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人妻犬奴调教

楼主: 今天不吃飯2016-07-15 08:59:00
“我今天晚上要加班,还要跟同事去应酬,会很晚回来,妳不需要等我了,老婆。”男人说完,就离开家去上班了。
“唉……已经有半年老公都不跟我做,我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妻子望着镜中的自己。今年28岁的她,留着一头及肩、烫成微卷的长发,虽然已经结婚嫁为人妻,但是未施脂粉的她,仍然显示出在学生时代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妻子穿着一条围裙跟居家休闲服,隔着衣服,掩不住那胸前丰满的乳房,衣服下露出白皙的双腿,是那么修长、均匀,想当初在学校也是众人追求的美女。“唉!”她看了镜子,轻轻叹了口气。
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对着镜子,一具洁白无瑕、诱人的躯体展现在镜子中,她轻轻托著自己丰满的双乳、甸一甸它的沉重,然后目光移到腹部。她的腹部那么平坦光滑,没有一点赘肉。她的眼光继续往下体延伸、特意修饰过的阴毛、迷人的肉唇凸起、修长的双腿没有一点萝卜。
“我的身材还是很好啊,为什么伯启不跟我做呢?”这个美人妻的老公名叫李伯启,而她叫黄子婷,最近半年来,老公都一直冷落她,她觉得非常苦闷。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脸上渐渐呈现兴奋红润的样子,皮肤也慢慢渗出汗滴,不自觉地,她的中指已按在阴蒂上面,不停地加快搓揉的速度。
“唔……好舒服……嗯……哦……哦……”黄子婷一手用力揉捏乳房,一手不断抠弄著自己的淫穴,“唔……啊……啊……啊……”她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两根手指深深插入阴道中抠弄,揉捏乳房的手也渐渐加重力度,但她的小穴却越来越痒。
“哦……好……好粗……啊……”她一边抽动手指,一边幻想自己正被老公猛干着,手指在满是淫水的阴道里抽动,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黄子婷越抽动越快,终于,她泄身了!身体不停颤抖著,享受着这高潮的快乐……
“叮咚……叮咚……”煞风景的门铃响起,打断了黄子婷,她慌忙套上休闲服,开了门。
“咦……怎么没人?”黄子婷开了门望见外面没有人,她狐疑地想着。
“咦……这是什么?”黄子婷要关上房门之时,突然发现门口被人放了一个盒子。盒子上面写‘黄子婷小姐亲启’。黄子婷打开盒子,里面的东西却如同雷击一般,让她呆立当场。
盒子里是一叠照片、一个项圈、一个电动按摩棒、两个下方连着一个铃铛的晒衣夹、跟一个手提式移动电话、一件男人的衬衫,照片里面都是黄子婷被綑绑凌虐的照片。几张照片的内容都不同,有被灌肠的,有被鞭打的,有被滴蜡的,有为男性口交的,尽是性虐待的场面。
“这?!……”黄子婷脸色发白,因为这些都是她尘封多年的秘密。她的前男友是个性虐待狂,每次都把黄子婷捆绑之后凌虐做爱,但是子婷前男友在三年前一场车祸之后过世了。
黄子婷在他过世后,从电脑内把所有照片都删除了。她之后嫁了人,尽力要忘掉那不堪的过去,没想到过了三年,这些照片又出现了。
“铃……铃……铃……”在这个时候,盒子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黄子婷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她没听过的、略带广东口音的男生声音:“好色的太太,想必你都看过照片了,嘿嘿,妳不想让妳老公知道妳的过去吧?”
“你……你是谁?你想怎么样?”黄子婷慌忙的,颤抖声音问著。
“哦,我的名字你不需要知道。你是个好色太太吧?嘿嘿,告诉你,等等按我的话去做,否则后果自负!”电话那头传来冷酷的声音。
“你……你要多少钱?”黄子婷颤抖着声音问著。
“嘿嘿,我不要钱。妳听好了,我只说一次,不再重复!”电话那头又传来男人略带广东腔的口音:“等等太太妳把衣服脱光,将项圈套在脖子上,晒衣夹夹在妳淫贱的乳头上,把电动按摩棒插入妳淫荡的小穴,开到最大,然后穿上那件男用衬衫,之后出门,穿上妳最高的细跟高跟鞋,带着这只电话走到顶楼,十分钟之内完成!否则,妳的照片就会进到妳老公的电子邮件信箱!”说完,那个男的就挂了电话。
“喂……喂!”黄子婷气急败坏地对着电话喊著,但是电话那头只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没办法,只好照做了)黄子婷心里想着,把心一横,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把皮制的项圈套在脖子上,把那两个晒衣夹一左、一右夹在自己的乳头上。
“痛啊!”乳尖传来的刺痛感让黄子婷不禁飙泪,然后把自己的阴唇左、右拉开,将电动按摩棒插入,穿上衣服,开启了电动按摩棒的开关,“嗯、啊!”阴道传来电动按摩棒的震荡,一阵强过一阵,让黄子婷摀著肚子,靠着墙壁,几乎无法前进。
这是一栋电梯大楼,黄子婷扶著墙壁出了门,摇摇晃晃套上高跟鞋。这件男用衬衫只能勉强遮住她淫荡的肉洞跟屁股,动作大一点走动,整个屁股就会露出来。“唔……这太羞了……”但是,为了拿回那些照片,黄子婷只好穿这样往顶楼前进。
黄子婷住七楼,顶楼是十楼,穿这样当然不能搭电梯,因为电梯有监视器,只能艰难缓慢的爬著楼梯。随着她的脚步,乳头的铃铛不住传来“叮当、叮当”的响声,下体按摩棒的震动使得黄子婷举步维艰,全身上下都被汗打湿,唯一的那件衬衫,因为汗水紧紧的贴在身上,使得她的曲线一览无遗。
(这?……希望不要有人开门!)黄子婷一步步慢慢爬著楼梯,强烈的羞耻感、乳头的痛感及下身传来的快感,一阵强过一阵,交替作用着,使黄子婷受到很大的煎熬。
终于摇摇晃晃到了顶楼,此时黄子婷下身的淫水已经滴到楼梯上,形成一条长长的水迹。
“呼……啊……”在推开顶楼安全门的刹那,黄子婷再也忍受不住,两脚一软,整个人跌倒在地,不住的喘著,她的整个头发因为汗湿紧紧的贴在脸上,两脚不住颤抖。
“铃……铃……铃……”
电话再度响起,黄子婷艰难的拿起电话:“喂?”
“很好,好色的太太,表现得很好!接下来,妳到左边有个短柱子那里,在栏杆旁边,那边有个铁链子,妳把衣服脱光,把铁链子套到妳的项圈上,在那边等我!注意,要像狗一样用爬的!”
黄子婷只好脱下身上唯一可以遮蔽的男衬衫,趴下身子,像狗一样,缓慢地爬向那个短柱子,然后把铁链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个铁链很短,刚好让黄子婷趴下才能把铁链扣到项圈上,她艰难地扣好项圈,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遭遇如何,她趴在那里颤抖著。
“沙……沙……”男人厚重的脚步声踩在地上,由远而近,不久就来到黄子婷身旁。她趴在那,只看到男人的大脚。震动的按摩棒持续地作用着,“啊……啊……啊……”黄子婷已经忍不住,大声的呻吟出来。
“很好啊,母狗的呻吟声很好听。”那广东话的口音冷冷传来。
“你到底是谁?”黄子婷咬牙切齿的问。
“呵呵……妳不认识我,太太。大家都叫我‘帅呆’,哈哈哈……”说罢,帅呆就开始伸出大手在黄子婷全身上下抚摸著,用力揉捏着她垂在身下不住摇晃的丰乳,把乳尖的夹子拉了拉。
“啊……痛啊……”黄子婷痛得流下了眼泪。
“真是一条好色的母狗啊!”男人抚摸了一遍之后,说道。
“呜……我……不是……好色的……母狗……”黄子婷摇著头否认。男人也不理她,把她下身的振动按摩棒抽出来,“呜……不要……”正在高潮的黄子婷下身的按摩棒突然被抽出,好似没了寄托,呓语似的说了上面的话。
“嘿嘿,太太,还说不是?你淫荡的肉穴把按摩棒夹得好紧!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抽出来呢!”
突然,那个叫‘帅呆’的男人重重的打了黄子婷屁股一下,屁股肉随着拍打颤动着。男人开始拿了一个毛刷,轻轻的在黄子婷身上摩擦著。
“啊……嗯……不要……”毛刷的毛刷在身上的酥养感觉让黄子婷嘴巴发出呻吟声,双脚开始颤抖。毛刷顺着背部一路往后、刷到黄子婷的屁股,然后在她的肉穴部份转着圈圈。
“嗯……啊……不要……我受不了了……”黄子婷身体不断地摇晃,垂在身下的丰乳也随着摆动,乳头上的铃铛又“叮当、叮当”的响起。
“还说不要?太太,妳蛮享受的嘛,妳的骚穴快把毛刷都吸进去了!”那个叫‘帅呆’的男人调戏著黄子婷,“说‘我是条XX的骚母狗’!”男人冷冷的命令著。
黄子婷强忍着不答话。
“我有办法让你说的!”‘帅呆’用力捏住黄子婷的乳头,大力扯著乳铃。
“叮、叮、当、当……”
“痛啊,好……我说……‘我是条……XX的……骚……母狗’……”黄子婷缓缓地、颤抖著讲出这些话,脸上尽是屈辱的泪水。
“为了不让妳叫出来,把妳的嘴巴封住。”男人拿出胶布,贴住了黄子婷的嘴,此时她只能“嗯嗯嗯”的发出声音。
嘴被封住后后,黄子婷只能发出哼声。恐惧和羞耻使她的裸体颤抖,究竟要对她做什么事?!
男人从自己的腰上拔出皮带,是牛皮制的黑色皮带,向黄子婷的屁股做出抽打的暴行。皮带抽打在浑圆雪白屁股上,发出残忍的声音,黄子婷的肉体拚命扭动,头不断地摇摆着。
“唔……咕……”黄子婷的头拚命向后仰,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从嘴里发出哼声,雪白的屁股上立刻出现红色的条纹。鞭子无情地打在黄子婷的屁股上,每一下都是火热的灼痛。
“唔……嗯……”看着身前的女体不断扭动、用皮带打在肉体的手感、和从背后看黄子婷苦闷的样子,男人觉得从自己肉体深处涌出快要沸腾的欲火。男人拉开裤子拉链,握紧火热、脉动的肉棒,向分开双腿的黄子婷走过去,用肉棒深深地刺入女人的湿润小穴。
“嗯嗯嗯……”因为嘴巴被封住,黄子婷无法呻吟,只能淫荡地扭动自己的屁股,迎合男人的抽插。男人的肉棒青筋凸起,一下下的在黄子婷的小穴里前、后抽插,黄子婷的小穴也紧紧的,有吸力一般的吸住男人的肉棒。
(太久没有这么爽了……)黄子婷心里想着。
不久,身后的男人阳具开始颤动,爆发出来一阵阵火热的液体,对着黄子婷的子宫冲去。
(不能啊,今天是危险期!!!)黄子婷拚命摇著头,嘴巴只能发出“唔唔嗯嗯”的声音。
男人射完精之后,黄子婷的小穴已经充满白白黏黏的精液,顺着大腿不断流出。此时那个叫‘帅呆’的男人说道:“骚母狗,翘起妳的淫荡屁股吧!”
黄子婷乖乖翘起屁股,突然,菊花处传来一阵凉凉的感觉!
原来,‘帅呆’正用浣肠液灌入黄子婷的屁股,一下子就灌入200㏄;然后,‘帅呆’拿了一个有柄的狗尾巴塞住黄子婷的屁股;然后,解开了铁链、将铁链一头握在自己手里,拉了拉黄子婷,示意她起身。黄子婷这才发觉,这个自称‘帅呆’的男人戴了一个面具,根本无法看出长相。
这时,黄子婷的肛门中便意一点、一点涌上来,黄子婷强忍不适,慢慢站了起来;‘帅呆’拿出一条白色的棉绳,在黄子婷的乳房上、下紧紧綑绑,黄子婷引以为傲的雪白肉体遭受到棉绳的凌虐,丰满的乳房成了捆缚的焦点,深深陷入肌肤的绳索,摩擦出一道道红色的伤痕。绳子多余的部份,则把黄子婷的双手紧紧捆缚在背后。
“走了,去妳家吧,骚母狗!”‘帅呆’拉着黄子婷下楼,每走一步,肛门中的便意就不断传来,斗大的汗珠从额头滴了下来。
“啊……太过份了!”黄子婷心中想着。
黄子婷吃力地挪动脚步,被‘帅呆’拉到楼梯,缓缓下楼。(呜……如果被人发现,怎么办?)黄子婷边走边哭边想,但是下体的便意如同潮水一般,越来越强烈。
“再见啊!”远远传来人声,黄子婷怕被发现,紧张得缩起身子。是八楼的张太太的声音。此时下身的便意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羞耻感。
(呜……要被发现了,完了!)黄子婷想着自己现在的样子如果被发现,张太太是个大嘴巴,一定到处去宣传,那自己以后怎么面对众人?!她想着,哭了出来。
“铛!”铁门重重的关上。
黄子婷不住喘着气,(差点被发现了)她想着,但此时下身的便意一阵强过一阵,她只能停住脚步,靠着墙壁,双脚无力再前进。
“怎么了,想大便吗?”男人问著。
黄子婷羞得点了点头。
“骚母狗,就在这边大便吧!”‘帅呆’命令著。
“唔唔……”黄子婷拚命摇著头。(这里是楼梯间,大在这?太丢人了!)
“不要,那就给我继续走!”男人死命地牵着子婷脖子上的铁链,但是子婷真得走不动了,她用哀求的眼光望着‘帅呆’。
“母狗大便秀,哈哈……”‘帅呆’把子婷屁股上的尾巴缓缓抽出,尾巴离开身体的同时,黄黄黏黏的液体从肛门中喷射而出,弄脏了整个楼梯间。
“臭死了,骚母狗!”‘帅呆’掩住鼻子,看看子婷排泄得差不多了,就扶起子婷继续下楼。
到了子婷家门口。
“骚母狗,妳就这样在这吧,我要离开了,照片还妳……”说著,‘帅呆’把子婷丢在门口,把刚刚那一叠照片全部丢在子婷身上,拿出电动按摩棒插入子婷的淫穴,开到最大:“妳就这样在这里吧,哈哈哈,骚母狗!”
子婷躺在地上不断扭动,嘴里不断地“唔唔嗯嗯”,随即,‘帅呆’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
(完了,以后要怎么办?这一定全社区都会知道的……)黄子婷心中想着,挣扎着想爬起来,却爬不起来。
“喀嚓!”对面的门突然打开,是邻居吴太太要出门。她打开门,看到黄子婷一丝不挂的倒在门口,身上还被绳子紧紧綑绑,脖子套个项圈,下体插了个按摩棒的样子,“啊!”的一声,瞪大眼睛,张大了口。
(太羞了,不要看!……)黄子婷想着。
(被发现了,以后不用做人了!!!……)这是黄子婷昏过去之前所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