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医的诱奸计画

楼主: kbl1ll1l2017-04-20 20:11:00
1
她背对着我趴在桌前,臀部微微翘高,我兴奋地将水蓝色的柔软丝质内裤脱去,一想到这是病患的宝贝女儿,我的下体就昂首挺胸异常精神;接着没有太多的前戏,也顾不著温柔对待,马上便扶著龟头探寻洞口,便顺势用力一顶,插入她的干燥狭窄阴道。

  “这是我的女儿,现在在大学唸书。”妇人开朗地介绍著病床边陪伴的女儿。她看起来年轻貌美,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珠及长直发,穿着朴素的T恤及热裤,因为挤在狭长的陪伴椅上,她无法藏住的修长美腿只好摆在我面前,而她的热裤短得快露出她的屁股蛋。

  她对我微笑,因为睡梦出忽然被打断,两眼惺忪,头发也不太整齐,显得有点狼狈。

  “阿姨,妳很好命啊!女儿还来照顾妳。”我官腔地说道。
  “没有辣!我老公今天请不到假,临时请她来帮忙。”妇人解释道。

  沈女士,56岁,过去因为肾脏功能逐渐恶化,但一直不愿意洗肾,如今因为肺部积水造成肺水肿,才被家人带来挂号从急诊入院。本来无聊的午后,也因为她的到来,变得有趣得多,当然,我有兴趣的是:如何诱奸她的女儿。

  “我们会先用利尿剂试试看,看妳的尿有没有出来,如果尿量还是不多,阿姨,妳就要考虑洗肾囉!”我这样解释道。因为我透过言谈间,感觉她还是不愿意接受洗肾,在急诊使用利尿剂让她排出了大量的尿液,让她喘促改善一些,她便又认为自己倚靠药物还撑得过去。

  “好好好,先用药物。”妇人敷衍道,当然心里肯定抱持侥幸心态,没有考虑洗肾的事。
  “妳今天不用上课吗?”我趁机跟她女儿搭个话。
  “她跟学校临时请假才过来的。”妇人替她女儿说道。她女儿则是点头笑笑,可能有点害羞,不太愿意说话。

  “我们等下会抽个血追踪一下妈妈的血色素,因为她肾脏功能不好,也会容易贫血。同时也会备个血,如果血色素不高,就会帮妈妈输血。”我面对着女儿说道,同时也不忘回头跟妇人有眼神接触:“这边这张输血同意书要请妳帮忙签一下。”我向她解释了输血的一些可能风险,便让她在上面签了名字,并且加注了她的手机号码。

  叫卉乔啊!很美的名字。

  一想到要无论如何要得到她的身体,胯下便无可克制地鼓胀起来,好在被医师袍巧妙地掩盖住,否则可就尴尬了。

  妇人倒是很了解她女儿青春肉体有着无限魅力,言谈间想把女儿介绍给我,还打听我的岁数、来自哪里。

  临别之前,不忘提醒主治医师每日的查房时间。虽然初次见面,青涩纯真的女儿让我一见钟情,虽然依依不舍,还是得故作矜持地离开,以免露了马脚。

  对于医师成熟的路上,充满诸多艰辛,除了需不断学习,工作时间又长,得牺牲许多家庭及私人的时间。很多的人因此与爱情绝缘,可能到年事已高才随便找个人相亲,或著找身边单身的对象结婚,甚至一辈子单身。

  在菜鸟医师的阶段,除了只能累积知识和经验,通常就是被当廉价劳工使唤,帮助主治医师处理临床业务。(不要看薪资很高,用工时平均下来,根本就远低于法定基本工资)

  有时候有性需求,也只能下载个成人影片,自己孤单地躲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偷看,然后自卫。快速又方便,也很符合医院所重视的效率,但渐渐地,自慰不再能满足我的需求,我想要真的女人,真实女人的身体,除了要我喜欢的对象,还可以不用男女交往那样无脑多余的经营感情浪费时间,最好还可以常常更换,避免丧失新鲜感。

  于是,我想到利用医院作为我的客源,每日工作我都会接触到无数的人群,当中一定有符合我需求的目标,我只要利用一般人对先进医疗的不了解,从中诱骗我的对象,等待她上钩,成为我的性奴。

  只要妳情我愿,没有人察觉,就无伤大雅。这便是我乐在工作中的秘诀。

  下班后,我脱下白袍,换上朴素的便衣,准时下班。没有首先走往我的单身男生宿舍,改骑着摩托车,往我的其中一位客户家前去。

  说是我的客户,其实就是我的性奴之一:一位单亲妈妈。

  高女士,二十八岁,娇小的外型,留着一头卷长发,外表看起来黝黑瘦弱,内心却很坚强。因为年轻时不小心怀了孕,男友跑了,跟家里也不相往来,坚持自己一人把孩子生下来,独力扶养他长大。

  叮咚!我按了她家的电铃。

  “你来了!蔡医师。”她开朗的笑容从门后露出来,声音明亮有力。

  “打扰了。”我客气地说道。

  她穿着白衬衫及黑色窄裙,没有丝袜包裹的两条腿,脚上穿着拖鞋,轻快地走回厨房。

  我熟练地把脱下的鞋子摆在门边,换上鞋柜上的轻便拖鞋。

  “阿翔呢?”我故作忘记地问道。
  “他今天学校留他晚自习,因为他上次段考数学不及格。”她边低头切著菜边分心说道。
  
  “其实只要蔡医师你来教他,他肯定会进步的。”她边把煮好的菜端上桌边说道。
  “哈!不过国小的数学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我推辞道,免得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倘若真的当起她儿子的家教,付出的时间成本就变大,反而不划算。

  我又不是只有妳一个性奴,我何必折腾自己?我心里道。

  我坐在餐桌前,环顾著四周,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她,娇小玲珑的上围,精干的躯体。心里恨不得立刻脱了她的外衣,直接猛干得她淫水直流,但可惜这不是我的作风,凡事有先后顺序,耐心等待,才能享用到美味的佳肴。

  “新的工作还好吗?”我问道。

  她匆匆地把最终熬好的大锅汤放上桌,并盛装好两碗饭,摆上筷子,也跟着就座。

  “还忙得过来,不过现在职场真的对单亲妈妈很
友善。而且主管还喜欢吃女生豆腐,很讨厌。”她边耙了一口饭说道。
  
  只要是男人,应该都会想干死妳了罢!只是他们得不到妳,只能偶尔偷尝点甜头,我心道。

  我们边吃个饭边闲聊,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不急。

  终于把饭吃完后,她开始收拾著餐具,把它们拿去流理台冲洗。我先是假装看了一下电视节目,便意思地帮忙拿着盘子去厨房。

  “放在旁边就可以了。”她说道。

  我很听话地轻轻把盘子放好。然后,一个滑步晃到她的身后,两手伸出环抱住她,并且两掌准确地捏住她的双峰。

  “啊!”她吓得一声尖叫:“蔡医师…”放下手中碗盘,她不知所措地身体一震,溼答答的双手不知往哪摆。

  “今天也可以吗?就像上次一样…”我问道,嘴巴虽然是询问,但双手已经不听话地开始揉捏她的乳房,并且用突起的胯下顶着她的臀部。
  
  “你…每次都要吗?”她哀求询问道,言下之意是想劝退我的非分之想。

  “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我在医院工作压力真的很大,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而且我也没有交女朋友…”我一如往常地开始我的开脱之辞。

  她还是不太情愿地用双肘用力夹着我的手,牵制我不规矩的双手对她上下其手。(发布于卡提诺论坛)

  “还要帮妳偷拿药…”我故意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蔡医师…”她身体发冷颤,终于松开原本夹紧的手肘,愿意全身放松接受我的非礼。一见机会成熟,我立刻解开她的上衣,将手直接揉着她那包覆在胸罩下的两团肉弹,虽然不大,但美好的比例也称得上极品。

  “我今天拿药的时候差点就被人家撞见了。”我装作委屈地说道。
  “真的吗!?”高女士震惊道,似乎想转过身来面对我,但我不依,免得她偷看到我邪恶的表情。我仍然维持着这个姿态,下体顶着她,双手小心地解开她的胸罩,释放她那对细致的奶。

  我粗鲁地蹂躏她的乳房,下体也不由自主地来回摩擦着她的窄裙。

  “啊啊啊…啊阿啊…啊…”她忍不住轻声回应着。果真是个淫荡的单亲妈妈。

  “我有时候会想…”我兴奋地对着她的耳朵喘息道:“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啊啊啊…蔡医师…你…啊啊啊…”我挑逗着她的两个小点点,可以触觉她的奶头已经站立起来。

  “可是阿翔的药…”她被我弄得满脸通红,头发下垂遮盖了她羞涩的表情,整个胴体变得很温暖,让我等不及要与她有更亲密地接触。

  “我被发现的话,可是连医生都当不成了啊!”我又故作委屈地说道。此刻,我已将她的窄裙掀起,发现她的确把丝袜脱了,伸出的两指能够隔着内裤轻抚她的私处,感受她的鲍鱼已经开始出汁,那味道又腥又热情。

  “拜托你…啊啊啊…”她被逗弄得无法说话顺畅,上气不接下气:“不要…”

  我一听见关键字“不要”,便倏地停下了手,整个人往后退了半步。

  “不要什么?”我冷冷地问道。
  “诶?”她有些不解我的问题,露出通红的耳朵和困惑的侧脸,全身无力地倚靠在流理台边。

  “妳的意思是要‘我不要再接近妳了’?”我假装严厉地质问道。

  “不…我的意思是…”她有些慌张,反应慢了半拍。
  “那我们就不要再做了罢!”我做势要转身离去。

  她抢了一步抓住我的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她大声地解释道,豆大的泪珠一瞬间就从她的双颊滑落下来。

  她牵制了我的去路,往我的怀里靠近,因为身高的缘故,无辜的双瞳向上瞧着我的表情,而我此刻的表情应该是“不带任何感情”,我也瞪大双眼看她,随她去揣测我的心情。

  她好似撒娇的猫一般,轻捶了一下我的胸口,像在申诉“你不要生气”,再将额头枕在我胸前。

  然后她的双手开始抚摸我的胸膛、我的腰,最后滑到我的裤缘,一鼓作气就将我的拉链拉开,伸手把玩我的宝贝。

  我很是满意,但仍要扮演怒气未消,等待她献上更多殷勤。

  她有粗糙的手指,来回套弄着我的阴茎。因为早前磨蹭她的臀部,早已些微出汁,经过她的挑弄,慢慢膨胀充血起来,愤怒地翘起,龟头朝着她的子宫方向,仿佛预示著一场誓死不归的征战。

  大家都是成年人,该懂得礼术不能少。尤其是成年人之间的礼术,她一定深谙其中精奥。(发布于卡提诺论坛)

  她也没再抬头,顺势双膝轻轻跪下,蜕下我的内外裤,然后任凭我勃起的阴茎弹在她脸上。

  她用那灵活的舌头,熟练地帮我口交。先是整个含住,然后再前后吸吮,同时舌头在里头翻搅著,洗刷着我满整工作的苦闷污垢,还不忘用右手轻拂着我的阴囊,左手则紧抓着我的屁股肉,不让我移动。

  我瘫软地靠在墙间,任由她摆布。

  我真羡慕她的小男友,准确而言,应该是她的前男友。想像著难熬的青春发情期,若能每天清晨起床,就抽插这淫秽的小贱货,该有多么幸福美妙。也难怪人家会不小心让她怀孕了,要是我来做,也一定要让她连生个四、五胎不可,干得她双脚合不起来。

  “啵啵。啵啵。”她努力地吸著汁液和口水的混合液。

  “啊…好舒服…”我忘情地喊道。

  她好像被我满意的答应激励,更加努力地舔净我的肉棒,如同小孩对果汁冰棒那般渴求,要把里头的甜液吸出解渴。

  真是个小骚货。真舍不得她被职场性骚扰啊!我心道。

  禁不住她的嘴巴紧实地摩擦,累积两日未释放的滚烫浓液喷射而出。我未出言提醒,待她察觉到的时候,受惊地松开嘴巴,然后一些挂在她的嘴边,其他的就黏在她的鼻头和脸上。

  不过,好戏在后头。我愤怒的肉棒并未因射精而垂头泄气,反倒更加直挺,摆荡上她的面前。

  她无奈地抬头瞄我,脑袋没了法子,像是要向主人讨赏的狗儿,故作委屈地两眼汪汪,好似在说:这样够了吗?

  当然远远不够!没有插入她的小穴,就枉费我特地下班来一趟。明天晨会要准备的报告还一页未翻,准备要饱足身心后,再来挑灯夜战,没有充满电力,要如何应付这样烦闷的工作呢?

  我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她的双腿已经跪得有点虚弱无力,让我有些心疼。我一路搀扶她走到我最钟爱的单人沙发边,让她一屁股坐下。

  趁着她满脸不解,将她的窄裙拉到腰际,把她的双腿分开,跨坐在两旁的扶手上。这下她脸上显出彻悟的表情,她彻底明白:我一定要上她,否则我是不会干休。

  她穿着黑色底紫色纹路蕾丝边的性感小裤裤,将内裤往一旁拉开,手指温柔拂过她鲍鱼上的卷毛,她害臊地紧闭双眼,不敢直视我。我毫不犹豫地用食指稍微拨开肉,就把手指头往洞里面探,进出个几回,温暖又湿润的触感,代表着良好的环境,看起来女主角的身体已经准备好要接受对子宫的冲撞了。

  有点不可思议,她的分泌物除了腥味之外,还带有一丝发酵水果的甜香味,让闻到的人心神荡漾,仿佛被酒精微醺的感觉。

  我用手扶著龟头,已妥善完全前置作业,要提枪上阵。

  “等、等一下!”她突然大喊道,两手抵住我的胸口,阻止我的挺进。

  我原本以为她又要不识好歹的拒绝我跟她交媾,然后并不是这样一回事。她从沙发椅上跳起来,小碎步走到置物柜旁,从里头谨慎地翻开一些杂物,取出里面一个方形盒,看起来是事先预备小心藏好的,外头包裹着尚未拆封的塑胶膜。

  是保险套。

  我心里奸笑,不晓得外在的表情是否因此变得扭曲,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令我喜欢了。她早就事先预备好保险套,要等着我来使用,究竟是我在逼迫她,或着她根本就期待着被我强奸呢?

  呵呵…这个小贱货。

  我观察着她衣衫不整地走来,跪地帮我戴上套子,然后乖乖地爬回沙发椅上,自动张开双腿回复到刚才的姿势,用双手摀住双目,待命等待我的下一步,我亢奋极了。

  “我要进去囉!”

  “唔…”她呻吟道:“啊…啊…”

  到底她要求我帮她偷什么药呢?那不过是给她儿子吃“口服的抗生素”,不过一般药房买不到,需经过医师处方才行。偏偏她儿子有过敏体质,常常呼吸道感染,擤出黄浓的鼻涕,好似细菌感染的特征,却因为频繁光顾诊所、医院,医师们都以过敏为由,不愿意多开抗生素给她。

  而在我特意卫教她:如果反复的鼻涕多,可能是鼻窦炎,时间一久就变成慢性的,不容易治愈;而我们的鼻窦其实靠近脑部,所以鼻窦感染是很可怕的,严重甚至会变成脑膜炎,产生神经学的症状,搞不好会留下一辈子的后遗症。

  于是她越处心积虑想获得抗生素去治疗她儿子的鼻窦炎,医师们就越不从,反而都开抗组织胺给她。藉著机会,我便毛遂自荐提出从医院偷药的计画,把她变成共犯,共同肩负著罪恶感。

  不过事实上,只有她有罪恶感而已。因为我的药并非偷来的,其实是我兼差慢性医院的门诊时,巧立名目开给自己的感冒药,原因可以代换,一阵子来个鼻窦炎,下次又来个外伤感染,或着装个支气管肺炎。

  不假他人之手,没有犯罪,然后合意的性交。再也没有更美好的差事了。

  “啊啊啊…”她轻声哼著。我伏在她身上,胸口紧贴着她的胸脯,与她一同陷在沙发椅里,然后双脚呈大字后撑,努力摆动着臀部,随着屁股出力往前顶,把我的肉棒挤进她的产道里。

  “啊!”她尖叫:“小力点…”我偶尔会故意暴力突进,像是要把玩具弄坏一般。

  “妳喜欢我怎么做?”我边抽插边问道,刻意问了一个邪恶的问题。

  “小力点。”她回答道。但我却故意更加大力冲撞她,搞得沙发椅都往后移了几公分。

  “我不明白妳的意思…”
  “不要太大力…啊!啊啊啊…”她讲得断断续续,因为我蓄意地使劲由下而上将阴茎顶到她的最深处,她的胸廓也因此不停震动,无法自主地呼吸。

  “是要温柔一点吗?”
  “啊啊啊…对…温柔一点。”她这样乖巧地回答我循循善诱的问题,实在令我心花怒放。
  “温柔点做什么?”
  “温柔点…啊!啊啊啊!不要啊…我快要坏掉了…”她求饶地喊道。

  “妳要说清楚,我才知道要怎么做,妳要我怎么做呢?”
  “温柔…温柔一点…啊啊啊啊…”
  “温柔一点什么?”我继续逼问道,推送地频率也逐渐增加。
  “温柔地…插我…插我…”她勉为其难地说道:“啊…啊啊啊!”
  “用什么插妳?”
  “用…”她太清纯了,脑袋竟一时找不到用词,顿时卡住了。她可能不好意思用阴茎这样直接的名称。

  “肉棒?”
  “对…啊啊啊…用你的肉棒…干我…啊啊啊…干我…”

  “很好,这样我听懂了。”我的腰也累了,趁机缓了下来,给自己休息一下。

  “妳喜欢我这样干妳吗?”我拨开她脸前的双手,开始亲吻她的唇,或者说是强吻,因为她根本不肯开口嘴巴,我只能把口水抹在她的脸上。

  “我…唔…”趁她一开口,我就把舌头钻进她的嘴里,纠缠她的舌头:“唔唔唔…”

  然后再借机突刺几下,逼得她口齿不清的情况下哀号几声。

  “唔唔…唔!”她痛苦地皱着眉头,满头大汗:“啊啊啊…”

  不错,这比一般的性交有趣多了。她不是我的女友,而是一个孩子的年轻辣妈,任由我摆布她,任由我指使她讲出淫秽的话语。

  “妳不喜欢吗?”
  “我…唔…”她认真地想要回答,实在是太过可爱:“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你插我…啊啊啊啊…用肉棒…”
  不知不觉,就把射精了,我止住动作,待臀部的后劲把最后的精液排干净,然后就气喘吁吁地拔出阴茎,退下其上的保险套。她帮我把它扔进垃圾桶。

  我抽了几张卫生纸擦拭著下体。

  她则是马上坐起身,迅速地把自己的仪容整理好,头发拨好、内衣穿上、衬衫扣上、穿起掉落一旁的内裤、拉下窄裙,调整到最初的状态。

  只见她满脸通红,一脸委屈不悦。

  “这是阿翔的药。”我从公事包拿出小袋子,里头装了几个胶囊。

  “谢谢你。”
  “不客气。”我回应道。

  “你要回去了吗?”她看我站起身。
  “我想喝口水。”

  她马上替我去厨房倒了一杯开水,递给我。

  “我得走了。”我说道,将喝完的水杯放在桌上。
  “嗯,”她陪着我走到玄关:“再见。”

  “对不起。”
  “嗯?”她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我说道:“我有时候看到妳就忍不住…”

  “没关系,”她挤出假假的微笑说道:“我知道你工作很忙,有机会赶快交个女朋友罢!”
  “好。不过我可能找不到对象…”
  “怎么可能!”她拍拍我的肩膀道:“现在要嫁给医生的一大堆。”
  “哈哈。医生现在行情很差辣!”我边说着边开了门,往外走出去。

  “拜拜。”她这样说道。她清亮的嗓音,响彻满屋子的淫叫声,足够我细细回味一整晚。

  看来明天的报告会很顺利。嘿嘿。

  我走到黑漆漆的路上,跨上我的机车,徜徉而去。

  沈女士的病情不太乐观,虽然待在急诊的时候,尿量出来很多,但上病房后每况愈下,每天的尿量已经不足五百西西,喘促的状况逐渐加遽。

  但她仍然拒绝洗肾,要求只用药物治疗。

  主治医师莫可奈何,又不能强逼她洗肾,她不愿意也没法绑着她去洗肾,只能任由她撑下去,看何时会妥协,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样的病患也不在少数。

  “就给她Lasix纯汁去run看看罢!不然也没办法了。”主治医师摇头说道,我们步出病房,继续朝着下个病房迈进。

  不过,一连几天,都是沈女士的丈夫在床边陪伴,着实让人有些失望。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她那可人的女儿了,这几日朝晚例行地意淫着她,却苦找不到契机接近她。

  现在,却终于让我想到法子了。

  我走回护理站,拨起可通外线的电话,轻快地连续按下几个数字。

  嘟…嘟…

  “喂?”耳边传来回话的声音。

  “妳好,这里是XX医院,请问妳是沈○○的家属吗?”我官腔地问道。

  “是,我是她女儿。”卉乔回答道,她的声音很小声,一旁还传来男人询问的声音。

  是谁啊?那男人问道。

  是医院打来的电话辣!卉乔对一旁的男人解释道。卉乔并没有兄弟,身旁的男人可能是她的大学小男友。

  一想到她居然有了男人,我的心里自然不是滋味。但如果能够让她背叛著男友跟我做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大概也不敢跟任何人提起这段事罢。

  我扬起嘴角思索著,接着向她说出我的计画。 本帖最后由 kbl1ll1l 于 2017-4-21 01:46 编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