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哥们儿的女友的女友的故事 1-13章

楼主: ccc19712014-05-29 23:40:00
第一章  初次相逢

  我和吴悠是大学同学,他长的很帅气,家里也很有钱,毕业后,我们一起搞
了个小公司,资金大部分是他出的,我负责技术,他跑市场,渐渐的生意做大了。
公司发展的很好。

  吴悠爱勾搭女孩子,不过他从来不在公司里下手,附近几所大学和中专都有
他的挂名女友。每天下了班吴悠都忙的脚朝天,都不知道该陪那一个。

  一天,我跟他去见客户,吃完晚饭,下楼取车,突然听到有人叫他,我们回
头一看,是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长的非常的漂亮,长发飘飘,穿一件白色T恤,
发白的牛仔裤,一双黑色的平底鞋,即便没穿高跟鞋,女孩子也显得双腿修长。

  旁边那个个子更高些,梳着短发,脸上的线条有些硬朗,穿的衣服有些偏中
性,看着吴悠表情很不高兴。

  长发女孩子笑着跑过来,投入了吴悠的怀抱,吴悠搂着她,冲我笑笑。

  我冲他暗竖大拇指,这女孩子可是个校花级别的人物。

  吴悠拉着女孩子的手,两人嘀嘀咕咕的,吴悠拉着她给我介绍说:“这是我
大哥,是我们公司的老大!”

  我笑道:“什么呀,你们家吴悠才是老大呢。我是给他打工的!”

  女孩子冲我甜甜的一笑说:“刘大哥好!”

  我笑道:“哎呀,弟妹真漂亮,你看,第一次见弟妹,也没带啥礼物!下次
补吧。”

  女孩子笑道:“不用什么礼物的,见到他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女孩子招招手,那个短发姑娘走了过来,介绍到:“这是我最好的同学,小
楠,小楠这是吴悠的老板,刘大哥。”

  短发姑娘面无表情的冲我点点头,我也点头致意。

  吴悠掏出一把钱来,放进女孩子包里说:“小青,你和同学去逛街,我和老
大还有事情,周末我去接你吃饭!”

  小青不要钱,吴悠压住她手说:“你们喜欢啥就买啥啊。我们走了。”

  我跟吴悠进了地库,上了他的雷克萨斯,我说:“哎,这个你是不是当真的,
多纯的小姑娘啊。”

吴悠笑道:“当不了真,这些女孩子,就是玩玩的。”

  我笑道:“你他妈的,下次再泡妞带上我,你嫂子出国这么久了,老子都素
的不知道啥是肉味了。”

  吴悠笑道:“诶,这个小青你看的上么,看上了给我买条中华,让给你了。”

  我笑道:“去你妈的,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就值一条烟?再说了,你用过的,
老子可嫌脏!”

  吴悠说:“那旁边那个男人婆怎么样?”

  我笑道:“我对拉拉不感兴趣!那女的肯定把你当情敌了,哈哈!”

  车出了车库,没有奔我家,而是往郊区开,我说:“你大爷的走错了。”

  吴悠说:“没错,出城,找个地方,我有话跟你说。”

  我楞了一下,说:“嗯,我觉得你最近两天不对劲,到底怎么了。”

  吴悠侧头看看我,微微叹口气,车子加速,出了城。

  下了主路,拐进小路,绕了几圈,到了一个鱼塘边上。这是我们经常来钓鱼
的一个地方。

  下了车,鱼塘老板过来打招呼。

  我们坐在岸边,老板亮了灯,给我拿来存在这儿的渔具,给我们泡了茶,回
去看电视剧去了。

  我觉的他有心事,没有拿杆,吴悠也没动。

  他掏出两根烟,塞嘴里,掏火机点上,给我一根,自己抽一根,这是我们两
人的习惯。

  我没出声,静静的看着他。

  吴悠摸摸他微微卷曲的头发,看看我说:“哥,咱们公司现在有两千多万的
资产了。如果我们现在分家,你给我多少?”

  我愣了一下,我从来没想过这个事儿。我有些纳闷的说:“到底怎么了?”

  吴悠看着我说:“哥,你先回答我!”

  我笑道:“应该说两千万,你给我分多少!这公司是你的!”

  吴悠说:“我从来没觉得这公司是我的,我一直当你是我大哥,是你带着我
创业的!”

  我拉拉他说:“一人一半,好不?”

  吴悠点点头说:“哥,那我这周就想拿钱!”

  我愣了一下说:“到底怎么了?”

  吴悠说:“家里出事了!”

  我愣了说:“谁病了?也要不了一千万啊!”

  吴悠摇摇头说:“不是病,是我爸!”

  我说:“叔叔怎么了?”

  吴悠叹口气说:“双规了!”

  我愣了一下说:“明白了,账户上的钱,你带一千八百万走,剩下两百万给
我。”

  吴悠摇摇头说:“一千万足够了!”

  我说:“只要退赔,应该人没事吧!”

  吴悠摇头说:“不知道,现在严打,可能会重判!”

  我说:“你安心回去处理,这儿我盯着!”

  吴悠苦笑一下说:“真他妈的,就为了一个女人!”

  我说:“嗯,你是你爹亲生的,不是抱来的!”

  吴悠看我一眼,我笑着解释说:“你们爷俩都活在女人肚皮上!”

  吴悠苦笑一下,我说:“如果钱不够,马上告诉我。咱们还有几个合同款快
回来了。”

  吴悠笑着说:“够了,这钱越少,人越安全!”

  我点点头说:“积极退赔,争取宽大,老爷子只要没事,多少钱咱都出,就
是公司卖了,咱也干!”

  吴悠点点头。

  两人默默抽烟,谁也没碰鱼竿,我给家乡一些亲戚朋友打了好多电话,让他
们帮忙找关系,帮吴悠的父亲平事儿。

  快午夜了,在美国的老婆打来电话,我说了两句,就挂了。没心思跟她玩越
洋思念。

  吴悠重重的叹口气,看看我说:“哥,我送你回去。”

  我点点头,吴悠把我送回家,我叮嘱他也回去睡觉,不要去喝酒,现在不是
发泄的时候。

  吴悠答应了走了。

  第二天,我就叫来会计,把钱打到老家一个朋友的公司里,吴悠拿了一百万
现金,买了机票回去了。

  开始一段时间,吴悠还给我打电话,事儿不算太大,全额退赔后,老头只是
党内处分。

  可是事儿一定下来,吴悠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家里电话也没人接,我托
朋友同学去找他,也找不到,他们家里人也都不在家。

  吴悠全家人一个月时间,就仿佛消失了一样。

  我急的到处打听,没一点音讯。

  手上有项目,走不开,我安排了四个职员去我们家乡,发动所有关系找人,
就是找不到,报案了,通过公安的朋友找,也没有影子。公安的朋友说:肯定不
可能出国,估计是没脸见人,躲起来了,过段时间就出来了。

  我成天心神不宁,不过工作还得做。


             第二章  再次相逢

  一天下班,我下楼去开吴悠扔下的雷克萨斯,刚要开车门,一个人影突然跳
了出来,拦住了我。

  我抬头一看,是一个短发姑娘,恶狠狠盯着我。

  我看着有点眼熟,愣了一下,想起来是吴悠那个最漂亮女友的同学。

  我问她:“你有事儿么?你叫小楠是不?”

  小楠点点头说:“你记得我就好,那就不废话了,吴悠呢!”

  我说:“不知道!”

  小楠说:“别装了,占了便宜就想跑?你们是合伙人,你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我心情本来就不好,冷冷的说:“你想干嘛就直说!”

  小楠说:“小青怀孕了,你说咋办吧!”

  我吓了一跳!说:“我操,吴悠的?”

  小楠点点头说:“废话!”

  我看看她说:“人呢?”

  小楠说:“谁?”

  我说:“小青啊!”

  小楠说:“没来!在家里天天哭!”

  我说:“你们不是住校么?”

  小楠说:“怎么住!让别人知道了要开除的!我们在外面租的房子住!”

  我说:“你找我是要钱?要多少?”

  小楠说:“屁,谁跟你要钱,我们要人!”

  我苦笑一下说:“钱可以给,人我没有!”

  小楠冷笑一下说:“你还挺嘴硬,别看你是男的,我打你跟捏小鸡一样,你
信不信?”

  我有些反感她了,要人不要钱是为了要更多的钱。

  我冷笑一下说:“你想打架?你是个男人婆,不是男人,再说这事儿你管的
著么?让小青明天来找我!”

  小楠冷笑一下,进步飞起一脚,直奔我面门,我吓的一缩脖子,将将躲了过
去!

  我心里明白,就她这一脚,说明她是个练家子,我只是个文弱书生,我绕着
车跑,小楠前后堵截,一时拿我也没招。

  不过很快我就累了,拿公文包指着她说:“停!停!我跟你去看小青!君子
动口不动手!”

  小楠停下来,我气喘吁吁的说:“上车,带路!”

  小楠钻进车里,我也上了车,发动车后,小楠看看我,挥挥拳头说:“给脸
不要脸!见了小青实话实说!你们这些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再骗人,我打烂
你眼镜!四眼狗!”

  我吐吐舌头说:“你妈的,你要是嫁的出去,我跟你姓!”

  小楠看看我说:“你真找揍啊!”

  我赶紧摇头说:“老子开车呢,你别动我啊,死一起,人家以为咱俩有事儿
呢!”

  小楠冷哼一声,告诉我他们住处。

  这是个城中村,离她们学校不远,不过条件很差。

  人很多很杂乱,到了以后,我把车停下,跟着小楠上了一座黑黢黢的楼。

  进了屋,屋子里倒是很整齐,小楠进屋说:“人带来了,你自己问吧!”

  屋里一阵忙乱,拖鞋的声音,小青急迫的喊道:“吴悠,你去哪儿了,你没
事儿吧!”

  小青从里边奔了出来,看到是我,愣了一下,一把抓住我说:“大哥,吴悠
呢,吴悠怎么了?”

  我看看她,依然很漂亮,但已经憔悴的有些没有样子了。

  我打心里有些可怜她,不过我觉得她也是那种想攀龙附凤的女孩子,只是可
怜,并不想怎么关心照顾她。

  我心里盘算,不告诉她实情,就直接给钱打发了她算了。

  我坐在门口的一个塑料椅子上,看着她说:“吴悠暂时回不来,你也别等他
了。你直接说个价钱吧,事情我认。”

  小青愣了一下说:“我不要钱,我只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我看看她,看看冷冷看着我的小楠,我摇头说:“我不能告诉你,但你要多
少钱我都给你。二十万?五十万?一百万?”

  小青怔怔的看着我,没出声,我冷笑一下说:“别太过分了啊!”

  小青看看我,看看小楠,后退两步,泪水夺眶而出。

  小楠迈步走到我们中间,叉腰看着我说:“你信不信,你得爬著出这个楼?”

  我站起来说:“一百万还不够?”

  小楠一把揪住我领子说:“带你来不是让你算钱的,人呢?”

  小青使劲拉着小楠说:“别,别……”

  我挣脱小楠的手说:“行,你们说多少钱吧。”

  小青拉开小楠,看着我说:“刘大哥,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吴悠不在了?”

  我愣了一下说:“你啥意思?”

  小青看看我,脸上表情平静的有些吓人说:“那天,我梦到他浑身是血站在
我面前!”

  我一听,后脊梁都麻了,我从头到尾都在想吴悠躲起来了,可从没想过他死
了!

  我对这些梦啊,心灵感应是很相信的,难道吴悠真的……

  小青看着我脸色大变,平静的说:“大哥,你跟小妹说句实话好么?”

  我使劲摇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

  我心里乱成麻了,我想给老家打电话问问警察,有没有什么无名尸之类的案
件!

  小楠看着我说:“装吧,大尾巴狼,想躲起来就直说!”

  我坐下,看着小楠小青说:“你做梦是真的?”

  小青紧张的点点头。

  我缓了缓,把事情跟她两人详细的说了一遍。

  两人都傻眼了。

  说完了,我诚恳的对小青说:“小青,你还年轻呢,还没毕业呢,大哥给你
拿钱,先把孩子做了。你好好读书,以后工作,房子,哥都包了!”

  小青苦笑一下,过了一会儿,低声说:“哥,我再问你件事儿,你也别骗我。”

  我点点头,小青说:“吴悠有孩子么?”

  我愣了一下说:“绝对没有!”

  小青点点头说:“那我要把孩子生下来!”

  我说:“那怎么行?”

  小青笑了笑说:“大哥,你别担心,如果你看在吴悠面上,帮我找个工作。
你把吴悠的股份都还给他了,我不是想要钱,我只是想给他留个后代!”

  我看着她说:“你是说,假如那个梦是真的,你想给吴家留个人?”

  小青点点头。

  小楠怔怔的看着她。

  我说:“那学业呢?”

  小楠想了想说:“可以办休学不?”

  我说:“应该可以,找关系,塞钱!”

  小楠冷笑一声说:“就知道钱!”

  我说:“我想让小青生孩子,还能毕业!”

  小楠看看我,没出声!

  我对小青说:“这事儿你想好了啊,不是小事儿!公司的股份,永远有吴悠
的一份,只要我有钱,就苦不了你。你也不要想着工作。所有费用,我包了!我
托人给你办病假条,休学一年。”

  小青缓缓的点点头。

  小楠看着小青,有些无奈。

  我说:“现在,你们也别休息了,收拾收拾,有用的拿着,没用的就扔了。
跟我回家去住!”

  小楠,小青楞了一下,我说:“我那儿条件好,离妇幼医院也近。”

  小楠看看小青,我说:“你们总不会不相信我吧,小青是吴悠的女人,我还
能怎么着你们啊?”

  小楠冷笑一声说:“你能怎么著啊!”

  我说:“对啊,我不能怎么著,那就走吧!”

  小楠说:“这房子还交了押金呢。”

  我说:“那几百块我给你好不,姐姐?你现在不重要,小青才是重点保护对
象呢!”

  小楠说:“那为啥不能去吴悠那里住?”

  我苦笑一下说:“吴悠的房子不是买的,是租的!”

  小楠点点头,看看小青说:“这儿是太吵了,晚上你休息不好!”

  小青低头看看肚子,点点头说:“那给刘大哥添麻烦了!嫂子不会有意见吧?”

  我笑道:“过不了一个月,我们也该离了!没事,放心大胆的去住!”

  两个女孩子收拾了东西,跟我下楼,回到我家。

  吴悠经常在我这里住,有间屋子就是专门给他的。

  收拾收拾整理整理,小青就住了进去,还有间客房,给小楠住。

  第二天,给小青办了休学手续,让她安心养身体。

  小楠每天去上课,下课了,就回来照顾小青。我下班后,也回来陪她们。为
了找到吴悠,我花了小一百万了,可还是音信皆无。

  小青渐渐的放弃了希望,全心全意的等著做妈妈。

  小楠宛若照顾妹妹的姐姐,对小青照顾有加。


             第三章  小楠生日

  一天,周五,我还没下班,小青给我打电话,求我买个蛋糕回去,是小楠的
生日。

  我去定了个蛋糕,路过浪琴,卖了块女装表。停了一下,又买了一个高档的
zippo火机。

  晚上回到家。小楠也从学校回来,小青做了晚饭,大家坐在一起吃饭。快吃
完了,小青眨眨眼,我进了厨房。小青关了灯,我捧了蛋糕出来。

  小楠一脸惊喜。

  三人坐在吃蛋糕,我把表掏出来给小楠,小楠很惊讶,我笑着说:“小楠,
你为了照顾吴悠的孩子,很辛苦,这块表是我替吴悠送给你的。”

  小楠接过表,看了看说:“这东西很贵吧?浪琴!”

  我笑道:“你是有功的人,应该的。”

  小楠摇头还给我说:“我照顾小青不是为了吴悠,是为了小青,这东西我不
要!”

  小青拿过表,打开来,拉着小楠的手腕说:“当我送给你的好不?”

  我笑道:“对啊,吴悠孩子妈送的,我只是跑跑腿而已!”

  小楠说:“那也不能浪费钱!孩子出来要好多钱的!”

  我笑道:“不是你孩子,你担心啥呀。”

  小楠冲我撇撇嘴。

  经过两个月,小楠对我的敌意已经很淡了,虽然不给我好脸色,但是也不横
眉怒目了。

  我拿了瓶红酒,给小青倒了一点点,给小楠倒了一大杯,我也倒了一大杯,
祝愿小楠生日快乐,也住小青顺利的生下孩子。

  大家喝酒聊天,大多聊著孩子出生的事情,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我一看,是
我老婆从美国打来的。我苦笑一下,知道是什么事情。为了不影响别人的好心情。
我走到阳台上接电话。

  果然如我所料,我老婆绝对在美国发展下去了,正式跟我提出离婚。

  我满口答应,鼓励她好好工作学习,祝愿她找到新的伴侣。

  我笑着跟她说话,脸上的泪水已经划过脸颊。

  挂了电话,我软软的靠在阳台边上,点上根烟,静静的抽著。老婆的音容笑
貌不断的浮现在我眼前。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爱过和一直深爱的女人。

  我抽了好几根烟,收拾收拾心情,准备进去,阳台门开了,小楠一手拎着酒
瓶,一手举著两个高脚杯走了出来。

  递给我一个,帮我倒上酒,我接过酒杯,微微背转身,擦去脸上的泪水。

  小楠冷笑了一下说:“你这样的人也会哭?”

  我苦笑一下说:“你当我是什么样的人?”

  小楠看看我想了想说:“你还别说,我真有点看不懂你。”

  我微微叹口气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吴悠一样有点臭钱,到处祸害小姑娘?”

  小楠点点头说:“可我最近跟你接触多了,觉得你又不像那样的人。”

  我笑着说:“我本来就不是,告诉你吧,你也许不信,我除了我老婆,没碰
过别的女人,啊,当然了,嫖娼不算啊!”

  小楠撇嘴说:“不信,就算是真的,你只是不喜欢泡妞,喜欢给钱了事的!”

  我笑道:“你嫂子,不对了,你前嫂子出国三年了,我这么大个男人,总有
需要的吧。我不祸害小姑娘,不勾达有家室的,偶尔找找小姐不为过吧。”

  小楠看看我,第一次有些许温柔的声音说:“真的离了?”

  我点点头,喝了口酒。

  我说:“小青呢?”

  小楠说:“睡了!”

  我举举酒杯说:“没想到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候是一个最讨厌我的人陪着我,
谢谢啊!”

  小楠看着我,微微低头说:“其实,也许,说不定,你不是个很让人讨厌的
人。”

  我笑笑说:“我这儿都既成事实了,离就离吧,人各有志。”

  小楠说:“你倒是想的开!”

我说:“看到你我才想的开的!”

  小楠说:“管我啥事?”

  我探头看看屋里,低声说:“喂,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小青?你是
不是拉拉?”

  小楠皱着眉头看着我说:“是,怎么了?”

  我摇头说:“没啥,没啥,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同性恋,或者说是当我面承
认的同性恋!”

  小楠喝口酒说:“无聊!”

  我说:“喂,我有点搞不懂,其实你也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为啥就不喜欢
男人呢?”

  小楠看看我说:“你别这么八卦好不?刚对你有一点好印象,有全没了!”

  我笑道:“你活的真累,你都敢承认,还怕别人八卦?最后一个问题,小青
知道么?”

  小楠看看我说:“开始不知道,有了孩子,我跟她说了。我和她一起照顾这
个孩子长大!”

  我愣了一下说:“这倒是个办法!”

  小楠说:“小青单纯的跟纸一样,也倔强的跟牛一样。”

  我点点头说:“小青是个很仗义的好姑娘!宁愿自己吃苦,也为了自己的爱
人奉献一切!”

  小楠点点头。

  我笑道:“小青就是一点不好!”

  小楠抬头看我,我笑道:“她就是个大美人,还霸占一个大美人,太浪费了。”

  小楠愣了一下说:“还以为你跟吴悠不一样呢,都是满嘴没正形!”

  小楠扭头端著酒杯就往回走。

  我拉她一下,把那个火机掏出来,递给她说:“生日快乐!”

  小楠楞了一下,接过来,放下酒杯,掏出她爱抽的卡碧,点上一根,很潇洒
的合上火机,扬扬手说:“好东西,谢了啊!”

  我笑道:“说实话,我不太会给女孩子买东西,更不会给你这样的女孩子买,
看你喜欢,我挺高兴的。”

  小楠笑道:“你算是个有心人了。其实你给我们的帮助也很大,我都不知道
该怎么谢你呢。”

  我笑道:“你看你看,我刚才就说了么,小青太浪费了,多霸占一个美女,
本来你可以以身想谢的,多浪费啊。”

  小楠叼著烟,冲我晃晃拳头说:“你丫皮痒痒了吧?”

  我吐吐舌头。

  小楠微微笑了一下,我竟然发现她偶尔也有一丝妩媚。

  我笑道:“你到底练啥功夫的啊?”

  小楠笑着说:“揍你的功夫!”

  我说:“行了啊,我是文化人,老子高中毕业了!”

  小楠扑哧笑了起来。说:“就怕流氓有文化!”

  我也笑了。

  小楠看看我,欲言又止,我说:“哥们,直接点,有屁就放!”

  小楠皱着眉,看看我说:“喂,你能娶小青么?”

  我差点把酒吧扔了,看着她,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说:“可以是可以,
为了孩子的户口,名分,可问题是……”

  小楠皱眉说:“什么问题?”

  我说:“这对我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小楠看看我说:“你可以找小姐啊!找多少都没人管你!”

  我说:“喂,我是文化人!不能总找小姐吧!”

  小楠看看我说:“可小青不一定能接受你……”

  我点点头说:“我也不可能碰她啊,吴悠孩子的妈!”

  小楠怔怔的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我借着酒劲,凑近她说:“你喜欢女人,但不知道你讨厌男人
不?”

  小楠一把推开我说:“看着就恶心!”

  我说:“你就不能为小青再牺牲牺牲,看看能不能接受我?”

  小楠冷笑一声说:“看你今天离婚可怜,要不我真的揍你了!”

  我叹口气缩回身体说:“我是够可怜的,吴悠这个王八蛋,死了就算了,没
死让我抓住,老子阉割了他!”

  小楠说:“哼,要是抓住他,不用你动手!”

  我笑道:“嗯,还是我来吧,你下不了手的!”

  小楠说:“他祸害小青成这样,我下不了手?”

  我淫笑到:“我是说你阉不了他,你不是不喜欢男人么,你怎么阉啊!总得
一手抓着,一手吓刀子吧!”

  小楠恶心的一哆嗦说:“你肯抓么?”

  我也恶心的皱眉说:“算了吧,我也不行,还是让小青抓吧,咱俩就下刀子
好了!”

  小楠呵呵笑了起来。

  我指着她说:“我最讨厌你这样笑,笑的跟老爷们似地!”

  小楠等我一眼。

  我说:“啥时候能看到你穿个长裙,丝袜,高跟鞋啥的?生个孩子啥的?”

  小楠笑道:“来生吧!”

  我知道她上当了,笑道:“太着急了吧,一下屋里两个孕妇,我照顾不过来!”

  小楠一脸迷茫,想了半天,才明白我给她下套,一脸郁闷,抬抬腿,瞪着我。

  我赶紧举手说:“别啊,你这一脚,我就下去了,这可是二十九层!”

  小楠笑道:“还想让你给孩子当爹呢,留你几年!”

  我笑着说:“小楠,跟你说个正经的,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想测试一下自己
能不能接受男人,跟我测试好么?”

  小楠看看我说:“一定,一定。”

  我做高兴状,小楠说:“我不想伤害别人,测试时候我受不了打人,也就拿
你下手了。”

  我说:“那还是算了吧。”

  跟她聊了好久,心情舒缓了很多。

  小楠回房了,我也去睡觉。


             第四章  测试测试

  一天,我下班挺早,回来后,帮小青做饭,小青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有点
不方便。一边做一边闲聊。

  小青突然问我:“大哥,你说小楠怎么样?”

  我说:“够哥们!”

  小青说:“不是这个意思!你对她怎么看?”

  我说:“能怎么看,她喜欢女的,爱你爱到骨头里!”

  小青笑道:“我看不一定!那个zippo你给她的吧。”

  我点点头,小青说:“她拿着当个宝一样!”

  我楞了一下。

  小青凑我身边低声说:“喂,告诉你,那天,她还试穿我的高跟鞋呢!”

  我啊了一声。

  小青笑道:“要是你能把她掰直了,功劳大大的!”

  小青接着说:“不是我不喜欢楠姐,不过我不想拖累她,如果她能有个真正
的家庭,对她更公平些。”

  我扭头看着小青说:“你说的对,不过现在不是考虑我们事儿的时候,现在
最大的问题是你和孩子的事儿!”

  小青笑道:“如果你真跟楠姐好了,我生了宝宝后,我就离开了!”

  我说:“放屁,我要照顾你和孩子找到吴悠或者到孩子成人!”

  小青吐吐舌头,顽皮的笑着说:“你当干爹就好了啊!”

  我笑道:“反正你不许走。我跟吴悠是穿一条裤子的,我的就是他的,他的
就是我的!我们早就共产共妻了!”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说错了,小青脸微微一红,笑道:“知道你们是铁哥们!”

  我笑道:“第一次见你时候,我觉得你是吴悠女友中最漂亮的一个,当时我
还要求拿一条中华烟跟他换你呢,结果这小子要两条,就没成交!”

  小青脾气极好,知道我在逗她玩,微笑道:“他要是知道我有了他的孩子,
哼哼,一箱中华他都不换!”

  我笑道:“嗯,他要是知道你是真心爱他,而不是他家的家境,他也会把你
当宝的!”

  小青说:“刚认识他时候,不知道他家有钱,就觉得他很帅,嘴好甜。”

  我笑道:“哎,我就没学会这本事!”

  小青笑道:“楠姐说你也嘴甜!”

  我笑道:“你说,我要是泡上你楠姐,咱三个一起过日子,找吴悠,找到以
后,四个人买房子买一起,大家每天一起吃饭,带孩子,孩子长大了,让他们结
婚,我操,真他妈的浪漫!”

  小青淡淡的笑着,脸上却有一丝哀愁。

  我看的心里一阵心痛,这孩子太好了,我暗骂吴悠到底跑哪里去了。

  正聊着呢,有人开门,回头一看,小楠走了进来。

  到了杯水喝,站在背后看着我们不说话。

  小青回头说:“怎么了?”

  小楠皱着眉头说:“大麻烦来了!”

  小青问:“怎么了?”

  小楠看着我们,叹口气说:“你爸妈可能知道一些了!”

  小青脸色大变,问:“怎么回事?”

  小楠说:“你今儿是不是没开手机!你妈打电话到了宿舍里,王雪华接了电
话,傻乎乎的说你不是休学回家了么?你妈就急眼了!”

  小青过去一看手机,果然没开机。急的直搓手!

  小楠看着小青,看着我说:“先别急了!先想个说法再开机!”

  小青一脸的手足无措。

  小楠说:“路上我就想好了,现在事情瞒不过去了,小青,你要想保住这个
孩子,刘大哥,你得背着黑锅!”

  我明白了,小青冰雪聪明,也明白了,两个女孩子都看着我。

  我有些害怕,把人家没毕业的女孩子肚子搞大了,还哭着喊着要把孩子生下
来,这小青父母不揍我啊。

  可如果说是一个生死不知的人的孩子,那小青父母非逼着她引产不可。

  两个人看着我,我脸色有些发白。

  小楠说:“刘大哥,这事儿你得拿个主意!”

  我结结巴巴的说:“小青,你爸脾气好么?”

  小青看看我,有些紧张的说:“我爸特疼我!”

  我更害怕了。

  小楠等我一眼说:“没出息!”

  我说:“我……我……”

  小青急的直跺脚。

  小楠冷静的说:“开机!就说怀孕了,孩子是刘大哥的!”

  我说:“如果他父母逼我们结婚呢?”

  小楠狠狠的说:“你得这么漂亮个老婆,还有啥不满意的!”

  我哑口无言。

  小青看看我说:“大哥,这是唯一的办法,让你受委屈了!”

  我冷汗都下来了,肚子里不停的咒骂吴悠。

  小青看我不说话,哀求的说:“刘大哥,求求你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

  小青说:“我先求我爸爸妈妈原谅我,然后……”

  我狠狠心说:“你先说了,然后我说!”

  小青点点头,哆嗦着手开了手机。果然无数个未接电话。

  小青战抖著拨了回去。

  那边已经紧张的够呛,小青带着哭腔把事情说了,都推在我头上了。

  我脸雪白,也吓的够呛。手不停的在裤子上擦著。

  突然,我的手被一个软软的暖暖的手握住了,我侧脸一看,小楠悄悄的拉住
了我的手,捏了捏我。我一下放松了一些。

  小青扭过身,举着手机看着我。

  我哆嗦著接过电话,小青低声说:“是我爸!”

  我举起电话,哆嗦著说:“爸???????”

  那边一个男声愤怒的说:“谁他妈的是你爸!”

  我紧张的差点把手机扔了。

  小青小楠都眼巴巴的看着我,我稳稳心神说:“叔叔,我……我姓刘……那
个,是我不对……不过您放心,我会负责的……小青现在不能结婚,没毕业,那
个她毕业,我们就结婚……”

  小青爸爸都快疯了,我都能听到他咬牙的声音。

  我哆嗦著说:“那个叔叔……听小青说,你们住的房子挺旧了,过两天,我
忙完手上项目,去家里看您和阿姨,给您换个好点的新房,那个……都是我的错,
那个……我真的爱小青,求您了,就让我们在一起吧。没她我没法活,我爸妈也
超喜欢她。我……我……”

  我说不下去了,小楠突然捅捅我,指著自己的鼻子。

  我福至心灵说:“叔叔,我以前是个同性恋,就是认识小青了,才喜欢女孩
子的!你不能夺走她!”

  我说完感激的看着小楠,小楠小青一脸错愕,目瞪口呆!

  小楠一把抢过电话,对着电话说:“叔叔,我是小楠,小刘是个好孩子,人
特老实,工作也很好。嗯,嗯,对小青特别好,我们都很羡慕他们。这小子挺有
钱的,呵呵。叔叔,你放心吧。过两天,这小子手上工作交代一下,就让他负荆
请罪去!好,好,我照顾小青。好,好,不用,让这小子去,您在家准备好鸡毛
掸子等著就行了。嗯,别往死里打,打个半死就行了!还得让他伺候小青一辈子
呢。呵呵。好,好,暑假我就去,好,好!”  

  小楠挂了电话,看着说:“你傻了啊?说什么同性恋!”

  我说:“你不是指自己鼻子么?”

  小楠说:“我是让你把电话给我!”

  我一屁股坐沙发上。

  小青说:“大哥,你说话太没谱了,我们家刚换了房子,是新房!”

  我看看她,看看小楠。

  小楠说:“男人到了关键时候就拉稀!”

  我稳稳心神说:“这谎还不好圆啊,就说小青考验我,看我孝顺她父母不。”

  小青也长处一口气,伸手拉着我的手,拉着小楠的手,笑着说:“大哥,楠
楠,谢谢你们!”

  我说:“可吓死我了!”

  小楠撇撇嘴。拉着小青去做饭,我在厅里大口大口喘气。

  吃了晚饭,小楠和小青商量著回家一趟的事情,我再阳台上抽烟。过了一会,
小楠推门出来,看着我笑着说:“恭喜啊,要见父母了!”

  我咧嘴说:“你大爷的,我现在心跳还在一百以上呢!”

  小楠笑道:“别说,你刚才那小样,还挺像个准女婿的!没有她我就活不下
去了!这话怎么听的有点真啊。”

  我瞪她一眼说:“不真,老头能放过我么!”

  小楠轻笑一下说:“看样子她父母不讨厌你啊。”

  我笑道:“那是,你也不看看咱什么人,相貌堂堂,事业有成!多少少女的
梦中情人!”

  小楠撇嘴说:“臭美吧你。”

  我笑道:“过了这一关,喝两杯庆祝一下?”

  小楠点点头说:“我去拿酒!”

  过了一会,小楠空着手回来了说:“酒柜空了!”

  我想了一下说:“啊,是没了!要不咱出去喝?”

  小楠说:“也好,今儿我也够紧张的!”

  我说:“你去跟小青说一声,让她自己睡,咱俩去喝酒!”

  小楠点点头。我换了出门的衣服,小楠从小青屋里出来,看着我说:“喂,
你先下去,我稍微洗洗,换身衣服。”

  我点头下楼开车。

  过了一会,楼道里出现了小楠的身影,我瞟了一眼,觉著有点不对劲,仔细
看了看,我当时就傻眼了。

  小楠竟然穿了一条紧身的包臀的裙子,下面是一条黑丝的打底裤,脚上是一
双鱼嘴高跟鞋。

  我愣了半天,小楠站在车前说:“看啥呢?开门!”

  我赶紧开了车门,小楠上了车,我竟然还闻到一丝香水味道!

  我说:“姐,你咋这身打扮?”

  小楠莞尔一笑说:“嗯,平时跟小青去酒吧,我都是装作护花使者,今儿小
青休息,我去看看,有没有人勾搭我的!”

  我咧嘴说:“屁,谁敢勾搭你,我跟他玩命,这么漂亮性感的妞,老子自己
留着了!”

  小楠笑道:“开车把你,我酒虫子都出来了!”

  一路闲聊著,到了酒吧门口,我笑道:“要不你单独进去,先单独坐,看看
有没有勾搭你的?”

  小楠笑道:“好啊,要不要赌点什么?”

  我说:“我相信有十个以上都勾搭你的。”

  小楠笑道:“我认为有二十个以上!”

  我笑道:“赌啥啊?”

  小楠看看我说:“你说吧!”

  我腆著脸说:“要是我赢了,咱测试测试?”

  小楠瞪我一眼说:“有病啊你!”

  我说:“你才有病呢!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还穿成这样刺激人家。”

  小楠笑了说:“我就是想换个心情,没想刺激你!”

  我笑道:“赶紧下车,要不我玩车震了!”

  小楠瞪我一眼,笑着下了车,进了酒吧。

  我停好车,也进去了,没跟她坐一起,远远望着。

  小楠要了杯红酒,一边抽烟,一边把玩着火机,淡然的看着舞池里的人群。

  不一会就有不少人来搭讪,小楠都礼貌的拒绝了。我粗粗数了一下,不算邀
请跳舞的都有十四、五个了。

  我赶紧拎了瓶酒凑了过去,小楠看我一眼说:“你来干嘛,我正过瘾呢。从
来都是看着别人找小青,第一次这么多人找我!赶紧走!”

  我笑道:“得了吧你,还同性恋呢,老头过来搭讪都把你激动的直哆嗦!喝
酒,喝完了跟哥开房去!”

  小楠笑道:“我是在找刺激,但我宁愿回去摸小青的大肚皮,也对你们男人
没兴趣!就是想逗你们玩!”

  我给她续上酒,低声问:“你还真跟小青磨过豆腐啊?”

  小楠瞟我一眼说:“咋,还要我给你讲讲细节?”

  我笑道:“又不是没看过日本小电影,最多玩个六九,你们还能干啥!”

  小楠用脚轻轻踢踢我说:“过分拉啊,想挨揍啊!”

  我笑道:“今儿我不怕你,你穿高跟鞋,追不上我!”

  小楠淡淡一笑,伸手捋了捋头上的短发,那姿态说不上柔美,但别有一番滋
味,我竟然看呆了。

  小楠看我直勾勾的看她,笑道:“怎么了?我变化就那么大?”

  我点点头,低声说:“小楠,如果你不是拉拉,我同时认识你和小青,我会
追你,不追小青!”

  小楠明显的愣了一下。脸上有了一丝潮红。

  我趁热打铁,说:“小楠,其实我觉得你不是拉拉,只是你和小青关系太好
了,小青又是个极为出色的女孩子,你是用拉拉来保护你,避免被小青伤害到!”

  小楠怔怔的看着我,想了一会摇摇头,笑道:“差点上你的当!你嘴比吴悠
还甜!”

  我撇嘴说:“切,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楠乐了说:“告诉你吧,小青和吴悠那个了以后,我们俩尝试过好多次,
我就是拉拉!”

  我说:“啊?怎么尝试的?”

  小楠低声笑道:“买的工具!”

  我笑道:“你用假鸡巴给吴悠带了绿帽子?”

  小楠用力踢我一下说:“什么事儿从你嘴里出来都那么难听!”

  我说:“你不是说,小青怀孕后,你才跟她说你是拉拉的么?”

  小楠点点头说:“之前,我都是说好玩的,小青也觉得好玩而已!”

  我点点头,我说那段时间吴悠脑袋总是绿绿的!

  小楠捂嘴笑了一下。

  我说:“您老可别做这种小女儿的神态,太膈应了!还是女汉子看的习惯!”

  小楠暗中冲我比了个中指。

  我笑道:“喂,刚才我数了数,才十五个,你输了,咱去开房测试测试吧?”

  小楠看我一眼低声说:“喂,你是不是憋不住了?要不我自己喝酒,你去找
个鸡婆发泄一下!”

  我笑道:“喂,你就不能大公无私一下啊,我今儿背那么大一黑锅,你就不
能遵守一下自然规律,违背一下你扭曲的性取向?”

  小楠笑的轻轻发抖,笑道:“嗯,你说的我都有点动心了!加油,看你能不
能把我哄的上了贼船!”

  我笑道:“喂,你们的那根假货在哪里?”

  小楠说:“家里啊。”

  我低声说:“你带着它有感觉么?”

  小楠笑道:“当然有了。”

  我说:“喂,商量商量,一会悄悄回去,打枪的不要,把你的假宝贝拿上,
咱们去开房,要是你还是接受不了被搞,你带上家宝贝搞我好了!”

  小楠笑的差点把酒喷出来,低声说:“喂,你是同性恋还是我是同性恋啊。”

  我笑道:“为了掰直你,我甘愿奉献我的肉体!”

  小楠已经笑的开始抖了,低声说:“喂,那个宝贝尺寸可不小啊,小青说比
吴悠大多了,你是不是用过吴悠的啊。”

  我低声说:“去你妈的,别那么恶心好不?”

  小楠捂嘴笑道:“去哪儿开房啊?”

  我说:“全市酒店你选!”

  小楠低声说:“就选你家了!”

  我愣了一下说:“小青知道咋办?”

  小楠说:“让你往双飞,你敢不敢?”

  我摇头说:“不敢,吴悠娃的妈,要是吴悠的老婆我就敢,娃的妈我不敢!”

  小楠笑道:“你都要见她父母了!”

  我摇头说:“那也不敢!而且老子看小青,真心像看妹妹一样!”

  小楠看看我说:“你这傻小子,你看不出小青对你也有点想法啊!”

  我完全呆住了,低声说:“去你妈的,别拿我哥们孩子的妈开玩笑!”

  小楠低声说:“喂,我说的是实话!”

  我说:“啥意思!”

  小楠低声说:“小青其实对吴悠有些失望,并不是他失踪的事情,而是对他
有那么多女朋友有些失望!你跟嫂子离婚时候流眼泪,我跟她说了,她发了好久
的呆,说你才是真男人。经过这些事儿,小青对男人也有了新的判断!”

  我笑道:“那她也是我哥们孩子的妈!”

  小楠笑道:“你还算有原则,好了,今儿姐姐陪你试一试,要是我能接受男
人,就便宜你了!”

第五章 她没直 我弯了

  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我和小楠走出酒吧,喝了酒不能开车,找了个代驾的
小伙子。

  小伙子跟我们到了停车场一看,激动了,连声夸好车好车!

  我笑道:“一般一般。”

  小伙子冲我竖大拇指笑道:“大哥真是好眼光啊,选的车好,挑的妞也靓!”

  我看看他指著小楠说:“你说她么?”

  小伙子点点头,我乐道:“这是个男的,你看不出来么?”

  小楠冲我翻个白眼,小伙子笑道:“别逗乐大哥,反串也没这么性感的啊!”

  我呵呵笑着,小伙子技术不错,把我们送到楼下,我多给了点钱让他打车回
去。

  小伙子羡慕的看着我和小楠上楼。

  用钥匙轻轻的开了门,小楠把高跟鞋脱了拎在手里,我们两人做贼一样进了
家。

  我指指我的大卧室,小楠摇摇头,指指她的小房间。

  两人钻了进去,轻轻的掩上房门。

  黑暗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小楠也迟疑了一会儿,低声说:“喂,你干嘛呢?”

  我有点紧张的说:“不知道该干嘛啊!”

  小楠说:“你不是结过婚的么,应该有经验啊。”

  我低声说:“我那是对女的,你不完全是女人啊。”

  小楠低声说:“你当我是女人啊。”

  我抬抬手,还是不敢,我低声说:“喂,你当我是小青好不?”

  小楠扑哧笑了说:“那我可动手了!”话音刚落,一双手已经落在我胸口揉
摸起来。

  我多少有些胸肌,而且最近不怎么动,肥肉多了一些。小楠揉摸著低声说:
“嗯,手感不错!”

  我靠在墙上,闻着她身上的幽香,几次想抱着她,就是不知道为啥没有勇气。

  小楠的手攀到了我的脖子,轻轻摸著,黑暗中传来她低低的声音:“低下来
点儿!你比小青高太多了。”

  我弯弯腿,缩低身子,一双柔软的手摸着我的脸颊,接着眼前一黑,感觉到
嘴唇被一道温暖的柔软的东西压住了。

  我知道她在吻我,我尝试着张开嘴,可她迅速离开了,我正失望呢,我的脖
子突然被湿漉漉的嘴唇吻住了,一阵酥痒。

  接着我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箍住了身体,我的脖子不停的被吻著,我的胸被揉
摸著,小楠不停的从各个方位袭击我,那种感觉很怪也很刺激。

  小楠尝试着解我衬衫的扣子,开了两个,她似乎有些无奈,一把拽住领子,
扣子都蹦了起来,小楠的手从敞开的衣襟摸了进去,不停的在我赤裸的胸口抚摸
著。

  我完全被动,却是在不停的享受着。

  小楠的手滑到了我的裤腰,扣子也被她摸索著解开了,长裤滑了下去。

  小楠的手从腰后面探进了我的裤衩,不停的捏着摸着我的屁股。

  这个姿势,她丰满的胸压在我的胸口,她的脸侧贴在我的脖子前,我的头只
能高高的昂着,脖子都酸了。

  我终于鼓起勇气轻轻抚摸着她的背。

  小楠的手离开了我的屁股,在我腰间摸索了一会,从前面探了进来。指尖滑
过我阴毛触碰到我阴茎的一瞬间,小楠宛若触电一般缩了回去。

  身子也离开了我。

  黑暗中,我能听到她急促的呼吸。

  我低声说:“喂,怎么了?”

  小楠低声说:“我……我还是受不了!我也有点怕!”

  我心里暗笑,你怕我就不怕了。我伸手揽着她的腰,低声说:“假如我是小
青,你们现在该干嘛了?”

  小楠靠在我怀里,低声说:“该我带上东西了!”

  我说:“那东西呢?”

  小楠扭身在床边摸索了一会,靠回我怀里,一根硬帮帮的东西戳在我胸口。

  我伸手摸了一下,还有点弹性,笑道:“够大的啊!能戴在身上?”

  小楠说:“嗯。”

  我低声说:“你摸这个不怕,摸我的干嘛就害怕!”

  小楠想了一下说:“不知道!你那个是热的!”

  我呵呵笑道:“不热,就完蛋了!”

  小楠喘口气说:“小青会舔这个的,你也来试一试?”

  我吓了一跳说:“操,我可不是gay!”

  小楠说:“你不是让我把你当小青么!”

  我说:“那也不能真把我当她吧。”

  小楠轻轻捧着我的脸,摩挲著,动作很温柔,指尖插进我的头发,摸到我耳
朵,揉了揉我的耳垂,突然扭住了我的耳朵,压低声音饿狠狠的说:“舔不舔,
不舔扭下来你耳朵!”

  我吓的举手投降说:“别扭,别扭!”

  小楠搬住我的脖子低声说:“蹲下!”

  我低声说:“你都带上了?”

  小楠说:“没有,你蹲下就行了!”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蹲下来,小楠用手把假阴茎固定在她裆间,低声说:“舔
它!”

  我实在无法接受鸡巴进我嘴里,哪怕是假鸡巴。

  我把手放在她裹着丝质打底裤的大腿上,轻轻抚摸著,感受着她大腿的弹性
和丝裤的顺滑,小楠往前挺挺肚子,假鸡巴戳了我一下,我凑上去闻了闻,没啥
味道。

  我低声问:“这东西进过小青的身体?”

  小楠说:“怎么了,你还嫌脏?”

  我说:“脏倒是不嫌脏,别扭!”

  小楠把我拉起来,凑到我耳边说:“不但进过小青的阴道,还进过小青的直
肠!”

  我吓了一跳说:“操,你们还玩肛交啊!”

  小楠低声说:“小青后面比前面还敏感!都是你那个哥们吴悠搞的!”

  我说:“那我更不舔了!”

  小楠低声说:“我……我想用它搞你的后面!”

  我哆嗦一下说:“我操,不行!”

  小楠伸手搂着我的脖子说:“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我说:“我……我……我……日你二大爷,不行!”

  小楠低声说:“你今天让我高兴了,等小青生完孩子,我说服她接受你!”

  我说:“那也不行,你接受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小楠笑道:“你让不让我搞,不让我搞,我现在就叫小青起来,说你欺负我!”

  我笑骂到:“你也太缺德了吧!”

  小楠说:“你就从了姐姐吧,姐姐会很温柔的。”

  她一边说,手又摸进了我的裤衩,摸着我的屁股,笑着说:“喂,你屁股上
的肉还挺结实!”

  我笑道:“那是,我也天天锻炼的!”

  小楠右手指尖探进了我的股缝,来回轻扫著。

  我紧张的肌肉都蹦紧了,小楠指头终于找到了我的肛门,她轻轻按著,柔声
说:“姐姐进来了啊!”

  我加紧屁股哀求到:“楠姐,楠姐,别玩这个,太刺激了!”

  小楠抬头,轻轻咬住我的下巴,咬的我微微有点疼。小楠松开牙,低声说:
“松开,要不我咬下来你的下巴!”

  我哀求到:“楠姐,咱能弄点凡士林之类的润滑的么?我那里还是雏儿呢!”

  小楠笑道:“没有!”

  我哀求的说:“弄点润肤露都好啊。”

  小楠笑道:“你还挺有经验啊。趴床上去,姐姐给你弄点润滑的!”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伏在床上,小楠站在我背后,轻轻的拉掉了我的裤衩,我
低声说:“多给我抹点!”

  小楠嗯了一声,我放松了屁股,我觉得她揉了揉我的肉,轻轻推开了我的股
缝,突然,一个软软暖暖的东西堵住了我的屁眼,我愣了一下,回手一摸,竟然
摸到了小楠的头,她竟然在舔我的肛门。

  强烈的舒服和刺激让我一下就硬了起来,我完全没想到平时干净利落的小楠
竟然有这样的癖好!

  我有些紧张,又觉得无比的刺激,小楠不停的舔著,快感滚滚而来,我都有
些射精的冲动了。

  小楠的舌头突然离开了那里,变成了指尖轻轻按压着。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楠纤细的指头已经借着口水的润滑探了进来!

  我被弄的浑身一抖,小楠轻轻的抠摸著的我肠壁,身子斜压着我的背,我听
到她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小青!”

  我心里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她真的把我当成小青了!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竟然
在吃小青的醋!

  小楠的指头在我肛门里轻轻挑动着,强烈的刺激让我肌肉突突乱跳,小楠的
动作突然加快了,又几下弄的我很疼,我老老实实的趴着,任凭她蹂躏。她的呼
吸越来越急促,我不知道她搞我她怎么会有快感。

  过了几分钟,小楠突然长长的“啊……”了一声,似乎泄气了一般,指头停
止动作,她身体完全靠在我背上。

  我驮着她,一动不动,过了一分多钟,小楠慢慢的直起腰,指头缓缓的拔了
出来。

  小楠掏出了火机,点亮了,在床头拿了张湿纸巾,擦着手指,低声说:“行
了,你可以消失了!”

  我郁闷的直起腰说:“我操,你爽了,我还没爽呢。再说,你刚才怎么就那
么过瘾的样子!”

  小楠笑道:“姐还有一只手呢!”

  我明白了,她一边抠我,一边自摸,难怪呢。

  我拉好裤衩,坐在她床上,说:“喂,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弄的人家欲
火焚身,你赶我走?”

  小楠坐在我旁边,搂着我肩头说:“要不我叫小青起来?”

  我说:“去你大爷的!”

  小楠低声笑道:“哥们,没搞过怀孕的女人吧?”

  我说:“那是你姐妹!是我哥们的娃的妈!”

  小楠低声说:“她也是女人,吃过肉的女人!”

  我摇头说:“不行,不行!”

  小楠笑道:“不行就出去吧,姐要睡了!”

  我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二大爷的,老子也有手!”

  小楠笑道:“回去自己摸吧!姐不伺候了!”

  我无奈的站起来,恶狠狠的说:“上了鬼子的当了!”

  小楠低声笑着,我提上裤子,低声说:“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报仇!”

  小楠也起身说:“不送了,等你能打的过我再说吧。”

  我起身开门,小楠伫立在黑暗中。

  我手放在门把手上,小楠看着我,我假装开门,趁她不备,猛然扭身死死抱
住她,一下就把她压在了床上。

  小楠低叫一声,使劲推我,我死死压住她,手毫不客气的伸进她的短裙里,
直接而粗鲁的摸进了她的腿间,我都能感觉到她腿间的潮热,小楠紧张的夹紧双
腿,一手快速的摸到我耳朵,捏住后低声说:拿出来,要不我揪掉你耳朵!

  我手好不留情的摸著,小楠急的松开我耳朵使劲推我的手说:“不行,不行,
让小青陪你吧!我去跟她说!”

  我无奈的松开她,低声说:“你就那么讨厌我?”

  小楠停止了挣扎,换了柔软的口气说:“再给我些时间吧!”

  我低声说:“好,我不勉强你!”

  我站起来,小楠拉好裙子,低声说:“真的,要不我叫小青吧!”

  我有点生气的说:“以后不许这么说!小青是好孩子,我也不是混蛋!”

  小楠低声说:“可是……”

  我气哼哼的说:“吴悠没死!我死了,吴悠也死不了!”

  小楠低声叹了口气。

  我去拉门,小楠突然拉住我,我以为有转机,心中一颤,小楠低声说:“求
你个事儿!”

  我失望的说:“啥事?”

  小楠说:“明天,我们社团有演出,大家都叫了男友去看,你能……”

  我说:“冒充你男友?”

  小楠“嗯”了一声。

  我叹口气说:“上辈子欠你的,时间,地点!”

  小楠笑道:“下午三点,我们学校小礼堂!”

  我搓搓手说:“晚饭你请!”

  小楠笑道:“没问题!”

  我悄悄的出了小楠的房间,小楠目送我,我转了一圈回到她面前,小楠说:
“怎么了!不去睡觉!”

  我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喂,把你身上穿的内裤给我拿去打飞机吧!”

  小楠楞了一下,也凑到我耳边低声说:“没穿!”

6  海底针

  小楠把我推了一把,轻笑一声,关上了门。

  我带着满腔欲火回到房间里,幸亏喝了些酒,还是沉沉的睡了。

  早上起来,小楠和小青做好了早饭,我洗漱完了跟她们一起吃早饭。

  我笑着说:“哎,收留你们两个我还是赚大发了。每天早上不用做早饭,而
且看着两个养眼的美女,一天心情都好。”

  小楠笑道:“那你还是对着小青吃吧,心情能更好一些。”

  我笑着说:“小青现在可不如以前了,越来越难看了!”

  小青看我一眼,有些吃惊我这么说她,小楠也愣住了,我笑着说:“人家都
说了怀男孩子的妈妈会变丑!”

  小青扑哧笑了说:“那我越丑越好!”

  小楠捅捅小青说:“我就说这家伙嘴甜了吧!”

  我笑着对小楠说:“没小姐!你喜欢甜还是苦啊!”

  小楠愣了一下,问:“什么梅小姐,我不姓梅!”

  我哈哈大笑,把最后一口鸡蛋塞嘴里,拎上公文包,走向门口,一边回头说:
“梅小姐,下午要我来接你去学校么?”

  小楠说:“我一会就回去了,下午你直接去吧。什么梅小姐啊。”

  小青也蹙著眉头说:“什么意思啊。”

  我哈哈大笑下了楼。

  小楠电话打到我手机上,问我:“你什么意思啊,什么梅小姐啊!”

  我哈哈大笑说:“没穿内裤小姐啊!”

  小楠骂了声:“臭流氓!”挂了电话。

  到了下午2点多,我买了把玫瑰,开车到了小青她们学校,车扔在门口,步
行走到她们小礼堂,门口好多人,里边也座无虚席。

  台上已经有一些歌舞小品表演,水平还挺高。我心里暗骂现在的孩子都不安
心学习,都他妈的把精力放这上了。

  快三点了,台上上来了几个美女,我看了半天,没有小楠,一群女孩子跳起
了时下最流行的狐狸叫,舞蹈动作很暧昧,尤其是领舞的两个长发女孩子,动作
妩媚之极。

  台下的男生疯狂叫着,吹口哨,跟着音乐也扭著身体,我在边上也有些兴奋。
其中一个领舞的女孩子穿了件白沙的短袖衣服,一条白色紧身裤,脚上蹬著双白
色的高跟鞋,舞蹈动作有力而到位,韵律感很强。另一个一身黑色,鞋跟也很高,
动作力量偏弱,但极为柔美。

  跳这跳着,也不知道怎么一拉,两个领舞女孩子屁股上都拽出个狐狸尾巴来,
舞蹈更妖艳了,动作极富有挑
zuozhe: su3cl3dk3942014-07-30 03:11:00
没后续了??没后续了??没后续了??没后续了??没后续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