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性奴史

楼主: arthur372016-07-15 09:29:00
序 幕

  2003年某天傍晚时分。

  妈妈在单位里收拾好东西,准备早点下班。

  因为今天是周末,是我们一家人欢聚的日子,她想早点赶回去做一顿丰盛晚

餐。

  妈妈是一家事业单位的财务主管,她平时工作认真负责,有着卓越的管理才

能,深得领导赏识。

  妈妈是那种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贤妻良母,虽然岁月已经在她腮边刻上了几

条不易发觉的鱼尾纹,但她的风韵却让人过目难忘。

  天色有些阴沈,街上行人稀少,可能是周末的原因吧,人人归心似箭。

  妈妈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着,突然她发现有点不对劲,后面好象有辆面包车

一直在跟着她,开始她并没有在意,转过了几个街道的弯角,那辆车还是不远不

近的跟着她。

  妈妈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不禁想起前几天新闻里报导里说的事件,就是最近

城里有不少妇女失踪事件,据说都是被一个人贩子集团绑架到外地去卖了,想着

想着妈妈不禁打了个寒颤。

  但妈妈不断安慰自己:我都是一个40几的老女人了,谁还会来绑架我啊。

  想到这里妈妈的心头似乎宽松了一些,但是感到身后的车子还是象幽灵一样

跟着,她越来越感受到不安,不觉加快了车速。

  在经过一片少人的林子的时候,那车子突然加速超越了妈妈,插到妈妈的自

行车前面停了下来。

  车门一开,冲出两个蒙面大汉,一把亮晃晃的尖刀架在了妈妈白皙的脖子

上。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妈妈惊魂未定。

  只听见一把声音低沈地说道:“老实点,不许叫,跟我们上车。”

  “放……放开、我……救命啊!”妈妈颤声叫着。

  “妈的……找死……”一个男人一下捂住妈妈的嘴。

  妈妈吓得手足无措,竟然不知反抗,被他们强押上了汽车,面包车里除了司

机还有另外两个蒙面大汉,其中一个冷冷地对妈妈说:“你都活了三、四十岁

了,应该识相了吧,不瞒你说,我们就是专门送女人去外地享福的,今天你碰上

我们是你的运气,你要么乖乖听我们的话,要么我们兄弟把你轮奸了再丢到河里

去喂鱼。”

  妈妈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们绑我干嘛啊,我都40多岁了,家里有丈夫

儿子,你们放了我吧。”

  那蒙面大汉哼了一声:“还专门有人就要买你这样的中年妇女,看你的样子

你老公很久没干你了吧,你放心,我们带你去的地方会有很多男人想干你的。”

  这话说到了妈妈的痛处,妈妈竟然没法回答,确实,现在妈妈对性生活已经

没有了概念,尽管她经常穿着性感的丝袜高跟鞋,还有紧身裤,但是爸爸对她已

经没有了太多兴趣。

  每次妈妈洗澡时看到自己日益下垂的乳房总不禁黯然神伤。

  不过还好,妈妈对自己的屁股一直还算有信心,丰满但不显臃肿,翘翘的,

实实的,把套裙撑得紧实,两个屁股蛋圆混混富有弹性。

  这时歹徒拿出一快破布对妈妈说:“把嘴张开。”

  妈妈还没完全回过神来,那歹徒捏开妈妈的嘴,把那布块已经塞进了进去,

然后歹徒还用胶布封住妈妈的嘴巴,这下妈妈完全被剥夺了言语的自由,接下来

妈妈双手也被一副手铐铐在背后,眼睛被黑布蒙上了。

  车子在路上颠簸著,突遭此劫的妈妈思绪茫乱,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会是

怎样。

  而此时,我们正在家里焦急地等著妈妈回家。爸爸打电话到她单位一问,单

位里的人说妈妈已经早就回去了。我们就以为妈妈可能到哪个亲戚家去了,便一

个一个亲戚家地打电话,但得到的回答都是说妈妈没来过,我们发现情况有些不

对劲了,直到晚上11点妈妈还没有回家,我们报了警。

  这个时候,在城市的郊外的一个废旧工厂里,反剪著双手,嘴巴被堵的妈妈

被押下汽车,蒙着眼睛黑布被取了下来。

  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走过来,打量着体态丰美的妈妈说:“嗯……不错,又抓

了一个熟货,看来我们今晚就能出货了。”

  妈妈吱吱唔唔地闷哼著,扭动着身体,但她的反抗显得那么无力。

  那些歹徒把她押进仓库,和其他被绑架来的妇女关在了一起。

  半夜的时候,妈妈和其他被绑架妇女被押出仓库,赶上一辆集装箱车,妈妈

和所有的妇女都一样,双手被反铐在背后,嘴里都塞满了东西。

  车子在夜色的掩护下行进了大概30多分钟来到一个码头,一辆伪装成普通

驳船的小船已经停在简易码头上等候着了。

  被劫的妇女们被一个个推下汽车,不一会妈妈也被推下来了,看到眼前的一

切,妈妈知道形势不妙,看来那些拐买妇女的事真的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想到

以前从报刊上看到那些被拐妇女的悲惨,妈妈本能地挣扎起来,因为一上了那艘

船,就意味着失去人身自由了。

  那些人见妈妈反抗,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喝道:“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

的……”

  码头周围有数十个大汉在警戒著,要逃跑简直是不可能的,妈妈见地上堆了

一大堆女人的衣服,一个大汉冷冷地说道:“把衣服脱光,快点。”

  妈妈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那大汉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不用担心,我

们对你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你去的地方那里的人都喜欢你这样的肥臀老女人。快

脱,这只是为了防止你们女人逃跑采取的措施。”

  如果自己不脱的话让他们来动手可能还要受更大的侮辱,但妈妈怎么也不能

说服自己当众脱衣,男人见状走上来三下五除二把妈妈身上的东西剥了下来。

  “不要……快停手……你们这帮流氓,你们跑不了的。”妈妈在心里叫着,

在这个时候仍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激烈地挣扎着。

  丝袜,紧身裤、内裤、上衣、奶罩扔了一地。

  很快妈妈就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两个大汉用麻绳将她五花大绑的绑了起

来。

  这时那头目不知从哪拿出两个鸡蛋形状的小球,后面还连着遥控器,一个塑

料的一个金属的。

  妈妈只听他说了句:“把这个塞进她里面。”

  妈妈在惊惶中有中不详的预感,果然,另两个大汉接过那两个鸡蛋状小球就

一直看着妈妈的下体,这时另外两个大汉抓住妈妈被捆在背后的双手,把妈妈按

在地上,还有两个大汉按住妈妈大腿,使她双腿无法并拢,接着一个戴着塑胶手

套的人把一种什么液体涂在妈妈的屁眼上,然后妈妈就感觉到一个东西顶在自己

的阴道口,那人稍稍用力,那鸡蛋状小球就塞进了妈妈阴道的深处。

  很快,一股金属带来的凉意冲到了妈妈的肛门,妈妈拼命紧缩著括约肌,但

是在刚才涂在妈妈肛门周围那液体的作用下那金属球很轻易地就突破了妈妈肛门

的防线,被那人的手指也顶到了妈妈直肠的深处。

  妈妈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这个时候只有瞳孔能表达她的心情。

  两根线拖着控制器还挂在妈妈的屁股下面,那头目拍拍妈妈的肥臀说道:

“别紧张,这是跳蛋,不会伤害你的身体的,这只是为了能在旅途中让你们保持

兴奋。”

  说完就打开两个控制器上的开关,塞在妈妈两个洞里的跳蛋开始了疯狂的震

动,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感觉从妈妈的下体袭上脑门。

  “啊……怎么可以……”妈妈窘得满面通红,显然那些东西给了她本能的快

感,身体是最忠实,四十如虎的妈妈当然不例外。

  竟然有这样的东西,作风一向保守的妈妈显然没见过这些羞人的淫具。

  但是矜持的妈妈又不敢把心里的快感显露出来,只好闭上眼睛,咬住嘴唇,

那些见多了的人贩子们自然知道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两个大汉把妈妈从地上拉起

来,拍拍她的屁股说:“快走骚货,到船上去慢慢享受吧。”

  说罢就把妈妈往船上推,妈妈下体的两个跳蛋还在强烈地震动,妈妈走路时

不得不夹紧大腿,扭扭怩怩的,弯著腰来减轻跳蛋对自己的刺激。

  妈妈被关进底仓,而且人贩子把妈妈的大腿和双脚也都捆上了麻绳。这里的

妇女都和妈妈一样,手脚都绑着麻绳,有的还被布团堵著嘴,而且从她们下身的

两个洞里都拖着两个遥控器,塞在妈妈她们下体的跳蛋在底仓里发出格外刺耳的

嗡嗡声。

  第二天早晨,警察在妈妈下班路上发现了被丢弃在路边的自行车,而且妈妈

的提包也还在车篮里,当时有人看到妈妈被两个大汉推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我

们意识到妈妈很可能被人绑架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死心,希望这不是真的,于是

我们到处发寻人启示,但是好几天过去了,妈妈还是一点音信也没有。

  此时在人贩子的船上,妈妈体内的跳蛋还在疯狂地刺激著妈妈的官能,在带

给妈妈耻辱感的同时也给妈妈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在妈妈的小穴里面,早

就渗出了淫水。而妈妈屁眼里的那个金属跳蛋更是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感官刺

激。

  虽然跳蛋的震动随着电能的损耗在渐渐地减弱,但是妈妈在跳蛋给她带来的

一阵阵高潮中已经彻底被征服了。

  妈妈在黑暗的船舱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每天都有人送饭下来,把食盆放在

妈妈她们的头边,但是不解开她们的手脚,让她们只能象狗一般用嘴巴进食。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船终于到了终点,妈妈等人被押下船,又赶上了一辆

老式卡车。车子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2个多小时,一个小有规模的村庄出现在

众人面前。

  妈妈等妇女被押到村子的一个广场,广场周围早就围满了好色的村民,广场

中央竖着十几个半腰高的木质托架,托架上放著麻绳和皮带,一看就知道是用来

捆人的。

  人贩子给妈妈等人每人都发了一个两边连着皮带的橡胶球,妈妈她们被要求

把球塞进嘴里,把皮带锁在自己脑后。

  妈妈等人都照做了,喀嚓一声,圆球就紧紧地塞住了妈妈的嘴巴,妈妈这才

发现自己现在连吞咽口水都成了不可能。

  接着妈妈被带到其中一个托架前,两个大汉上来把妈妈双手反拧到背后,用

托架上的麻绳把妈妈牢牢地反绑起来,然后把她按在托架上,使她的屁股对着下

面的观众,用皮带把妈妈的腰部固定在托架上,最后把妈妈的两只脚分别固定在

托架的两只脚上,使她双腿无法并拢。

  所有的女人都象妈妈一样被绑在托架上,屁股在托架的作用下高耸著,等著

村民来挑选。

  围观的村民一一来到场子中间,用他们的眼睛和双手亲自挑选著自己喜欢的

女奴,好几双手在妈妈的屁股上又摸又捏的,甚至探向妈妈股间的菊花蕾。妈妈

的屁眼在外来刺激下本能的抽搐著,看得那些好色的村民眼睛都直了。

  就象奴隶市场上的卖品,成熟美貌的妈妈的头低垂著,口水不断地从塞在嘴

里的圆球两边流出,滴到地上,在太阳光线下形成了一条银白色的丝线。

  象妈妈这种高贵的知识女性在这里简直就是珍品,不到十分钟她就被成交

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