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情迷梦醒-第89集(更新)

楼主: LiJenTsai2014-10-15 08:04:00
早上天一亮就起床出门跑步去,虽然还只是大清早但气温已经不低了,
到了土地公庙下衣服都湿了,慢步走上台阶到栏杆前,接着开始拉筋。

“你这几天跑去那里了,怎么都没来跑步运动?” 一脚在栏杆上,楞看那位年轻太太。
“回乡下去了。”“你乡下在哪里?”“嘉义。”“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干嘛跟妳说,看下手表…还没六点。 “妳怎么这么早?”“早睡就早起,没什么事可做。”
脚放下换拉另一只脚。“突然回乡下去…有什么特别的事吗?”想知道?

“没什么特别的事,是好久没吃奶了,突然好想吃就回去吸几下老奶…”
“我在跟你说正经的事情耶?”“我也是很正经的在回答妳啊…”
“你真的回去吸奶?” “怀疑哦?” “你妈还有奶给你吸?” 我妈?
放下脚,两手扳著栏杆锻练臂力。“我有说我回去吸我妈的奶吗?”

“你不是说老奶…难道是你阿嬷的奶?”“我阿嬷都几岁了还有奶给我吸?”
“那是谁的老奶?”这么好奇?那就给妳一点湿背秀。  “我小阿姨的老奶。”  
“你小阿姨?你回去吸你小阿姨的奶?”  “不行吗?”“为什么你能吸你小阿姨的奶?”
为什么?“以前就常在吸了,现在为什么不行?”  “以前是你小的时候吗?”

两手唤顶着栏杆做像伏地挺身的动作。“我读高中的时候。”  她眼睛睁的好大。
“你都那么大了,你小阿姨为什么还肯让你吸奶?”“她喜欢我啊…”
“喜欢你就让你吸奶?不对!那时候她应该没有刚生小孩吧?”“没有。”
“没有刚生小孩怎么会有奶给你吸?”打破砂锅问到底耶?停下动作。
“吸奶是比较含蓄的说法…妳怎么这么笨…”“啊?那不是乱伦了吗?”

许多人同时转头看这边?  “妳干嘛那么大声啊?有需要这样大惊小怪吗?”
“这样还不需要大惊小怪吗?你怎么会跟你小阿姨…她现在几岁了?”

等我想一下剧情嘿…“我小阿姨不是我妈的亲妹妹,人家她现在才四十出头而已,
她老公是个会计师,工作很忙常没回家,她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
还在读国小而已就白天上学,晚上还要补习到很晚才回家,老公常不在家,
小孩也大部份时间都不在家,当然偶尔就会觉得很无聊,
同样是住在巷子里的我妈也很闲,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就搭上了,
因为跟我妈很合得来又感情像大姊小妹一样,因此我才会叫她小阿姨。”

“现在的小孩都好可怜…然后呢?” “当时我妈偶尔会因为某些事晚上不在家,
我妈怕我去外面乱吃,就跟我小阿姨说好,只要我妈不在家没煮晚饭时,
我就过去她那里吃晚饭,有一天我吃完晚饭后要回家时,
小阿姨突然要我顺便洗个澡再回去,不就是洗澡而已,在哪洗都一样。”

接下来剧情该怎么发展呢…“继续说啊?”正在想怎么说…
“那时是夏天,小阿姨家除了房间,其他地方都没有装冷气,
因此小阿姨的穿着算有点清凉,也许是认识久了,许多动作上就没有特意顾虑什么,
可是我正处在对女人最好奇的阶段,所以只要有可以偷瞄的机会都绝不放过,
小阿姨的胸部虽然不算大,但对我而言已经非常有吸引力了,
再加上她那还不算差的身材,我要是一点都不会遐想,那我就不算正常对吧?”

很认同的点头。“然后就是洗澡时就一边洗一边遐想,越想越兴奋,越想越入迷,
不专心的结果是一脚踩滑,整个人摔进了浴缸里,摔下去时手里的水瓢就飞了出去,
撞到门发出很大的声音,我在家洗澡从不锁门已经习惯了,所以浴室的门就也没锁上,
小阿姨以为发生什么事赶紧过来关切,她情急之下门把一转就开门就进来了,
然后她就楞看着正躺在浴缸里,同时还一柱擎天的我…”

喘口气休息一下。  “然后呢?继续说啊?” 急什么嘛…
“小阿姨脸红了,我也很不好意思,不过她是来关心的怎能转头就走,
然后身体及眼神都有些僵硬的问我怎么了,我说不小心摔倒了,
她再问我有没有受伤,她是低下腰来问的,她的领口里完全一览无遗,
本来我是想说没事,可是被那么一刺激就脱口说小弟弟好像撞到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当时我年轻不懂事好吗?”
大多数青春期的男孩不也是差不多。“小阿姨她模样很尴尬,很为难的楞呆几秒,
然后很勉强的伸手,用两只指头轻捏著小弟弟看哪里有去撞到,
被她那么一捏小弟弟更是兴奋到不像话,她的手正在碰我的小弟弟耶?
立即就有股非常强烈冲动想抓住她的头,然后用力的顶进她的嘴里。”

“你有…吗?” 几岁的人了讲话还这样扭扭捏捏的。
“当然没有啊…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做那种事的,不过我问小阿姨,
听说小弟弟被女人握著的时候感觉会很舒服是不是,小阿姨问谁说的?
我说同学说的啊?同学还说跟女人做那个事的时候会更舒服,
我没试过所以不知道同学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你小阿姨怎么说?”

不吭气微笑的看着她。  “快点讲啊?” “小阿姨什么都没说。”“然后?”
“哪有什么然后…模样有点奇怪,确定没事后就出去了。”“就这样?”
这意思是说结局不符合她的期望耶?那就再加点料好了。

“再次去小阿姨家吃饭时,小阿姨很高兴但表情有些尴尬,
吃完饭后小阿姨又要我先洗个澡再回去,我半开玩笑的说都洗不到背,
不知道能不能麻烦小阿姨帮我洗个背,小阿姨楞了几秒后僵硬的点头说可以”

“然后然后?” 很急哦? “小阿姨帮我洗背时,我说小阿姨对我真好,
我应该也帮小阿姨洗洗背,她都没吭声…在帮我洗好背要离开时,
我就死缠烂打的说要帮她洗背,小阿姨的模样是非常犹豫和为难,但没在生气的感觉,
最后小阿姨跟我约定不能跟任何人说后,就答应让我帮她洗背了…”

转头眺望远方。 “怎么了?继续讲啊?” “她一但衣服脱下跟我坦诚相对后,
我可能就只是帮她洗洗背而已吗?我一步一步的攻,她一步一步的退,最后被我撩起了欲火,
然后我才知道女人没做那个事前是一个样,做了那个事后又是一个样…”

“跟你做那种事都不会觉得心里不安吗?”  “刚开始时当然会,几次候就没了。”
“为什么?”“她老公在很早前就很少跟她做那个事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敢问,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偶尔也会有生理上的需求,只是因为道德上的约束,
才必需要一再的压抑自己的情欲,她会肯让我洗背就是心里也有在遐想嘛…”

“你又知道她心里对你有遐想了…” “怀疑哦?”“当然怀疑啊?”
这女人算单纯。“洗背不用把衣服都脱掉吗?当然连胸罩都要脱掉,
正常的女人那么容易就在别的男人面前脱掉衣服吗?当时我发育的很好,已经有大人样了,
虽然让我洗背时她还是穿着内裤,但那只是她内心在矜持的表现而已,
我帮她洗背会很单纯就是洗背而已吗?她也不会认为我只是很单纯的想替她洗背的,
所以让我洗背,也等于整个上身都准备让我碰了,我一定边碰边挑逗的嘛!
然后脱她内裤帮她洗全身会很困难吗?洗她全身时我会很安份吗?从后面趁机进入…”

“你真的从后面?”“老实告诉妳好了,洗背时我就顺便摸她的胸了,
她是有一些抗拒,但只是在我开始碰的时候,之后就随我摸了,然后我就说想吸她的奶,
胸都被我碰过了还会拒绝吗?奶被我一吸后她理智就不再那么坚定了,
然后就脱了她内裤帮她洗全身,一边洗一边挑逗,没一会就让我抱也让我亲嘴了,
然后从背后抱着她,表面上是帮她洗前身,实际上是一边撩拨她的情欲一边找机会,
真的进入时她已经没什么反抗能力了,接下来当然是快速攻击啦…”

“你还真阴险卑鄙内?”“她很快就高潮了,当理智回来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当然是要一再跟她保证决不跟任何人说才能安抚下她,然后在她那吃了几次晚饭,
她都没再叫我去洗澡,好像是第五次去吃晚饭时才叫我去洗澡,机不可失自然要她一起洗,
她有点犹豫,最后还是答应了,然后我当然就是如法泡制的上了她,
后来她说,第一次后他就一直在想跟我的事,也想了很多东西跟事情。”

转身两手按著栏杆继续锻炼臂力。 “继续说啊?”
“她不是没表示过,可是她老公就不想跟她做爱,因为她公不尽老公该尽的责任,
她才会被我趁虚而入,所以不能把所有的错都算在她,想到这里后她心里就舒服多了,
然后她想不可以再错下去,可是又忘不了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她已结扎不用担心会怀孕,
所以就决定只再错一次,同时也要跟我讲清楚,可是结果却是越陷越深…”

“你这里不是有好几个?为什么还需要跑回去?”“跟她们只是朋友不是情人好吗?”  
停下动作看下手表。 “都她们找我,我不会找她们…时间差不多我先走了。”           
走下阶梯…方雅芸站在阶梯下对面盯着阶梯这边看?跟她比了到旁边去的手势。

左晃晃右晃晃,确定没人注意后立即闪入小怪手里边,没一会方雅芸也快速转进来,
走到中小型怪手的后履带边停下,这里有个视线死角,除非走过小怪手,不然不容易看到。

脸色不怎么好? “那个跟你说话的女人是谁?” 她有看到?“不知道她是谁耶?”
“不知道是谁还能聊那么久?”“我没问,她也没说,当然就不知道她叫什么啦?”
“你们常聊天吗?”“偶尔…纯粹鬼扯而已,不然不会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是吗…你没来这里,电话也没接是跟她在一起对不对?”“拜托…回乡下。”
“是吗?”“跟她在一起还需要在这里聊天吗?”“那为什么没跟我说?”

她特地来找我的。“事情太突然了来不及说。”“什么事那么紧急?”
“我表哥坏事做太多,脖子长了颗瘤在开刀啊?医生说还要再观察,可是情况似乎…”
咒死那个小王八蛋。“现在你表哥的情况是怎样?”“祸害遗千年,一时半载还挂不了。”
把她轻抱着。  “我好想妳,咱们来相好一下。” 当然要安抚她让她放心。   

“这里很危险会被看到…不行啦!” “越危险才会感觉越刺激不是吗?”
“不要啦…这里不行啦…” “好啦…现在还早人很少,这里是很安全的。”
再晚一点人多的时,这里就不是那么隐密安全了。“可是…我总觉得…”

“我们这个位置,外面的人看得到吗?看不到的…有谁靠近也都嘛会知道的。”
还是很犹豫的模样,微笑的盯着她,嘴慢慢靠近她的嘴,亲上的同时她也把我轻抱着,
小亲了几下后就开始热吻了,明明就很哈还装什么矜持,吻得比我还激烈,抱的比我还紧,
放开她再移到她背后抱着她,一手揽腰一手从衣摆下伸入再缓缓上移,她微低头,红著脸颊,
任我的手拨开胸罩把乳房握了个满盈,边握捏边逗弄挺凸起的乳头。

抓过瘾后,手下移从裤头缓缓钻入,方雅芸蛮紧张的盯着前方外面看,
怪手后方紧靠崖边,任何人都无法从后面过来,手指到达内裤底,好像有点湿湿的?

再确认一下,真的是已经湿了。“这么想我哦?” “哪有想你…”
“妳的身体会说话,承认吧…” 拨开底裤边开始抠弄阴蒂阴道…
内裤弹性很好,没影响到手的动作,方雅芸屁股配合我手动作在动,手也摸搓我阴茎。

“唔~哼!嗯~…” 喘嘘嘘加软脚了。“来得很快哦?很想要对不对?”“不对…”
“妳在说谎。”“我没有。”“我们去找间宾馆爱爱一下如何?”“今天不行,会怀孕。”
“那让我插几下过个干瘾可以吗?”“这里怎么可以做那种事。”“帮我吸出来可以吧?”
“我的嘴会酸死,不要。” “那我这么硬要怎么解决?” 上下动磨她的屁沟。
“我不知道…” “那就玩几下好了,这个角落里不容易被看到的,而且裤子穿脱都很快。”
没吭气…拉下裤子再拉下她裤子,方雅芸自动微翘著屁股,龟头对准后慢慢进入…

方雅芸是心智相当成熟的女人,观念与个性也相当的传统,但无法控制情欲的索求,
所以才会来找我,因为就算现在她感觉非常的羞耻,还是狠不下心拒绝我想干她,
虽然只是小玩一下,但不能大干也可以小干,短距离快速的干…方雅芸一样很快就高潮了。
上班前快步经过花店,同时瞄一眼,看到一欧巴桑,赖纯美的爸妈已经来了。

走进店里看着坐柜台里的卢艳妃。“新港贻、方块酥好吃吗?”
“怎么寄那么多来?”“怕妳不够吃啊…” “那要很多钱耶?” “还好啦…”
“买了多少钱我给你。”“不用啦!妳对我那么好,我只是做该做的事。”笑了…
“吃到蜜啦?嘴这么甜。”这叫嘴甜?“还有、对妳我真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才叫嘴甜,笑的更欢愉。“这几张去送一下…快点回来,不要混水摸鱼。”

楞看着她的模样,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回到店里。“真的对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是啊?”“放假没跟别的女人怎样?”“没啊?”“那去楼上等我…”

楞拿着她放柜台的钥匙走出店门…房间门一关上就很怀疑的凝视我,赶紧把她紧抱,
激烈拥吻后脱光衣裤,看着她还挺诱人的胴体一下,手指轻捏乳头,卢艳妃立即轻吟一声,
手揉搓还蛮有弹性的乳房,乳头都挺凸起来了,再一手向下移摸,先轻抚挑逗肚脐四周,
再手掌压着阴部颤抖,一下而已手掌上就沾了湿粘的液体,接着从大腿内侧到腹股沟,
挑动她身体每个感觉神经,再快速弹按阴蒂…卢艳妃的背猛的拱起。

她卖力的吸吮阴茎后,让她趴着再屁股拉起,“吱”的一声,整根没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反应很正常,顶着手握着她乳房揉捏,卢艳妃自己摇起屁股,阴道一环一环的肉壁,
像一条蛇环绕阴茎龟头,感觉粉棒,阴茎猛的抽出,听到“啵”的一声,
好像拿开香槟木塞一样,把卢艳妃屁股扒开,小阴唇充血分开,粉红色的阴道口露出来。

卢艳妃趴下再翻身躺平,再两腿高高抬起,靠上去就插入。“啊?啊~…”
把双踝抓着举高过头顶,每一下龟头都顶到阴道深处,顶到像一团软软的棉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她的脸泛起红晕,把我拉下紧抱…开始用力的干,阴道阵阵收缩夹着阴茎,
感觉越来越强,插的力道越来越大,猛的屁股使劲向前一顶,耻部紧紧贴着她阴部,
随即一波波浓热滚烫的精液直喷射向她最深处,子宫口好像渴求这股强而烫热的精液,
像婴儿吸奶般地一波一波地吮吸,边感觉边闻…淫秽气息似乎充满了房间。

早上去吃炒米粉,秋琴端炒米粉给我时,一脸超无奈,因为被老公盯很紧,
原因不是我,是有个家伙最近黏她很紧,还一直约她…谁叫她胸部那么丰满,
乳房丰满其实没啥实际用途,但视觉上就是很容易让男人产生遐想。
回到住处后整理冰箱,最近都没做料理,似乎应该自己做早餐吃。

“嘟‥‥‥”“哪位?”“雅芸。”“有事吗?”“晚上九点农会前见。”
“要干嘛?”“请你吃宵夜行不行?”“当然行啊?晚上见…掰啦。”
挂上电话…直接只说名字了耶?这表示她对我的感觉更亲密了。
打电玩去…张佳绮走进来?“今天不是礼拜天吧?”“放考试假…”

期末考完了?“这电玩让妳玩。”“我不想玩。”“那妳想?”转身走开?
开房间门走进去再关上?她想打砲…进到房间,她坐床沿一脸不怎么愉悦。
她旁边坐下。“为什么不高兴?”“根本就不在乎我…”“我很在乎妳啊?”

拉她坐我大腿上,张佳绮脸羞红的看我,接着嘟著小嘴向我嘴靠近,
热吻的同时解她她的胸罩背釦,再握揉她乳房轻捏转小乳头,接着把她衣服胸罩脱掉,
细白的皮肤,粉红色小乳头,微上翘的乳房,乳房仿佛水蜜桃般吹弹可破,
乳房的形状浑圆,抓起来有弹性,她又是美人胚子,开始吸奶玩奶子…

让她站起把她脱光让她坐下,自己脱光站她面前,张佳绮有些羞赧的含着阴茎,
她的动作很轻慢,手按着她头自己挺动屁股,勃起的阴茎把她樱桃小嘴塞满满,
感觉像在凌虐她…拉她上床躺下分开她两腿,轻舔小阴唇阴蒂,很快阴道口就出现水光。

把她两脚放肩,龟头磨擦著小小的阴道口。“哼!唔~嗯…噢~唔…”
慢慢的进入,再边吻她边轻干,张佳绮的阴道现在已经稍微能适应阴茎了。

“啊…    啊!   唔~   啊~…    哼!   嗯… 啊?啊… 哼…啊~  唔…”
阴道越来越湿滑,退出阴茎把她翻过身拉起屁股,插入后扳着她髋部慢慢加快速度。
“啊啊啊    啊…  啊!啊啊    啊啊…啊   噢~啊…  啊啊啊       啊啊…”

感觉上是可以正常的干了,可是还是有点不太敢…退出阴茎坐床上,
再拉她过来跨坐下,边干边吻边摸抓乳房,张佳绮的表情不再眉头紧锁…

“你出来…”“可以射进去?”“为什么不可以?”“我当然知道可以…”
“那你为什么这样问?”“怀孕怎么办?”“怎样才不会怀孕?”“那个前后。”
“那就不行…我帮你吸出来。”“妳?别逗了。”“为什么别逗了?”
“妳会吸吗?”“我为什么不会吸?”“我是说妳有能力吸出来吗?”
让她离开我,再去开电视转到锁码频道…再给妳好好的观摩一下。

卢艳妃去厕所,大姨妈刚来,一下就跑厕所,她说来的量很多,
来的量再多我都不在意,别像血崩就好了,小宝最怕听到没来…

有客人进门。“有xx红酒吗?”“我看看…”印象中好像没有了。
这女人还算有点姿色的熟女。“不好意思,没货了。”“都没了吗?”
“没了,其实这几瓶和xx红酒差不多,只是品牌不同而已,味道都很相似…”
她边看边想,很犹豫不决,不知该买哪一瓶。“偶尔要尝试一下新口味。”

“我喝习惯了。”“习惯了都会让人感觉无味,试下新的绝对回味无穷…”
“你的话有点怪…”“是妳想太多,我可没有亏妳哦?”“是吗?”
“妳要让我亏吗?”“那就要看你的本事囉…”“我的本事可…老板娘来了。”
卢艳妃脸已经垮了,赶紧进仓库避难…她在第三层脸皮里变,别人看不太出来。

没说要给我自由之前,我还蛮自由的,她说要给我自由后,反而不自由,
不在该回来的时间回来,就要问的清清处楚,只要跟女人稍微有点话说,就很不高兴,
我又不是她老公,盯我盯比老公还紧,我真的要做怪会在她眼前?不懂她脑袋都装什么…

那熟女一离开,卢艳妃在第一层脸皮上变脸的把我拉出仓库。“和她认识多久了?”
气死妳。“认识很久了。” “怎么认识的?”“买菜认识的。”“我听你在放屁!”
“我早上不能去菜市场买菜吗?”“你去买什么菜?” “韭菜、绞肉、面粉。”
“买那个做什么?”“做水饺吃啊?”“你会做水饺?”“包子、馒头都会做了…”
“她是在卖韭菜、绞肉、面粉的吗?”“啊?当然不是。”“那怎么会认识?”

要说个合理又她能接受的说法才行。“她也是去买菜,碰到多次就认识囉…”
“不要告诉我是她主动跟你搭讪的。”“就是那样啊?”“她为什么要跟你搭讪?”
“因为我长得帅啊…呆!” 眼睛快冒出火来了?“不然妳说为什么?”
“然后你们就时常见面约会对不对?”“是啊?她很好相处,还肥嫩多汁…”

气到让妳中风。 “跟她上过几次床?” 在咬牙切齿,很危险的信号,这女人会剪人。
“没上过啦!没足够的时间培养那个情绪。”“我不相信。”“认识就一定会上床?”
“没错。”“为什么?”“因为你的上半身根本就控制不了你的下半身…”
我都不挑的哦?居然把我看得那么扁。“妳不是要给我自由?为什么还管这么多?”

转身在酒箱上坐下。“我不是给你去跟别人的老婆乱搞的自由。”“有差吗?”
“当然有差!自由不等于随便,那是人家的老婆。”“一样都是女人啊?”
“一样都是女人,你就不能正常的跟年轻小姐,而要跟人家的老婆乱搞吗?”
这话说的义正词严。 “就只是说个话,聊个天而已…也算乱搞吗?”“算!”

“妳真的很不可理喻…”“我是不可理喻啦!怎样?” 站起来走到柜台前。
“妳想怎样?”狠狠的瞪着我不吭气。 “这样跟我吵,对妳有什么好处?”
“我才不想跟你吵,是你太过份了。” “我哪里过份?”“还敢说没有?”“哪?”
“都已经有我了,怎么还可以再跟人家的老婆乱搞?还敢说你没有乱搞?”
“妳怎么这么番啊?都已经说只是聊天没怎样,妳还一直…菸、打火机拿来!”
卢艳妃楞楞的把菸打火机放柜台,拿着菸、打火机转身走出店外…

向我招手?走进去。“你在生什么气?”“妳很番。”“我那个来你不知道吗?”
楞看她…大姨妈来火气特别大?好像也是哦…女人真的很麻烦。

九点见再回去洗个澡就来不及了,所以借口很热快八点时在店里冲过澡,
卢艳妃虽然醋劲很大,但也很怕我不理她,所以我每天都要亲亲她摸摸她,
不然她会觉得没安全感,我在店里换下的内衣裤,她还要亲手洗。

到了时方雅芸已经在停车场门口旁,那里不在镇前街上,灯光又没很亮,
她略施薄粉,身上飘淡淡微香,穿着有些紧又稍露乳沟的白色上衣,非常成熟有女人味,
冬天女人都包得紧紧没啥么看头,夏天就不一样了,有些女人有点胸,
又穿微低领质料微薄的白色衣服,胸部让人感觉饱满又突出,
男人看到那种样子,通常都会有种莫名的冲动想过去用力掐个几下。

“来多久了?” 含羞带媚的微笑。 “刚到而已。”贴近她一点看沟内春光。
“好深邃…”“哪有人这样在看的…” “今晚要请我想去哪里吃宵夜?”
“你决定。”“那就走吧…”一前一后,我前她后,慢慢走。
当然是怕被谁的熟人看到,突然想到停下脚步,她小楞一下后继续走,跟在她背后走。

慢下脚步。“为什么走我后面?” 看她屁股…换走她前面。
带她经过条有点暗的窄巷到黑暗处。“来这里做什么?”“做见不得光的事啊?”
“什么?”“妳害我心痒痒的,不先抓个痒怎么能快乐去吃宵夜…”
轻抱住她,方雅芸模样有点惊慌的看着左右。  “会被人看到啦…”

“不会啦…这么暗又静,谁要经过我们都嘛会知道…来亲一个。”
羞赧的也把我抱着,再闭起眼,微仰起头…热吻一下后,从背后一手搂着她,
一手从衣领口伸了进去,轻慢的握捏乳房…一样是去那间客人总是稀稀落落的海产店,
人家营业时间很长,所以这时间算很正常,点好菜后拿瓶冰啤酒,直接就倒给她个满杯。

本来是对坐,可是越想越想不对,对坐着怎么聊不堪入耳的话题,
所以换坐在她旁边,方雅芸赶紧把她的椅子往内移一点,这样我才不会太突出。

“今晚可以到几点?”“你想要到几点?” “可以的话…那当然是到天亮。”
“做什么事需要到天亮?”这问题没想过耶? “呃…我先想一下。”

喝着啤酒在想的同时,几个客人走来走去,还有老板端菜来,
那样当然不方便说些五四三的话,所以就是默默的喝酒吃菜,
她啤酒慢慢喝,没任何不好的表情,似乎已经习惯啤酒的味道了。

“我在想…离开这里后,我们就先上北投,到温泉餐厅去续摊同时洗温泉,
我们当然是一起洗,洗的时候就可以来一下…”“我才不要跟你一起洗呢…”

现在说不要,到时候就还要…还要…再去拿瓶啤酒。
“然后到阳明山看夜景,然后走阳金公路到金山” “骑机车哦?”
“啊?不是啦…是坐公共汽车。”“坐公共汽车?”她真是很好骗。
“请问一下我骑机车还是开车…”“你…机车。” “妳觉得坐机车去很没面子?”
“哪有?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其他又没说什么…你何必说得那么难听。”

故意的。  “在金山我们就找个饭店休息再来一下。”楞看我? “有问题吗?”
“你还可以哦?” “当然可以,然后夜游北海一周,到淡水时再找个饭店休息来一下。”
“还来一下?你都不会累吗?” “不会啦…怎么会累…我是越战越勇…”
用说的…怎么样嘛不会累对吧?“后回到树林再找个饭店休息来一下,玩到天亮。”
惊愕的表情? “怀疑哦?”“我不相信你可以那么多次…还整晚都没睡。”

不相信? “有什么好不相信的?我这么年轻又健壮,当一夜七次郎刚好而已,
倒是妳年纪比较大,所以在床上时妳就负责睡觉就好了,我自己知道怎么玩…”

“你这是什么话?”“我这是在体谅妳内?”“不必!” 再去拿一瓶啤酒。
她已经喝快第三杯了,想酒醉失身比较自然吗?“妳现在是在笑怎样的?”
忽然笑的很阴。“我在笑…我最晚一点要到家,你那些计划都英雄无用武之地。”

“节目可以随时机动调整的啊?”“怎么调整?”“离开这里后就直接先上宾馆,
预计大概十点半离开这里,十点四十五分进到旅社、宾馆房间里,然后开始疯狂到十二点半。”

“除了那个事以外…都没其他事情可以做了吗?” 其他事情?这问题也没想过…
“呃…去夜游,时间又不够,要聊天嘛,我们又常聊…散步嘛,根本是浪费宝贵的春光,
逛街只有妳快乐…真的没其他事可做耶?不然来吟诗作乐…我的诗很湿哦?”

她脸泛红晕,很妩媚的笑着的看我。“还是妳有想去哪里做什么?”“我没有。”
“那不就结了,对了!妳今晚穿的内衣裤性不性感?”“我不知道。” 不知道?
“跟上次穿的一样吗?”“我不知道。”意思就是要我自己去检查鉴定。
“今晚可以射进去吗?”“我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可不可以妳自己最清楚。”
“我不知道。”小宝我不单纯,也不善良,对女人更是一点也不陌生。

今晚是她主动约我,明知道我会碰她,还约我请我吃宵夜…这是什么居心?
她还白衣短裙性感的装扮,长度在膝盖的白色蕾丝短裙,不是窄裙,
这不是已经摆明有心理准备让我宰了吗?既然如此,那被我射进去这码重要的事,
有可能都没想到考虑过吗?还有这回我有可能再带她去凉亭吗?当然不可能嘛!

一定是去宾馆旅社,她绝不会认为在宾馆旅社里我会摸黑的干,
所以当她的衣裙一脱下,上回她穿的内衣裤被我嫌成那样,这回还会再穿一样让我嫌吗?

“不知道,那就射在嘴里好了…我的豆浆可是营养丰富、有益健康的哦!”
“我听你在胡说八道。”“我可是句句实言。” “鬼才相信…”
“拜托!那是妳自己孤陋寡闻好吗?虽然男人的精液主要成份是蛋白质,
但却含有很丰富的男性贺尔蒙,这个贺尔蒙可以弥补女人体内男性贺尔蒙之不足,
所以很多很久没做爱的女人,在做了爱的隔天都会显得容光焕发,
还有男人的精液,比世面上的任何护肤产品的护肤效果都好…”

不是很能接受的模样?“这是日本一个在拍色情片的女演员说的,
她拍的那种色情片都不射进去的,不射在里面,当然就是射在嘴里或身体上,
其中大部份都是射在身体上,身体上被射的部位几乎都是脸、胸部、小腹、屁股,
本来她也不知道,有一次她拍的那种色情片是很多男人要射精在她身体上”

“一次跟很多男人做那个事?”“啊?不是…我想一下该怎么讲…”
喝口啤酒整理一下思绪。“她正和一个男人在打砲,旁边围了一堆男人,
那些男人都在自己打手枪,然后一个一个把精液射在她身上或脸上”“怎么那么变态?”

“那是色情片啊?如果都一成不变,都就一对一…谁还会去买来看啊?”
现实就是如此不是吗?男人没新鲜感哪来的刺激感。

“就有很多个男人射在她脸上,有几个没射准射在她鼻、口、眼睛上了,
正在拍片哪能擦掉,没办法只好把精液半擦半抹的弄脸颊上去,拍完片后去洗澡时,
突然她发现怎么脸颊的皮肤变得好细致?后来她又试验了几次,
结果确定男人的精液真的可以美白皮肤,效果又非常好,但涂上一下就要洗掉。”

“为什么?”“太营养了会长痘痘。”“你怎么这么清楚?”“杂志有写过。”
新闻报纸不可能报那种事,再拿啤酒回来后,一手放在她大腿上,再缓缓的往上移。
“这里不行啦…会被看到。”“我会注意,不会被看到的啦…”
我们坐紧靠在一起背向店外,手在桌下,前面也没人,谁会看到?

微低着头,红晕著脸的喝着啤酒…手指正在她底部上游移…
“你怎么都这么的不正经,连这样的地方也…”“因为妳太吸引我了。”
“要是被看到了怎么办…” “除非钻到桌底下,不然怎么看得到…”
纯粹只是挑衅的行为,所以刚好就好…手收了回来。“今晚妳真的好迷人,怎么了?”

表情突然有点难过,脸色有点苍白…勉强的挤出笑容。 “我没事。” 怎么看都有事。
“人不舒服吗?”“没有啦…等一下就好了。”“是不是在贫血?” 没回答。
老毛病发作了哦?“我还是送妳回去好了。” “我真的等一下就好了。”

“不行啦!妳要是突然晕过去,那我们不就麻烦大了?”“不会啦…”
意思是要继续…那就不再浪费时间,桥边就有宾馆,带着脸很红的她走进去。
方雅芸头都微低,模样有点紧张,进房间后门关上。“放轻松啦…”
把电影打开,转到色情片播放频道。“快来看,精彩的要开始了。”

拉着她在床沿坐下…白人女人凶狠的吸吮黑人的黑茄子,蛋蛋也凶狠的吻舔,
这是在表示野性,接着黑人的大舌头豪迈的刷舔白人女人无毛粉红阴部,
吻舔亲阴蒂,嘴含拉扯小阴唇,舌尖抽插阴道,再来就是开始干了,洋人都是慢慢干。

“怎么?”黑茄子插进白屁眼。“这叫肛交,洋人很喜欢这样干。”
“不会痛吗?”“刚开始一定会,习惯就好啦…”“为什么要习惯?”
“怎么干就那个地方,再好干也会觉得腻,看的人也不会想看都一成不变的。”

看着她衣领内两粒饱满粉白的玉乳…把她衣服脱下,她穿白色绣花胸罩,
三分之二布质罩杯,很新,说性感还不至于,但她穿着感觉蛮漂亮的,
抚摸一下后把胸罩脱掉,让她后躺下手抓奶嘴吸乳头,吸到方雅芸哼哼嗯嗯…

脱下她裙子, 中腰内裤也算不上性感,也许她认为这样就很好看了,
内裤脱下舌头轻轻勾舔阴蒂,方雅芸屁股一直微挺,阴道口流出透明液体,
小阴唇充血张开…脱下衣裤拉她起来再躺下,方雅芸手套弄阴茎一下就含进嘴,
开始专心的吸吮阴茎,头上上下下的动,嘴被阴茎塞个满满,她嘴小…

“啊~啊?唔…”龟头撑开两片小阴唇,进入湿滑紧缩的阴道。
方雅芸美目紧闭,微仰下巴…轻慢抽插的同时,伏身含吸她变硬凸起的乳头。

把她两腿放肩开始冲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放开她两腿趴下,方雅芸立即把我紧抱,饥渴干涸的香唇紧紧贴住我嘴…
让她趴着,龟头从股沟进入阴道,再趴她身上屁股用力撞她屁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阿~~~”
阴道缩好紧。“爽不爽?”“不知道,唔…”“喜不喜欢?”“不知道…?”
把她屁股拉起。“再说不知道?”“不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她无力趴在床上喘息,抓起她一腿插进去,这姿势像两手虎口对顶。

“再说不知道…”“你快点出来啦…”“快说…”“很爽很喜欢…高兴了吧?”
“不高兴。”“为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不啊‥‥‥啊阿~~~”
这叫出其不意…方雅芸阴道流出的白色黏膜液体,把阴茎弄的超像支雪花冰棒。

今早天气有点阴,跑步运动起来感觉还挺舒服的,汗没流太多,等下去买菜,
小宝要做些水饺冰起来,想吃拿出来煮就行了,自己包的料多实在。

“你现在都很早哦…” 转头楞看着那个年轻太太。“妳也很早嘛…”
她好像是专程来堵我的,这几天都天一亮就上来,她居然也都那么早就出现,
又没要运动,也没要干嘛,这么早来这里做什么?来逛街的吗?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送货的。”“送什么货?” “吗啡、海洛英。”
“你在贩毒?” 她的表情好好笑。“不行吗?”“真的还假的?”“假的。”
楞看我。“我是马伕。”“什么?”“送女人上床。” “什么?”

“有人要女人,我把女人送去给他用,用完了,我再把女人送回公司。”“公司?”
“养鸡场好不好?”“你做那个?”“不是。”“你?” “我是菸跟酒…”
“送菸酒的?”“有问题吗?”“没啊?有点连接不太上而已。”连接不太上?
“为什么连接不太上?”“我原以为你可能是做粗工那一类的…”

粗工就是像模板工、水泥工、铁工、綑工、或一些需要劳力的工作。
“为什么认为我是做粗工那一类的?”“因为你的样子啊?”我是黑了点,壮了点没错。
运动完毕该回去了。“我先走了…” “你要走了?还这么早,我也才刚来而已…”
妳啥时来都不干我鸟事?  “妳有跟我有关的事吗?”“我…有。”  “什么事?”

“我…想请你到我家坐坐。” “我哪里都可以坐,可是去妳家坐…不好吧?”
“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没关系啦…我顺便请你喝个饮料。”“要请我喝什么饮料?”
“你想喝什么饮料?”“我想喝很冰很冰的啤酒。” “大清早喝冰啤酒?”
“不行吗?刚运动完觉得口有点渴不知道吗?” “当然可以…那就走吧。”
跟着她走方雅芸上来的那条路下去,经过杂货店时她就去买了啤酒。

她家在二楼,地点是上次方雅芸害我撞伤处的再下面一点,跟着她进到屋里,
沙发坐下她微笑的递上瓶冰啤酒,左看右看,跟一般的住家没两样,她在我旁边小沙发坐下。

“我在想…妳一个人照顾这一个家,怎么会没什么事可以做?不太可能说…”
“一天的时间那么长,一天弄个几样…会有多少事可以做?”说的也是。
拉开拉环,接着仰头畅饮,感觉真是爽。“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妳叫什么名字。”“我姓苏东坡的苏,晴天的晴,花卉的卉。” 苏晴卉?
“晴天的花卉?”“我爸为我取这个名字就是这个意思。”这名字还不会很俗。
“我姓岳,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常啸…壮怀”“喂?”
正在亢奋说…“名字梦龙,就是姓岳的,像条淫梦不停的恐龙。”“你?”


“有问题吗?”“岳梦龙?这名字好特殊…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别再说…”
仰头把另一半啤酒干光。 “不清楚,我阿公取的。”又再递一罐过来?接过来。

“你休息时都做什么消遣?”“呃…看书,听音乐,运动,搞不伦…” “搞不伦?”
“不伦的意思就是违背的伦理的意思,在日本色情影片里这样的情节很常出现,
譬如与母亲发生关系或和同学的母亲,或女姓的亲戚,或别人的妻子发生关系,
反正的就是女人与各种男人违背伦理的发生关系…越背德越有人看。”

拉开拉环灌下一大口啤酒。“我懂了,之前你就有说过…你很会喝酒哦?”
“啤酒的酒精度很低,不喝多时就像在喝饮料。”“你比较喜欢跟怎样的女人搞不伦?”
“啊?呃…”怎么突然来这一句,要想一下。  “条件不太差,其他就看缘份怎么安排。”
“你都没有主动去追求对方吗?” “没有内…追求的话就不属朋友关系了。”

再灌下大口啤酒。“你很坚持朋友的关系?”“是啊?”“为什么?”
“对方都是人家的老婆,如果是情人,那就可能会破坏到对方的家庭。”
“朋友的关系就不会破坏到对方的家庭吗?” 合理的质疑。
“朋友是合则聚,不合则散,不可能跟这男人有未来,还会为他去跟老公怎样吗?”
若有所思的凝视着我。“也就是说如果对方还有别的男人,你也是不会在意囉?”

“当然啊?选择权在对方,人家要交几个男性朋友…我管得着吗?”
“她跟你上床,也跟别的男人上床,你都不会感觉不舒服吗?”

显然有些事情她还是没搞懂。“朋友与情人最大的差别,是在观念感情的主权上,
一个女人跟几个男性朋友上床,没有人会说她怎样,顶多就是性关系很乱而已,
某人的女朋友跟别的男人上床,那就是劈腿,就是对男朋友背叛,就是这样…
如果就只是朋友,那最多就是想表现的比其他男人更强一点而已。”

“如果对方的关系很乱,那你不就可能会被传染到什么性病了吗?”性病?
“拜托!虽然我都不戴保险套的,但我还是会挑的好不好?
不做爱不会死人的,没有确定对方很单纯以前,我是不会跟对方怎么样的。”

灌下最后一口啤酒,罐子一放桌上就又递过来一瓶。“你都不戴保险套?”“是啊?”
“不怕对方怀孕吗?”“那种事在发生关系之前,我都嘛已经先说的清清楚楚,
能不能射进去都由对方决定,所以要是中奖了就是对方自己要去负责啦?
而且我只射上面与下面,射嘴里还不能吐出来,没完全同意我条件,不会跟对方发生关系。”

“你的条件这么严苛…怎么还有人愿意接受?” “因为我有与众不同的东西啊…”
“什么东西啊?”“妳干嘛骂我?”“我哪有骂你?”“妳骂我什么东西?”
“我?我只是说快了一点而已。”不是骂我。“喔?刚才说到哪里了?”
“你?你说你有与众不同的东西…”“喔?然后呢?”“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啊?”

微笑看她。“妳想知道?”“对。”“妳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为什么?”
微笑的手指往裤裆指了指。  “你那里与众不同?怎样个与众不同?”

该怎么形容比较快狠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粗、长、硬、久,就只是这样而已。”  
微笑的看我? “有什么话请直说好吗?”“我曾经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直销,
成功的上线一定必需要有很多的下线,拉下线的最好方式,就是常跟要拉的对象见面聊天,
或是办聚会办活动,聊天聚会时不可能只谈如何卖东西,不聊其他的事情,
女人与女人的聊天之中,很难避免与男人有关的一些话题,
我有几个下线在聊天时几乎什么话都敢讲,刚开始时我都听得很不好意思…”

肯定是结了婚,也生过小孩又不算很年轻的女人。“继续…”
“后来又遇到几个私生活有点乱,但业务能力很高的下线,
她们都说男人对那种事都很爱吹牛,上床前都讲自己有多长有多粗有多强,
结果上床后根本都是在画唬烂,不知道你粗、长、硬、久的标准在哪,不过我的标准是…”

一只手像在握什么东西一样,然后起身离开,回来时带了一把尺。
坐着手在比来比去,尺在量来量去。“嗯…粗起码4.2公分以上,长…最少16公分以上,
硬是…至少可以一翘一翘的,久是最快也要半小时…你确定你真的有粗、长、硬、久吗?”

说得还真清楚仔细。  “需要我脱下裤子让妳鉴定一下吗…” “你以为我不敢看吗?”
真是爱说笑, 喝口啤酒。“不需要这么认真吧?” “是你自己说你粗、长、硬、久的?”
干嘛这么激动。  “妳也可以说妳深、大、干、黑啊?” “什么深、大、干、黑?”

该如何描述比较适切?“就是妳下面深不见底,大似隧道,干如枯井,污漆吗黑”“喂?”
来去尿个尿…上完厕所面带微笑的坐下。  “我第一次来,妳这个已经结过婚,也生过小孩,
又只单独一个女人在的家里,然后在妳面前脱下裤子给妳看宝…妳觉得适当吗?”

“根本就是说谎在心虚。” “请问一下,我有没有粗、长、硬、久…跟妳有关系吗?”   
“我知道你是不会随便乱来的男人,所以才会带你来我家里坐坐,
没想到连你也有那种爱吹嘘自己怎样坏习惯?如果你是在说谎,那该如何惩罚?”

认真了耶? “既然妳硬要,那我就陪妳玩一把…请问妳想怎么玩?”   
“就来赌粗、长、硬,这三样…如果你有其中一样没达到我的标准就算输,
至于输的惩罚是…我这个家想重新粉刷一下,粉刷还有材料都要你全部负责,
而且不能乱刷,如果刷的不像样,我可以要求必须刷到好为止!”

这女人很敢耶? “如果我没说谎呢?”“你想怎样?”“我想想…”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想…我想对妳怎样,妳都不能拒绝。”
“怎么可以这样?”“我输了要帮妳刷整间房子还包括材料,妳输了随便我不公平吗?”

“不能这么比的好吗?”“是妳要赌的,不是我哦…要不要快点决定。”
想占我便宜,门都没有。  “好!口说无凭,要立契约为证。”立契约?

“妳是主人…契约就由妳来写吧。” 看妳怎么写这种契约,喝我的啤酒懒得理她。
没一会就写好了…岳梦龙愿意为苏晴卉,无偿提供材料及粉刷整间房屋,
如果粉刷的效果过差,苏晴卉有权要求一直粉刷到可以接受的程度为止。

“这算什么契约?我的部份呢?也没写为什么帮妳刷房子啊?” “不知道要怎么写啊?”
写得出来也肯定是不堪入目。“这张我要是先签了,根本就不用比就必须帮妳刷房子了。”
这种契约真的是太超过了,害我又开一瓶灌一大口。 “那只能以人格来做保证了。”

“然后?”“我输了就随便你,你输了就必须签。”“我要怎么相信妳?”
“我才要说你不知道能不能相信而已咧?” 真凶。 “就勉强互相相信一次,然后呢?”

“什么然后?”互相楞看… “妳不是要鉴定吗?”“你不脱我怎么鉴定?” 也对?
站起来,毫不脱泥带水的把运动裤及内裤往下拉。“来鉴定吧。” 瞄一眼。  “你输了。”

我输了? “我哪里输了?”“连量都不用量,你不是输了是什么?” “啊?”
她是突然秀逗了吗?  “这位太太,丈量男人性器官的基本标准是什么知道吗?”
“是什么?”“没有勃起完全怎么量啊?妳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我又没量过怎么会知道?那你现在就让它勃起啊?”“啊?”

要我在她面前打手枪? “我除了小便还有洗澡以外从来就不碰它的耶…”
“那我怎么量?”“妳来碰啊?”“我才不要咧!”  不要?把裤子拉上。
“那就没得谈了…”“你怕输对不对?” “我不碰妳也不碰,不能勃起怎么拼输赢?”
“男人不是光想像就可以勃起了?”“是啊?问题是我没有足够刺激性欲的对象好想。”
楞看我。 “都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其他的办法?“呃…有。”“什么办法?”

“妳穿性感一点内衣裤来挑逗我啊。”脸色粉难看? “我是讲真的啊?”“屁啦!”
“拜托?女人碰多了本来就比较不容易兴奋…还当我是年轻小毛头哦?”
“我碰可以,不过要再加一样…把这个家上上下下全都清扫整理干净。”
真的是最毒妇人心。“没问题,成交…来碰吧。” “你站起来。”

站起来后到我身后,接着一手从裤头摸索进去,确定抓住后开始搓动。
虽然技巧极差,但小弟弟还是给了她面子硬挺了起来。 “这样可以量了吧?”

“可以了。” 干脆一点把裤子内裤脱掉,她脸微红蹲著拿着尺开始量。
忽然想到这场景之前就出现过了说…“如何啊?” 她的面枪不太好哦?
“粗、长算过关…还有硬…”“喔!麻烦妳回去坐好。”她一坐下就站在她面前。
我翘!我翘!我翘翘翘…“好了!可以了!你赢了…”  “妳输了哦…”

垂著头非常不情愿的点头。“ 那麻烦妳站在我面前,慢慢把衣裤脱下…”
楞看我一下,接着表情羞惭加悔恨的低头,在我面前缓缓脱掉上衣然后长裤,
再来两手护胸 ,两腿紧夹的楞呆站着,这样的反应很正常。

“妳皮肤很白内?麻烦手放下,然后转个几圈让我欣赏一下妳的身材。”
照做了,但动作很像机器人。“接下来麻烦做几个很诱惑的动作给我瞧瞧。”
惊愕的看我…表情充满愤恨的开始,做她自认应该是诱惑性的姿势动作。

“可以了,请坐下。” 她坐下后站她面前。 “含着它吸一吸。”超惊愕的看我。
“随便我的哦…愿赌服输哦…我知道妳非常不甘心,所以要反悔可以直接说。”
反悔就别想再跟我怎样,她为什么带我来她家?不就是想跟我更亲近的互动。

一手捏握阴茎再轻含龟头。“别说妳不会哦…”她这年纪不太可能不会。
很轻慢的吸吮阴茎…她的表情怎么看就是不欣赏。“好了,请到沙发坐。”

她坐下后微看她的抓起她双脚,放肩后把内裤脱下,阴毛多,阴部蛮干净的,
苏晴卉脸转一边还闭着眼,阴道口都泛著水光…龟头压顶阴道口。

“哼!~唔~…哼~嗯!唔…”龟头慢慢进入紧滑的阴道,她表情蛮难受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她想克制感觉,但感觉清楚又直接所以克制不了,两脚放肩身体压下微笑看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阿~~~”
阴道缩好紧,淫水流好多…阴茎抽出阴道,龟头塞进她嘴…楞呆的看我。

扳着她头开始抽插。“这是让妳知道,我说久,也不是青菜说说而已…”
微笑穿好裤子。“本想玩久点,但妳的内衣裤又旧又丑…我该走了,不用送嘿!”
狂笑的转身,迈开大步走出她的家…她还精神有点恍惚的楞傻著。

学生放暑假了,放暑假的第二天张佳绮就来了,当然是来打砲的,
那小女孩这么好色?当然不是,是这女孩脾气很倔,就是不信邪,
虽然她的阴道已经稍微适应了阴茎的粗壮,但还是不能干的太激烈,嫩逼内?
稍微快一点、用力一点,苦瓜脸就出现了,也不能射进去,但认为我没出来是她的不对,
才想把我吸出来,结果搞到手酸嘴也酸,她哪会吸…不服气也无可奈何。

这回来已经习惯跟我坦诚相见,虽然还是很羞怯,但态度从容多了,
先洗澡,边洗边干,回床上后继续边看有码色情片边慢慢干,那是她要看的,
张佳绮当然是想多学点技巧,这回有进步一点,但她嘴小一直张著容易酸,
就嘴休息一下只靠手,她哪懂技巧就是穷捏猛打…阴茎差点脱皮,
最惨的是不能教她…把她教会了,只要想到就来把我榨一下,不是自找麻烦?
继续阅读
【粉嫩女郎】看图约妹:Line:Lover775 SKype:seven.7752 台湾一夜情 援交妹 钟点情人 爱爱 ...粉紅女郎【粉嫩女郎】看图约妹:Line:Lover775 SKype:seven.7752 台湾一夜情 援交妹 钟点情人 爱爱 ...粉紅女郎【粉嫩女郎】看图约妹:Line:Lover775 SKype:seven.7752 台湾一夜情 援交妹 钟点情人 爱爱 ...粉紅女郎艳丽型 夜店妹 够骚 够淫荡 年轻的肉体 火辣身材很棒噢~~粉紅女郎性感女神外送茶看照约妹大台北外送茶line:anna335新义区叫小姐 新义区外送微信:anna564...baby335520性感女神外送茶看照约妹大台北外送茶line:anna335中山区叫小姐 中山区外送茶中山区找...baby335520合租做爱carefree1【新干线外约】+Line: newgang16888 高雄外送茶/高雄外送茶庄/高雄全套外约ttnltkgrl88护士堂姐atb987tp外送茶看照约妹大台北外送茶line:anna335板桥叫小姐 板桥外送茶 板桥找女人 板桥找茶...nalala双十节体验了个不一样的节日love753951午夜情挑~美艳邂遘~~尝试了不一样的服务 ... Line:anna335jiejie335[转载]金庸美女录vagrend健身房中的姐弟情atb987tp新情迷梦醒-第88集LiJenTsai南区旅馆叫小姐Line:tw789小姐Ella外送茶庄iloveellaline:zwjp9951第一间网络妓院 国庆豪礼大餐 敬请品尝~mm987410给妻姐按摩atb987tp【看图约妹】LINE: hello7878◆skype:mini1.1正妹外送茶坊<专属>你的茶坊jianrennizdm【乳痴多娇】19岁大波学生妹的淫荡做爱生涯line:exo00881jy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