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色女(四)又见火车男

楼主: coco332702016-12-01 02:19:00

自从小弦被开苞后,在性方面她也逐渐变得主动了些。只要家里没人,我们
就聚在一起云雨一番,性爱成了这个暑假的主题。本想找机会再尝试一下暴露女
友,但考虑到我们毕竟在这里生活,万一被熟人碰到就不好办了,所以就压了下
来。
  返校后,我和小弦都不想住学校宿舍了,准备在学校附近租套房子。但我们
学校在郊区,房源本就不多,而租房的学生倒是不少,所以找一套合适的房子还
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还是小弦的同学帮忙才解决了问题。小弦的同学盈盈
和她男友与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套间,但那位合租的学生今年毕业了,所以
就空出了一间卧室租给我们了。
  好在我和小弦的东西都不多,一个下午就把东西给搬完了。晚上和盈盈一起
出去吃饭才知道她那位我们还尚未见过面的男友比我高一届,今年升大四,因为
学校安排了实习,所以要晚一个月才能返校。
  小弦的这位同学在学校里也是少有的美女了,身高大概有170㎝,身材稍
显丰腴,不是那种骨干型。胸部估计介于C和D之间,我想如果有机会抓一把,
手感一定不错。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的臀部圆圆的很有肉感,与小弦的翘臀相比各
有风味。
  从小弦那里了解到,盈盈似乎有不少男女绯闻,如果有机会真想也能尝尝她
的滋味。不过她是小弦的同学,难度有些大,我可不想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到时
候和小弦闹翻,所以只能在脑海里偶尔想像一下过过瘾了。
  同居后的生活没有了家人的打扰,我和小弦几乎每天都要做爱。刚开始的时
候小弦怕被盈盈听到了,就尽量忍住不喊出来。后来大家都很熟悉了,被盈盈调
笑几次后小弦倒也慢慢放开了,不再刻意压抑自己。盈盈是本地人,周末经常回
家。所以每到周末,我和小弦就可以毫无顾虑地大战一场。
  这天周末,盈盈早上就回家了。晚上我陪小弦逛夜市,路上遇到死党胖子一
伙,又被强拉去吃宵夜,被灌了不少酒,闹到十一点多才散伙。小弦酒量很浅,
晚上又喝了不少酒,脸上红红的尽显媚态,看得我小弟一阵兴奋,拦了辆出租车
直接回家,想早点大战一场。
  一进家门,直接将小弦推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一阵舌吻。双手利索地脱去她的
外衣。小弦今天穿的是一套紫色的蕾丝内衣,下身更是性感的T-back。这可是我
要求了好久,她才愿意穿的。今天这场合让我的欲火烧得更旺了。
  
  “等等……阿仁,等一下……”
  
  “老婆,干嘛啦?”
  
  “老公,我好困哦!不如你先去洗个澡啦,洗好了再叫我哈。我先休息下,
洗干净了再爱爱啦!”
  “不用这么麻烦了,等下再洗也一样啦!”我直接把小弦的bra往上一推,
咬住粉嫩的乳头开始吸吮。
  “啊……痛,轻点……老公,我真的很困啊,你先去洗澡啦!”
  
  “好吧,那我先去洗了哦!”我看小弦现在确实不在状态,我的挑逗也没什
么效果,只好无奈地答应。
  刚进浴室没多久,就听到关门声。糟了,估计是盈盈突然回来了。小弦现在
还半裸地躺在客厅里呢,估计这下子又要被盈盈取笑了。算了,反正都是女生,
被看到了也不怕。可过了一会儿浴室外似乎安静得很。奇怪了,盈盈回来了,没
道理这么安静啊!
  我将浴室门打开一条缝往客厅望去,心里一紧。只见小弦仍旧躺在沙发上,
身上只穿有一条紫色的蕾丝半透明T-back,应该是睡着了。一个男生蹲在小弦面
前,双手轻轻握住雪白的嫩乳把玩着。
  咦,这小子不就是火车上那家伙么?难道他就是盈盈的男友?这世界还真他
妈的小啊!这小子似乎觉得还不太过瘾,伸出舌头舔弄著小弦的乳头,抚摸著滑
嫩的翘臀,不一会手就摸到了双腿中间,手指轻轻拨开T-Back挑弄著阴唇上的嫩
肉。受到刺激,小弦轻声哼了两声,这小子也停住不敢动了。
  我看情况也差不多了,万一小弦被弄醒了就麻烦了,就关掉了莲蓬头示意有
人要出来了。果然那小子听见淋水声停了,就赶紧走进了自己屋内并关上了门。
  我将半裸的小弦抱进自己的卧室,刚刚的欲火全都消失了,心里乱乱的。现
在似乎变得有些棘手了啊!上次在火车上玩暴露有些过火,将小弦的内衣放进了
火车男的旅行包里,这小子肯定会发现啊!他肯定猜得出是我故意放的,如果被
他推出了整件事情,让小弦知道了,事情就麻烦了啊!
  一整夜我都在患得患失中迷迷糊糊,直到很晚才睡着。早上醒来时发现天已
大亮,小弦也不在身边。走到客厅发现盈盈已经回来了,还有小弦、火车男他们
一起在客厅看电视聊天。
  经过盈盈介绍,知道火车男叫刘伟,四人中他年纪最大,所以我们就喊他大
伟。因为实习提前结束,他就坐昨晚的晚班车返校了。小弦还说真是巧,火车上
碰到,现在又是室友。我因为心里想着事情,只好敷衍地打着哈哈。不过看他们
聊得挺开心,似乎情况并未像我想的那么糟。
  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担心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发生,让我暗叹侥幸。小
在床上的表现越来越令我满意,变相补偿了我。
  今天晚上看电视的时候薯片吃太多了,半夜口渴起来喝水,发现小弦不在床
上。看看时间,半夜两点多了,奇怪,这么晚了,人哪去了?也没看到洗手间有
人啊!我越想越不对劲,打开大门往屋外走去。我住的七楼是顶楼,再上就是天
台了,难道小弦去天台了?
  我刚爬上天台,还未走出楼梯间的隔门就听到有声音。我将门推开一小半,
看到让我震惊的一幕:只见小弦赤身裸体,弓著身子,双手扶在天台的水泥栏杆
上,双腿张开。大伟正在她背后一手扶着她的腰,挺著阳具对着她的阴户一阵抽
插,另一只手抓住小弦的乳房大力揉捏著。
  我有些发懵,虽然我喜欢玩暴露女友,但这并不代表我能忍受小弦对我的背
叛,这一切都让我不知所措。我现在该怎么办呢?是冲上去将大伟暴打一顿么?
  还没等我考虑清楚,大伟就一声闷哼,将精液射进了小弦体内。大伟拔出阳
具,将小弦拉转过身,小弦蹲在大伟身前,伸出舌头仔细地舔着他黏着淫液的阳
具,自己的阴户流出白色的精液,顺着大腿滴到地上,这一幕让我感到既有些愤
怒,又有些兴奋。
  “很好,都要舔干净了。”大伟一边揉搓著小弦的双乳,一边说道。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将照片还我?”
  
  “放心,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肯定会将照片销毁的。否则别怪我贴到学校
的论坛上。”
  照片?什么照片?难道小弦有不能见人的照片落到大伟手里了?难道是上次
火车上的?不对啊,可以辨认出小弦的照片我都删除了啊!
  “好了,今天就这样了,别忘了明天下午学校门口见。”大伟说道。
  
  我见他们要进楼梯间了,赶忙先回去躺在床上。过一会就听到有人进门的声
音,小弦似乎冲了个澡再回到床上,身上还有未擦干的水滴。想着刚才看到的一
幕,再看看紧紧抱着我睡去的小弦,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