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夫妻

楼主: 巧克力麵包2017-09-19 15:00:00
第一场 夫等妻归
……铛铛,墙上的时钟响了,表示著两点的到来。
深夜了,久伟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等待着妻子珊珊归来。
门口响起了开门声,久伟快步走向房门,扭开了门锁。疲惫的珊珊回来了。珊珊你辛苦了。
有什么办法,你没了工作,总要有人出去赚钱。妻子珊珊坐在沙发上甩去了黑色高跟鞋,慢慢地说著。
是的,是的。久伟懦懦地回答到,马上拿来了一双拖鞋,半跪地为妻子换上。拖鞋上面只有两条细丝带,妻子白嫩的脚、染著红色趾甲油的脚趾。久伟底头亲了一下珊珊的脚趾,对妻子说,珊珊今晚我想要……
珊珊说,不行,我累了,刚才黄老板弄得我很累。久伟低头不说话。珊珊看了一眼丈夫又说:有什么办法,要靠他投资赚钱的。久伟也只好点点头。
不过我还可以帮你泄泄欲火。珊珊脱去了外套,她染黄波浪披肩发,鹅蛋的白脸,杏眼,很妩媚的样子。鼻子细细高高的,小嘴巴。1 米63的个头,穿着粉红色的胸罩,白皙而硕大的乳房,深深的乳沟,下面是一条T 字型的粉红内裤,细细的带子陷入了屁股沟中了。把饱满的大屁股暴露在外,很是勾人。修长而丰满的大腿,和丰腴的臀部搭配的恰到好处。
珊珊向丈夫招招手:爬过来,软饭老公。久伟已经好几星期没了碰妻子了,珊珊总是应酬外面的人。久伟也没办法,自己失业了,妻子为了赚钱养家也没有办法的,久伟默默地安慰自己。
此时听到招唤,立即脱了衣服光着身子爬向妻子,珊珊拉住丈夫的头发,把他的脸拉到自己的阴部:好好的闻闻吧。久伟听话的闻著妻子的阴部,有一股精液的浓郁气息。
珊珊转过身去,把白臀掬出,闻闻妻子的大白屁股吧,它很受老板和导演的喜欢,今天黄老板还抚摸了它,舔了它,还不断地称赞它是极品。久伟跪着舔闻著妻子的屁股,手还不断地抚摸著自己的阳物。
珊珊突然转身,扬起手给了久伟一个耳光。你什么时候才能成个真正的男子汉,久伟知道珊珊心里也苦,就向她笑了笑。
珊珊又一个耳光打在久伟的脸上:没出息还笑地出来。
珊珊从手包里拿出一根皮鞭和一根蜡烛。对久伟说:你给我趴着,让你也吃吃苦。
久伟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珊珊扬起鞭子,打在了久伟背上。
啊……,珊珊。一条条红印留在了久伟了背上,久伟惨叫着。
珊珊点燃了蜡烛,把蜡油滴在了久伟的红印上,久伟这次发出了低闷的叫声。 珊珊把脚伸到了丈夫面前。舔我的脚。久伟一边舔著珊珊的脚趾,一边忍受着背上不断产生的痛苦。珊珊不断地狂笑着,可笑声中好像带着一丝悲愤。
我累了。珊珊躺在了沙发上。久伟爬了过来。
珊珊,我拿你的脚,帮我泄一下火好吗? 嗯。珊望了一眼懦懦哀求的丈夫,点了一头。
久伟小心地抱起了妻子的脚,掏出了肿涨的龟头,轻轻地按抚著。
珊珊,你今天辛苦了,我明天去买只乌骨鸡给你补补。
珊珊伸出手,轻轻抚弄著丈夫的头发,深深地觉得对不起丈夫,其实丈夫除了没用,对自己还是很好的。
黄老板上次对我说,不让你碰我,不然就取消对我的投资,我现在不能没有他帮助,他会把我从广告明星开始捧红,然后我就不用靠他了。
珊,你才25岁,一定会红的,我没有关系,坚持一下就行了。
久伟说完话,下身就泄出了。珊珊把自己的T 字内裤,脱给了丈夫。久伟,你以后就拿它解决一下吧。久伟拿住内裤,心爱地闻了闻。
第二场 出门坐客
今天天气风和日照,珊珊起得很早,她推了推还未醒的丈夫。
久伟,今天我不上班。老画家请我们去他家做客,快起来。
久伟说,我就不去了吧。
不行,山本老师特意要你也去。
久伟看了一看妻子,今天妻子穿着一套藏青色的套装,透出成熟的妩媚。珊珊为山本画家作人体模特,赚一些外快。
一小时后,两人来到一座别墅门口,这是一座带花园和游泳池的别墅,久伟想人比人真是比死人呀。山本和一位大约有三十七八岁的成熟少妇走了出来。欢迎欢迎,欢迎两位的大驾光照。老画家满脸春光说,这位是我的情人雅美小姐。 久伟想,他倒不忌讳在生人面前介绍“情人”。
珊珊别介绍说,这位是我丈夫归久伟。山本伸出的手和久伟握了一下。就不住地看着珊珊。
珊珊今天穿着套装有一番别样的美丽,不过等会儿就用不着了。
久伟打量著山本,大约六十多岁的山本,瘦瘦小小的,皮肤有点黑。带着金丝眼镜。久伟很讨厌他这样看着自己的妻子。其实有什么,妻子给他做模特,什么没看过。再看雅子,高高的个头,头发挽起,身体丰润适宜。乳房和臀部都很大。眼神比较傲慢。久伟其实有些喜欢雅子的眼神。
走进大厅,久伟和雅子坐在一张沙发上。山本拉住珊珊,亲了一下脸,说:珊珊走我们去准备一下。
珊珊看了一眼丈夫。山本说:没关系的,雅子会照顾他的。于是两人走进了房间里。
雅子对久伟说:山本又有新的创意了,你和妻子性生活合谐吗?归先生。久伟惊了一下,说:还,还可以吧!雅子笑笑说:归先生好像很紧张呀。 没,没有。
归先生喜欢我的这双丝袜吗。雅子把穿肉色丝袜的脚从高跟鞋中脱出来,问久伟说。
久伟看了看说,雅子小姐的脚和丝袜都很美。
雅子好像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好像看透了久伟的心理。
这时山本拉着珊珊出来了。久伟不感相信,珊珊竟然赤身裸体的,胸口还画了一朵牡丹,牡丹半遮著一只乳房。白白的大屁股上还有一朵火红的玫瑰花。珊珊低着头,不好意思看自己的丈夫,对山本说:先生,这样太难为情了。山本没有听她的,拉着她的手,让她半躺在雅子和久伟坐的沙发前面的一张茶几上。
雅子的手抚摸著珊珊的身体,山本一把抓住珊珊的乳房把玩着对久伟说:归先生,你妻子的乳房真完美,碗形的乳房,还有那大大的乳晕粉红色的,乳头小小的。
久伟忍不住了,红著脸说:山本先生,你太过份了。
山本笑了笑对珊珊说:珊珊,我可是花了大价钱雇你的。
久伟你怎么这样对山本老师说话,快向山本老师道歉。珊珊向丈夫瞪了一眼说。
久伟呐呐说了声对不起。雅子马上插话:归先生,你这句对不起太不诚恳了,你应该像我们日本一样跪着道歉。对吗?珊珊。
久伟为难得看了一眼珊珊,珊珊说:久伟你还不快跪下,给山本先生道歉。妻子的指令不可违,久伟只好在山本面前跪了下来,向山本说了声对不起。雅子把脚伸向了久伟。给我舔舔。久伟只好伸出舌头舔著雅子的脚。
雅子的脚还是恋白嫩的。脚背还有一个纹身,是一只嘴唇印,脚趾甲较长,染著鲜红的油。中趾还戴着一个小戒指,脚踝上有一条钻石的金脚链。其实久伟还是挺喜欢舔雅子脚的。这比向山本下跪要好的多。
雅子对珊珊说,珊珊,你也下来舔。
珊珊爬下了茶几,跪在雅子脚下。久伟看到珊珊比他还要熟练和卖力,从脚背舔到脚底心。雅子一脸的满足相。
雅子对久伟说:珊珊以前也常为我和山本先生舔身体,所以珊珊是最好的模特了,所以租金高点也无所谓。
久伟看着妻子已无地自容了,都怪自己没用,连老婆都养不活。
山本对珊珊说:好了,我要把你,带到室外去,让大家看看我的人体作品好吗?
不,不不,山本先生,今天就不要了。珊珊看了一眼丈夫。
什么,过去不是经常带着我画的玫瑰花去大街上展示吗?给你戴个眼罩就不会有人认出来了,今天怎么了。山本顾作惊讶,呀,我明白了,你丈夫在,是不是不好意思?那就算了。
谢谢,谢谢你山本老师。
这样谢可不行,过来给我舔舔我的吊。
珊珊听话地爬过去给山本舔下体。雅子拿着点燃蜡烛,一滴一滴地滴在珊珊的掬起的屁股上,珊珊的嘴吸著山本的吊,发出沈闷的叫声,屁股因为痛不停地扭动着,雅子狂笑着,很兴奋地样子,对久伟说:你给我舔肛门。久伟听话的将舌头伸到雅子的菊花状的肛门上,快速地舔著。雅子把蜡油滴到了珊珊的肛门口上,珊珊惨叫着,雅子更加狂笑起来。雅子不断地移动着蜡烛,滴在珊珊的大腿,和脚底心上。
珊珊洗了个澡,走了出来。山本和雅子送久伟和珊珊出了门,珊珊好像没事一样和山本、雅子握手道别。久伟带头也没回地走出了别墅。
第三场 贵客临门
下午,久伟正在准备晚饭,久伟今天买了不少好菜准备晚上做给珊珊吃。桌上的电话响起。
喂,你好。久伟呀,我的珊珊,今天晚上黄老板和导演要到我家来吃饭,你多买些好菜。 喔,喔。
两个小时后,珊珊领着黄老板和一个中年导演走进了久伟的家里。
珊珊介绍道,这是黄老板,这是曹导。
黄老板半秃著头,矮胖的身体,挺了个大肚子,还没珊珊高,黄老板态度傲慢,珊珊介绍后没和久伟握手,只是略微点了点头。那位曹导正好相反,瘦瘦高高的。曹导也向久伟笑了笑。珊珊倒是很阴勤的样子。忙招于黄老板和曹导坐。自己走进房间换了件半透明的黑纱睡衣,久伟看到,珊珊没有戴胸罩,睡衣在胸口处有朵绣花,半遮著乳房。下身穿了条小三角裤。整个屁股都可以看到。久伟,你不快去烧菜,让老板们等急了。
是,是是,我就去。久伟快步走进厨房。
久伟在做菜间隙,躺在厨房里看了看客厅里。珊珊坐在黄、曹中间,和他们聊了起来。黄老板伸手摸著珊珊的大腿,珊珊讨好地亲了亲黄老板的脸。马导也乘机摸起珊珊的大奶。
珊珊,有没有让你那个吃软饭的碰你。
没有黄老板,我是听你话的。已经几个星期没有让碰下面了。
黄老板听后兴奋地大笑,将手直接伸到了珊珊的下面,用力的捏起来。珊珊忍不住叫了起来。久伟实在看不下去了,转身回厨房烧菜。
久伟将菜端上了饭桌,珊珊对黄、马两人说:黄老板、马导吃饭了。
黄老板仍当着久伟的面,仍搂着珊珊走向饭桌,好像他们是一对恩爱夫妻。饭桌上珊珊不时地将菜夹到黄老板的嘴里,黄老板基本没有动手,都是珊珊在喂他。
酒足饭饱后,黄老板对珊珊说,听说你对待老公很粗暴,我们想看一看,你给我们表演一下好吗?
老板,这,太难为他了。久伟在一旁不敢说话,只是朝珊看看。
珊珊,你不是很听话的吗?快点。
珊珊对久伟说:久伟你给我跪下。
久伟这时真是羞辱死了,当着其它男人的面,让自己妻子羞辱。可是没有办法,黄老板是衣食父母呀!
久伟只好跪了下来。
爬过来,给黄老板和曹导磕个头,感谢他们给你的妻子提供的关照。久伟被妻子牵着爬到黄老板和曹导面前,磕了几个头。黄老板很满意。珊珊,你调教得不错。
黄老板转而对久伟说:吃软饭的,你想不想看看我们是怎么调教珊珊的。不等久伟回答。黄老板对珊珊说:珊珊把衣服脱光了。
黄老板,不要呀!怎么啦,你这个骚货也会不好意思吗,快点。
珊珊只好将睡衣脱下,来到黄、曹面前。黄老板向曹导点了点头,曹导拿了个盆子,放在茶几上,把珊珊拉上了茶几。
蹲下,这在里面为黄老板表演如厕。
珊珊光裸著身体,蹲在茶几上,用力的排泄著。久伟跪在地上已经看傻了,自己的妻子在两个男子和自己丈夫面前,表演大小便。
黄老板盯着珊珊的肛门,叫道:用力出来。这时一个便头已随着珊珊的用力露出了头。
停,黄老板控制着珊珊的排便进程。珊听到指令立即停止用力。黄老板哈哈大笑。
再出来。听到指令,珊珊又用力排起来。黄老板抚摸著珊珊的白屁股,一会出,一会停地命令著。
终于一条大便排入盆中。
黄老板对曹导说,进行下一个节目。
曹导把珊珊的绑在一起,吊了起来,珊珊的脚殿起,正好能踩到地上。黄老板拿了一把戒尺,对着珊珊的屁股打了一下。
啊……,珊珊叫了一声。
珊珊舒服吗?舒……服,谢谢老板。
黄老板又狂笑起来,又是一下。
曹导在前面用力地捏珊珊的奶头,还吻珊的嘴,珊珊不时地惨叫着。看到心爱的妻子这样被折磨,久伟心里像滴血一样难受。
久伟为珊珊穿起了衣服,心痛地抱着妻子,珊珊默默地抚摸著丈夫的头发,眼睛湿湿的,没有说话。
……铛铛,墙上的时钟又敲了起来。
第四场 合作成功
这段日子,珊珊特的忙,也是特别高兴的样子。
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黄老板、曹导决定为我投资一本精品情色电影,而且由山本老师作我们的艺术策划。他们说拍得好的话,我可能会出名噢! 珊珊兴奋地说,到时我们就可以去买别墅和汽车了,这是我努力的结果啊。
久伟其实并不高兴,但还是假装的笑笑说,那太好了。
珊珊接着说,你就会说太好了,太好了,我告诉你,这次你必须全力配合,知道吗。我什么时候不配合了,上次……。久伟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珊珊把头伸过去,亲了丈夫一下。说道,上次真是难为你了。
久伟心中亮了一下,这回有戏了。马上就抱住了自己的妻子。老婆,好老婆,今天……我想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