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情迷梦醒-第104集

楼主: LiJenTsai2015-01-12 11:54:00
六点见面哪可能还去运动,就在住处动一动,然后前后环顾一下就下楼出门,
五点五十五分到达集合点,苏晴卉已经到了,脸上一副大框太阳眼镜,
头戴一顶小帽,提着没有很大的包包,穿低领浅蓝色上衣,外套棕白格子麻纱衬衫,
下身灰短裤及黑丝袜,还有罗马式绑带的凉鞋,这女人蛮会装扮的。

“包包给我。”“为什么要给你?”“妳要一直拿着?好啊?我没意见,上来吧。”
“我是说包包给你,你要放哪里?”微笑看她。 “我嘴巴咬著。”“你是狗…”
自做孽不可活…指著油箱上的背包。“放这个背包里啦!笨!”“喔?”骂回来。

从包包里里出皮夹及照相机,接过包包放进背包里拉上拉链,再用勾网勾好。
“照相机给我。” 算简易型的照相机放进背包小外袋里。“有带底片吗?”
“相机里装了新底片,也多带一卷。”那应该够了。“妳的心情好像不错哦?”
“可以出去玩当然心情很好啊?”“妳可以自己去四处玩啊?”“我一个人多无趣…”
出发了…苏晴卉怕被熟人看到两手抓后握把,到了柑园后才把我抱住。

“妳没穿胸罩吗?”“有啊?怎么了?”“怎么软软的感觉好像没穿。”
“我穿没有海绵罩杯的胸罩。” 难怪她的胸看起来没有很突出。
“为什么穿没有海绵罩杯的胸罩?”“比较通风凉爽啊?天气这么热…”
“喔?那内裤应该也穿很通风凉爽,前后都是网纱的对吧?”“不告诉你…”
小气。“妳很怕热吗?”“对啊…”“吃早餐没?”“还没。”  

在三峡绕一小下看想吃什么…吃过早餐后正式上路,三峡到角板山的路我算熟,
骑好一会后进入桃园县复兴乡…复兴乡以泰雅原住民为主,清末刘铭传以大嵙崁为(大溪)抚垦中心,
光绪十二年(1886) 刘巡抚为讨伐反抗,到复兴乡乡北部,见大汉溪两案河阶形如三角板,
就叫角板山,日治时复兴乡隶属新竹州,光复后分治为桃园县角板乡,后改名复兴乡。

到了角板山,在复兴加油站加满油,尿玩尿后回头进入两边杂草丛生,
还有锈的蛮严重的铁栅门中,不用想都知道这个铁栅门,一定是以前用来管制进入用的。

“北横妳来过对不对?”“是啊?”“很熟吗?”“来过两次而已。”
有段路很窄,但对机车影响不大。“前面有座吊桥,我要拍照。”“喔…”
复兴吊桥前停下机车。“这里妳没拍过照吗?”“有啊?来了当然还是要拍一下。”

就拍她,我不拍…复兴吊桥很窄,所以是单线通车,拍完后继续上路,
过吊桥就到罗浮村,罗浮村是北横的正式入口,罗浮在民国六十四年设村,
以派出所名为村名,罗浮原为泰雅族,哈吻、拉号两社人的盘踞之处。

一下后猛盯着路标看…罗马公路由这里进去?之前有听过罗马公路,但不知道在哪里,
罗马公路沿凤山溪上游河岸开辟,由桃园县复兴乡罗浮通往新竹县关西镇马武督,
下次要来跑跑看,一过罗马公路入口后感觉就整个不一样,一边陡峭的山一边是坡崁,
路也弯来弯去,虽然路况还不错,但拐弯抹角处太多,想快都快不了,
顺顺骑,因为沿路的景致很不错,不过没心欣赏,要骑车啊…荣华村到了?

“前面我要拍照哦…”放慢速度。“前面有什么?”“荣华大坝。”
没听过…在荣华大坝上方路旁停下车,往下看这个坝好壮观耶…
荣华大坝于民国68年动工,民国72年完 工,为月牙形双曲度混凝土拱坝,
兼具有防洪、拦砂功能,及利用大汉溪的溪水作为下游义兴电厂发电以及民生用水之用,
拍完继续走,慢慢的骑过隧道又经过只能单向通行的暗黑小隧道。

“这条路应该没什么拓宽过对吧?”“我怎么会知道…”说的也是。
苏晴卉一路都搂我搂的蛮紧的…骑好一会转过弯后猛然停下车左右看,
这是个三叉路口,往左下走才正确,直走是往三光,差点直直骑上去。

三光?扒光、搜光、清光?好恐怖的地方?想太多了…
“前面是巴陵吊桥了哦…”“喔?要拍照吗?”“拜托?当然要啊…”
在隧道口停下车,因为灯号管制红灯。“妳想在哪里拍?桥上能停车吗?”
“现在没车,在桥上停一下,拍快一点应该没关系。”“收到。”

巴陵桥是一座很特殊的吊桥,桥的两端分别是两个隧道,因为隧道太窄,
所以必须以灯号管制交通,在桥上车一停下立即踹下侧柱的同时苏晴卉也下了车,
拿出相机时她已找好点还笑容灿烂…机车停边边,对小汽车没影响,大型车就不好闪,
可能是还早,小汽车与大型车都没出现,拍完后赶紧离开桥上,过桥就到了巴陵。

很古早时原住民发现很多大树倒在这里,Balon就是大树,所以这里就叫Balon,
日本人把这里定名叫Balung,光复后才改名叫巴陵,停车休息一下。

“这里没有很热闹嘛…”几间不怎么样得宾馆旅社,几摊卖水蜜桃,没啥人。
“这时候还早,上面比较热闹?”“上面?”“上去就是达观山了啊?”
“我们有经过达观山?地图上怎么没标出来?”“我不知道耶…”问也白问。
“达观山有什么好玩的?”“看神木。”玩树?没兴趣…玩人就有兴趣。
森林游乐区会有什么好玩的。“会不会口渴?”有杂货店。“还好…” “买一下。”

买两瓶苹果西打放进背包里,以备不时之需,汽水、可乐太甜,不喜欢喝,
苹果西打号称用新鲜苹果制造而成,不含化学色素,有养颜、美容、助消化功效。

继续上路,马上愣看着指示牌,达观山往左边上去,我是要直走,不同路嘛…
巴陵又分上巴陵、中巴陵和下巴陵,神木区和大部份的农场,集中在中、上巴陵,
也就是这个巴陵是下巴陵,L` ra san泰雅族的意思是很美丽的意思,
日本人L` ra san定名为拉拉山,光复后蒋经国把拉拉山改名叫达观山。

碎石子路?“为什么没跟我说这边是碎石子路?”“我又没来过…”
“妳不是来了两次?”“我都坐做游览车来,也都到达观山,没到这里…”

路窄又弯又碎石子路面,骑得非常小心翼翼,一会后看到一座桥,
一样很窄但不是吊桥,慢慢骑过去,哇靠!好雄伟的崖壁,好壮观的气势,在桥头旁停下。

“妳怎么没说要拍照?这里不拍?”“美到我都忘记了,这里怎么可能不拍…”
大汉桥原名是大曼大桥,是北横公路上三大桥之一,为红色钢拱桥,
桥距溪底有72公尺,这里人烟更稀少,让她可以找喜爱的角度她尽情的。

“你为什么都不拍?”“拍我们玩亲亲我就拍。”“我不要…”
会怕就好…继续上路,这段路比罗浮到巴陵的路更窄,
好多处只有一辆汽车的宽度,还上坡下坡,骑起来真的要小心翼翼,
路况虽不好,但风景却非常好,多了原始山林的气息,我喜欢这感觉。

在转弯处路旁一块空地上停下。 “休息一下。”“好。”
这块空地后面还有树林,是很安全的地方。 “感觉如何?”
“心情整个都不一样…如果不是带我,而是女朋友来,你应该更快乐对吧?”
怎么突然说这话?忧郁症又犯了?会忧郁就是爱胡思乱想又钻牛角尖。   

“我是找不到年轻、火辣又敢玩的美眉陪我来吗?”“你怎么可能找不到…”   
“还是我想怎样妳就让我怎样,都随我高兴,只要我爽其他都没关系?”“不是。”
“还是…妳都供我吃,供我喝,还拿钱给我花?”“没有。”         
打开背包外中袋,拿出菸,抽出一根点上。“你有抽菸?”

“我还会吃槟榔咧…我为什么找妳,没找别的女人?”“我不知道。”
“当然是我比较喜欢妳啊…笨蛋!妳现在是在胡思乱想什么?”“我哪有…”

每天在大同山跑步,有可能只一两个女人跟我打招呼或说话吗?当然不可能!
很多女人对我有意思,常借机靠近我找话题说话,小宝我长得太帅了没办法,
不过我对人家一点意思也没有,因为小宝不是有洞就60分,不欣赏啥都甭谈,
真的有比较喜欢苏晴卉?哪可能…纯粹是奉承话,别太认真。

“如果妳是以人家老婆的身份出来,我现在就载妳回去。”“我不要…”
微低头靠上来把我紧搂着再嘴唇凑过来,在撒娇了…

“我只是担心你会在意…不要生气好吗…”“在意什么?出来玩开心最重要。”
“我知道了…”“那我们现在就来开心一下。”“怎么开心?”
“到里面打砲啊?我们都脱个精光,感受一下与天地合为一体的感觉…”
很为难的模样?“不愿意就算了…”“我没有说不愿意啊?”

“妳的表情说了…”“我是想里面可能有蛇,如果被咬了那要怎么办?”
非常好的拒绝理由。“那就在这里,只要拉下裤子,车子来会听到声音的。”
“为什么突然想做那个事?”“因为这个原始的感觉唤起了我原始的兽性…”

愣看着我…“开玩笑的啦…现在心情有没有好一点?”“有…”“OK,上路了。”         
坐上来亲我一下把我紧抱。“我真的好高兴…”高兴就好。
紧抱着我一语不发,经过了标高1140公尺的四陵,林务局的四陵工作站在这里。

“这里是1140公尺耶?”“这里有这么高哦?”难怪蛮凉的。
“妳会不会冷?”“还好。”“会冷的话穿雨衣,在行李箱。”“不用。”

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这里有个四陵温泉,泉水是由溪谷对岸悬壁倾泻而下,
形成一座颇为壮观的温泉瀑布,瀑下的岩壁附着一层白磺,注入水势丰沛的溪流中,
周遭的环境林木葱翠,景观保有原始风貌,泉质清澈透明,呈弱碱性,温度约摄氏65度,
可饮可浴,是难得一见的自然泉水,由于尚未做人工开发,交通不便,路径不明,
平时人迹罕至,想打野砲的来这里就对了。

继续骑好一会经过桃园县、宜兰县交界点,休息抽根菸再继续往前骑,
这边的路更险峻,好一会后到了明池森林游乐区,这里是北横最高处,标高约一千二百公尺。

“拍不拍?”“没来过当然要拍啊…”“哪里拍?”“当然是这里啊?”
在木刻招牌板前拍了两张,这样才最清楚知道这是哪里…

明池开始又是柏油路…巴陵是观光区,所以柏油路只铺设到巴陵,明池是森林游乐区,
所以也只铺设到明池,巴陵到明池这段没啥特殊,所以就不铺柏油路…几乎都在下坡,
但不是一路都下坡,看到一大片岩石峭壁停下车。

“好壮观啊…”“对啊?拍照拍照…”慢慢拍吧妳…
一边高耸的岩石峭壁,一边万丈深渊的悬崖, 路只一辆大型车的宽度。  

“很危险,不要再过去…”“知道啦…这里好漂亮…”
摔下去时最漂亮,完全无法救…一路下坡,转过各式各样的弯,
专心注意路况,没时间多想什么,再转过一个弯看到前方一片超宽阔的河床,
过北横了?没多难走嘛…在T字路口前停下,往右是去梨山,往左是往宜兰,
当然是往宜兰,不过先到宜兰却要多走一些路,所以等下要改走台七丙。

转走牛斗桥,这地方叫牛斗,由来是牛斗是邻近太平山的小村落,
兰阳溪北的雪山山脉,与兰阳溪南的中央山脉的交会处,山形看起来像两牛对峙相斗一样,
另外牛斗山介于雪山山脉与中央山脉的交会地带,是宜兰重要的古战场之一,
1888年(清光绪14年),刘铭传令郑有勤镇守牛斗,率兵进剿泰雅族溪头群的原住民。

停下车。“清水地热有没有去过?”“没有。”“要不要去看看?”“好啊?”
清水地热位于大同乡清水村南侧的清水溪谷中,地热泉源由地下冒出,水量甚丰,
属碱性泉,泉温高达摄氏95度,泉质微黄而略带硫磺味,呈滚腾状,
民国65年,中油公司在此钻井探勘,发现温泉附近蕴含丰富地热,极具工业价值,
民国70年,完成台湾第一座地热发电厂。

跟北投地狱谷差不多嘛…苏晴卉开心的要去买蛋和玉米,有得玩态度就很积极。
“不要买蛋。”“好。”只买两个蛋感觉有点怪,买多吃了又对身体不好。

买了玉米、地瓜及一支捞小鱼的网子回来,玉米、地瓜放进小鱼的网子里下去煮,
她负责煮,我负责拍,水温很高,玉米、地瓜很快就熟了,开始吃地瓜啃玉米,
从背包里拿出苹果西打一人一瓶,感觉轻松又惬意…

吃的蛮饱的,继续上路,经过长埤湖到了三星。“前面有一家卜肉店很有名。”
“妳还吃得下?”“我只是告诉你而已…”“吃得下那就去吃啊?”
“这时候不知道开始营业了没…”真的还想吃?不知道她这么会吃…

卜肉是以里肌肉去筋及带油部位后切成条状再沾佐料调制的面粉油炸而成,
做法类似日本天妇罗,最有名的卜肉店在三星天送埤,
这家店是经日本厨师指点之后才打响了名号…没给小宝好处,不帮忙打广告。

才快11点而已还没营业,经过三星到了罗东,再转走台九省道往苏澳,
路算宽、车不算很多,所以骑较快…没想到会这么快,12点左右就到了苏澳。

机车骑到某处停下,坐着看船看海。 “讲真的,我从没想过能这样悠闲的看海。”
“我也是…” “原以为可能要骑好久才能到这里,没想到这么快…”“我也是…”
“还有一点没想到,就是天气会这么热…”“我也是…”“妳现在在跳针吗?”
“我感觉跟你一样啊?不然要怎么说…你知不知道苏澳有冷泉?”

冷泉?“冷的温泉?”“是啊?”“有冷的温泉?”“有啊…”
“在哪里?”“车站那边。”“妳怎么会知道?”“我来过啊…”

直销好赚,搞旅游这种连络情感的事很普遍…除了意大利威尼斯以外,
苏澳冷泉是全世界少数几个冷泉区之一,冷泉之形成必须具备两大要件,
一、是丰富的地下水。
二、是能产生大量二氧化碳的岩层,苏澳地区丰沛的雨量,配合地层中极厚的石灰岩,
正提供了这两大要件,此外尚有来自板岩的微量磺物质。

苏澳冷泉为碳酸冷泉,水质透明,水温约在22℃左右,富含二氧化碳,
可饮用也可沐浴,冷泉所在处曾是清朝提督罗大春开凿的苏花古道的起点,
当时当地居民常看有蟋蟀、蚯蚓等昆虫的尸体横陈于冷泉水中,都认为泉水有毒,
直到日本军人竹中信景到苏澳定居并研究冷泉的成分,结果发现冷泉非但没有毒性,
更可以制成清凉的汽水,因此就建立一间汽水工厂,制造纳姆内汽水。

纳姆内汽水就是弹珠汽水,就是要用东西把瓶口内弹珠压下去的那种汽水,
当然是来过的带路,可是她却又记不太清楚,绕了几圈后才找到,
机车停好后进入冷泉旅社,建物没有很新,感觉有点冷清,
只是来泡泡冷泉,凉爽一下,时间也不超过三小时,管它那么多做什么…

进房间后。“冷泉要去哪里泡?”“浴缸里啊?”“喔?那就泡吧。”
浴室里浴缸不是一般浴缸,而是水泥石子特制可以两人一起泡的浴缸。

“脱衣服啦?发什么呆?”“你怎么不脱?”“妳脱完我再脱。”
“为什么我脱完妳才要脱?”“当然是我要看妳穿什么内衣裤啊?笨!”

粉著脸,微低着头的脱下上衣,黑色网纱胸罩,乳头以绣花遮掩住,确实很透气,
脱下短裤丝袜,内裤除了底部其他全网纱,了解了,开始脱衣裤,
都那么熟悉了自然没什么好害羞,一起进入浴室,先后洗过澡进入浴缸并肩泡冷泉。

“妳确定这是冷泉水?”“是啊?水里的泡泡就是二氧化碳啊?”
水里是有一些小气泡。“这里是二楼,泉水能跑这么高吗?”
“当然可以啊?抽地下的冷泉水到水塔,在三楼同样能泡到冷泉水。”
原来如此…一手移过来握著小弟弟搓弄,手绕过她的颈下移握揉着她乳房。

“水有点刺刺的感觉真的不一样,对了?坐机车跟坐车感觉哪里不一样?”
“差好多…坐机车直接感受环境,心境完全不一样,下次再带我出来玩好不好?”
“当然好啊…不过要看妳是怎样的表现囉…”“真的那么想玩我的屁股吗?”
感觉好像很恐惧?“是啊…可是妳又不愿意,我不勉强人家不想做的事。”

“可是那会很痛,可能会痛到没办法走路,还可能失禁,屁股也会变大…”
完全是外行人说外行话。“我有说要玩妳的屁股才可以吗?”“不然是什么?”
“打砲无法射进去,就像吃美食不能吞下去,那多无趣无味…对我而言。”
“是你不要又不是我…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妳确定不会后悔?”“不会。”

不会最好,身体已经凉了,起身擦干身体进到房间躺在床上休息,
苏晴卉随即进也到床上躺下,再侧过身像只章鱼腿脚把我勾搂。

“骑车很累对不对?”“还好。”“谢谢你带我出来玩。”“谢什么,无聊…”
爬上我身体,态度非常亲密的吻我,饥渴的需索我的舌,我的唾液,
接着吻吸我胸膛上的小黑豆,再下滑跪趴我两腿间,吸吮舔吻龟头、阴茎、阴囊…

两手压着她膝盖压成大V,龟头慢慢进入湿的一蹋糊涂又持续紧缩的阴道里,
微笑看着她慢慢的抽插,苏晴卉眼睛迷濛、表情狐媚的和我对看,她没抗拒了耶?

她的抗拒是潜意识里认为不应该如此,所以就算叫自己放开还是放不开,
现在她似乎已经克服那问题了…测试一下…拉她下床再让她一脚踩床沿,
一手搂她背、一手握著阴茎、双腿微屈,龟头顶住阴道口腿再慢慢伸直。

“啊~哼…”“说点刺激的来听听…”“不要啦…”“妳说会配合的哦…”
“啊?嗯…好大好硬唔…你真棒,啊~…美死了…碰到花心了…啊?不要说了啦…”
微笑看她…她脸羞红,红到脖子,讲真的,她要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很不容易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捏抓住她屁股快速的干…她高潮后就相拥而眠,直到被柜台叫起床,休息就三个小时,
离开旅社往南方澳出发,骑没一会就到了,就在隔壁而已,先整个绕一圈后再把机车停好,
开始步行逛鱼港…南方澳是天然渔港,为台湾三大渔港之一三面环山、一面临海,
最早到南方澳的人是英国罗伯特、郇和,搭乘刚强号在1858年6月18日到达,
原住民在岸边用茅掷射他们表示热烈欢迎,这些外国人也以开枪回击表示感谢。

南方澳是陆连岛,也就有陆地与平地相连的岛,名产是鲭鱼,也就是花飞,
花飞就是一般被醃做咸鱼的种鱼,另外鲔鱼也很有名,南方澳有三个渔港,
第一渔港,就是南方澳渔港,于日据时代所建,是南方澳最早期的渔港;
第二渔港,是内埤渔港,于民国44年兴建,三个渔港中最小,
第三渔港,兴建于民国54年,专供大型围网渔船及远洋渔船停泊。

被苏晴卉拉进一间庙里拜拜,她说有拜有保佑,再逛到豆腐岬,豆腐岬又称沙颈岬,
海岬岩礁呈豆腐状,为一处半封闭的弧形,凹槽底部的海滩,有不少人在游泳、玩水。

“咱们也下去玩水。”“衣服会湿。”“喔?那我去买漂漂的泳装给妳穿。”
“不要。”“为什么不要?”“我没穿过泳装…而且穿那个感觉有点那个…”
哪个啊?“那我买连身带有裙子的那种泳装,颜色还是黑色的总可以了吧?”
“不要。”“还有什么问题啊?”“我不习惯穿那种泳装…”

马咧奇怪,衣服穿的这露那露都没关系,居然却连身泳装不敢穿?
算了!继续逛,逛上了菜刀岭,意思是这里的岩石像被菜刀砍过一样,
站着俯瞰附近海岸风光,望着湛蓝大海,心境感觉宽阔又舒坦。

“如果能常这样,我应该就可以不用吃药了。”“妳现在还有在吃药?”
“没有的话,我能这么自由吗?”“喔?妳爸妈怕给妳压力是吗?”
“当然啊…如果每天心情都能这么好的话,不用吃药了。”“那是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只有白痴才能每天都无忧无虑,整天都开心…妳是白痴吗?”
白我一眼。“你就不会说点鼓励我的话吗?”“没办法,我是老实人。”

“你是哪里老实了?”“心。”“你的心最邪恶了。”“哪里邪恶?”
“一直想弄我屁股…”“拜托?那只是我的嗜好之一,又不是特别想恶整妳。”
“那能算嗜好?”“当然可以啊?有的女人也是很喜欢被插屁眼。”“屁啦!”

说给妳相信。“阿飞二十五岁,从乡下到都市打拼,人生地不熟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工作,
乱逛时看到有间店在征学徒,这是间机车行,修机车也不错啊?他就进去应征,
老板娘快四十岁,都问清楚后就用他了,机车行是一栋五层楼有点老旧的房子,
老板与老板娘很早就结婚,两人连手打拼,然后买下这栋房子的一二楼开机车行,
两年前房子贷款都还清,一年前老板心脏病发走了,一直以来老板娘也帮忙修机车,
所以机车行老板娘就继续做,别小看修机车,修机车很好赚耶?
生意都算不错,老板娘越来越觉得疲累,所以才决定找个学徒来帮忙一下。”

“然后?”“一楼店面二楼住家,阿飞长相憨厚、有点木纳、体格不错,
刚到都市还没住的地方,老板娘就顺便一个房间租他,三千而已很便宜了,
一年过后阿飞完全进入状况,对机械有兴趣,所以学的很快,机车的构造不复杂啊?
两年时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孤男寡女很容易擦出火花的,进机车行的一年两个月时,
就在老板娘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提篮甲烧金、爱被干装跌倒?”

苏晴卉一脸莫然。“有意见?”“老板娘怎样啦…”“精心设计了啊…
阿飞一表人材,个性纯朴,老板娘观察了一年多,确定这个男人没问题才决定出手,
他不会主动啊?老板娘会有需求啊?不紧紧抓住,阿飞很快就会离开自己开店了,
一干下去真的有如天雷勾动地火、烧光整片草原,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继续啊?”“为了提升阿飞的兽欲,让他喝到茫茫然,再很性感的诱惑他,
老板娘原以为几下就结束,没想到干到她高潮一波接一波…然后偶尔就干一干,
然后就睡一起了,阿飞越干越能干,这晚把老板娘干到趴瘫在床上,
阿飞坐旁边摸着她屁股,再手指插弄阴道,突然手指上移插进她的屁眼里,”
老板娘哼~了一声,感觉好紧…猛的龟头就顶住屁眼,接着老板娘啊?啊!啊~…”

“插进去了?”“当然啊…完全被紧紧束缚住的感觉真好…老板娘咬牙手抓床单,
阿飞扳开屁股看着览教在屁眼进出,越看越得意、越干越用力越快,
然后就射进屁眼里,接着抱起老板娘到浴室去洗澡,老板娘骂他真的好死相…”

“就这样?”“是啊?虽然很痛但还能忍受,最重要一点是阿飞感觉很爽,
然后阿飞只要阴道干不出来就干屁眼,老板娘屁眼被干既不爽也不舒服,
但有种无法言喻的畅快感,这晚老板娘趴在床上翘起屁股,丰满的乳房垂压在在床,
屁股一扭一扭的晃摆,褶皱的菊花好似大雨淋过,逼被干爽了换让屁眼爽一爽…”

“变态…”“阿飞龟头贴在老板娘深褐色的褶皱菊花上,慢慢撑开菊花插进去到底,
两手扳著老板娘屁股,肉棒慢慢后退,老板娘淫靡的红色肛肉被肉棒拖了出来,
接着使劲一挺,老板娘啊~的一声,阿飞感觉直肠壁不规则的皱折挤压龟头…爽!”

乌黑的肉棒进出都把娇艳的肛肉拉进拖出,阿飞越干越顺干,越干越用力,
老板娘紧包肉棒的直肠不时痉挛蠕动,操妳屁眼…操妳肛门…爽不爽…干爆妳的后门…
啊~好老公唔…噢!好美…插我…用力啊?哼~尻洞真的好爽…用力干…唔啊~噢~…
再用力…把我的屁眼操大了…唔啊~噢~…屁眼被你干过后便泌就不会痛苦了…”

她的表情好怪。“怎样?”“屁眼干过后便泌就不会痛苦了?”“怀疑哦?”
“为什么?”“括约肌撑松开了啊?便泌会痛苦是大便的水份被肠子吸收,
大便干硬又粗,没有润滑当然就很难拉出来,括约肌撑松了后…噗滋一声就出来了。”

“歪理…勾引人家的老婆也是嗜好之一?”“不是嗜好,都缘份这两个字害的。”
她看着远方。“缘份…没错,就是缘份…以前我自认不会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怎样,
就算男人长得再帅,也没有想跟对方怎样的念头,可是遇到你后就不一样了,
一次次的明知道不应该不可以,可是无法拒绝还自动退让,甚至会一直想着你…”

真的喜欢上一个人时就是这样,只想拥有,其他完全都不在乎。
“没有罪恶感吗?”“当然会有,不过只有没见到你时偶尔才会出现。”
感情就是这么微妙。“晚上想吃什么?”“不知道,你决定。”“吃草?”“你吃…”
逛过一间间快炒、海产、餐厅,一直无法决定要进哪间吃饭比较好。

“还是妳决定好了。”“你带的钱还有多少?” “钱的问题妳不必担心。”         
我带多少钱?不多,五万而已,一万放皮夹,散钞放口袋,其实放背包里,
小宝谨记钱不露白,苏晴卉决定进间好像挺高档的海鲜餐厅…在这里当然要吃海鲜,
不过太高档的活鲍鱼、龙虾、老鼠斑就不必,因为那都吃心爽的,没有实质意义。

“我们不要吃饭,喝啤酒就好了,妳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好。”
蒜泥九孔、豆鼓蚵、豆腐鲨、三杯透抽、鲜鱼汤,陆续上桌,
台啤当然要喝玻璃瓶装的,苏晴卉心情好,喝了将近两瓶,我则喝了六瓶,
走出餐厅两人都有点马西马西,晃晃悠悠走一下后坐在港边静静看着船和海,
再找旅社行、宾馆休息,进房间后没管她衣裤一脱就进浴室。

“喂?很自私哦?”“妳动作那么慢。”“等我啦…哪有自己在洗的…”
小宝拿小小宝跟你们赌一把,这个话她绝对不会对她老公说…

苏晴卉喜欢被我洗,因为一定会抚弄到她气喘嘘嘘,光只洗澡有啥么乐趣,
两手揉、捏著乳房,边吸、咬、圈、舔著乳头,苏晴卉两手轻抱着我头。

“哼~啊?唔…好痒…噢~…比我的小孩还会吸奶唔…啊?不能再…”
推开我蹲下,一手轻握阴茎把龟头含进嘴,舌头绕着龟头转,再头前后摆动吸吮,
接着吸、舔、轻龟头,再舌头在阴囊、龟头顶端来回游走…拉她站起来,
把她转过身,苏晴卉自动微翘起屁股,龟头压在阴道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她最大的好处就是高潮来的很快,轻慢顶插一下再手握阴茎让龟头压在凹陷处。

“啊?不行啊?!好痛…啊?~停…啊!痛…停一下…唔…你食言而肥…啊?~…”
“我没说不弄这里啊…”“啊?啊?!噢~…比便泌还难过…啊!好了啦…”

都进门了不逛一下哪行,手紧叩她小腹阴茎轻慢的抽动,像涨潮一样,
看似退其实在涨,很快就都捅进去了,紧是当然就不必多说,但这个紧还有点滑顺。

“很爽对吧…”“痛死了…可以了啦…”“我是在帮妳放松括约肌耶?”“不必…”
纯探路而已…五点多醒来,苏晴卉把我紧抱睡的很甜,脚勾我脚、阴部贴着我腿。

离开旅社后随便吃个早餐后就出发,慢慢骑一个多钟头就到了宜兰市…
宜兰旧名为噶玛兰或蛤仔难,源自原住民噶玛兰族, 最早关于噶玛兰族的历史记载始于1632年,
西班牙人因船只遇飓风,漂泊到“卡巴兰”港口,船员五十人,悉数为噶玛兰族土蕃所杀,
于是再率领西班牙人及吕宋土人至该地,焚毁部落七处,杀死噶玛兰族土蕃十二人。

1768年,汉人林汉生探访噶玛兰却被杀害,1776年林元旻由乌石港北边的河流上溯,
成功入垦淇武兰,为汉人入垦宜兰平原最早者,1796年吴沙击溃噶玛兰族,进垦宜兰平原,
清治初期,宜兰地区隶属台湾府诸罗县,1723年(雍正元年),改隶于台湾府新设置的淡水厅,
1812年(嘉庆17年),台湾府增设噶玛兰厅,为宜兰地区单独设治之始。

1875年(光绪元年)噶玛兰厅改制为宜兰县,并改隶于新设立的台北府,
日治初期,宜兰县改制为宜兰支厅,隶属于台北县,1897年(明治30年)独立为宜兰厅,
1920年(大正9年)废厅改隶台北州,光复后宜兰隶属于改制后的台北县,民国39年恢复设县。

宜兰县于清嘉庆十五年(1810年)而入清朝版图,嘉庆十七年(1812年),设厅治理,
厅治选在五围,就是现在的宜兰市,嘉庆十八年(1813年),宜兰城修筑完成,
光复初期宜兰设县,宜兰市成为县治…宜兰市一带旧名“五围”,1920年台湾地方改制,
成立宜兰街,隶属台北州宜兰郡,1940年实施市制,升格为台北州宜兰市,
光复后日治时期各州厅被改为台湾省下辖的县,
州厅下辖的州辖市、厅辖市提升为与县同级的省辖市,但宜兰市与花莲港市规模与人口太少,
最后折衷设立县辖市,宜兰市成为首批县辖市,也是台北县境内唯一的县辖市,
比县治板桥镇还高一级,板桥为与宜兰市同为的海山区所辖。

真正开兰的是吴沙,吴沙是清福建省漳州漳浦县人,乾隆38年(1773年),
吴沙移居台湾经商,乾隆41年(1776年),林元旻由乌石港北边的河流上溯,
成功入垦淇武兰〈今日礁溪乡〉,乾隆52年吴沙自组拓垦垦号,往东台湾的宜兰平原开发,
是为当地全面拓垦之始,当时东台湾尚未设治未纳于大清版图,吴沙率领乡勇、游民、
通译等千余人入乌石港,遭到噶玛兰原住民袭击,死伤惨重,连吴沙之弟吴立亦阵亡。

吴沙于是率众退回三貂角,嘉庆年间宜兰噶玛兰原住民流行天花,病死甚众,吴沙能汉方,
主动医治原住民,虽得原住民信任,但吴沙还是冒生命危险入垦宜兰,所以以漳州移民为主力,
配上泉州人和客家族群,以十数人为一结、集合数十结人群为一围等形式,
陆续开发头围、二围、三围,最后到五围,就是现在的宜兰市。

苏晴卉没有买宜兰名产,她说又没什么特别…没多久到了礁溪,这里是温泉乡,
早上九点多没兴致泡温泉,没一会到了二城,随既转走北宜公路…

清朝时往来淡水、宜兰,除了海运,就是淡兰古道,淡兰古道有两路线,
北线形成于嘉庆年间,吴沙率众入垦噶玛兰(旧称蛤仔难),在头围建立据点,
为汉人拓垦宜兰的开始,嘉庆十二年(1807年),杨廷理开辟淡兰间道路, 自暖暖、四脚亭,
越过三貂岭,经顶双溪、草岭进入宜兰,草岭古道介于贡寮远望坑到头城镇大里间,
其中雄镇蛮烟、虎字碑,最为知名,三貂岭古道由瑞芳侯硐国小起至三貂岭接县102公路为止,
隆岭古道自福隆内林溪至石刀鼻海边,据传是早年吴沙进入兰阳平原开垦的路线,

淡兰古道南线年代较晚于北线,建立在约清咸丰、同治年间,
从坪林、湖桶村、梳粧楼山、鸳嘴岭、石牌、礁溪,到宜兰, 这条路又可称北宜古道,
北宜古道里有段到跑马古道,属淡兰古道南线的其中一段,位于石牌、礁溪之间,
石牌就是北宜公路最高点,金面山顶,有个大石牌上刻金面大观四个大字,
会叫跑马古道是日军常骑马巡逻于这条道路,居民称之为“陆军路”或“跑马路”。

话说日军由澳底登陆后开始接收台湾,然后抗日行动一波又一波,
最后只有两股抗日武力是日本人无计可施之下用招抚的,一股是在山里的原住民,
一股是在文山区一带流窜,由陈秋菊率领之义勇军,经由辜显荣牵线,最后达成协议,
陈秋菊及其群众缴械,然后负责开辟北宜古道…就是现在的北宜公路,
陈秋菊晚年回到深坑,买了许多田地盖了古厝…深坑德邻居。

走过北横,北宜相对之下就没什么了,不过路边很多银纸让人心里有点毛,

九弯十八拐后是北宜最高点金面山,这里有个公厕,不过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
休息一下后继续前进,转来弯去好一会到了坪林。

坪林在郑成功时期隶属天兴县,后为天兴州,康熙23年改隶诸罗县,
雍正元年又改隶淡水厅淡水堡,后再改为拳山堡,后又改为文山堡 ,
日治明治28年为台北县直辖 ,30年改隶景尾办务署,坪林尾分署,
33年改隶深坑办务署,坪林尾分署,34年废县置厅,深坑厅坪林支厅,
42年改隶宜兰县坪林支厅 ,大正 9 年废厅置州,台北州文山郡坪林庄,
光复后民国34年改为文山区坪林乡,民国39年废区,改直隶台北县。

来到坪林当然要喝个茶,把机车停好后开始散步到处逛逛看看,
不是假日却也还蛮热闹的,因为这里是北宜最大又能提供休憩补给的中继站,
小宝我有不喜欢跟人凑热闹的习惯,所以脚步停在一间门面略小,
陈设有点老旧,没客人,老板还坐在茶桌旁杜咕的店前。

“不要这一家啦…”苏晴卉有意见?“听妳的听我的?”“听你的…”
搞不清楚,偶才是老大,再有意见就放妳鸽子。   

“头家!”猛然惊醒。 “啊?呃…坐啦!买茶还是喝茶?”“喝茶。”
我和苏晴卉都没在泡茶,自然不会买茶叶。“要喝什么茶?”“清茶。”
清茶属无或半发酵的绿茶类,全发酵类的乌龙、铁观音,那太浓喝不习惯。

“一壶两百的好吗?不贵啦…这种才真正叫作茶。”“好啊…”
上了贼船就任人宰割,用的是蛮常见到的泡茶小紫砂陶壶,
放进去的茶叶当然不多,洗茶叶的同时温小瓷杯,再泡后浅尝一口。

“这茶好香耶?”“对啊?喉咙都觉得甘甘的。” 真的不错内。
“哎呀…这个茶算二级的,有一级的你要不要试一下?”“这就可以了。”
一级茶就算不是冠军茶,也都是以两论价,一两好几百不稀奇。
“这一壶能泡几次?”“你要泡几次就泡几次…”这样问好像不太对。
“这一壶泡几次就无味?”“超过三次味就差去阿,这是喝巧不是喝饱的。”
“好的茶不是都很耐泡?”“谁跟你说的?我告诉你,茶枝最耐泡啦…”

茶枝?一般茶叶干燥后通常会再加上检枝的手续,主要是要把过长、
过老的梗及叶子挑出,这些茶梗及老叶就通称为茶枝,茶枝也有等级之分,
较好的茶枝通常卖给餐厅泡大壶茶,次级的茶枝则用来制作枕头或泡澡、泡脚之类。

“你这哪ㄟ较没人?是不是茶卖太贵?”“我这都内行的来的啦…”
是吗?“怎么不装潢一下,客人比较会进来。”“面!这样就足好赚ㄟ…”
“你这有咧做黑ㄟ哦?”没什么客人怎么可能足好赚…

“做黑ㄟ?我在这几年阿你知某?日时天气热,喝茶的当然少,晚上就比较热闹。”
台北到宜兰大型车能走的,一是滨海公路,二是北宜公路,
超大超长车一定走滨海公路,滨海公路要绕整个北台湾,因此很多一般货车都会选择走北宜,
夜晚的北宜公路不好开,所以驾驶人就会在坪林停下喝个茶稍微休息一下。

“你这店晚上有开喔?”“我这间店是24小时ㄟ内?你看我黑猫没点?”
真的看不出来。 “你一个人顾这间店24小时?”“看!你当哇是无敌铁金刚哦?”
讲话很冲内?忽然想到? “这条路真的有那个…” 两手上抬手掌垂下,上下晃一下。

“这条路从日本时代到现在,老实讲真的死过不少人,我是没碰过那种东西,
不过不敢说没有那种东西,因为村里就有人遇过,差一点就没命…”

这么严重?“他看到什么?”“透早去茶园,看到树林里有个黑色长头发,白色素衣…”
“然后咧?”“他就走过去要看更清楚一点,那个东西突然转头看他…”

“继续讲啊?”“白色的脸,两个很大血红的眼睛,然后他就晕过去了,
快中午还没看到人,家人才去找,发现他趴在茶园旁的树下,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这么恐怖?“那种东西在什么时候比较容易遇到?” 做个心理准备。
“有雾的时候,雾越浓越要小心,尤其是晚上,那个人天刚亮去茶园巡视,
雾还没散,看到那个东西以为眼花,后来请王爷祭煞才没事,看医生没用。”

“这里的雾会很浓吗?”“厚!晚上时常浓到人跟人来不及闪而相撞…”
你继续夸张没关系…“可以推荐一下附近较好玩地方吗?”
“可以啊?有一个地方叫湖桶村,真正有够好玩的,你一定要去玩玩看。”

坪林是坪林乡坪林村,坪林乡可不是只有一个坪林村,在日治初期,
北宜公路尚未开辟,还是古道小路之时,现今的上德、水德、渔光三村交界处高山,
有个湖桶村,湖桶村是宜兰及石碇往来之中途站,主要道路称为保甲路,是蛮热闹的村落,
日本据台前先是皇太子到达台湾准备进行接受,发现根本无法接受,因为无人当家,
又有像苍蝇的反抗军骚扰,之后日军便伺机从盐寮登陆,开始强力阵压台湾各地的反抗军。

某日日本军警得到消息说有一些反抗军躲在湖桶村,立即挥军前往,
当时湖桶村在进行建醮,酬谢神明的活动而燃放鞭炮,大批日本军警刚到村外,
以为村内的反抗军在开枪就杀了进去,结果发现错杀又遭群众严重抗议脸挂不住,
干脆就来个无分别清勦,无分别就是只要是人全都不放过都杀掉,
当地居民及外来游客数百名都遭杀害,仅少数人逃出幸免于难。

事后日本人虽特意封锁,但还是有幸存者偷偷回去收埋尸体,
由于没人敢再回湖桶村居住,所以开始荒废,现今湖桶村一片荒烟漫草,
只剩断垣残壁及极为阴森的气氛…他奶奶滴!还好曾经看过这个资料,不然就给他唬去了。

这顶上没几根毛的老头讲话很冲又坏心…坪林有名的除了茶叶,
还有一样是溪里面的鱼虾,所以也要尝一尝,台湾溪鱼的代表鱼种是溪哥,
不过现在的溪哥数量很少,几乎是苦花、石班的天下,
不大只又刺多,卖的几乎都炸到脆脆酥酥,讲真是吃起来没啥特别感觉,
溪虾也小只,一口要好多只才填得满…小宝我嘴大可以吗? 吃完后继续上路。

顺顺骑的到了新店…新店起源于乾隆年间,一说是嘉庆、道光年间,
由闽南恳首陈合发、李详记等人合资,招募泉洲五线佃户渡海来台,逐泰雅族人退入湾潭,
在碧潭东岸兴建店铺成街,为别于大坪林的“店仔街”而称名新店;
另一说是道光年间,泉州人林章存于现今碧潭左岸垦荒,
在通往乌来山区的道路旁建造小屋,开设店面,专卖杂货,并与山区原住民交换物品,
遂而成形店铺街,后因山洪大水冲毁街屋,林章存重新整建后,为区分新旧店街,
故称新店;更有一说,光绪十一年时,官府在新店溪上游屈尺设置抚恳支局,
做为与泰雅族原住民交易场所,即称新店。

行政名称上是1909年日治时期设立新店支厅,1920年又改设“新店庄”,
台湾光复后名称名“新店镇”,民国69年改制为新店市,
新店最有名的当然非碧潭吊桥莫属,早期碧潭两边是靠竹蛇笼或靠摆渡往来,
日治时期文山郡、新店庄助役赖云发起建桥,由台北州技手江石定设计,
民国二十五年六月开工,历一年完工,碧桥长二百公尺,宽三点五公尺;
另外当时还有万新火车,就是行驶于万华与新店间的纵贯线新店分支线,
建于1921年(大正10年、民国10年),民国五十四年因主要功能已丧失而拆除,
万新火车铁轨铺设的路线,就是现今台北市的整条汀州路、接上罗斯福路五段到新店。

新店还有一样很著名…香鱼,那是古早以前的事,日本占领台湾后,
日人篠崎长兵卫在新店开篠崎饭店,以香鱼料理闻名,然后新店溪香鱼野生鱼量减少,
总督府便鼓励研究人工孵化,除了进行香鱼和鲤鱼的放流增殖计划,还设禁渔期,
严厉取缔私自捕鱼,并在沿新店溪设堤、坝或堰,规定至少要有五分之一以上的鱼梯,
供香鱼溯源回游,现在在新店溪已没有香鱼,吴郭鱼倒是不少。

来到碧潭总要划个船应景一下,可是我对划船没啥兴趣,又天气热太阳大,
苏晴卉也早就玩过,而且我们也不需要培养什么感情,所以拍个照喝个凉就算了,
新店一路下去就到台北市,接下来的路我就知道了,经过板桥到达树林,已经下午了。

“这趟试玩的感觉如何?”“心境整个都开阔了,好想明天又再去玩。”
“妳不累哦?”“车是你在骑的,我怎么会累?”“屁股也都不会痛吗?”
为了避嫌,机车停在她家附近又较没啥人来往的地方。

“不会啊?为什么屁股会痛?下次你想去哪里试玩?”  “嘉义的民雄鬼屋。”
“民雄鬼屋?”“晚上进去一定很紧张刺激…”“不要啦…那种地方我会怕…”
我也会怕… “下次不找妳了啦!”“为什么?”“妳表现的不好。”

“我哪里表现不好?”“胡思乱想找我麻烦,我睡着就混水摸鱼跳过。”
“你怎么可以这样讲?说话请有点良心好吗?” “我哪里没良心?”
“你整天骑车那么累,所以不敢太用力好让你休息…你还弄我…我表现不好?”
义正词严。 “胡思乱想找我麻烦内?”“我用屁股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

用屁股保证?决心很大哦?“那就…等我存够钱再说。”“我可以帮忙出啊?”
“不必了。”“这趟都花你的钱,我很过意不去,去我那里,我帮你服务一下。”
“服务什么?”“请你喝冰凉的啤酒,帮你洗澡、洗背、按摩…”“OK!”

不去的是笨蛋…她先离开,十五分钟过后再过去,她走路需要一点时间,
停好机车背上背包按了门铃,等了一分钟都没反应,还没回来?不可能…
再按下门铃,楼下铁门才打开,上楼在房门旁再按门铃,里面的门开一点点,
苏晴卉探出半个头再伸手开外面的门,她没穿衣服吗?不然干嘛这样神神秘秘的?

闪身进门后立即关上铁门,再关上里面的门,苏晴卉只穿很性感的内衣裤。
“有这么热吗?”“我刚到家想换件衣服你就到了。”“妳是蜗牛啊?”
“拜托?我还去买啤酒啊?正在换衣服又怕你等太久,没办法就只好这样了…”

骗鬼啊?套件衣服是要多久,根本就是想诱惑我的借口而已…
背包放在沙发上再坐下,拿起茶几上的啤酒,打开灌一大口,在我旁边坐下。

“我这样不性感吗?”“为什么这么问?”“因为你都没反应…”
“妳以为穿得少露得多就是性感哦?那都不穿不就最性感了吗?
性感就是性的感觉,也就是让人产生性欲望的冲动,如果不欣赏不喜欢,
那怎么样都不会性感,如果喜欢欣赏,只是一眼或一个微笑或一个动作,
就能产生很强烈的性幻想,不过人在感觉疲累的时候,性欲望通常都会很低落的。”

干掉一瓶了,再开一瓶。 “妳这种内衣裤有很多套吗?”           
“就你看到的这几套,我会买来穿也是想你会喜欢,不喜欢我穿这种内衣裤吗?”
“喜欢啊?不过也要看情况好吗?没心情没气氛,怎么会有想打砲的冲动。“”
“你现在心情不好吗?”“妳不觉得妳现在很像陪酒的小姐吗?”
“我像陪酒的小姐?我比她们高级太多了好吗?”“哪里高级?”“身份。”

无懈可击的回答。“妳穿这样坐我旁边,我在喝酒…不像吗?”
“那就当我在陪你喝酒啊…”“喔?那说个笑话来听听。”“我哪会说…”
“就这样坐着看我喝酒?不然跳个艳舞来瞧瞧。”“才不要…你说故事啦!”
“屁股给我玩我就说。”“你没弄过吗?”“一下下而已。”“很痛耶?只能一下下。”

意思是答应了。“芳梅四十出头,老公是电子公司经理,负责电容销售业务,
电容的种类很多,为了订单及拓展市场,忙到时常无法回家,夫妻俩没小孩,
不是不生是生不出来,芳梅是吃不胖的体质,所以虽然已经四十出头,
但岁月没在她身上留下痕迹,极美的瓜子脸,不施粉黛就如婴儿肌肤般的粉嫩,
乌黑的眼眸配上长长睫毛,是无比的勾魂夺魄,挺翘的瑶鼻,柔嫩的芳唇、高耸丰满的胸,
盈盈一握的细腰、浑圆挺翘的臀,白美细致的肌肤,男人总对她垂涎 三尺。”

“你的故事都只能信一半。”“讲这样…芳梅跟瑜琳是大学同学,
两人感情非常好,某天的聊天中瑜琳说她二儿子,考上了离芳梅家很近的高中,
上学光坐车就要花快一个小时,课业那么重又睡眠时间短,她怕她二儿子身体坏掉,
二儿子小伟芳梅知道,蛮乖的,就说不然来我家住好了,这样我也会有点事可做,
哎呀,怎么可以…没关系啦,让我过个当妈妈的瘾…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然后?”“高一下学期小伟就住进芳梅家,同时叫芳梅干妈,
芳梅当小伟还是小孩子,所以衣着都很清凉随兴,小伟都看在眼里痒在心里,
芳梅的印象还停留在小伟国一时,小伟国二时就交女朋友了,国三时把女朋友干到跑掉,
表面上他是很乖,心里却像个色魔…芳梅对小伟照顾无微不至,当成自己的小孩,
半夜常进小伟房间看他有没有踢被子,有回小伟装做梦的就把芳梅拉上床紧抱着,
当然芳梅很惊愕,可是小伟在睡觉又她感觉很不错,就让他抱…当然就一起睡了。”

“不合常理。”“小伟已经有点大人样,芳梅硬要挣脱一定弄醒他,
小伟醒了要怎么指责他?指责后小伟还会继续住吗?所以就想反正很快就会放开她,
没想到早上醒来时是她紧抱着小伟,这就尴尬了,芳梅红著脸赶紧下床去做早餐,
几天后老公不回来的晚上,芳梅照样去帮小伟盖好被子,又被小伟拉上床紧抱,
这回小伟摸抓了她的胸,早上是被小伟的手摸着她内裤底醒来的,她看小伟还在睡觉,
当然就不是蓄意的,可是被摸的感觉很好,就让他摸一下后才下床去做早餐。”

有点热把上衣脱下。“第三回的情况差不多,但芳梅被摸的有点心马意猿,
第四回小伟手伸进内裤里,芳梅看小伟还在睡觉,因为感觉很舒服就没想他怎么会这样,
突然小伟手指插进去阴道搅弄,芳梅惊愕中时又换抚弄她的阴蒂,
这一弄让芳梅头都晕了,神智迷糊了,接着小伟脱掉她的胸罩吻吸乳房乳头,
手也同时动作,当芳梅内裤被扯下,她猛回神想阻止时,小伟已经插进去了…”

“然后?”“啊~唔…不可以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插进去后就开始猛干,
芳梅好久没干这个事了,高潮来的快又猛,虽然小伟也没干多久,
那时小伟的览教才十三公分长而已,芳梅头晕晕然的和小伟睡到天亮,
早上她要下床时被小伟拉住,对她又亲又摸,又把芳梅干到人像浮在云端…”

“她喜欢小伟了?”“不能说喜欢,是有点想打砲…然后老公没回家就一起睡,
小伟读高三时两人就干到非常熟悉了,这晚两人一起洗甜蜜的鸳鸯澡,
回床上后芳梅舌头像泥鳅般滑入他嘴里,两条舌头一会在这一会在那、相互缠绕,
一会深吻一会浅吻,跟情人没两样,接着小伟轻揉捏玩芳梅那雪润丰腴的屁股,
她的屁股也随小伟的动作款款摇动,两片屁股中是个白如羊脂般的饱满阴部,
阴丘上密布著乌黑而又柔软的曲毛好像在跳舞,然后芳梅肥美的大阴唇随着大腿分开,
露出鲜艳夺目的两片小阴唇,那个尽是粉红嫩肉小穴,看起来感觉就像个仙洞。”

“最好像仙洞…”“芳梅的阴蒂肿胀到旁边粉色的嫩肉都包不住了,
像个小珊瑚向外凸出,这时小伟的阴茎坚实的像条铁棍,已经长二十几公分了,
龟头硕大无比,宛如像个刚捞起来的茶叶蛋,他屁股狠狠的用力一挺,
滋的一声全根尽没入芳梅的阴道中,子宫颈口被龟头猛地一撞,芳梅全身不由一阵酸麻,
唉唷~啊?啊…好痒…舒服死了…啊啊…噢~用力干…唔…啊啊…嗯…啊~…”

“继续…”“换芳梅跨在小伟身上甩摆屁股,高潮后伏在小伟身上,
圆润柔软的两个丰满乳团压在他胸膛上,小伟开挺起屁股,芳梅两手紧抓着床单,
粗长的阴茎在肉洞中快速来回抽送,把阴道撑的没一丝缝隙,乳白色淫水从肉缝中溢出,
好丈夫…好儿子,快点…用力…噢!啊~…你的览教真好,快…啊~…花心出水了…阿~~
芳梅又高潮了,换回正常体位,小伟腰部圆圈回转插入到阴道深处,由深入浅、由浅入深,
同时配合改变抽送的角度,芳梅感觉无比翻腾,在绝顶的高潮中不停的徘徊…”

“跟真的一样…”“芳梅趴跪在床上,茶叶蛋般的龟头缓缓挤开小阴唇,
猛的差到底芳梅立即噢~一声,接着肉棒缓缓外拉再深深插进,芳梅的屁股翘的更高,
大龟头将穴心完全顶住,顶得芳梅阵阵颤抖,好儿子用力向里头杵,用力杵呀…啊~~…
顶到干妈人家子宫了…呀?…好美…唔…大鸡巴哥哥…唉唷喂…心肝宝贝儿子…干妈不行了…
啊?好粗…哼~好丈夫…好老公…干我…干妈的小穴永远…只给亲儿子的大览教干……啊~…”

“完全是鬼扯…”“妳觉得在鬼扯,但很多男人就喜欢听…干一条死鱼有什么意思?”
苏晴卉的表情很明显不认同我的说法…衣裤脱一脱洗澡去,她把我身体淋湿后抹上沐浴乳,
脖颈、两只粗壮的手臂、背、坚硬的屁股、双腿,乳房贴着我背两手搓摸我的胸膛、小腹,
然后一手上下抚摸胸腹,一手摸底、抚蛋、握搓套弄阴茎,越套越快…

“妳是想把她打出来吗…”“感觉好顺手就停不住…”“再继续就射在妳屁股里…”
停手了,再继续啊…转过身互抱着先亲吻一下,那个同时两手捏抓她屁股,
蛮硬的,难怪坐那里久不会痛,换我贴她背后,一手抓奶一手攻底,没一会她软脚了。

扣着她小腹干一下后龟头上移。“啊?~慢一点唔…啊?!啊~嗯…啊!~…”
“妳的屁眼很紧,插起来感觉很好…”“你的览叫很大,插起来感觉很不好‥噢~…”
什么态度。 “射在这里…”“不行…啊?!又不是不能射在里面…你想食言而肥吗…”
小宝说话算话…身体冲洗干净,擦拭后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继续喝啤酒。

苏晴卉也开一瓶。“你觉得我们这样像什么?”“一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
“有需要说的这么难听吗?”“不然就是无道无德的奸夫淫妇囉…”
“当淫妇我认了,你喜欢当奸夫吗?”“我不喜欢,不过时常在当…”
“不喜欢为什么还时常在当?”“唉!时也,运也,命也,非我之所能也…”

很多事不是不想不愿意就可以不做滴…“喝完到床上我帮你按摩。”“喔…”
进到房间躺在床上,苏晴卉要我趴着,然而开始帮我按摩,
完全是乱抓一通,没力道也没重点,越抓越不是滋味,火大爬起要她趴着。

“啊?~啊!好痛~轻一点…啊~~”这才叫抓龙。“闭嘴!吵死了…”
才出三分力就像被杀的猪一样…受不了痛挣脱爬起来,让我躺着开始舔蛋吮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