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导游阿姨的真实经验34

楼主: cilik2014-06-09 16:06:00
当时真是年轻,短短不到五分钟时间,我的肉棒又再次硬得像金刚钻一样,
露出的龟头在微亮的晨曦中闪闪发光。妮可用水沾著分泌出的前列线液,用她的
巧手或重或轻、或握或松地在我的龟头上划著圈圈,并且上上下下套弄著。

  “喔兹~~好爽……”我坐在浴缸边沿,把头抬起,闭上眼睛享受着。

  “你这次最好给我撑久一点。”妮可说著,把脚一跨,一屁股坐到我的大腿
上。但她并没有直接吞没我凶狠的肉棒,而是用另一只手轻轻的又略带暴力的把
我肿胀发紫的龟头往前方暗压下去。

  “啊啊啊……轻一点轻一点,会痛啦!靠,妳在干嘛啦?”我尽量把声音闷
著,但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玩你啊!慢慢来,免得我都还没爽到,你就像刚刚一样出来了。”妮可边
说边用媚眼不断抛向我。

  只见妮可把我的肉棒往前按压,自己把屁股微微抬高,然后再坐了下来,开
始用她的小穴和屁眼摩擦著。她双唇微张,用舌头轻轻抿著嘴唇,干,真是一只
浪猫。她一边享受,突然又用锐利的眼神射向我,同时又把屁股往上微微一抬,
腰一挺再一施力,把我的肉棒再次扳正,变成龟头下方直接摩擦着她的穴口和屁
眼。

  “喔喔喔喔~~干,马的,操……超爽的!干,妮可会被妳玩死啦!”我忍
不住把腰往上抬,不断迎合著妮可,两人都享受着巨大的刺激。我也不断试着把
肉棒直接插入,但妮可都会巧妙闪开。只见肉棒在她的洞口磨了一分多钟,仍没
有办法顺利滑入。

  “色狼,想进来吗?”妮可的穴口湿得像雨天路上的积水,连屁眼都沾满了
我的前列线液和她自己的淫水。她的腰一弛一紧、一挺一退,偶尔还用屁股画著
圆圈,像一台石磨,规律地在我的肉棒上磨啊磨的。

  “操,妳再这样下去,我看还没插进去就会喷出来了。”我痛苦又爽快地说
著。

  “这么没冻头喔,那以后怎么满足我?”妮可的声音听来低沉又性感。

  “大色狼,人家好像有点爱上你了耶!”此时妮可双脚往前一勾,整个人环
抱住我,像一只无尾熊。然后瞬间那着火的双唇便贴上了我的嘴巴,在我还来不
及反应时,妮可软嫩的香舌已经探入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了。

  虽然昨晚在PUB和妮可接吻过一次,但这次更加不同,她的两片唇肉极为
柔软,吐出的鼻息还有口水都带着花香,可能是刚梳洗过吧,我边吻她边感觉自
己的肉棒又更硬了许多。这一吻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有三、四分钟吧,然后极为
响亮的“啵”的一声,我们两人的四片嘴唇才分开,但下一秒钟我又忍不住把妮
可的头推过来,又开始深深的吻了下去。

  我感觉妮可小穴的淫水突然像泄洪一样汩汩源出了热流,她突然把我抱紧,
小穴加紧速度磨着我的肉棒。我想:‘干,不会是这样就要高潮了吧?’又使出
我自豪的吻功。

  过了几十秒钟,突然妮可双脚夹紧,“嗯呜~~”一声,我的肉棒因紧贴著
她的小穴,感到一阵急速收缩,又一阵热流分泌出来,那时我才真正知道什么叫
“水乳交融”。干,那是什么东西啦?我的双腿根部一片湿润,妮可像尿了出来
一样。

  我们四片缠绕的嘴唇终于又再分开,妮可微微吊着眼睛,还在回味着没回过
神来。我往旁边看下去,靠,妮可的身材真是无懈可击,我像抱着一个巨大的葫
芦,妮可的屁股丰硕肥嫩,整个压在我的下体,她的F罩杯奶紧贴我的胸部,因
丰满又坚挺,感觉像爆出的安全气囊。我的手搂着她的腰,上下都这么突出反而
使得妮可的腰显得非常纤细,此时如果站在我们对面,看过来妮可的身材应该就
像一个大葫芦。

  “帅哥,你超会接吻的,我先来了耶!”妮可心满意足地说道。

  此时我的肉棒已经到了要炸裂的程度,趁妮可不注意,我把她往上一抬,稍
微弹回来的龟头便对准了那整片湿漉漉的小穴,妮可一个失去平衡又坐了下来,
那根紫黑色的肉钢棒就这么硬挺挺地整根插入妮可的骚穴里。

  “啊~~”妮可没有防备地大叫了一声,那声音之大让我觉得外面两人应该
听得清清楚楚。呵呵,我不相信他们还在睡,应该是在看好戏吧?

  “操,妳这骚货,看我喂不喂得饱妳!”我一手扶著妮可的腰,一手撑著浴
缸边沿,把腰不断上挺,狠狠干起她来。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因为每一下都又猛又狠,妮可完全无法
反应,只能闭上眼睛,本能地不断扯著喉咙高叫,享受着肉体像被刺穿的快感。

  “干,他们会听到,妳叫太大声了啦!”我提醒妮可。

  “会被你干死啦!会被你干死啦!”妮可不仅没有压低音量,反而像是有满
腹委屈找不到人倾诉,刻意放开音量同时混著鼻音浪叫出来。

  “干,有没有这么棒的闹钟,这样叫人家起床的喔?”我把妮可抱正,准备
好了站起来,开始火车便当。

  “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妮可完全
无法讲话,只顾著浪叫。那声音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有着胸腔共鸣,像是一只肉
体的法国号,又低沉又响亮地嚎叫着。

  “干,一大早就起来相干,还干那么大声。妮可妳太夸张了喔,是被干傻了
喔?”突然之间,浴室门口传来小雅的声音。

  刚好我面对着门口,看到小雅和阿志双双站在那里,小雅白了一眼,阿志则
看得口水直流像个痴汉。

  “反正你们醒了,应该没……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噢噢噢噢……没关
系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因为我片刻都没有停下来,抱着妮可不断上上
下下干着她,她则像无尾熊一样勾着我,边说头也不回地边叫床——靠,这是真
正的“叫床”,真的把大家都叫醒了。

  我突然心生一念,把妮可放下来。她有点腿软,我扶着她,并把她转向洗手
台,妮可意会,双手扶好,把腰弯下,自动将屁股翘得老高,双腿打开成“Λ”
字型,让我可以从后面插。她做这动作极度自然,一点也不扭捏,我那时几乎可
以确定,假如妮可不是天生淫荡,就是她已有多次这种性交经验,再不然便是两
者都有。

  但我不只是要用狗干式操妮可,她的小穴已经红肿,两人的淫水还有白色状
的爱液让她连屁眼都显得湿亮光滑。我用手轻轻摩擦她的屁眼,妮可感到一阵快
感,屁肉收缩了一下,又放开来,我不断摩擦,她的两片屁肉便不断地收缩又松
弛、收缩又松弛。

  她回过头来看我,大概已猜到我想干嘛,“喂,老娘还没被开过屁眼,你是
想开喔?”妮可挑衅却也难掩期待地说。

  “干,上啦!妮可不给人家开屁眼的,竟然让你吃到了。妮可妳真的是被干
傻了还怎样啊,真的要让他干妳屁眼喔?”小雅高叫着,兴奋地赶看一场好戏。

  阿志突然回过神来,把拇指和食指圈在嘴边,吹出了响亮的口哨。(但我想
他应该很干,这种便宜让我占得死死的。哈!)

  “先用手指啦!轻一点,我喊痛你马上给我拿出来喔!”妮可甩了一下她的
大波浪长发,把脚更打开了一点,用警告又鼓励的语气急促地说著。

  我越磨越快,感觉到妮可也越来越湿,我的肉棒充血源源不绝,完全不怕断
粮,显得勇猛无比。轻轻的,我先用中指指腹挺进,非常顺利,妮可的屁眼顺势
张开,妮可屁股往前一夹,然后又往后回到原位。

  我再轻轻磨著,顺着水乳般的体液,稍一用力,手掌向上,把中指第一指节
推了进去。“喔~~”妮可没有反抗,听声音反倒一脸爽样。

  她的屁肉又收缩、放开、收缩、放开了几次。我一边推进,一边挑逗着她的
屁眼,尽量让屁眼保持湿润。妮可屁股不断摇著,像在鼓励我尽量往前探入。

  我一鼓作气,把手往前一推,“啊~~”妮可大叫一声,我的中指已经完全
没入。我停了一下,让妮可适应这个刺激,妮可回过头来看我一眼,没有要停止
的表情。

  “干,妮可妳超猛的,完全进去了喔!爽不爽?干,屁眼被开苞了啦!”感
觉小雅比妮可更兴奋,因为她的乳头已经完全硬挺,坚实地站立了起来。

  阿志开始抚摸小雅,他的大屌从刚刚起就翘得老高。但现在我反而有一种庆
幸,如果是阿志那样的神雕,我看谁的屁眼都别想插了,绝对会让对方母狗的菊
花爆开。

  我缓缓用手指抽插了起来,妮可也开始“喔喔喔喔喔”的叫,与一般插穴不
同,叫声没那么响亮,没那么急促,好像更加低沉闷著,应该是有点痛苦的爽快
吧!妮可回过头来看着我用手指插她,又回复开始享受的表情,微微点了点头。

  我意会,扶起我的肉棒,从她的小穴口蘸了满手的淫水,抹在龟头上,又把
肉棒在她的阴道口磨啊磨,磨得满是淫水,又到屁眼前磨啊磨,然后在屁眼与阴
道间不断来回摩擦,妮可湿得不像话,大腿根部都是爱液。

  我突然握起肉棒,扶著银亮的龟头,妮可回过头来,我蹲好马步把腰往前一
挺,“啊~~”龟头完全进入,但肉棒仍在外面,妮可闷叫着。

  我让龟头在屁眼里进进出出,妮可每一声都闷闭着叫,但又听得出来是很爽
的那种。推进了大概一分多钟,我把妮可的屁股往我身体这边拉出来一点,她趴
得更低,脚张得更开,屁眼像在放光,趁此时机,我下决心把肉棒既温柔又恶狠
地往前直推到底。

  “不要啊——啊——”妮可张开嘴巴惨叫一声,咬紧牙齿,表情扭曲。

  我知道现在假如抽出就前功尽弃,刚开始会稍微不舒服一点,习惯之后快感
就会汹涌而上。我大概停止了几秒钟,让妮可熟悉涨大的肉棒在屁眼中的感觉,
然后又再轻轻抽送起来,一开始非常温柔,扶著妮可的屁股,将肉棒抽出来,再
抓紧她的屁肉,把肉棒顶进去。

  反复数次,妮可似乎逐渐开始习惯体内强烈的异物感,叫声不再那么惨烈,
渐渐回复成“咿咿噢噢”的嗯唉声,我开始大胆了起来。

  “噢噢~~啊啊啊~~不要……给我……噢噢噢……好像要裂开……”妮可
又痛又爽的嗯啊著,搞不太懂她的意思,一下子说要、一下子又说不要。通常遇
到女人这种状况,继续插下去就对了。

  “妮可妳真的很贱嘿,爽成这样,噢干嘛啦?”小雅边说着边被阿志扛了出
去。

  阿志已经受不了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就从浴室外的房间传来了小雅的浪
叫声。

  “啊啊啊啊……你干嘛啦?干嘛啦?这样干会坏掉啦!”小雅故意责怪又讨
饶地数落着阿志,目的更是要让我们听到她此刻也像只母狗在被干着。

  “噢~~嘶~~好爽,真的比插前面还爽!变态勒你,这次被你赚到了,要
让我爽喔!”妮可一边抱怨,一边开始享受起来。

  干,这两只母狗,阿志头上绿云罩顶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小雅感觉也不想避
讳了。妮可的男人大概也逃不了戴绿帽的宿命吧,毕竟这两个货色实在太浪了,
尤其是妮可,我怀疑谁喂得饱她。

  但我比阿志有利的地方在于,我根本不在乎女朋友或是老婆给别人搞,相反
的还暗自期待这样的发展。哈哈,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时那么年轻的时候开始就
有了这种心理与想法。妮可说得真没错,我是变态。哈!

  但妮可难道就不是吗?这两只发浪的母猫不是和我一样吗?阿志不是吗(他
发现小雅给他戴绿帽之后,其实马上也就接受了)?导游阿姨和萍玉阿姨不是也
一样吗?我看大家都是吧!只是平常装成一副圣人圣女模式,但假如有机会、又
保证安全的话,她们每个都是爆发的火山!

  我边想边分心,持久不断,妮可也适应了屁眼被肉棒捅的感觉,快感一波接
一波逼来,开始自己用屁股迎合著我,撞得屁肉声“啪啪”响,与外面小雅那超
像A片般的哭泣叫床声合奏交响,好一片澎湃的钱塘江潮,天崩地裂。

  突然小雅高叫:“我要来了!用力干,干死我,干死我……阿志,我叫你干
死我,你不干死我,我就去找别人干,你听到没?干快点!干!干!我要来了,
要来了,被你干死了啦~~啊……”加上又一声来自黑洞般的“呃——”,那是
阿志也射了的声音。

  “我要出来了,不然妳屁眼会被我干坏。”我恶狠狠地跟妮可说。

  “射进来!你干得我好爽!老公,老公,你以后会不会不让我给别人干?”
妮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看来还不到六神无主的地步。

  “干,妳这浪货!”我超兴奋。

  “会被你干死啦!小穴分给别人干,奶子给大家看,但是屁眼只给你干、屁
眼只给你捅……干,我好爽好爽,快要晕死过去了,你再干下去真的会把我干死
啦!”妮可哀嚎著。

  “干死妳这贱货!妳朋友给不给我玩?我看到一个干一个。”我顺水推舟。

  “随便你干,你爱怎么干她们就怎么干,把我们干翻,把我干死……”妮可
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的肉棒在妮可体肉捣搅著,可以感觉到她屁眼的收缩越来越强烈,最后妮
可眼睛紧闭,感觉整个人快脱肛了。我精门一松,腰深深一顶,“干爆妳的屁眼
啦!”我莫名其妙喊出一句,有种抢头香坐沙发的强烈荣耀感,插在妮可屁眼里
的肉棒喷出满满的精液。

  我缓缓拔出肉棒,妮可的屁眼张开得跟葡萄一样那么大。过了一会儿,浓白
色的精液不断流出,还混著一些淡黄色的东西,应该是粪液。妮可瘫倒在浴室地
板上,外面悄静无音,只有房间和浴室一声重过一声的喘息声。

  因为那时才五点多,干完大概七点左右,妮可清洗了一下,然后我把她熊抱
到床上,又睡了一阵回笼觉。阿志和小雅还在那里打打闹闹,不到几分钟,声音
越来越模糊,我们就睡着了,阿志应该也是吧,太累了。

  记得从垦丁回来的那个星期,我和阿志应该都呈现O型腿的状态,干,真的
腿软,大腿根部内侧还有阴囊连接到屁眼的地方都又酸又痛,走路一不小心还会
拐到脚,根本无法施力。

  “还说要看一个干一个,你们这种奥肖年,怎么跟人家玩啊!”妮可挑衅地
说,见到我和阿志就不断酸我们。
zuozhe: 類類2014-06-11 04:06:00
我也要去找个机可难耐的岛由阿姨来好好彻底的解放一下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