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强爆

楼主: dfe326982017-08-14 16:25:00
   周末我把小屋整理了一下,想想一会我那可爱的女友就会在身后的床上玉体横陈,我的下身已经提前做好准备。然而过了半个小时女友来电说,今天学校举办活动,要晚些回来,我说好啊,晚会我去接你,女友听我这样说自然很高兴,小声对我说:“老公你真好!我今晚一定…… 一定好好服侍你。接到女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路上我跟女友都觉得肚子饿,正好路过饭店,便想进去吃点东西再步行回家。我跟女友随便点了两份饭菜,一个服务员去厨房里忙开了,另外一个给我们端茶倒水。他脸上有很多光头男,看起来很年轻,谈话中我得知他们都是十六、七岁。 那个厨房里的男孩手脚倒是挺麻利的,很快就端了饭菜上来,女友一边吃一边喝茶,他们就在不远处坐着聊天,我无意中抬头看向他们,发现他们在看着女友的背影窃窃私语,见我看过来便急忙移开视线。

我当作没看见,继续埋头吃饭。可刚吃了一半就觉得头有点发晕,我立刻想到是饭菜有问题 再看女友也是手扶著头,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想不到这两个毛头小子想暗算我们,我倒想看看他们能干什么,心想等他们到身边时突然发难,这两个干瘦的小孩儿应该很好对付。这时女友已经趴在桌上,我叫她两声,她只是含糊地轻哼,我也就势装晕,眼睛却留了一条缝,看着两个服务员笑着走近我们。他们先推推我,见我没反应就去看女友,大嘴男先推了推女友的肩,接着张开手拨开女友脸上的碎发,露出她姣好的面庞。趁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女友身上,我正想跳起来,却发现不如想像的那么容易,头晕脚软,实在起不来,飘眼看到那个大嘴男用瘦长的手指在女友的脸颊上抚摸,又去捏她的耳垂。看着可爱的女友被迷晕,毫无防备地被人侵犯,嘴里发出“不要……不要……”的含糊抗拒,这时光头男拦腰抱起女友,走进厨房的小门。 大嘴男指指我,我浑身发软,心想现在无法搏斗,干脆先看他们要干什么,等缓过些力气后再收拾他们。

  可大嘴男一个人扶不动我,等了一会又不见光头男出来,对着厨房大喊:“你小子做什么坏事呢?快他妈出来!” 不一会儿光头男孩急匆匆跑出来,跟大嘴男一起扶我进厨房,现在路上行人极少,根本没人看见我们被迷倒,然后她跑去锁好门,放下防盗卷帘,完全隔绝了饭店与外界的联系。 我被他们扶到厨房里,才看到女友被放在一个张大桌子上,裙子乱七八糟,两条美腿露出一大半来,T恤也缩起来,露出一大截白嫩纤腰。我听到大嘴男淫笑着骂道:“操你妈的!你小子下手倒挺快!”光头男孩也是一阵怪笑。

   他们把我放在一张木椅上,正面对着女友,他们两个站在台边上下打量无力的女友,却没有做出什么动作。我知道女友还有意识,她此刻一定很害怕。“哈哈!那我们就来看看姐姐的奶子是个什么样子!” 说著大嘴男抓住女友的T恤下缘,猛地向掀起直到肩头。 “啊!不要!”女友浑身无力,像小鸡一样被两个男孩牢牢架住,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凭面前这些人掀起自己的衣服,让34C的洁白美乳暴露在三人面前。玉芳的胸部天生坚挺,加上胸罩的衬托作用,深深的乳沟更是诱人犯罪,两人同时发出“噢!”一声的惊叹,看得有些呆。“妈的!这骚货的奶子弹性真好!”看着女友的乳房在抽打之下来回摇晃,泛起阵阵乳浪,大嘴男已有些把持不住,握住玉芳的乳房搓揉起来。“啊~~不要~~痛……啊!”刚刚被抽打过的乳房极为敏感,女友发出诱人的略带痛苦的叫声。另一边的光头男早就等著这一刻,也不甘落后,抓住玉芳的另一只乳房搓揉起来。女友就这样被两个“小弟弟”夹在中间,两只乳房在他们的手掌中被搓揉挤压。这时我的眼睛已经可以完全睁开,看着他们如此蹂躏我可爱的女友。大嘴男特别喜欢捏挤玉芳的乳房,在他手里,女友的乳房被他从各个角度捏扁再弹开;而光头男则喜欢抓住玉芳的整只美乳来回搓揉。

  只可怜了我的小女友,两只玉乳被毫无技巧、毫不怜惜地搓来揉去,痛苦地皱着眉头,口中发出诱人的喘息:“啊……轻一点!啊……不要……啊~~杰,快救我!他们……他们太过份了……啊~~” 隔着薄薄的胸罩,我看到女友的乳头竟然硬了起来,即使是粗暴的乱捏乱摸也让玉芳有了生理反应。“你们给我小心点!不怕我报警抓你们吗?” 我的话令他们暂停凌辱女友,可只有短短两秒钟,两个男孩轻蔑地笑笑,根本不愿理我,继续揉玩玉芳的乳球。我们敢下手当然是有准备。明早我们就乘火车离开这里了,连老板都不知道我们要走。而且我们留的都是假身份证,想找我们就去烧香拜佛吧!” 看来他们真的准备好逃跑了!这下可以毫无顾忌对我们下手,只怪我跟女友运气太差,早一天或者晚一天来,都不会陷入眼前的困境。

  女友正被他们肆意玩弄,被剥得半裸的女友娇呼一声,急忙护住胸口,可浑身无力的她怎么是两边男孩的对手,被轻松拉开双臂,整个上身的洁白肌肤毫无遮掩,两只34C的坚挺嫩乳立刻暴露在众人面前,浅棕色的乳头果然已经挺立。女友羞得抬不起头,努力想缩紧身体,却被抓住长发硬拉起来。光头男一口啐在女友脸上骂道:“呸!你这个骚货!长这么大奶子干嘛?是不是为了勾引男人?看你骚得奶头都硬了。说着她一只手捏上女友的乳头,拉、拧、按、捏并用,还拉起女友的头,让我们都看到女友脸上因极其敏感的乳头被蹂躏而表现出的既痛苦又兴奋的表情,“啊……痛!不要……嗯……别弄了……啊~~”已经听不出女友的呻吟是出于痛苦还是兴奋。 我怕女友再被打,只好眼睁睁看着她的乳头受虐不敢吭声。

    光头男放开女友,恶狠狠地说:“今天就在你男友面前奸死你!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女友即将被他们奸淫!我想到这里,怒火竟然被欲火取代大半,下身在那个“奸”字出口之时就应声而起。大嘴男早就按捺不住,不顾女友的尖叫动手去解她的裙子。药力加上刚才的抚摸,女友已是毫无反抗能力,徒劳地扭腰躲避,两三下就失去了下身的防线,牛仔裙被他们迅速扯落脚下。“哇!穿这么性感的内裤!的确是个骚货!”看到女友的内裤,一起发出惊叹。 原来女友为了要取悦我,特意穿了一条黑色的性感内裤,前面是很普通的布料,只是又窄又低,仅能遮住大半部份小腹,经过刚才的拉扯,已经有几根阴毛从上缘和两侧钻了出来。光头男抓着女友的腰,扭过她的下身,内裤后面更是低腰的,露出一寸左右的屁股缝。 内裤本来就很小,女友的小屁股又异常坚挺,下身的玲珑曲线简直令人喷血,加上两条洁白的玉腿,和徒劳扭动的腰肢,任何男人看了都想扑上去。

  大嘴男的手已经抓住玉芳内裤的边缘准备往下剥,接着他们将玉芳放到台子上,同样让她面对着我,两个男孩一手扶著女友上身,每人抓住女友的一条美腿向两边分开,这下玉芳的下身隐秘地带就完全暴露在我面前,薄薄的内裤已经有湿润的痕迹了。“呜……不要……求你别在我男友面前……啊~~不……别摸……” 他们完全不理会女友的哀求,两个男孩的嘴一起咬上玉芳的乳房,吞吐吸咬她洁白的双乳,在他们舌头的逗弄下,玉芳只能仰头喘息,双腿被分得大开。在他们的玩弄下,女友整个防线完全崩溃,已经由喘息变成了大声的呻吟。平时只要玩她的一只乳头就能令女友由纯洁堕入淫荡,现在全身三个敏感点一齐遭到进攻,女友简直要发狂了,再也抑制不住身体的本能,毫无保留地奉献出婉转莺啼的娇媚淫声。但是听她的呻吟极其销魂,再加上眼前的景像,我真有缴械的冲动。女友的内裤已经明显湿透了,阴唇的形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呀!姐姐都湿成这样了!我帮你脱掉内裤吧,让哥哥看你流了多少水,看他找了个怎样的骚货做女友。“哇!还是粉红色呢!这么嫩的骚逼我一定要好好尝尝!”说著大嘴男已经把嘴凑上去,在女友粉嫩的小穴上反复亲吻吸啜,还含住她的阴唇,舌头上下寻找最敏感的肉豆。

我知道女友的小穴最是敏感,一方面是先天体制,另一方面又得益于我的开发,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最隐秘最敏感的部位会遭到小自己好几岁的小弟弟的侵犯,而且还是肆意吸舔,弄得“啧啧”有声。“啊~~不要~~哦~~嗯~~别舔那……那里啊~~” 女友的呻吟和大嘴男舔弄时的水声交织起来,形成淫靡无比的音响。一旁的光头男被人抢了先,又见女友闭眼呻吟的样子极其可爱,便低头去追逐女友的红唇。女友毫无防范,被光头男的突袭占据了柔软的嘴唇,还让他的长舌侵入小嘴搅弄,使玉芳只能发出断续的呻吟。这时我终于看清女友的样子,只见她浑身赤裸,洁白无瑕的身体躺在金属台面上,嘴角和两腿间都亮晶晶的泛著水光。女友天生一对坚挺的美乳,即使躺下也不会变小,玉峰上挺立的乳头和小腹上被口水和淫水沾湿的稀疏阴毛,在洁白的身躯上显得格外明显、格外淫荡。整个身体歪歪地躺着,曲线毕露,简直就是一道天香国色的饕餮盛宴。

这时光头男侵入女友两腿间,分开她的大小阴唇,两根手指插进女友的小穴。本以为可以轻松插入,但插入时仍遇到了些阻碍。,手上用力,在女友“啊”的一声娇呼中,两根手指没入了女友的小穴。接着掏出肉棒,他们都不是很粗,但长度绝不亚于我,特别是大嘴男的肉棒,颜色明显比身上的皮肤深,而且比光头男的肉棒粗了一圈。平时我不必用尽全力就能顶到女友的花心,相信他们这么长的家伙一定也能贯穿女友不长的阴道。眼见他们走近女友,我可爱的玉芳即将遭到奸淫,这次不是我安排的,而且我和女友都清醒,我怕女友会因此受刺激,便尝试了一下,发现力气起码恢复了五成,大概可以跟他们拼一下。于是我趁他们还没有接触到玉芳,猛地全身用力,想跳起来先给大嘴男致命一击。可现实再次跟我开了个大玩笑,我的上身虽然可以动,下身却仍然酸麻,我只是站起一半就颓然坐了回去。我的突然行动把他们吓了一跳,直到发现我仍然坐着不能动,大嘴男才走上前来一拳打在我胸口,我立刻觉得呼吸不畅。这时光头男再给我灌点药,他们一起按住我,灌完药他们就不再管我,走向台上无助的女友,现在她真是肉在砧板上,任人宰割了。

  这次光头男学乖了,抢先走到女友两腿间。 大嘴男也不与他争,在女友的头侧拨开她黏在额前的秀发,抚摸她的脸颊和耳垂,欣赏著女友惧怕又无助的表情,手指更是划到她嘴上,抚摸女友的嫩唇和贝齿。 玉芳知道自己即将被奸淫,吓得花容失色,可被他们折腾了这么久,玉芳根本没有力气抵抗,只能任光头男扛起自己的双腿,把大炮顶上她珍贵的嫩穴。光头男手扶肉棒在女友的穴口摩擦了一会,似乎很享受娇嫩的阴唇给他的龟头带来的温暖抚摸。女友早已被挑起情欲,光头男的龟头刚顶上她,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微微颤抖,被光头男摩擦几下更是忍不住低声呻吟。“哈哈!小骚货想要了吧?那我就给你!”说著光头男腰部一挺,龟头已经挤进了女友的小穴“啊~~唔~~”女友被突然插入,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随即被大嘴男的手指侵入小嘴玩弄舌头,只能发出含混的淫声。

女友再次当着我的面被人奸淫了!还是被两个“小弟弟”。此刻我与女友一样,都陷入如潮的快感中。从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光头男的肉棒插在女友的嫩穴里,他只插入了三分之一就停下,喘着气说:“太他妈紧了!这贱人怎么长了这样的好穴!” 此刻女友躺在光头男身下,听他们讨论自己的小穴,真是羞到几点,泪水再次滑落,可没等她哭出声,光头男就开始了抽插。“啊……啊……不要……求你…… 别在……在我男友面……面前……啊……”女友已经就范,只是不希望当着我的面被别人奸淫。“我们就是要当着他面干你!让你男友看看你被搞的样子。“啊……啊……杰,对不起!啊~~嗯……”女友已经顾不上是谁在搞她,此刻能做的只有随着他的抽插呻吟,勉强对我说出“对不起”。

她不知道,即使不是被迫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我也一样喜欢看她被人奸淫。大嘴男用手指夹住了女友的香舌,不让她再说话,只能发出含糊的呻吟。我的眼睛死死盯住光头男和女友身体结合的地方,那里是属于我的珍贵港湾,现在被这个丑陋的小男孩肆意侵略著。更可怕的是,他的侵略给女友和我都带来了快感。随着光头男越插越快,大嘴男也忍不住拉过女友的头,把粗大的肉棒趁她呻吟时插入她口中。女友的身体被很大限度地扭曲,好在她练过多年舞蹈,身体非常柔软,并不感到吃力,可小嘴和小穴同时受到攻击,令她可爱的面容因痛苦和兴奋变得扭曲。

大嘴男毫不怜香惜玉,一上来就插入女友的喉咙深处,一下下撞击她的小嘴,时而深深插入,按著女友的头不让她躲开。 “唔……咳~~咳~~啊~~唔…… 嗯……嗯……”女友发出断续的呻吟,小嘴被干得流出口水,形成一条晶莹的丝线挂在下巴上。另一边光头男突然加快了速度,每一下都能听到“唧唧”的水声和“啪啪”的肉体拍打声。狂插了几十下,光头男趴在女友身上低吼一声,臀部抖动,将精液送进女友的小穴深处。女友被精液一烫,甩开了口中大嘴男的肉棒,仰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呼。见光头男缴械,大嘴男嘲笑他没用,这么快就结束了。光头男抽出软软的肉棒,带出一丝白色液体,我看到女友的小穴已是一片狼藉。

光头男辩解说是我女友的小穴太紧,大嘴男不再理他,接替了光头男的位置,拿点卫生纸擦拭一下女友的下体便要插入。我知道女友还没有高潮,现在就算停止奸淫,她也仍会停留在兴奋状态。 果然大嘴男的大龟头刚刚顶住女友的穴口,女友竟本能地抬起了下体去迎合他。见到这一幕他们都发出大笑,连骂女友淫荡。玉芳知道失态,却根本无力控制身体本能的反应,流出了更多的淫水,正好滋润大嘴男的龟头。 大嘴男有意挑逗女友,一手扶着肉棒在玉芳的穴口上下摩擦,另一只手找到她的阴蒂抚摸,玉芳再次受到这种刺激,身体和意识都完全决堤,大声呻吟著扭动身体。 大嘴男突然将肉棒送入女友的身体,他比光头男要粗一号,这一插可是填满了女友的空虚,女友整个身体都为之颤抖“哈哈!在自己男友面前被操得这么骚,我看他不会再要你了!”大嘴男不怀好意地说,下身已经开始抽插。女友用尽最后一丝残余的理智,满怀歉疚地看了我一眼。

  我接触到玉芳的目光,心中涌起一股心疼和不舍,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看着可爱的女友被人凌辱奸淫会如此兴奋。 可没等我对她的眼神作出回应,玉芳已经扭过头去,闭上双眼,脸上的歉疚被难以抑制的快感所取代。“啊!果然是好穴!里面重重叠叠的,真他妈爽!” 大嘴男的性能力明显高于光头男,但他的技巧也只是稍微好一点罢了。只见他的肉棒在女友的嫩穴里缓慢进出几次,适应了女友紧窄的阴道,便开始运动起来。玉芳紧皱眉头,还在勉力支撑,尽量只发出低微的呻吟。女友的身体有多敏感我是最清楚的,我知道她是不想在我面前表现得太过淫荡,但身体的本能实在难以抗拒,我舍不得玉芳苦忍,而且刚才又被灌下了不少药,头开始再次发晕,索性装晕,免得女友忍得太辛苦。大嘴男也知道女友在强忍快感,看到我已经“晕倒”,便对女友说:“骚货! 你男友已经晕过去了,你现在可以放开了,让我干得爽就放过你,不然我能干到天亮!” 女友闻言也看向我,见我闭着眼,以为我真的晕倒了。

此刻大嘴男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玉芳的心理负担得到缓解,身体的反应便立刻显现,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双腿分开的幅度也更大。大嘴男扛起女友的一条玉腿,一只手在她圆润的大腿上抚摸,另一只手搓揉女友被他干得上下乱颤的双乳。“哦!要把我吸进去了!” 我知道女友的小穴此刻必定在吸著大嘴男的肉棒,大嘴男受到刺激便开始快速冲刺,接着女友的吸力一下下深深插入,直抵花心。可怜的玉芳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洁白娇小的赤露身躯拼命扭动,双腿紧紧夹住大嘴男的身体,双脚在他后背交叠,小巧的脚掌弓起,高潮在痛苦和快感中瞬间决堤。

小穴涌出大量淫水冲洗大嘴男的肉棒,阴道更是给他做紧箍式的按摩,甚至喷出一股淡黄色的尿液淋在大嘴男的小腹上。玉芳极少到达这种程度的高潮,在长长的呻吟中失禁了。大嘴男趁女友的高潮快速抽插,十几下便随着女友的浪潮,将大量精液深深送进女友的子宫。 射完后大嘴男喘息著趴在余韵未平的女友身上,肉棒带着大量白色液体退出女友的小穴,留下一片狼藉。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陷入无尽的黑暗中,最后的印象就是女友赤裸的娇躯躺在金属台面上,大口喘着气,双腿无力地分开,屁股下面积了一滩液体,什么!他们还在凌辱我女友吗? 我的视线还有些模糊,脏兮兮的床单上赫然有三具肉体交叠在一起,中间那个就是我可爱的女友! 玉芳赤裸的娇小身体被两个同样一丝不挂的男孩夹在中间,前面是光头男,玉芳的双臂环住他的脖子,正在跟他热吻,本属于我的热辣香吻现在正被她无私地奉献给别人,同时光头男的双手抓住玉芳的美乳搓揉着,玉芳身体上下颤动,力量来源于她身后的大嘴男。

玉芳正跪坐在大嘴男腿上,上身前倾,小嘴和香舌与光头男纠缠,下身被大嘴男抓住纤腰,从后面插入她的小穴,一下下撞击著玉芳的深处。玉芳口中发出含糊的呻吟,屁股被大嘴男撞得“啪啪”作响,两人的交合处更是发出“唧唧”的水声。女友已经被干窘了,此刻理智尽失,只能靠本能对他们的奸淫作出反应。过了一会大嘴男发现我醒来,怕药效失去作用,一棒把我打昏了,醒来时我并不在饭店厨房里,而是躺在不知何处的草丛里。 天已经蒙蒙亮,我急忙寻找女友,还好她就静静睡在我身边。这时我才看到女友稀疏的阴毛被精液黏在一起,小穴有些红肿,里面还有未干的精液缓缓流出。我给女友简单整理一下,拦辆出租车把她送回家。我将女友抱到床上,她回想起昨晚的情景,扑进我怀里失声痛哭,我竭尽所能安慰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她的哭泣。最后女友哽咽著问我会不会不要她,我发誓说这辈子都对她不离不弃,她才破涕为笑,还脱光自己的衣服,告诉我那身体永远是我的。我看着女友赤裸的白嫩娇躯,眼角流出细细的泪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