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我没有感冒

楼主: atb987tp2017-05-18 09:39:00
想想看,将自己的脸紧紧的埋进女孩子的大腿间,正在忘我的努力品尝蜜穴,
当最甜美的时刻来临时,想要获取适当的空气补充会是个问题;尤其是这位女郎
的短裙正盖住了你的头,而更为复杂的,是你被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三面都是
硬梆梆的表面,剩下来的一面,则正好面对着我们所讨论的女郎。

  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如果我还有感冒所造成的鼻塞,那么可就麻烦了,很幸
运的是,我没感冒。

  无疑的,你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会落入这么变态的窘状?然而另一方
面,你或许根本不想鸟我为何如此,只想等我描述如何干这个女郎?!

  真是难!

  事实上,我去那里只是为了修理电话,那间办公室位于华尔街最高建筑的第
52楼,办公室的摆设令人印象深刻,我想这可能是一家法律公司,不过我通常不
会去注意被指派到那里;我只是进去,修理电话,然后出来;而他们也不会以小
时计费的付我钱。

  柜台接待小姐将我交待给一位公司小弟,他领着我到公司内部,指出有问题
的电话,然后就离开了。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有一张很大的旧式书桌紧贴
著墙壁,显示有人在用这个房间。

  我测试电话后,顺着线路找到了电话联接盒,很自然的,它就一定要躲在那
张大桌子的后方,我不想移动这个大家伙,因此将椅子推开,钻入桌子底下,还
真是又狭小又黑暗,我拿出手电筒及螺丝起子准备工作。

  正当快要把电话盒盖打开时,我听到一阵柔软的脚步声走近书桌,我还没来
得及出声,脚步声的主人已经坐了下来,将椅子拉进来,一只脚踢到了我的背,
出现了一声惊吓的喘息—听起来铁定是位女性—椅子立刻滑开。

  我转过头,但是从我的位置,所看到的,只有膝盖以下的小腿,“修电话的,”
我很快的解释:“我正在检查里面的盒子。”

  “噢,”一声松了口气的甜美声音说:“你真的吓到我了。”

  “抱歉,女士,不会超过几分钟的。”

  “是吗—哦,真是的”那个声音说:“我,我必须替老板将这封信立刻打好,
他有事要离开,你知道,而且他很急。”

  好吧,我猜如果是一位绅士的作法,就是爬出书桌,在那里等着她打完信,
但是我今天的工作清单,还有3 个地点等着要跑,我实在不愿意站在那里,看着
自己的脚尖浪费时间,所以我说:“没关系的,女士,妳可以开始打字,不会妨
碍到我的修理。”

  暂停了一下,“啊,好吧”她有点迟疑的说:“如果你确定你还是可以——”

  “没问题。”我说著转身处理电话联接盒。

  她将椅子再度移近书桌,小心的将双脚放在我蹲屈身体的旁边,我听到一张
纸卷进了打字机,接着出现快速的打字声。我不禁好一阵子怀疑,像这么一家豪
华气派的公司,为何不提供秘书使用计算机做文字处理—更不用说采用摩登的办
公家具了,但是这个一阵子很短,因为旁边出现更有趣的事情占据了我的思考,
譬如说身旁的这双腿。

  当然,我早应该想得到;但换个观点来说,她也应该想得到;这么接近女性
的腿部,再加上清香、微熏的气味,混合著若干出自身体内在的特殊味道,很快
的就影响到我的注意力,更不用说我的阳具了。有好几次我盯着眼前电话线路,
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看什么,于是决定向本能投降了。我转过头,在手电筒的光
线下检视眼前的一双小腿。

  我并不知道她上身的模样,但是单单这双腿就让我流口水,她并没有将双腿
交叉,只是轻并在一起,两脚平置在地板上,我很高兴的发现她没有穿丝袜,她
的短裙在坐着的时候,高高的拉过膝头,她小腿的样子平滑、无毛、曲线很美,
膝盖上有酒窝状的微凹,非常的性感;她的大腿则是甜美的引诱,逐渐膨胀最后
藏入裙中。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或是有在想吗?我猜可能因此会让自己惹上大麻
烦,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是本能控制了我,男人的阳具总是不顾后果的,无论
如何,事情就发生了,我在窄小的空间移动着,将我的手放在她的小腿上,刚好
在脚踝上方。

  打字机的声音突然停止了,我不敢动了,她也一样,我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
么,她会踢我的脸吗?尖叫?叫警察(或宪兵队长)?

  好长一段令人全身发冷的暂停—至少对我来说真是够久的,实际上,或许只
有10到15秒钟的时间,接着打字声又开始了。

  哇!如果不是那封信比世界上任何事都重要,就有可能是这个小妞想玩游戏,
不管是那一个……都好。

  非常慢、非常温柔的,我将手往上移,打字机开始乱震了,打字声比之前还
快。她的腿摸起来的感觉,就如同所看到的一样光滑、可口,我的手慢慢的顺着
小腿肚的曲线往上到达膝部,当我在此暂停时,我那令人垂涎的打字小姐仍然没
有反应。

  以为我正在考虑是否还要继续做?至少我可以保证不会半途而废—我只是换
了一个更好的姿式,将自已转成面对双腿,尽量让自己舒服一点的半蹲,这样我
离目标就更近了。我开始伸手探索她的左腿,比先前更自由而且完整的进行,但
是依旧维持在膝部以下,当我预备更深入的搜索时,听到纸张被抽出打字机的声
音,正在怀疑我这愉快的活动即将结束,立刻又有一张纸被卷入,打字又开始了。

  受到了这种鼓励,我让双手滑过她微凹的膝盖,朝向她那甜美、丰腴的大腿
肌肤,我不会否认自己极为兴奋,处于这种奇怪的境遇里,以及指间传来柔软、
宜人的肌肤触感,让我的心头小鹿乱跳,当我的手接近裙子里的时候,我感到已
充血的阴茎更为坚硬了。

  她的裙子不是那种窄裙,两只手可以同时滑进去,我的手掌心感觉到一阵微
颤,这是我从她身上感受到的第一个真正反应,随着我的手一路上滑,打字机击
键的声音仍然持续著,当我摸到小裤裤的边缘并将手指伸入时,我听到打字的声
音开始紊乱,而她的腿也张开了,虽然只是张开一点点。

  当我的手潜入了她的小裤裤,她的腿张得更开,向前一压,我的手指碰到了
温暖、湿润、柔软的蜜穴,同时听到来自上方的喘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