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的呻吟(精修版)

楼主: 紅豆麵包好吃2016-06-01 09:00:00
公司要求带家属参加晚会,我让梦颖好好打扮下,公司要颁奖,还有我的份,得奖的家属可不能丢人,我让她穿上我给她买的黑色丝袜,上身穿了条米色到膝盖上方的连衣裙,质料很薄很得体,马尾辫整齐的梳在肩前,脚上穿着高跟的白色凉鞋,整体看着很高雅很端庄。梦颖嘟噜著说我要求真多。
晚会很开心,同事们都夸我老婆打扮的漂亮,公司领导在晚会上单独点名表扬我的业绩,并且亲自给我颁奖,我很高兴,那晚我大放光彩,隔壁部门的熟人也来跟我敬酒,特别瑞强这小子,端了一瓶酒给我满上,不停的跟我敬酒,说我跟他在工作中配合的非常默契,老婆也很高兴,陪着我一起回敬他。
接下来我几个桌子喝的一塌糊涂,模模糊糊中听到他们说要去唱歌,但是男人不许带家属,这个大家都明白,以前我都是各种理由拒绝,这次反而我有种莫名的勇气和胆量。朦胧中我支开了老婆,我要重新找回男人的自尊。
半夜里时候我突然醒了,浑身燥热,额,原来是梦,下身已经射了,我在哪?
顺着昏暗的灯光,我发现原来是家里的客厅,我躺在沙发上,是怎么到家的,已2 点多了,我全身没有力气,桌上还放著几个杯子和一瓶酒,看来回家后又喝了一顿,昏昏迷迷中我只记得有人把我送到了家,然后的都记不得了,很难受,想起身去整理,忽然想到,梦颖呢?是跟我一起回来的吗?
我看了一圈客厅,没有她的影子,然后在门口看到有一双男人的皮鞋。我顿时感觉脑袋像炸开了,愣了一分钟,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光着脚向卧室走去,在客厅的廊道里忽然听到卧室有声响,卧室的门虚掩著。
我把头凑过去顺着光亮一看:一个的男人光着下身压在穿着米色连衣裙的女人腿间,秀发散落在枕头上,秀美的脸颊微微泛红,眉眼紧闭,嘴唇微微张著,隐隐传出几声带着娇喘呻吟,两只芊手紧紧抓着两旁的床单,胸前的大白兔随着男人的耸动来回柔软的晃悠着,黑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被分开架在男人手臂两侧,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凉鞋,随着男人猛烈抽插摇摆着,白色高跟凉鞋被系带牢牢的穿在被黑丝包裹的小脚上,不解开带子是甩不掉的。女人的黑丝裤袜被拉到了大腿根部,雪白的肉臀高高翘起,湿润的阴毛黏贴在一起发着白光,粗大的肉茎快速进出著阴部,淫水像浪一样溅出来顺着圆鼓鼓的屁股流到白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地上散落着男人的衣服,另一双黑色丝袜和内裤卷在一起,胸罩周围还有几团卫生纸。床头抽屉推了出来,一双肉色丝袜挂在屉子边上。
看着这样的情景,我足足楞了3 分钟,我不敢相信,我贤慧的妻子,温柔体贴的梦颖,刚才还端庄的陪我参加公司晚会。这会竟然被瑞强用这么淫荡的姿势干着。梦颖闭着眼镜,眉头微皱,急促的喘息著,小手紧紧抓着床单,不知道是昏迷还是清醒。我敢肯定瑞强给梦颖吃了什么药,不然以梦颖的性格不可能屈服。我曾经多次幻想过梦颖被别人压在身下,总会有一种变态的兴奋,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感到更多的是愤怒。
随着“啪啪啪”的拍打声和“滋滋”的摩擦声,我又回到了现实中。
“哦,,我操,,宝贝,,,你的穴太爽了,,我又要受不了了……”瑞强把肉棒深深的顶到蜜穴中不动了,弯下身开始舔吸著梦颖的身体。梦婷似乎已经失去意识,头微微的扭动着,嘴里吟吟著什么。
“别怪我啊,,谁让你穿那么性感……”瑞强捏弄著柔软的乳房,一手在黑色丝袜的大腿上来回抚摸著,“看到你今天晚上穿着黑丝就想干你了,,骚货,KTV 里干你的黑丝腿真爽……等下换上次那双肉色的,我还要射在你的丝袜上。”瑞强操著粗长的肉棒又开始抽送起来,坚硬的肉棒和紧致的嫩穴摩擦交合著,伴着爱液发出“噗嗤、噗嗤”的淫声,肉棒上的淫液在灯光下泛起白光。
“恩,,恩,你这混蛋,恩,,,扯破人家的丝袜……”梦颖断断续续的发出喘气声,雪白的翘臀任凭大肉棒粗鲁的撞击,柔软的娇躯也跟着扭动。
“好爽,,宴会时候就这么浪,,干死你个黑丝骚货,,酒店的厕所和KTV的洗手间哪个干的更爽啊?还是在你学校干你刺激?哈哈……" 瑞强不停的耸动着,插得梦颖娇喘连连。
我心中无法平静,被这淫荡的画面深深刺激著,那淫荡的言语和肉体粘合发出的声音不停的在耳边盘旋,我竟然硬了,我突然觉得一阵困意,又睡了过去,梦里,我反复的梦见梦颖穿着黑色丝袜被干的高潮迭起……
早上醒来,已经10点了,我发现我还躺在沙发上,但身上多了层毯子,难道是梦?我支起身子,听到厕所有水声,我走了过去,看见梦颖正蹲在地上洗衣服。“哦你醒啦?快去吃早饭吧,在锅里了。”梦颖没有回头,只是轻声说著。
看来真是梦,我走进卧室,似乎有什么不对,我猛地打开抽屉,发现并没有丝袜,看了看窗外白床单挂在卧室的凉台上晒著,似乎能看到那一大块圆形的污渍,我全身肌肉开始抽蓄。
听到厕所水声渐渐变小,我急忙起身揉了揉脸,保持冷静。梦颖走过来慌张的看着我问:“怎么了?怎么不去吃早饭那?”看着她的眼眶又红又黑,我知道她肯定哭过,昨晚被肆虐了一晚上,精神还没有恢复。
我笑着说:“唔,没什么,脸还没洗呢,等洗完了再吃。”
我搂着她的腰向厕所去。她看我想平常一样,也微微的像我笑了笑,又开始放水洗衣服。
我一边刷牙一边看着她的背影,一条平常的睡裙竟然会有几分妩媚动人。我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鼻子,然后踩起垃圾桶盖,丢了进去,发现有黑色裤袜被扔在了里边。“昨天我怎么到家的,是你扶的?”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身子微微一颤,扶了扶衣袖,低头说,“是啊,你都喝醉了,抬都抬不起,是你同事把你抬进门的。”
“额谁啊,那没谢谢人家啊?”我接着说。
“好像是个叫瑞强的。”她看了看我,眼神里透着慌乱,“你进门就吐,还把床都吐脏了,我让他扶你到沙发上,你就睡着了,他走了后,我拖不起你,就让你睡沙发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一直偷偷的看我,今天显得特别的乖巧,我都假装吃饭没理她。
*** *** *** *** ***
我和梦颖准备了行李,我故意给她买了几件性感的短及膝盖的连衣裙,在她强烈的反对下,最终还是同意穿上不习惯的高跟鞋,出门时,我给她打扮成了一个完美性感的少妇,天蓝色的圆领贴身连衣裙,把胸部的扣子勒得鼓鼓的,水蛇一样的腰间盈盈一握,柔软的布在膝盖间飘动,美臀微微翘著,透明的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一双美白的大腿,水银色的露背高跟凉鞋把小腿衬得高雅。显得无比性感,妩媚撩人。
晚上8 点到了火车站,当她看到瑞强时,眼神里充满惊慌,身体开始发颤,瑞强眼神像钉子一眼钉在了梦颖的身上,匆匆的走了过来打招呼:“等你好久了,啊,弟妹今天真是漂亮啊,你真好福气。啊哈哈。”
瑞强勉强的哈哈大笑起来,眼神却一直没有移开梦颖的身体。梦颖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动了动。我拍了拍他肩膀说:“让你久等了,我们上车吧。”
我们买的是软卧,毕竟路程比较远,4 人间的软卧房,就我们3 个,还有个乘客估计是中途上车,晚上我们吃了点东西,随便聊了聊天,10点这样子火车就熄灯了,我让梦颖睡下面,我睡在她上铺,瑞强也是上铺票。瑞强侧着身子接着窗外的灯光看着梦颖的铺位上,我想瑞强应该不会这么胆大吧。慢慢的我有了困意,迷迷糊糊中列车声把我吵醒了,我本来还想继续睡,不过我下意识的竟然看了看瑞强那边,瑞强不在了!我又看了下铺,梦颖也不在铺位上了。我心开始狂跳,摸索著下了铺位,往厕所走去。
快要走到车厢门口的时候,梦颖开门进来了,看到我惊了一跳,我假装不解的问“你干嘛去了。”梦颖慌张的说:“上厕所啊,你干嘛呢。”“额,我也想上厕所”说完梦颖就进屋了。我走到厕所,看到2 个门都是锁著的,两边都有人,那梦颖在哪上的厕所?正想着,瑞强叼著根烟从一边的厕所里出来了,看到我也是一愣,我忙开玩笑的说:“你干嘛啊,抽烟还占厕所,快让开。”瑞强笑嘻嘻的让开了往回走。我进去连忙锁上门。
看着火车呼呼的奔驰,窗外不停的闪过路灯,我慌乱的想着,刚才梦颖肯定是被瑞强带进厕所里了,而且发生了什么。下身竟然无耻的硬了起来,我摸了摸裤裆,眼前浮起了两个身影。
门锁关上的一瞬,美人的纤腰立即被抱住,梦颖那蓝色的长裙被撩到腰上,魔手伸进了她的肉色裤袜中,丰满的翘臀和大腿被粗鲁的捏住,胸前的扣子被扯开,白色蕾丝胸罩被拉了下来,一双饱满的乳房跳动着立即被大手用力的握住,红嫩的乳头被揉捏已经凸起,透明的肉丝裤袜和白色花边内裤被一起退到了膝盖上,膝盖微微弯著并到一块,穿着水银色高跟鞋的后脚跟向两边大大岔开,雪白丰满的臀部向后翘起,湿湿的阴毛已经粘稠成一片了,男人握住粗大的肉茎,抵开湿润的阴唇,用硕大的龟头在柔嫩的洞口间来回滑动,梦颖双手无力的把住墙面,坚硬的肉棒在美妻大腿的颤抖下,分开滑嫩的小阴唇,“噗嗤”一声缓缓的插了进去。美人发出一声娇喘,眉眼如丝,樱唇微微张开。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梦颖一定是站在墙角被瑞强从背后干着,白嫩的翘臀被撞击的泛起阵阵肉浪,发出“啪啪啪……”的淫秽作响,粗大的肉茎用力的抽插著湿滑的阴道,男人有力的挺动着阴茎,龟头挤开穴肉深入到最里面,感受着贤惠端庄娇妻的柔软,汹涌的爱液随着“滋滋……”的进出声,顺着湿湿的阴毛滴到腿间的裤袜上,美妻的娇躯随着火车的晃动颤抖不已,窄小的厕所弥漫着淫秽的气息和哀哀的娇喘声……
当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火车靠站了,我回到卧铺间,梦颖已经盖著被子睡了,瑞强也在床上没有动静。我真想伸手到老婆下面摸一摸,看看那阴部是否还残湿湿的淫秽和男人的精液。这个时候上来了好多人,对面的铺位也来人了。
我爬上床,一觉睡到天亮。
下午我们在酒店休息了一会,我掏出笔记本开始上网,查询帝都的情况,老婆在床上无聊的看了一下午电视后换了衣服出去买东西。晚上约了瑞强一起吃饭。桌上瑞强的眼睛不停的在梦颖身上游走,梦颖两条细细的睫毛长长的成一字型,双眼皮下总有几分清纯和睿智,面部没什么表情,很谨慎的样子,自从下了火车,她就没怎么笑过,胸口也收了起来,不像平时那么傲人了,双手握在一起放到裙子上,在米色长裙衬托下双腿显得丰韵修长,穿着肉色丝袜和水银色高跟鞋的半截小腿跷在一块,整体看来端庄大方的样子,和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别的异常。
晚上我到瑞强的房间里讨论方案,我在他电脑中核对着方案中设备参数,瑞强说他先去洗澡了,我继续核对。
过了一会,我点到了他的E 盘,我很奇怪,显示使用80% 的E 盘,怎么才几个电影档案?难道跟我一样都隐藏了?男人的硬盘大家都懂的,的确隐藏了,我心血来潮有点了几个资料夹,这小子A 片不少,日文也看不懂,又点了几个档夹,都是些被搞得少妇的床照和网上的自拍照。
我一想,会不会也有老婆的?我心扑通跳着,看到一个名字叫“美腿yin ”的资料夹,点开第一张一看,我就认出来了那个大奶子就是梦颖的,这件紫色的胸罩一下辨出来是她。
几十张照片,起先是梦颖的生活照,和偷拍她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美腿,场景各不相同,甚至还有梦颖在学校里的照片;这些都是生活照,也没什么特别,要说的话就是照片中的娇妻都穿着短裙丝袜和高跟鞋。接下来突然就变的不对了。
起先是梦颖穿着白底黑色印花连衣裙座在教师办公室的椅子上,照片是侧后方拍的,看不到正面脸,但是那身衣服和座位摆设一看就是她,小腿上是黑色丝袜和梦颖在学校里常穿的那双黑色高跟鞋。接下来,这双高跟鞋托着丝袜小腿站在了厕所的隔间里,连衣裙的下摆花式说明了这和刚才是同一个人。后面一张,是这黑色高跟鞋和黑丝脚背上白色精液的特写,背景同样是洗手间的地板;再后面,有偷拍梦颖正在穿丝袜的;有各种服装下丰满奶子被揉捏的,还有伸进衣服里或者敞开了捏的;有扯破的裤袜裆部中黑黑的阴毛被乳白色精液粘稠在一起的;有穿着各式高跟鞋和丝袜脚背上的精液特写,和用穿着丝袜的美腿进行腿交的,大腿、小腿、丝足和高跟鞋全部都被精液占领过;有穿着各种衣服的丝袜的美腿被并在一起压在胸前,然后下体湿润的阴唇间插著一根湿漉漉肉棒,丝袜以肉色黑色居多,还有几张蓝色或白色的,但都是一个下场……被扯破裆部或卡在大腿上,湿漉漉肉棒肆意凌虐;连续的几十张照片里,在各种地方掀起裙子半脱裤袜或者直接扯破裤袜从背后插入,从背景来看,有家里客厅、厨房、厕所,和好几个另外不同场合的卫生间,地板从瓷砖到水泥地,装修档次各不相同。几个楼梯间、墙角落里。几个车里,停车场角落里。草地树丛旁,还有梦颖学校的办公桌前,甚至还有教学楼班级讲台边。背景各不相同,但都保持着一个惯例,梦颖身着连衣裙或者套裙,几张裸著身子在酒店房间和卫生间里,修长的美腿上穿着肉色或者黑色的裤袜和当天用来配衣服的各式高跟鞋。一两张站在事发地点的生活照。一两张穿着刚才生活照里的衣服、丝袜、高跟鞋正站在墙边在被从背后干着,厕所场景的还有男人坐在马桶,丝袜翘臀骑在男人身上。一两张射在翘臀或者丝袜上的,大腿、小腿、脚背上都留下过精液的痕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