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的老婆

楼主: arthur372017-07-08 08:11:00
结婚前就曾听说一些有关兰的风言风雨,说她爱和男孩子称兄道弟、嘻笑打闹,被别人吃豆腐也不知道(或根本不介意)。还从她一些不知道我在追她的男性朋友口中知道,我老婆从前是多开放、多性感。研究所里的男同学们常爱聚在一起,边喝酒边交换如何趁机卡油这性感女孩的经验。

这些把我未来老婆挂在嘴上津津乐道的男孩们、我,以及我当时的女友(现在的老婆),都是同一个大学的同学(我在念第二个硕士,当时的女友是一个大学快毕业的准学士)。一方面当时我的竞争对手太多,另一方面在美留学的圈子太小,任何事都可能传遍华人圈子。所以交往的两年中,我始终把和老婆的恋情保密得滴水不露,深怕曝光后对手会更加速进攻,因此每当听到他们满嘴轻薄,我也不好批评或争执,总是默默的听着,干在心里。

婚后老婆的表现也都还算正常,她公司里一堆高挺的老美俊男、帅哥,虽然听过几次有老外向她献慇勤或语出挑逗,但也从未听说老婆和他们有任何超过分寸的举动,因此我也从未想过和兰求证从前求学的那些传言的真实性。

但在在某个周末我总算是察觉到蛛丝马迹了,想来当年这些传言是有它的可信度。

平常老婆的衣着虽不暴露,但也还算性感。虽然我是一个爱吃醋的老公,因为兰有一副以一个三十出头、生过三个小孩的少妇来讲,算是不错的身材,我也就不多加管制。

上半身兰爱穿很透明的薄衬衫(婚前就是这样了),紧得曲线毕露的T恤,或是超大蕾丝领口的无袖短洋装上衣;下半身不是膝上的折短裙,就是紧到不行的浅色踩脚长裤。她又偏不爱穿丁字小裤裤,穿浅色踩脚裤时,在兰身后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她穿的小裤裤的颜色和形状。不过兰一般都是会小心谨慎,尽量不让自己曝光,最起码是在我看得到的时候。

最近因为小女儿刚断奶,兰的胸部常会涨得难受,有时还必须把母奶挤掉,虽然不适的情况不会太频繁,但我们还是到VictoriaScecret,挑了几件四分之一罩杯的丝质胸罩。这种胸罩的罩杯有细钢丝托著,但罩杯本身却是只托著乳房不会遮住乳房。这样一方面才不会压到她因为生小孩从32B升到36D的乳房和圆挺的乳头,另一方面还能保持透气卫生。

因为兰己有成堆的紧身T恤和产后就更显紧绷的高岔小裤裤,产后就没有再另外花钱添购,老三断奶后,就都重新拿出来穿了。

某个初秋的周末,我们例行要到一个华人商场去买下一周要用的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出门前兰洗了个澡,从几件新买的胸罩中挑了一件淡粉红没蕾丝的,再罩上一件乳白的无袖紧身T恤,下面穿了一件她的低腰高岔的丝质浅蓝小裤裤,外面套上了纯白的紧身踩脚裤。

兰也知道我小气爱吃醋(就怕老婆曝光被吃冰淇淋),所以出门前老婆顺手抓了一件轻薄的深色长外套,刚好罩住她浑圆的臀部和挺到要绷破T恤的乳房和乳头。兰随便穿了双短靴,原本就和我差不多的身高,看起来就更显得高挑。

夫妻俩带着三个小孩,开拔到了附近最大的华人商场。我牵着两个大女儿,兰抱着刚满周岁的老三,一家人在商场里踱步闲逛。

初秋的风蛮大的,老婆紧抓着外套挡风,但还是不减她逛街的情绪。老婆逛街,一般都是看她的衣服、化妆品,再不然就是小孩们的衣服、玩具。从不留意我的用品。至于我呢,虽然是小气爱吃醋,但也很甘愿陪着老婆小孩看她们想看的东西。在商场内走着走着,很多中年男士们的视线总会瞄向我的老婆。老婆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高挺的鼻子和性感的丰唇,年轻时就是众人注视谈论的焦点话题。所以在商场内,一堆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眼光无法轻易离开我的老婆,对我而言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这点我只觉得骄傲,却不会太吃醋。

一家人边走边逛著商场,眼见就要走到前面的华人超市。快到超市时,经过了几家全家人从未一起驻足的男仕用品店。走在我前面的老婆突然不见了,而我身后却多了只手从我领子拎了起来:“喂!季呀,你看看这条领带好看吗?”原来是兰停在一家男仕用品店前,一把将已走向前的我抓住,喊着要我看一条实在不起眼的领带。

我虽然感动,老婆竟然会帮我看东西;但又纳闷,为何认识十年后会突然转性,帮一个在硅谷当电脑工程师、每天穿着随便的老公挑领带?不解!

老婆一直指着要我细看那条领带,但我却发觉,她小姐的眼光老是飘向店内的人群。顺着兰的眼光,我看到了一个很引人注目、身高至少一米八几的壮硕中年华裔男子。那男人穿着宽松的西装,在高大的身型外更显帅气。我承认,虽然他不比我年轻,但比我帅很多。

那个中年男子手牵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看来是他的女儿,身材高挑,五官轮廓像那名中年男子一样浓眉大眼。我上下打量著这个中年男子,一肚子的不爽,对那条鸟领带更谈不上任何置评;我的老婆却也未发现我沉默不语,只光顾著扫瞄那男人。

停了数秒,老婆也觉得失态,但仍未察觉我已发现她在偷瞄别的帅哥,赶忙问我喜不喜欢那条领带。兰说话的音量足够让店内的人都听到,音调却嫩到只有当初谈恋爱时才有的磁性。那名中年男子却也被老婆的嗲声嗲气给吸引了,那一对深邃的牛眼直瞅着我老婆上下打量。

我意识到说不出的危机,赶忙催著老婆快走,要不是一手牵着一个小孩,我肯定扛着老婆离开。我告诉女儿们说老爸不买领带,钱全省下来让她们自己挑玩具,这下我家的女儿们可站在我这边吵这要老妈快走,深怕爸妈多留一秒就会转了心意。

女儿们都嚷着快去买菜,老婆也就不好多留,只好大声的回了女儿们一句:“好,我们就到前面超市买菜。”实在不是我小心眼,兰准是有心无意说给那男人听的。

果不其然,那男人和身旁的中年女人说了几句话,又把手中的女孩交给了对方,自行大步的尾随我们一家进了超市。

进了超市,平时都是一起逛一起挑,今天老婆却提议分开买才省时间。兰让两个大女儿拉着我帮她们去买零食,还特别交代妈妈今天请客,爱买多少就买多少,可以多花时间去挑。

女儿们可乐翻了,拉着我直往零食区跑,老婆却头也不回的推著坐着刚满岁的老三的购物车,逛向了生菜蔬果区. 奶奶的,零食架和生菜区,一东一西差了十几排的购物架,从未分开自行采购家用的老婆一转眼就消失在远方的购物架后了。

“嗨!纪季!好久不见,七、八年囉!”才刚到零食区,就碰到读研究所时代的家教学生家长:“纪季,是你的女儿吧?好漂亮唷!长得一定是像妈妈喔。来,妹妹乖,阿姨请你们喝珍珠奶茶。”

小孩们听到喝波霸(就是珍珠啦),哪还有不好的;而对方又是老友,又有诚意,我也不好推辞,便跟着从前家教的学生家长走进零食区旁的冷热饮部,大家拉了椅子就坐下开聊了。

刚聊不到两句,我就借故上厕所,让小孩跟着阿姨聊一下,自己就往生菜蔬果区跑去,担心顾虑的事会发生。

走到了生菜区,放眼密密麻麻的一堆主妇,十几台购物车前拱后撞,在狭小的走道寸步难行。也难怪,周末嘛!但总看不到自己的老婆,我急得眼光四处搜寻,终于在最远的斜对角落看到老婆正越过购物车,想要抓滚筒架上的塑胶袋。我家刚满周岁的老三坐在横在兰前面的购物车上,正拿着一袋青菜直甩,还不停地咯咯大笑。

滚筒架前还站着别的主妇们忙着挑菜,中间又横隔着一台老三坐着的购物车(老婆从不敢让小孩离开视线,尤其是拥挤的市场),她只好踮起了脚尖,想要越过横在前面的购物车和一两位正在挑菜的妇女,抓到到滚筒架上的塑胶袋。

这么一倾一踮脚,兰的外衣就往上缩起,一个紧包著的圆浑臀部马上露了出来,远远的似乎还能看出兰的小裤裤也透着紧绷的白色踩脚裤一览无遗。更惨的是,我相信紧身裤一定已经镶进她的下体,把整个私处的形状从后面双臀中展露出来。

这绝对不是疑心,因为我自己也看见过老婆作类似动作时,露出来私处的形状。老实说我还蛮爱看的,但绝不是与他人分享。不过,这天在市场中还好,四周大多是妈妈主妇们。

我想过去帮忙兰拿塑胶袋,却又无法一下越过数十台购物车和十几个大型置物摊。急归急,总不能失礼。还是老话一句,在硅谷华人圈很小的,说不定眼前的主妇就是隔壁部门老李的太太。一路急着冒汗喊著借过,一方面看着主妇们一手拿着正在挑的青菜,一手使劲地挪出一条通道,其中还不时听到小孩尖叫。

还没越过一摊呢,就见到那位在男仕用品店中见到过的浓眉大眼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兰的附近。他侧身一个跨步站在兰的身后,虽然老婆身高也快有一米七,但总比不过一个超过一米八快一米九的人构得远。

那男人一手斜越过了老婆的头上,穿过购物车和挑菜的主妇们想要帮忙拿塑胶袋。但这距离,对那男人来讲也还是远了这么一点儿,就见那男人在老婆的耳边轻语了几句,想是告诉我老婆他要帮忙吧!

随后老婆的脚踮得更高,整个人向购物车前倾,那男人的下体就全部贴在我老婆的下体上。妈的,隔着那男人薄薄的西装裤,贴在我老婆紧绷著的踩脚裤,我想完了,豆腐被吃光了。那男人却也不急,佯装着还差一点就构到滚筒架,双脚往下一沈,又猛然一下往上挺,就见到兰连人带车往菜架晃了两晃,硬是连人带车把挡在前面的主妇也挤了向菜架。

这时男人抓到了一个塑胶袋,又在老婆耳边嘟哝了两句,然后再重复一次刚才的动作。那男人又沈了沈下体,然后又猛一个往上挺,又再抓了一个塑胶袋,想是问我老婆刚才一个塑胶袋够不够,我老婆告诉他不够,这会儿那男人又再帮兰抓了一个。

这么来回了数次,就看到那男人紧贴在我老婆的臀部上,卖力地上下揉动他的下体。这时我也好不容易穿过了人墙来到离她们不远的侧面。刚才从后面远远看来,大部份的动作都被那男人的西装外套遮住,这会儿,从侧面全看到了,那男人的西装外套也因为他要伸长了手去拿东西,把他那紧贴在我老婆下体的西装裤全露了出来。

哇操!老婆整个人几乎都趴在购物车的侧面,右脚尖踮得老高,左脚跨在购物车的底层,从侧面可以很清楚看到她那饱满的私处和紧陷在胯下细缝间的小裤裤的花纹。那男人裆中早已坚硬,紧紧的顶住我老婆那被紧绷的小裤裤所拉出来的细缝,就这么来回地摩擦。

那男人也算老手,借故在老婆的耳边细问带吹气,看来是想挑起她的情欲。那男人每猛然向上挺身抓塑胶袋,就见老婆双手紧握著购物车的另一边,丰唇微张,皱着柳眉,两眼无神的看着前面蔬果架,看不出是被挤得难受,还是哪里不舒服。

虽然身高差他十几公分,却也难咽这股鸟气。我刚要一个剑步冲上,刚好一个主妇要我借过,才一让身转过头来,就见我老婆背对着那男人,回头仰望对那男人道谢;而那男人也已依依不舍的从我老婆背后下来,裤裆却还是直挺挺的。这下抓不到现成活的,只恨没理由一拳卯过去。

我刚愣在那儿,想要如何师出有名,就见我老婆褪下了外套帮老三披上,的确,在生菜区是挺冷的。我一阵感动,嗯,还是个好妈妈。但接下来就见到我老婆在狭小的空间内转过身来,面对着那男人再次道谢,顺便从那男人手上接过塑胶袋。

天哪!兰那本已凸出的乳头,在生菜冷冻柜旁更显得凸出了。就见那男人把塑胶袋往我老婆的怀里塞,然后上身往前倾,生怕市场人太吵我老婆听不到,又贴到我老婆耳边说话,应该是说不用客气之类的客套话。接着那男人又把视线转到老三身上,穿过我老婆的腋下,伸出双手要抱我家老三,嘴还不停贴在我老婆耳边,好像是夸我家老三可爱漂亮。

他这双手一往车内伸,一方面还要微侧绕过挡在中间的兰去看小孩,那男人的左上身全部贴在我老婆的乳房上。他边借故逗弄孩子,边不停地全身在我老婆的上身挤压揉动。在平常看起来这就是吃尽豆腐,但在拥挤的周末超市内,就像是正常的老友寒暄,谁也不觉得在这里紧贴著是吃豆腐。

我却也看得愣住,忘了刚才还要冲上去扁人。不顺着看向老三还好,一看进购物车内的角度,刚好看到那男人上身在我老婆乳间来回摩擦,下体却紧紧贴在我老婆还抓着一把塑胶袋的右手上。那男人上下左右,有意无意地摆动上身和下体,又好像是逗小孩,又好像是在挪身让后面的主妇通过。只见我老婆一方面尴尬僵硬地微笑,另一方面想要穿过那男人去拿他身后摊子上的蔬果。

这下两人贴得更紧了,那男人从购物车内抱起老三,一个转身下体又贴上了我的老婆,两人又恢复刚才从滚筒上拿塑胶袋的姿势,只是中间多了一个老三。

藉著逗老三玩,他的下体在我老婆的臀部上扭动得更剧烈了。他不断地在拥挤的人群中变换逗老三的姿势,一会儿往上抛,一会儿向左甩,也逗得我家老三咯咯笑,但下体总是紧贴兰的紧身裤。

因为挤压抖动得太剧烈,老婆手上的橘子给挤掉了,她只好勉强地弯下腰去检拾。因为走道太过拥挤,老婆无法屈膝,只能尽量向前下腰再度的挺起了他的丰臀,整件紧身T恤也都缩到弯下的背上,露出她大片在冷气中寒毛直竖的白皙光滑后背。

老婆这一弯腰,却也方便了那男人摩擦的角度和深度。那男人不断地把我家老三向他妈妈背后的方向晃去,然后又用力地往前和往上把老三接回来,每来回一次,就见兰检起了的橘子又掉到地上,还滚到架子下面。

兰左手撑住菜摊,右手猛在架子下面摸索,丰臀左右上下地摇晃。越往菜架里探,丰臀就和那男人的下体贴得更紧,那男人和我家老三的嘻闹声和动作就越大,菜架也就晃动得更厉害。周遭的主妇还是各自专心的挑菜,挤进挤出。

不知道兰和那男人为了一颗掉在地上的橘子和一个刚满周岁的小孩折腾了多久,突然那男人停止了规律性的晃动,使了劲的把我家老三用力抱近脸上,双眼紧闭用力地亲了下去,然后喘了声大气,同时也听到兰“唉唷”了一声。

只见兰连忙站直了腰,一脸红晕,一双大眼好像失了神似的。老婆想要转身过来抱老三回去,就这么两人一错身,那男人双腿一软的靠在水果摊上,再把老三交回我老婆。老婆刚抱老三回怀里时,那男人还不肯松手,他还抱着老三在我老婆左右的晃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把手从老三的背后和我老婆的胸前间抽出。

“老爸!上厕所那么久唷!?”三人同时都回过神来了。那男人的女儿过来找人了,我也从错愕中惊醒。

我无法相信,自己竟能眼望着另一个男人这么露骨放肆地在我面前吃我老婆的豆腐。我顾不得礼貌,用力地挤向她们,只见那男人牵着女儿的手,说着他的理由,两人朝着大门的人潮中消失了。

我从还目送著那男人离去的老婆背后轻拍了一下,老婆吓了一跳,回过头来说:“季,你吓死我了!”

我并不想追问她为什么被吓。其实,我也不知该如何反应,只轻描淡写的问她买得如何。我这时也瞥见,她踩脚裤在臀部的地方湿了一片;兰也发现我在盯着她臀部,赶忙用外套遮住臀部。

兰用微愠的口气说:“唉,刚才不知道哪个小孩手上果汁没拿好,全从吸管中喷了出来。”

我说:“是吗?真是不乖的小孩,害我老婆裤裤都湿了。”

好久我没和老婆单独逛街买菜了,我缠着兰让我陪她一起买,让她不用担心两个大女儿,告诉她有人陪着她们喝珍珠奶茶呢!老婆也就答应了。

兰把老三放回购物车向前推著,我双手从兰背后搭着她的双肩,三人慢慢的挤出生菜蔬果区。在转弯的时候,我趁机摸了兰臀部一把,开玩笑的说:“哼,好黏的果汁唷,还有腥味呢!”老婆红著脸回答说,她没看请楚到底是什么喷出来,总之是小孩不小心。

回家后,我始终在想,为什么我没有上前打断那件事的发生?又为什么回家后,我发现我的内裤裆前也湿了一小块?我是一个小气爱吃醋的老公,我还是怎么也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能看完全程,而自己的身体也有了令自己意外的反应……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