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中的少女

楼主: 肚子餓要吃飯2016-06-28 08:59:00
1、姜晓婷篇
姜晓婷休学了,省第一高级中学的同学和老师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的吃惊。
这个在上课时经常会打瞌睡又有些天然呆的女孩在同学和老师的心目中都是一个十分乖巧又惹人怜惜的女孩。除了非常爱美以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当然,青春期的女孩爱美也不是什么缺陷,虽然姜晓婷有些过于在乎自己的容貌了。如此一来,这个有着犹如林妹妹般温婉气质的女孩自然成了同龄男孩心中理想的初恋物件,甚至还有许多高二和高三的学长也非常关注这个十分低调的女孩。
当然,除了相貌和气质上的优点以外,姜晓婷的家庭也十分的让人羡慕。
虽然姜晓婷的母亲在两年前去世了父亲又娶了新妻子,但是无论是姜晓婷的父亲还是后母对姜晓婷都是爱护有加。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见过姜晓婷的父亲姜先生,那是一个十分帅气又温文尔雅的中医生,无论何时见面他总是穿着整洁的西装,打着一丝不苟的领带,并且脸上永远带着温和的笑容。
据说当姜晓婷的母亲去世的时候,姜晓婷的女初中班主任经常以家访的名义到姜晓婷家里去,其用意可是司马昭之心尽人皆知了。不过令这个女教师惋惜的是,姜晓婷的父亲最后还是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姜晓婷的后母是其生母的亲妹妹,只比姜晓婷大12岁,今年28岁,在姜晓婷的初中当音乐教师。姐姐去世,年轻美貌的妹妹嫁给姐夫虽然是一段佳话,不过也少不得有许多的风言风语。不过姜先生和这个年轻漂亮的新妻子顶着压力,在发妻去世两个月以后步入了婚礼的殿堂。
姜先生虽然是市立医院的主刀医师平时工作非常忙,但是仍然几乎每天都会接送女儿上下学,就算是自己不能亲自接送的时候也会让姜晓婷的后母也就是姜晓婷的小阿姨来接送。
婚后的两人更是成双入对恩爱有加,丝毫不理会耳边的流言蜚语,久而久之人们的流言虽然没有减少,不过其中更多的则变成了嫉妒。不光是姜先生单位同时十分嫉妒,就连姜晓婷的同班同学们都有些嫉妒了,因为在同学眼中姜晓婷的后母对姜晓婷非常的好,一周有两三天的时间姜晓婷的小阿姨都会在中午的时候来学校陪着姜晓婷吃午餐。要知道,姜晓婷的初中距离市郊的第一高中并不近,即使开车来回也要花费将近1小时的时间。
而在姜晓婷所有的同学中,只有她的同桌李军丝毫不羡慕姜晓婷的家庭,甚至隐隐的猜到了些什么,只是出于个人的私心他并没有对其他人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暗地里偷偷的观察著,就在他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并打算以此来威胁姜晓婷的时候姜晓婷却莫名其妙的休学了,这不能不说让李军失望了好久。
李军也是姜晓婷初中的同学,不过李军的学习非常差是中学时有名的小痞子,经常跷课到校外去鬼混,只是仗着家里条件好走后门上了这所省级重点高中又恰好分到了和姜晓婷同班。
但是让所有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个让几乎所有人都羡慕嫉妒的女孩此刻正遭受着地狱般的折磨,而折磨她的人正是她的后母。
这是一间位于市中心公园地段的高档住宅,因为背靠市中心公园的矮山面向人工湖,所以这里的环境十分的优雅清静,而建筑在这里的三栋五层高的复式联排洋房更是是许多上流人士的首选住宅。
“呜~ 我受不了了,放我下来吧。”洋房一楼被厚重窗帘遮挡住的客厅中传出一个女孩含混不清的哀求声。当然,这个女孩就是刚刚休学不久的姜晓婷。
“闭嘴吧,才这么一会哪里会受不了,我可是特别请了年假回家来陪你的,可不是听你鬼嚎的!”女孩的哀求声过有是一个女人的斥责声。
此时,在客厅的中央,一个穿着深紫色睡衣体态丰满的女人正抱着肚子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一边喝着热水,一边看着墙上64寸的液晶电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女人和姜晓婷还有着三四分的相似。
而在沙发的后面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孩正以匍匐的姿态被捆绑在身下的黑色木马上。
女孩的嘴里横著一根像是‘嚼子’一样的黑色橡皮棍,上身趴在木马的背上,左臂左小腿、右臂右小腿被黑色的胶带分别缠绕在一起,而胶带的两端又在木马底部连接在一起。这样一来女孩就只能将膝盖顶在胸口下面紧紧的趴在木马背上动弹不得。
女孩刚见雏形的一对椒乳更是被木马的三角形脊背压迫向两边。女孩的乳房上被涂抹了厚厚一层的白色膏状物,这些膏状物的厚度甚至连乳头都被埋没期间看不出形状。除此之外,在这些膏状物的下面七八条电线一直延伸到沙发上紫衣女郎身边个一个盒子里。
当然,这还不算完,在女孩的阴道和肛门周围同样涂抹著厚厚的白色软膏,两根银色的金属棒分别插在了她稚嫩的阴道和肛门里。金属棒的尺寸十分的粗大,直径都接近了四厘米,这样的尺寸对于一个刚刚十六岁的少女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导致女孩那粉红色的肛圈被撑得没有了一丝褶皱,而同样粉红色的阴唇更是薄成了半透明装。
女孩的下体两根金属棒上同样有许多导线延伸到了紫衣女人身边的盒子里。
虽然刚刚受到了这个紫衣女人的呵斥,不过姜晓婷依然用细弱蚊蚋的声音哀求着:“小姨,我真的好疼,已经四个小时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把我放下来吧。”
女人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豁然扭过头等著姜晓婷吼道:“看来你这个小贱人还是没吃够苦头啊!”
说完,紫衣女人将盒子上的旋钮由2调到了4。只是旋钮调整的一瞬间,姜晓婷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身体剧烈的在木马上弹跳着,巨大的力道甚至带动了沉重的木马发出了猛烈的撞击声,就连嘴里的橡胶棍都被咬得弯曲了起来。
女孩的身体猛烈的弹动几下之后便开始了无意思的痉挛,头无力的垂在木马上,同时嘴里吐出大量的白沫。
紫衣女人当然就是姜晓婷的后母,也就是那个在外人看来对她呵护有加的小阿姨了张玲了。
张玲看着已经抽搐到昏厥的外甥女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她依然将旋钮停留在4的位置上,然后从窗帘后拉过一根软管插在了姜晓婷的喉咙里,然后回到沙发上用毛巾上擦掉了沾上口水的手指继续看电视。
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分钟,房门处传来了钥匙声,张玲知道是丈夫姜昱回来了,只是她依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姜昱并没有理会女儿不停抽搐的身体,而是来到沙发后面搂住少妻,用嘴亲吻了一下妻子的面颊。见到丈夫的举动,身为妻子的张玲非但没有去迎合丈夫的热吻,而是不耐烦的推开了姜昱的脑袋,不耐烦的说道:“滚开,不要碰我。”
面对妻子的冷淡态度,姜昱并没有生气,而是走到衣架处一边解开领带和衬衫的扣子一边说道:“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张玲嘴里冷冷的回答者,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电视。
姜昱脱下衬衫和西裤,露出了精壮的上身和鼓囊囊的内裤,就这样半裸著走进了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餐。从姜昱手上熟练的动作来看他一定是经常做饭。
姜昱一边准备着晚餐,一边谁口问道:“怎么了小玲?晓婷今天又惹你生气了?”
见到妻子没有搭理自己,他透过开放式厨房的半隔断墙看了一眼还在木马上口吐白沫昏迷中的女儿,继续说道:“毕竟晓婷还是个小孩子吗,现在正处在青春期肯定会有些叛逆的,原谅她好不好?”虽然看到女儿正在受苦,不过姜昱对妻子说话时依然是非常温和的口气。
听到丈夫再代替女儿向自己道歉才用有些撒娇的口吻说道:“哼,你这个变态,当然喜欢年轻的了,我老了没吸引力了是吗?”
“你这是哪里的话呀,这么多年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啊,从来都没有变过心。”虽然这样的话姜昱每天都会对张玲重复,但是他每次在说的时候依然十分耐心。
“真的?”张玲这个成熟的美人眨著美丽的眼睛望着自己的丈夫。
“当然是真的了,都两年了你还不相信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姜昱手中一边麻利的切着肉片,一边微笑着说道。看到妻子心情好了起来,姜昱不失时机的试探著说道:“小玲,马上要吃晚饭了,你看是不是先将晓婷放下来?”
“哼,你个死变态净骗人,嘴里说著喜欢我还是放心不下这个小婊子。”虽然张玲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将旋钮关到了0的位置,然后用尖刀划开了姜晓婷手上的黑色胶带。
姜昱把晚餐的食材放到锅里去煮,然后擦了擦手来到木马前,一边帮助张玲拆解姜晓婷身上的胶带,一边问道:“晓婷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2、
张玲手上一边忙碌著一边说道:“这才刚刚开始调教两天时间,哪里有什么进展,看你那急色的样子,你就这么想上你的女儿?真是个恋童的死变态。”
姜昱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把头凑近到女儿身上,嗅著女儿那混合著汗味的少女体香。
张玲白了丈夫一眼,说道:“告诉你多少次了,离那些药膏远一点,除非你的嘴唇想要变成香肠。”
“真的这么好用?”姜昱半信半疑的问道。
“当然,要不然我的胸部怎么能张这么大?我那死鬼姐姐到死的时候也不过是B罩杯。”说完,张玲还摇了一下那一双足有F罩杯的巨乳。
看到丈夫猛吞口水的样子,张玲眼珠一转继续变换了口气继续说道:“当然啦,我的胸部之所以发育得这么好不光光是药膏的效力强,更主要的是男人开发的好啦。”说完,张玲偷眼观看丈夫的表情。
果然,听到妻子这么说,姜昱的表情十分的尴尬,有些丧气的说道:“小玲,我不是说过了么,不要提这些过去的事了。”
“怎么啦?吃醋啦?允许你搞东搞西的换女人,不允许我在外面有几个男人?”张玲不依不饶的说道。
“我哪里搞东搞西了,我只有你和你姐姐两个女人。”姜昱赶忙辩解道。
“呐,这个不算女人?”张玲指著还在昏迷中的姜晓婷,“我现在就在吃她的醋呢!你虽然现在对我很好,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只喜欢年轻的小姑娘!”
姜昱无言以对,只能苦笑,张玲还真是太了解自己了。
原来姜昱有很严重的恋童倾向,所以24岁时在读医学博士的姜昱偶然遇到了只有10岁的张玲便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小女孩。后来姜昱多方打听才知道张玲的姐姐是自己小一届的校友,便展开了追求,以求接近张玲。
功夫不负有心人,姜昱成功的迎娶了张静,然后又用手段诱奸了只有10岁的张玲。
张静却不知道,在丈夫姜昱斯文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禽兽的心,她只以为姜昱生性随和,只是单纯的喜欢小孩子。所以有一段时间张静需要出国学习一年,甚至将妹妹托付给姜昱代为照顾。
可想而知,这一年时间里姜昱不但对张玲百般淫辱,甚至还让年仅11岁的张玲秘密的生下了一个孩子。当然,这个孩子被姜昱暗中处理掉了。
无论姜昱掩饰得再怎么好终归还是有些破绽的,张静看出了其中的一些端倪以后便将妹妹送回了老家。
因为幼年的遭遇让张玲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所以青春期时的张玲成为了一个社会小青年,私生活上当然也十分的糜烂。
世上有许多事非常的巧合,当事情过去五年之后,出差的姜昱在晚上去公园散步的时候意外的在树林里撞见了和几个小青年野合的张玲,便将她偷偷的带了回来,并托关系安排上了一所职高。
就这样,张玲一边充当着姐夫的地下情人一边过著糜烂的私生活,直到姐姐去世以后才光明正大的嫁了过来。
见到丈夫闭口不言,张玲继续说道:“虽然呢我十分的吃醋,不过看在她是我外甥女的情面上我就不再追究啦。”
张玲这样的浪荡女可是十分善于把握男人心态的,她一边说著一边偷偷观察姜昱的反应。见到姜昱果然又从刚刚的吃醋状态中恢复过来,她又不失时机的说道:“唉,看着我姐姐的面子上我当然要好好照顾晓婷啦,所以说这些乳膏绝对会生效的。虽然没有那么多男人帮她揉奶子,但是改用电击的方法替代也是可行的。”一张一弛,张玲深谙调戏男人的要诀。
本来心情已经好转的姜昱,听到妻子又提到了‘被男人揉奶子’,顿时又有些生气。虽然他自觉对张玲有些亏欠,但是毕竟男人谁都不希望头上飘绿。
果然,看到丈夫脸上的不悦张玲又用伤心的语气说道:“你们男人就是太自私了,当年我那么小的时候就被你开发出了性欲,你们男人没事的时候还可以打手枪,我能怎么办?现在你反倒嫌弃我了?”说道后来张玲甚至泫然欲泣。
张玲的两句话又勾起了姜昱的愧疚之心,他赶忙开口道:“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对,不管你原来怎么样现在你是我妻子我都会爱你的。”
毕竟无论姜昱有怎样变态的性癖好,但是本质里还是一个读死书的书呆子,论琢磨人心怎么能比得上张玲这种在男人堆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女混混。所以张玲的三言两语不但让姜昱不敢再追究张玲过去的糜烂生活,反而生出一股愧疚之情。
正在这时,厨房里传来电锅跳闸的声音,张玲从地上飞快的站了起来说道:“我去准备桌子,你带着晓婷来吃饭吧。”说完,头也不回的直奔厨房。
姜昱直勾勾的望着妻子的背影,直到张玲进了厨房才回过神来慌忙的解除著女儿身上的胶带。不过刚刚妻子跑动时睡衣下不著寸缕下体在姜昱的脑海中扔久久的挥之不去,点燃了姜昱满腔的欲火。
因为心中欲火旺盛,所以姜昱手上的动作就大了一些,在刮除那些软膏的时候力道自然大了不少。
“呜”,本来昏迷中的少女被父亲的举动疼得清醒了过来。
直到听到女儿痛苦的呻吟声姜昱才回过神来,他满含歉意的问道:“疼吗?”
虽然说话的语气、相貌都像是自己原来的父亲,但是回想起这两年来眼前的男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姜晓婷的心中就百味杂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