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湿淋淋的水蜜桃

楼主: kangwei96122014-06-17 14:18:00
窗外小鸟吱吱的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懒洋洋睁开朦胧的眼睛,举起双手伸了一个懒腰,感觉今天的精神特别好,披了粉红色的晨袍便走下床。
  
  当脚踏到地面,便踩到昨晚用过却没有沾上精子的避孕套,呆呆的坐在床边,望着脚下的避孕套,不禁想起昨晚和丈夫发生……
  
  昨天的心情很兴奋,脑子不停的想,丈夫外国公干一个月,今天就会回来,而我也不用独守空房,心理涌出甜丝丝的喜悦感,愉快的心情下,碰巧又是遇上排卵期,阴穴隙缝处特别湿潺,花瓣的嫩豆发出难受痕痒的感觉,自然也产生了对性的需要和冲动,也许湿滑的阴璧整个月少了鸡巴的安慰,生里难免会遇上这种饥慌的情形吧。
  
  晚上故意穿上一件低胸性感透明的短睡衣,除了露出两条雪滑的粉腿,睡衣的长度,不足遮掩整个毛丛丛的蜜桃,荡著胸前饱满的大奶爬上床,立刻挑逗老公的裤档,摸索那条暖烘烘的鸡巴,冲动要将它塞入那条痕痒的蜜桃缝,阻塞源源不绝流出的蜜汁,同时希望鸡巴赶走体内的空虚,满足我强烈的需要!
  
  “嗯…老公…我想要…给我…”欲火焚身的我把蜜桃贴在老公的腿边磨著!当我的手摸进老公裤档的时候,发现鸡巴仍是软绵绵,不禁大失所望!
  
  “老公…别这样…摸摸我下面…已经全湿了…”我把老公的手放在水蜜桃上。
  
  欲火焚身的我,忍不住把头往下移,最后把两片湿滑的珠唇,套在红红的龟头上,舌头像水蛇般的灵活,不停展开挑逗和吮吸,虽然吞吐几下之后,显有勃起之像,可是当我为鸡巴套上避孕套之后,鸡巴马上便软了下来,最后他一句太累,便倒头呼呼入睡,我则要在一旁忍受欲火的煎熬,渡过漫长的一夜。
  
  坐在床边望着避孕套想着的时候,突然想起丈夫约我今天一起吃午饭,看来他还很关心我,也许他知道离家整个月冷落了我,想补偿我一点温暖的感觉吧!
  
  早晨的空气是新鲜,微微的金黄色阳光,照在碧波绿水的海面上,望着窗外大自然的美景,心里所有的闷气,也告烟消云散。
  
  我面对窗外的海景,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举高双手开始作晨操,保持身栽苗条和曲线的美态,成了我日常的工作,我不容许身上多加一些脂肪,除了注重饮食之外,还会阶级的进行瘦身护理,除了要保持纤腰的曲线,更不容许乳房有下垂的现像,除了定期进行胸部美容,晚上也会按摩乳房,促进乳房的血液循环,以新陈代谢之法,保持乳房的青春活力。
  
  今天跑步的时候,发觉乳房很涨,当做了十五分钟的跑步后,马上把窗帘掩上,脱下身上的晨袍,立刻将肩膀上的睡衣吊带,往外一拨,整件红色薄丝的低胸睡衣,沿着雪滑的肌肤,滑落地面。
  
  身上只穿着一条浅蓝色薄丝透明内裤的我,对着镜子小心检查胸部发涨的乳房,用手指在饱满的乳球上一按,感觉比平时涨了很多,一惊之下,马上放开双手,对着镜仔细的看,乳房是否有下垂的现像!
  
  幸好两团挺实的乳球,仍然高高挺著,而娇嫩乳头在我手指轻抚之下,很快竖起挺硬了,总算松了一口气!
  
  蜜桃透过浅蓝色的薄丝内裤,呈现一片诱惑的三角洲,手指情不自禁轻轻扫著内裤蕾丝花边外,脑海里不停的想,老公昨夜为何不碰我呢?
  
  在房间走来走去,总是觉得乳房很不妥,最后顾不了这么多,立刻拿起床边的电话,打给了私家医生兼好友黄慧珊。
  
  “早!请问黄慧珊医生在吗?”
  
  “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如心!”
  
  “如心,早呀!有什么事吗?”慧珊问。
  
  “慧珊,今天我起床发现乳房发涨,担心乳房开始出现下垂的现像,所以打电话来请教你。”我心慌的说。
  
  “你这么年青又勤于做胸部护理,怎么会这么快出现乳房下垂的现像呢?”
  
  “慧珊,你可以告诉我,乳房涨大的原因吗?”我心急的问。
  
  “如心,乳房涨大的原因有几个,你上次的经期来得准吗?”
  
  “上次的经期很准呀!”我想了一会说。
  
  “如果经期准,就肯定不会有身孕,那你会不会是心理作用呢?”
  
  “什么心理作用?我很正常呀!”我不满的说
  
  “我指的心理作用,是想问你最近会不会房事过多,或者很久没有进行房事呢?”慧珊马上解释说。
  
  “这个…有关系的吗?”
  
  “哎呀!你一向很清楚女性的生理变化,可能你太紧张了,自已吓坏自已吧?你记得上次的性行为,是什么时候了吗?”
  
  这个问题太尴尬了,但医生问起,没理由不如实回答呀!
  
  “慧珊……是指和丈夫…还是…自已…的性行为?”我尴尬的说
  
  “两样都说说吧!”慧珊笑着说。
  
  “如果和丈夫的性行为是一个月前,自已进行就隔三天一次!”我脸红的说。
  
  “如心,你的手淫次数太多了,虽然没有坏处,如果一星期一次,就比较正常,也许是你丈夫不在身边,所以次数增加了,这个没有关系,那你昨晚有进行性行为吗?”
  
  “昨晚原本是想,但丈夫要弄进去的时候…最后没成功…”我不好意思的说。
  
  “当时你冲动兴奋了吗?最后有自已解决吗?”医生问。
  
  “我是处于兴奋状态…但后来自已抑压,最后没有进行手淫!”我害臊的说。
  
  “这样我明白了!你的心理原想做爱,生理上已经准备就绪,可是你中途停止,所以生理上产生了变化,没有得到适应的调和,所以乳房会有些发涨的感觉,这是正常的,你不必大担心也不用看医生,或者进行一次性行为,这乳房涨大的感觉,就会自然消除了,明白吗?”医生解释说。
  
  “慧珊,谢谢你!我明白了!”我高兴的说。
  
  “不用谢了!我们是老朋友啊!有什么事便随时拨电话给我吧!再见”医生说。
  
  “再见!”我放下电话。
  
  通过电话后,心理上比较安心,也许自已也太紧张了,这样简单的生理问题,我一向很清楚,慧珊说得对,我确实太紧张,这都是丈夫昨晚弄成我这样的。
  
  我的手仍然轻抚自已的乳房,脑海里想好不好自已先弄一次呢?伸手到内裤里面的蜜桃洞一探,发现阴毛已经沾上蜜汁,中指无意触碰到藏在花瓣的嫩豆,全身如触电一般,不禁产生颤抖的感觉!
  
  “啊…我真的太需要了…老公…为何你昨晚不给我呢?”
  
  我的手指在蜜桃洞外轻轻的搓著,全身发热滚烫,辗转反则,手指开始搓揉痕痒的乳头,而乳头这时候也竖了起来,两团饱满的乳球,变得更加的饱涨,手指用力在乳球上一按,乳球似触电般直冲脑门,兴奋的叫了出来!
  
  “啊…我不行了…手指要插进去…啊…”
  
  当玉指翻开两片花瓣,就要插进狭窄且发痒的湿径时,突然想起丈夫约我吃午饭,他要我提早一小时到他办公室,我突然想起,丈夫会不会想补偿昨晚的事,邀我到他办公室做爱呢?
  
  我仔细的想了一会!
  
  对呀!丈夫有一次在办公室和我做爱的时候,两人都十分的兴奋,而且似偷情一样,莫非丈夫要我提早一小时到他办公室,就是为了补偿我的需要?
  
  我现在该继续吗?
  
  不!我还是保留最浪、最需要的一面给丈夫看,这样他才会更加的兴奋,可是我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呀!
  
  我知道要是我现在泄了一次,等会的激情就会冷淡,为了让等会有更激烈的表现,我抑压内心的欲望,马上把放在蜜桃花瓣上的手抽了出来!
  
  “哇!这么湿呀!”望着自已的手指叹了一声!
  
  我立刻拿了浴巾跑去冲个凉,此刻只有水才能扑灭内心燃起的欲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该是时候准备整装了。
  
  打开衣柜左翻右找的,始终不知道该挑选哪一件比较好?
  
  我突然想起老公很喜欢我云白粉腿,每次做爱的前戏,他都喜欢将春囊,贴在我的大腿上磨著,享受我粉腿上滑嫩和冰冷的感觉,最后他用我的阴毛,去骚弄他的春丸。既然为了要刺激丈夫的性欲,终于挑了一条淡黄色的超短迷你裙,回头望着窗外,想起是冰冷的天气,如果穿这件短裙似乎很不会适?
  
  最后为了满足老公的视欲,我顾不了这么多,最多披上貂皮大褛保暖了。
  
  打开另一边的柜门,挂著五颜六色的乳罩,回头望望窗口,看见窗帘已经掩上,于是把身上的薄丝晨袍脱下,赤裸裸对着柜前的大镜,摸了一下胸前涨起的乳房,发现乳头仍然硬硬的挺著,看来阴穴谷起的痕水不泄出来,奶头是不肯摆休了!
  
  “你就等多一会吧!”自言自语的用手指逗著奶头说。
  
  拿起浅黄色的乳罩,摆在胸前乳房上看了一会,发觉软杯的蕾丝通花型乳罩,不够性感,而且软性的乳杯,显得乳房不够突出,于是再找了一件乳白色的硬杯乳罩,但发现是吊带背扣,不是前扣型,这样会减低老公的乐趣,苦思之下,终于想起要性感、又要乳前的激情乐趣,用乳贴最合适了!
  
  马上打开摆放卫生条和避孕套的抽屉,终于找到几个乳贴,这类的乳贴,一向很少用,怕会长期压着乳头,影响乳头红润之色,可是今天为了让老公得到更性奋的乐趣,只好派上用场了,想起老公等会用手指在我乳头上拔开乳贴的情形,内心一团欲火再次燃起,我真是饿坏了!
  
  贴上两片乳贴后,仍然发现两粒乳头凸了起来,不过外面有一件大褛遮掩,心想没关系吧,贴上乳贴后照着镜子,看见沾上淫水的蜜桃,就春心大动,但我不能碰它,毕竟我要忍着,好让老公看看我渴望的一面!
  
  我突然想起要是老公的手,摸在我雪滑粉腿的时候,突然碰到我湿淋淋的阴毛,他一定更加的兴奋了!
  
  “嗯!还是不要穿内裤了!”我脸发烫的对着镜子说。
  
  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马上挑选多一件上衣,便赶着出去,既然衣内属于真空上阵,干脆大胆的选了一件低胸 V 形的露背吊带上衣,看着自已一对 36C 雪白高挺乳球,就像一对挺起的山峰,而且上衣低胸领露出雪白的乳沟,自已也觉得十分的性感!
  
  打扮好了之后,披上一件大褛走到门口,穿了五寸高的黄色高跟鞋,临出门的时候,在镜子看了一看,鞋面镶有人工造的蓝宝石,身上一套高贵的貂皮大褛和帽子,手指佩戴闪亮的火鉆,唇上艳红的口红,身上清香的香水味,想起自已到老公写楼,扮演一名高贵淫荡女,脸上不禁泛起片片红霞!
  
  坐在劳斯莱斯房车里,好像当日坐在新娘车,等著破处那种紧张的心情一样,虽然是紧张,但内心却十分的兴奋,唯一最担心是,阴穴隙缝的淫水,沾湿了房车的坐椅,为了不想让司机发现我胯间留下的水渍,偷偷在坐椅上铺了两张纸巾!
  
  走进老公的写字楼,每个人都起身向我打招呼,甚至高层的总经理都故意跑出来迎接我,看见这么多人的目光投射在自已的身上,想起自已下体没有穿内裤的情形,一种莫明其妙兴奋的刺激感,涌上心头,脸红的我紧紧捉著大褛,怕会不小心走光!
  
  “黄太,早!”不停传来耳边的问好声。
  
  这时候一名高贵中年女人,迎面走了过来。
  
  原来是我母亲,她是这里人事部总经理,不过是我结了婚后,她才升上总经理的职位,可能是靠皇亲国戚的关系吧。
  
  “心儿,找阿辉吃饭?”母亲笑着问。
  
  “妈,是呀!等会我们一起吃饭吧!”我说。
  
  “不!我不想当电灯泡,我先忙去,阿辉的辨公室直走就是了。”母亲说。
  
  看着母亲的背影离去,想不到母亲的身栽,仍然保持如此的好,当我们两人走在一起,相信不会有很多人,看得出我们是母女。
  
  终于来到老公的办公室。
  
  “黄太,早!”林秘书看见我说。
  
  “早!我老公在吗?”我笑着小声的问。
  
  “在!”林秘书笑着回答。
  
  原来现在当秘书可不简单,全身都要讲究名牌,竞争力很强呀!
  
  踏入老公的办公室,原来已经装修过了,宽阔的写字桌,银白色的窗帘布,金黄色的高级沙发,清雅的酒吧摆放无数的美酒,对着一片大海的窗边,放著一张消除疲劳的按摩椅,还有一列高尔夫球的用具,地上铺着一块人工造的草皮,我开始怀疑老公这间办公室,是他第二间渡假屋!
  
  “老婆,你来了!”老公对我笑着说。
  
  “老公,会不会妨碍你工作?”我脱下大褛望着身旁老公的秘书说。
  
  “我约了你吃午饭,怎会妨碍我工作呢?”老公走过来说。
  
  “黄太,您的大褛沾上油渍,我想要马上弄一下会比较好,让我拿去楼下,帮您弄干净好吗?”秘书说。
  
  这么会那麽大意呢?一定是下车的时候沾到车门的油渍,幸好被秘书发现,要不然干了就洗不掉了,但脱下大褛便会让秘书看见我穿得如此性感,会不会尴尬呢?但也没有辨法,幸好秘书是个女的。
  
  “麻烦你了!”我脱下大褛递给秘书说。
  
  “黄太,很快便可以拿回来给您,我这就去!”秘书说完转身就走。
  
  “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进来,任何电话也不听!”老公向秘书说。
  
  “是的!”秘书出去后把门关上。
  
  我听老公下这样的命令,心里十分兴奋,老公真的想和我在此,大干一场,我突然想起,忘记带避孕套了,真糟糕!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辨法了,没有避孕套就没有避孕套,射进子宫里就射进子宫里吧!
  
  老公看见秘书出去后,即刻走过来抱着我亲了一下,他的手伸进我的衣内,在我乳房上轻轻摸了—下!
  
  “老公…怎么…你不怕…有人进来吗?”我假矜持的说。
  
  “秘书在外面守着!不用怕!来…”老公继续亲着我脸。
  
  “亲爱的…你没戴乳罩…”老公把嘴移到我的耳边说。
  
  “别说嘛…羞…”我脸红的说。
  
  “嗯…痒…”老公用口吹了口气到我耳洞里。
  
  我双手环抱老公向他索吻,当我两片润唇碰到老公的须根,一种骚痒的刺激感似触电般传遍全身,我紧张用力搂着他,突然一张发烫的手,摸在我的光滑的臀部,我全身酥软的把脚张开,希望这张火掌,尽快摸那流出琼浆的蜜桃缝!
  
  “亲爱的…内裤…也没穿…好性感呀!”老公色迷迷的说。
  
  “啊…老公…我很想…我要…”我发出强烈的渴求。
  
  我受不了老公三路的攻击,乳头已经被他挑到涨硬竖了起来,蜜桃更是泛滥湿了一大片,我不停的扭动臀部,碰触老公暖烘烘的手,想把那条湿滑痕痒的隙缝,套在老公粗大的姆指上!
  
  突然!发现下体被一条长棍顶着,原来老公的鸡巴挺了起来,我马上解开老公的裤档,掏出一条热辣辣的鸡巴,掀起下体的迷你裙,捉着火烫的龟头,拼命擦那发痒且湿滑的阴蒂,原来我的阴蒂已经从两片花瓣里竖了起来!
  
  “老公…嗯…给我…快…给我…”我发出渴望的呻吟声!
  
  “亲爱的…帮我亲亲它!”老公的鸡巴向我推了一下说。
  
  我忍着蜜桃万蚁爬行的痕痒,马上蹲下用手握著高挺的鸡巴,毫不犹豫的张开口,将整只鸡巴含进嘴里,不停的吮吸!
  
  我很久没亲过火辣辣的鸡巴,很久也没嗅到男人那股尿味,舌头拼命舔著红润的龟头,急不及待将鸡巴含进嘴里。
  
  我想起老公最喜欢我玩弄他的春囊,我马上把雪白的玉指,插入老公那条蓝色的内裤里,轻轻用玉指挑逗两粒春丸,逗得老公紧紧捉着我的头发。
  
  我加快吞吐老公的鸡巴,鸡巴不停的涨大,他的臀部突然将鸡巴往我嘴里抽送,但他的动作太剧烈,碰到我的喉核,这一下突如其来的的动作,把我泪水也逼了出来,但我都忍下来,为了不想老公扫兴,继续用嘴巴勉强的吞吐!
  
  我偷偷将湿透一片的水蜜桃,移到老公的脚指上,脱下身上的迷你裙,立刻将藏在花瓣里发痒的阴核,贴在老公粗大的脚指上,疯狂的擦著,偶尔大脚指,从湿滑的桃源洞口,滑了进去,挑起我剧烈的兴奋,一阵阵的快感把隙缝的琼浆,全部涌出洞口,流出的琼浆沿着脚指,流到老公的脚板上!
  
  “亲爱的…别亲了…我受不了…会射的…!”老公推开我的头说。
  
  我听到老公说要射,一惊之下,马上停止口和手的动作,我不能让他这样射精,欲火焚身的我,还没有解决,怎能半途煞车呢!
  
  老公深深吸了口气,幸好冷静的把门口精子忍着,没有喷射出来!
  
  “老公…帮我脱掉…”我站起来将胸前饱满的大乳,贴在他的胸膛娇憨的说。
  
  我想老公看到我两个性感的乳贴,他一定会兴奋极了!
  
  老公细心的脱掉我的上衣,随手往沙发上一抛,当老公发现我两个乳头,贴上了两片乳贴,不禁冲动的亲了一下,慢慢用牙齿将乳贴撕开!
  
  “老公…你坏…从哪学的…”我撒娇的说。
  
  “灵感之作呀!”老公笑着说。
  
  两个乳贴被老公的牙齿,撕下丢在地上,我心一慌马上拾了起来。
  
  “老公…都湿了…等会我用什么遮掩呢?”我摸著发硬的乳头说。
  
  “不贴就不贴嘛!算反正你有本钱呀…哈哈…”老公嘻皮笑脸的说。
  
  “我不依…羞嘛…我要罚你…”我撒娇的说。
  
  “亲爱的怎么罚呢?”老公搓着我的乳房说。
  
  “我要你…好好…的满足…我…”我脸红的说。
  
  “好…”老公望着我说。
  
  老公抱起我放在写字桌上,将我两条粉滑的大腿分开,握著大鸡巴对准蜜桃的小洞,准备插进去的时候,突然门被打开了!
  
  我一惊之下,马上用手掩著赤裸裸的身体,回头一望原来是爸爸走了进来!
  
  爸爸进来看到我们的情形,吓了一跳!
  
  “老公,爸爸怎会有锁匙的呢?这下怎么好,羞死了!”我小声的问。
  
  “老爸的锁匙是万能匙,全部的门锁都能打开!”老公马上藏起鸡巴,用身体掩着我,我很尴尬站在老公背后,全身不停的颤抖!
  
  “董事长…他…冲…”秘书吓到不知该怎么说。
  
  “没事了!你出去吧!”老公说。
  
  秘书出去后,爸爸气冲冲的走到老公面前,将手上的文件丢到他的身上,接着用力的在老公脸上,打了一巴掌!
  
  老公呆呆的望着老爸!
  
  “你这个败家子,出国一个月干了什么回来?在对方面前摆什么架子?现在好了,眼光光看着六十亿的生意告吹了,当初是你逞强要接手这件交易,结果把好好的交易,无故给弄跨了,我下个月在董事会上,将会废除你身上所有的职务!”爸爸气愤的说。
  
  我看见老公被爸爸打了一巴掌,整个心快要跳了出来!
  
  “老爸,关我什么事?”老公辩护的说。
  
  “要不是你在拍卖会上落对方的面子,这宗交易又哪会告吹呢?你这个败家子…”爸爸再次打下一巴掌!
  
  这次丈夫很生气的用手挡着,接着向老爸身体一推,老爸整个人推到地上,丈夫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我整个人被这一刹那的转变,吓呆了!
  
  丈夫走开之后,我的身体没有了遮掩,变成赤裸裸的站在爸爸面前,原想拾起被丢在爸爸脚下的衣服,可是老公又冲出去,我担心他们父子俩闹僵,马上想把老公捉回来,可是老公开门走出去,我也被他这股蛮力,拖到办公室外!
  
  全身赤裸裸的我站在办公室门口,十分的尴尬,所有人的目光,同时全投射在我光滑的身体上!
  
  “全部人转过头,不准看!”老公大喝一声!
  
  “老公,别冲动!快回去向爸爸道个歉!”我躲在老公身后说。
  
  “不!老爸气在心头,我进去肯定会火上加油,他的臭脾气你不是不知道,看来这趟我真的一怎所有了!哎…”老公叹气的说。
  
  我想这回该怎么办好呢?老公事业心很重,而且他一心要当上主席的位,这次他想表现自已,想不到会出事,如果真的被爸爸废除他身上的职务,老公一定受不了这个刺激,况且爸爸一直喜欢外面那个私生子,万一爸爸借这次机会,而把那名女人和私生子接回来,老公未来的日怎么过呢?他又怎能忍受这股气呢?
  
  “老公…你不怕爸爸会趁机把…那女人接回来?”我说。
  
  “我就是担心这个问题,你帮我劝劝他,老爸最听女人的话了,老婆,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别让老爸废除我身上的职务…求求你…”老公哀求的说。
  
  老公说得对,爸爸最听女人的话,为了老公,我只好进去求爸爸给老公一个机会,这么久以来,老公是第一次求我,所以我一定要为他辨好!
  
  “老公,你别离开公司,别让我担心你!”我抱着老公的身体说。
  
  “我到会议室坐坐,等老爸的气消了,再说吧!”老公说。
  
  “我进去了…”我偷偷望了众人一眼,心想这回糗大了!
  
  我走进老公的办工室,发现爸爸坐在沙发上,手上还拿着我那件低胸V形的露背吊带上衣和迷你裙看着,我光着身体走了过去。
  
  “如心,别碰到我的脚,刚才被那个不孝子一推,给扭到了脚根,现在还隐隐作痛,看来我身旁该找多一个人看着,是时候把他们接回来了!”爸爸说。
  
  果然被我猜中爸爸的心意,他确实想把私生子接回来,既然爸爸用他们两个字,应该是打算把母子二人都接回来吧,那我老公的职位肯定不保了。
  
  “爸爸,您扭到了脚根吗,让我帮您推拿一下,其实您不用担心没人照顾您,还有我可以照顾您,我相信阿辉会慢慢改的,您可否把上衣还给我!”我脸红的说。
  
  爸爸看了我一看,似乎对我的上衣很感兴趣!
  
  “如心,你帮我推拿一下脚根,这件上衣的质料不错,您倒杯酒给我。”爸爸仍然看着衣料说。
  
  我光着身体走去酒吧,从镜子反映下,发现爸爸一对眼睛,望着我光脱脱的圆臀,一种羞怯的感觉涌上心头,感到非常的尴尬和脸红!
  
  走到酒吧拿起手晶杯倒了酒之后,便双手将酒递给爸爸,当双手递上酒杯的时候,双手无法遮掩身体的重要部位,两粒竖起的奶头对着爸爸的脸,虽然双腿紧紧的合闭,可是阴毛却无法遮掩,实在难为情!
  
  我把酒杯递给爸爸的时候,他的一对眼睛盯着我丰满的大乳上,无形的刺激感,再次涌上心头,奶头发涨的挺硬,为了怕蜜桃流出蜜汁,我马上蹲下,提起爸爸的脚根推拿,我紧紧合闭双腿,尽量隐藏蜜桃那条红红的湿隙缝!
  
  当脱下爸爸的鞋子,看见他的脚指,不禁想起刚才用老公的脚指磨著阴核的情形,阴核这时候再次痕痒,我知道下面的水蜜桃又起了变化!
  
  “如心,天气这么冷,怎么你会穿如此薄的上衣呢?”爸爸望着我问。
  
  突然被爸爸这一问,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被爸爸这一问,不知所措紧张而大力的在爸爸脚上一按,爸爸立即喊了声痛后把手中的酒杯翻倒在身体上,而我的上衣和裙也被酒淋湿了!
  
  我紧张的站起来,立刻拿开爸爸身上的酒杯,用纸巾抹著爸爸身上红酒的水渍,我慌张的抹著,暗中指骂自已太粗鲁了,突然我看见我的上衣和裙,全都沾了红酒,那我怎能穿呢?
  
  我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一边抹一边望着爸爸的神情,不知道他是否生我的气?当我望爸爸的时候,发现他一对眼睛,直盯着我的胸脯,我往胸脯一看,发现我两团饱满的乳球,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摇摆着,两粒竖起发硬的奶头,在震荡的乳球上起舞,感到十分的尴尬和羞怯!
  
  “是不是那个不孝子,要你穿成这样到办公室胡闹的?”爸爸严肃的说。
  
  我不能让爸爸对老公更加不满!
  
  “爸爸,我自已故意的!”我害羞的说。
  
  “是你故意的?为什么不在房间弄,却要来到办公室弄呢?你是在替他说好话,平时你很注重仪态,我绝不相信你会如此放荡!”爸爸不相信的说。
  
  我一定要爸爸相信是我要求的,绝对不能让爸爸多一个借口指责老公!
  
  “爸爸…是我临时…很想…需要…所以冲动跑了上来…”我羞怯的说。
  
  “我不相信!你们刚才弄了多久?弄好了?”爸爸问。
  
  “还…没有…刚才只是前戏…”我脸红的说。
  
  爸爸这般追问,羞怯挑起我内心的兴奋,可能是第一次赤裸裸面对第二个男人,所以会产生如此的强烈刺激,乳头和阴核的痕痒使我全身发热,我尽量抑压内心的欲火,可是我的生理状况却不容许我抑压!
  
  “那是说还没有解决?”爸爸问。
  
  “是的!”我脸红低着头说。
  
  “既然没有解决?你说是你主动上来办公室找阿辉的,那你肯定很冲动也很需要了,下面该会很湿吧?”爸爸问。
  
  死了!爸爸怎会这样说呢?
  
  突然!内心涌出一阵强烈的恐惧感!
  
  “爸爸,是的!很……湿…”我脸红的说。
  
  “可否给我摸摸看?证明你有没有撒慌?”爸爸说。
  
  什么?爸爸要摸我的水蜜桃,那怎么行呀?
  
  我毕竟是他的媳妇呀!
  
  “爸爸,不好吧…我害羞…”我心慌慌的说。
  
  “我早知道你替那个不孝子说话!”爸爸生气的说。
  
  为了让爸爸相信我的话,不想他有籍口责怪阿辉,我只好勉强羞怯一次了!
  
  “爸爸,为了证明我说的话,您……摸吧…”我心不停的跳着说。
  
  我心里幸幸下体仍然是湿了一片,要不然爸爸不会相信我的话。
  
  “那好!我看看是不是你真的很需要?把腿张开!”爸爸说。
  
  我被逼很无奈慢慢的张开双腿。
  
  爸爸的手果然摸到我的水蜜桃上,我身上的本能立即把腿一缩,紧紧夹着爸爸火烫的手,我相信蜜桃隙缝涌出的琼浆,已经将爸爸的手沾湿了。
  
  “爸爸,行了吗?您该相信了吧?”我羞怯的将臀部避开的说。
  
  “这些不知道是尿还是什么的?我摸里面就会一清二楚了!”爸爸说。
  
  我听爸爸说要摸进湿滑的小径上,这怎么行呢?我现在的生理状况,要是给他的手指鉆了进去,我会忍不了的呀!
  
  最后我还是无法避免爸爸的要求,再次张开了大腿!
  
  爸爸的手再次碰到沾湿阴毛,突然感觉一根粗大的手指,正拨开我两片脆弱的花瓣,我双手紧紧的抓着爸爸的上衣,等待爸爸中指的插入,脑海中,我幻想是老公的手指要插进来!
  
  爸爸的中指却迟迟不肯插入我痕痒的小径,却在花瓣搓弄涨起的小豆,全身如万蚁爬行的难受,我尽量张开双腿,期待爸爸的手指尽快插入,那条难以克制,发痒的湿道!
  
  “爸爸…您…就快点…插进…看…”我半哀求的说。
  
  “我现在很紧张插不进,我的裤档顶着,帮我解开裤档!”爸爸说。
  
  爸爸把我的手放在他鸡巴的位置上!
  
  我的天!爸爸的鸡巴挺了起来!
  
  “快…将我的裤解开,很不舒服!”爸爸发出气愤的语气!
  
  听到爸爸气愤的语气,我不敢怠慢,马上动手解开他的裤档,我心想他只是检查我的阴道是否潮湿,但为何要解开他的裤呢?难道他的鸡巴硬了想要解决?我的心被吓了一跳!
  
  爸爸会不会要插我的蜜桃呢?
  
  当脱下爸爸的裤后,掏出一条丑陋的老鸡巴,但它却硬硬的挺著,而且龟头比老公的还大,我脸上发烫,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摸到的鸡巴,不禁面红耳赤,内心引起怪异的想法,我一生之中会摸到几条鸡巴呢?
  
  望着深红且带有一点黑色的龟头,不禁想起刚才替老公口交的情形,正在发呆望着的时候,蜜桃的隙缝洞闯进了名不速之客,原来爸爸的手指已经插了进去!
  
  我紧张把爸爸的手指夹着,我很需要一根条状物去止我阴道的发痒,虽然我不能和爸爸发生什么性关系,我也知道不应该这样持续下去,可是我却舍不得推开爸爸的手指!
  
  “爸…不要…挖…”我矜持的叫着。
  
  虽然我的嘴叫着不要,但我的臀部却偷偷迎合爸爸的中指,希望他能插到我痕痒的花心里,我禁不住扭动屁股按著大奶,轻轻的发出呻吟!
  
  “不…爸…不要…受不了…别挖…难受…进点…啊…”
  
  我的头突然被一股力量按了下去,而我的双唇刚好碰到火辣辣的龟头!
  
  “亲一亲它!快点!”爸爸说。
  
  我没有考虑的余地,只好张嘴巴把丑陋的鸡巴套进嘴里,一下一下的吞吐!
  
  爸爸的中指只插进一半,不知道是他的手指短,还是故意只插一半,全身发热的我,忍不住把爸爸的手推了一下,原来是爸爸的手指太短,不能骚到痒处,这样反而更遭,使我更加的难受!
  
  “不…要…啊…”我小声的呻吟著。
  
  我偷偷的搓了几下乳房,发现乳房涨得很厉害,全身冒汗的吞吐著爸爸的鸡巴,心里想要是这鸡巴插进去,肯定非常的刺激,可是我不能和爸爸发生这种关系,此刻我很想念老公!
  
  “老公,你在哪里?我很想你呀!”我的心暗叫着。
  
  正在刺激的一刹那,爸爸突然把他的手指拔了出来,这一下的转变,使我感到愕然,为何不停留多一刻呢?
  
  “如心,好了!拿酒杯去洗吧!”爸爸说。
  
  爸爸这个动作使我感到奇怪,我还以为爸爸会有进一步的要求,绝没想到他会中途煞车,也许他不想破坏论理的思想,虽然被停止了一切动作,但我的欲火仍然燃烧着,可是我却很尊重爸爸的人格!
  
  我拿起酒杯到酒吧去洗,爸爸说要洗一洗手指,我很害臊的低着头,因为手指上全沾了我蜜桃流出来的琼浆。
  
  看着爸爸挺起鸡巴走去酒吧的情形,心里不禁偷偷的发笑,爸爸这种怪异的现像,我还是第一次见。
  
  爸爸洗了手后,脱下领带叫我帮他洗一下,这是我第一次脱光衣服做家务事,拿着酒杯和领带在水盆慢慢的洗。
  
  “怎样?红酒渍洗得掉吗?”爸爸走到我身后说。
  
  “暂时还不知道?我想洗多一会应该可以洗掉!”我说。
  
  老爸在我身后看着,他下面那条火烫的鸡巴,贴在我雪滑的屁股上,使我心猿意马,产生心慌慌的感觉,而爸爸的鸡巴仍然挺著,毫无软下的现像,最难受是他仍然贴摩在我两腿之间的臀沟上。
  
  “怎样了?”爸爸问。
  
  “还没好!”我说。
  
  爸爸把嘴贴在我耳边说话,耳朵是我最敏感的部位,当初就是老公亲我耳朵,结果把我身上的处女膜也亲了去,现在爸爸的鼻息,不停的吹进我的耳朵,使我全身发痒难受,加上下体的鸡巴在两腿之间擦著,不知不觉中两腿慢慢的张开!
  
  “啊…”我仰天叹了一声!
  
  原来爸爸的鸡巴,从我两腿之间顶到蜜桃的花瓣上,将巨大的龟头贴磨在发硬的阴蒂上,这一阵刺激让我兴奋的叫了出来!
  
  爸爸两张暖烘烘的手掌,穿过我的胳膊,揉搓我两个饱满的大乳,痕痒的乳头正期待这一刻来临,我紧紧捉著水盆,享受急时雨的降临!
  
  “爸爸…您想做…什么…”我全身酥软的问。
  
  “把屁股跷起来!”爸爸紧张的说。
  
  “啊…不要…啊…”我轻轻的说。
  
  我知道爸爸为何要我跷起屁股,他想插进我的蜜桃洞里,我嘴中说著不要,但我的屁股,已经不由自主的跷了起来!
  
  “爸爸…你想做什…么…难道…我是您的媳妇…啊…不…”我害羞的说。
  
  “我替儿子满足你…”爸爸喘气的说。
  
  “啊…那怎行…不行…呀…”我捉紧著水盆说。
  
  “最多这次我不怪他…你不说他怎会知道呢?”爸爸淫笑的说。
  
  “我…不知…啊…进…吧…”我忍不住叫了!
  
  我忍受不了鸡巴在阴蒂上磨著的挑逗,加上爸爸又不停的舔我的耳朵,此刻我性欲高涨,听到他肯愿谅我老公,心情一放松之下,竟然得意忘形允许爸爸的插入…
  
  “啊…啊…”我捉紧水盆仰天大叫!
  
  爸爸火辣辣的大鸡巴,插进湿淋淋水蜜桃的隙缝里,饱涨的鸡巴,将我紧闭的隙缝硬生生的撑开,将小径的琼浆全逼了出来,这一刻的充实感,使我感到异常的舒服兴奋,但我的脑海仍然幻想是老公鸡巴!
  
  “啊…啊…太大了…”我喊著。
  
  爸爸整根鸡巴插入后,便使劲的在我湿滑的隙缝中抽插,我受不了这一刹那的冲刺,不停的扭动身体,扭动浑大的屁股,期待高潮的降临!
  
  “啊…啊…!”我不停的叫喊!
  
  爸爸使劲的推动,突然我感到全身像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一股急流从花心处涌了出来!
  
  “啊…泄了…啊…我泄了…”我疯狂的扭动身体,迎接这刺激的一刻!
  
  爸爸仍然不停的抽插,每一下狠狠的撞进花心里,庞大的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击,使我再次疯狂的大叫!
  
  “啊…嗯…厉害…受不了…搓我的乳头…啊…”
  
  我不停的扭弄乳头,鸡巴不停的狂抽,爸爸的鸡巴突然发涨,将一股火烫的精子射进花心里,花心被一股火烫的阳精喷射,忍不住再一次涌现高潮,全身不停的抽蓄,终于将一股阴精泄出了体外!
  
  “啊…啊…刺激…我没力…了”。
  
  两人射了精后躺在沙发上喘着气,后来爸爸穿回了衣服向我淫笑!
  
  爸爸走后,我马上清理阴道的精子,不想让老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公拿了大褛进来,紧紧的抱着我,他的动作我可以感受到他内心很沈痛!
  
  “老公,爸爸愿谅你了!”我高兴摸着他的脸说。
  
  “亲爱的,我知道,辛苦你了!”老公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最后,我穿了衣服在老公陪同下,非常尴尬的走出公司。
  
  晚上在床上睡不着,脑海里仍然想起,中午和爸爸发生不伦事件,面对着老公,内心十分惭愧,拿起床边的钟一看,才发现这么晚老公还未上床睡觉,于是下床去叫老公上床睡觉。
  
  当来到书房的时候,听到爸爸和老公大声的说话,我想难道爸爸又和老公吵了?立刻快步走到书房门口,当我想推门进入的时候,突然听到他们谈话内容!
  
  “爸爸,如果您不让位交出董事长的权力,我将在董事会播放这片光带,让整个董事会的人都知道,您和媳妇通奸,我还会向外间公布这片光盘,让你名誉扫地,你自已想想吧!”老公神气的说。
  
  “你…这个不肖子…”爸爸气愤的破口大骂!
  
  “我不肖子?总好过你这位老淫虫吧!”老公笑着说。
  
  听了老公的话,全身发出冷汗,原来老公叫我提早一小时到公司是有目的,想不到我的枕边人,竟然会利用我去诱引他父亲,居然还拍下光盘做出威胁,还说要公开光盘,他难道有没有顾著,影中人是她老婆吗?
  
  “呜…我怎会有这样的老公呢…呜…”我痛心流泪!
  
  我简直不相信老公为了名和利,竟然会出卖自已的老婆,这个沈痛的打击,相信永远是医不好的伤痛,未来的日子,我该怎么样和老公相处呢?
  
  “呜…我的命真苦…”
  
  公司开了董事会议后,爸爸果然公布退休,由我老公坐上主席位!
  
  全体人员感到十分的意外,只有我一人感到可怕!【完】
zuozhe: 類類2014-06-19 02:09:00
没想到竟然欲火焚身到玩弄自己的儿媳妇真的事太屌了不过一班人没什么机会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