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女医生

楼主: 245686392016-07-13 15:42:00
婚后老婆久未怀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医院检查一下,并让我先去,说是男的简单。我答应了。那年我31岁。
  为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选在中午的时候过去,人少一点。到了医院泌尿科,只有一个女医生,30出头,168左右,较丰满。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隐隐约约可见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内裤。衣领较低,第一颗扣子水平高耸著。从衣服上的字样看,是个外地来的进修生。
  进门后,我问:“只有你一人吗?有没有男医生?”
  “没有,都去午休了,怕难为情?”很豪放的口气。
  这么一来,我到忸怩了,忙说:“没有没有。”
  “那就坐下吧。”我只好在她桌旁坐下。
  “什么问题?性病?”
  “不是不是,是不能怀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
  “那简单,”她翻开病历,“问你几个问题,别怕难为情,我是医生,也已经结婚了,有个小孩。”她态度很好,尽量想驱除我的顾虑。我有点喜欢她了,心想,这个女人不错。
  “性生活正常吗?”她问。
  “什么样的叫正常?”
  “好吧,这么问,能正常勃起吗?”说实话,我以前是勃起很快的,可能结婚久了,老婆的身体对我的刺激不够,近来,经常要老婆用手搞几下才硬。
  “怎么,又不好意思了,没事,尽量实说,好吗?”她看我犹豫,问了我一句。
  我只好把实情相告。
  “哦,有多久了?”
  “一年了吧。”
  “结婚多久了?”
  “一年半。”
  “这么快就对老婆没兴趣了?”她开玩笑的说。
  “没有了,这样算是病吗?”
  “不算,很多人这样,最后能勃起,那不算阳萎,不过你的性要求可能不强烈。老婆没意见啊?”她在和我唠家常。
  “可能有吧,有时候。”
  “一周有几次?”
  “不一定,大概一个月3-4次。”
  “还算正常,一直这样吗?”
  “结婚以前比较多,几乎每天,有时一天最多会有6次。”我有点放松了,语气也放肆了点。
  “这么厉害?”她有点不相信。
  “我说的是最多的一次了。”
  “嗯,现在勃起硬吗?”她扭动了一下身体。
  “比以前差,要进去来几下才会硬一些。”我彻底放松了。
  “时间长吗?”
  “不停的话,十分钟左右。”
  “射精强烈吗?”
  “我老婆在上面把我套出来会强烈一些。”
  “你喜欢这个姿势?这不容易怀孕。后入式会好一些。”
  “我也喜欢,顺便问一下,女人喜欢后入式吗?”我趁机调戏。
  “是吧。”她含糊的回答。“你的性生活基本正常,做个精液检查吧。”说完,她俯下身,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这时候,我通过衣领看见了她的里面,比较大,小弟弟似乎有点蠢动。
  “到隔壁房间去,弄在里面。”她把瓶子递给我,指了指一道门。
  “干什么?”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把精液射到里面,用手淫的方法,别告诉我不会。”
  “哦,会的,不过……”
  “不过什么?”
  “没什么,在这个地方,大白天可能比较困难。”我说。
  “放心吧,没人的,有困难再说。”我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当时也没想下去,就进了屋。其实,里面很小,有一张医院检查用的床和一些不知名的检查用具。
  我放下瓶子,拉开裤子拉链,拿出小弟弟。它很软,很小,头被包皮包住。我开始动它,没什么反应。这时,听到门外的医生发出了一点响声,突然就觉得这女的这么开朗,又丰满,做爱应该不错的。想到这里,小弟弟有了动静,过一会儿,就大了。我闭上眼,想着医生,手使劲的来回撸动。
  忽然,我想起了刚才她说的话:有困难再说。难道有困难她可以帮助?我决定试一下。我放开阴茎,让它软了下来,坐在检查台上休息。看了一下表,进来已经有十几分钟了。这时候,我故意把检查台弄的很响,好让她听到。又过了有5-6分钟,我放好小弟弟,但不拉拉链,开门走了出去。
  “好了吗?”她问,脸有点红。
  “没有,出不来。”
  “怎么会呢?那么久了?”
  “我也不知道,我很用力了,它就是不射精,皮都有点红了。”我故意吞吞吐吐的说,显得有些害羞。
  “好吧,我来帮你一下吧。”她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心里一阵激动,真的会帮我啊。口里却结结巴巴的说:“这……这……”
  “进去吧。”她关上了大门,让我进入里间。“楞著干嘛?”她一边说,一边看了我的档部一眼。我应了声,掏出了阴茎。
  “不行,得把裤子脱下来。”说完,她转身去拿了一瓶东西和一个避孕套。她让我两腿分开躺下,撕开避孕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打开瓶子,从里面倒了点液体出来。
  “这是什么?”
  “石蜡油,躺好吧。”她走过来,用手往上拨开阴囊,把右手的食指往我的肛门里伸,“别紧张,放松。”
  我努力放松,她伸了进去,大概有1CM。我平生第一次被人插肛门,又是个丰满的年轻女性,感觉非常异样的舒服,就叫了一声。
  “痛吗?一会儿就好。”
  她继续进入,约有4-5CM,然后,用左手握住了我的阴茎。这时候,由于兴奋,阴茎已经很大了。
  “很硬的嘛。”她说,“只是包皮长了点。”她试着往下翻了翻包皮,鲜红的龟头就全在外面了。
  接着,她的右手轻轻的在肛门里动了起来。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男同性恋存在的性生理基础。其快感极其强烈,非常舒服,决不亚于插入阴道。
  我又叫了一声,“难受吗?”她问。
  “不是,太舒服了。”我直接应了声。
  “这叫前列腺按摩,很多人故意会来要求做。”我突然感觉有些忍不住,阴茎跳了一下。“如果要出来了,讲一下。”她说。
  “好的。我想要来了。”
  她放开我的阴茎,拿过空瓶对着我的龟头,右手继续按摩前列腺。同时说:“自己动一下吧。”
  我用右手使劲撸著阴茎,她眼睛盯着,看我手淫,这种感觉真的太刺激了。突然,精液以超过我以往任何一次的力度强烈的喷了出来,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一点,并且,阴茎连续跳动了十几下。这一刻,我觉得我像神仙。
  “好了。”她的声音惊醒了我。我起身,说了声谢谢。她问:“谢什么?”
  我说:“这是我这辈子最愉快的一次射精。”
(二)
  “你三天后来取报告。”
  “我还想找你看,你什么时候在?”由于太过美好的经历,使得我想和她搞好关系。
  “一周后吧,那天我值班。”看得出,她对我没有反感。何况,她是个外地人,应该会愿意在这个城市交个朋友的。我所处的阶层也不错。我充满了自信。
  一周后,我在同一时间又到了医院。到诊室门口一看,她正在看病,是一个男病人。我打了个招呼:“你好,医生。”
  “哎,你等一会吧。”她认出是我。
  我在旁边坐下,看着他们。一会儿工夫,病人说了声谢谢后就走了。
  “我来拿报告。”
  她翻出一张报告,看了一下,说:“是你的问题了,你的精子活力不足。”
  “有什么办法吗?”
  “比较困难,主要看运气了。同时注意保养一下身体,调整一下节奏。”
  “调整什么节奏?”
  “性生活的频率。你以为是什么?”她笑着回答:“尽量少一点,同时选择在你爱人最容易怀孕的时候进行,注意一下体位。”
  “什么样的体位比较好?”
  “还是后入吧,完了以后让你爱人再多跪一会。”她又有点脸红,我喜欢。
  “好的,谢谢医生,我以后再来看你。”
  “不行了,我一个月后就要回去了。”
  我们聊了起来,原来她来自一个县医院,一个月后进修就结束了。我决定抓紧时间。
  “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为什么?”
  “你帮了我,况且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吧,这样,我两点下班,要不我们去喝茶吧。”她比较爽快,同时提了个建议。
  “好的,那2点30分我在春天茶室门口等你好吗。”
  约好以后,我就起身先走了。
  两点,我到了茶室,这个时间段,人比较少。我挑了个僻静的包房,要了壶乌龙。2点25分,下楼去接她。刚好,她到了,穿一件白底细花的无袖长裙,很有味道。寒暄一番上楼坐定。
  这个包间不大,约可容纳四人,凳子是火车椅式的,有沙发垫,我和她面对面坐下。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以拉近距离。在此就不赘言。
  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很融洽了,几乎无话不说。她是一个大方的人,生了一双丹凤眼,这种眼睛的人容易搞。
  “你来了一年,只回去过一次,你老公没意见吗?”我开始试探。
  “有啊,他来过很多次,他有车,反正路也不远。”
  “他来干嘛呢?”
  “你说能干嘛?”
  “他要求强烈吗?”
  “可以说非常强烈,每次一到就要来一下,到晚上还要。”她笑着说,脸上写着幸福。
  “那你呢?”
  “我还好,比较被动,但容易被他激起兴趣。”
  “你不在,他怎么办?找其他女人。”我问。
  “应该不会,他很老实,不像你那么会说。他会自己解决。”
  “你是说手淫?”我故意选择这样的用语。
  “是的,他会告诉我,我也知道他有这个爱好,我在家的时候他也经常这样。”
  “我也喜欢,很怪,男人都这样。不过,上次你给我检查的时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我觉得我有时候比较变态。”
  “为什么这么说?”她问。
  “我喜欢手淫,还喜欢当着其他女人的面手淫,也喜欢女人帮我手淫,我觉得有人看着我,我很兴奋。”我一边说,一边将一只手放在档部揉了几下。
  “你不会又想了吧。”
  “是的,你介意吗?”我边说边拿出了阴茎,它已经大了。
  “在这里你也敢啊?”她看着我套弄自己的阴茎,颇有兴趣的口气说。
  “没事儿,服务员不会来的,这家店的老板娘我很熟。”我使劲的套弄著,“你来帮我好吗,像上次一样。”说着我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勃起的阴茎,对着她的脸。
  她盯着我的阴茎,“其实你的挺大的。不过象上次可不行,只能搞前面。”说完,她用手握住我的阴茎。很烫的手,很舒服。
  她翻下我的包皮,职业性的检查著,很认真。“不错,挺干净的,不过有一点味道。”说完,她用餐巾纸蘸了点茶水,仔细的清理着我的龟头。完了以后又用鼻子闻了闻,对我说:“你坐下吧,我来弄。”
  我在她身边坐下,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前问:“可以吗。”她点点头。我从领口处伸了进去,妈的,真大,真软,乳头很硬很大。我使劲的搓揉着,全身有幸福感。她的手温柔的帮我手淫著。我们都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感觉她的大腿根部已经湿了。
  “等一会。”她用手挡了我一下。接着,她除下了内裤放在一边,站起身,
拿了块湿巾擦自己的阴部。“我刚解过小便。”她解释道。
  我趁机撩起她的裙子看她。“真的不错。”她的屁股很大,很翘,阴毛较多且密,有些硬。肚子上没有花纹,也不松,稍有些鼓。
  “我是不是很胖?”
  “不,很好,我喜欢女人有些肉感的。”
  她坐了下来,手握我的阴茎,“其实,我喜欢给男人手淫。”
  “你自己手淫吗?”
  “有时。”
  “用工具吗。”
  “大部分情况下不用,但有一阵我有点疯狂,试过很多东西。大学时候,不懂事,乱来的。我喜欢性爱。大学时几乎天天和男朋友做爱。”
  我听了很激动,两个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使劲抽插,她流了很多。她的阴道弹性很好,一个手指和两个手指的感觉差不多。
  “我喜欢你弄我。”她的头趴在我的阴茎旁,低声说道。
  我来了兴趣,这是一个敢于尝试的女人。
  我放开她,让她躺下,分开她的双腿,舔了一下她的阴部,她抖了一下。
  “试试杯子怎么样?”
  说完,我拿起一个小茶杯,在她的湿润的阴道中缓慢的插了进去。她的阴道收缩著,很是好看。
  “我坐到你身上来吧。”她要求着。
  她背对着我,用手扶着我的阴茎,缓缓的坐了下来。屁股真的很大,又白。我的阴茎更硬了。她上下不断的套弄,我在后面欣赏她的大屁股。
  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服务员问道:“要加水吗?“
  我把门拉开一条缝,说:“不要。”
  “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按铃。”服务员显然看到了什么,立即走开了。
  暴光的风险,刺激了我们,我们两人像畜生一样搞著。
  她流了很多水,滑滑的。我用手指沾了一点,捅向她的屁眼。慢慢的伸了进去。
  “舒服吗?”我问。
  “很刺激。”
  鼓励之下,我伸进了大部分的手指,并动了起来。她快乐的呻咛著。
  服务员又走了过来:“你们轻点。”这是一家不错的茶市,晚上有小姐。
  我一转念,趁机拉开了房门,让服务员彻底看清楚我们,“对不起,我要两快湿巾,再加点水。”
  服务员红著脸走了,过了一会老板娘一个40来岁的女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我要的东西说:“你们轻点,楼下都听到了。”我来过这里几次,她帮我拉过皮条,很熟。
  “她是我朋友,没关系的。”我和女医生说。
  “你好福气,你的女朋友很性感。”老板娘笑瞇瞇的说,看着我们做爱。
  “我要射了。”
  “等一下。”她把屁股挪开,用手来套弄我的阴茎。我也把手伸进了她的阴道。
  “你们可真会搞。”老板娘看着我们手淫。
  “我要高潮了。”女医生有些狂乱,她放开了我的阴茎,站在我面前用手使劲的搓自己的阴蒂,随后叫了一声,全身痉挛,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使劲地套著鸡吧,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喷了出来。

(三)
  茶室的经历,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个女人是个真正的女人,她本体愿望强烈,喜欢尝试,兴趣来的时候什么都可以。我弄不清她还有什么令我感兴趣,使我热血沸腾的内容。人在正常的生活以外有一些令人激动的事,是一种幸福。好色,是我生活的原动力;尝鲜令我始终热爱生活。在正常的性生活以外,加入一些稍微有点变态的内容,总能让我心神荡漾。
  我要把握好剩下的一个月。
  不久,我接到她的电话,让我请她吃晚饭。我想,我懂她的意思。
  晚饭地点选择在一个火锅店。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坐好了,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女人。
  “你好。”我故作姿态的打着招呼。
  “嗨,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老家的好朋友,阿楚,阿环,下午刚到,我请她们一起来吃饭,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你们好。”
  “我们不好,没你好。”阿楚说完咯咯大笑,笑声暧昧。
  我仔细的打量她们俩。阿楚,约1米68的样子,圆脸,皮肤白晰,胸部丰满,面容较好,和善;阿环,身材苗条,长相可以用美丽来形容,令人一看就喜欢,好像不爱说话。总之,是两个尤物。
  “你们是好朋友,好到什么程度啊?”我问。
  “李朝的事,我们都知道,我们的事李朝也都知道,你说好到什么程度?”阿楚笑瞇瞇的应道。女医生叫李朝。
  “真的吗?”我问李朝。她说:“是的,都知道了。”居然还加了个了。我有点不好意思。“你别不好意思。”阿楚安慰我。
  “嗨,我碰到了3个豪放女。来,敬3位一杯。”
  “酒我喝了,但我可不是什么豪放女,她们俩是。”阿楚分辩著。
  有女相傍,酒还是喝得很愉快的。到晚上9点左右,我们已经聊得像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了。
  “我们走吧。”酒足饭饱后,我提议。
  “好的,也差不多了。到我那儿去坐坐吧?”李朝邀请我,她自己租了个小套。
  我说:“好的。那她们呢?”
  “她们住我那儿。”我很开心,我喜欢和她们聊天。
  到了李朝的住处,几个人在沙发上坐下,我旁边是阿楚,阿楚边上是阿环,李霞单独坐一个单人沙发。
  大家都有了点酒意,说话就容易了。
  “嗳,你们说知道各人的全部,都有些什么啊?”
  “什么都有,包括茶室的故事。”阿环笑着说。
  “听说你很厉害的,是不是?”阿楚拍着我的肩膀说。
  “没有了,李朝,你说了什么啊?”
  “她们问我有什么故事,我就都说了。”
  “我要上厕所,嘘嘘。”阿环站起身,扭向厕所。我突然发现,她的身段极诱人,从比例上看,屁股大的惊人,同时又很翘。我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鸡巴。
  “喂,李朝,他看了看阿环的背影就有兴趣勒。”阿楚在边上起哄。
  “真的吗,想要?”李朝问。
  “你把他带到房间里吧,他要憋坏的。”阿楚说。
  “我要憋坏了,就强奸你。”我趁机摸了一把阿楚的胸部。“李朝,我们进去,谗死她们。”我起身去拉李朝。
  “到哪里去?就在这里吧,我们好姐妹也可以看看。”阿环走了出来,边走边整理裙子。
  我狐疑的看了看她们,“你们是不是同性恋啊?”
  哈哈哈,她们笑作一团,互相看看了几眼。
  “李朝,上啊。”阿楚叫着。说完,阿楚和阿环拉着李朝推到我的身上。
  我赶紧抱住,嘴里说道:“你们别这样。”她们大笑。
  “好了,开开玩笑的。”阿楚说,“热死了,我去洗个澡。”
  “你们坐会,我到我朋友那儿去一下,等下回来。”
  阿楚站起来走向卫生间,哼著小调,扭著屁股,同时还脱去了上衣,回过头朝我一笑,用一种故意淫荡的姿势和口气问我:“怎么样?”
  说实话,真的很好,但我却故意说:“没什么啊,看不到东西,有种你把裤子脱了。”
  “想看我屁股,没问题。”这个骚货真的把裤子给脱了,我操,背对着我,屁股又大又圆,她哈哈一笑,也不转身,进了卫生间。
  我半天没缓过劲来,问李朝:“她怎么这样。”
  “没什么了,你和我有过,她知道的,我们仨真的不避忌。你要喜欢,只要她愿意,你可以和她来的。”
  我目瞪口呆,情绪激动,伸手揽过李朝,去摸她的大胸。
  “我把衣服脱了吧,反正在家里。”
  李朝站起身,在我面前脱衣服,一丝不挂。完了后,拿起衣服走向卧室:“我把她放好。”
  过了一会儿,她出来了,边走边问我:“喝水吗?”
  “好的。”
  她弯身取水,乳房低垂,肥臀高翘。
  “你热的话,也脱了吧。”
  我想着里面的阿楚,指了指卫生间。“没事,她见得多了。一会出来她肯定没穿。我们在家老喜欢光着身子,习惯了,无拘无束的舒服。”她把水递给我,帮我解开衣扣,完了,把我的衣服也拿到里间。
  我光着身体,阴茎勃起,看着她赤裸裸的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电视上正放著小甜甜的演唱会片断,这是我喜欢的歌星,我对着她打过很多次飞机。其实,意淫的感觉也很好。
  我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阴茎上,抚弄著。阿楚的脖子以下很像小甜甜,我心里想着她的屁股,手淫就有了点快乐。
  后背感觉到有个柔软的物体,李朝在我身后抱住了我,同时用一只手来摸我的鸡鸡:“那么大了。我在家裸体的时候,我老公也这样,他的比你还大呢,我经常有高潮,他对我真的很好。”
  “那你还和我乱搞。”我有点酸。
  “这是两码事,他知道也不会生气。我这一辈子会对他好,不会和他离婚,但我需要快乐。”她搓着我的阴茎,“我老公的阴茎没包皮,硬的时候挺好看,特别是射精的时候,一跳一跳的,突然有东西出来,太有意思了,我经常让他当我的面射精,好在他也喜欢。”
  “那你老公不是很惨。”
  “不会啦,他是个工人,开车的,身体很棒,我是个大学生,长的也不错,你想,一个工人对着一个美丽的、有文化的女性性交射精,精神上的满足度有多大?我一发骚,让他干什么都可以,你说是不是?”
  我没回答,反手去摸她的屁股,肥大得令人向往。
  我转过身,与她正面相对,端详着她的一切。乳房肥大,有点下垂,但真实;腹部稍鼓;阴毛浓密,漆黑,大腿圆润,整体皮肤白晰,一切的一切,充满了肉欲。
  我是一个喜欢大屁股的人,我享受阴茎和柔软的肥臀接触摩擦的感觉。于是我转向她的背后,从后面抱住她,阴茎顶着臀沟,双手轻轻的抚摸她的乳房和阴部。我用手拔著阴毛,慢慢的滑向她的阴道口,有点潮湿,没流水,我用两根手指轻轻的伸了进去,缓慢的搅动着。她哼了一声,我的手指感觉到了湿滑。她转过头来吻我,我们接着吻,她的阴道更湿了。
  “我们坐下吧。”她建议。
  “好的。”
  我先坐了下去,她还是背对我,分开了两腿,扶着我的阴茎,对了对位置,慢慢的沉下了她的屁股。阴道已经润了,进去比较顺畅,她把屁股上下左右动了几下,以便让阴茎处于一个合适的位置,最后,完全坐下。
  “我喜欢男人的阴茎插著的感觉,这样坐着聊天,看电视都很好,有多方面的享受。”
  “我也喜欢。”
  她扭了几下屁股,让我感觉到一些冲动。
  “男人的东西在我里面,我觉得充实。”
  我没说什么,心里愉快。
  “你可以看着小甜甜,我来动,想像是在和她做爱。”她上下套动起来。
  那一会,我真的以为是小甜甜的大屁股在套我的阴茎,而我手中捏著的是小甜甜的豪乳。我有点想射,赶紧在她的乳房上使了使劲。她停了下来。
  “刺激吗?休息一会儿吧。”真的很善解人意。
  “好的。”我也不想太早射出。
  我们就这么插著聊著天。不时的她动一下屁股,我捏一下她的乳房和阴蒂。大家都乐在其中。
  “吱”的一声,“热死了,”阿楚从卫生间湿漉漉地冲了出来,手拿浴巾,擦著身子。“外面好舒服。”她边说,边擦著乳房走向我们。“你们倒真的很享受啊,”看见我们插著的样子,她不以为然的说了句站在了我俩的面前,弯了弯膝盖,擦著阴部的水。
  李朝站了起来,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那我去受苦吧。”走向卫生间。
  我的阴茎完全暴露在阿楚的眼前。
  “不错嘛,”阿楚在我身边坐下,用手捏了一下我的阴茎,“挺硬的,还没射吧?李朝走了,自己搞定吧。”说完大笑,乳房乱颤。
  我轻抚阴茎,侧身相望。这婆娘有点年纪了,约36左右吧,脸上笑起来有明显的皱纹,乳房巨大,下垂也明显,从身体全面看,非常成熟。问题是,这具成熟的女体,却沟起我强烈的欲望。
  “看什么?想操我?我可没什么兴趣。”
  “你不喜欢做爱?”我有点吃不准。
  “这要看心情的。你以为我当着你的面光着身体就是要做爱啊?”她用浴巾继续擦著头发,乳房晃来晃去。
  “怎样才会有兴趣呢?”我摸著自己的阴茎问道,电视上的布兰妮正在踢腿,扭臀。我加快了动作。
  “你好无聊哦,当我的面手淫。”
  “第一,我喜欢,第二,你身上肉多,性感,第三,你看着,我刺激。”我简明扼要的回答。
  “变态。”
  “不是变态。这是另一种感觉,不信你试试当我的面手淫有什么感觉?”我挑逗著。
  “你以为我没试过?看好了。”她放下浴巾,将一只腿搁在沙发上,往阴道里伸进了两个手指,快速的动了起来。“怎么样?看着过瘾吗?”
  “不错。”我也加快了频率,精液呼之欲出。
  “开门。”门外传来了阿环的叫声。
  “你去开。”阿楚说道。
  我拿起她的浴巾挡着下身,走过去开门。
  阿环翩然而入,“有没有搞错?就这样了。你还挡什么挡。”她拉掉了我的浴巾,“阿楚,你怎么没有点新意?还是喜欢当着别人的面自摸。”
  他妈的,原来是她引诱我。
  “我喜欢,刚巧,他也喜欢,我们就一起切磋囉。”她毫无停息的意思,神情专注,双眼流离。
  “要来了?”阿环问她。
  “别吵。快了。”
  “喔……”一声长叫,阿楚倒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喘着气,手指还放在阴道里。
  “真是羡慕你,经常可以自己达到高潮。”阿环拿出一支冰棍舔著。
  “怎么了?这么吵?阿环,你回来了。”李朝光着身走了出来。
  “狗男女在手淫呢。阿楚又高潮了。”
  我实在有点忍不住,拉过李朝说:“来一下吧。”就去插她的阴道。
  “别这样,你用阿楚的吧,我刚洗干净。阿楚,帮个忙吧。”她把我推向阿楚。
  “无所谓,来吧,借你用一下。”
  阿楚的姿势没变,阴部大张著,我跪在沙发前,轻易的就进去了。
  我使劲的动着,她的阴道有些松,但却很滑爽,我觉得很愉快。
  李朝和阿环笑着看我乱动,阿环隔着裤子在摸自己的阴部,李朝在我屁股上推了几下:“加油。”随即坐到阿楚的身边,去摸她的乳房。
  我使劲的动着,快要射的时候说了声:“来了。”
  这时,阿环叫道:“慢点。”随即她把我从阿楚的身体里拉了出来,用手握住我的阴茎:“我来,我来。”她用手使劲的套弄我的阴茎,并把龟头对准阿楚的胸部,“射在她身上。”
  终于,在阿环的小手下,我临界了,我将手伸进阿环的裤子,捏住阿环的屁股,摸着她的阴毛,同是手指伸进阿环的阴道,一阵乱戳,阴茎在阿环的手上跳了几跳,对着3人,射了出来。
  “好多啊。”阿环满脸兴奋,手不停的套著。
  我精疲力竭,倒在阿楚的肥体上,脑子里想着:“被女人强奸真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