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获警花三人组

楼主: 今天不吃飯2017-11-03 08:59:00
1.被擒
初夏时节,风和日丽。
三个美丽的姑娘骑着自行车在A城的一条山间公路上一边说笑,一边并肩行进著。
在中间的姑娘,齐耳短发,著一件红色带领子的T恤衫,穿一条牛仔短裤,显得神采奕奕,她叫李萍,二十五岁;在左边的姑娘个子较为娇小妩媚,叫赵佳惠,二十四岁,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穿着一无袖白衬衫,领子竖起,下摆系成一个蝴蝶结,一条白色喇叭裤衬着她纤细的腰身,头发扎成马尾,在脑后飘动,看上去十分灵秀迷人;右边那个年纪最轻,只有二十三岁,却个子最高,穿着无领无袖黄色的背心,白色的短裤,健美的大腿使她显得修长、苗条,不知说到什么开心的事,哈哈笑着,一看就知是个个性爽朗活泼的姑娘,她叫丁晓丽。
三个涣发青春活力的姑娘无论走到那儿都会吸引路人的目光,人们猜测她们是演员或运动员,再不就是模特儿,其实她们是A城的“警花三人组”,李萍则是女子三人组的组长。虽然她们当女警不久,但在破了几件大案后,使人们对她们不得不刮目相看,黑社会对她们又怕又恨,发誓要报复。
近来相对比较平静,女警们在连续作战后也感到有些累,趁今天天气好,她们便装到户外放松一下。
三个人离城越来越远,渐渐转入了一条僻静的支路。她们不知道一张罪恶的网正等着她们。
在山上的密林中,有几个男人躲藏在树后。为首的一个举著望远镜望着公路上,看见三个姑娘渐渐进入了埋伏圈,就拿起对讲机,用暗语对埋伏著的匪徒下令︰“各组注意,小鹿进入包围圈,开始行动。”
早已埋伏等候的匪徒立即按计划行动起来。
姑娘们正骑着,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冲出两辆黑色轿车扬起尘土,飞快地从后面超过去,在她们前面不远处停下,从车内下来六、七个大汉,手中握著冲锋枪。后面,也有两辆轿车停下来,同样走下六、七个大汉堵住了退路。两边匪徒同时一步步向女警们逼近。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姑娘们一看就认得他们是“青山帮”的匪徒,因为过去打过多次交道,沉重地打击过他们。可是今天女警们每人只带了一枝防身用的小手枪,在武器与人数上都处于劣势,无法与匪徒对抗。
“快,上山!”李萍一声喊,三个人扔下自行车,便沿着一条山间小路往上冲去。只听见后面匪徒一边追一边喊︰“抓住她们,抓活的,别让她们跑了!”
子弹从头上“嗖嗖”飞过,女警们用手枪还击。小手枪的子弹不多,很快就打光了,如果她们穿的是迷彩服,在树林里还比较容易隐避,可偏偏今天三个人穿的都是鲜艳的衣服,在绿林中十分醒目。
匪徒们看女警们不再开枪,知道她们子弹打光了,胆子大了不少,迅速地朝她们围拢来。
女警们快要冲到山顶时,发现山上竟也有匪徒守候在那儿,看来她们是被包围了。三个女警只得硬著头皮冲上去,与正面的匪徒展开拼打。
匪徒们知道眼前这三位女警身手不凡,两三个人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不敢正面冲上去自讨苦吃,于是仗着自己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将她们隔开,各自形成包围圈。
匪首张金龙赶到现场,一看形势,匪徒们虽然人多,但在武艺高强的女警面前一时占不到便宜,于是指挥匪徒们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让他们分少数人缠住李萍和丁晓丽,多数匪徒集中力量攻击个子最小的赵佳惠。
这个策略果然见效,赵佳惠的四面都是匪徒,无论她面向何方,背后的匪徒立即向她进攻,使她顾此失彼。
一个匪徒从后面扑向赵佳惠,被她一个背摔甩下去,侧面一个匪徒也被她一脚蹬在脸上,两颗门牙被踹掉,滚到一旁,又有几个匪徒扑上来抱住她被她用力甩开,但她也感到手脚发酸,气力不加,有些难以应付了。
突然,她的双脚被一个埋伏在草丛中的匪徒抱住,摔倒在地上,她脚用力一蹬,将这匪徒蹬开,可是从路边草丛中又跳出几个匪徒,趁她来不及爬起来,迅速扑到她身上,将她死死压在地上,不容她挣扎。
娇小的姑娘被四、五个男人压在了最下面动弹不得,接着两个匪徒按住她的脚,另两个匪徒一人一边抓住她的胳膊和手,并用膝盖用力抵住她的腰,四只粗大有力的手将她双手拧到背后,她的肩膀被拧得很痛,直冒冷汗。她企图挣扎,可匪徒将她压得那么紧,根本挣不动,她感到男人手、脚的强壮有力。
“抓住了一个,抓住了一个!”匪徒们高兴地叫道。
“把她给我绑起来!”张金龙下令道。
“绳子,快拿绳子来。”一片喊声。
一会儿,绳子拿来了,“给我绑紧点。”张金龙叮嘱著。
“是!头儿。”小匪徒应声道。
匪徒们把赵佳惠的两只小臂在身后平行叠在一起向反方向拉到极限,手掌被拉到了胳膊肘处,再将绳子套在她肩膀上,两头沿胳膊绕了几个圈,在并在后面一起的小手臂上又紧又密地缠绑,用力抽紧,最后在背部打了个死结,使她的手指够不到绳子头。
她试着解脱,但这批匪徒是捆绑高手,将她绑得这么结实,竟毫无解脱的可能。她的身体过去从来没让男人巾过,这次两只胳膊却被抓在了男人的大手掌心中,腰身被使劲压着,乳房隔着衬衣压在地上,一阵趐痒的感觉传到全身,让她用不出力气。
绑好后,匪徒们将她拉起来,她身上的白衬衫的下摆蝴蝶结已散开,风把衣襟朝两边吹开,露出了胸罩、乳沟和白白的肚皮。
“真是好身手!一个对一个,咱们谁也不是她的对手。”
匪徒们欣赏着眼前这位双手反绑还在使劲挣扎的美女俘虏赞道,一边用手捏她的脸蛋。
“全靠咱们人多,好不容易才把她绑起来。”
赵佳惠不愿相信,但事实的确是自己被擒了。双手失去了自由的她,面对匪徒们肆无忌惮的摸捏无法抗拒,她咬著下唇,俏脸火红,羞得闭上了眼睛。
赵佳惠的被擒,使匪徒的士气大振,他们更勇猛地向其它两位女警扑去。李萍、丁晓丽要返回来救赵佳惠,可被几个匪徒拦住去路,脱不得身,她二人拳打脚踢,打倒几个匪徒,但匪徒人多,一时也冲不出去,眼睁睁看着赵佳惠被拖下山去。
匪徒们继续采用各个击破的方法,留三四个人缠住李萍,大多数匪徒重点攻击丁晓丽。
************
正苦斗著,丁晓丽觉得脚下一滑,心中暗叫不妙,原来她左脚踩在了匪徒布下的一个绳套里,埋伏在绳子另一头的小匪徒一见,忙将挂在树枝上的绳子向下拉,刹那间,丁晓丽被绳子拉倒,在地上拖了一段距离后身子被倒悬起来,挂在半空。她的腹肌很好,向上弯起身子想将套在脚上的绳子解掉。可是绳子打晃,令她抓不到绳套。
匪徒当然不会让她自解,三个人迅速跑到树下跳起来抓住她的肩膀将她身体向下拉,丁晓丽腹肌再好也拗不过三个男人的重量,她的身子被倒挂拉直,动弹不得,只有右脚乱蹬乱踢。匪徒又将她黄背心的下摆拉下来,住了她的头,使她失去方向,更无法还手。
突遭变故,丁晓丽一时手足无措。人虽倒吊,也不甘束手就擒,但双手被匪徒制住,无法还击。
匪徒们抓着她的手随她挣扎,消耗着她的力气,见她渐渐挣扎不动了,才取来一条绳子,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绑住,多余的绳子又绕在她身上,把她胳膊连身体一起绑紧,打上结,像只粽子。绑好后才把她放了下来,身子刚落地,立即上来几个匪徒按住她的肩膀,而她的一只脚还被绳子高高悬著。
匪徒将在她头上的黄背心拉下来,露出丁晓丽美丽的脸庞。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挺直的鼻子、微微张开的红嘴唇,匪徒们被迷住了。
“呦,这么漂亮的小妞,当警察实在是太可惜了。”
“去当模特儿肯定赚大钱。”
匪徒们一边打趣,一边走过来摸她的屁股,又摸她高高挺起的乳房。丁晓丽又气又急,扭动身子躲闪。趁著匪徒解开吊著自己一只脚的绳子,丁晓丽猛然发力,踹向匪徒,但旋即被匪徒抓住了脚髁,翻了个身。
一个胖大的匪徒色迷迷地看着丁晓丽,笑着说︰“这个小妞归我了。”说著一把将她抗上肩,往山下走去。
晓丽双手反绑,被匪徒扛在了肩上,就用双膝猛的撞向匪徒的胸口,那胖大匪徒站立不稳,坐跌下去。周围匪徒哈哈大笑︰“真是废物,连一个绑起来的小妞都制服不住。”匪徒们一边嘲笑着那胖大匪徒,一边连忙跑上前来帮忙。两个匪徒各拽住丁晓丽的一条腿,第三个搂着她的腰,第四个抱着她的头,这才将她制住,朝山下抬去。
身子被四个匪徒抬着,一路上丁晓丽还不断挣扎扭动着,她想多吸引一些匪徒到自己身边以减轻李萍的压力,匪徒们高兴地喊︰“又抓住一个小妞,又抓住一个小妞!”
除了少数几个押解赵佳惠和丁晓丽的匪徒,其余的都加入包围李萍的战斗。李萍彻底地孤立了,形势对她十分不利。李萍见无法救出她俩,而匪徒又越来越多,再不走连自己也会遭擒,看到悬崖外就是大海,于是劈倒面前两个匪徒后,纵身一跳,在空中画了条优美的曲线,跃入大海。匪徒们从悬崖上探出身去,看着下面波涛起伏的大海,不禁目瞪口呆。
“看什么?还不赶快追!”张金龙喝道,匪徒们连忙掉头朝山下跑去。
张金龙看着大海冷笑着︰“你孙悟空本事再大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的手心。”他拿起了手机……
************
李萍跃入海中,潜游了一段距离才将头浮出水面,看了看四周,朝一个僻静的海岸游去。她觉得脚上的运动鞋和袜子太重,在水中将它们脱掉,这下感到轻快许多,游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就在这时,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只汽艇向她飞快驶来──是匪徒。原来匪徒这次真是布置周密,海上都安排了汽艇守候。她奋力向岸边游去,但很快被汽艇追上,汽艇绕着她转圈子,艇上的匪徒们拿着钩子和绳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等著抓这落入网中的猎物。掀起的浪花把她抛起来又摔下去,使她感到有些晕旋。
艇上一个高大的匪徒对李萍喊著︰“李警官,投降吧!你跑不了了。”
李萍认得,他是张金龙的弟弟张金虎。明知没有希望,李萍还是尽可能地游著,她不愿就这样认输。
一会儿,汽艇靠近了她,艇上的几个匪徒跳入大海,将她团团围住。经过山上艰苦的博斗,又被海中波涛摔打,她已精疲力竭,怎么是这几个以逸待劳、水性极佳匪徒的对手,很快手脚被众匪徒制住,匪徒们又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头不断揿入水中喝水,呛得她连连咳杖,一会儿就不能动了。
见她已被制服,匪徒们就挟持着她靠拢小挺,将她举上去,小艇上的匪徒早已守候在那儿,等她上身刚一靠上船沿,便按住她,将她的手拧在背后,李萍此时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顺从地让匪徒们将自己绑起来。绑好后,她才被拖上艇去。
李萍双手被绑在身后,无力地躺在甲板上,喘着气,口中吐著又咸又苦的海水。她全身湿透,头发上的水珠在太阳下闪光。红色T恤有几处在打斗中撕破,T恤的下摆完全从牛仔短裤中散出,露出了她白嫩的肚皮和肚脐眼。
吸满水的T恤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她身体美妙的曲线,两只乳房高高凸现,两颗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随着粗重的呼吸胸脯一起一伏,使任何男人见了都忍不住想去摸一摸。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