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秘史

楼主: 隨便想的2016-03-12 08:59:00
作者:喜欢下雨天
(一)
“妈,我回来了。”
我满头是汗的打开家门,一眼看见只有二十几平方的客厅里,妈妈坐在一张满是补丁的沙发上,手里拿着毛线,不知道在缝制著什么,对于我的说话没有半点反应。
我擦拭了下额头上的汗,换上拖鞋,走到她跟前,问道:“妈,您在干嘛呢,我来帮忙吧。”
妈妈这才仰起头来看向我,看到我满身是汗的样子,顿时皱起了眉头,如果我没看错,眼角还闪过一丝冷漠一丝厌恶,捂著鼻子,一开口就骂:“又去打篮球了?都跟你说了几百遍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你倒好,成天尽做这些没用的事,你要是有你哥一半优秀,那我就谢天谢地了。”说完也不再看我,低下头继续缝制。
我嘴巴张了张,想反驳几句,但是看了妈眼角那几道深深的鱼尾纹,想起她小时候疼我爱我的片段,我又把话咽下去了。
我现在走近了,才看清楚,原来妈在帮我哥的一件外套缝几个已经破了的洞,顿时,我觉得心里酸酸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这件同样有好几个小破洞的外套,是从什么开始,妈就没再给我补过衣服了?
叹了口气,我默默转头走进了我的房间,说错了,是我和哥哥的房间,房间不大,刚好够放两个床,和一张书桌,再没有其他空余的空间,记得这两张床还是爸爸去一个家具厂手废品的时候,看到别人不要,这才带回家,自己修修补补,就变成了我们的床。
其实因为我因为从小喜欢打篮球,身材比较壮实,高大,应该睡比较大的那张床,但是爸妈经过讨论,还是把大床给了哥哥。
房间里,整个墙壁挂满了哥哥的奖状。
他躺在床上,看见我进来,他连忙把一本书藏进被子里,装作没事样,翘著二郎腿,靠在床头,冷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傻二愣,是不是又被老师留着教训啊,你就不是上学的命,还是和老爸去收废品,捡破烂吧。”
我眼角跳了一下,双拳紧握了下,最后深吸了口气,连衣服也没换,整个人呈大十字,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
旁边哥哥看我没看他,偷偷的把一本书从被窝拿出来,塞进了抽屉里。
我眼角瞥到他的动作,觉得很搞笑,不就是看本黄书吗,还遮遮掩掩的,是怕我给妈妈说,影响到你乖儿子的好形象吗,要是我说我除了还没干过女人,其它什么小说,AV,图片早就看得厌烦了,不知道你会不会惊讶。
先来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情况,我们一家都住在Q市,在比较偏僻的老城区租了一间两房一厅,一共五十多平方的房子,爸爸李伟国靠着捡破烂,收废品负担起我和哥哥的学费与房租,可以说压力很大,以至于今年才四十五岁的父亲已经是满头白发了,看起来更像是五十几岁的小老头。
妈妈陈美聪没有固定工作,主要在家里接点缝缝补补的工作,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和哥哥一起做作业,复习功课,虽然她看不懂,也不会,但是只有在这个时候,妈妈那充满憔悴的脸上才会浮现微笑,看向哥哥的眼神里有着温柔和希望,用她的话说就是,你弟弟已经不指望了,现在全部的希望就放在你身上了。
我和哥哥是双胞胎,他比我早出来几秒钟,他叫李明,我叫李辉,今年十七岁,读高三,记得小时候爸妈对我们两个都很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可能就是初三开始,我因为接触了性,那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个全新的体验,我把太多的时间放在那上面,导致了之后到现在的成绩都是惨不忍睹,爸妈也从以前的疼爱变成了现在的漠不关心,和哥哥的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
哥哥其实是个小人,这一点爸妈从来不知道,他给爸妈的印象就是个乖宝宝,不会说粗话,不会打架,不会恶作剧,总之什么都是他最好,一有坏事发生,马上想到的是我,不是他,我想不通他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外表下,怎么会有那么多心计,他不止一次恶搞我,完事后还跟妈妈说是我把他怎么怎么样了,让妈妈对我的印象越来越差,变成现在对我说话都不耐烦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耳边响起了哥哥在外面类似撒娇的声音:“妈,饭煮好没有啊,快著点啊,我刚才温习功课都累死了。”
“宝贝儿子,虽然快高考了,但是也不要太累,知道了吗,饭马上就好了。”妈妈马上温柔的说道。
这么一说,我肚子也叫了起来,本来刚打完篮球,正是肚子饿的时候,不过我知道现在去外面问吃的,绝对是找骂。
我换了身衣服,把换下来的衣服包在一起,准备拿去洗,从三年前开始,我自己的衣服都是我自己洗的,刚一出房门,就看见妈妈在厨房炒菜,而哥哥从后面抱着妈妈,靠在妈妈的背上,好像在撒娇。
“这么大人了还撒娇,也不害臊。”我心中不无鄙夷的想到。
妈妈并不漂亮,按照我的审美观来说,反而有点难看,妈妈容貌显得格外苍老,她的头发很长,黑发里夹杂着许多白发,常常挽成一个发髻盘在脑后,妈妈的额头和眼角都布满了细细密密的皱纹,光看模样,都会以为她有五十几,六十岁了,其实她才四十四岁。
但是从后面看妈妈的身材,那绝对可以称得上火辣,因为长期干活的缘故,妈妈身上没有半点中年妇女的脂肪,一身以前干活而形成的健康小麦肌肤,一对下垂但是又肥又大的奶子,一个充满肉感的大屁股。
我初三开始接触到性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躲在厕所里,幻想着妈妈充满肉欲的身体来打手枪,可以说造成我学习成绩不好的原因,妈妈应该负大部分责任。
我知道哥哥也一直对妈妈有企图,有一次,我用家里唯一一台电脑上网的时候,看见哥哥以前的浏览记录,在一个色情网站浏览的全部是母子乱伦图片和小说,还有,哥哥总是会趁妈妈不注意,装作不小心触碰妈妈的两粒肥奶,还会用充满色欲的眼神看着妈妈的身体,我虽然也有这个心,但是没这个胆,要是换成我,估计会被骂上几天几夜,而哥哥,妈妈只是温柔的笑着说不要紧,完全不知道她早被她这个她自认为的好儿子意淫多少次了。
目光嫉妒的看着依然抱着妈妈后背说话的哥哥,妈妈也微笑着回应着,我叹了口气,收回目光,自去洗衣服不提。
很快,时间来到了高考前的最后一星期,这天晚上,我回到家,妈妈在厨房炒菜,对我回来没有半点关注,爸爸还在外面收废品,走进房间,发现哥哥还没回来,正准备换下衣服,突然看见在哥哥床上放著一部手机。
我看一眼就知道是最近爸妈凑钱给哥哥买的手机,因为哥哥拿到手机之后,在我面前炫耀了好几天,害得我看得眼馋得很,所以,我怎么也不会忘记的,至于我?下辈子估计爸妈才会给我买手机。
出于好奇,我拿起手机研究起来,研究了几分钟,因为不是智能机,觉得除了能打电话,也没啥了不起的,刚想放回去,眼角瞥到手机屏幕右下角有个播放器的小程序,就顺手点了下去,弹出了个播放列表,上面只有一个标题名为《爽啊,哈哈哈哈》的视频文件。
“这是什么视频?”这样想着,我点开了那个视频。
出来的画面一阵抖动,可以看出拍摄视频的人正在调整拍摄角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木板床,然后画面一变,哥哥的脸出现了,可以看出他正在自拍,只见他冲著镜头一直笑,然后放低声音说道:“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终于可以在爸妈床上做了,嘿嘿,想想就觉得刺激啊。”
这时,外面传来了轻柔的脚步声,哥哥连忙把手机放到旁边一些杂物堆里,既不会被发现,角度又刚好可以拍到哥哥。
听完哥哥的话,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说那木板床怎么那么眼熟啊,再看看四周的摆设,这不就是爸妈的房间嘛,哥哥要干嘛?做什么东西?难道是带了女人回来在爸妈的房间乱搞,好啊,等下我就去和妈妈说。
继续看向视频,哥哥已经脱得剩下内裤,神情自若的躺在床上,还边哼著歌,眼睛却是看向了房门,那个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快要走进房间了,奇怪,这脚步声怎么那么熟悉啊。
没等人进来,哥哥就在那边喊道:“妈,怎么还不进来啊,您还害羞呢啊,又不是没看过。”
我大吃一惊,心砰砰的跳着,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下一秒,我就看到画面里,妈妈出现在了门口,但是此时的妈妈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以前从来都不化妆,衣服装扮也是一直都很朴素简单,而现在出现在画面的妈妈化了淡妆,平常苍老的脸上红润润的,很有光泽,嘴唇也抹了淡淡的口红。
最让我吃惊的是妈妈现在居然穿着一身紫色的情趣内衣,可以看出妈妈并没有戴胸罩,两粒肥大的奶子微微下垂,奶头已经激凸,顶出了个形状出来,下身那件超薄的丁字裤根本遮挡不住妈妈那倒三角的阴毛,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妈妈的阴毛那么的浓密。
妈妈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乱摆,扭扭捏捏的不愿意进来,完全没有平时教训我时候的严厉,有的只是羞涩。
哥哥好像很满意自己的作品,笑着用手指虚空画了个圈,“妈妈,你真漂亮啊,瞧这两个肥奶,水分真足,我小时候就是吃这个长大的吧,来,转个圈圈,我要看看妈妈的大屁股。”
妈妈更羞了,笑骂道:“你这臭小子,就会折腾你妈,看妈等下怎么收拾你。”话虽这么说,但是她还是听话的在原地转了个圈,可以看见丁字裤已经全部塞进了妈妈肥嫩的屁股瓣里了,妈妈的屁股实在是大,边转圈,屁股上粉嫩的小肉边抖动着,实在是很惹火。
我注意到哥哥的三角裤已经顶起了一个包,而我的肉棒也慢慢的膨胀起来了。
画面里,哥哥已经忍不住叫道:“妈妈,快点来帮我含一下,我受不了了。”
我吓了一跳,含?口交?这我只在A片上看过啊,我以为妈妈会拒绝,但是让我心酸的是,画面里,妈妈没有半点犹豫,目光温柔慈祥的看着哥哥猴急的样子,噗呲一笑,我第一次发现妈妈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
妈妈走到床上坐下,敲了下哥哥的头,笑骂道:“瞧你这猴急样,小明,为了你,妈妈什么都愿意做,妈妈以后就要靠你了,你说快高考了有压力,妈妈就帮你缓解一下,但是先说好了哦,这是高考之前最后一次,妈不希望你分心,等高考后,成绩好的话,妈妈有奖励给你。”
而哥哥此时已经不关心妈妈说什么了,他一边应承著,一边不客气的握住妈妈肥美的乳房,那受到挤压的乳肉由五指之间露出,看起来肥嫩嫩的,看得我真想趴在上面含进嘴里,看哥哥那么用力的揉捏妈妈的乳房,但是妈妈好像是没有感觉似的,任由哥哥揉捏挤压,但是我注意到妈妈不时会皱眉,可见妈妈也不好受,但是并没有制止,真是好温馨的母爱啊。
看着平时我很眼馋的肥乳被哥哥揉捏著,我突然觉得很憋屈,同样是一个妈生的,怎么差别那么大,我也快高考了啊。
画面里,妈妈已经把哥哥的内裤脱下,我突然发现哥哥的鸡巴很小,顶多也就八公分,直到此时,我总算是心里好受点了,好歹有一样比他强了,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喜欢打篮球,我发育得很好,身材也很高大,鸡巴达到了十七公分。
视频里,哥哥一边粗暴著捏著妈妈的肥乳,一边把嘴凑过去要和妈妈亲吻,妈妈嗔怪的拍了一下哥哥的屁股,红著脸伸出了红嫩的舌头,刚伸出,哥哥就一下子把它含进嘴里,使劲吸允著,顿时发出了跐溜跐溜的淫荡声。
差不多吸允了两分钟,哥哥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妈妈的舌头,分开之后两人的唾液还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副淫荡的画面,妈妈此时也是被哥哥亲得娇喘不已,脸红得就像是个红苹果。
妈妈红著脸擦拭了下嘴角的口水,看了眼墙上挂著的时钟,起身脱起了身上的情趣内衣,说“宝贝,快点做吧,不然你爸他们快回来了,都是你这个小变态说要在妈妈床上做,不然也不用把你爸你弟都支走了。”
我这才想起来,看了下左下角的日期,五月二十日五点五十分录制的,这是十几天前的事了,那天,妈妈突然说有个人打电话来说有一批废品要卖,但是路程比较远,刚好那天学校放假,妈妈就让我陪爸爸去了,结果到了地方之后发现根本没有这件事,那时以为是被别人耍了,没想到整件事都是妈妈和哥哥设计的啊。
把视线转回到视频上,妈妈此时已经脱得一丝不挂,起码E罩杯的肥奶微垂著,两颗黄豆大小的奶头呈现紫红色,非常性感成熟的颜色,让妈妈看起来更加有魅力。
哥哥闭眼躺在床上,而妈妈在床尾趴在了哥哥两腿之间,用因为干活变得枯燥的右手摩擦著哥哥的鸡巴,哥哥顿时发出了舒坦的声音,显然妈妈有点枯燥的皮肤对他的刺激更大,小小圆圆的龟头被摩擦得红通通的,马眼上也流出了淫水。
哥哥显然不满足现在这个程度,他用双手把妈妈的头压向他的鸡巴,妈妈也不反抗,顺从的把哥哥的鸡巴含进嘴里,哥哥顿时发出颤抖的声音,妈妈空出来的双手则是不停的抚摸著哥哥细小的双腿。
在口交的过程中,哥哥不时提出各种要求,让妈妈自己摸奶,让妈妈边吸鸡巴边看他,让妈妈舔他的两个睾丸,有一次甚至把妈妈的头压到底部,让妈妈把他的鸡巴全部吃进去,害得妈妈眼泪都呛出来了,口水把哥哥的鸡巴抹得光亮光亮的,但是妈妈一句责怪的话都没说,没有反抗,全部照做,简直比狗还听话,更可笑的是,最后还问哥哥刚才有没有咬到他的鸡巴。
画面里,妈妈继续为哥哥口交了几分钟后,哥哥用手拍了拍妈妈的脸蛋,妈妈连忙转身把屁股对向哥哥,哥哥也不着急,变态的闻著妈妈的肥臀,掰开肥嫩的屁股瓣,闻著妈妈屁眼的味道,脸上还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死孩子,别弄了,快点进来,妈妈受不了了。”妈妈嗔怪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