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老板的骚货公关

楼主: atb987tp2014-11-06 09:40:00
我是一家厦门私人财务顾问公司的贷款部项目经理,贷款部就是负责给企业和个人放贷的,在很多程度上,那些贷款的老板和个人,都要求着我们,因为他们能不能拿到贷款,首先是要我们的贷款部门同意的报告书给公司董事会去批准。

于是自然的,我和同事们,常常被很多大老板请吃饭,当然很多都是吃过饭之后,再去洗浴中心找个小姐爽一下。

有一次,一个搞房地产发展公司的老板,急需要七百万,而从银行贷的话又来不及,所以就找到了我,我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觉得可以做,但是那个老板不是很上路,只知道来办公室递烟空聊,着实让我有点郁闷,于是就一直犹豫着,没有给他准话。

后来这个老板又打了一个电话,说一会儿派人过来,再和我谈谈,我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不请客也就算了,这次竟然连人都不亲自来了!  正在腹诽中,我的手机又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接起来一听,是个女的。‘喂,您好,我任经理吗?’一个娇滴滴的QQ女声传来。‘是啊,妳是。。’一听这么甜的声音,我的欲望就有些上来了。

‘哎呀!任经理,我是关盈,公关部经理,刚才我们老板才给您打过电话,说我要过来的,您怎么就忘记了?真是让小女子伤心呐!’女声越发的嗲声嗲气起来。我听的下面都快硬了,就急忙说:‘哦哦哦,我知道了,妳现在到哪里了?’‘人家在你公司对面的茶社里,因为我觉得,我去你公司的话,有些不方便,所以还是你来这里吧。’说完,她又像是别有深意的加了一句:‘这里安静,没人打扰,方便。’

我怎么说,也是久经花丛的,一听哪里,还不知道这女的是什么意思,当下精虫上脑,立刻回答说:‘好好好,我马上到。’火急火燎的冲到对面的茶社,进了大门,才发现自己忘了问那女的叫什么?又是在哪个房间了,郁闷的我,就想再打电话问一下。

可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挑、乳房半露、身穿黑丝短裙的性感美女,在靠里边的一个房间冲我招手:‘立伟,我在这里。’我一看,差点当场就挺枪而立了,幸亏还想着这里是公共场合,就强忍着冲动,回应说:‘哦,我知道了。’到了房间之后,那美女马上就关上了门,然后在我腰间摸了一把说:‘任经理,刚才人家为了避嫌,叫了你的名字,你不会怪人家吧?’我此时已经知道,这个美女绝对跑不掉了,于是也不再着急,就轻轻的拉着她的胳膊,让她坐在我旁边说:‘我还忘记妳的名字呢?’

‘人家叫关盈,你还忘记我没说,会不会怪人家呢!’关盈一点也不闪躲,大大方方的,任由我拉着她的胳膊,还故意把已经快要露出乳头的大咪咪,往我跟前一直凑。‘怪妳,我当然要怪妳!’我知道怎么和这样的女人调情,当然知道,要怎么说了。‘那任经理怎么样才能消气呢?说出来,看人家能不能办的到?’关盈又往我身边靠近了一些,她的胳膊已经和我的挨着了,一阵能引起男人欲望的香水味道,让我有些心急了。

‘这个嘛~~就看关小姐办事的能力如何了。’既然对方这么摆明车马的过来,我当然不能落后于人,就决定直接挑明了,又不是谈情说爱,搞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任经理~~’关盈撩拨的在我耳边吹着气说:‘你好坏!’

靠!她都这么挑逗我了,我要是再不采取行动,那还是不是男人了?当下,我就不再犹豫,拦过关盈的肩膀,也轻咬着她的耳垂说:‘坏?一会儿,我要妳叫我好哥哥,好老公。’‘哎呀,你坏死了!别咬了,我痒。’关盈像是真痒,不过只是象征性的躲闪了两下。我把手伸到她的黑丝袜上,摸上她的大腿,嘴从她的耳垂,挪到她的脸上,另一只手,抓上了她的乳房,轻轻的揉捏著。‘啊。。’关盈低声呻吟了一下,也放弃了所有掩饰,一只手抱着我的腰,另一只手伸到我的胯下,隔着衣服抓住了我的鸡巴:‘任经理,你好雄壮哦,还没完全硬起来,都这么大了。’

‘那是,要不然,一会儿怎么让妳叫我好哥哥,好老公呢!’被美女说大,我当然很得意了,‘讨厌了,人家还没结婚呢!’关盈一边说,一边加重了抚摸的力度,我有点受不了了,可是在茶室里,于是我就说:‘咱们换个地方吧,我让妳好好感受一下,它到底有多大。’‘可是,我觉得我们好像发展太快了。。’这骚货又在玩矜持,我靠!  

我当然不会任她摆布,就放开了手脚说:‘那好,妳先留个电话,我们回头慢慢联系吧,今天就这样了,好了,我先走了。’关盈一看,就不再装了,她娇滴滴的求饶说:‘任经理,人家错了,还不行吗?老板说,要我好好的服侍你,如果,你就这样走了,那我回去可就惨了!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还不行吗?’我心说:‘那老板终于上路了,肯送这么一个好货色给我,回头玩爽了,马上就把贷款给他批了。’

急匆匆的带着关盈,去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间房,一进门,我就忍不住的把她扑倒在床上,双手抓住她饱满的双乳,不停的捏著,嘴在她白皙的脸上,疯狂的啃咬著,出于心里有一些担忧,她是个公共汽车,所以我没亲她的嘴。

关盈表现的很配合,不仅随着我的力度,或大或小的发出一声声呻吟,而且双手环抱着我的腰,阴部隔着衣服,往我的鸡巴上面贴,翻滚了一会儿,我开始扒了这个小骚货的衣服,她穿的很简单,上面就一个露著半个咪咪的宽松衣,里面是一个黑色的胸罩,被我两下就扒了下来,下面的丝袜,则是被我直接从阴部撕开,露出同样是黑色的丁字裤。

‘盈盈,妳穿的可真骚啊!’我一边捏着她的乳头,一边毫无顾忌的说著,对方既然是求到我这里了,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就好像是去找小姐,什么话都可以说的,怎么爽怎么说!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骚,男人不要。’关盈不仅没有不高兴,反而很配合我的话说,我们的衣服很快就都脱光了,只有半只丝袜,还在她的腿上挂著,只见关盈细腰丰臀,两只大咪咪上的乳头、乳晕不小,下面的阴部,黑色的毛发旺盛,外阴像两把小扇一样,只露出一个小口的阴道,阴蒂的头有些发黑,看来是常常被人插的烂货。

不过管她呢,我又不是要娶她当老婆,管她被多少人干过?

就把她当小姐一样,打几炮不就行了?我正在胡思乱想着,关盈已经主动开始进攻了,她把我推倒在床上,伏在我的胯间,没等我吩咐,就咬住了我的鸡巴,使劲的允吸著。  看来,她没少给别人吃鸡巴,嘴上功夫很是不错,吸几下又在马眼上舔几下,然后绕着龟头的冠状沟,舔一圈,那种酥麻的感觉,真是美极了!‘不错啊!骚货,舔的哥哥真舒服!快点,再加把劲!’我按了一下她的头说,关盈像是得到了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一样,更卖力的吞吐著,我因为有几天不做了,怕一会儿第一炮很容易射,就对她说:‘骚货,给哥吸出来,然后全部吞下去。’

关盈媚眼如丝的,瞄了我一眼,又俯身下去,大力的吸著,我觉得有些不过瘾,就站起来,换了个姿势让她跪着吸,可我还是觉得不过瘾,就双手按住她的头,帮她动作起来。关盈呜呜了几声,可能是觉得太深了,不舒服,我可不管这些,对她还用不着怜香惜玉,就恶狠狠的说:‘贱货,快点给老子吸出来,一会儿等老子再好好的干死妳!’关盈一听就不再反抗,顺从的继续卖力的吸著,频率越来越快,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嘴里不由的发出呻吟:‘啊!啊啊。。太爽了,骚货,妳吸的真棒!’

终于,我的极点到了,嘴里大喊一声:‘干死妳这个骚货!’然后亿万子孙就射到关盈的樱桃小嘴里,我射了很多,关盈还发出了一声‘咕嘟’的吞精声音。简单收拾了一下,关盈白了我一眼说:‘讨厌死了,你怎么射这么多?’‘这都是精华啊,妳应该觉得赚到了才对!’我笑着拉起来她,一起去洗了个澡。

洗的过程中,我用手抠着她的屄,捏着她的乳房,不一会儿,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她的下面也出了好多水,关盈也被我搞的欲望高涨,呻吟著撸我的鸡巴,我一看火候差不多了,就拉着她,来到卧室的大床上,让她把屁股高高的厥起来,露出毛茸茸的大黑屄,双手扶着她的腰,鬼头对准她的阴道口,缓缓的插了进去。

‘啊。。任经理,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啊!人家都有点受不了了!’‘靠!骚货,叫老公!’‘啊!!老公,你轻点,人家都快晕过去了!’关盈发出醉人的叫声,她的话更加刺激了我。

‘骚货,这都要晕过去了,我可是还没开始呢!’我不由的自豪感大生,慢慢的加快了频率。‘啊。。哦。。哦。。好老公,不要停,快点。。再快点。。爽死我了,爽死小贱货了。。’关盈大声的叫着,‘小骚货,爽就叫的再淫荡一点!’她的话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强烈的刺激,让我更加威猛。

‘对呀!多射一点,让我忘不了,啊!干我,好爽!啊…爽,对…对…啊!你好棒!快插我吧!’

‘啊哦。。哦哦!老公。。你好厉害。。,我爽。。干死小荡妇了,哦哦哦。。’‘以后还让不让我干?’我一边插一边说,‘让,以后小骚货只让大鸡巴老公干,别人都不让干!’关盈完美的配合著我,让我更加加快了速度。

她的水很多,每次的大力抽插,都有几丝淫水,从她的阴道里溢出来,而且,她的阴道好像还会收缩,在我插到底之后,她就会缩一下,让我的龟头,受到强烈的刺激。‘啊。。’她高潮了,如果不是我一直抓着她的腰,她一定会软到床上,再也站立不住的:‘死了。。爽死了。。插死了,小贱货爽死了,飞上天了!’
               
因为我喜欢这种背后插入式,所以我也没有换姿势,就一直九深一浅的抽插著,关盈随着我的动作而浪叫着,就这样,一直搞了半个小时左右,关盈来了三次高潮,我终于忍不住了,精关一泻,大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里。 当最后一滴精液射进关盈的阴道里后,我趴在了她柔软的肉体上,她紧紧地把我搂抱在她身上,射过精的阴茎依然插在关盈不时收缩的阴道里不时撅动一下。她在我双手放开的那一瞬间,就一翻白眼的晕倒在了床上。后来,我们休息了一下,又干了一次,又把她干昏了过去。

再后来,我放了贷款给那个老板,关盈也成了我的泄欲工具,把她肏的呵呵地叫,水流了很多。

只要我想要,一个电话,她就出现了,任我肏她,关盈也被我搞的神魂颠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