢?”

  原来是肉棒在晓雪的肉穴上慢慢软化恢复,天真的以为肉棒是因为碰撞受伤才会肿胀,真让人啼笑皆非,但我也很庆幸有个善良体恤人的妹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