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的少女

楼主: atb987tp2016-07-24 10:34:00
阿土今年三十九岁,经营的士行,公司的规模并不是算十分庞大,公司里大约有十
六部的士右左。

平日,阿土大多分租给他人驾驶,以赚取利润。

但是阿土却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在晚上享受驾驶之乐趣,因为晚上的道路恬静悠闲,
没有像日间繁忙所带来的压迫感,在公路上,阿土得以纾缓在日间工作中所积压的
疲累。

在上个月的一个晚上,阿土兴之所至,阿土跟往常一样,隋意在公司拣选了一辆的
士,驾了出去兜一兜风,享受一下驾驶的乐趣,可能因为忘记挂上暂停载客的牌子,当
驶经湾仔区一间酒吧的交通灯位之时,突然有一位满身酒气的少女被一群青年放进
阿土刚停下来等待转灯的的士中。

当他们把少女推进车厢的时候,刚好碰著转灯,然而这时候在阿土后面的车子不停
响号催促下,阿土只好把车子驶过了交通灯位才停下来,看过究竟。

在停下的士之时,己看不见原先把这名少女推进的那群青年人,这时阿土只好走到
后座看看那位喝醉了的少女,幸好,她还可以把自己所位的地址说出来,于是阿土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便把这个醉酒的少女,按照她所说出的住址驶去。

在驾驶车子把她送回家的途中,阿土开始留意在倒后镜里的她,拥有一幅清秀的面
孔,从她的面貌来看,大约是二十一二的年纪,加上她那双半开半闭‧喝醉似的眼
睛,简直教人心醉。

还有可能因为酒精作用的关系,她开始感到闷热非常。

霎时间,阿土发现她自己运用一双玉手,向自己被衣服遮盖的身体进发。

把自己那十只柔滑的玉指,按到那连身低胸迷你裙的边缘,再者,她缓慢地将裙子
推高至大腿之上,差一点便可看见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时阿土的小兄弟,已经开始膨胀,裤子似乎越来越窄,现在真希望即可以和她倒
在床上,干一番大事。

但是,为了驾驶安全,阿土立即把把视线返回挡风玻璃之上,还加了把劲地踏着油
门,将她送抵她的住所。

她原来是一个人独居,家中布置得很雅致,好像是经名师设计的一样。

阿土把她送进睡房内,准备离开之际,她突然从房内大叫,要阿土从洗手间取一条
热毛巾姶她洗面。

唉!真是无她办法。

于是阿土走进洗手间内,用热水弄湿了毛巾,走回房内递给她。

不料当阿土步入她的闰房之时,登时阿土感到束手无策,因为这时她将仅有的低胸
迷你裙脱得一干二净,还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她以娇嗲的声线,吩咐阿土将热毛
巾交给她,阿土只好遵照她的说话。

霎时间阿土的脑海浮现了一幕幕精彩的画面,因为在这时刻躺在阿土面前是一位赤
条条的少女,阿土在这情况下的确有着面红耳赤‧站立不安的感觉。

阿土在她的上面俯望着,才发现原来她有着丰满而富弹性的乳房,纤细的腰肢,还
有两条修长而雪白的美腿,看到这时候,她突然拿开盖住了脸的热毛巾,当时她看
见阿土目定口呆的样子和身体变化的模样,不但没有惺惺作态,反而还示意阿土躺
到床上。

此刻,阿土的小兄弟兴奋程度,就像立即要找一个洞来栖身似的。

阿土开始用双手,抚摸她那双高耸的小山峰,手指还进占了那两颗粉红色的小山岭,
她开始轻轻的呻吟起来,当听到阿土那种脆弱的声线时,不禁令阿土兴奋百倍,阿
土将一只搓弄著山岭的五指山,慢慢地移向那暴雨泛滥的小森林之上,她不但没有
阻止阿土在她的森林入口徘徊,还带领阿土的手指,进入她的森林深处,手指像蚯
蚓转入了湿滑的泥泞一样,每一下的进出,她那急促的呼吸声就不其然变大起来。

她的森林好像有润滑油滋润一样,一次比一次湿滑得多。

这时她开始反客为主,爬上阿土身上用那双小山峰压在阿土的胸前,还运用那双手,
慢慢替阿土解开恤衫的钮扣,一边如灯蛾扑火般吻阿土的嘴唇,颈项,一直落到胸
膛,她一边丝丝的呻吟,一边玉手慢慢向下移,直至到达阿土早己昴然吐舌的小兄
弟之上。

她慢慢地抚弄,爱抚起来,按摩的力道亦时大时细,按摩了一会儿,阿土的裤子前
面已多了一个像露营用的帐幕。

这时,她己经为阿土解除了身上的束缚,开始正式拿了阿土的小兄弟出来掏弄起来,
她的手艺确是出乎意料的巧妙。

她好像感到用手把弄,还是不够满足似的,于是她便开始低下头把阿土己进入备战
状态的小兄弟,放入她自己的樱桃小咀里,慢慢和吐著,她还不时用那条像灵蛇的
舌头,在阿土的小兄弟头上打起转来,不断重复攻势的她,教阿土怎么抵抗呢?小兄
弟被两片火红色的咀唇上下地吐弄著,她好像发狂般的吸啜著,好像要把里面的一
切全部吸干似的。

阿土即时全身起了震荡,于是立即转换了位置,让阿土可以得尝用口舌来为她服务,
实行法式接吻。

阿土开始进攻她的黑森林,那条森林的隧道,不断地涌出像大雨般的洪水,阿土不
断把所有的洪水--吸干了,然后,阿土变本加厉地用舌头疯狂地进攻森林的一扇门。

她的反应也很强烈,她继而用小咀移向阿土的两颗小波子之上,猛力吸啜,险些儿
便把阿土的小丸儿啜了出来,弄得阿土不得把腰向上挺来消除她这刻的攻势。

没多久,她那急促的喘气来杂了兴奋的呻吟声,还有她在不知不觉中摇晃着身子,
看到这种情形出现,阿土已知道她在阿土的狂攻之下已经开始感到吃不消了。

阿土感到她希望尝得到被阿土的庞然大物所攻陷的快感。

于是,阿土又转过了身,把她推到在床上,用阿土的强大本钱,即时向她坐攻,在
阿土进入之时,她的腰肢不受控制地向上奉迎著阿土的小兄弟之撞击,再者,每当
阿土得寸进尺之时,她口里所发出的呻吟里,好像透过扩音器癹出似的,比之前的
声浪大十倍有多。

顷刻好像要全幢楼宇的住客们都知道她此时此,刻正在享受着一生人之中最快乐的
事一样。

然而,在她这般美妙快乐的呻吟声中,阿土好像在比赛场地中的参赛者获得在场的
观众不断拍手喝采鼓励一样,更加竭力地地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不断将
潜力集中在小兄弟之上,再推进更底的深渊里去。

这时,阿土又再度用捏著一样,口中还唸唸有词的说道:<大力些‧‧‧给我吧!>

突然,阿土感到她有意回避深入攻势,仿似己接不住排山倒海的招式一样,这时她
又大叫。

<噢‧‧‧>

<不要‧‧‧‧‧>阿土不但没有停止攻势,对她怜香惜玉,而且还得理不饶人地
加密攻黑森林的频率,与此同时,阿土的双手心加强了力量,捏得她的乳房差一点
二合为一。

阿土还不时用那更直接的方式,用自己的咀唇吸啜那己达到坚硬无比的嫣红小山峰。

十五分钟过后,当阿土想抽身而,更换进攻姿势的时候,她竟然坐起来,示意要阿
土躺在床上。

当阿土仰在床上之时她不由分说便<唧>的一声,坐在阿土的小兄弟之上,她要为刚
才阿土的进攻而作出反击,而阿土的双手在这时候并没有偷懒,还不断活动在她的
小山峰之上!

她还不时俯下身来,让阿土吻她的咀唇。

这时,阿土亦慢慢地坐起来,紧紧抱着她,阿土疯狂吻着她的面;颈;还有她的双峰,
她的咆哮地呻吟大作,更努力地上下摇动,看她这的陶醉,是真真正正地享受着性
爱带给她那种无穷快乐。

接着,她不断重复著攻势,她在阿土上面不断地上下抽送,每一下都用尽了全身的
力量,令阿土的脑海浮现出一幕一幕的仙境幻象。

但是,好戏还在后头--这时,阿土的铁棒小兄弟被她完全吸纳了。

然而,她开始把攻势放缓,有节奏地慢慢上下律动,突然间阿土感到很奇怪,她是
有一股吸力,叫阿土差点防不胜防败下阵。

她不知道从那里学习这种(鲤鱼吸水)的内功,阿土唯有收慑心神,凝神应战,这个
情况僵持了十五分钟,阿土感到阿土己就快一泄而注,在千钓一发之间,阿土己转
换了花式,由阿土压在她的身上,不断地抽送,务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战胜她,于是
阿土使出浑了身解数!令她高潮不断。

她的口里更不断喊叫:<我死了,请不要动‧‧我死了。>

阿土没有理会她,反而动得更急,入得更深,她更高呼连连的叫道:<哼‧‧‧‧
‧哼‧‧‧‧哼‧‧‧‧>阿土越用力,她就越叫得大声,而双脚又紧得合起来。

突然,她全身痉挛了十数秒,在一声长叹的低声呻吟下,她己经到达了顶点。

阿土感到她的肌肉在摇晃震动着,这时阿土便一口气冲线,把阿土的每一点每一滴
都射进她的身体之内。

高潮过后,阿土离开了她的身体,伏在她的身旁。

但是她好像未够似的,转过了身,伏在阿土下面,吮啜阿土那垂头丧气的小伙子。

只不过一会儿,阿土那头小家伙,又被她那二寸不烂之舌弄得回复原,这时阿土己
感到有点儿吃力。

但是没有她办法。

然而她不希望梅开二度,而是要将精华一点一点的和进肚内才心息。

她的头不断上下移动,又以牙轻咬阿土的尖端。

就在这种强烈的情况下,阿土终于又再次爆发,精华在缺口的中央喷出来,如是者
一晚爆了五次之多。

翌日早上一觉睡来,她伏在阿土的身旁托著头凝望着阿土,向阿土露出感激之眼神,
多谢阿土昨晚送她回家,还问阿土取了一张公司名片。

现在阿土成为了她的御用司机,每星期总有三至四晚,在她的家里渡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