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道

楼主: p26132502017-11-05 21:36:00
  第一集因果循环

    序章

    黄龙帝国,自立国至今,国祚延续五年,曾经辉煌过。但近几位国,昏

    聩残暴,姓民不聊生,变乱四起。至当今皇帝弑父夺嫡后,以残暴手段镇压各

    地乱民,随表面平定,但却暗藏杀机。皇帝横征暴敛,残暴不仁,官吏骄奢淫逸,

    贪腐成风,姓只是惧怕其凶暴而不敢反抗,但稍有异动必再次乱起。皇帝也知

    道这些情况,却只是以更加残酷的手段压制,并没有收敛,大乱之期不远!

    天下大乱之时,必然有圣贤降世,解救万民于倒悬,还世间以清平。天下大

    乱之时,也必然会有魔君临凡,搅动天下以恶制恶,以暴易暴!

    南海普陀院,观音菩萨人间修行所在,难得的一片祥和平静气息,与世间的

    惨烈格格不入。普陀院作为武林正派的领袖,一直是各正派仰望鼻息所在,今天,

    宗冰雨心却是有些发愁。普陀院历代宗皆为观音菩萨转世,除武功高绝外,

    道行更是直逼地仙之境。冰雨心是菩萨第十次转世,本来应该可以功德圆满,恢

    复西天极乐世界了。可十多年前,在与一个魔头决战之时,由于她修为尚有不足,

    以至于最后虽然除了魔头,自己却也受了重创,武功道行两边皆亏,竟然十年没

    有恢复过来,照现在修行进度,怕是至少还要二十年,才有恢复到当初未受创的

    程度。端坐在莲花坛上的冰雨心一派肃穆神色,虽然相貌美艳与观音无二,但却

    让人只有敬仰绝无亵渎之意!

    其实她现在担心的并非是自己的修为,而是在为眼前两个篮子里的婴儿发愁!

    这两个女婴是九天玄女转世,已经是第十一世。如果今生功德圆满,则也该恢复

    仙籍,重返天界了。可偏巧,这次转世时,临凡的玄女魂魄正好遇到下界一个修

    道者遭遇天劫,天雷轰下,虽然还是转世成功,可却由一个人转成两个!这种事

    情实在是闻所未闻,难不成功德圆满后,会有两个玄女?参禅数日,冰雨心却一

    直没有答案,只是得到一个启示,此二人命格突遭横祸,此后命运也当遭更多磨

    难!无奈之下,冰雨心也只有先放下此事,一方面好好扶养二女,一方面也加紧

    修炼,恢复自己的修为。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不知不觉间,十八个寒暑过去,两个女婴已经长

    大成人,冰雨心分别给她们取名乳名白玉灵,白秀灵,取义玉洁冰清,灵秀绝伦。

    又给她们取了道号,玉灵子,玉玲珑。这十八年来,姐妹二人在冰雨心悉心调教

    下,武功突飞猛进,道法也是日精月进,虽然时日尚浅,却隐然有超越冰雨心本

    人,成为普陀院第一高手的态势。这天,二人正在后山练剑,却见有门下子来

    报,说掌门命她们火速到大殿去,有要事!二人不敢怠慢,忙到大殿来。

    大殿上已经坐了不少人,形形色色,有男有女!两边八个最靠前的椅子上坐

    著的几个人,二人都认识,是当即武林八大正派的掌门。二人进来,跟众人行礼

    后,占到冰雨心身后,众人才开始说起来意。原来,近几年武林黑道势力一直没

    有什么大的动作,可不知为何,年前开始,陆续有一些小的白道门派被其偷袭剿

    灭。由于他们做得十分隐秘,直到半年前才被白道几大门派察觉,并开始探查。

    经过紧急打探,付出大量人手后,白道才知道事情的大致,竟然是隐秘年,曾

    经号称邪道第一门派,险些一通邪道势力的须弥幻境重出江湖了!新任宗叫修

    龙宗,武功道术具强,且十分阴险狡诈,白道几次试图力剿灭,都被其破坏。

    如今,眼看其又有一通邪道的架势,各正派却一时无计,所以,便商量好,来求

    普陀院出手相助了!

    普陀院虽然是菩萨道场,清净之地,但同时也是武林中正派的首脑。冰雨心

    看众人十分殷切的希望自己出手,无奈下唯有据实以告。“诸位所言之事,贫尼

    本不该推脱,可如今却有一桩难处!”少林方丈至纯禅师道:“大师有何难处还

    请明言,我等同道自当竭尽所能以助,只求大师能出手,降妖伏魔!”众人纷纷

    附和,冰雨心叹了口气,说道:“十多年前,贫尼与邪道第一高手,莫颜月苦斗

    七天七夜,终于将其击毙,这件事想必诸位都有所耳闻吧?”“十多年前,莫颜

    月为邪派第一高手,统帅邪魔外道与正派为敌,祸乱天下。当年大师力挽狂澜,

    独立将其击毙,从而使众邪魔群龙无首,联盟转瞬土崩瓦解,此番无量功德,我

    等皆铭记在心。”说到冰雨心当年与邪魔大战的事蹟,众正派首脑们无不佩服,

    可冰雨心却道:“实不相瞒,当年贫尼虽然将邪魔击毙,可其临死反噬,也将贫

    尼击伤,虽十余年,贫尼的武功道术皆难以恢复至当年境界。”众人脸上都是遗

    憾之色,可她还是说道:“眼下,这个修龙宗的修为应当还在当年的莫颜月之上,

    贫尼纵然出手也是徒劳而已!”

    大殿上众人沉默下来,冰雨心说的是实情,以普陀院宗的身份,不会当着

    天下正道说谎。可心中最后的希望破灭,恁谁也高兴不起来!忽然,峨眉派掌心

    慈师太说道:“宗,敢问您身后二位可是玉洁玲珑?”“正是!”玉洁玲珑是

    江湖上给白玉灵白秀灵姐妹起的外号,二人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几次下山都是去

    给师父送信之类的。但二人长得如出尘仙子,很多人都说她们比其师父,号称武

    林第一美女,赛观音的冰雨心还要美。又是孪生姐妹,实在是一模一样,所以,

    名头却真的不小。冰雨心忽然想到心慈师太的意思,有些踌躇的说道:“若是二

    人的武功,道行,平心而论,已经超过了贫尼当年!”此言一出,众皆哗然,等

    众人议论了一下后,冰雨心又继续说道:“不过,在诸位到来前,贫尼曾经专门

    为她们二人参禅过,得我佛指点,所得启示却十分怪异!”

    “大师,不知怪异在何处?”青城派掌门诛仙剑葛成是个急性子,听冰雨心

    这么说便着急的发问。冰雨心道:“若是让她们二人去斩妖除魔,其必然功德圆

    满,不日便可重仙班……”说到这里,众人不由得轻“噫”了一声,“可同时

    她们也会遭受劫难,身受诸般痛苦不说,日后还会有更大的劫难,甚至……”

    “大师,您就直说吧!”葛成道:“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大家一起想办法,总比您

    自己想多一个意吧?”冰雨心秀眉紧蹙,说道:“甚至会因为此次斩妖除魔,

    会导致日后永坠地狱,生不如死……”听到这里,一直没有说话的,终南派掌门

    人称天机子的梁升突然开口道:“此事老朽也知道!几个月前,宗下帖,让老

    朽为二位仙子卜算,老朽卜算的结果也是如此怪异,苦思不解便只有对宗据实

    以告。宗告诉老朽,让老朽帮忙占卜,实是为了证实自己参悟的结果。”梁升

    号称天机子,占卜之术天下无二,他再从旁印证自然也就不会有错了。

    “诸位,此事实在是重大,既关系到天下安危,也关系到她们二人能否顺利

    功德圆满重返仙籍,不如就请诸位先在敝处盘桓几日,等详细商议后再做定夺!”

    本来极其失望的众人听冰雨心如此说了,顿时觉得又有了希望。

    普陀院后山,白玉灵白秀灵修炼处,姐妹二人正在谈论大殿上所说之事。

    “我觉得我们该去!”玉灵道:“既然能够功德圆满,又能替天下姓除害,

    为什么不去?”“可师父的话总是没有错的!”秀灵道:“虽然功德圆满,但又

    会永坠地狱,生不如死。这样的卦象实在是匪夷所思,我总觉得不好,不该去! ”

    二人各说各理,谁也无法说服谁,最后,玉灵决定下山除妖,秀灵则不去,留在

    普陀院,如果玉灵落败她去接应。商议好后,白玉灵便将二人的决定告诉了冰雨

    心,冰雨心觉得也只有如此才能解决眼前的情况,便同意其随各正派下山降妖除

    魔。

    不知为何,自白玉灵下山后,白秀灵心里总是不踏实。练武没有心思,参禅

    也无法静心。总觉得,这次姐姐下山是个错误,或者说会有大灾临头!将自己心

    头所感告诉了师父,冰雨心虽有同感却也无计可施,殊不知,她们同意白玉灵此

    行,对于白玉灵,她们自己,甚至是整个天下都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劫难!

    八大正派,集了十二个大的帮会,三十六个其他正道门派,在有了白玉灵

    做魁首的情况下,经过大战六次,小战二十余次,零星冲突不计其数的艰苦鏖战,

    终于,在须弥幻境总坛与之展开了决战。正道门派和邪道门派的大战,双方兵力

    相当,但相对于各正派的齐心协力,道义为重,各邪派却是面和心不。打胜仗

    时犹可,如今一直处于下风,各自就都有了各自的心思。终于,在激战了三天三

    夜后,邪道各派大败亏输,修龙宗虽然武功妖法俱强,却独力难支,唯有率残部

    亲信退走。一路上,正道各派追兵不断,修龙宗身边的四大护法,八大使者等派

    中高手,或战死或为了引开追兵而不知下落,渐渐的,只剩下他一人飞奔到须弥

    山下一个小的山洞门口。看着后面没有追兵,他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今日的局

    面他早有所料,自己统和邪道时日尚短,还来不及真正打理。为了以防万一,当

    初他已经在须弥山留下了后手,今天看来就该用上了!

    忽然,他耳朵一动,随即剑眉一轩,喝道:“出来吧!既然号称正派,就不

    要藏头露尾的!”话音刚落,从不远处大石头后面转出一个人,一个明艳照人,

    如仙子临凡,身材高挑,却又曲线玲珑的绝色女子!“莫非你就是玉洁冰清?”

    修龙宗邪邪的一笑,道:“想不到本尊的大事竟然会坏在你这个黄毛丫头手里,

    今天撞到你落单,也是运道!”“我是玉灵子白玉灵,来这里就是要取你性命的!”

    来人正是白玉灵,她一路小心追踪修龙宗到此,知道自己这个对手不好对付,所

    以一直没敢逼近,直到看他在洞口盘桓猜到这是其最后的目的地时才果断靠近现

    身!“哈哈哈哈,笑话!”修龙宗气急狂笑,说道:“我自出道以来,遇到的女

    人不少,但她们的结果都是被我如母狗一样肏得魂飞魄散!你竟然敢说出如此狂

    言,我定要将你擒下奸了,并采去你一身功力,为我所用!用你的功力,去收拾

    普陀院那一种女人,让她们都做我的母马母狗,任我随意骑乘!”

    “找死!”白玉灵一声断喝,身体随即如白虹贯日般扑向修龙宗,纤纤玉手

    向着修龙宗脖子斩下!虽然嘴上狂妄,修龙宗却也看出这一击来势汹汹,当即不

    敢怠慢,向旁边一滑步,闪开了掌风所及。可掌风拍在地上,却硬生生的拍出一

    个手掌形状的土坑,尘土更是被震得漫天飞扬。“好厉害!”修龙宗身体刚刚站

    稳,白玉灵一击不中,一击又至,修龙宗再次躲避,白玉灵如影随形贴著修龙宗,

    展开了疾风暴雨的攻势。

    二人你来我往,反复交手七八个会后,都是暗暗心惊!看白玉灵弱不禁风,

    每次出手都是凌厉强势,似天条无情冷酷。修龙宗连番恶战,已经是疲累不堪,

    可出手必是要命的招数,端的是狠辣恶毒!而他们数次拳掌相对的硬捍,却都是

    将对方震退的同时,自己也是气血翻涌,谁也不敢小视对方,生怕一个失手前功

    尽弃。渐渐的,由大开大变得细小缠绵,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

    从白天杀到黑夜,又从黑夜打到白天,二人你来我往,谁也奈何不得谁,却

    谁也不肯退让!修龙宗不能不拼命,他要想活命必须要先解决了眼前这个白玉灵

    才可以。而白玉灵却也不肯放过他,十世清修,轮转世,以玄女济世救人之心,

    如何能看得生灵涂炭?三天三夜过去,二人都已经是精疲力竭,却都在咬牙苦撑,

    打到这个程度,也就是看看谁先支持不住,谁就是最后的输家!又是两天两夜过

    去,虽然还是不相上下,可白玉灵心里却逐渐有了喜色,原来,她发现,虽然修

    龙宗出手还是一样的狠辣恶毒,狂暴异常,可脚步却已经显出虚浮,这是内力不

    济的征兆!看来,之前其与正派各高手的对阵中,虽然没有损伤,却也消耗不少,

    才会露出此态!

    玉灵子出手更加果断,每一下不止是决绝,还伴有闪电随行,电芒过处,修

    龙宗虽然不惧,却也十分不舒服,更显慌乱。眼看不敌,修龙宗卖个破绽,转身

    就跑,白玉灵如何肯舍?也随即追赶起来。修龙宗显然对地形非常熟悉,脚下虽

    然不是极快,却让白玉灵一时奈何其不得。但白玉灵并不担心他跑掉,说到底,

    正道各派已经将各邪派击败,几十个门派的高手名宿齐出,已经将须弥山团团围

    住,修龙宗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出去!

    就在狂奔之际,修龙宗突然停住了脚步,原来,前面竟然是一处悬崖。以修

    龙宗只能,驾起妖风,纵横天宇当不是问题,可无奈他先是和各正派高手斗,接

    著又是和白玉灵数日搏杀,元神散漫,内力不济,想使出飞纵之术也是心有余而

    力不足。“修龙宗,你屠杀无辜,为乱天下,快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白玉灵一步步逼近,修龙宗却已经退到了悬崖边,他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贱

    人,若落到我手里,定将你骚屄肏烂,做我的坐骑,母狗!”没想到穷途末路之

    际,他还这么出言恶毒,白玉灵虽然仁慈,却也不禁怒道:“既然你不知悔改,

    那我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说完娇喝一声,挥掌杀向修龙宗,掌风凶猛,如奔

    雷落地,滚滚而来。击中了,则恁他大罗金仙,也要灰飞烟灭!可就在以为要击

    中修龙宗时,变故突生,修龙宗竟然平地消失,没了踪影!白玉灵大惊之下,忙

    收住动作,忽然征兆袭来,她下意识的向旁边躲去,一道黑气击在地上,竟将岩

    石打得四散飞扬!

    白玉灵冒出一声冷汗,转过身后,迅速立掌护体,却吃惊的发现,身后竟然

    是出现了五个一模一样的修龙宗!她随即明白这是妖术,张开天眼,发现这五个

    修龙宗只有中间一个是本体,其他四个都是身外化形的分身!没想到这个恶魔竟

    然还能运用妖法,看来刚才是故意隐瞒了实力。不及多想,白玉灵再次扑向修龙

    宗,可就是这么一莽撞却让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修龙宗能够运用妖法,若

    是真战不过她为什么不驾风逃走?她还没想到这一点,四个分身立刻移形换位,

    分别占据了四方,而本体则迅速后移,化开了白玉灵雷霆一击。

    “贱人,今日让你见识见识须弥幻境的厉害!”说著,五个修龙宗齐刷刷的

    双手捏起法诀,指尖还夹着一张黄色的符咒。白玉灵知道厉害,就想趁他们阵势

    刚起,没有完全启动,硬闯出去,但刚一起步,便发现已经晚了!无论施展轻功,

    还是运用腾移之术,身体都如同铅做的一样沉重,同时,四周景物也变得混沌模

    糊起来。白玉灵想使用辟邪咒语,却发现根本没用,连法诀都捏不住,心烦意乱

    下心咒更不用说了!很快,白玉灵就感觉身体如同被五行大山压住一般,越来越

    沉重,沉重得逐渐支持不住,终于脑袋一晕倒在了地上。看着这个险些要了自己

    命的对手终于倒下,五个修龙宗仰天大笑起来!

    白玉灵醒了,却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囵圄。四周装饰上看,应该是个华丽的宫

    殿,只是无处不散发著妖气!自己想动弹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双手被绑在一起,

    吊在房梁上,最羞人的是,那双修长的玉腿,被用绳拴住脚脖子,分别拉开,

    拴在两侧柱子上。如果不是身上的衣裙遮盖,她就如同一个人字,被吊在半空中!

    以白玉灵的功力,震断绳子可以说轻而易举,就是精钢铁链,也不在话下。可她

    发了几次力,却都如泥牛入海,一点反应都没有,更别说震断这些绳子了。

    “你醒了?”修龙宗的声音传来,赤裸著上身,只在腰间系了一条皂布,一

    脸邪邪的笑容,看着白玉灵。“你真厉害啊,竟然领着那些道貌岸然的废物们,

    将我辛苦立下的基业打得付诸东流!还害的我几乎丧命!”他看着白玉灵,如欣

    赏自己的猎物一样,自得其乐,说道:“该如何跟我赎罪呢?”“呸!孽畜,你

    逆天害人,残害生灵,早就该知道会有今日果报!”白玉灵端的一身正气,骂道:

    “若迷途知返,则念上天有好生之德,或可饶你性命,否则,你必将入十八层地

    狱,永无翻身之日!”

    “哈哈哈和哈哈哈”修龙宗笑了,笑的那么开心,那么放肆!“你如今已经

    是我的阶下囚,却还让我投降?你才是不知悔改啊!”他走到白玉灵身前,突然

    伸手扯开那薄薄的纱衣,又撕去丝绸的束胸,白玉灵大骇之下,惊呼:“你要做

    什么?住手!”但肯定修龙宗不会听她的,任凭她挣扎,几下就将白玉灵那绝好

    的身体剥得精光,暴露在空气中。“不瞒你说,须弥幻界是须弥幻境最高法阵,

    从练成后,我还一次没有用过。”修龙宗边说著,边又撕开白玉灵的底裤,一股

    凉风袭来,直接吹拂在那方寸之地上,白玉灵本来已经混乱的头脑竟然瞬间清醒

    了一下,但清醒也只有让她更加恐惧,自己怕是清白难保了!

    看着白玉灵胯下那方寸之地,修龙宗竟然不由自的吞了口口水,乌黑的阴

    毛虽然不是特别浓密,每根却都很长。随手拎起一根,足有一寸多!而且,黑得

    发亮!最让他感兴趣的是,粉嫩的一线天后,竟然也有细长的淫毛,一直延续到

    菊花穴才逐渐消失。“你这耻毛这么重,一看就是个淫妇!”修龙宗淫笑着,搓

    擦几下,道:“淫妇却装贞女!”说到狠处,一下将白玉灵的几根耻毛生生扯了

    下来。“啊!”白玉灵突然遭到袭击,忍不住呼痛,但修龙宗却道:“这就叫了?

    一会儿还有你叫的机会,好好叫吧!”说著,一把拉下腰间遮挡,露出已经斗志

    昂扬的鸡巴,双手托住白玉灵肉乎乎,肥嘟嘟,雪白圆翘的屁股,将龟头顶在了

    阴阜上。

    白玉灵自幼在普陀院长大,对男女之事本知道的不多,可也不是一点都不知

    道。比如说,眼下的情况,她就知道,自己的清白怕是要被毁了!“你怕了?”

    看修龙宗得意洋洋的问自己,同时,下面那个硬邦邦火烫的鸡巴在自己肉缝处反

    复勾画,白玉灵不怕是假的。可她还是强打着精神,硬撑著说:“怕什么?你若

    是不用诡计,焉能赢我?有种的把我放下,再分个高低!”“把你放下?那我要

    是再赢了你该如何?”修龙宗如猫捉耗子般,也不急着采取行动,只是将龟头在

    白玉灵蜜穴口来滑动,暗中,运起了须弥幻境淫邪的功法,将有催发淫欲作用

    的真气,从龟头射出,悄悄的射入白玉灵阴道,以不知不觉的激发其淫性。

    “你……你要是赢了我,我便……任凭你处置……”白玉灵感觉到下面不时

    有热气蹿上,在身体里到处乱闯,弄得她心神不宁,自幼苦修,可谓古井无波的

    心境都有些起波澜了。“任凭我处置?”修龙宗似乎想了想,又问道:“你现在

    不是也只能任凭我处置?我又何必费事?”话音刚落,白玉灵还要再说,却见他

    双手抱住那肉嘟嘟的屁股,用力向下一拉,同时雄腰上挺,鸡巴破关而入,径直

    刺入了从未被闯入过的阴道中!

    “哇……”白玉灵发出惊天地的一声惨呼,伴随着身体剧烈疼痛的,是心灵

    更加的惨痛,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摔在地上,无奈的四散粉碎!

    修龙宗真是美到家了,只是刚一侵入,鲜嫩娇柔的阴道,便对他强横的鸡巴

    展开了四面八方的挤压,如同有一只灵巧的小手,在抓住那坚挺的棒身做着按摩,

    要将里面的精华撸出来似的。但无上的快美之感只是他兴奋的一方面,最重要的

    是,只是刚刚侵入,他已经感觉到白玉灵体内道胎发出的丝丝元气,这对于他体

    内的魔种可是极大的补益啊!所谓正邪不两立,但修道之人修炼出的道胎和修魔

    之人修炼的魔种却是可谓互不相容,又相互吸引。

    看着白玉灵在自己残忍的蹂躏下,痛苦的挣扎呻吟,修龙宗笑了,笑得那么

    得意,那么放肆,似乎整个天地都是他的一样。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劫数此时

    已经定下,无法逃脱!

    一个月以后,还是修龙宗的魔宫,在连续奸淫一个月,部分日夜的采撷后,

    白玉灵功力大减,而修龙宗则功力更上一层楼。知道猎物对自己没有威胁了,修

    龙宗早就不在捆绑白玉灵,只要不出魔宫,就可以随便走动,只是要穿特殊的衣

    服。所谓特殊,这衣服实在不能称为衣服,就是一条白色纱巾,从劲后绕过,覆

    盖白玉灵那似乎比一个月前更大一些的玉乳后,向下直奔蜜穴。经过一个月的蹂

    躏,白玉灵的蜜穴却还是鲜嫩诱人,让人看了就食指大动!白纱深深的勒进去,

    然后绕道后面,继续勒住臀缝,继而上行。可在臀缝中菊花穴的位置,白纱又打

    了一个结,不偏不倚的,正好封住菊花穴,随着她每一步走动,都会碾磨娇嫩的

    菊花蕊,别说跑,就连漫步走都要走几步就停下来!白纱最终又到劲后,打了

    个蝴蝶结,看上去真如蝴蝶般诱人。

    本来,修龙宗通过采撷白玉灵的功力而功力大增后,打算将其高深内力采干

    净后,便重新出山,找那些正道门派报仇的。但今天,他却一脸愁容,看着他阴

    沉着脸进来,宫中女奴们识趣的躲开,只有白玉灵神色惨然的坐在春凳上,根本

    没有在意他。“今天我修炼内功时,发现奇经八脉的内力突然不能运转了,这是

    为什么?”修龙宗忽然捏住白玉灵的下巴,冷声道:“说!你在我身上做了什么

    手脚?”白玉灵看都不看他,淡淡的道:“你的内力是天下至邪,我的内力是天

    下至正,所谓邪不压正,功力受损也是正常的!”“哼!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子?

    我的功力增强了,可经脉却受阻,这绝不是功力受损所致!是你对我做了手脚对

    不对?”修龙宗火气更大,捏着白玉灵的下巴又推了推。

    “不错,可惜,你知道也晚了!我以玄女舍身诀,拼着贞节将道胎种在你体

    内。你每采去我一分功力,就会又一分功力去滋养道胎,而道胎又会同时禁锢住

    你体内的魔种!如今,道胎已经大成,你功力再强也失去了根基,而你的妖法也

    因为魔种受制而难以实施,就等死吧!”白玉灵脸色惨白,但说完后却是一副轻

    松自在的样子,修龙宗怒火冲天,他真想掐死这个女人!“现在我杀你易如反掌,

    死我也要拉你垫背!”“哈哈,好啊,我是九天玄女转世,大不了再去轮一次,

    你呢?你死了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修龙宗被她说得脸色变幻

    不定,他知道,白玉灵说得都是实情,但要他认命,更加难上加难!

    “既然如此,老子就再肏你一次,拼死我也要让你怀上我的种,等你给我生

    下孩子后,他会给我报仇,去杀尽那些所谓名门正派!”修龙宗咆哮著,将白玉

    灵按倒在地,扯开自己裤子,露出那凶恶的鸡巴,又拨开勒在那玉户里的白纱,

    将鸡巴强硬的插入了进去!“嗯……”白玉灵很痛,可她不愿让修龙宗看见自己

    痛苦呻吟的样子,这也是她的一种反抗!而修龙宗却就是要看见她被自己蹂躏得

    痛苦号呼,于是,动作说不出的狠,说不出的重!

    过了不知多久,白玉灵悠悠醒转,修龙宗已经不见踪迹,下体传来的撕裂般

    的疼痛分明告诉她,自己受到的创伤又多严重。白玉灵眼泪婆娑,无声的流淌下

    来,呆呆的等著屋顶。又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恢复了意识,外面乱哄哄的,好像

    还有打斗的声音。这一定是正派攻入须弥幻境总坛,修龙宗劫数难逃了!高兴之

    余,白玉灵又有些惊慌,要是自己现在这副样子让那些正派之人看见,羞也羞死

    了!在魔宫里,她不能穿衣服,只能以素帕束住雪白的淑乳,骑马汗巾都不是普

    通样式,而是以一条缠在腰际,两条并行穿裆而过,这样不动还好,稍一走动就

    会春光外泄。而她身体上,修龙宗最后蹂躏的痕迹还清清楚楚,无论如何也遮盖

    不住,既然知道罪魁大限已到,白玉灵勉强坐起,拉了条锦被撕扯开,遮住身体

    后,步履蹒跚的从厮杀声相反方向的一条出路跑了出去,一路上磕磕绊绊,最终

    在门口时她还不忘破坏掉机关,这样,修龙宗等就是想从这里跑也难以打开门户

    了!

    山上春花烂漫,说不出的好看,可玉灵子却神情呆滞的走着,漫无目的。直

    到来到了一处瀑布边,震天的水声才将她惊醒。看着瀑布下深邃的潭水,又转身

    看了看身后的春色,她笑了,笑得那么灿烂,随即纵身跳入了潭水中。“姐姐!”

    山顶瀑布边,两个女道士正看到她跳入潭水,不是别人,正是冰雨心和白秀玲师

    徒!看姐姐自尽,白秀玲焦急的叫了一声,便要跟着跳下去救人,却被冰雨心拦

    住,说道:“万事皆法缘!你看下去就明白了!”白秀玲疑惑的看着师傅,不一

    会儿,下面潭水忽然冒出阵阵气泡,一个白色影子越来越大,猛然冒出水面,径

    直的飞到山巅二人面前。

    “子见过师尊!”竟然是白玉灵!此时的她身体一丝不挂,白花花的肉体

    散发著幽然香气,向着冰雨心盈盈拜倒,却只见圣洁无一丝淫亵。白秀玲有些糊

    涂,冰雨心却微笑着拉起她,说道:“用不了多久,你就功德圆满了!到时候我

    也要称你为圣人呢!不必多礼。”白玉灵没有再说话,笑盈盈的和冰雨心一起架

    起祥云,向南海而去,只留下白秀玲一人不知所措的待在那里。

    普陀院珞珈山后山,一派祥和景象。修龙宗被八大正派掌门,联派中高手

    击毙在须弥幻境总坛,魔宗门下子被屠戮殆尽。但正派损失也不小,各大派固

    然元气大伤,许多小门派甚至都销声匿迹。经此一战,江湖再次平静,姓们也

    得到了相对安定的生活。白秀玲亲手击毙了拼死冲出魔宫的修龙宗,虽然修龙宗

    临时时怨毒的眼神让她心里也发毛,但却当仁不让的成为了了众人眼中的英雄,

    口称圣人仙子!她继续在后山和姐姐清修,似乎和以前一样,可姐姐的状态总让

    她觉得有些不对头。白玉灵终日面带微笑,一身雪白的衣衫,也不做修饰。不是

    编竹器,就是静坐观景,但她看上去,却总有姐姐并没有在所在位置,只是个虚

    影的感觉!半年过去了,她终于发现了姐姐的变化,那平滑紧实的小腹逐渐隆起,

    最终诞下一个孩子!她明白,这一定是修龙宗对姐姐施暴,留下的孽种。虽然奇

    怪以姐姐之能如何会不查?直接打掉不就可以吗?可既然生了下来,也顾不得许

    多,只有劝姐姐早日除了这个祸患!

    “姐姐,这个孽种不能留,否则怕是日后会为祸天下啊!”白玉灵斜躺在孩

    子身边,一手托住头,脸上毫无表情,半天才说道:“有因必有果!这是条性命,

    虽然是修龙宗的孽种,但自入体后几日,我便知道他已经有了生命,也就没忍心

    除掉,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生下来。”“她是性命,可不除掉终会有后患啊!”

    以修龙宗之能,留下些印迹在孩子心田也不.B.是不可能的。“让他自生自灭吧…

    …”白玉灵站起身,说道:“只要不是你手刃的,也就不会算你的恶业!你功力

    道行都已经具备,只差机缘,盼你我早日在天庭相见。”说话间她到了洞外,一

    道天光照下,将她整个人罩入其中,这是她修成正果归位了!白秀玲下意识的跪

    下,双手什,激动的泪水夺目而出,天光收后,姐姐也失去了踪影。

    几天后,珞珈山脚下,一处偏僻的角落,白秀玲和抱着一个木盆,冰雨心在

    一旁,看着她将木盆连同男孩放到了海里。木盆越飘越远,却还传来男孩儿的哭

    闹声,声音撕心裂肺!“我怕是有好一阵不能睡安稳了!”说完冰雨心转身走了,

    白秀玲苦笑着,心想:“自己又能睡安稳吗?”师徒二人先后走开,木盆里男婴

    却止住了哭声,眼神变得深邃可怕,一个声音在他心中响:“报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