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世媚魔传

楼主: f96140752016-10-11 17:33:00
第一章  淫狱含冤

  腊月的寒风在半晚吹拂著关中平原,在寒风中一座巨大的城市屹立在渭水河
畔,巨大的方形城市高耸的城墙华美的宫殿还有一队队往来的商队组成了唐帝国
的西京长安。

  临近过年,大唐都城长安的朱雀大街和东西两市张灯结彩,百姓们兴高采
烈的购买著过年的年货。但是巡城的禁卫军和内侍府的密探们却警惕的观察著长
安的每一个角落。三个月前懿宗驾崩,本应该立长子李佶为太子。但是儒雅的李
佶显然不是大唐真正的掌权者喜欢的皇帝,于是在执掌神策军中尉田令孜田公公
的政变下,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李俨成为了大唐的新皇帝,僖宗。

  皇城是宦官执掌内务省所在地和大唐官员办公的地方,坚固的城墙和完善的
设施让长安皇城即使在外城被攻陷后依然可以安然的抵抗外敌。这是帝国最为
稳固安全的地方,而专门关押反叛大臣和家属的酷刑监狱黑竹狱就设立在这。

  让大唐官吏谈之色变的黑竹狱建立于武周武则天的血腥时代,著名的酷吏来
俊臣将本用于皇城地下部分的杨公宝库改建为黑竹狱,从此各个皇帝都将这酷刑
之地当做诛杀佞臣的地狱。

  一队神策军行走于皇城内侍省的安福门,在身穿红衣铁甲手持钢戟的护卫队
中一匹黑马上骑着一名身穿白色秀纹锦衣的中年无须男子。男子昂着头腰缠金色
锦带佩五品官员才能佩戴的银鱼袋,在路上所有经过的身穿红袍和紫袍的大唐命
官们无不下马抱拳行礼,而白衣男子只是颔首回礼,体现出大唐帝国中掌权宦官
的高贵与士大夫的没落。

  一行人马在黑竹狱那黑乎乎的铁质大门前驻足,门前早就有几个身穿青袍的
狱吏赔笑站在那。

  “曹公公,您大驾光临。夜审已经准备好了。快请,快请∼”一个身穿青袍
的狱长赔笑说道。

  “嗯,王押司这么冷的天让兄弟们久等了,我这带了补肾的好酒一会让受累
的弟兄们尝尝。”白衣的曹公公轻盈的跳下马,双手背后神色高傲的说道。

  “多谢曹公公体恤,小的们一定会更加不辞辛苦的,嘿嘿。”王押司一边坏
笑这摸了摸自己的胯下一边陪着白衣的曹公公向黑竹狱深处走去。

 黑竹狱的主体修在地下是由隋末名臣杨素修建在长安皇城下准备政变部分的

  杨公宝库地道改建,改建后上层是为看守卫兵修筑的住所,而更加广大的地
下通道被扩建为折磨犯人的刑房和监牢。曹公公一行人将随行护卫的神策军安排
在黑竹狱一层后就和几个身穿黄色布衣的小公公走进了黑竹狱下层。

  通往下层的铁闸在面嘎吱嘎吱的打开,一股潮湿的热气一下驱散了干燥寒
冷的空气扑面而来。从黑竹狱开始关押犯人起这股热气中似乎永远的渗透著男女
交欢后留下的那种骚味腥气……

  “嗯,不错。牢的人穿的衣服少,你面的温度保持的不错,比前几天还
热了些呢。”曹公公深深吸了一口那有些带着浓重女人淫水味道的骚气说道。

  “那是,那是。这关押的都是重犯,可不能让她们著了凉。”王押司点头
哈腰的说道。

  一行人终于走进了一个宽大的石室,曹公公进屋后也不答话径直坐在唯一的
一把太师椅上,然后石室火盆开始升起了火炭,四周的石壁上燃起了火把将整
个刑房点亮。曹公公看着那石壁上固定犯人的铁环还有挂在墙角的各种刑具淫具
满意的点了点头。

  “提审,犯妇林嫣然∼”一个黄衣小太监一手拿着案卷一边高声吩咐道。

  一个长相秀美中身材曼妙的年轻女人被几个如狼似虎的狱衙带了进来。女人
的秀发轻轻的在头上挽著,身上披着一件女囚的灰袍,但是没有穿罪裙,光滑白
皙的腿上全是滴滴答答的水痕,带着五斤脚镣的纤细小脚丫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
个湿润的脚印,看来是光着身子刚从水牢中提出来的。女人走到曹公公十步远的
地方盈盈下拜,显示出受过良好的教育。

  “你就是犯妇林嫣然?”曹公公用那软绵绵的声音问道。

  “罪女林嫣然,拜见大人……”跪下的女人轻轻的起头,显出凄苦但绝美
的面容。女人五官精致至极,一双美如皓月的眼睦,俏皮的鼻子微微的挺翘著,
檀口紧紧的抿著。胜雪白皙的脖子下面迷人锁骨上有一道深红色的鞭痕从囚袍内
伸出,在囚袍下那丰满的双峰也在宽大的领口间呼之欲出。女人跪着的时候不安
的轻轻扭动着身子,一双光洁的大腿总是来回蹭著,在双腿深处隐隐露出了红肿
的肉缝。

  “犯妇,你还不知道规矩吗?”王押司盯着林嫣然那美丽的身体凶神恶煞般
的插嘴道。

  “我……,求你。”林嫣然那有如不食烟火仙子般的面容突然变得不知所措
起来,白皙的脖子一下羞得通红。

  “怎么,林二小姐还想让兄弟们自己动手吗?你想让我们把你的破衣服撕破
然后光着屁股回去经过你家母的牢房吗?”王押司冷笑着说道,一双鼠眼上下打
量著林嫣然囚袍外白皙肌肤。
林嫣然无奈,轻轻的站起然后不情愿的将身上唯一穿着的囚袍脱下,再轻柔
的叠好放在身边,这样这个美丽的女人就完全赤裸的跪在了一群男人中间。那光
滑的后脊背纤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无不让男人的呼吸加重了几分。一个狱卒轻揉
著林嫣然的丰满的翘臀将那羞辱大于禁锢的小脚铐打了开来。林嫣然羞红了脸,
她依稀的记得第一次夜审时,这些狱衙强行将自己衣服扒光的情景,现在那些挣
扎中身上的几处瘀伤现在还隐隐作痛,但是最后自己还是被绑着赤裸的跪在地上,
当时羞得只想死。然后就只有一件囚袍披在身上的回到了囚房。第二次夜审他们
就撕烂了囚袍。然后是第三次夜审他们威胁说如果再撕烂囚袍就让自己光是身子
回囚室,如果被隔壁囚室的母亲看到……。所以在第四次以后,林嫣然就不太挣
扎是否赤裸面对男人的事,即使同样很羞愧,但是比光屁股让人更羞耻的事也经
常在自己的身上发生。

  “杂家审问女犯的规矩嘛∼”曹公公轻柔的说道,仿佛是自言自语。

  “你还跪着等什么呢,屁股快撅起来,曹公公就喜欢在女人交欢的时候审问
∼”一个黄衣小太监补充的说道。

  “我,不……”林嫣然虽然早就失了身子,但是在大庭广众下和人交欢次数
还不多,她颤抖著身子,一双丰满美乳也跟着上下波动着。

  几个狱衙不由分说冲了上来,架起林嫣然那柔弱的身体,将她的头按在地上
并�起了她挺翘的屁股。林嫣然象征性的扭动身体反抗了几下,但是屁股上挨了
两个响亮的巴掌后她就不再挣扎,只是晃荡著美乳爬在冰冷的石板地上撅起淫荡
的屁股,微红的俏脸扭在一边,一双美睦中眼泪无声的流下来。

  林嫣然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这种可怕的生活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很难想象
自己在月前还是一个豪门贵女,父亲是门下省中枢令,可是,可是现在自己却成
了让狱卒们发泄的母狗。林嫣然深深的记得,第一天夜审林嫣然的时候,他们将
已经夜审三次林家二公子的小妾婉儿拉来给林嫣然学做贱妇的样子,那个曾经秀
美而腼腆的婉儿,居然在林嫣然前被调教得光着屁股一边呻吟扣着肉穴一边跳着
艳舞,然后为了吃一块酱牛肉劝林嫣然和她一样跳……

  “把我教你的话说一遍∼”王押司用粗大的手掌重重的打了林嫣然赤裸的屁
股几下说道。

  “……,呜呜,各位大爷,小奴家……,我,让大爷们爽快的插我……。”

  林嫣然俏脸通红的看着围着她的这群禽兽,呻吟的说道。同时还不情愿的扭
了扭挺翘的屁股。

  一双大手把住了林嫣然纤细的小蛮腰,火热坚硬的肉棒一下插进了林嫣然在
水牢中被泡得水嫩的肉穴中。

  “呜……啊∼”林嫣然无奈的浪叫着,在狱的规矩就是必须要在交欢时叫
春否则就要挨打。这是林嫣然今天伺候的第三个男人,早饭和午饭的时候按照规
矩在女囚吃饭的时候,她们要“感激”送饭的狱卒,当然不是所有的女囚都会被
“感激”只有最漂亮的女人才会在吃饭的时候一边吃饭一边和狱卒交欢,而长安
算得上数得着的美人的林嫣然显然就是这样的女囚。

  肉棒在肉穴来回抽插渐渐的发出了咕叽咕叽的水声,伴随着身体碰撞时发
出的啪啪声。曹公公一手拄著下巴,看着林嫣然美丽的面孔从愤怒到羞耻再到媚
眼含春的表情。

  “犯妇姓名。”曹公公见林嫣然已经渐渐进入了交欢的状态后给了身后拿着
案卷的黄衣小太监一个眼色,然后那个小太监细声细语的问道。

  “罪女林嫣然,啊∼”林嫣然无奈回答的时候,骑在身上的狱衙狠狠的用肉
棒冲击了一下,林嫣然感觉股淫欲快感涌进脑海发出了长长的呻吟声。都说初尝
人事的女人最痴狂缠绵,林嫣然只要想到与自己未来的郎君一起双宿双飞的迷人
情景美丽的脸颊就会绯红起来,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痴迷缠绵会在暗无天
日的大牢中不停地和不同的男人不同的肉棒以不同的姿势交欢中实现,最让人羞
耻的是和男人交欢成了在每天都被鞭打和浸泡在水牢苦狱中唯一的乐趣。

  “犯妇所犯何罪。”黄衣小太监轻蔑的看着跪在地板上好像母狗一样被狱衙
肏得浪叫的林嫣然问道
“嗯∼啊~.可能是家父犯法连坐之罪……”林嫣然脸颊微红,娇喘连连的说
道。一双丰满的美乳随着身体不停的晃动着,粉红的乳尖也兴奋的挺拔起来。

  “哼,要是连坐的罪,那杂家大晚上提审你干什么?你再想想。”曹公公看
著在交欢得凤眼含春的林嫣然冷哼一声说道,双手在橡木太师椅的金蟾扶把上狠
狠的按了下去,留下了不深不浅的五个指印显示出其不俗的内力。

  “罪女……不知”林嫣然有气无力的说道,男人的抽插越来越快,林嫣然有
些红肿的两片肉被渐渐的抽插出了白色的淫水。

  “那好,给她点提醒。”曹公公看到林嫣然叉开双腿间滴滴答答流下的淫水,
轻笑了一下冲著黄衣小太监说道。

  “犯妇,可是处女否。”黄衣小太监的话虽然很轻细但是还是引得屋内大家
的哄笑。问一个正在和男人交欢的女人是不是处女,这是一个让所有女人都难以
启齿的可笑问题。

  “快回答呀∼”王押司用石室的刑具:有巴掌大小包著水牛皮的专打女人
屁股的木板,狠狠的打了林嫣然丰满白皙的屁股两下,那种水牛皮的木板和皮肤
接触会发出了巨大的啪啪声。

  “呀,不,不是!”林嫣然绯红著脸颊黛眉一挑羞耻的在呻吟中说道,后面
男人有加快了抽插她肉穴的频率。本就潮热的地牢林嫣然的粉背上和美丽的额
头上香汗淋漓。

  “那犯妇是否成婚。”黄衣小太监机械式的继续问道。

  “不成结婚,但……但是已经订婚。”林嫣然在肉穴咕叽咕叽的抽插声中奋
力的辩解著。可是这辩解毫无意义,即使订婚也不可以轻易失去贞洁。

  “既然未结婚已经失去贞洁,那么通奸之罪算是坐实了。”王押司坏笑着说
道。

  “不不,是抄家那天神策军官,把我……我……”林嫣然支支吾吾的说道,
一双美乳随着抽插来回颤动的林嫣然轻轻的闭上眼睛,泪水滴滴答答的顺着因为
羞耻而绯红的脸颊流下,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改变命运的那天。深秋的林府,林嫣
然的绣楼�用着烧檀木的铜火炉,那温热的香气让屋的林嫣然懒洋洋的和丫鬟
巧儿挑选着衣物。突然杀声四起,到处都是穿着红色军服的大唐神策禁军。然后
一个大胡子的禁军军官冲上绣楼,吩咐手下将巧儿扒光衣服带入偏房享乐,林嫣
然就在自己的香榻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奸污。最后林府五十几口人就好像牲口一
样有些侍妾甚至都没有穿衣服就被送进了黑竹狱……

  “大胆,你这通奸的贱妇竟然敢污蔑我神策军。”曹公公一掌拍在橡木扶手
上,将硬木扶手直接劈得断为两截。

  “神策军乃我大唐精锐,就算你光着屁股去给人家舔屁沟我神策军也不会理
你的。你这贱妇∼”王押司拿着水牛皮的板子不停地打着林嫣然丰满的屁股,每
打一下都泛起丰满屁股的肉浪和女人的吟叫。

  “我再问你一次,你与谁通奸?”王押司恶狠狠的举著打屁股的小板子问道。

  “别打了,好痛啊。我真的不认识,呜呜∼”眼泪顺着羞红的脸颊不断了流
了出来。林嫣然看到自己的屁股被打得通红哀求着。

  “你和你不认识的人通奸?你这个荡妇。”王押司双眼圆瞪的说道。

  “看来得给这个小淫妇一点颜色瞧瞧啦。王押司今天杂家有什么好看的吗?”

  曹公公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

  “当然,咱们这牢有专门对付流言蜚语的犯人的方法,保证大人开心∼”

  王押司赔笑道,几个狱卒被吩咐跑了出去拿刑具。

  “淫妇,一会有你好受的,还不快招。”王押司看到林嫣然楚楚可怜的样子
有些同情的说道。

  “我……,我不是淫妇。”林嫣然羞红了脸看到肉穴被后面的男人肏得咕叽
咕叽的样子说道。林嫣然很不喜欢被人称为淫妇,自己还没有结婚也不曾真正与
男人愉快的交欢,每次都是在不停地抽搐后才渐渐有了淫欲……。但是她没有选
择的余地,很快刑具就被了进来。

  一个一人高的好像柜子一样的东西被到了林嫣然面前,后面抽插著的男人
也“啵”的一声带着淫水拔出了肉棒。即将泄身的林嫣然空虚的呻吟了一下,撅
著的屁股因为欲求不满而向后迎合著,仿佛希望着让人发狂的肉棒再次插入肉穴。

  “林二小姐,你这么喜欢喝男人交欢而且流了这么多的水还不是淫妇,是什
么,贞洁烈女?”曹公公轻柔的拄著下巴看着地上淫水聚成的水洼笑嘻嘻的说道。

  但是林嫣然此时却跪坐在地板上,挺立著自己曲线优美的赤裸上身空虚的感
觉让她小腹不轻易的抽搐一下,羞红脸颊上水汪汪的美睦惊恐的看着那个刑具。

  一个铁架子上固定着一块木板样子的木枷,木枷上有一个洞。

  “哢嚓。”几个狱卒不理会林嫣然微微扭动挣扎的娇躯,将她美丽柔软的胴
体按在架子,白皙犹如天鹅般的脖子被卡在架子上的木枷上。此时的林嫣然就
好像坐在囚车一样,跪在铁架子,脖子穿过厚重的木板卡在木板的洞。她
用力的著玉臂,一双纤手紧紧的拖着木板好让每次呼吸的时候被卡得生疼的柔
嫩的脖子好受一些。俏脸微红的有些不知所措的惊恐得看着这些狱卒。

  “嘎吱,嘎吱”狱卒们开启机关让锁住林嫣然的木板枷渐渐上移,林嫣然的
美丽的娇躯也微微颤抖的随着被卡住头颅的木枷渐渐上移。

  “嗯,啊∼”林嫣然感觉到自己的全身的重量都卡在了脖子,她粗重的呼吸
著,身体也慢慢站直一双丰满美丽的乳房也在不匀速上升木板枷上下颤动。

  “啊∼,不行啦,哎呦。”林嫣然轻轻的翘起了赤裸美足,只能让纤细的脚
趾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美丽的俏脸被木板卡得轻轻的扬著,双手紧紧的把住木板
枷好分担身体的重量。可是狱卒很快就将林嫣然玉臂扭到赤裸的脊背上,然后用
皮质的镣铐紧紧的锁住。这样这个光着屁股的柔弱女人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柔弱
的颈部和纤细的脚趾上。

  男人们兴奋的看着林嫣然被卡得痛苦不安扭动着腰肢双乳轻轻颤动的样子。

  “曹公公,这刑罚叫母鸡头。”王押司讨好的说道。

  “嗯,有点意思。”曹公公摸了摸无须的下巴说道。

  “啪啪”“啊,呀”王押司拿着巴掌大的木板重重的打了几下林嫣然因为刑
具而挺直绷紧的翘臀,林嫣然痛苦的呻吟起来,因为不能扭动而产生了身体连锁
般的巨大痛苦,柔美的脖子、纤细脚趾还有丰满的翘臀都痛得让人发狂。

  “快说,你是与谁通奸?”王押司又打了几下林嫣然的屁股直到她痛苦的扭
动被拉直的身体浑身泌出香汗后才狠狠的问了几句。

  “不……不,哎呦∼”林嫣然轻轻的摇动着被木板枷卡住的俏脸,哀求着呻
吟著。

  “既然贱妇不说,那么你就这么吊著。带人证……”王押司命人将吊著林嫣
然脖子的刑具和受刑的林嫣然推到刑房的一角后说道。

  林嫣然痛苦的扭动着身体,随着被推动的立枷她的赤足跟着轻轻的摆动着,
但柔软的脚掌却无法接触地面,纤细的脚趾时而被扭了一下后美丽的小腿会狠狠
的起,然后身体的重量就会完全卡在脖子上,最后那赤足又不情愿地落下来踩
在地板上……

  很快林嫣然柔弱的脖子就痛得让她鬓角上流出了热汗,她不安的不停调整著
自己仅有的几种姿势,但是无论怎么调整身体都难受的要命,浑身的肌肉绷得紧
紧的,脖子和脚趾就好像要断掉一样。一个狱卒在王押司的示意下将木板枷往下
放了几扣,让林嫣然的美足可以得到休息,但代价是一双大手不停地在玩弄着她
下身的两片潮湿的嫩肉。就在这时一阵阵娇吟声从刑房外传来。

  一个狱卒牵着一个完全赤裸的女囚。女囚的头发被细绳绑成马尾状连着狱卒
手的绳子一边娇吟一边爬进了刑房。

  “犯妇,不,贱妇陈巧儿拜见大人∼”女人的头发被绳子拴著,她清秀的面
孔被头发拽得有些狰狞,嘴角上还留着干涸的白浆。女人跪在那,一双稍稍比
林嫣然小些的娇乳荡漾在男人们的眼前,轻轻撅起的浑圆的屁股下面是被肏得红
肿的两片花朵般的阴唇。在罪名落实之前对于林家的人狱卒是不敢伤残身体的甚
至有些皇亲国戚的根本就是好吃好喝的供著,但是对于林家的下人他们可不会客
气,很多漂亮的婢女刚进黒竹狱就被夜审,然后被不停地调教,漂亮柔嫩的陈巧
儿就是最受折磨的婢女之一。

  “嗯,犯妇可知罪吗?”王押司上下打量著这个美丽的女人说道。

  “贱妇知罪。”陈巧儿媚笑着看着满屋的男人说道。

  “你知何罪啊?”曹公公好像看着一只发嗲的小猫一样轻柔的问道。

  “嘻嘻,通奸、淫乱还有∼,嗯还有与家畜交配。”陈巧儿笑嘻嘻的说道,
但是有一种很无奈的背诵意味。

  “不,巧儿你不是∼”林嫣然虽然被立枷折磨著,但是这个巧儿的话却还是
听了进去。巧儿从小和她长大,是林嫣然父亲林泰糼认天平军节度使时战死部下
的女儿,林泰糼一直将巧儿当成自己的养女与林嫣然住在一起。可是现在,这个
腼腆的女孩居然在月余的时间被调教成了一个母狗……

  等待林嫣然的是几计打屁股的木板子,打得本来就卡在立枷的林嫣然哇哇
乱叫,刚才就被打得通红的小屁股更是被打得有些紫红了,狱卒更是将木板枷向
上调了几扣让林嫣然美丽的赤足再次翘起来。

  “呦,看来犯妇林嫣然很紧张你的丫鬟巧儿啊∼”曹公公站了起来,走到在
立枷翘著美足直挺挺站着的赤裸女人面前,用有如白玉般的手轻轻的抚摸著林
嫣然同样白玉般的双乳,纤细的腰肢最后拇指停留在她交欢过后还没有尽兴而有
些凸起的阴蒂上。


  “嗯,是个当婊子的料。夹着这个把你的贱嘴堵住,小淫奴你要是再插嘴或
者把这个夹掉了,我就让你今天圈进狗圈�和公狗睡一起。”曹公公从袍袖�拿
出了一个粗大的玉质肉棒狠狠的插入了林嫣然肉穴�说道。

  “呜∼嗯。”林嫣然感到有个温暖的硬物插进了自己还流着淫水的肉穴�,
但是很快著玉质肉棒就渐渐的变得越来越热起来。林嫣然不安的扭动起来,但是
又不敢放松肉穴。她见过和公狗睡在一起的女囚,无奈而羞愧的面容撅著屁股上
面趴着的野兽还有那不停窜动抽搐的肉棒,听说和狗交欢的时候狗的那个东西会
卡在肉穴的耻骨�……。想到这些林嫣然不自觉的让肉穴又用力的箍紧玉棒。

  “嗯,这合欢玉最是滋养女人。但是女人越是淫荡这玉就越热,看了你这小
淫奴的浪穴快被温熟了吧∼”曹公公摸了一下插在林嫣然肉穴的合欢玉棒的尾端
幽幽的说道。

  “对了,你接着说,你怎么是个人证来着?”曹公公不理会林嫣然被合欢玉
折磨得热汗直流,冲著陈巧儿问道。

  “人证?哦,我知道,我知道。”陈巧儿看到在刑房角落立枷�的林嫣然后
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就媚笑着点头。

  “算你识相,说说吧。”王押司拿着鞭子在陈巧儿的身上轻轻打了几下说道。

  “哎呀,好痛。林二小姐她有罪。额,有罪。”陈巧儿支支吾吾的说道。

  “有什么罪?看来你现在也想不清楚,我来帮你想想。”曹公公冲王押司使
了个眼色说道。

  “呀,不,小奴家刚刚行房过,不,哎呦∼”王押司早就因为林嫣然美丽的
肉体而喷张的肉棒一下捅进了陈巧儿的肉洞�,陈巧儿虽然嘴�不愿意,但是还
是高高的翘起了屁股凤眼含春的撇了一眼身后抽插她的王押司。

  “现在想通了吧。”曹公公蹲下来用手轻轻抚摸陈巧儿被梳得马尾一样的头
发问道。

  “呀∼,林嫣然也通奸过,呜,好舒服∼”陈巧儿闭着美睦很享受的呻吟著,
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已经被调教成淫荡的婊子了。

  “和谁呀?”曹公公接着问道。

  “和,和林府的卫士葛炆。”陈巧儿被肏得迷迷糊糊的说道。

  “还有谁?”曹公公又问道。

  “还有,扫地的刘埯。哎呦,花匠李汜。”陈巧儿睁开眼睛瞄了曹公公一眼
后说道。

  “记下来,林嫣然与三个家奴通奸。”曹公公让那黄衣小太监将陈巧儿的供
词记录在案。

  “你怎么知道的?”曹公公继续问道。

  “我∼,我。”陈巧儿在王押司大力的抽插下浪吟不以,曹公公摆了摆手让
王押司停下。

  “呜呜呜,快,嗯,给我。”陈巧儿扭动着身子,一个狱卒狠狠的拽了拽她
的头发才让她焦躁不安的身体老实下来。

  “我问,你怎么知道的呢?贱妇,不可以诬告哦∼”曹公公慢声细语的问道。

  “嗯∼,我们是在一起,对在一起的,嘻嘻。”陈巧儿美丽的双眸渐渐透出
疯狂说道。

  “很好,林嫣然与丫鬟巧儿与三个林府男家奴淫乱。记下了。”曹公公旁边
那个黄衣小太监机械式的说道。

  “不,不是真。巧儿,你不要这样。呜呜∼”林嫣然俏脸微红额头上泛著汗
珠,插著合欢玉棒的肉穴也因为不停地收紧肉穴而让乳白色的淫水直流。

  “没有淫乱,那你现在干什么呢?”王押司狞笑了一下说道。

  “哼哼,看来林二小姐一会夜审后得吃顿荤腥啦∼”曹公公有些兴奋的说道。

  一个狱卒听到林嫣然的话后立刻用木板抽打林嫣然丰满的屁股,每打一下那
臀肉就有如水浪一样翻滚起来,看得男人们口水直流。一时间刑房尽是女人柔
媚的呼喊声和木板抽打肌肤的啪啪声。

  而陈巧儿如愿以偿的再一次被肉棒插入,她快乐的呻吟著,但一行热泪不停
地顺着迷离的美睦中流下……

  在几声浪叫中,陈巧儿绷直了身子连兴奋得香舌也吐出檀口的泄身了。然后
几个狱卒在王押司的示意下狞笑着将全身瘫软的陈巧儿拖出了刑房,从他们贼头
贼脑的样子看陈巧儿肯定不是去休息。

  “怎么,林二小姐有什么话说吗?”曹公公细声细语的问道,用冰冷的手指
轻轻弹著林嫣然已经挺起的乳头说道。

  “不,你们,你们这是屈打成招,呜呜∼”林嫣然痛苦的扭动着只以玲珑般
脚趾撑著的身体,愤怒的哀嚎著。

  “啵”的一声,插在林嫣然肉穴内的合欢玉棒被一下拔了出来,带出了黏黏
的淫水。曹公公恶心的将玉棒拿到嘴边,伸舌添了一下林嫣然的淫水后微笑着说
道:“可惜,可惜了。上等的货色,哎∼”说完又轻轻的拍了拍林嫣然被抽打得
通红的翘臀。

  “你放心,就算你现在求饶了。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王押司恶狠狠的看
著林嫣然说道。一个狱卒脱了裤子就要过来,另外一个狱卒不停地用小木板抽打
著林嫣然的挺翘的屁股和纤细的后腰。

  “等等,可不能便宜了这个小淫奴∼”来了兴致曹公公笑嘻嘻的说道,说完
从锦囊拿出一根有如小手指粗细三寸长的物件。

  “这叫量天尺,嘻嘻,给咱们的林二小姐用用。”曹公公将著是金非金是玉
非玉的东西再林嫣然的娇吟中插入了她的后庭。

  “你们这些粗人,不懂得怜香惜玉。在咱们宫的都是选出来的秀女。哪有
像你们这么折腾的,那还不玩死了。”曹公公看到林嫣然被打得通红的翘臀肉说
道。

  “那曹公公的妙招是?”王押司一脸猥亵的坏笑道。

  “让你们看看,杂家是如何让这个小淫奴自己承认的。”曹公公说完,又从
锦囊�拿出一个红色瓷瓶,从中倒出几滴粘液然后轻轻的涂抹在林嫣然两片因为
兴奋而直挺挺的嫩肉上。

  “这小淫奴后庭上插的是量天尺,当女人快泄身时,这尺会从绿色变成红色。

  而我刚才给她抹的呢,是让她一会玩得开心的淫药。”曹公公突然来着兴致
说道。

  一张床铺被搬到林嫣然身下,脖子还卡在立枷的林嫣然不得不蹲在床铺上。

  “老齐这会你享福了。”王押司拍了拍一个狱卒的肩膀,这个狱卒脱下了裤
子,挺直了肉棒躺在床铺上……

  “插进去∼”“啪啪”在木板打屁股的痛楚下,双手被反绑背后头被卡在立

  枷上蹲在床铺上的林嫣然被命令需要用自己的肉穴去寻找躺在床铺上直挺的肉棒

  让后再插进去。

  林嫣然轻轻的呻吟著,本来被肏得红肿的肉穴被淫药涂抹后一时间变得清清
凉凉,但是好景不长很快整个肉穴就好像被倒上开水一样变得燥热难耐,一阵细
细的清风也刺激得肉穴的嫩肉一阵阵抽搐。就在这时,屁股上一阵阵的痛楚在
驱赶着自己,在脖子被卡在木板枷的情况下,要靠感觉去将自己流着淫水的肉穴
套在躺在身下男人的肉棒上。

 看着林嫣然痛苦而笨拙的一边呻吟著一边不停上下扭动着腰肢却无法将男人

  的肉棒顺利插入肉穴的样子,男人们的不停地嘲笑着,最后还是狱卒老齐耐
不住将肉棒一下插入林嫣然的肉穴中。

  “啊……”林嫣然不理会四周男人们如同饿狼般的目光,肉穴上的温热已经
让她几乎失去理智。一个绝美的女人骑在一个男人身上,下身的肉穴插著男人的
肉棒。

  “快动起来∼”“啪啪”在木板抽打下,林嫣然不得不痛苦的上下扭动腰肢,
让肉棒可以在自己肉穴不停地抽插。但是每一下扭动,都会让卡在立枷的柔
颈被粗糙的木枷磨得生疼。

  “嗯,嗯∼”林嫣然很快额头上就分泌出了细细的汗珠,狱卒老齐的肉棒很
短时不时的就会在林嫣然满是淫水的肉穴中滑落出来,正产生快感的林嫣然就会
痛苦的继续扭动腰肢需找那个滑落的肉棒。但是这种百爪挠心的急躁痛苦让林嫣
然不停地扭动被禁锢的身体焦躁的呻吟著。

  “记着,你们要是看见这个淫奴的量天尺发红了,就停下来。懂了吗?要是
坏了杂家的好事就把你们喂狗。”曹公公冰冷的说道,让屋子�热血沸腾的男人
们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可是个慢工细活呢,就是不许这个小贱人泄身。咱们审下一个吧∼”曹
公公接着说道。
本文章隐藏的内容

 第二章  娇凤如鸡

  “传犯妇薛天澜。”一个狱卒喊道。

  “是父亲来接我了吗?”一个平静而高傲的声音从刑房外传来。冷若冰霜的
美丽女人穿着皇族才穿的丝绸的罪衣罪裤穿着布鞋走来。在大唐皇族的人犯法被
囚禁,是与普通百姓不同的,从不带刑具还有穿着也要得体。

  “还不跪下。”狱卒说道。

  “我河东薛家乃是懿宗太后,岂是你们这些小人羞辱的?”薛天澜冷眼看着
这群狱卒和曹公公说道,突然她被轻柔的呻吟声和抽插的吧嗒声惊动,转过头正
好看到一个绝美女人头被木枷夹住骑在男人身上,肉穴主动的上下套弄著直挺的
肉棒,突然肉棒滑出了湿滑的肉穴,女人吱咛一声呻吟,身体一下坐在男人下腹
上不停地蹭来蹭去,直到敏感的肉穴碰到滑出的肉棒,才再一次套进肉棒�,再
狠命的上下扭动起满是分泌汗水的腰肢。

  “哼,不知羞耻的贱货。”薛天澜俏脸微红,看到这个年方十八的小姑子林
嫣然如此淫荡,狠狠的说道。

  “跪不跪的就免了,犯妇薛天澜你可知罪吗?”曹公公看了看浑身泌著汗水,
上下扭动身体的林嫣然后扭过苍白无须好似女人的俊脸看着薛天澜说道。

  “不就是嫁错了人吗?我爹会给我想办法的,大不了再嫁一个就好。”薛天
澜轻蔑的说道,但是眼中却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这些天虽然她的吃穿用度都和林
府无异,但是每日女囚的或淫荡的呻吟或痛苦的嘶喊声不停地刺激著这个出身高
贵的女人。甚至在铁窗的缝隙�经常能够看到一个个带着镣铐浑身是鞭痕的赤裸
女人痛苦的经过她的牢房。

  “你现在还是林家的媳妇,你就不怕我们好像对付那个贱妇一样对付你吗?”
曹公公坐在太师椅上微微合著眼说道。

  “我父是淮南节度使薛愈崞,你就不怕,不怕我爹弄死你这个臭太监吗?”
薛天澜俏脸微红的愤怒说道,但是看到周围的人根本没有害怕的样子,反倒是自
己变得有些害怕了。她作为林家长子的正妻,早应该受尽凌辱,但是她的母亲是
帝国的同悦公主属于皇亲贵胄,这些狱吏自然不敢轻易玩弄她。

  “嗯,也是。你们河东薛家自玄宗以来皆是重臣,每朝必有人官至宰相。你
父薛愈崞更是当朝驸马爷,下官自然不敢造次……”曹公公恭敬的说道。此时的
林嫣然后庭插入的量天尺渐渐变成的红色。

  “大人,量天尺变色了。”王押司笑嘻嘻的看了一眼站在那和林嫣然同样
美丽的薛天澜一眼后,点头哈腰的说道。

  “好,停下来。用木板轻轻抽打她,直到量天尺变回去为止。记住别打坏了,
将来还有用呢”曹公公就好像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于是躺在床铺上的狱
卒一轱辘身翻下床铺,直挺的肉棒显然未能尽兴。床铺也被撤了下去。

  “哦,给我∼给我呀∼”林嫣然双眼迷离的不停扭动空虚的下身,肉穴流
出的粘液顺着如雪洁白的修长的大腿流到因为抽走床铺而踩在地上绷直的小脚丫
上。

  “啪啪∼”“啊,哇,别打了。呜呜∼”等待林嫣然的是无情的木板抽打肌
肤。一个狱卒慢慢的抽打着她的小腹和乳房,另一个狱卒则忽轻忽重的抽打着她
的屁股和纤细的后腰。林嫣然有如从天堂坠入地狱,刚才还残留着交欢的快感很
快被乳头下腹还有屁股的痛楚取代。林嫣然拼命的挣扎著,扭动着纤细的腰肢,
甚至肉穴的淫水也被扭动或抽打得水花四溅。

  一滴不知道是林嫣然的淫水或者是泌出的香汗黏在了木板上,在狱卒奋力抽
打时被甩飞,最后落在了薛天澜秀丽绝伦的嘴角上。她惊恐的看着这个平时很难
管教刁蛮的小姑子,这个长安城男人梦中情人的美丽女人光着屁股,翘著赤裸的
小脚站在立枷被几个粗暴的男人抽打得淫水四溅的样子。此时才想到嘴角粘上
淫水的薛天澜就好像接触了什么极其肮脏的东西一样,拼命的用袖子插著嘴角。

  “薛姐姐,薛郡主,害怕了吗?咱们这玩弄女人的方法多去了。将来你若被
送到掖庭,会有更好玩的东西等着你呢。”曹公公好像泼皮一样的看着有些不知
所措的薛天澜笑嘻嘻的说道。

  “你们这是滥用私刑。”薛天澜故作勇气的说道。

  “私刑?对待叛乱贼子还有通奸淫乱的女人,用什么私刑都不为过的。”曹
公公看着光着屁股被木板抽打得不停扭动身上香汗淋漓的林嫣然说道。

  “让……让我去见见父亲,他会……会给你好处的。”薛天澜看着被木板抽
打得娇吟连连的林嫣然哀求道。

  “你父亲,是谁?我可不认识。”曹公公看着薛天澜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

  “在薛府,求你派个人去。”薛天澜哀求着说道。

  “哦,你家在薛府。不过薛愈崞薛大人会不会认你这个女儿呢?”曹公公又
笑嘻嘻的说道。

  “会,会的。家父最疼爱我了。”薛天澜看着从娇吟渐渐被折磨得变成嚎叫
的林嫣然面带惧色的说道。

  “你先看看这个吧,然后再回答我,嘻嘻。”曹公公从袍袖拿出了一张文
书,用手轻轻一甩,那一张薄薄的文书就径直飞入薛天澜的怀。

  薛天澜颤抖著双手,在刑房摇曳的火光下伴随着淫妇上邢的呻吟声,细细
的品读起来。“不,不会的。”薛天澜娇弱纤细的身子晃了几晃,那文书轻轻的
落在地上,就好像她悲惨的命运一样一落千丈。

  文书分为两份,一份是薛愈崞的公函上面书写道:我薛家世代为帝国效忠,
但是佞臣林泰糼执掌朝纲专权于世,其子林长堸善于下九流的愉悦女色。长女薛
天澜不知廉耻,与贼子未婚先孕。老糊涂我薛愈崞迫于林府淫威只能将爱女下嫁
此贼,以至于犯下不共戴天的罪过。不过新皇仁德盖世,田大人辅佐有方,宽恕
老臣所犯之罪过。老夫愿意痛改前非。可是家女屡教不改,与贼子通奸在先。老
夫要与她断绝一切关系,从此她不得进我府邸死后不得埋入祖坟。无论朝廷如何
发落她,即便买为官娼也与我薛家无关。

  另一份是帝国礼部的通牒写到:卓,削去薛天澜一万担奉地以及郡主爵位,
削职为民。

  “好啦,你还想让我帮你找谁呢?”曹公公看着被惊吓得面如土色的薛天澜
说道。

  “不,不。”薛天澜就好像一个喝醉酒的人,不停地在那摇晃着。

  突然她似乎清醒了一些,突然屈膝跪在曹公公面前不停地磕头,然后泪流满
面的给每个狱卒磕头“大爷们,饶了我吧。啊∼呜呜”薛天澜用一种十分尖细的
声音哀求着。

  “既然知错了,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规矩。你看你的小姑子林二小姐没。在咱
们这犯了罪的女人可不许穿衣服的。”曹公公笑嘻嘻的打量了薛天澜几眼说道。

  “不,不。我……我知道错了,你让我承认什么都行,就是别,别那样。”
薛天澜一边崩溃著的磕头一边哀求着,美丽的俏脸羞得通红,一双月牙媚眼水汪
汪的看着这些没有人性的狱卒们。

  但早就憋坏了的狱卒们,可不懂得怜香惜玉。他们粗暴的将曾经高贵的薛天
澜按在地上,一个解开她的裤带,另一个去扒她的上衣。好像剥去女人的衣服是
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就连用木板抽打林嫣然的狱卒也过去帮忙,这让被打得浑
身粉红的林嫣然轻轻的喘了口气。曹公公不理会那些淫笑着笑嘻嘻的向不停颤抖
的林嫣然走了过来。“嗯,量天尺又变回去了。再给你抹点……”说著曹公公又
将锦囊�的淫药拿出来涂抹在林嫣然两片美丽的阴唇上还用手指将淫药送入她柔
嫩的肉洞�。

  此时的薛天澜已经被扒得只剩下红段子绣鸳鸯的贴身肚兜还有一条肥大的亵
裤。狱卒们好像猫玩老鼠一样不急于将这个高傲的女人扒得精光,而是慢慢的欣
赏脱掉她每一件衣服时她的挣扎与绝望。

  “好好感受丝绸贴身的感觉吧,即使你不被剐了,也是给人当官奴到时候有
麻布穿就不错了。杂家见过几个甲等官奴,无论什么天气她们可都是身无寸缕的。”
曹公公看着薛天澜一双纤手紧紧拽住亵裤和一个戏耍她的狱卒较劲的样子说道。

  很快薛天澜就被狱卒们扒得精光,她有些呆呆的跪坐在那�。直挺挺的看着
地上代表高贵地位的掉落文书还有代表她尊严的碎落衣物。曹公公欣赏着她已为
人母的那种不同于林嫣然的丰润。那肥硕的宽臀丰满的乳房美丽的乳晕还有不知
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得挺得有半寸长的深红乳头。稍微有些赘肉的下腹那浓密的
阴毛挡住了那肥大的阴唇。跪在地上修长的美腿下是一直细长泛著红润的小脚丫
……

  “林二小姐又饿了,你们在喂她点肉棒让她尝尝。”床铺又继续放在了浑身
被抽打得粉红的林嫣然身下,一个狱卒又挺直了肉棒让她的肉穴去寻找抽插。

  “嗯,嗯”淫药产生的淫欲让浑身痛楚的林嫣然更加冲动的扭动着腰肢,肉
穴套弄著男人肉棒咕叽咕叽的抽插著,扭动着的被抽打成粉红的翘臀上慢慢的分
泌出了香汗……

  “呕……”当一个狱卒想将发呆的薛天澜抱起来肏时,这个冷漠高傲的女人
突然呕吐起来,吐得满身满地都是秽物。

  “额……,真他娘的恶心,快弄干净了。”出身宫中的曹公公最见不得这些
脏物,连忙吩咐手下弄干净这些呕吐物。

  “曹大人,这不打紧的。刚弄来的女人一般在扒得精光后再加上旁边娘们玩
得那么欢,有一半都会呕吐昏厥什么的,小的们调教几次就好了。”

  “可惜了,快弄下去过几天再审∼,记住别玩坏了。”曹公公遗憾的看着在
震惊中没用回过神的薛天澜说道。

  “带到乙等水牢去,别让她下面的骚屄歇著,一会没有在林婊子身上泻火的
兄弟们去薛婊子那。”王押司一边扭动林嫣然丰满乳房上伸长的乳头一边吩咐道。

  “呜呜∼嗯。”林嫣然感觉自己要疯了,那总是差那么一点就可以泄身但是
每每这个时候男人就会将肉棒从自己湿热的肉穴中拔出,让自己空虚的肉洞不停
地抽搐等待最后的一击。再然后就是不停地挨板子,大腿、屁股、腋下总之那�
容易痛他们就打哪。林嫣然痛恨插在自己后庭的量天尺,几次都想将这该死的弄
得自己无法高潮的玩意甩出去,可是量天尺就好像长在身上一样,不停地将自己
泄身的状况告诉这些狱卒们。

  审讯依然在继续著,但是林嫣然却在淫欲和痛楚中变得迷茫。只知道在马上
泄身时就会挨板子,打到受不了时摸淫药,然后在欲火焚身时要找肉棒,在马上
高潮时又停下来挨板子……

  “你们……,你们想让我说什么?”在不知道第几个男人抽出肉棒时,林嫣
然吱咛的呻吟一声,一双美睦微眯鼻翼微红的问道。

  “嗯∼,今天够晚的了。林二小姐,你说我们想让你说什么呢。”曹公公命
令准备打林嫣然屁股的狱卒停下,打了个哈欠说道。

  “我什么都承认。求你让我……”林嫣然有气无力的娇吟著,支撑身体的一
双美腿不停地张开又紧紧合并,被肉棒研磨得发白的淫水带着细丝从立起的被淫
药浸泡得犹如粉红水晶般的阴唇上滴落下来。

  “让你怎么样啊?”曹公公看着全身赤裸卡在不停蠕动的林嫣然问道。

  “唉……,肏我吧。我承认我与人淫乱。”一声绝望而轻声的叹息后,林嫣
然轻松的说道。如果连薛天澜的家族都不能保护她,那么自己的坚持又有什么用
能,只会成为这些禽兽的玩物而已。

  “行,一会就找男人让你升天哈。”曹公公说道。

  “那好,给我卷案吧。我签字画押。”林嫣然听到自己的欲望马上就可以满
足俏脸微红的说道。

  “不急,不急。等你完事了再说。”一个狱卒将柔劲被木枷磨得通红的林嫣
然抱了下来,当然捏捏奶子这些小便宜是要占足的。

  一个黑布口袋套在林嫣然头上,然后将她锁住一个只能跪着撅著屁股的铁架
子上。白花花的翘臀中间本来就湿润的肉穴彻底暴露在摇曳的灯火下,那淫水浸
湿肉瓣轻轻的颤动着……

  “你们是要?不!”林嫣然感觉到这可能不是一次正常的交欢而挣扎著。

  “叫什么叫,一会惊了你男人,小心它咬你。”王押司嬉笑着说道。

  “开始吧,还等什么呢?”曹公公的声音说道。

  “哗啦,哗啦”镣铐的声音响起,林嫣然吓得浑身直哆嗦,但是小穴上又传
来涂抹淫药的那种清凉感。很快这种清凉又勾引出了叠加在身上几次无法泄身的
欲火……。

  “呜呜∼”林嫣然感到肉穴处有粗重的鼻息,吐出吸入的热气吹得涂抹淫药
的肉穴一阵蠕动。算了管他是什么呢,快进来吧。林嫣然流着泪水想到。

  没有那种毛茸茸的感觉,林嫣然感到一个肉呼呼的身子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细长的肉棒生疏但有力的滑入了自己满是淫水的肉穴。

  “啊∼”林嫣然快活的呻吟著,她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应该不是大犬,一
个和自己关在一个水牢的女奴说过,被那东西插入的感觉和男人的感觉不一样,
那东西会在肉穴�面来回抽插而不像男人一样需要拔出再插入。但是此时的林嫣
然已经被几次无法泄身折磨得要发疯了。即使是真的巨犬也会让她娇喘连连的。

  “呜,用力。”和那几个在立枷上抽插的肉棒相比,这个肉棒明显细了一圈。
但是同样出于本能的抽插,林嫣然的在被禁锢的铁架上费力的扭动翘臀迎合著,
渐渐的一个男孩的喘息声夹杂在林嫣然的浪叫声中。

  “啊,要来啦”林嫣然再一次到达了高潮的边缘,就在此时黑布头罩被人用
力的掀开。林嫣然下意识的扭过俏脸媚眼如丝地看了一眼这个和自己鱼水之欢的
男人。

  “不啊,不。”林嫣然美丽的眼角睁到最大,眼角几乎瞪裂的看着在身后抽
插的那个男孩。这个人正是自己的弟弟林长筎. 这个十三岁的男孩正卖力的挺动
著臀部,奋力的将肉棒插入眼前这个淫奴的小穴。

  当他看到自己正在奸淫自己的姐姐时,从小读书的林长筎也一声大吼将肉棒
拔出滑润的小穴。

  “你们这些禽兽,你们……。哇∼”林嫣然俏脸羞得血红,发疯似的挣扎著
将禁锢她的铁架子挣得嘎吱吱直响。

  “看来犯妇林嫣然的乱伦罪也坐实了……”曹公公看着这完全赤裸的姐弟俩
幽幽的说道。

  “让我死吧,让我死啊∼呜呜呜……”林嫣然在铁架上拼命的摇著头看着自
己的罪名被黄衣小太监一板一眼的记录在案,一双美乳被她扭动的娇躯甩得不停
地抖动着。

  “看来犯妇林嫣然被剐是八九不离十的事了。”王押司有些可惜的看着那个
不停扭动挣扎的娇美肉体有些遗憾的说道。

  哗啦哗啦的铁链挣扎声没用持续多久,已经精疲力竭的林嫣然流着泪水不停
地喘息著。林长筎则几个狱卒按在地上不停地颤抖著。

  “林二小姐折腾够了?”曹公公走到还在微微颤抖的林嫣然前,轻轻的拽起
她乌黑秀美的头发,将凄苦流泪的俏脸起来说道。

  “让我……死吧。”林嫣然俏脸有些扭曲的说道。

  “其实我这是为了你着想啊。嫣然小姐。”曹公公笑嘻嘻的看着崩溃边缘的
林嫣然说道,一只修长有如白玉般的手轻轻的挑拨著林嫣然凸起的阴蒂。

  或许处于绝望的女人更容易被挑逗,很快林嫣然就被曹公公熟练的手法弄得
娇喘连连。虽然看着曹公公的眼神依然冰冷但是下身却轻轻的迎合著……

  “你知道你们林家男人最后都是什么罪吗?”曹公公凑到林嫣然那满是香汗
和粘著的秀发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同时手上狠狠的捏了一下她有如玉珠的阴蒂。

  “一个也活不了,最轻是个腰斩。”看到林嫣然茫然的眼睛因为刺激而变得
有些理智,曹公公跟着说道。

  “你弟弟还没结婚生子,你不让他没有成人就死于刀下吗?”曹公公接着说
道,但是手上的挑逗更厉害了。

  “万一你明天就被剐了呢?谁还在乎这些乱伦小事?为何不快活一下,我只
是审问你的罪名,无论你如何挣扎结果都是一样的,乱伦罪你是做实了。”看到
林嫣然有些触动曹公公说道。

  “我……,嗯,我……。”林嫣然被一阵阵的淫欲折磨著就想让一根肉棒抽
插自己让自己进入极乐,但是乱伦的道德禁锢让她始终无法接受,但是在曹公公
魔鬼一样的轻声细语下,这个禁锢渐渐松开了。

  “既然做实了,为什么不让你们俩都爽快一下呢?况且万一皇上大赦你被贬
为官奴,而你肚子�也有了林家的血脉”曹公公的手指上渐渐黏上了林嫣然的淫
水说道,但他没有说即使真的有孩子了也可能是很多和她交欢男人的野种。

  “唉……”又是一声叹息,林嫣然的媚眼流出了泪水,然后将头扭过。

  “那你自己和你弟弟说吧。”曹公公的怪手终于离开的林嫣然的蜜穴,他在
和林嫣然说话时显然使用了一种震慑心灵的魔门秘法,让林嫣然渐渐屈服。

  “长筎,嗯,到姐姐面来。这,我会让你,让你舒服……”林嫣然的话到
最后连自己几乎都听不见了。在这可怕的地狱,明显知道自己可能明天就会被
杀死。而尊严已经变得毫无意义,或许一会自己的罪名就会贴在长安朱雀大街的
昭示墙上,然后所有认识自己的不认识自己的人都会指著自己的赤裸脊梁说:
“这是个世上最淫贱的人。”最后自己在西市或者在昆明湖的邢台上在人唾骂下,
被刽子手一刀刀将自己身上赛雪如玉的肌肤、美丽的脸颊、骄傲的乳房割成一块
块的碎肉……

  同样喝了淫药的林长筎,早已经在恐惧中变得疯狂。那洁白的身体,宛如粉
玉的蠕动着的肉穴早已经让比林嫣然受刑更多的弟弟发疯。在男孩粗暴的喘息下
肉棒再一次插入了那欲火焚身的娇躯肉洞中……

  一个案卷慢慢伸到正在交欢的姐弟之间。一只随着抽插频率前后摆动的纤细
的手先是按在了朱砂印泥上,然后在一连串的娇吟声中,着手掌无奈而重重的印
在了林嫣然的案卷上。当曹公公及其随从离开的时候,这疯狂的交合依然在继续
中。

***********************************
   感谢大家对小女子作品的支持哈。特别要感谢那位提醒我黄易大大已经开
始写大唐双龙传后传的那位兄台。我现在正在看呢,可是本作中很多历史可能就
会偏离日月当空了,希望各位小说帝不要挑小女子作品的漏洞哈,就当日月当空
没有出现过。就当日月当空没有出现过……
***********************************

             第三章  阴癸性奴

  “谁让你站起来走的?”一个狱卒拿着短鞭狠狠的抽打了林嫣然的屁股。

  “十恶大罪的犯人还想像人一样的走路,可笑。”王押司用脚踢了踢林嫣然
的下腹,在她发出慵懒的呻吟声后说道。

  深夜长安皇城黑竹狱的最深一层中,一个绝美的赤裸女人在潮湿闷热的地牢
走廊�跪爬著。在微弱的火光下,女人完全光着身子扭动着淫荡的屁股爬行着,
湿润的肉穴�不时的滴出乳白色的粘丝。女人必须奋力的扭动着腰肢,因为只有
高高地撅著屁股爬行才不会吃鞭子。

  “啊∼”在鞭子的抽打下疲倦欲死的林嫣然痛吟了一声,一双美乳在痛楚的
晃荡著。如果说以前的日子虽然也被奸污但是还有些人的尊严话,那么承认通奸、
淫乱和乱伦罪的林嫣然更是不被狱卒们当做人看。他们命令自己以后都要爬行,
而且也不能在住进乙等水牢而是让林嫣然爬到更深处的甲等苦狱中。或许自己很
快就要死去了吧。林嫣然忍着膝盖和翘臀上的痛楚想到。

  “你既然已经认罪,那么对于十恶不赦的淫妇,自然刑不离身。”走到甲等
苦狱的一扇门前一个狱卒说道。

  “对话不应者,罚鞭十下。”狱卒抽起短鞭就抽打起林嫣然来。

  “啊∼,饶了我吧。啊,呜呜∼”林嫣然被抽打得满地翻滚,直到十鞭打完
才算结束。

  “那就说点开心的让我们开心一下。”几个狱卒笑嘻嘻的看着浑身被抽打得
一条条鞭痕的林嫣然。

  “各位大爷肏得奴家累了,让奴家歇息一会吧。”林嫣然含泪说道,并且撅
起翘臀扭动了自己的腰肢,好像一只勾引雄性的母狗。

  “真是天生的淫妇啊,哈哈。”狱卒们嘲笑着,打开了一扇甲等苦狱的大门。

  一股说不出的骚味,几乎窒息的林嫣然好像母狗一样撅著赤裸的屁股�起俏
脸看着这个黑乎乎的囚室。

  囚室不大,大概五步见方地上是湿漉漉的石板,这湿漉漉黏糊糊的石板上不
知是湿热的水汽还是女人在受到淫刑时留下的精液淫水。黒竹狱修建在一处地下
温泉河旁,越是地下越是湿热,再加上每层几乎永远不熄烧得通红铜炉铁盆,更
是让这人间淫狱热得让人发慌,女人们汗水混合著淫水的骚味随处可嗅。

  一个狱卒粗暴的将因为交欢后的虚脱而香汗淋漓的林嫣然拽了过来,拖到一
个戳在甲等囚房石墙前的一个三角形枷锁前。林嫣然惊恐的看着这个有四尺高的
三角形枷锁,整个枷锁就好像一个用包铁木料拼成的三角铁架,三个角分别是禁
锢人脚踝和脖子的铁圈,铁圈内有鹿皮和棉絮做内衬。

  “哢嚓,哢嚓。”林嫣然就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被狱卒粗大的双手塞进
了这个三角形的枷锁。已经在立枷被磨得通红的柔颈再次被更加坚固得三角枷
卡在,美丽白皙的脚踝也被卡在三角枷的另外两个角上。这个赤裸而美丽的女人
只能坐在潮湿粘滑的地板上,叉开修长的美腿露出被抽插得红肿的肉穴,曲线柔
美的上身随着被禁锢的柔颈而前弓著,一双丰满的美乳也不安的摇晃着。

  “好,好难受。官爷,饶了我吧,贱,贱奴听话。”刚刚被枷不到一会林嫣
然就求饶起来,失去尊严的她已经不在乎卑贱的称呼自己了,她只希望死前可以
舒服一点。

  “淫妇,在你被凌迟前必须要枷不离身。这个枷锁叫无羞枷,专门枷锁你这
样的淫妇还有采花盗柳的女淫贼的器件。”狱卒一边用炭笔填写文书,一边看着
扭动屁股晃动娇乳让自己更舒服的林嫣然说道。

  “好难受,求你解开我吧。”林嫣然很难想象自己在死前就要以这么难受的
姿势渡过,在狱卒关上甲等苦狱的门前继续的哀求着。

  “被解开的时候就要挨肏. 哈哈”狱卒重重的关上牢门,然后扬长而去。只
留下一盏小油灯和在枷锁中挣扎赤裸女人美丽的肉体。

  “哎呦,哎呦……”被枷锁刚刚锁住一刻钟林嫣然就痛苦的呻吟起来。只要
一伸腿,那么弓著的上身就要继续哈腰;只要一头,那么双脚就必须要起。

  林嫣然忍着被扭到的痛楚躺在地上,此时的姿势更是羞人,修长的美腿高高
的枷锁举起美丽的阴户完全暴露出来,一双纤手紧紧的抓住三角枷的边缘好让柔
颈能减少些压力,这个姿势就好像和男人交欢的姿势一样。林嫣然痛苦的想到不
怪说这个枷锁叫无羞枷,无论哪个女人被套上了这个都得做出这个羞辱的姿势,
腰肢和后背的酸痛让女人根本无暇顾及自己小穴和乳头是否淫荡的暴露,最后只
能选择一种痛苦小但是最羞人的姿势睡眠。

  没有时间的概念,甚至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每次睡眠都很短暂不是因为
酸痛就是被噩梦惊醒。林嫣然扭动着在三角枷锁赤裸的娇躯,直直的盯着那个
挂在墙上唯一闪烁的小油灯……。自己已经“认罪”,而那些没用认罪的兄弟姐
妹们会遭受什么样的酷刑呢,自己的小妹林娇然才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啊。想
想自己痛楚红肿的小穴,林嫣然就有些不寒而栗。还有那更让人羞耻的和自己弟
弟乱伦的情景,自己弟弟那疯狂而粗暴的抽插……。

  就在林嫣然默默流泪的时候,甲等苦狱的响起了女人的娇吟声。

  “哎呀∼,又是甲等,人家不爱带着刑具睡嘛……”一个成熟而娇美的声音
传来。

  “大奶头,今天伺候了几个爷呀?”一个狱卒调笑的问道。

  “六个呢,好辛苦呀∼要不大奶头一会再给爷舔舔?”女人娇笑着说道。

  “算了,乙等水牢来了个姓薛的美人据说是皇室贵胄,一会也下了差就去那
玩玩。”狱卒说道。

  “就算公主算什么呀,奴家还是王妃呢,嘻嘻∼”女人继续娇笑着说道。

  “啪啪”“嗯,啊~.小淫奴知道错了,大奶头不是王妃,是贱奴,嘻嘻。”

  在皮鞭的抽打下女人哀求着娇吟道。

  “把屁股扭起来,快点走∼”狱卒的声音越发冰冷的说道。

  声音渐渐传来,在男女的对话声中还有皮鞭抽打肌肤和叮铃铃的铃铛声不时
的传来。终于摇曳的灯光中通过囚室的栅栏林嫣然看到一个穿着黑红相间狱卒衣
服的男人牵着一个浑身赤裸扭动着屁股爬在地上的女人走过,让林嫣然惊讶的是,
女人四肢上的小臂和小腿都被砍掉了,只剩下的大臂和大腿包著黑色牛皮支撑著
身体行走着,女人巨乳的深红乳头上还穿着一串铃铛,每次女人痛苦的行走几乎
拖地的铃铛就叮铃铃的响着。

  “就这屋吧。”狱卒看到林嫣然被三角枷禁锢著说道,他似乎很想交差后就
去乙等水牢玩弄那个“公主”。

  “嘎吱”一声,铁门打开一张轻挽发髻的娇媚贵妇人俏脸一边娇笑首先进入
林嫣然的眼帘,女人媚笑着讨好的看着后面的狱卒。但是等待她的是强壮的狱卒
将她娇弱没用四肢的身子抱起来,然后放在林嫣然不远处的一个木制三角木马上,

  狱卒熟练的将女人的被肏得深红色的肥大阴户卡在木马不太尖锐的棱角上然后简

  单的固定一下她的没有小腿的大腿,最后将女人的柔颈吊在木马上面的锁链
上。

  这样只要女人在木马上掉落下来就会被吊死……

  女人摆动着断肢可笑又可怜地不停地挣扎哀求着,但是最后还是被抛弃在这
让女人痛苦的木马上。狱卒皮靴的声音渐渐远去。

  “该死的杂种……”女人在尽量用娇媚的声音哀求着,但听到狱卒走远后痛
苦的咒骂道。一边咒骂一边扭动着她那曼妙的身姿,失去四肢并没有让这个身材
匀称的女人变得难看反倒有一种禁锢裸女的特殊魅力。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弄死你这个小婊子……”女人看了一眼林嫣然后愤怒
的说道。林嫣然看着她那杀人般的眼神,轻轻的转过头去,但是这样让她更难受
的呻吟了一下。

  “看你那个笨样,提臀侧身可以轻松些。”女人看的在三角枷中痛苦扭动的
林嫣然说道。

  “嗯∼,好多了,谢谢姐姐。”林嫣然放松绷紧的臀部,将身体侧躺后果然
紧张的肌肉得到了休息,她轻松的叹了口气看着这个摇晃着丰满的巨乳带动乳头
上的小铃铛的失去四肢的赤裸女人。

  “唉∼,我以前也经常被这个该死的东西扣住,所以就有经验了。”女人苦
笑了一下说道,女人本就不难看的痛苦表情因为一笑而变得更加明艳动人。

  “……”即使是林嫣然也觉得这个女人长得极美,但看到那粗糙的木马上渐
渐的流下了女人扭动身子时因为摩擦而流下的淫水后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是不是笑话我淫贱啊?”女人一改刚才的温和突然厉声的问道,那双巨
乳也随着女人的喊声而上下颤动起来。

  “不,不。”林嫣然被突然的质问吓得连连摇头,但是这牵动了腰肢上被木
板打的淤伤痛得她直咧嘴。

  “嘻嘻,你怕我?好,很久没有人怕我了。”女人又突然媚笑一下,因为肉
穴痛楚而紧皱的黛眉一下舒展开来,一双媚眼紫芒一闪而过,整个囚房都被她的
笑而明亮了几分。

  “我……我不怕你。”林嫣然看着受刑还不如自己同为女囚的女人说道。

  “如果在十年前,我一定给你吃下万淫丹,然后把你卖掉穷乡僻壤的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