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后的淫乱乐章

楼主: arthur372016-03-09 21:23:00
 “老公,我订好机票了,下个月就回来了。”林诗思看着视频里钱军的脸,

幸福的说道。林诗思硕士毕业后,来到美国交换留学生,体验了三个月。

  如今,是她要回国的时候了。钱军是林诗思的未婚夫,两人早在出国前就订

了婚,只等林诗思飞机一落地,立刻就去领证,办婚礼。

  这三个月来,两人心里既激动,又期待。林诗思没有一天不和钱军在qq视

频互诉衷肠。看着未来老公英俊的笑脸,林诗思对他的思念,绵密无尽。

  两人从大学期间开始谈恋爱,当时都是受了情伤,互相安慰,结果两颗失落

的心,牢牢地结合在了一起。四年过去了,感情还是和当初一般浓烈,终于就要

修成正果,林诗思想起出国前拍的婚纱照,心里一阵阵甜蜜。来美国三个月,这

些婚纱照已经被同学传阅过无数遍。想起大家对自己美丽的惊艳,羡慕,林诗思

不禁露出了微笑。

有气质。笑起来的时候,更是如同花朵绽放,令人心怡。身材虽不高挑,但玲珑

有致,东方人少见的翘臀,林诗思便拥有着。比例恰当的美腿,虽然纤细,却又

不像那些ps的嫩模,瘦的像筷子一般,稍微带一些丰腴,反而更具成熟的魅力。

  当然,最令男人心动的,莫过于那双高高耸起的乳房。只要衣服稍微紧身,

那圆润挺拔的曲线,立刻清晰无比的显露出来。就算是那些西方的大胸妹,尺寸

是足够,但比起林诗思胸部的线条和坚挺,只能算是视觉的冲击,却不能是性感

的象征。

  这不,钱军此时,就盯着未婚妻的胸部看着呢。林诗思刚刚洗完澡,穿着薄

薄的白色睡衣,伟大的乳房微微颤动,把深深的乳沟挤得左右晃动,煞是诱人。

  林诗思和钱军相处四年,一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心里打什么主意。

  “讨厌,看哪里呢!”林诗思嘴上说著,眼神却抛了个媚眼。

  “老婆,要不,脱下来让我看一看吧。”钱军哀求道。

  “那不行,回去再说吧,你也太着急了。”林诗思脸一红。虽然两人早已有

过性关系,但林诗思从小严厉的家教,却让她依旧有着大家闺秀的矜持。

  “哎……”钱军夸张的长长叹了口气,把个林诗思逗得咯咯直笑。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天,林诗思便下线了。她最后打开微薄,人人,看了看大

家对自己照片的评论。

  哇,不愧是斯坦福,真是有名校的气氛,很适合林诗思你啊。

  这么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

  美国的天好蓝啊,真是,我们这里都是阴阴的。

  啥时候办婚礼?婚纱照拍的那么美,到时候一定要来个最华丽的婚礼!

  林诗思享受着大家的羡慕和称赞,满意地关闭了电脑,爬上了床。

  夜晚如此寂静,林诗思不禁有些寂寞。国内的时候,家里管得很严格,偶尔

和男友亲热,都是在旅游的时候。想起那些个激情的夜晚,林诗思的身体,有些

发热。

  毕竟不再是青涩少女,成熟的下体,总是有着一定的需求。

  还有一个月,就可以见到他了,想到这里,林诗思心里一阵阵甜蜜。刚才的

欲念,被回忆替代了过去,慢慢地,她睡着了。

  傍晚的一处大厅,众多中国人聚集在一起,身穿礼服,互相打着招呼。这里

正在举办交换留学生送别会,自然十分热闹。女生们打扮的花枝招展,男生们个

个西装革履。这在中国人的聚会还很少见,主要是,今天的主持是李杰,一位当

地华人富豪的独生子。这所大厅也是他们家的产业,西式的正式,自然也是他提

出来的主意。

  在众多女生之中,其实美女并没有太多,毕竟都是国内清华北大的高材生毕

业,相貌自然不是她们的优势。但林诗思却是例外,她一身鲜红色的低胸外礼服,

丰满的乳沟在光线下晶莹闪亮,裙䙓及膝,黑色的透明丝袜勾勒出腿部纤柔的曲

线。笑容布满她的脸颊,仿佛一个小天使,穿梭在人群之间,吸引著男人的热切,

和女人的嫉妒。

  忽然,有个高个子男生凑了过来,对林诗思道:“林诗思同学,可否请你和

我跳个舞?”

  林诗思一愣,看着面前的男生,有些不乐意地踌躇著。他叫张胜家,是个国

内来的富二代,暴发户的儿子,虽然一身的名牌,看上去却是毫无气质可言。那

阿玛尼的西服穿在他身上,简直和班尼路没啥区别。

  张胜家自从林诗思来到这里,就对她垂涎三尺。像苍蝇一样,时不时都找个

理由想送点什么,企图约林诗思出来。林诗思好几次义正言辞告诉他自己有男友,

怎奈此人脸皮太厚,不管不顾,一如往昔。虽然他出手阔绰,但林诗思却对他十

分鄙夷,看到此人那堆出来笑脸,就有一股呕吐的冲动。

  “这,我还想和我朋友说会话。”林诗思礼貌性的拒绝道。

  “哎,说话啥时候都能说,你看这里这么大,还有乐队伴奏,来跳一个吧。”

  张胜家根本没有一般人知难而退的意愿,继续请求着。

  林诗思十分尴尬,这样的局面,也不好态度过于强硬,正为难之际,忽然李

杰走了过来,拍拍张胜家的肩膀,道:“胜家,那边有一个金发美女,想请你帮

个忙,可否抽个空?”

  张胜家虽有些不舍,但有此等好事,倒也甚美。有对林诗思说了几句,这才

离开。

  林诗思感激地对李杰点点头,这个富家公子,看上去就有贵族派头多了。得

体的打扮,谈吐,毫无有些ABC令人讨厌的腔调。更何况他英俊的脸庞,运动

家般的身材,都比那个张胜家不知强过多少倍。

  李杰笑了笑,这个美女,自己从一见到她,就十分中意。由于自己已经不再

读书,只是在当地华人活动上,知道林诗思这个女孩。这次他举办这个聚会,还

真有不少是为了亲近林诗思准备的。

  “林诗思小姐,可否请您和我跳个舞?”李杰一个鞠躬,礼貌地说道。

  “好,好的。”林诗思脸上一红,任何一个女孩被如此英俊潇洒的富家公子

邀请,都不免心中乱跳。

  这一对金童玉女,一下舞池,立刻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他们仿佛一对蝴蝶,

在人群中翩翩起舞,瞬间,就把所有跳舞的人的光彩,全部夺走了。林诗思有些

梦幻的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公主,和王子在城堡里,一起跳舞。特别是众人艳羡

的目光,更让自己暗自欣喜。出国至今,终于尝到了一种异国情调的浪漫,林诗

思微笑着,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

  舞会结束了,林诗思接受着大家的赞誉,回应着一些关于她和李杰的玩笑话。

  从大厅走了出来,忽然,张胜家拦在路中,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

  “林诗思小姐,都没和你跳成舞,如何,要不要做我的宝马,出去兜风?”

强调著宝马,这股语气,真是令人厌恶。

  “不了,谢谢,我累了,要回家。”林诗思不想纠缠,闪著身子,就要从一

旁走过。

  “等等,别走啊。”张胜家居然抓住了林诗思的小手,他国内威风惯了,根

本不想到有人会拒绝自己。

  “你,想干什么!”林诗思柳眉一竖,用力甩开他的手,说道。

  “就兜个风,这么凶干什么。”张胜家冷笑,又伸手欲抓林诗思。

  就在此时,李杰恰到好处的出现,他咳了一声,走了过来。张胜家一呆,哼

了一声,转身便离开了。看来他也知道,此处是李杰的地盘,不是自己老爸的势

力范围。

  林诗思松了口气,看着李杰英俊的笑脸,脸上微红,道:“多谢你了。”

  “没什么,不过,林诗思小姐,我也有一辆不错的车子。可否有这个荣幸让

我带你一程?这里的风景,很美的。”李杰望着林诗思的眼睛,说道。

  “嗯……”林诗思有些犹豫,但想到一会可能还要被张胜家纠缠,点了点头,

答应了。

  “太好了,请随我来。”李杰心花怒放,表面仍旧保持微笑,做了一个请的

手势。

  林诗思看到李杰的跑车,心里一阵惊讶,这竟然是保时捷911GT的车型,

起码要二十万美元开外。虽然她知道李杰家里很有钱,但没想到竟然有如此豪华

的跑车。

  看到林诗思惊讶的脸色,李杰微微一笑,凑了过去,在她耳旁道:“怎么样,

要不要试一试?”林诗思耳朵突然传来男人的热气,她吓了一跳,圆圆的脸蛋,

不由得染上一层红色,有些拿不住主意。能够登上如此豪华的车子,是男人和女

人共同的梦想。可是,毕竟自己下个月就要回国结婚,要坐上这个帅哥的车子,

只怕不合适吧?

  李杰知道林诗思的想法,道:“怕什么,恕我直言,回国了,可很难有这个

机会。就算有好车,也要有这边这么好的景色相配才可以,不是吗?”

  林诗思犹豫了一下,反正下个月就回去了,机会就这么一次。还有,相隔几

千公里,未婚夫不会知道的。事实上,没有人会知道,除了李杰和自己。

  “那好吧。”林诗思嫣然一笑,点头答应了。李杰看着美女春花绽放的笑容,

心里一阵狂喜。

  “不胜荣幸。”李杰绅士地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林诗思擡起黑色

丝袜包裹的玉腿,掩著裙䙓,坐了上去。一旁的李杰,偷偷瞟了一眼林诗思低胸

礼服中间,那丰满圆润的乳沟。

  他心底不禁怦怦直跳,朝思暮想的美人儿,正在一步步走入自己的陷阱。

  顶级跑车的速度和稳定,果然不同凡响。林诗思望着道路两旁飞快倒退的景

色,耳中听到得是引擎强力的轰鸣。多少次,她梦想着自己可以像那些女明星,

坐在世界顶级的跑车里,享受那高贵的感觉。如今,竟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林诗思的脸上,浮现出了快乐的笑容。

  李杰看着林诗思的笑颜,心里更是痒痒的,他忽然道:“要不要打开顶棚?”

  “可以吗?”林诗思有些惊讶地问道。

  “当然,坐好了。”李杰按下开关,林诗思只觉得劲风扑面,一时间竟然张

不开眼睛,秀发也被吹得散乱开来。

  “哇,太快乐,慢点慢点。”林诗思大叫道,推著李杰的肩膀。李杰放慢了

速度,林诗思的长发依旧飞扬著,但已经可以睁开眼睛了。

  夕阳的道路,沿着大海,四周棕榈树不住地倒退这,依稀可见远处的沙滩。

  林诗思此刻,心神迷醉,这不正是小时候看到的,好莱坞女明星在萤幕上的

待遇吗?

  想不到自己也能坐在顶级的跑车,享受晚风扑面,和周围人们艳羡的目光。

  她对旁边坐着的李杰,突然有了格外的好感,仅有的提防,也消失了。

  “对了,要不要试试这个香水,专门为此刻准备的。”李杰声音有些激动,

拿出一个小小的Dior的瓶子,对林诗思说道。

  “哦?这么大的风,要香水干什么?”林诗思有些疑惑。

  “喷了这个,沿途大家就知道,有个美女经过了,现在很流行的。那些女明

星都喜欢坐车的时候喷一点。”李杰道。

  “好,那我也试试。”林诗思觉得十分新奇,接了过来。

  看着林诗思撩开秀发,往雪白的脖颈上喷洒著香水,李杰的嘴角抑制不住地

上扬著。这哪里是香水,是高级的催情药,做成香水的样子,给夫妻床笫之间用

的。

  它效果没有那些苍蝇水那么强,但毫无疑问,可以激发女性深处的情欲。

  到了前方岔路,李杰忽然转了弯,离开了大路。林诗思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李杰笑了笑,道:“林诗思小姐,前面有个地方很漂亮,可以看到海边日落。”

  话音未落,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平台。可以望见大海的蔚蓝,透著夕阳

的微光。李杰停住车,为林诗思打开车门,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拉住她的玉手。

施思面色一红,没有挣脱,任由他牵着,到了台子上。

  这里的景色果然不同凡响。一个微微突出的石台,可以把整个海湾一览无余。

  仿佛蓝宝石上镶嵌著点点金粉,傍晚的阳光洒在宽广的海面上。海风如此轻

柔,温暖,让林诗思的全身,都放松了下来。来美国一趟,果然没有白来,她开

心地举起iphone,拍摄著照片,看来自己的微薄,又有好多东西可以贴上

去了。

  林诗思刚放下手机,就看到李杰微笑着看着自己,热情的目光,融合这里的

美景。让林诗思心里一动,她有些害羞的躲著李杰的目光,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她可以感觉到,身体有些发热,这种感觉,和未婚夫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出现,

现在这样,岂不是很危险吗?

  林诗思定了定神,努力平静下来,对李杰说道:“今天谢谢你了,我们回去

吧。”

  “好的。”出乎意料,李杰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林诗思舒了一口气,有些放松,也有一点点失望。

  忽然,李杰猛地搂住了林诗思,热烈的嘴唇按在林诗思的樱唇上。突如其来

的袭击,让林诗思还没有反应过来。双唇就被撬开,灵巧的舌头立刻霸占了自己

的口腔。

  同时,林诗思感觉到,身体被男人紧紧抱住,一股股热力从他的身上传来。

  李杰的手已经摸上了林诗思穿着黑色透明丝袜的大腿,感受着拿柔顺的手感,

渐渐地往上摸去。林诗思扭动着身子,却抵挡不了男人的进发。很快,李杰摸到

了林诗思裤袜的裆部。隔着薄薄的丝袜内裤,他熟练地找到林诗思下体那凹陷的

蜜处,轻轻用力画著圆圈。

  “啊……”林诗思身子猛地一抖,一股强烈的欲念传来。这下糟糕了,自己

怎么会如此敏感?李杰刚刚摸了几秒钟,林诗思的内裤就湿润了,要不是李杰紧

紧搂住自己,林诗思愈发酥软的身体,还真难以站住。

  李杰的唇离开了,看着林诗思羞得通红的娇艳面容,李杰知道自己成功了。

施思大脑一片空白,想要反抗,身体却不听使唤。忽地,李杰换成从背后抱住了

施思。双手迅速扯下了林诗思礼服的肩带。一下子,林诗思最骄傲的,那一对浑

圆雪白的乳房,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你……不行!”林诗思惊叫一声,扭动着身子,这怎么行?光天化日之下,

自己的上身就这么赤裸了。林诗思不禁后悔起来,不应该穿这件礼服,它只能贴

乳贴,不能穿胸罩。

  李杰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双手撕掉乳贴,捏住乳头,立刻把玩开来。林诗

思一声呻吟,抗拒的力量完全消失。男人火热的吐息喷在自己耳垂上,林诗思软

软地靠在李杰身上,娇柔地呻吟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乳头一点点变大,坚

挺,在男人的玩弄下,羞涩地展现出娇艳的鲜红。

  “啊……恩……啊……你……太坏了……”林诗思此刻的扭动,已经是在迎

合李杰的动作。李杰挺著暴涨的阴茎,顶着林诗思圆润的臀部。火热的阳具在林

诗思臀沟上上下下滑动。林诗思喘着气,屁股摆动着,她感到内裤已经完全湿透

了。

  内心深处,林诗思依旧抗拒著男人的动作。但有个恶魔般的声音,却告诉著

她。

  这里是美国,是自由的国度。对方是一个当地的富豪公子,驾着保时捷这种

自己未婚夫一辈子也赚不到的豪车。就当是一个浪漫的激情插曲,好好把最后一

次的青春火焰,强烈的燃烧。这是一辈子最后的机会了,结婚了以后,再好好当

一个好妻子,不是很好吗?再说,自己和钱军,之前有过男女朋友,也不是处男

处女,并非一定要保持肉体的贞洁。

  林诗思并不知道,催情水的效力正在渐渐发挥。和那些霸道的药物不同,这

种是慢慢,逐步的作用。这样林诗思便不会想到是被下了药,只以为是因为三个

月没有性,成熟的女人身体,此刻需要男人的阴茎,好好满足自己阴道深处的空

虚。

  “啊……”当李杰抱起自己,走向跑车的时候,林诗思无奈的长长呻吟了一

声。

  带着娇羞,委屈,不满,却也有一些期待,李杰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把自

己交给了他。

  一阵晚风吹来,带来丝丝凉意。而这对男女的激情,却不是凉风能够冷却的。

  林诗思已经被按在了跑车的前盖,礼服被脱了下来。全身只剩下黑色透明裤

袜和一条紫色的蕾丝小内裤。李杰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美女,以极快的速度脱光

了衣服。

  他扑了上去,吻住林诗思的乳头,享受着这双丰满的乳房,从第一眼看到林

诗思,他就没有忘记这对白嫩肥美的乳房。他无数次幻想过,那高高撑起外套的

胸部,该是多么丰满坚挺。而此刻,他埋首于其中,那香嫩的气息,柔软的触感,

简直是人间天堂。

  林诗思以前,在外面最多也只试过接吻,现在竟然被剥的只剩下丝袜内裤,

让男人任意亵玩。羞耻紧张之余,却是感到从未有过的刺激和快乐。反正是在美

国,自己也不是处女,和这个英俊的年轻富豪,有一段美丽的情缘,也不是不可

以接受的。想到这里,林诗思彻底放开心防,娇声呻吟著,搂住李杰的后背,惊

喜地感觉着他强壮的肌肉。这是男朋友所缺乏的,雄性的力量,性感的象征。

  享受完乳房,李杰擡起头,深深一个吻。然后扛起林诗思一条黑丝美腿,细

细舔弄著,从小腿,到大腿,隔着香香的丝袜,感受到肌肤的滑嫩。林诗思只觉

得痒痒的,一点点痒到心里,痒到阴道深处。看着男人痴迷的样子,林诗思只觉

得,自己真的像女神一样,被崇拜,又像一个宝贝,被宠爱。

  慢慢地,李杰舔到了林诗思双腿之间。林诗思嘤咛一声,夹紧双腿,不敢让

李杰直接攻击自己的阴户。李杰自然不会停止,他抓住林诗思的腿弯处,稍一用

已经被湿润的淫水渗了出来。

  李杰忽地咬住丝袜裆部,用力一摆,在林诗思惊叫声中,丝袜被撕破了,内

裤暴露了出来。林诗思一阵害怕,但男人粗暴的动作,反而带给他更多期待。也

许他比男朋友更厉害,林诗思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李杰没有让她失望,咬住内裤,一口竟然扯了下来。林诗思惊叫一声,李杰

立刻凑了过去,一口含住了阴户。林诗思的叫声,立刻变成了舒爽的呻吟。李杰

舌头用力顶住阴唇,从下往上,深深的舔了上去。

  在阴蒂处停留,灵巧地挑逗了一会,再用力舔下来。

  “啊!!!!!啊……恩……啊……”这一来一回,没把林诗思美到天上去。

  男朋友从来没有亲过自己的下体。而李杰,简直把自己的阴户当成最美味的

食品,细细地品尝。那要命的舌头,在阴唇和阴蒂来回活动,像一条邪恶的蛇,

侵犯著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更别提那啧啧的吸吮声,实在太淫荡,太堕落。林诗

思两条黑色丝袜下的美腿,绷紧著,缠在了男人的背后,紧紧夹住。林诗思咬住

嘴唇,快了,就要高潮了。

  李杰感受到林诗思身体的颤抖,忽然离开了她的阴户。林诗思一阵空虚,满

脸羞涩地,哀求地看着李杰。李杰站了起来,仿佛为了展示自己雄性的特征。林

诗思心头狂跳,李杰英俊的面容,强健的肌肉,倒三角的体型,简直如同模特一

样。而更令人激动的,是那根高高耸立,紫红色的大阴茎。暴涨的龟头,可以看

到闪亮的淫液,简直就是专门为女人阴道打造的淫器。

  “小思。”李杰温柔地说道,“想不想要我?”

  “嗯……”林诗思发出轻的无法察觉的声音,用极小的动作点了点头。李杰

笑了,擡起林诗思的屁股,把内裤和丝袜顺着一起扯了下来。紧接着阴茎往前一

送,两人同时发出了长长的呻吟。李杰心花怒放,终于得到了这个美女,今天,

一定要让她爽个痛快。

  “哦……啊……恩……啊……”林诗思被李杰吻住嘴唇,连声音都发不清楚。

  男人阴茎的尺寸带来的冲击,还在自己意料之外。那硕大的龟头,残忍地把

阴道撑开道从未有过的宽度。粗壮的肉棒摩擦著每一寸媚肉,深入再深入,直捣

林诗思子宫口最敏感的部位。林诗思完全沈醉了,一开始她只是被动地被男人抽

插,渐渐地,随着阴道习惯了阴茎的大小。她的阴道开始慢慢夹紧,收缩,让肉

欲的结合更加紧密。

  李杰感受道林诗思阴道的活动,想不到,看上去如同天使一般纯真美丽的女

分开,让她的阴道,直直朝上。这样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插进林诗思阴道

的肉棒上。

  第一次深深干入,让林诗思发出一声长长的苦闷呻吟。李杰每一次的抽插,

都带出大量粘稠的白色淫液。林诗思本来就鲜红的阴唇,在翻开卷入的过程中,

越来越红润。高耸的阴蒂更是完全暴露了开来,像一个葡萄核,挺立在空气中。

在男人的阴毛来回的戳弄下,娇羞地颤抖著。

  林诗思的双乳也没有被李杰忽略,他一扫起初温柔的抚摸,现在是用力的揉

捏,把林诗思雪白的乳房玩弄得一片红,一片白。而林诗思也很享受这样略微粗

暴的动作,她一直都知道,乳房是自己的最敏感的器官。

  每次男朋友爱抚自己的乳房,都会点燃林诗思的欲望。可惜他有时候太怜惜

自己,而林诗思又不好意思告诉他用力点,导致不能把乳房的性感发挥到极致。

而现在,林诗思迷离地看着被李杰用力蹂躏的双乳,看着那雪白的肉团胡乱地起

伏,一波波从未体验的快感,不断袭来。

  这个姿势对男人体力要求甚高,林诗思和男友,从来没有尝试过。林诗思只

觉得,男人的肉棒打进了自己阴道能容纳的极限,而抽插的动作几乎要把自己的

心都刺穿。

  扑扑,砰砰,肉体的撞击声,滋滋,啧啧,喷涌的淫水四溅。李杰像打桩机

一般的动作,持续了不知多久,突然林诗思大叫一声,脚尖绷直,一口咬住李杰

的肩膀。不知道多少白色的汁液喷了出来,全身抽搐般的抖动。林诗思高潮了,

从未有过的高潮,随着男人不间断的抽弄,一波波强烈的袭来。太厉害了,林诗

思的意识都模糊了。

  李杰感受到林诗思的高潮,他也要来了,咬著牙,奋力做出最后的动作,要

让这个即将成为人妻的美女,好好记住自己肉棒的感觉。

  在连续不断的抽送下,李杰感到林诗思已经达到了极限。他不再忍耐,一声

怒吼,火热的精液像机枪一样,猛力地击入了林诗思阴道最深处,直达子宫。

  他射了,林诗思只觉得阴道一热,一股强烈的撞击,把自己送到了又一个高

潮。

  她最后用力咬了李杰一口,松了开来,整个人瘫软在了车盖上。

  射进来了,好在今天不是危险期,林诗思的意识渐渐回来了。自己出轨了,

在婚礼还有一个多月,自己竟然和一个刚认识的帅哥,在野外狂野地交合。

  她不由得遮住了眼睛,不敢再看面前赤裸的男子,但自己下身一片狼藉,还

能感到湿热的精液,一点点的溢出。连男友都从来没有直接射进去的阴道,今天

欣然接纳了另一个男人,让对方的精液灌满了阴道的每一处角落。

  激情过后的男女,一个娇羞无限,一个落落大方。李杰悉心地擦拭好林诗思

的下体,拾起脱落的衣服,让林诗思能够重新穿上。

  丝袜是不能再穿了,李杰自己收拾了起来。当李杰把揉成一团,湿漉漉的内

裤递给林诗思的时候,她的脸,羞得擡不起头来。

  默默地穿上,李杰带着她,走上了回家的路途。林诗思心里七上八下,不知

所措,自己出轨了。还是和一个富家子弟,光天化日下,在他的跑车顶盖体验了

性爱的欢愉。

  这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自己竟然让他发生了。就这么一次,而且是在美国,

自由的国度,没事的,不会有人知道,林诗思不断给自己找著借口。对钱军的歉

意,让她十分不安,下个月就要结婚,未婚妻竟然和别的男人做爱,而且激烈程

度比和男友强过数倍。一想到这里,林诗思深深吸了口气,潮红的脸上,浮现出

一阵羞愧的苍白。

  李杰看在眼里,知道林诗思作为一个相对传统的女性,心里肯定十分不安。

老实说,没有催情香水的帮助,自己今天就算气氛再好,也未必如愿以偿。想到

施思还有一个国内等著的未婚夫,李杰心里,有一种奇特的得意。

  为了避嫌,林诗思在离家有些距离的地方,就要下了。她不敢再看李杰,下

了车,就要离开。

  忽然,李杰一把拉过她,火热的嘴唇,压在了林诗思的嘴唇上。林诗思虽然

想反抗,但刚刚臣服的肉体,很快放弃了。一个长长,深深的吻,几乎要让她软

瘫在地。

  好不容易分开,林诗思满脸通红,低声说道:“好了,以后,我们不会见面。”

  “好的,刚才的一个小时,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李杰深情地说道,忽

然把一个什么东西,塞在了林诗思手里。

  林诗思一愣,这竟然是一颗红宝石,夜幕中闪著艳丽的红光,十分美丽动人。

  她定了定神,坚决地把宝石塞了回去。

  “这不行,我绝对不能收。”

  “这只是个纪念,就当成来美国的纪念好了。”李杰道。

  “不行,你留着,我,我走了。”林诗思不敢说下去,回过身子,跑着离开

了。

  李杰望着林诗思优美的背影,叹了口气,看来作为纪念的,也就只有美女那

撕破的丝袜了。虽然有些不舍,但李杰也不可能追林诗思到中国去。

  那个幸运的未婚夫,能娶到这样的美女,真是好福气。不过,想来他也不会

知道,自己的未婚妻,今天会和自己有这么一段性爱之旅吧。李杰发动了跑车,

潇洒地离去,一片黑色的云彩划过,林诗思留下的黑色丝袜,被抛在了空中。

  它随风盘旋了一阵子,终于落了下来,不过,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被一个

人接住了。
  黑夜中,他的眼神炽热,焦躁,兴奋,握着丝袜的手,一点点的收紧,仿佛
要在这略带体温的织物,感受主人当时的热情和放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