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交一家

楼主: docky2015-11-17 10:01:00
兽交一家

作者:pesakd


            (第一话)妈妈的性教育

===================================
  谢蕙珊女:卅八岁,兽医,在丈夫死后成为附近的中年男人追求的目标。
  李思涵女:廿岁。
  李思琪女:十五岁。
  李思倩女:十一岁。
===================================

  李思涵从学校回到家里,看到店门口的招牌挂上‘暂停营业’,感到奇怪。

  李思涵:“我回来了。”

  李思倩:“姊姊,回来了啊!”

  李思涵:“妈妈呢?怎么不开店啊?”

  李思倩:“妈妈好像在房间里。”

  李思涵:“难道……”

  李思倩:“应该是吧。”

  李思涵:“唉……今天是跟哪一只?”

  李思倩:“好像是前天送过来的狗。”

  李思涵:“那只很大只的吗?”

  李思倩:“嗯。”

  李思涵:“……”

  思涵把外套脱下,回房间换便服。

  李思涵:“真是的,爸爸死没多久就这样子。”李思涵一边换衣服,一边抱
怨著。

  李思倩“姊姊。”

  李思涵:“什么事?”

  李思倩:“我肚子饿了。”

  李思涵:“好啦,我马上煮饭,妳等一下。”

  李思涵换好便服后就到厨房去煮饭了,不久,大门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李思琪:“我回来了。”

  李思涵在厨房对李思琪说:“妳快换衣服,换好后帮我一下。”

  李思琪:“妈妈呢?”

  李思倩回答说:“在房间里,和狗狗交配吧!”

  李思琪脸红著说:“又和狗在一起……算了。”说完就回房换装,换好后,
到厨房帮忙大姊煮饭,李思倩也到厨房帮忙。

  过了廿分钟后,饭菜都煮好了,端到饭桌上。

  李思涵:“妈妈还没好吗?我去叫她。”

  李思涵走到了妈妈的房门,敲了敲门。

  李思涵:“吗,吃饭了。”

  李思涵发现门没锁,心想:(没锁,不在吗?)

  李思涵开门进去,“啊!?”李思涵看到自己的妈妈全身一丝不挂,正与一
只从未见过的巨犬交合著,巨犬拉住了妈妈的腰,跨在妈妈的身上,努力的抽动
著下半身,而自己的妈妈满身是汗,仍尽力地将身体的高度维持在狗适合性交的
高度。

  妈妈:“妳……啊……怎么进来了?”

  思涵红著脸说:“门……没锁。”

  妈妈:“什么事?”

  思涵:“吃饭了,妹妹她们都在等妳。”

  妈妈气若游丝的说:“妳们……先吃,啊!……嗯……这只狗的耐力很……
强,已经一小时了……还没完……妳们先吃吧……”

  思涵:“我知道了。”便走了出去。

  思倩:“妈妈呢?”

  思涵:“妈妈叫我们先吃。”

  思琪:“妈妈难道和狗……”

  思涵耸耸肩的说:“没办法,随她去吧,我们先吃。”

  姊妹三人在安静中用餐,吃完后,三个人一起收拾。

  思倩对思涵说:“我想去妈妈房间看。”

  思涵:“咦?”

  思琪:“我,我也想去看。”

  思涵:“……好吧,那……一起去吧。”

  思琪:“姊姊也想去看吗?”

  思涵有点别扭的回答:“是……有一点啦。”

  思倩:“那一起去吧,走。”

  思涵轻轻敲妈妈的房门:“妈,我进来了。”

  思涵打开门,发现到狗依然在不停的在妈妈的体内抽送著。

  妈妈:“妳们……来……干嘛?”

  思倩:“我要看妈妈和狗狗的样子。”

  妈妈:“看我的……样子……”

  思琪:“我们有点好奇,所以……”

  妈妈笑了笑:“妳们……就……坐在旁边看……啊……看就好。”

  姊妹三人就坐在妈妈的身旁,观看妈妈被狗奸淫的模样。

  思倩弯下腰,由下往上看,看到狗的肉棒不停地进出妈妈的阴户,她天真的
问:“妈妈,会痛吗?”

  妈妈:“不会……很……舒服……啊啊……”

  思倩:“舒服?”

  妈妈:“女人就是要……和公的动物交配,才叫女人。呼……呼……”

  思涵:“这只狗是谁的?”

  妈妈:“是一个俱乐部的……老顾客的,他要出国,拜托我照顾……十天,
有卅万呢!”

  思涵惊讶的说:“卅万!那……和他的狗上床也是在照顾的项目内吗?”

  妈妈:“没错……我……在俱乐部里……就是作……这种事的……”

  思涵:“……妓女吗?”

  妈妈:“没错……就是这样,啊啊啊啊啊……”

  妈妈还没说完,就有一股温热的爱液从妈妈的下体狂奔而出,妈妈的身体剧
烈的颤抖著,狗完全不理会妈妈的状态,继续奸淫著妈妈的身体。

  思倩:“妈妈,怎么了?好像尿尿了,而且地上好多水喔!”

  思倩这样问,思涵和思琪都沉默不语。

  妈妈一边被狗奸淫著,一边回答思倩的问题:“因为……妈妈……和狗性交
得……太舒服了,就会这样……”

  思倩:“很舒服?”

  妈妈一边回答思倩的问题,一边和狗交合,看在思涵及思琪眼里,有种莫大
的刺激。

  妈妈:“啊!?”

  狗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但前脚继续抓着妈妈的腰不放,妈妈的表情也有点
变化,淫糜的样子,刻意表现给亲生的女儿们看。

  狗动作停了一会儿,就从妈妈的身体爬下来,但肉棒还是继续插在妈妈的体
内。三姊妹虽然常常看到妈妈和狗性交的样子,但从未如此近看过。

  思倩:“妈妈,怎么了?”

  妈妈:“啊啊啊……狗狗要送妈妈种子啊!”

  思倩:“种子?”

  妈妈:“对啊,因为妈妈也让狗狗舒服,所以狗狗要送妈妈东西啊,不信,
妳过来看。”

  妈妈从狗爬式的姿态,慢慢的翻身,狗也连带的翻了身,侧身躺在地上。

  妈妈:“你们看,我的腹部是不是有一点鼓鼓的?”妈妈指著小腹鼓起来的
地方对她们说:“狗在高潮时,牠的小弟弟会在女孩子的身体里面大起来,然后
和女孩子完全的黏在一起,在送女孩子礼物。”

  思倩:“在哪里?”

  妈妈笑着说:“妳摸摸看这里。”

  思倩的手摸了妈妈小腹鼓起来的地方。

  妈妈:“有没有感觉到牠在动?”

  思倩:“有。”

  妈妈:“因为狗狗正在送妈妈礼物啊!直接送给了妈妈的身体,让妈妈感觉
到很幸福。”

  思倩:“幸福?”

  妈妈:“女孩子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礼物,才会和公的动物交配,把身体借给
牠们,让牠们高兴,牠们就会送让女孩子幸福的精子啊!”

  对于自己亲生母亲的‘指导’,思涵及思琪沉默不语。

  思涵:“我先出去了。”思涵起来,往外走了出去。

  思琪:“我也要走了。”

  思琪看姊姊离去,也跟着离开。

     ***    ***    ***    ***

  思涵回到房间,关起房门并锁上。

  思涵:“讨厌,竟然……”思涵慢慢把内裤脱下,看见湿漉漉的内裤,脸上
浮现出害羞又不愿承认的表情。她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这样下去,总有
一天,我一定会被妈妈带坏,和狗上床的。)

     ***    ***    ***    ***

  思琪也回到房间,对于妈妈的亲生指导,刺激过于强大了。

  思琪:“不行了……我。”思琪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在床上自慰起来。

  思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一会儿,思琪就高潮了。

  思琪:“我……我好想要像妈妈一样……像妈妈……”

  思琪想起自己的妈妈,手又不听使唤起来。

  思琪:“啊……”

     ***    ***    ***    ***

  而妈妈则在房间里继续亲身指导思倩如何和狗做爱。

  思倩:“妈妈,礼物在哪里呢?我没看到。”

  妈妈笑着说:“他已经慢慢的送给了我了。”摸摸小腹说:“现在,妈妈的
身体里面,充满了狗狗送给妈妈的礼物呢!”

  思倩:“为什么妈妈要和狗狗交配呢?姊姊都没有。”

  妈妈摸了思倩的头说:“因为姊姊喜欢的动物还没出现,不一定是狗狗,也
有可能是其他的动物喔!而且这只狗狗喜欢妈妈,一直想要和妈妈在一起,所以
每天都在我的身边等我;妈妈也是女孩子,被牠一直追求着,也开始喜欢牠,所
以妈妈就邀请牠到我的房间来,告诉牠我也喜欢牠,牠很高兴,说要妈妈当牠的
太太呢!”

  思倩惊讶的说:“太太,就是要和妈妈结婚吗?”

  妈妈:“对啊,不过没办法,牠十天后就要回去了,所以妈妈和牠说,你十
天就要回去了,我没办法和你结婚,但是,我愿意当你十天的老婆。”

  思倩:“那妈妈现在是狗狗的太太了?”

  妈妈:“对啊。”

  思倩:“哇……”

  妈妈:“啊!?”

  思倩:“怎么了?”

  妈妈摸摸腹部:“没有,牠好像快要结束了。”

  思倩:“咦?”

  不一会儿,妈妈发出一声抚媚的的叫声,狗的阴茎离开了妈妈的身体。妈妈
瘫倒在地上,下体不断的流出爱液及狗的精液。

  思倩看到妈妈的下体,惊讶的问道:“妈妈,怎么会有水流出来?”

  妈妈:“这些水就是牠送我的礼物啊!”

  思倩:“是吗?”

  思倩看到狗靠近了妈妈的身边,并开始舔妈妈的脸颊。

  妈妈:“老公。”

  妈妈也伸出舌头,和狗彼此相吻著。

  妈妈:“谢谢你的礼物,为了回报,我就当你十天的老婆,你随时可以和我
做爱。”

  思倩:“哇!”

  思倩红著脸,羡慕著自己的妈妈。


          (第二话)妈妈对思倩的亲身指导

***********************************
  作者的话:

  我退伍了,也找到工作了,但还是新手上路,要实习三个月才能成为正式员
工!没办法,我对漫画也有兴趣,如果这个工作做不下去了,可能会考虑走漫画
这条路吧!

  至于《犬姊妹》,我还要整理一下,因为那篇我想要和这篇连在一起,而且
成为一个长篇的大故事,所以《犬姊妹》必须请各位再等一等。
***********************************

  “妈妈,妳在哪里?”思倩从学校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妈妈。

  “我在……这里……”妈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思倩听到后,就往声音的地
方走去。

  思倩听到,远处不只是只有妈妈的声音,还有狗的喘息声。

  思倩一到仓库门口就看到了妈妈正在帮狗口交,年幼的思倩并不知道妈妈的
举动是什么,便问道:“妈妈,妳在干嘛?”

  妈妈被这样问,便用手代替嘴巴,摩擦狗的阴茎。

  妈妈:“我在帮我老公清理身体。”

  思倩:“对喔,妈妈现在是狗狗的太太了。”

  妈妈:“对啊!”

  狗似乎不喜欢阴茎被手弄,于是爬了起来。

  妈妈:“老公,怎么了?”

  狗靠近妈妈的下体闻了闻,伸出舌头,舔了妈妈的小腹。

  妈妈:“老公,来。”

  妈妈把大腿打开,思倩惊讶的发现到,妈妈的阴毛全不见了。

  思倩:“妈妈,妳不是有毛吗?怎么不见了?”

  妈妈:“因为我希望我老公能很快的看到我最重要的地方。”妈妈用双手把
阴唇扒开,对着狗说:“老公,来吧!”

  狗的舌头开始舔妈妈的阴唇。

  妈妈:“啊……”狗每舔一次,妈妈的身体就会抖动一下。

  妈妈:“好棒,老公……啊……,啊,不要,你伸进去了,啊啊啊!”

  思倩看到狗的舌头前端消失于妈妈的阴唇间,思倩:“妈妈,进去了耶。”

  妈妈:“对啊,啊……牠是在尝尝妈妈的味道,啊……”

  狗的舌头来回穿梭在妈妈的阴道口,思倩看到妈妈的表情及动作,感到很好
奇。

  思倩:“妈妈。”

  妈妈:“啊……干嘛?”

  思倩:“妳是不是很舒服啊?”

  妈妈笑着说:“对……很舒服。”

  思倩:“为什么?”

  妈妈:“小倩,妳……会不会自慰?”

  思倩:“自慰?”

  妈妈:“嘻嘻,妳还是个小孩子,老公……等一下喔!”妈妈轻轻的把狗推
开,走到了思倩的身旁:“把内裤脱掉。”

  思倩:“?!?!?!?!”思倩被妈妈这句话搞得不知道要如何反应。

  妈妈的手伸进思倩的裙子里。

  思倩:“妈妈?”

  思倩完全不抵抗,配合著妈妈把自己的内裤脱掉。

  妈妈:“躺下来。”

  思倩照着妈妈的话作,平躺在地板上。

  妈妈:“乖,答应妈妈,现在听我的话,好不好?”

  思倩脸红著说:“……好。”

  妈妈手伸进思倩的裙子里,抚摸著思倩的私处。

  思倩:“啊!?!?”

  思倩的私处开始被妈妈抚摸著。

  妈妈:“如何?感觉好不好?”

  思倩:“好……好奇怪……”

  妈妈:“只要手不停的这样摸的话,妳就知道感觉好不好了。”

  思倩:“妈妈,我……”

  不一会儿,思倩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并且未熟的阴户,喷洒著少量的爱
液。

  妈妈:“如何?”

  思倩恍惚著,没有回答。

  妈妈继续抚摸著刚刚迎接高潮的幼小阴户。

  妈妈:“妳知道什么叫女人吗?”

  思倩:“……”

  狗在妈妈的身旁绕来绕去,妈妈:“我会告诉妳的。”她挪动身体,和思倩
成69的姿势,妈妈在上,思倩在下,妈妈翘起屁股,张开双腿对狗叫道:“老
公,来吧!”

  妈妈趴在地上,抬起屁股诱惑著狗,狗的阴茎涨得难受,正需要发泄,马上
便爬到妈妈的身上。

  妈妈:“啊啊!……”

  思倩和妈妈成69的姿势躺在地上,清楚的看见妈妈的下体被狗塞入牠的阳
具,并快速抽动。

  思倩躺在地上看了四、五分钟,慢慢的爬了出来,并蹲在旁看着妈妈被狗奸
淫、玩弄的模样。

  妈妈:“你好厉害……我……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思倩看到妈妈这样,不知不觉的把手放到下体,爱抚自己女孩子的下体。

  思倩:“啊……”

  妈妈也看到了,却不阻止思倩,反而更有感觉,故意对着思倩露出性感、妖
艳的性交表情,说一些淫秽的话。

  妈妈:“老公,继续……干我,啊啊啊啊……操死我吧……”

  抖动的身体、摇晃的乳房、性感的表情,不断的给思倩带来心理上的刺激。

  思倩:“啊……”

  思倩在旁边一边看狗上自己的妈妈,一边实行妈妈刚刚才教导的自慰。

  过了半小时,狗的阴茎在妈妈的体内涨大起来。

  妈妈:“思倩……”

  思倩:“妈妈。”

  妈妈:“妳知不知道现在妈妈是什么?”

  思倩:“?”

  妈妈:“不知道吧,现在妈妈是一只母狗啊!”

  思倩:“咦?”

  妈妈:“妳说,人可不可以和狗交配呢?”

  思倩:“……不是可以吗?妈妈现在就和狗交配啊!”

  妈妈摇摇头说:“其实,人不可以和动物交配,因为人和动物不一样,人只
能和人交配。”

  思倩:“为什么?”

  妈妈:“因为妈妈不当人了。”

  思倩:“妈妈不要当人?”

  妈妈摸著自己的小腹,闭起眼睛:“小倩,妳来摸摸看。”

  思倩用手轻轻的放在妈妈的小腹上。

  妈妈:“感觉到了没有?妳曾经待过的妈妈的肚子里,已经被狗占领了,妳
有没有感觉到,牠在妈妈里面动来动去呢?”

  思倩看着妈妈的小腹,狗和妈妈结合的部位,再看妈妈身后的巨犬。

  思倩:“有,狗狗的东西在妈妈的肚子里面。”

  妈妈:“不止是这样,狗狗还送妈妈礼物呢!妳知道是什么礼物吗?”

  思倩摇摇头。

  妈妈笑着说:“妈妈答应狗狗当狗的老婆吗?”

  思倩点点头。

  妈妈:“所以妈妈是狗狗的老婆了,等于是答应狗狗把妈妈把身体送给狗狗
玩。而狗狗玩妈妈的方法,就是用牠的小鸡鸡插入妈妈最重要的地方,这样狗狗
会感觉很舒服,妈妈也感觉很舒服。

  思倩:“因为妈妈让狗狗玩,所以狗狗会送妈妈礼物?”

  妈妈:“对,狗狗送妈妈的礼物,其实是要妈妈生小狗狗。”

  思倩惊讶的说:“要妈妈生小狗狗?”

  妈妈:“对,因为妈妈是人,不会生小狗狗,所以人不能和动物交配,妈妈
不应该和狗狗交配的。”

  思倩:“那妈妈为什么还……”

  妈妈:“因为妈妈想要和狗狗在一起,也已答应了牠,所以,妈妈现在不是
人,是一只母狗。”

  思倩:“妈妈也是狗?”

  妈妈:“对,所以狗狗才会和妈妈交配,才会玩妈妈,妈妈也愿意和狗狗上
床,和牠性交,让牠在妈妈体内射精。”

  思倩:“为何妈妈是狗?”

  妈妈:“妳有没有听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妈妈嫁给了狗,现在,妈
妈就是一只狗。”

  思倩:“……”

     ***    ***    ***    ***

  妈妈和思倩聊了很久。

     ***    ***    ***    ***

  妈妈:“啊!?”

  思倩:“妈妈,怎么了?”

  妈妈:“狗狗要离开妈妈了。”

  妈妈话一说完,狗就离开了妈妈的身边,妈妈的阴户一下子喷出了好多的液
体出来。妈妈也因狗爬式作得太久,四肢有些麻痺,躺在地上。

  思倩:“妈妈,怎么样了?”

  妈妈:“没事,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妈妈在休息时,狗在旁边舔著自己的生殖器。

  过了五分钟,妈妈起身坐在地上。

  妈妈:“妳看。”妈妈张开双腿,用右手轻轻的拨开阴户,湿答答的阴户,
还不断地流出狗的精液。

  妈妈:“这水是妈妈对狗狗的爱的证明。”

  思倩:“爱的证明?”

  妈妈:“对啊!因为妈妈爱牠,才把身体完全托付给牠,让牠玩弄,这是牠
玩弄妈妈后留下来的,也证明了妈妈把身体送给了牠。”

  思倩:“妈妈喜欢牠?”

  妈妈:“对,狗狗随时随地要玩妈妈时,妈妈都会脱光衣服,让牠玩妈妈这
里。”

  在妈妈说话的同时,狗向妈妈靠近,并舔著妈妈的小腹。

  妈妈:“老公。”妈妈含情脉脉叫着牠,并抚摸著牠的头。狗转向靠近妈妈
的脸,妈妈主动的亲吻著狗。

  思倩:“妈妈……”

  看到一只畜生和妈妈亲热的模样,让思倩受到不少刺激。


            (第三话)妈妈的性交易

  自从妈妈亲身指导思倩怎样和狗性交后,已过了十一天,狗也被送还了原主
人,妈妈也解除了狗妻子的身份,回复到正常的生活中。

  一天,妈正在房间看电脑档案,思倩跑到妈妈房间。

  思倩:“妈妈,我可以进来吗?”

  妈妈:“进来啊。”

  思倩走到妈妈的房间,观看妈妈的电脑。

  思倩:“妈妈,这是……”

  思倩看到了一个女人和狗交配的画面,而且那女人和妈妈有些神似。

  妈妈:“对,里面的女人就是妈妈。”

  思倩:“妈妈也和其他的狗狗交配吗?”

  妈妈:“可以这么说。妳看!”

  妈妈打开图档的预览小图示,里面全部都是一些女人和狗交配的图片。

  思倩:“妈妈在房间里和狗狗交配啊?”

  妈妈:“对啊。”

  妈妈一个个打开图片,思倩专注的看着萤幕。

  妈妈:“这是妈妈打工时的样子。”

  思倩:“打工?”

  妈妈对思倩笑着说:“在爸爸还没死的时候,妈妈只能出去一下而已,没办
法和狗狗住在一起,所以就到俱乐部打打零工。”

  思倩:“俱乐部?那是什么?”

  妈妈:“其实妈妈加入了一个俱乐部,一个很特别的俱乐部,这是妈妈在里
面的样子。”

  思倩:“妈妈在里面和狗交配?”

  妈妈:“不对,是作狗专用的厕所。”

  思倩:“????????”

  妈妈:“妈妈以前在里面工作时,都是待在一间小房间里,房间外面就是厕
所,妈妈就待在像一个上大号的小空间里,等客人把狗带到里面。”

  思倩:“就这样和狗狗交配吗?”

  妈妈:“不是,是处理狗的排泄物,我在里面帮狗擦屁股的。如果狗狗发情
想要玩女人,只要狗的主人要求,妈妈就会把衣服脱掉,让狗玩弄我,一直到狗
射精为止。”

  思倩:“只要是狗就可以吗?”

  妈妈不好意思的说:“不对,只要是动物的主人,就可以带动物到俱乐部里
要求我让动物玩,妈妈是不能拒绝的。”

  思倩:“不能拒绝?为什么?”

  妈妈:“因为那时妈妈是把身体租给俱乐部,只要俱乐部受理,妈妈就得和
各种动物做爱。”

  思倩:“妈妈喜欢这样吗?”

  思倩这样一问,让妈妈有些难堪:“是……有点不喜欢……”

  思倩:“那为何还要这样?”

  妈妈:“因为那时妈妈有头家要照顾,所以没办法而被借出去。”

  思倩:“借出去?”

  妈妈:“打工的意思。妳看这张图片。”

  妈妈打开了一张图片,让思倩看的目瞪口呆。

  思倩看到照片的妈妈全身赤裸,胸部到小腹写着四个大字:‘家畜专用’,
而‘用’的后面还有一个箭头,指向妈妈的阴户。

  思倩:“家畜专用?”

  妈妈:“对啊,因为妈妈的身体是专门用来和家畜性交的,算是家畜用的妓
女吧!”

  思倩:“……”

  妈妈:“没关系啦,妈妈也是自愿当家畜用的女人啊!”

  思倩:“……”

  妈妈:“对了,小倩。”

  思倩:“啊!?”

  妈妈用很快的速度,把思倩的裤子脱了下来。

  思倩:“啊啊!?”

  思倩用手遮住了内裤,妈妈却靠近思倩脸。

  妈妈:“小倩,是不是有感觉了?”

  思倩:“什么?”

  妈妈把思倩的手用力拉开。

  思倩:“不要。”

  妈妈看到思倩的内裤,已经稍稍有湿掉的现象了。

  妈妈:“这是什么?”

  思倩:“不……不知道。”

  妈妈用手隔着内裤,轻轻爱抚思倩。思倩幼小的嘴唇,发出了不符合年纪的
喘息声。

  妈妈:“是不是很舒服?”

  思倩:“不……不要……我……”

  妈妈把思倩拉到床上,一边抚摸著思倩,一边对思倩说:“妳是不是很想和
狗狗交配?”

  思倩:“我……”

  思倩这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妈妈感到很高兴:“妳希不希望有狗狗来疼爱妳
啊?”

  思倩:“疼爱?”

  妈妈:“对雄性而言,女人只是他们玩弄的对象,但是,交配对女人而言,
是一种被疼爱的行为,因为女人要被疼爱,才会感觉到有生存的意义。”

  思倩:“……”

  妈妈:“现在小倩还是小女孩,只要被疼爱过后,就会成为女人了。”

  思倩:“女人……”

  妈妈不断灌输幼小的思倩对性的观念,并诱惑思倩也和她一样。

  妈妈:“妳来看看妈妈这里。”

  妈妈坐在床边,扒开阴唇,腔内的肉壁随着呼吸而浮动着。

  妈妈:“妳看,这是妈妈最重要的地方,妳也是从这里生下来的,妳仔细看
看阴唇内侧。”

  妈妈用手把阴唇和阴道中间扒得更开一些,思倩仔细看过后,惊讶的发现到
上面竟有刺青。

  思倩:“家畜用,编号五五四一七。”

  妈妈笑着说:“妈妈已经去俱乐部申请出场,再过不久,就可能会有人要把
妈妈租回去当他们家宠物的老婆了。”

  思倩:“妈妈要被别人租出去?不会回来吗?”

  妈妈:“可能一、二个月不会回来,看租期多久。”

  思倩:“……”

  夜晚,妈妈接到一通电话,便急忙的叫家里的人集合。

  思涵:“怎么了?”

  思琪:“干嘛?”

  妈妈:“我有一件事要告诉妳们,后天妈妈会出去,而且二个月之内不会回
来。”

  三姊妹:“什么?”

  思涵:“要去哪?”

  妈妈高兴的说:“要出嫁。”

  思琪:“难道是俱乐部吗?”

  妈妈:“妈妈要去俱乐部参加竞标会。”

  思涵:“竞标,那也不用二个月啊!”

  妈妈:“妈妈是商品啊!”

  思涵及思琪愣住了,眼睛直瞪着妈妈。

  妈妈:“妈妈要去被别人竞标,租出去后,就是别人的雌性宠物了。”

  思涵生气的说:“妳……妳为什么要这样遭塌自己?”

  妈妈理直气壮的说:“妈妈喜欢被别人遭塌。”

  思涵又再次被妈妈的话吓到了。

  后来便草草的解散了。

     ***    ***    ***    ***

  第二天,妈妈到俱乐部去了,三姊妹也以家属的身份到场。

  一位女性服务员带领着她们到家畜展示场地的隐密房间里,房间对面都有
一个妇产科用的看诊台。

  女服务人员:“妳们在这里坐,竞标开始后,妳妈妈会被拉出来在对面展示
身体,这里有五倍望远镜,门是魔术玻璃,可以看到你妈妈如何被鉴赏,天花板
上还有喇叭,可以接收妳妈妈和客人所说的话,或想要听听别人也可以。”

  女服务人员回头看了一下她们,笑了笑说:“当然,如果妳们想帮妳妈妈拉
客的话,可以过去在客人面前介绍妳妈妈的优点及服务的范围。”说完后,服务
人员就离开了。

  不久后,八、九十个女人走了进来,脖子上都带着项圈,胸口及小腹上都有
写字,三姊妹看到了妈妈站在约离门口五公尺的正对面,妈妈对门口挥了挥手,
表示知道她们在里面。

  思琪:“真是的,我们干嘛要来?”

  思涵:“没办法,要帮妈妈办理租借的手续,要家人才行。”

  思倩:“妈妈身上好像有写字?”

  思涵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

  思琪:“天啊……”

  思涵:“怎么了?”

  思琪红著脸说:“妈妈身上写着‘家畜专用’。”

  思涵脸也红了。

  妈妈躺在妇产科的看诊台上,正张开着双腿,把女性的隐密处敞开得一览无
遗,还把毛发全刮掉了。

  不久候,开始有客人进来了,客人的年龄层不一,也有女性顾客。

  一位六十多岁的男客人带着十、十一岁的小男孩,走到了妈妈的身边。

  老客人:“咦?是惠珊吗?”

  妈妈:“好久不见了。”

  老客人:“妳现在可以出租了啊?”

  妈妈:“是的,请多多捧场。”

  老客人:“我会的,我们家的老狗来福现在还很壮呢!”

  小男孩:“来福?”

  老客人对小男孩说:“她跟我们家的来福交配过喔!”

  小男孩:“来福吗?那把她带回家啊!”

  老客人:“看一看情况吧。”

  老客人用手指把妈妈的阴唇张了开来:“看来还不错,应该可以带回去用好
一阵子,我们家的十七只狗想女人想得快疯了。”

  小男孩:“爷爷,要不要养她?”

  老客人摸摸小男孩的头:“想要养她吗?”

  小男孩:“我要养和我一样大的女孩,上次不是有一个叫小萱的吗?”

  老客人:“好好……不过小萱是未成年区的母狗啊,还没有展示呢!下次有
的时候再说吧。”

  说完,两人边聊边离开妈妈的身边,透过麦克风,三姊妹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老客人离开不久后,又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过来妈妈身边,仔细地察看妈
妈的身体。

  客人:“作这行多久了?”

  妈妈:“大概廿年了,今天是第一次出租。”

  客人:“妳的身体是家畜专用的吗?”

  妈妈:“是的,凡是家畜我都愿意和牠交配。”

  客人:“我是作农场的,妳愿不愿意被我所有的动物奸淫呢?”

  妈妈愣了一下:“这……但这次的展示是一对一的夫妻制啊,不是一对多的
共用制啊!”

  客人:“我现在已有四个签了终身契约的女宠物,但都是十九、二十岁的,
并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希望像妳这样有经验的能来指导一下,共用制的很难得会
有,我会加钱给妳的。”

  妈妈:“……若是指导的话,我是兽医,应该是很不错的人选,就我所知,
这里应该只有我是兽医。”

  男人既惊讶又高兴的说:“兽医,那经验呢?”

  妈妈有点不好意思,微微笑的说:“常用的狗不用说,马、猪、羊、牛也蛮
常做的,再来是猩猩还好,更大的动物就比较少了,虎、狮子、豹等只有三、四
次。通常肉食动物都比较少,所以我也没什么经验。”

  男客人高兴的说:“妳愿意一对多吗?”

  妈妈:“……也好,但是要指导就……”

  男客人:“妳只要作给她们看就可以了,不必教。”

  妈妈:“那么……就看看你能不能当我的饲主了。”

  男客人:“妳答应了,放心,我一定会把链子挂在妳的脖子上的。”

  妈妈:“谢谢捧场。”

  思涵:“猩猩?”

  思琪:“老虎……”

  思涵及思琪两人在里面不知道要如何反应,妈妈的话全都已经听了进去了。

  思倩并未很惊讶,因为在家里时,妈妈已经将自己和各种动物交配的纪录及
图片给司思倩看过了。

  思倩无聊地玩起麦克风的开关,她看到上面有‘上’、‘下’两个按钮。

  思倩:“这是什么?”她按了‘下’扭,数字便往下跳了一号,此时麦克风
又传出不停的声音。

  男A:“你帮你老婆拉客啊?”

  男B:“是的。”

  男A:“你老婆这么漂亮,狗、猪专用,只有狗和猪而已?”

  思涵听了,说:“老公带老婆来出租?”

  男B:“我老婆最喜欢被狗玩了,您租回去绝对没错。”

  男A:“我会考虑的。”

  男B:“谢谢!”

  思倩指著妈妈旁边的地方:“是他们吗?”

  思涵及思琪看了一下。

  思涵:“应该是。”

  思琪:“真不敢相信,老公居然要老婆当狗或猪的性交对象!”

  过了一小时,妈妈下了看诊台,赤裸的走进了三姊妹的休息室去。

  妈妈:“好累,今天应该会被租出去吧!”

  思涵:“妈,拿衣服遮一下吧。”

  妈妈:“没关系了,还是,妳在意这几个字?”

  思涵及思琪脸红了起来。

  妈妈:“没关系啦,反正妳们都是我的孩子嘛。”

  思涵:“妳这次干嘛要赚这种钱?”

  妈妈:“我想要有人看我和动物性交啊!”

  对于妈妈这种直接的回答,思涵及思琪不知要如何回应妈妈的话。

  妈妈:“妳们又不常来看,如果我被带到别人的家里当别人宠物的性玩具的
话,应该会有人常常来看,毕竟自己的宠物和人性交的样子应该是很特别的。

  思倩:“妈妈,妳喜欢别人看妳和狗狗交配吗?”

  妈妈:“对啊!尤其是不认识的人,这才过瘾。”

  十分钟后,从喇叭传来广播声:‘各位,出租竞标要开始了,请各位客人到
广场登记最大及最小出租费用。谢谢!’

  妈妈:“接下来就是等结果了。”

  思涵:“作业程序是什么?”

  妈妈:“先给客人鉴赏身体及介绍自己,再来客人会到广场登记号码及费用
的最大及最小底线,而我们没有价码限制,全看客人的出价,甲买主如果最高出
价比乙买主的最高出价还高的话,甲买主就得标,但价钱只会比乙买主出的最高
价还高一点。如果没有人要的女人,即使有人开玩笑地出一块钱,也必须要被租
售。”

  思涵:“也就是说,越受欢迎的人,越有人出价;而不受欢迎的,就会被廉
价抛售?”

  妈妈:“就是这样。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如果有人开了这间休息室的
门,他就是买我的人,妳们签了契约后,妈妈这两个月就是他的宠物了。”妈妈
指著旁边小小的铁笼子说:“签好约后,我会被关在这笼子里被带走,展开另一
个生活。”

  半小时后,一个穿西装的老年人开了门进来,拿着柺杖,满脸的皱纹及老人
斑,似乎是上了年纪的人。

  老先生:“呼呼……在这里啊?”

  妈妈站起来,挪一个椅子给老先生坐。

  老先生:“谢谢。”

  老先生坐了下来,面对着三姊妹:“这三位小姐是?”

  妈妈:“是我女儿们,她们是来签约的。”

  老先生:“妳家境是不是不好啊?为了女儿们而来卖身。”

  妈妈:“不是,其实,我是想要被当成宠物而已。”

  老先生:“呵呵……原来是那种人啊!也对,这里很多这种人。来吧,签约
吧,我们家的吉吉想要一个老婆想得快疯了呢,不能让牠等太久,不然家里又要
被弄乱了,呵呵!”

  老先生拿出契约书,传给了三姊妹:“妳们妈妈的已经签好,剩妳们了。”

  思涵拿起契约书正要看时,却被妈妈阻止了:“不用看了,直接签就对了,
我事先已经看过了。”

  思涵看着妈妈:“……那妳是要去了?”

  妈妈笑着回答:“嗯。”

  思涵:“我知道了。”拿起笔,签了自己的名字。

  思琪:“算了。”思琪也接着签了名。

  思倩:“签名,签名。”

  三姊妹签好候,老先生确定了一下。

  老先生:“好,妳唸这几条给妳女儿们听吧。”

  妈妈:“是。”拿起了契约书,唸出里面的一部份内容。

  妈妈:“……我在此已成为买方的专属物,任凭对方指定为某一物体的性爱
对象,并和指定物体共同生活。在买方无伤害身体的命令下,必定去尽自己的心
力,完成买方的命令。”

  妈妈唸完后,把契约交还给老先生。

  老先生拿出了支票:“五十三万,两个月,这是支票。”

  思涵从老先生手中接过了支票。

  老先生:“好了,妳妈妈我买下来了,我要带走了。”

  老先生拿出了绳子,妈妈就主动的靠了过去,老先生把绳子拴住了妈妈脖子
上的项圈。

  老先生:“走吧,妳这两个月都是我的了。”

  思涵:“请等一下。”

  老先生:“啊?”

  思涵:“你要我妈妈和什么动物在一起?”

  老先生:“我的儿子,一只健康可爱的猩猩。”

  老先生拉了一下绳子:“走了,我会帮妳弄一个很好的婚礼的。呵呵……对
了,我用牵的就好了,笼子我拉不动。”

  妈妈听了,就学狗一样四脚着地。

  老先生:“呵呵!”

  老先生蹲在妈妈的身旁,仔细的看着妈妈。

  老先生:“不错不错,长的蛮漂亮的,短头发看起来很有精神。”

  老先生摸了妈妈的乳房,又搓又捏的。

  老先生:“还蛮有弹性的,虽然没有年轻的好,但还还不错,我们家吉吉很
喜欢捏女人的乳房喔!”

  老先生一边说,一边在三姊妹面前鉴赏玩弄着她们的妈妈,让三姊妹心里有
点不是滋味。

  老先生:“对了,妳们要不要顺便卖自己啊?我可以出五百万的价钱买妳们
三个。”

  思涵:“不……”

  老先生:“呵呵!有意思的话,就跟我联络吧,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要联络
妳妈妈,就打这个电话吧。”

  老先生把名片递给思涵,思涵接过来看了一下。

  老先生:“走了。”说著往外走了出去,妈妈也跟在后面爬著。

  老先生回过头说:“对了,我这个老糊涂都忘了,妳妈妈今天要和我们的吉
吉办结婚典礼,妳们要不要来?”

  思涵:“结婚典礼?”

  思琪:“结婚?”

  思倩:“妈妈要结婚?”

  老先生:“没错,妳们顺便可以知道妳妈妈在哪里。”

  三姊妹都在考虑著,因为去的话,可以知道妈妈在何地,比较安心。

  妈妈:“一起去吧。”

  思涵:“啊?”

  妈妈:“妈妈今天要结婚,妳们也来捧场一下吧!”

  妈妈这样一说,三姊妹也点了头答应了。

  老先生:“呵呵呵呵!走吧,车在外面。”

  三姊妹搭上了车,跟着妈妈一起到老先生的住处去。


            (第四话)妈妈的婚礼

  车子一路开到无人的山顶上一间别墅里。

  老先生:“到了,就是这里。”

  思涵她们下了车,看了一下环境,及一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别墅,外表有如
一座城堡。

  老先生:“进来吧!”牵着妈妈往房子走进去,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在门口
等候着。

  中年人:“老爷,欢迎回来。”

  老先生把绳子交给了中年人,并跟他说:“这只交给妳了,晚上的事准备好
了没有?”

  中年人指著屋子里面说:“请看。”

  老先生看了看屋内,:“嗯,不错不错,晚上可以期待了,呵呵呵呵!”

  中年人:“老爷,她们也是吗?”

  老先生:“喔,她们啊?她们是这只的女儿,带她们来看一看的,要好好对
待她们。”

  中年人:“是,老爷。”

  老先生进屋后,中年人牵着妈妈,向思涵她们走近。

  中年人:“请到里面坐吧!”

  中年人很有礼貌的请思涵她们进入屋内,但思涵看不惯的是,自己的妈妈被
中年人牵着走。

  一到屋内,三姊妹不禁对屋内的装潢感到钦佩,虽然地方有点小,但却像一
个小皇宫,老先生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三姊妹她们。

  老先生拍著沙发:“进来坐啊,别客气。”

  思涵:“啊,谢谢。”

  三姊妹走到老先生对面,慢慢的坐下。

  老先生对妈妈说:“对了,妳不用一直在地上爬,起来吧,我要的是女人,
尤其是高学历的女人。呵呵,要和我家的吉吉结婚的,一定是要一个高学历的才
行啊!呵呵,吴管家,带她下去打扮打扮吧,今晚是她和我们吉吉的洞房花烛夜
呢!”

  中年人(吴管家):“是。”很有礼貌的对妈妈说:“这边请。”

  妈妈:“谢……谢谢。”跟着管家离开了客厅,往内部走进去。

  老先生:“呵呵呵呵!妳们的妈妈现在是我的东西了,我今天就要妳妈妈嫁
给我家的吉吉,相信吉吉应该会很喜欢这种女人。呵呵呵,这个年纪的女人最好
色,也是最有女人味的。对了,要不要看妳们的新爸爸啊?”说完,老先生就站
起来,往走廊走过去。

  三姊妹中,思倩最先跟上,再来是思琪,最后是思涵。大约走了一分多钟,
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铁笼子,但,与其说是笼子,不如说是巨大的温室,宽广的空
间里,有着巨树、草地、透天的顶楼及温暖的空调。

  老先生:“吉吉!”他在门旁边大声呼唤著。不久后,就有一个黑色的物体
跑了过来。满脸的横肉,浓密的毛发,圆大的凸肚子,粗壮的长手臂,壮硕的身
体,从外观就明白的知道:这是一只猩猩。

  老先生:“妳们的新爸爸如何,很棒吧?”

  思涵:“你要牠跟妈妈……”

  老先生笑着,随即往回走了回去,三姊妹隔着笼子,看着这个“新爸爸”。

  思涵脸露出厌恶的表情:“恶心,真是恶心,妈妈竟然要和这只畜生……”

  思涵眼睛直视著猩猩,猩猩也直视著思涵。

  思琪:“我要走了。”说完,回头离开;思涵也沉默地走开,只留下思倩在
现场。

  思倩看姊姊们离开了,靠近笼子,对猩猩说话。

  思倩:“新爸爸你好!我是思倩,马上就要当你的女儿了,妈妈就拜托你照
顾了。”思倩对猩猩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三姊妹来到客厅后,发现有许多女佣正在布置著面积不算大的客厅,前面还
贴有“囍”字,也知道了老先生是真的要把妈妈在这两个月内送给一只猩猩作老
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女佣的布置也结束了,时间是晚上七点。

  老先生:“好,该开始了。吉吉准备好了吧?这是牠第三十四次的结婚典礼
啊!”才刚说完,走廊就传出了低沉的吼声,老先生笑着说:“来啦!儿子。”

  一只猩猩穿着定做西装,一副人模人样的爬了进来,而且不时骚扰身旁的女
佣,当猩猩脱下一名女佣的裙子时,三姊妹发现到,女佣有穿着铁制的内裤。

  老先生:“真是的,这孩子还不改风骚的毛病,这些女佣都配不上牠啊!”

  思涵:“那是……贞操带吗?”

  老先生:“是啊!这些女佣都是来路不明的孤儿,都配不上我家吉吉,但吉
吉又太过热情,所以我叫女佣们穿上贞操带,以免吉吉被女佣给诱惑住了,真是
的!”

  思祺:“这些女佣长得还不错啊!”

  老先生:“可血统没妳妈妈好啊!妳不知道吗?妳妈妈可是有名的家族出生
的呢!不过,是哪一个我就不知道了。这是俱乐部的秘密啊,不过俱乐部说是就
一定是,因为俱乐部是不会欺骗顾客的。对了,管家,带亲家去看新娘子吧!”

  管家:“是,小姐请随我来。”

  三姊妹被半强迫的跟着管家走到另一个建筑物里,当进入建筑物时,管家回
头来看着三姊妹。

  管家:“妳们没有事要问吗?”

  思涵:“……要问什么?”

  管家:“妳们的母亲到我们这里要被许配给一只动物,妳们没有问题吗?”

  思琪:“这是妈妈的意愿,我们也劝她过了,不听就是不听。管她呢!”

  思倩一语不发。

  管家:“算了,跟我来吧!”说完,管家又带着她们走约一分钟,到了一间
豪华的门前。

  管家:“就在里面,医生应该已经检查好了,我要顺便拿报告给老爷看。”

  当三姊妹一进入时,看到了一个女人,穿着白色又豪华的礼服,站在窗户前
看着远方,若不是长久住在一起的人,绝对认不出是她本人。

  思涵:“好美!”

  思琪:“哇……”

  思倩:“好漂亮!”

  三姊妹都站著称美,且有些羡慕。

  一位穿白色衣服的女人从旁边靠近,递给管家一个牛皮纸袋。

  管家:“医生,结果出来了吗?”

  医生:“出来了,没有问题。”

  管家:“辛苦了。”

  管家拿出一张纸给女医生,女医生一拿到后就离开了。

  管家:“妳们聊聊吧,我先走了。”说完也离开了。

  思倩:“妈妈!”

  思倩一叫,妈妈才发现到女儿们的存在。

  妈妈:“都来了啊?”

  思涵:“怎么发呆呢?”

  妈妈:“毕竟是要结婚啊,难免有些奇怪的感觉。”

  思涵:“不嫁不就得了?”

  一家四口就在房间内半吵半聊的说起话来。

  三十分钟后,有一名女佣进来:“请妳到客厅去,准备结婚典礼了。”

  妈妈:“我知道了。”说完就往客厅的方向走去,三姊妹也跟着去。

  一到大厅,便看到有四、五台摄影机在准备。

  老先生:“好了,开始吧!”

  女佣:“请女方家人坐到这里。”

  三姊妹坐到右方最前面的位子,管家及女佣坐到左边的位子,中间有一个约
四平方公尺的空位,老先生则是站在前面牧师的位子,主持婚礼。

  司仪:“今天是大好的日子,吉吉少爷的第卅四位新娘要嫁进门了。现在,
婚礼开始,请新娘进场。”

  妈妈慢慢地走向前面的舞台,摄影机不断地拍下妈妈穿新娘礼服的美姿。妈
妈踏上舞台,站在老先生前面。

  司仪:“请新郎吉吉少爷进场。”

  猩猩从后面往前奔跑,此时每个人发现到猩猩的裤子拉链没拉上,生殖器露
了出来,还呈现勃起状态。黑黑的阴茎、丑陋的脸,即使穿得再怎么像人,终究
还是只畜生。

  老先生生气的说:“吉吉,你是不是又和女佣乱来了?看你这样子,要怎么
结婚啊!”

  猩猩被老先生责骂时,低着头,表现出一副像小孩子被爸爸责骂,害怕的样
子。此时妈妈蹲下身子,双手捧著猩猩的阴茎,把它放回裤子里,然后把拉链拉
起来,并调整一下猩猩的领带。

  妈妈:“好了,已经可以了,请继续婚礼吧!”

  所有的人都被妈妈的举动给吸引住了,这些人没有想到,竟有女人会如此有
主见及自主性。

  老先生:“好了。那,我问新郎,你是否愿意娶这个女子,成为你两个月的
性伴侣呢?”

  猩猩点点头。

  老先生:“再来是新娘,妳是否愿意嫁给妳身旁的男士,成为他的妻子两个
月,并为他奉献贞操?”

  “我愿意。”妈妈坚定的说。

  老先生:“但妳身旁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猩猩,妳还愿意吗?”

  妈妈:“因为刚刚我对牠一见钟情,愿意委身于牠。”

  老先生:“授与结婚证明。”

  当老先生说完后,旁边的女仆捧著一个金属物上前。

  老先生:“这是一个特殊的贞操带,戴上它后,它会感应吉吉房门的磁场,
并且自动上锁。要走出吉吉的房门,就一定要穿上它,否则房门是不会开的。妳
是否要戴上它,证明妳对妳丈夫,也就是对吉吉的忠贞?”

  妈妈点点头说:“请让我戴上它,以证明我对丈夫的忠贞。”

  老先生:“呵呵呵呵……吉吉,帮妳的新娘戴上它吧!”

  猩猩拿起贞操带,慢慢靠向妈妈,妈妈也很识趣的把裙子撩起来。

  妈妈:“亲爱的,这就是你给我的结婚戒指?”

  老先生:“没错,就等于是结婚戒指。”

  只听到一下清脆的金属声,贞操带就紧紧的扣在妈妈的重要部位上了。

  老先生:“那我现在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

  当老先生一说完,旁边马上有结婚音乐播出来,所有的女佣拿起花朵撒向妈
妈及妈妈的新丈夫吉吉;思倩也向女佣拿了几朵花撒向妈妈,妈妈也看到了,并
对思倩挥挥手。

  妈妈一步一步地走向有如热带的温室牢笼,这就是她的洞房,也就是她被囚
禁并被猩猩任意奸淫玩弄肉体的场所。

  当妈妈一进入笼子里,闸门便慢慢关起,闸门关上后,贞操带就掉了下来。
三姊妹看到猩猩很有礼貌地把手伸向妈妈,表示要握妈妈的手,但猩猩的生殖器
却充血勃起著,且很诡异的笑着,仿佛在邀请妈妈。妈妈对牠笑了一下,并把手
伸向猩猩的手,表示接受猩猩的邀请,妈妈跟随着猩猩的脚步,渐渐消失在茂盛
的草丛里……

  老先生:“三姊妹们,要不要看妳们妈妈洞房的模样啊?我现在要去看,有
兴趣就跟我来吧!”说完便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三姊妹意见不一,但还是陆续地
跟着老先生移动。

  老先生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对三姊妹说:“这里面除了我以外,谁都不能
进去,因为这里可以看到吉吉的房间,里面的魔术玻璃可以看到他们的样子,而
且有高感度麦克风及喇叭,还可以对话呢。进来吧!”

  老先生打开门,果然看到了妈妈和猩猩接吻的模样,由于房间是个U字形,
所以可以看到各个角度。

  思涵:“妈!?”

  思琪:“嗯!?!?”

  思倩:“哇!!??”

  三姊妹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到了里面。

  妈妈:“妳们在看吗?四周都是魔术玻璃,我看不到妳们耶!”

  思涵:“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妳。”

  妈妈:“是吗?我……嗯……”

  妈妈还没说完,猩猩就吻著妈妈的嘴唇,猩猩巨大的嘴巴,几乎要把妈妈的
小嘴覆蓋住了。

  妈妈抓住空隙,对她们说:“我现在没空,妳们的猩爸爸要……妳们在旁边
看着吧!”说完后,妈妈主动地抱住猩猩的头,上前亲吻著牠。

  思涵:“!?”

  思琪:“恶!恶心极了。”

  思倩:“哇!”

  三姊妹反应不一,但却把目光集中在自己的母亲身上。

  妈妈把手放开,嘴唇离开了猩猩的嘴唇,却牵出一道散发银光的丝线。妈妈
依偎在猩猩厚实多毛的胸口,仰望着猩猩,猩猩嘴巴蠕动了一会儿,再张开嘴,
伸出舌头,大量的口水沿着舌头从舌尖滴出来。妈妈看了一下,便张开嘴巴,用
舌尖抵碰猩猩的舌尖,从猩猩的舌尖用自己的舌头接过牠的口水,流入自己的嘴
巴里。

  地心引力的影响,口水一滴一滴的流向妈妈嘴里,但妈妈没有立即吞下,渐
渐地,妈妈的嘴被猩猩的口水淹没了。猩猩看到口水溢满了妈妈的嘴,还从妈妈
的嘴角溢出一些,顺着妈妈的喉咙流到了胸部,便高兴的发出声音:“呼鲁、呼
鲁”,还在妈妈的身旁跑来跑去。

  虽然猩猩的口水没有继续流到妈妈的嘴里,但妈妈还是保持原姿势,让嘴里
充满著猩猩的口水,因为妈妈知道,这样会让猩猩及他的主人更高兴。猩猩停了
下来,对妈妈用手指著妈妈的嘴巴,又指著妈妈的肚子,随后,妈妈就把猩猩的
口水慢慢地吞下肚子里。妈妈慢慢的喝,故意拖延吞下的时间,好让猩猩能慢慢
地观赏女人吞下牠的口水的样子,也让老先生看到自己吞下猩猩口水的模样。

  猩猩发出“嘻嘻嘻嘻”的笑声,笑了一段时间,便靠近妈妈,巨大的双手抓
住了妈妈的肩膀,毫不留情地把美丽的新娘礼服的上衣撕破。

  “啊啊?!?!”妈妈吓了一跳。随即猩猩巨大的手臂抓住妈妈的腰,把妈
妈给抱了起来,妈妈的表情有点惊讶,小心翼翼的观察著猩猩的举动。

  妈妈心想:(这只猩猩有长期的和女人性交的经验,但毕竟还是只畜生,在
牠的观念里,嫁给牠的女人是什么?我要发现才行,不然惹火了牠,可不是好玩
的。)

  猩猩的大嘴伸出了舌头舔弄著妈妈的乳房,妈妈手抚摸著猩猩的头,表示接
受,并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啊……”

  三姊妹看到妈妈被猩猩玩弄著胸部,都没有讲话,只是安静的看着。

  猩猩把妈妈放下来,但还是用左手抓住妈妈的身体,让妈妈保持着站立的姿
态,右手抓住妈妈的腰部的裙子,“啪啦”一声,裙子被撕破了,丢到旁边去。
妈妈的内裤是一件细到不能再细的情趣内裤,但对猩猩而言是没用的,还是被撕
破了,现在妈妈身上只有头上的婚纱,以及到大腿的丝袜而已。

  怪异的景象发生了,三姊妹同时看到了妈妈的下体,那里已经成了一丝不挂
的白虎模样,阴唇和阴核完全暴露了出来,猩猩好像更高兴,把妈妈给高高的举
起,超过自己的头部。

  妈妈:“老公,你要干嘛?”妈妈发出娇滴滴的声音问猩猩。

  猩猩张开嘴巴,把妈妈慢慢的放下,好像是要把妈妈给活吞下肚一样。

  妈妈:“我知道了。”她自动地张开了双腿,随着慢慢的移动,猩猩的舌头
已经能触碰到妈妈的阴唇。

  “嗯……啊……”妈妈甜美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给了三姊妹的耳朵,三姊
妹都脸红著看着妈妈的动作,却没有人想要离开。

  妈妈:“我大概知道了这只猩猩的习性了,牠把嫁给牠的女人都当作了玩具
来玩,就像是大人在玩芭比娃娃一样,牠把我当成了娃娃玩具了。”

  随着猩猩的舔弄,妈妈也露出了女人性感的一面,她瞇着眼,娇柔地喊道:
“老公……我……我快要……”

  猩猩舌头享受着妈妈阴户最外层的美味。

  妈妈:“我……我……啊啊啊啊……”

  随着妈妈煽情的呻吟,下体也喷出了爱液,洒向猩猩的脸,妈妈的身体随着
爱液的喷洒而颤抖著,而猩猩也享受着用妈妈爱液洗脸的感觉。

  不一会儿,妈妈的高潮停止了,她仍然被猩猩高举在空中,无力地喘息著。
猩猩趁妈妈在休息的一瞬间,舌头对准了妈妈的阴道口,把妈妈的下体用力地往
嘴里塞。

  妈妈:“啊啊啊?!?!?!?!”

  妈妈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下,被猩猩的舌头直接的侵入阴道最里面。

  猩猩把妈妈完全“吃掉”后便靠在墙角坐了下来,细心用力地玩弄著妈妈。
妈妈因为要保持身体的平衡,双手要抱着猩猩头顶隆起的地方,双脚夹着猩猩的
后颈,但这个姿势,却让自己的下体更加埋没在猩猩的嘴里,舌头也更挺进自己
的体内。

  由于墙角都是魔术玻璃,三姊妹在极接近的距离下观赏著妈妈和猩猩的异种
缠绵。妈妈的腹部有一个地方不时地隆起又消下,那正是猩猩舌头的位置,隆起
的地方慢慢的往上移动,妈妈的脸红润得很性感,却也闭起眼睛,咬紧牙关,彷
彿在接受挑战似的。不久,隆起的部位一直停留在同一个地方,看起来那是猩猩
舌头的极限了,但妈妈却抱住猩猩的头,说出惊人的话。

  妈妈:“啊……再……再深一点……加油啊!就快要到达……女人……孕育
孩子的……圣地了……”

  妈妈这样说,让所有在旁观的人都认为,妈妈希望被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