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静

楼主: 巧克力麵包2016-11-03 08:59:00
作者:youshiyigehao
杨静是个旅美留学生,一个人身在外国,人生地不熟,她一向秉承低调做人的道理,每天只是安静而努力的学习,然而出于金钱上的考虑,她决定在课余时间为自己找一份兼职工作。几经选择之后,她决定当一位保姆——在美国的大都市,由于生活节奏非常繁忙,夫妇两个出去工作,找一个保姆来照顾家里人,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她托自己的同学帮忙自己去找——她的薪水比保姆的正常标准要低上三百美元,这无疑给她带来了很大的优势。而最终找到的,是一家女主人名为苏珊娜的单亲家庭。在敲门进去的时候,杨静不由有些紧张。
然后她看到了这个房间的女主人,高鼻深目,标准的高加索人种特征,有着铂金般的头发和湛蓝的眸子,非常漂亮——然后杨静便注意到对方那一对壮硕挺拔的胸部,她略带不自然的将自己的眼睛从这上面移开,问好道:“您好,我是前来应聘保姆的杨静。”
因为缺乏交流,所以杨静的口语其实并不太好,尽管之前曾经暗自补过,但是语速依然要比正常人慢一些,但是对方一直保持着面带微笑的表情,饶有趣味的注视着她,这一方面让杨静有点舒心,另外一方面又有点提心吊胆,担心该不会就见了一面就被炒鱿鱼呢。
“很好,就是你呢。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到我家来呢。”苏珊娜在杨静的介绍完毕之后,非常爽快的就如此说道。
杨静一方面暗自放下了心——总算没有丢失这份工作,但是另外一方面又有点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如此爽快的就答应自己。然后便是工作任务的交代,作为第一次做类似工作的新人,杨静无疑有些诚惶诚恐,然而苏珊娜对此倒是表现的非常宽容而大度,这让杨静暗自感叹自己找到了一个好主人——来国外这么久了,她自然知道外国人也是什么人都有,能够在这样一个好脾气的主人家里工作,是她的运气。
“怎么样,面试还算顺利吗?”
“相当顺利,非常感谢你的介绍。”杨静诚恳的说道,这个帮助她的人有一个在美国相当常见的名字,凯萨琳,但是她本人却一点都不普通,作为学校的拉拉队长,她一直都是校园内的风云人物,最让杨静感激的是,面前这个人虽然是外国人,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对她非常友善,帮助了她许多忙,而且一直在尽力带她融入新环境之中,只是她从来都比较喜欢安静,而且国内时就风闻国外的学校生活比较混乱,而她一向洁身自好,所以一直以来都拒绝呢。
而这一次她找兼职,也是凯萨琳帮她找到的,这无疑让她暗自感激,只是一直都找不到什么机会报导对方。
“没什么,小事一桩。你能够顺利工作才好,这样吧,作为庆祝,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吧,怎么样?”然后不等杨静回答,便又说道:“哦,当然,我知道你的个性,放心吧,这一次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下子总该同意了吧?”
“当然,既然是凯萨琳的邀请,我怎么会不去呢?”杨静自然是一口答应,对方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实际上就算是那种她相当讨厌的很多人聚在一起吵闹之极的宴会,她也会答应的。
似乎是考虑到杨静的喜好,对方特意找了个非常安静的酒店,而且很明显特意打扮过,很明显涂抹过口红的嘴唇嫣红似血,穿着一身豹纹连衣长裙,紧缚着她那饱满的胸部,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每一次走动,都能够看到那光洁白皙的大腿从裙摆下露出,她原本就长得非常漂亮,不然也无法当上啦啦队长,此刻再这么一打扮,就算是杨静同为女性,也不禁咽了口唾沫——她终于明白以前网络上和人开玩笑时,那种光看着我就要弯了到底是什么回事。
“哦,杨,你目瞪口呆的表现让我感觉我今天三个小时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第一次看到你对一个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好像男性看到美女一样,告诉我,你是不是看到这样的我之后,喜欢上我呢呢?”
“不,只是你太漂亮了。凯萨琳,我说真的,你以前就很漂亮,但是直到你今天一打扮,我才知道你原来这么漂亮。”杨静略显尴尬的说著——她并不太怎么会开玩笑。
“还有,我觉得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庆祝而已,我觉得你完全不必打扮的这么。”杨静顿了一下,才想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就好像要去T 台展览一般,这实在是太郑重了。”
“不不不,杨,我告诉你,女性的美丽,是需要好好爱护和保养,并且要经过盛装打扮,才能表现出来的。”她看向杨静:“就好像你一样,杨,相信我,其实你同样也非常美丽,我从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这样觉得呢。只是一直以来,你都不会打扮,所以才表现的非常普通。而我一直觉得,将自己的美丽表现出来,是一种应尽的义务。”
杨静想,东西方的审美差异真是大,对方居然会如此盛赞自己的容貌——而且看起来完全是真心实意的。
“而且对于我来说,我从来都很享受被其他人注意的目光。”凯萨琳顿了顿,然后微笑道。
这就是你去当啦啦队长的原因吗?杨静继续暗自想到。
“好了,别单纯说这些呢,来喝点酒吧,这瓶酒价格三百美元,我想你之前一定没喝过。”凯萨琳的面上露出了微笑,说道。
“是的,确实如此——毕竟你清楚的知道,我的家庭并不是非常富有,我觉得在可以的情况下,还是尽量节省点比较好。”
两人碰杯,喝酒。
凯萨琳是一个非常健谈而且善于交际的人,而且又有着相当的美貌,与她在一起聊天无疑是件非常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只是对于杨静来说,似乎是平常少喝酒的原因,酒量比较少,而目前喝的酒度数似乎有点高,在喝了两杯之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并且眼光总是不经意的集中在对面凯萨琳那深深的乳沟上。
凯萨琳所穿着的豹纹连衣长裙从两肩斜向下方汇合,正好将胸部的乳头连同外侧大部全部遮住,只显露出深深的乳沟和大片白皙的肌肤,而她原本正规放著的大腿也在坐了一会之后交叉在一起,黄底黑纹的裙摆从两边散落开来,露出她那雪白健美的大腿。
杨静觉得自己的喉咙微微干燥,她暗自告诫自己以后一定再也不喝酒——至少不喝这种酒,她竟然会对一个女性产生欲望。然而这个时候的凯萨琳微笑着说道:“我听说你们中国人在酒桌上最喜欢敬酒呢,并且认为不喝到醉就算不尽兴,杨,今天就让我们喝个痛快,一直醉倒明天早上。”
此时此刻的杨静已经感觉脑袋微微有点发晕,热气不断从自己的体内产生涌动,她看向面前的女生,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想要扑上去。她想要拒绝,却又实在抹不开面子——这正是她不怎么喜欢参加宴会酒会的原因,更何况对方今天才刚刚帮了她一个大忙。
但是幸好,在又喝了一杯之后,凯萨琳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状态,开口说道:“哦,杨,看起来酒量实在不怎么好,这样就喝醉了,好吧,好吧,那就让我们走吧。”
“不过,杨,你可要知道,都市里的夜晚可不怎么安全,而且如果你在半路上醉倒并且呕吐出来的话,那恐怕会很麻烦,我们就直接在这里开个房间吧?”
“好。”杨静勉力答道,凯萨琳的话完全挑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然后对方搀扶着她的身躯一路往上,凯萨琳双手环着她的腰部,而将自己的身体依靠着对方的身体之上,不自觉的,她的目光再次集中到凯萨琳那深深的乳沟上,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右手伸入进去,抚摸揉捏著那对丰满而雪白的乳房,然后另外一只手伸到对方的臀部上,轻轻揉捏。
杨静一方面忐忑不安,担心自己被对方痛骂,但是另外一方面,此刻脑袋里满是热气的她自制力已经降到了极点,只觉得整个人如在梦中,然后她听到了凯瑟琳咯咯咯的笑声:“杨,你好坏哦。”
声音之中完全听不出生气的感觉,这让杨静更加兴奋而且放肆,直接将手伸到她的衣襟里面,不断揉捏着她那小小的乳头,另外一只手从裙摆之中伸入进去,拉开腰带,直接从那紧包裹着臀部的内裤之中伸入进去,与凯萨琳那紧致挺翘的臀部毫无遮挡的直接接触。
“杨,先等一下啊。”她听到凯萨琳这样说著,声音似乎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然后两人终于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杨静立刻将凯萨琳的身躯死死的压在墙壁之上——她已经完全按捺不住了。她亲吻著凯萨琳的面颊,然而上面的化妆品感觉并不是很好,因此她立刻转移到了凯萨琳脖颈处,不断亲吻她的肌肤,并最终转移到了感觉最为舒适的地方——她的胸部。
原本遮挡住胸部的衣物以及上面的胸罩全都被杨静毫不犹豫的掀开,将自己的面部埋在对方挺翘的胸部上,不断舔食著,大量的唾液从口中渗出,沾满凯瑟琳的胸部,杨静将凯瑟里的左胸乳头连同一小部分乳肉完全塞进口里,不断啜吸,右手揉捏著对方左半边的乳房,还有一只手则在凯萨琳挺翘的臀部上不断游移。
酥酥麻麻的快感不断从自己的胸前传来,让凯萨琳忍不住微微呻吟,她看向埋首在自己胸前的这个可爱的中国女生,忍不住微微露出了笑容。然后同样将手揉捏她那小小的胸部和臀部。
她同样已经难以忍耐了,她一只手拖着杨静的小屁股,另外一只手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丰胸上,让自己的胸部能够更加直接的接触对方的面颊,摩擦对方的舌头,留下湿漉漉的口水。
她抱起杨静的身躯,由于长年锻炼的原因,她的身体很明显要比总是宅在寝室的杨静好很多,她将对方带到床上去,黑色的长发散落在面褥上,表情迷蒙,小小的嘴唇微微开合著,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光临,衣服半解,将那对小小的乳鸽暴露出来。
凯萨琳的面上露出了饥渴的神色,将自己的内裤脱下,裸露出的阴户已经开始湿润,淫靡的汁液在上面不断渗出积聚,她将自己的屁股坐在凯萨琳的胸前,让那对乳鸽撞击摩擦著自己胯部的阴户,淫蜜从上面不断流出,涂抹在杨静的乳房上,增添了一层晶莹。
她将手插入自己的小屄内,撷取了一些淫蜜,然后涂抹到自己艳红的嘴唇之上,亲吻到杨静的唇上,淫蜜的气息让早已经同样开始期待的杨静立刻剧烈的迎合起来,两人的舌头伸入到对方的嘴唇之中,唾液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长长的湿吻。
杨静将手伸入到凯萨琳的裙摆之下,已经什么都没有穿光溜溜的肥厚屁股与她的手掌毫无阻隔的亲密接触在一起,大肆揉捏,她的裤子同样已经被凯萨琳脱下,两人的阴户毫无阻隔的直接接触在一起,突起的唇瓣互相挤压摩擦,渗出的大量淫蜜混合在一起,打湿了被褥。
凯萨琳那对很明显比杨静壮硕许多的胸部挤压在她的乳房上,两人的乳头不断来回摩擦,互相触碰,强烈的快感同时从乳房和私处传来,让两人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之声。
“哦,杨,你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吗,我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属于我的。”凯萨琳一边亲吻著杨静的嘴唇,一边将手插入杨静的小穴之中,另外一边还在本能的用着自己的大胸部碾磨着她的乳房,一边这样呻吟道。
“是,是这样吗?”已经完全被热气和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杨静迷迷糊糊的说道:“可是我觉得自己长得其实并不是很漂亮,为什么你会这样喜欢我呢?”
她说:“凯萨琳你长得这样漂亮,又是啦啦队长,应该有很多人喜欢你才对,就算是要搞同性恋,也应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啊?”
“哦,不,杨,你太看轻自己呢,你要知道,喜欢我的人有不少,但是在我看来,她们没有一个比得上你。”凯萨琳这样呻吟著说道,两只蓝色的眼睛也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汽,变得迷蒙起来。
她将自己的手指插在杨静的小穴之中,不断抽动,看着面前的女性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身躯情不自禁的抖动起来,不禁面露淫色:“你叫起来的声音可真好听,杨静,我还想要听你更多的发出这种声音。”
这样一边说著,凯萨琳另外一边又再次亲吻起对方的嘴唇呢,舌头伸入进去,和对方搅拌在一起。
两个美丽的女人就这样几乎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身体纠缠在一起,互相舔食著对方的芳唇和肌肤,玩弄著对方的乳房,私处和臀部,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雪白的肌肤互相摩擦,大量的汗液渗出来,然而这个时候沉浸在情欲之中的两人都已经顾不上呢。
“哦,哦,哦,我要来了。”杨静这样惊叫道,而凯萨琳立刻把手抽出,将面部埋在杨静的阴户之间,舌头微微刺入,不断啜吸,大量的蜜液喷射出来,溅在她的脸上,被她吞入口中,好像品尝著什么美食一样放在口中含了一会,才全部吞咽进去。
“哦,你真好。”在高潮过后,杨静勉强从汹涌的热气和情欲之中微微清醒过来,看着凯萨琳面上和头发上沾染的自己这些喷射出来的汁液,不禁出口夸奖道。
“那么,现在该我帮你呢。”她一边这样说著,一边同样将自己的头颅埋首在凯萨琳胯部,不断啜吸,舌头在那唇瓣之中不断搅弄,挑拨著周围的肉壁,淫蜜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她能够感觉到凯萨琳正按着她的脑袋,发出同样欢愉的呻吟,她的身体情不自禁的痉挛起来,一股带着浓郁味道的蜜液直接喷射到她的舌尖上,然后注入到她的口腔之中,让她两边的腮帮子都因此鼓了起来,然后缓慢吞下。
她的脸上和头上同样沾染了对方喷射出的汁液,凯萨琳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禁情动的凑到她的面上,将她的头发和脸颊全部一一舔过,将上面自己的淫液全部吸的干干净净。
“你真好,杨。一想到你现在正躺在床上,和我紧抱在一起,我就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
“不,我才是呢。我没想到像你这样一个这么出色美丽的女人,居然一直会喜欢我。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
两个正绵绵说著情话的女人看向对方的眼睛,情不自禁的又再次深吻在了一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