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丝

楼主: 楊家文2017-08-10 07:07:00
今天吉妈因为有事情要来高雄这边拜访朋友,吉爸开车载她去高雄,从今天凌晨六点开车开到高雄整整有了四、五个小时左右,终于到了高雄,然后开到建国路这边的大楼,吉爸看着大楼说:“哇!想不到高雄大楼盖得这么好,完全不输给台北。”
吉妈说:“你先把车子停好,我先上去等你,记住在五楼。”吉爸说:“好啦!我知道了。”

吉妈下车后先上楼,吉爸则在外面停车,把车子停好后打开车门,“碰!”车门一打开不小心打到一个小女孩“呜呜!好痛。”小女孩哭了出来,没多久一个大约三十七岁貌美的女子冲忙跑过来关心说:“梨梨,你有没有怎么样,有受伤吗?”
吉爸在一旁抱歉说:“真对不起,是我没注意到旁边有小孩子就打开车门,看医药费多少我赔。”

那女子说:“也不能完全怪你,我也没把小孩子顾好,所以才害她受伤。”那个叫梨梨的小女孩说:“妈妈,我不会痛。”
女子说:“梨梨真勇敢,我们赶紧进去吧!阿姨们都在等我们了。”吉爸说:“那你们慢走。”那女子带着梨梨进去大楼里面了,而吉爸把车门关好后也进去了。

到了五楼后,他打电话问吉妈说是在哪一间,没多久吉妈把门打开,带着吉爸走进去后,吉妈说:“这就是我家那老头。”
吉爸没想到里面有好多妇女,有得都结婚、有得没有,有些还带着小孩子去那边玩,吉爸说:“你们好,你们叫我吉爸就好了。”
吉妈和吉爸坐在沙发上跟大家一同聊天。

聊著聊著,刚才在楼下跟吉爸遇到得那女子跟梨梨也在这里,那女子说:“你是刚才楼下的那个先生,好巧,你也在这里。”
吉爸说:“是阿!还真是巧,没想到原来我们去得都是同一个地方。”吉妈说:“你们认识?”吉爸说:“也不算认识,刚才在楼下碰巧遇到得。”

其中一个妇人说:“她叫做艾莉丝,去年才跟他日本老公离婚,现在自己一个人带着梨梨在巴黎过生活,而我们跟她说今天有聚会,请她乔出时间参加,毕竟现在我们这些姐妹掏能聚在一起时间都不好乔,今天刚好大家都有空,然后请她回来一起参加得。”

艾莉丝说:“真是不好意思,毕竟巴黎工作这么繁忙,还好你们有提早说,我才容易排出时间,这礼拜我都会在高雄,下礼拜才会回巴黎,所以这礼拜我都可以陪你们喔!” 吉妈说:“又要工作又顾小孩,真是辛苦你了。”艾莉丝说不会,然后这群妇人开始聊起过往事情,还有聊八卦。

一旁吉爸太无聊,插不上话,跟吉妈说他去走走,晚一点在来接她,吉妈也答应。吉爸走出门坐电梯到一楼后,打电话给儿子大吉,可是大吉现在正在国外跟客户谈事情,目前无法接听,吉爸自言自语说:“天阿!现在要趣哪边好?”
“不知道要去哪边吗?”吉爸一转头,原来是艾莉丝跟梨梨。梨梨说:“吉阿伯,我的头头不痛了。”

吉爸蹲下来说:“头头不痛了,梨梨很勇敢,刚才被撞到都没有哭。”梨梨说:“我才不会哭,那只是小痛而已。”
一旁艾莉丝看到吉爸和梨梨互动笑得很开心,艾莉丝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父女,梨梨看起来很喜欢你。”
吉爸说:“因为小孩子看起来很可爱,也很纯真,你们为什么下来,不继续聊天。”

艾莉丝说:“梨梨说她想去看海,所以我要带她去西子湾。”吉爸说:“我带你们去好了,因为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边,可以让我跟吧?”梨梨说:“可以,吉阿伯可以跟我们去。”吉爸说:“那你们上车吧!”吉爸把车门打开后,艾莉丝和梨梨坐在后面,吉爸也坐在驾驶座后准备开车了。

车子开发后,吉爸一路上跟艾莉丝母女俩聊天,聊天非常开心。过了两小时后终于到达西子湾,现在是快中午时段,两人在西子湾附近找一间吃的店面,先带梨梨去吃东西,等吃完东西再去看海。点了三盘菜根两碗肉燥饭后,艾莉丝帮梨梨夹菜,梨梨也都很乖吃下去,完全没有吵闹迹象。

吉爸也爱跟梨梨玩,一旁艾莉丝看着两人暗想:“没想到除了我和他之外,梨梨居然还会跟其他人互动这么开心,而且吉爸对梨梨也蛮不错的,如果他是梨梨的爸爸的话那不知有多好。天阿!我在想什么,吉爸的年纪都可以当我爸,梨梨的阿公了,而且他也结婚了,我不能对不起吉妈,只是很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边就好。”

吃完饭后,两人带着梨梨去外面看海,吉爸顺便帮母女俩合照,从西子湾到中山大学上面一路走着,梨梨非常开心。在西子湾这边待了一个小时半,然后吉爸带梨梨母女去寿山动物园看动物。从这边到寿山不会太久,过了几分钟后终于到动物园,离离很开心得说:“哇!这边有好多动物耶!”艾莉丝说:“梨梨,牵妈妈的手,小心走散了。”三人逛著动物园,对于每个动物梨梨都很好奇,艾莉丝也很开心跟她说这个是什么动物,这也算是另类的教育,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半左右,艾莉丝说:“这么晚了,我们快回去吧!那边好像要结束了。”

吉爸点点头,然后坐上车子后,吉爸一路开回去,梨梨今天玩累了,所以一上车几分钟后就睡着了。艾莉丝说:“吉爸,今天真是谢谢你,我已经好久没看到梨梨这么开心了,梨梨看起来很喜欢你,这次回台湾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认识你,没有你,我们母女俩不会玩得这么开心。”

吉爸说:“不会,她开心最重要。”回到建国路这边的大楼后,两人带着梨梨上楼,艾莉丝开门后,里面这些妇女们都已经睡死了,桌上还有没吃完的食物,看来她们聊得很久,吉妈睡得很沉,吉爸问说:“对了,你们这次回来是住在哪边?看她们样子也很难叫醒了,我先带你们回去。” 艾莉丝说:“就住在离这边不远处的康桥商旅而已。”

又下楼后,带着艾莉丝母女来到康桥商旅,因为床上都是行李,有些东西还没收好,所以先把梨梨放在沙发上躺着,艾莉丝说: “吉爸,今天真是谢谢你。” 吉爸说:“这没有什么,我先走了。”艾莉丝说:“恩,你慢走。”吉爸打开房门准备离开,艾莉丝冲到后面楼住他,吉爸问说:“艾莉丝,你这是做什么?”

艾莉丝说:“拜托你,就让我这样子抱你。”吉爸这样子让艾莉丝楼抱好久,没多久吉爸轻轻的把她得手拉起来,然后转过来,看着艾莉丝,艾莉丝双眼慢慢闭上,吉爸把她得额头抬高,吻了下去,吉爸把房门关起来,两人站在门这边吻了五分钟后,吉爸把艾莉丝抱到床这边,不断亲吻她,然后脱掉她得衣服,舌头在舔着她得身体。

“嗯哼…….恩…….好…好养阿……喔…….吉爸的舌头让我好养阿…..那里被舔得好脏阿!都是口水,还有黏黏的东西……阿……喔喔”
艾莉丝身体被舔著,发出呻吟声,正准备脱掉她得裤子,“妈妈,我肚子饿了。”梨梨突然睡醒,两人惊吓后马上把衣服穿好,然后吉爸先告辞离开,艾莉丝则是带梨梨去吃晚餐。

艾莉丝想着:“我刚刚在做什么,我怎么会跟吉爸做那种事,可是吉爸让我有安全感,又有一种充实得感觉。不行,我不能再乱想了,而且他还是我好姐妹的老公,我怎么可能会去抢别人的老公。”吃完晚餐后,母女俩回到旅馆好好休息了,艾莉丝带着梨梨一起洗澡,但边洗澡边想着刚才和吉爸在床上的事情。越不能乱想,但脑中偏偏就是这个画面,挥之不去。

洗完澡后,梨梨吹完头发就去床上睡觉了。艾莉丝也关灯睡觉,只要睡觉就不会去乱想了。到了晚上一点多,艾莉丝却是怎样也睡不着,暗想:“不行,现在满脑子都是吉爸,还有我们在床上所做得事情,为什么我会一直想去想这个,是我太久没有没有发生过性爱了吗?那边好难受。”

艾莉丝把手伸进去棉被底下,然后对自己阴道不断蹭著,嘴巴小小发出声音,就是不吵到梨梨。但是艾莉丝用手指根本无法得到满足满,从床上起来后,在行李里面找可以插的东西,但是她怎么可能会去准备这些东西,于是想到用浴室里面的牙刷就可以了,去浴室里面拿牙刷,在床底下这边自慰,边抽插边小声叫着。

“嗯哼…….嗯哼……这样子感觉还不错,但是好想要更粗的东西插入,我好想要有粗粗的棒子…….喔…….阿…..好寂寞,用牙刷无法得到满足感,我又不能去找其他人……喔…..好想要吉爸的…..吉爸的棒子应该很粗……喔喔…….好想要…..阿…….人家小穴好难受阿…..喔喔”

在床底下用牙刷自慰的艾莉丝虽然有牙刷尾端可以插进去,但是因为毕竟太细,无法将小穴插满,始终无法得到满足感,但此刻的她非常想要,毕竟太久没有性欲,艾莉丝乌著嘴巴,用着牙刷抽插自己小穴,然后拿着另一个牙刷,用牙刷毛蹭著自己的胸部和身体这边。

“喔…..牙刷太小根了,我没办法满足,好想要阿……喔…..不行,不能太大声,会吵到梨梨的…….阿……喔…..小穴好想被插满….喔喔…..无法满足….快让我受不了……喔……阿阿……吉爸,好想尝试他得肉棒…..好想要看到自己的小穴被插满……喔喔……嗯哼…阿”
用牙刷到高潮后,让艾莉丝累到睡着了。

隔天早上艾莉丝在浴室洗澡,让女儿继续睡,等走出浴室的时候,艾莉丝说:“梨梨,该起床了,我们要去吃早餐了。”
可是不管怎么喊,梨梨就是躺在床上没有反应,艾莉丝察觉不对,平常自己的女儿是不会这样不理人的,于是赶紧过去看情况,一摸她得身体,艾莉丝惊讶自言自语说:“怎么会发烧,而且还这么严重,难道是因为昨天去西子湾吹风的关系,我都没有发觉到,赶紧去医院。”

穿上衣服后抱着女儿坐上出租车到长庚医院后,马上送急诊室,着急的艾莉丝不知所措,唯一想到的就是打电话给吉爸,吉爸接到电话后,火速冲去医院,到急诊室前面,吉爸问说:“梨梨的情况如何?”艾莉丝哭着说:“现在还在里面急诊,我好紧张。”
吉爸安慰说:“没关系,梨梨这么惹人疼,她一定不会有事的。”吉爸抱着艾莉丝到他怀里哭。

过没多久医生从急诊室走出来,艾莉丝急忙问情况,医生说:“还好发现得早,她只是吹太多风发烧,我已经先让她注射点滴,先让她在医院待个两三天,我在观察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毛病。”艾莉丝说:“医生,谢谢你。”道谢完后医生就先离开了。
艾莉丝还要帮梨梨带换洗衣服,所以要先回旅馆,吉爸开车带着她回去。

在车上吉爸说:“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带你们去西子湾,梨梨也不会发烧还打点滴,还带她去寿山,应该让你们早点回来的。”
艾莉丝说:“吉爸,这不怪你,是我说要带她去西子湾的,你只是带我们去而已,不要放在心上。”
到了旅馆后进去房间里面,艾莉丝整理一些衣服要给梨梨换得,装在背包里,边整里边哭。
吉爸上前擦拭她得眼泪安慰著说:“好了,不要哭了,梨梨她不会想看到你哭得。”
艾莉丝说:“吉爸,谢谢你,我好开心认识你,因为你是真心对我和梨梨好,如果你能当她爸爸的话不知道有多好。”

吉爸说:“那我可以收她当干女儿阿!不过现在她可能都要叫我爷爷了吧!”说完艾莉丝稍微笑了,吉爸看着她笑,自己也开心了起来,不然看她一脸哭丧著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对眼看着,吉爸把艾莉丝手上的背包放著,然后对她直接亲吻下去,艾莉丝虽然惊讶,但是却是抱着他在床上激情翻滚著。

艾莉丝说:“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得,但现在得我也只能对不起你老婆,我的好姐妹了。”
吉爸说:“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等做完后在去找梨梨吧!”艾莉丝点点头,然后吉爸脱掉衣服和裤子,艾莉丝也脱掉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然后继续在床上翻滚著。

吻完后艾莉丝蹲在床边含着吉爸得肉棒,吉爸说:“艾莉丝,在含更深一点。”艾莉丝说:“好。”抱着吉爸的大腿,整个嘴巴把吉爸的肉棒含进去,然后不断抽出,吉爸说:“含得很好,想不到你的嘴巴技术一流,是你前夫交的吧!”
艾莉丝说:“才不是,这是我之前在巴黎自己一个人含着小黄瓜、红萝卜,毕竟人家太想要了。”

吉爸奸笑着,然后艾莉丝躺在床上,吉爸将她大腿打开M型,然后头伸进去阴道那边,用舌头舔著那小穴,双手不断摇着她得大腿,小穴被舔后,艾莉丝抓起床铺,开始吟叫了,而表情却是一脸荡样,看来这些年她有多压抑自己的性欲,今天吉爸彻底将她性欲都开发出来。

“阿阿……阿…….吉爸舔得我小穴好热,但好棒阿……喔…..好爽阿……吉爸整个舌头往小穴舔得让人家好爽好养,而且小穴都是吉爸的口水,好棒阿…..嗯哼…..嗯哼……人家被吉爸舔得好爽……喔……在继续舔…..喔…..好….好舒服阿…….欧”

吉爸说:“很久没被舔了喔!看你的表情叫成这样,而且好荡阿!”艾莉丝说:“那是你太厉害了,舔得我好爽。”
吉爸说:“那现在换你舔我了,舔我得脚底和大腿。”艾莉丝点点头,然后吉爸躺在床上,艾莉丝将吉爸大腿抬高,然后用舌头舔着他得脚底,然后慢慢舔到大腿。  “喔…..艾莉丝舔得不错,我的大腿都是你的口水” 艾莉丝说:“谢谢吉爸夸奖。”

一脚舔完后在舔另一脚,艾莉丝边舔边摸著吉爸的大腿,然后吉爸还用脚去蹭著艾莉丝的胸部,艾莉丝说:“你好坏阿!”
吉爸说:“这样比较好玩阿!马上给我用我的双脚去蹭你的胸部。”艾莉丝听他得话,抬起吉爸双脚磨擦著自己的胸部。
玩完后,艾莉丝在继续舔著吉爸的身体,让吉爸身体产生兴奋。吉爸说:“你表现得很好,在来换我了。”

吉爸把肉棒插进去艾莉丝的小穴里,抓住她得手,边抽插边让她走路走到沙发这边,她双手扶著沙发旁边得把手,双脚被抬高,然后开始猛抽插她得小穴,艾莉丝也叫得很大声。

“欧欧……欧…..吉爸的肉棒好粗好大阿,插得我小穴好满好满阿……喔…..喔……我期待好久的吉爸肉棒终于插在我里面了,而且双脚被抬高,都自己看得到自己被插的样子…..我好羞人阿…..阿…..喔喔……好爽好棒阿…..喔….粗粗的肉棒在我里面抽插着我的小穴…..人家好爽,吉爸好厉害,好猛阿…..阿阿…..继续干我,吉爸拜托你在继续干我…..人家好想被你干阿…..喔喔”

被激发的淫性让艾莉丝一直不断呻吟著,艾莉丝转过来后,吉爸拿两面沙发放在对面,然后艾莉丝身体朝悬空,双手扶著沙发两边,双脚则在对面,吉爸说:“这个你前夫没有教过你吧!悬空式的抽插。”艾莉丝说:“吉爸好厉害,这样都有办法。”
吉爸继续用肉棒插进去小穴里面,然后抽出来在插进去时,插得很用力,“啪!”的声音都出现。

“好厉害阿…..这样子的抽插吉爸都会,好厉害,我的前夫算什么,吉爸才是最厉害的……喔喔…..阿……肉棒的撞击力撞得我小穴好爽,这样我根本都无法动…..阿阿…..喔……好爽,好棒阿…..喔喔…….在继续抽插我,吉爸,在继续抽插我…..阿阿……喔…..好爽,好棒阿……人家还想要吉爸得一切….喔”

持续这样的动作,吉爸拿出七个跳蛋出来,然后抽插小穴边用跳蛋玩弄著艾莉丝的奶头,要让她更加敏感。

“喔…..喔…..吉爸好坏,用这么多跳蛋玩弄我,人家会吃不消这么多跳蛋……阿阿…..而且这样人家奶头会好敏感,好养得…..喔喔….都变硬了….阿…..好爽,好棒阿……阿…..欧欧…..在继续抽插我,吉爸,用你的肉棒在继续抽插我……喔喔”

吉爸淫笑说:“看来你真的好久没做了,脸上表情出现那种很渴望的样子。”艾莉丝说:“因为是你,人家才想要得。”
把艾莉丝放下来后,继续在床上激吻著,艾莉丝双脚打开后,吉爸继续把肉棒插进去,两人双手合十,艾莉丝说:“吉爸,我可以叫你老公吗?” 吉爸说:“可以,快叫吧!我也很想听。”

“ㄜ阿…..老公的肉棒比刚才更粗更大了,把老婆我的肉棒插得好满……喔喔……人家被你的肉棒插得好爽好棒阿…..喔…..好爽,老公的肉棒让我好爽,里面都啪啪响着,而且又更粗了……喔…..在人家小穴里粗暴著对着我……喔喔……好爽,老公,老婆我好爽阿….阿阿阿”

“老公,我越来越爽了……喔……阿阿……好爽,抽插得好爽……喔…..在继续粗暴对着我,人家还想要更多老公的肉棒,求你不要停,继续在我里面抽插著,我好想要阿……老公把我干得好爽,人家要继续被你干着……喔喔…..老公的肉棒好厉害,老婆我一直好想被你一直干着……喔…..在继续干我,求老公在继续干我”

吉爸说:“好,我继续干死你。”艾莉丝转往侧边后,吉爸肉棒继续插著,然后舔着她得腋下,艾莉丝叫得比刚才更淫了。
吉爸淫笑说:“很爽吧!我的肉棒让你很爽喔!所以才让你这样叫不停。”艾莉丝说:“对,老公淂肉棒让我好爽。”接着在继续抽插和舔腋下了。

“喔…..腋下被舔得好养阿,而且都是老公的口水,可是人家被舔又被抽插,爽死老婆我了…..喔阿…..ㄜ阿…..老公好厉害,好会干阿…..喔喔…..人家被你的肉棒抽插到爽疯了……喔…..老公把老婆我干得好爽……喔喔……嗯哼……好厉害,人家都变得淫荡了….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阿阿”

“阿…..好爽……快让我爽死了,老公肉棒一直干着我,小穴都被你干得好爽,一直流出我的淫汁出来…..阿阿…..喔….老公,人家快不行了…..我要高潮了……喔喔……让人家高潮……喔喔…..要去了…..要去了…..等等你可以直接射在我里面…..人家想要老公的精液在我里面…..这样我可以怀你的小孩…..阿阿……去了….高潮了”

没多久艾莉丝终于高潮,吉爸把精液全都射在小穴里面,艾莉丝小穴也流出淫水出来,做完后艾莉丝躺在吉爸怀里说:“老公,人家好久没有这么满足了,老公好厉害。” 吉爸说:“我看得出来,你压抑好久,一次解放出来,赶紧去洗澡,还要去看梨梨。”忙着和吉爸做爱,艾莉丝都忘记自己的女儿还在医院里。

吉爸开着车到长庚后,梨梨还在打点滴,但已经醒了。艾莉丝关心说:“梨梨,还有没有不舒服?”
梨梨说:“没有,医生叔叔有帮我看过了,他说我已经没有在烧了。”没多久医生走进来,报告详细情况,还好梨梨只是发烧,没有太严重,两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吉爸说:“梨梨真是勇敢,打点滴都不会哭。”梨梨说:“因为我不能哭,妈妈会伤心的。”艾莉丝一脸安慰看着自己的女儿,原来她变得很懂事了。这个晚上,艾莉丝在医院里顾著梨梨,母女俩还聊天聊得很开心,艾莉丝还念故事书给她听。吉爸买晚餐过来给她们两个吃,连吉妈都来探望梨梨,吉妈问说:“艾莉丝,梨梨应该没事吧!我听老头说,她早上发烧,所以趁晚上有空过来看一下。”

艾莉丝说:“没事,医生说这几天就能出院了,还好有你们来关心。”
吉妈说:“那些姐妹也很关心,但每个都有家庭,必须要顾,无法前来,刚好老头要来,我就请他载我一起来,那些姐妹也要我关心你们一下。”  艾莉丝说:“有你们这些好姐妹,我就很开心了。”说完还看着吉爸。

吉妈走到病床前探望梨梨情况,艾莉丝站在吉爸旁边,吉爸将手放后面趁机摸起艾莉丝的屁股,艾莉丝小声说:“这样子我会有感觉得,而且你老婆和我女儿都在眼前而已。” 吉爸说:“这样才刺激阿!而且你有照我的话去做吗?”
艾莉丝说:“当然有,我内裤没穿,里面还放了跳蛋,老公交代的,怎么可能不做。”

吉爸奸笑着,拿起开关按起跳蛋开关,艾莉丝虽然忍着,但双脚无法站稳。“嗯哼……恩…..呜呜…..恩”艾莉丝隐忍着叫声,毕竟吉妈和梨梨都还在眼前,不能让她发现和吉爸得关系,吉妈转头过来看到后问说:“艾莉丝,你怎么了?表情好难看。”

梨梨也问说:“妈妈,你是不是也生病了?”吉爸说:“应该是,我带她去看医生。”两人眼神对看着,艾莉丝说:“那麻烦吉爸了。”

吉爸扶著艾莉丝出去后,来到厕所这边后,把门关起来,吉爸说:“都湿了吧!”艾莉丝说:“还高潮了。”然后两人在厕所这边激吻著,只是没有在做更多,不然的话怕会被怀疑,激吻过后,在让吉爸碰著自己的身体没多久,艾莉丝就变很开心从厕所走出来,两人都回到病房后,吉妈也关心着艾莉丝的身体,艾莉丝说没事,只是最近太累了。

到了晚上七点多后,吉妈先回去,吉爸说他留在医院照顾著艾莉丝母女俩,怕会有事情变化,吉妈答应吉爸,然后先自己坐车回去了。医生来病房来看梨梨得烧退的如何,看完没多久后说:“艾小姐,你女儿得烧完全退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艾莉丝听到后非常开心,跟医生说谢谢,医生就离开病房了。

离开病房后艾莉丝开心看着女儿,艾莉丝说:“梨梨,你明天就可以离开医院了。”梨梨说:“我有听到,我不会让妈妈担心了。”
吉爸说:“梨梨真是个乖小孩,都不会让妈妈难过,以后你要好好孝顺妈妈喔!”梨梨说:“我明白。”说完后梨梨就闭上眼睛睡着了。艾莉丝说:“吉爸,还好有你在,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吉爸说:“没事,只要你们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趁著梨梨睡着,艾莉丝用帘子将自己和梨梨这中间点阻隔起来后,和吉爸两人在另一张病床上吻著,吉爸问说:“为什么不要在旅馆做?”
艾莉丝说:“早上我们就在旅馆做了,而且我还要顾梨梨,所以我不能离开。”
吉爸说:“原来如此,你都不怕你女儿听到。”艾莉丝说:“所以我才阻隔起来,怕她看到会乱想。”

两人在床上吻著,吉爸把艾莉丝裤子脱掉后,自己也脱掉裤子,然后肉棒插下去,边抽插边揉着胸部,艾莉丝虽然呻吟著,但尽量放低自己的叫声,以免吵到女儿,让她看到和吉爸两人在病床上做成人片的动作。

“好棒,老公的肉棒现在又插到我小穴了,人家好爽……喔…..好厉害,老公的肉棒又把我小穴插满了…….喔喔…..嗯哼…..好爽,好厉害阿…..喔…..阿…..好棒,虽然早上才做过,但人家好想要继续被你碰著,在厕所又不尽兴….现在又可以被插了…..阿阿….好爽好棒阿…..喔”

吉爸说:“记住,千万不要叫得太大声,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如何解释。”
艾莉丝说:“我明白,可是你都让人家好爽,人家也是因为你才叫这样子声音。”吉爸说:“那意思不要了。”
艾莉丝说:“不可以不要,人家想要你碰我,不然我好寂寞的。”吉爸淫笑着:“真是小贱人一个。”

吉爸把艾莉丝双脚弯下去,然后肉棒插下去不断抽插,艾莉丝一直小声呻吟,但吉爸肉棒抽插的威力让艾莉丝根本无法叫得很小声,感觉就是要逼她大声呻吟出来,但艾莉丝还是让自己小声叫着。

“喔….好爽,老公抽插速度好厉害,好会抽插阿……阿…..都要让人家叫很大声,真是坏蛋一个……喔喔……好爽阿….阿….人家好爽,老婆我被你插得好爽,就像你说得,我是个小贱人….所以我想被抽插著…..喔….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这个贱人…..我好欠干阿”

“好爽……好棒,小穴里面都热热的…..你抽插我好爽,人家被干的好爽……嗯哼…..ㄜ阿…..棒死了,人家还要你继续抽插我小穴,我的小穴好想要被老公那根粗粗的肉棒干着,把人家淫穴干得满满的…..一直顶我子宫…..喔喔…..阿….好爽阿….小穴都快被插暴了….但还是爽死老婆我了”

吉爸淫笑着:“要高潮了吗?我还不想让你高潮,我还想干你的淫穴。”
艾莉丝说:“那请老公继续干我得淫穴,我的淫穴只有你干的最爽。”吉爸抱着艾莉丝起来后,小穴继续抽插著,艾莉丝抱着他边被抽插边离开病床,然后继续呻吟著,脚还被抬高,站着被抽插中。

“喔喔…..这样好难为情,但是人家好爽…..肉棒从啪啪变成扑兹扑兹的在里面响着…..老公,我好像迷上你的肉棒了,离不开你的肉棒还有你那干我的技术…..喔喔…..好爽阿….阿….人家好爽,棒死了….我快不能没有你的肉棒了…..阿阿…..好爽阿….棒死了…好爽好爽……喔喔”

吉爸说:“等等就要高潮了喔!”艾莉丝点点头,然后把她抱到沙发这边,然后肉棒继续抽插著,艾莉丝不断呻吟著,而且还越叫越大声了,这时候她也不管了,已经屈服在吉爸的技术下,彻底完全解放自己了。

“喔…..好棒,在继续干死我….干死我这个淫荡的女人,人家真是欠干…..喔喔……好爽阿….老公,人家快不行了…..喔喔…..又要去了….我又要去了……喔喔…..去了….去了…喔….高潮了…..阿”早上高潮一次,现在晚上又高潮一次了,高潮结束后艾莉丝吻著吉爸后就睡着了。

隔天早上,艾莉丝帮梨梨整理好东西后准备离开医院,吉爸开着车载着两人回到旅馆后,自己也先回去了。到了旅馆后,艾莉丝说:“梨梨,我们先把行李准备好,后天我们就要搭飞机回巴黎了。”梨梨说:“好,那要跟吉阿伯说吗?”
艾莉丝说:“当然要阿!吉阿伯帮我们这么多忙,我们要好好谢谢人家。”

梨梨说:“妈妈,昨天晚上你跟吉阿伯在做什么,你叫得好大声喔!”听到女儿说这句话,艾莉丝脸都红了,该不会昨晚在沙发那边女儿都看到了吧!艾莉丝说:“梨梨,你昨天有看到什么吗?不然你怎么会问说,我叫得很大声。”

梨梨说:“昨天晚上,因为有很大的声音把我吵醒,我张开眼睛,看到你跟吉阿伯在做以前跟爸爸一样的事情,爸爸说那个是妖精打架,所以你跟吉阿伯是妖精打架吗?”艾莉丝说:“那你之后还有睡着吗?”
梨梨说:“之后妈妈叫得很大声,我闭上眼睛都睡不着。”艾莉丝这下也不晓得该怎么解释。

而梨梨也好像用一种纯真又好奇的心态看着自己的妈妈,而艾莉丝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讲这个事情,然后说:“梨梨,这是大人的事情,你还小,等你长大一点就会明白的。”梨梨懵懂得点点头,于是传讯息给吉爸说后天要回巴黎的事情,这个晚上艾莉丝一直陪着梨梨到睡着。

隔天早上,艾莉丝和吉爸两人又出来见面,吉爸说:“你明天就要走了,搭几点飞机?”艾莉丝说:“早上十一点。”
艾莉丝接着又说:“前天晚上我们两个在病房做爱的事情,梨梨好像有看到,但是我说那是大人的事情,等她长大会明白的。”
吉爸说:“原来如此。”艾莉丝说:“要不是我叫得太大声,吵到她,否则她也不会看到的,被我声音吵一整晚。”
吉爸说:“这也不能怪你,不过也没关系,以后她会懂得。”

两人去逛街,艾莉丝去帮梨梨买一些衣服,趁著今天百货公司打折的时候买,吉爸问说:“对了,梨梨呢?没带她出来。”
艾莉丝说:“今天我拜托萧清姐,也就是你老婆帮忙照顾,而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人单独时间。”
两人逛街逛著,买完东西后已经黄昏了,两人找了一间简单的饭馆吃饭。

吃完饭后,带着艾莉丝回到旅馆,吉爸说:“明天见了。”艾莉丝说:“吉爸,明天我就坐飞机回巴黎,今晚陪我最后一晚好吗?”
吉爸点点头,把门关上后,艾莉丝吻著吉爸,然后脱下衣服,里面是早穿好的性感睡衣,艾莉丝说:“老公,今晚尽情享受我。”
吉爸把艾莉丝推倒,然后脱下衣服,舌吻艾莉的舌头。

吉爸拿着电动棒插进去艾莉丝小穴里面,然后开起震动,电动棒在里面旋转着,艾莉丝也呻吟了。
“喔…..阿阿…..小穴里面被旋转的,好爽好舒服……喔…..阿…..电动棒搞得我好爽,可是人家想要老公的肉棒在我里面粗暴著抽插….喔喔…..老公,快给我这个贱人肉棒好不好…..我好想要阿…..喔喔…..好棒阿”

吉爸说:“别急,正要开始而已。”艾莉丝趴在床上,吉爸把肉棒插进去后,用力抽插小穴,然后拿出奶油涂在她后背,边抽插边用舌头舔著奶油,让艾莉丝更是敏感又很痒,但表情还是很荡。

“喔…..老公真坏,把奶油涂在我身上吃,人家被你舔得好养阿……喔喔…..好爽,肉棒抽插我好爽,小穴快爽死了……喔喔…..ㄜ阿….好棒,爽死老婆我了……你现在把奶油涂在我屁股上了…..喔….舔得我好养,可是屁股被舔得好爽阿…….喔喔…..喔…..人家像一只母狗一样被插著….喔”

吉爸说:“老婆,是你叫我享受你的,所以我正在享受阿!用奶油涂你后面边舔,让你叫得更淫荡。”
艾莉丝说:“我知道,老公尽情享用。”接着艾莉丝躺在床上,肉棒插下去后,边扶着她得屁股边抽插著,屁股有时还会上扬。

“被干得好爽,人家被老公干得好爽,老公肉棒好棒阿……喔喔…….好爽,只有老公的肉棒才能够干死我这个小贱人,把我干得这么淫荡……喔……阿阿…..好爽阿…..这是最后一晚,让人家多享受你的肉棒……喔喔……好爽阿….继续干我,不要停阿……喔喔….爽死我了…..喔喔”

吉爸说:“这最后一晚,我不会放过你的。”艾莉丝说:“谢谢老公,让我度过这个不寂寞的夜晚。”接着肉棒继续抽插著,两人还激吻著,吉爸也拿出震动棒出来玩弄著艾莉丝的身体,肉棒抽插根震动棒得震动,让艾莉丝理智全失,完全沉溺在性欲里面。

“阿…..用震动棒来玩弄我的身体,老公还真是把我玩得很彻底…..阿阿……好爽,好棒阿……老公技术好好,我快爽死了…..把人家干得跟母狗一样,我好淫荡阿…..喔喔…..我这个淫荡的女人配老公的肉棒真是好爽,把人家干得好爽……喔喔……爽死我了….喔”

“喔…..老公肉棒又变大了,今晚特别有力阿…..是因为以后在也见不到我吗…..喔喔…..我也好怕见不到老公你…..喔喔…..虽然瞒着你老婆我的好姐妹做这种事情是不对得…..但人家就是想要……想要你的肉棒干着我…..喔喔…..喔喔…..快不行了……要去了….老公,要去了…..阿”

没多久艾莉丝终于高潮,把精液全都内射后,在干她五次,终究让她爽到受不了了,五次高潮后两人洗了鸳鸯浴,躺在床上后艾莉丝说:“明天我就回巴黎了,以后在也见不到你了,我怕以后我会很寂寞孤单的。”

吉爸说:“如果你真的寂寞的话,那就打开视讯,自慰给我看,或者在找机会回来找我,我保证我会让你很爽的。”
艾莉丝说:“谢谢你,认识你真好,虽然只有这几天叫你老公,但我很心满意足了,以后我真得回来,我会找你的。”
达成共识后,两人在床上持续激吻著过后,睡着了。

隔天早上,吉爸和吉妈和一群好姊妹们送艾莉丝到机场,艾莉丝说:“这次回来我很开心,谢谢你们。”
吉妈说:“以后有空可以再来玩,梨梨这小孩子昨晚住我家还玩得挺疯的,家理很久没有小孩了。”
艾莉丝说:“我知道,以后我有空绝对保证会回来的”
梨梨说:“大家再见,吉阿嬷,吉阿伯再见。”

“再见。”跟艾莉丝母女道别后母女两朝着登机口方向前进,走到一半梨梨想要上厕所,先带她去厕所,这时候“这送你。”吉爸突然拿着礼物在艾莉丝前面送给她,艾莉丝说:“吉爸,这个是…”吉爸说:“给你的礼物,只是一条项链而已。”打开后,里面确实是一条亮晶晶的项链,艾莉丝说:“吉爸,谢谢你,你老婆呢?”吉爸说:“她在外面等我,我只是找个借口来找你而已。”

艾莉丝哭着说:“吉爸,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会好好感激你的。”吉爸说:“你早就感激过我了,把你自己送给我了不是吗?”
吉爸帮忙擦拭着眼泪,趁著梨梨还没上完厕所前,两人在厕所门前最后的激吻,吉爸也不断蹂著胸部,吉爸说:“你内裤没穿?”
艾莉丝脸红点点头,然后吉爸把拉链拉开,插进去后不断抽插,临走前的最后一次抽插。

“临走前的最后抽插,老公的肉棒好大…..喔喔…..嗯哼…..虽然不能尽兴,但人家我好满足了…..阿…..喔喔…..好爽好棒阿….快让我爽死了….嗯哼….要去了…..要去了….喔喔”

艾莉丝说:“老公,谢谢你,这是最后一次叫你老公。”吉爸说:“以后回来找我可以常叫。”两人在厕所门前一阵激情后,让艾莉丝高潮,还好梨梨没有出来,赶紧把服装都整理好,把梨梨从厕所带出来后,梨梨说:“妈妈,你刚刚又叫得好大声喔!吉阿伯也在。”

两人不知道要说什么,吉爸赶紧跟梨梨说再见后,母女俩就搭飞回巴黎了。

https://imgs.cc/image/wFxxf1n
https://imgs.cc/image/fGFq5VM
https://imgs.cc/image/lrHra4I
https://imgs.cc/image/BWLzgRv
https://imgs.cc/image/vNUjrtv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