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岁的熟女

楼主: atb987tp2017-10-07 13:43:00
下班时间到了,筱文很快的收拾好办公桌,跟平常一样,一刻也不耽搁的准时下班。

她三十五岁,皮肤白净,身材娇小,虽然上围普通,但臀部却圆翘性感,一双大眼配上甜美的笑容,总是让初识者猜不到她的实际年龄。

多年来筱文一直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假日与先生带小孩出门走走,在外人眼中始终是一副幸福恩爱的模样,然而在她内心深处,却有着一份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苦与无奈。

那就是多年来与先生一直过著无性的生活,她从不曾享有做为一个女人的快乐,每当读到报章杂有关性高潮的描述,总是让她格外好奇,但来自公教家庭的她,从小接受父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她觉得她的一生大概就得这样没有感觉、没有快乐的过下去。

相较于筱文的规矩,昌哲便显得相当的另类,不喜一成不变,总是在谈笑间就把公事处理完毕,高大帅气的外表,加上幽默风趣的谈吐,在才来报到的一个礼拜内就已风靡全公司,尤其众家姐妹一有机会就黏在他身边讲话。

筱文与昌哲的位置就在隔壁,说话的机会也多,但已婚的身份,使她总是适度的保持距离,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上班看到昌哲,已成为筱文内心的期待。

有一回昌哲出国洽公一个月,筱文竟觉得度日如年。

昌哲回国后,用他一贯轻松幽默的语气问筱文:“我不在有没有想我呀?”

筱文回说:“很多人想,但我不想!”昌哲说:“别这样嘛!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那天有空吃个饭吧!”

筱文说:“不行,跟你吃饭会有麻烦。”“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从那天以后,筱文看昌哲的眼神带着温柔,而且不知怎的,有时甚且会将目光飘向昌哲的下体,想像他应该会有特别的能力,但那是什么滋味呢?而昌哲则会望着筱文,尤其爱看筱文圆翘的臀部,有时看着看着棒棒便硬了起来。

有一天,筱文依然准时下班,当把车开出停车场时,昌哲竟等在一边,筱文开过去摇下车窗,昌哲不发一语,只是盯着筱文并将手伸向她,筱文心猛烈的跳着,然后把手给了昌哲,两人就这样十指交握著……

筱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路上脑子一片空白,心跳急速,但她知道,从此刻开始她已然不同。

过了一个礼拜,有天中午公司提前下班,昌哲先行离去。

筱文打电话给他:“有空吗?找个地方聊聊吧!”

“去那?”“你说呢?”“嗯……”

“去你那好了,自在点,又不用花钱。”

“好!”

二十分钟后筱文站在昌哲家楼下,按了电铃,铁门应声而开,搭电梯上了五楼,昌哲穿着背心汗衫、四角短裤开了门,一进门,昌哲便将筱文圈抱起来,筱文害羞的推开,其实在来之前,筱文便已设想了各种状况,因此有着不安,一直以来的贞节观念仍束缚着她,但对性爱的暇想与渴望,使她抛开了一切。

筱文促的坐在沙发上,虽然已尽可能的表现自在,但紧张仍写在脸上,昌哲开了电视,然后说:“轻松点,用你最舒服的姿势。”

接着便坐在筱文身边,手慢慢的圈上筱文的肩,轻柔的摸著,这时下体已经有了反应,大肉棒将短裤高高的顶起,昌哲饥渴的吻向筱文,舌头顶开筱文的唇往内探索,手解开胸,抚按隆起的胸部。

筱文撑著一丝尚存的理智,挣扎的说:“不行!不可以!”

昌哲低头含住筱文的乳头,舔逗著,一阵酥麻的感觉已让筱文无法思考。

昌哲的手继续下移,摸向筱文已经湿透的底裤将它拉下。“啊!不可以。”

不理会筱文的抗拒,昌哲将筱文的衣物全部除去,俯视筱文的阴部,只见浓密的阴毛整齐包覆著阴唇,昌哲由衷的说:“你下面好美哦!”

“哎呀!不要看。”拨开阴唇,筱文的骚穴竟还保有如少女般的粉嫩。

昌哲用手拨弄阴唇,或快或慢的摩擦著阴核,偶尔将手指插入骚穴。

筱文的下面不断泛著淫水,酥麻的感觉让她不自主的将腿夹紧。

“我要进去了。”

“啊!不要。”筱文仍在做最后的挣扎。昌哲打开筱文的腿,握著大肉棒对着骚穴一铤而入。

“啊!”筱文脸上呈现痛苦的表情。昌哲怜惜的问:“会痛吗?”

“嗯,你那个好大!”“我动轻一点。”

慢慢的抽插,筱文的疼痛渐去,随之而来的却是难以言喻的舒服。

“啊……啊……啊……”

“舒服吗?”“嗯!啊……啊……”

昌哲加快了动作,同时也变换着花样,有时大肉棒抽出不急着进去,只在穴口打转,再突然一顶而入,或是插入后让肉棒在骚穴里转着、磨著,随着昌哲的动作,筱文开始大声的喘息、呻吟……

昌哲没有想到,已婚的筱文骚穴竟如处女般紧实,龟头被紧紧的包覆,每一次的抽插都有着无比的畅快。

一阵急速的动作,筱文觉得自己仿如被抛向天际,舒服的不知如何是好,而昌哲也在此刻,将多日来的饥渴一顷而泄。

躺在床上,两人互相爱抚著。

“你不是已经结婚,还有小孩,为什么却像没经验?”

“结了婚才知道先生不喜欢这事,刚开始为了生小孩,勉强做了几次,后来他要我去做人工受孕,从此便不再碰我。”

“刚才舒服吗?”“好舒服,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高潮。”

筱文身子贴著昌哲宽厚的胸膛,让刚才的余韵持续熨烫着她的心。

星期天早上,虽然天已大亮,昌哲仍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但手机铃声却一直响着,让他不得不接。

“是谁啊?这么一大早!”心里犯著嘀咕。

“喂,是我,你还在睡啊?对不起吵醒你,我刚买了菜,多带了一份水果想拿去给你。”

一听到筱文的声音,昌哲的怨气立刻消了,马上回说:“好啊!”

一直以来昌哲在家总是一丝不挂,他就是喜欢那份无拘无束的自在,起身梳洗完毕,坐在床上等著筱文,门铃响了。

突见全身赤裸的昌哲,筱文吓了一跳,即使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她仍不习惯直视昌哲的身体,因此放下水果后便说:“你吃,我要回去了。”

“这么快,不干一下?”昌哲坐在床上,一根大肉棒直对着筱文。

筱文红著脸说:“不要,来不及了,得赶回去。”“真的不要?”

筱文不禁抬头看着肉棒,下身有了奇异的感觉。

她难以抗拒的走了过去,昌哲拉她坐下,身子顺势将她压倒在床上,唇热烈的吻了上去,筱文立刻回吻,两人的舌头交缠着,昌哲解开筱文上衣,把胸罩扯下,手大力抚弄著酥胸,舌头接着挑逗那两颗小巧的樱桃。

“啊!”酥麻的感觉又开始侵袭筱文的全身。

昌哲的手向下,隔着小裤抠摸著骚穴,筱文的火已完全被撩拨起来。

“我要……干我!”“你真的要?”昌哲使坏逗著筱文。

“受不了了,快干我!”

昌哲握著已经硬的发烫的肉棒,拉下小裤对着骚穴一插而入。

“啊!”筱文轻叫一声,大肉棒把骚穴塞的满满的,这样充实的感觉,这几天以来不断缠绕在脑际,有时竟想的无法入睡,只觉胸口有把火不断在烧着。

昌哲的动作快了起来。

“啊……啊……好舒服……”

“干死你!好不好?”

“好,干死我!啊……啊……啊……”

两个肉体交缠着,使尽全身力气释放、燃烧蓄积已久的火。

筱文衣橱的内容有了变化,蕾丝花边的胸罩、丁字裤、紧身的上衣、贴身窄裙,一个属于女人的绰约韵致,逐渐呈现在她脸上、身上。

有天筱文休假在家,正睡着午觉,电话响了。

“喂,是我,老板要我去美国在台协会帮他拿护照,有没有空一块去?”

“好,我整理一下。”

“穿上你最短的裤子,上衣打开三个子,不要穿内衣、内裤。”

“啊?我不敢!”

“不这样穿就不用来了。”挣扎着,筱文最后仍依照昌哲的要求出了家门。

上了筱文的车,昌哲微笑的看着她翘挺的乳头,接着拉开裙子,浓密的阴毛在两腿间夹着,立刻雄性的本能反应让裤裆隆了起来。

昌哲的手往筱文的下面摸去……“啊!不要,这样我没办法开车。”

昌哲的手指拨开阴唇,或轻或重的在阴核上抠著、摩著,没两下筱文的骚穴已然湿透。

“嗯……嗯……啊……啊……”筱文的呼吸逐渐加重。

“啊,啊…………啊……”

一阵酥麻直冲脑际,强烈的的快感让她几乎抓不住方向盘。

“我不行了,你太厉害了!”“喜欢吗?”“爱死了!”

拿了护照,昌哲要筱文将车开到市区的一家汽车旅馆。进了房间,两人迫不及待的卸除所有装备。

昌哲舌吻著筱文,然后轻声的对她说:“亲我的棒棒。”

“怎么亲?我不会。”“就像舔棒棒糖一样。”

筱文张口轻轻的含住昌哲的龟头,并试着用舌头上下舔着肉棒。

“啊……就是这样,整个含进去……让大肉棒有干骚穴的感觉……”

“啊……啊……对……对……”

看着昌哲舒服的样子,筱文慢慢掌握住窍门,卖力的又吸又舔,昌哲舒服的差点要泄出来。

“你骑上来。”

“我……在上面?”筱文迟疑着,但仍依著昌哲的话,扶著大肉棒对准骚穴坐了下去。

“啊……”清楚的感觉肉棒一寸寸的深入。“用你觉得最舒服的方式去摆动。”

筱文前后摇动,昌哲配合著向上顶,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体验刺激着她的感官。

“啊……啊……啊……”筱文几乎陷入疯狂,每一次的摆动,大肉棒都直抵花心。

“啊……大肉棒哥哥,舒服死了!”

“啊……啊……啊……”筱文脸泛潮红,不断喘息著,呻吟著……

接着两人交换位置,昌哲握著仍然坚挺的肉棒,向着淫水泛滥的骚穴直插进去。

一阵几十下猛烈的抽插,终于两人都瘫软下来无法动弹……

跟着昌哲,筱文开始体验各种不同的性爱,她现在才知道当女人的好。同时为了充分享受性爱,她会故意在昌哲面前表现淫荡,挑逗、撩拨他。

寒流来袭,外面虽冷,但筱文里面穿得很热,丁字裤的那条线一个上午磨著骚穴,她想像昌哲的手正挑逗著阴唇,下面竟湿了起来……

午休时间,藉著办公桌的遮掩,筱文侧身向昌哲,慢慢的把裙子拉高,腿打开,用浓密的黑色诱惑他,同时慢慢的把手伸向那片黑,开始摸著,眼神迷濛的望向他。

昌哲斜睨著,大肉棒在胯间跳动。

无法遏制的火让他起身走出办公室,筱文随后跟出,一进厕所,昌哲立刻从后抱住,弯身拉下小裤,骚穴早已淫水四溢,筱文把脚跨在他肩上,昌哲的舌立刻舔上骚穴,灵活的舌尖拨弄着她每一根敏感的神经。

“哎呀……啊……啊……”一波波酥麻的感觉不断将筱文淹没。

接着解开昌哲的裤裆,硕大的肉棒立刻冲出,筱文蹲下含住大肉棒,舔著,吸著,用舌尖在龟头上划圈,让肉棒在她口中进进出出,一次又一次含进喉咙的深处,昌哲呻吟著,然后拉筱文起身,将雪白圆翘的臀部朝向他,昌哲握着肉棒对着骚穴一挺插入。
啊!大肉棒把小穴塞的满满的,昌哲用力的干着,急速的抽送让筱文忍不住呻吟起来:“快……啊……舒服死了!”

“啊……啊……干死骚穴!”“啊……啊……干死我!大肉棒哥哥干死我!”

“干死你这个骚穴!”“啊……啊……我不行了!”

肉体的撞击声,伴随淫荡的言语,筱文一次次飞向天际。

极度的愉悦让俩人不断的颤抖,终于昌哲将精液完全射入…………

筱文脸泛潮红、全身虚弱,但却无限满足的走回办公室,没有人知道在她端庄甜美的外表下,其实淫荡与狂野已是她的最爱……

有一天,昌哲和筱文同时被叫进老板的办公室,原来总公司将筹办全国性的大型活动,两人被指派担任接待人员,即日起配合该活动参加相关会议。

第一次筹备会,两人一同前往,筱文穿着无袖紧身上衣,搭配同色系窄裙,将她圆翘的臀部包裹的更加突出,在昌哲的调教下,筱文越来越会突显自己身材的优势。

走进会议厅,只见桌椅呈一列列圆弧型排列,所有人员都已就坐,两人选定中间偏左位置,后方无人但有门可供进出,右边隔三个位置有其他单位的同事。

才坐下一会,昌哲便对筱文说:“把裙子拉高,我要看骚穴。”

筱文向右看了一下,带点紧张的慢慢将裙子向上拉,同时,为让昌哲看得更清楚,她将臀部略为抬高,只见丁字裤的那条线紧夹在骚穴中间,阴毛从两边露出,昌哲耐不住,便把手探过去,拉开丁字裤抠摩著阴核,又将手指插入小穴,在穴里打转磨著阴道。

筱文努力保持上半身的平稳,可是下半身的酥麻,却让她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极度渴望大肉棒插入……大力的干她。

紧张、刺激使得淫水一下子便湿透了昌哲的手,右座同事疑惑的多次望向筱文,筱文装作若无其事,一本正经的看向中间讲台。

好不容易昌哲停止了挑逗,筱文略整了一下裙子,含羞带嗔的说:“你坏死了!”

接着手便摸向昌哲的裤裆,大肉棒硬的几乎把裤子崩开,昌哲拉开拉炼,大肉棒一下子跳出,筱文握着肉棒开始上下套弄,或紧或松,或快或慢,同时指腹在龟头、马眼上磨著……

筱文很清楚,她已经把昌哲弄的全身酥麻,台上讲员卖力的解说活动相关事宜,他们两人则在台下激情演出……

回程的路上,昌哲说:“去河滨公园。”

“白天?现在?”“对,我要在车上干你!”

和昌哲在一起,最让筱文迷的就是,他不断变换著方式和地点,每一次的性爱都可能是一次全新的体验。

车开进河滨公园,人不多,绕了一圈,两人将车停在路边的树下,拉起手煞车,筱文随即将鞋踢掉,转身向昌哲,腿打开、脚抬高,如此整个骚穴便全完呈现在昌哲面前,昌哲立刻将嘴盖向骚穴,舌头舔抵阴核,或轻或重,或挑或勾,或用舌尖探入小穴。

“啊……骚穴美死了……喔……喔……”

“大肉棒哥哥……啊……啊……”

“啊……死了……啊……啊……”

听着筱文的浪叫,更激发昌哲旺盛的战力,舌头火力全开:“啊……啊……啊呀……”

接着昌哲脱下裤子,筱文跪坐在椅上,弯身张口含住肉棒,此时整个臀部骚穴朝外,若有人正巧经过,必能饱览无限春光……

筱文卖力的吸舔大肉棒,先从根部一寸寸往上移,然后停在龟头上画圈,再整根含住,用双唇紧紧夹着套弄,大肉棒在口中快速的进出,犹如抽送般……

“啊……啊……啊……”昌哲呻吟著,忍不住手按住筱文的头,想要她更深入……

“啊……啊……”筱文起身,骚穴对准大肉棒,整个人骑坐在昌哲身上。

“噗哧……”大肉棒应声没入,受限于车上的空间,两个人紧密相贴亳无缝隙。

接着筱文疯狂的摆动起来,昌哲扶着她;的臀部前后推动,让大肉棒每一次都能直抵花心,“啊……干死我……大肉棒哥哥……”

“好,干死你这个骚穴!”“快……大肉棒……啊……啊……”

正疯狂间,昌哲看到有个妈妈牵着小孩走了过来,因此对筱文说:“有人来了。”

陷在肉体极度欢愉的当下,筱文喘息的说:“没关系,不管,继续干我!”

听了筱文的话,昌哲加大动作……“好,骚穴够骚……大肉棒干死你……”

“啊……啊……喔……喔……”“啊……舒服死了……啊……”

在一阵紧密摩擦后,“啊……”昌哲一阵抖动,精液直冲花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