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系列 邪书

楼主: livezero30002014-01-22 15:48:00
暑假开始了!

    今天是结业典礼,忙碌的国一生涯结束了……

    我的名字叫林志尧,大家都叫我小志。我是一个国一要升国二的学生。从明

    天开始就是暑假了,其实从期末考还没开始我就已经开始计划这个暑假我要怎么

    好好的过了。我准备要在前两个星期把所有的作业做完,然后和阿德、阿伟(我

    的死党)一起去唱卡拉OK、游泳、泡马子……

    “啪!”咦?我好像踢到一本书了……

    这本书还真奇怪,看起来和我爷爷常看的书一样,而且还没有封面。里面写

    了一大堆字,后面还画了几张画得很丑的人像图。“算了,有时间再去看吧!”

    就把它丢进了我的书包里,然后开始了我两个礼拜辛苦的作业地狱……

    ************

    呼~~终于把作业都写完了。花了八天的时间终于把所有的作业都写好了,

    明天开始就可以快乐的渡过我剩下将近五十天快乐日子了,嘿嘿嘿嘿……

    看看时间,哇!都已经十一点了,不过也睡不着,不如找本漫画来看看。

    咦!这不是我结业典礼那一天捡到的破书吗?原来我把它塞到书架上啦,反

    正也没事,拿出来看看里面到底在写些什么。

    第一章惑心术

    “人生而为人,必由精,气,神……”

    妈呀!竟然还是用文言文写的,勉强把第一章看完,里面内容好像在教催眠

    术的用法,还有教什么把意念注想于后脑的什么位置再转到什么地方,再移到眼

    睛,说可以把人引导到恍惚的状态……

    虽然平常上网也有看到一些有关催眠术的文章,但是平常很少看小说的我,

    也很少去看那些东西,也因此对这些总是抱持着怀疑的态度,所以才看完第一章

    我就看不下去,直接跑去睡了。

    ************

    隔天,打电话问阿伟和阿德作业做好了没,结果他们都还只做了一半,又不

    好意思叫他们作业没写完就出来陪我玩,看来这几天只好自己过了。

    早上妈妈把早餐放在桌上,要我自己热了来吃,而姊姊则去上辅导课了,家

    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我爸爸在我六岁那一年就死了)。

    中午,隔壁叶嘉慈阿姨要我过去和她们一起吃午餐。我家和嘉慈阿姨家感情

    很好,妈妈不在时常要嘉慈阿姨来照顾我们,不过我很讨厌谢叔叔,每次他看着

    妈妈和姊姊时的眼神都好像要把她们吃下去一样,但是我很喜欢他们的女儿:谢

    玉婷。

    平常我都叫她小婷,小婷今年才刚要升国一而已,比我小一岁,身材娇小可

    爱,留着一头充满活力的短发,脸蛋姣好,俨然就是一个小美人胚子,个性天真

    活泼又善解人意,再加上我们又是青梅竹马,所以感情比一般兄妹还要来得好。

    因为嘉慈阿姨是一个家庭主妇,所以整天都在家里,不过因为下午忽然有急

    事要办,要到晚上七点左右才会回来,就叫我和小婷两个人一起看家。

    下午我和小婷一起看电视、聊天,不过到了四点的时候我终于受不了了,因

    为年龄有差距,而且男生和女生的话题本来就没什么交集。忽然,我想起了昨晚

    看的那一本书,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我就把话题一转,带到了催眠术上

    面。

    “我说,小婷啊!妳相不相信催眠术这种东西呢?”

    “我才不信呢!那都是电视上在骗人的。”

    “哦~~真的吗?那上次那个什么催眠秀又是谁吵着要去看的啊?”

    “我才没有呢……”

    “好,好,妳没有……”

    “本来就没有。”

    “好啦,不逗妳了。不过我最近倒是跟人家学了一套催眠术,只是不知道是

    不是真的,妳要不要试试看啊?”看她面露犹豫之色,我赶紧再补了一句:“还

    是妳不敢呢?”

    “谁不敢啊,就怕你到时候不能成功,那可就糗了……”

    “没关系,如果没成功我就请妳去吃一客巧克力圣代。不过如果我成功了就

    换妳请我。”反正就算没成功,和她一起出去也有姊姊帮我付钱。

    “好!一言为定,赖皮的是小狗。”

    “好。一言为定,赖皮的是小狗。”

    “那,我现在要做什么呢?”

    “嗯~~首先妳先坐在沙发上,然后尽量把身体放松。”

    “呦~~还蛮像那么一回事的嘛~~”

    “好啦,别闹啦~~”看着她轻松的坐在沙发,我也不禁紧张了起来,不知

    道那本书上写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虽然假的对我来说也没差,但是总是会有点失

    望。

    然后,我定下了心,照著书上的方法施行,把意念贯注在脑后……

    “小婷,看着我的眼睛!”

    “咦!你的眼睛怎么看起来像是红色的……”

    话还没讲完,小婷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恍惚,最后整个眼神从灵活而转变成

    茫然,整个人瘫在沙发上,眼睛像是在看着远方。

    看到小婷变成这样,我就知道我已经成功了,没想到那本破书写的竟然都是

    真的,回去一定要好好把它看完。然后,我想既然已经催眠成功了,就去拿个拍

    立得把小婷照下来,好作为证据,让她不能赖掉。

    就在我去拿拍立得时,经过镜子一看。哇!我的眼睛真的变成红色的了。不

    过红红的像红宝石一样的颜色,也蛮漂亮的。而且那本书上写说,只要不意想眼

    睛,过一段时间自然也会恢复。

    看着看着,我的内心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我何不控制住小婷呢?

    看着小婷茫然的看着远方,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在网络上看的照片,里面的人

    就像现在的小婷一样坐着,不过眼前的小婷比她们迷人上千百倍;又想到我可以

    像网络上的文章里写的一样,让小婷平时还是像平常一样过生活,但是在只有我

    们的时候她将会是我的玩具,我的宠物、我的性奴隶……

    想到这里,我的心开始沸腾了起来。我走到小婷面前并看着她:“小婷,把

    妳的衣服脱光。”

    出乎意料的,她并没有把衣服脱光,还问我:“为什么?妈妈说不能在别的

    男孩子面前脱衣服的啊!”

    这时我忽然想起那本书上好像写着惑心术不能强迫别人做她不想做的事,只

    能用引导的方法。沉默了一会儿,我已经想好要用什么方法来引导小婷,并且让

    她永远成为我的性奴隶。

    “小婷,妳是不是觉的妳的妈妈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

    “嗯,妈妈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

    “那遗传妳妈妈的妳是否也很漂亮呢?”

    “那当然。”小婷骄傲的挺了挺她那刚开始发育的小胸部。

    “喔~~可是我不相信耶,除非妳把妳的衣服脱光,让我比比看。”

    “好。”然后就看到小婷慢慢的把她的衣服脱光。

    慢慢的,小婷那娇小可爱的身躯完全裸露在我的眼前。

    我是第一次真的看到女人的裸体,虽然小婷没有像网络上的那些女人有大大

    的胸部和修长的美腿,但是小婷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脂

    肪,娇小的身躯,刚开始发育的椒乳,一切都是那么的娇小玲珑,精巧可爱。

    忽然,我发现我的小弟弟已经整个胀大了起来,比以前自慰还要大了许多,

    足足有将近七吋长。

    “小婷,我们到房间里面。”

    “好。”然后小婷就这么裸露著身体跟我走进我的房里。

    “小婷,妳喜不喜欢志哥哥啊?”进到房间后我这么对小婷说。

    “嗯,喜欢。”

    “那妳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喜欢一个男孩子应该要做什么呢?”

    “嗯~~不知道耶!”

    “好,那志哥哥告诉妳,一个女孩子如果喜欢一个男孩子,就要完全听他的

    话,而且还要和他作爱。”

    “作爱?作爱是什么啊?”小婷顶着她那茫然的眼神向我问。

    “作爱是一种能让妳和我都很快乐,而且会让我更喜欢妳的一件事喔!”

    “真的吗?那你要教我吗?”

    “妳真的要学吗?”

    “嗯。”

    “好,可是妳跟我学以后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和别的男孩子作,而且以后

    都要听我的,不管我要妳做什么妳就要做什么。”

    “好啊,不过为什么不能和别的男孩子作呢?”

    “因为如果妳和我作的话,以后妳就是属于我的了,我的东西怎么可以让别

    人碰呢?”

    “喔,好。”

    “以后不能回答‘喔’或者‘好’或者‘嗯’,妳必须回答‘是’。”

    “是。”

    看着小婷一脸茫然的样子可是却又顺从我的引导,慢慢接受我的命令,我的

    心越来越兴奋,可是脑筋却越来越清楚。

    “来,小婷,躺到床上去,然后打开妳的双脚。”

    “是。”小婷顺从的躺到床上并打开了她的双脚。

    我兴奋的也上了床,虽然我很想直接插入她的**,但是小婷还是个处女,

    如果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强插进去的话,小婷可能会痛不欲生,而且我也不想让

    我的第一次这么没有情趣。

    “小婷,我们要开始了喔!”

    “是。”

    我把我的嘴唇凑向小婷的嘴唇,一下就和她来了一次法国式的热吻。然后我

    就像A片里演的一样,一下吻向小婷的嘴唇,一下爱抚小婷小巧的**,一下又

    摸向小婷那从来没人到过的处女地带。小婷的**附近还只稀松的长了几根嫩毛

    而已,但是**很红嫩,看起来却又异常的漂亮。

    爱抚了二十多分钟后,小婷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她的**也湿淋淋地,

    我一看差不多是时候了:“小婷,我等一下要把我的小弟弟插入妳的**里面,

    刚开始会很痛,但是妳要忍住,不能叫出声音喔!”

    “是。”

    然后我慢慢把小弟弟伸入小婷的**里,在遇到一层薄膜时,我深吸了一口

    气,然后腰一挺,就冲破那一层薄膜。

    “啊……”

    看到小婷忍着痛的样子,我不禁怜惜的轻抚小婷的椒乳,以减轻她的痛苦。

    过了不久后,我看小婷脸上表情已经不再那么痛的样子,我就慢慢地开始抽

    动,而小婷脸上也由忍受痛苦的表情变成忍受快感的表情。

    “啊……喔……啊……”

    看着她可爱表情,听着她可爱的声音,我不禁告诉她:“小婷,如果想叫的

    话就大声地叫出来,不必忍受了。”

    才刚说完,就听小婷大声的叫:“啊……好……好……舒……服……志……

    志哥哥……啊……再来……喔……”

    听着小婷的浪声,我更加卖力的**。插了半个多小时,忽然感到龟头有一

    股热流浇了上去,而我也在同时射了精。

    休息了好一阵子,我才起来,我把我的小弟弟从小婷的**拔出来,登时看

    到一堆红红白白而且又黏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知道这是小婷第一次的证明。一想

    到这里,我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不过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时间实在是

    不够让我再来一次。

    “小婷,起来。”

    “是。”虽然小婷好像很累的样子,不过她还是顺从的爬了起来。

    “小婷,记得刚刚我告诉妳的话吗?不管我要妳做什么妳就要做什么。”

    “是的,我记得。”

    “很好。不过从今以后我就是妳的主人了,所以以后你回答我时,后面要加

    一句‘主人’。”

    “是,主人。”

    “嗯,好。从今以后在有别人在的地方妳就和平常一样叫我志哥哥,只有我

    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叫我主人,即使是在我解除妳的催眠状态的时候。”

    “是,主人。”

    然后我又在小婷的脑海里刻下了更多的指令,让我能更方便控制她,其中包

    括在只有我们时她将丢弃道德和羞耻心。然后我又改变她的记忆,让她认为她在

    很早以前就已经在心底奉我为主人,而今天就是她实现愿望的日子。

    最后,我把功力散去,而我的眼睛也回复为黑色。于此同时,小婷也从催眠

    状态中回复回来。只见她双眼茫然的望向四周,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突然,

    她的眼神像是对准了焦距一样,面露喜色扑倒在我的怀里,并叫:“主人。”

    然后,我又问了几句,确定她将永远成为我的奴隶。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

    点了,我就要小婷回去洗澡,等嘉慈阿姨回来,明天再过来。然后,我也洗了个

    澡,晚餐后我很早就睡了。

    不过,我相信明天、后天、大后天,甚至以后,我都将会非常的快乐。

    邪书(2)

    隔天……

    当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吓了一大跳,记得我昨天晚上九点

    多就睡了,算一算我竟然睡了二十个小时,而且现在头还有点晕。

    在我起来的时候,小婷已经在我床边坐了十个小时左右,当她早上起来以后

    就到我房里来等我了。

    看到小婷那么乖,我不禁又感到一丝兴奋,不过也很讶异我竟然会强奸了小

    婷。我虽然会对“性”这方面的事有兴趣,但却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就这么强奸了

    小婷,何况我还一直只把小婷当作是我的妹妹,平常疼她都来不及了,何况是强

    奸小婷呢?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想,我和小婷本来就很有可能成为恋人,我和小婷本来就

    对对方互有好感,现在只是提前了几年,和换了一种方式相处而已。

    想到这里,我对昨天强奸小婷的事也就感到释然了。反正我只要对小婷好一

    点就好了,而且以后在外面花心也没有关系,多么棒的恋人啊!(但我却忘了小

    婷是我的性奴隶,而不是恋人。)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头一直都好晕,精神也不大能集中。

    算了,填饱肚子要紧,我就和小婷到外面找东西吃。在吃饭的时候,我才从

    小婷那里知道原来今天嘉慈阿姨也有事,又出去了。不过也还幸好如此,否则我

    昏睡到五点才起来,不被骂死才怪。

    吃饱回去后我也想再和小婷玩一次,不过实在提不起精神来,而且嘉慈阿姨

    也快回来了,就直接要小婷回去,明天再来,然后晚上我就这样很没精神的渡过

    了。

    接下来的两天都一样,整天都会头很晕,精神不能集中,连和小婷做爱也没

    办法,到了第三天我的精神才回复了回来。精神回复了以后,我第一件要做的事

    就是和小婷做爱。这一次是我第一次在没有催眠状态下和小婷做爱(在催眠状态

    下也只有一次啊,废话!),而令我惊讶的是,小婷比我还期待我和她做爱,而

    且对她而言,我和她做爱是一种恩典,能够让我干她是她的荣幸。

    这样的感觉让我更加的性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小婷很容易**,才爱抚几

    下就湿了,把我的阳具放进她的****个二十几分钟就泄了,通常我要在小婷

    **了三到四次,在她快昏过去时才会射出来。

    在我精神回复以后,我除了和小婷做爱以外,就是研究那本书了。那本书里

    面共分上、下两册,上册里面主要分为惑心术,迷心术,邪心术,和三篇分别可

    以加强精神,智慧,体力的内功心法,和一篇可以令女人永保青春的内功心法。

    而下册则是上册四篇内功心法的辅助用的药方(是中药)和一些不同的伤药、春

    药,还有最后一些有关于利用三术引导她人心智的技术。

    而且在认真的看了一遍这本书以后我才发现,原来上次看的惑心术其实只看

    了前半段而已(因为段落的关系,让我以后上次已经把第一章看完了),原本惑

    心术是要把自己的精神力包住对方的精神面,再利用对方在精神面上的破绽趁虚

    而入,才能令对方陷入催眠状态中。但是因为我只看了前半,我的精神力没有张

    开,集中在一点,等于是用一点突破,所以马上就把小婷的精神控制住了,(不

    过这一方面是因为小婷年纪还小,精神力比较弱,另一方面也因为小婷很信任我

    不会害她,所以才能成功。)也因此我的精神力耗损殆尽,才会在之后休息了三

    天才回复。

    ************

    接下来这几天,我就在白天整天和小婷过著甜美的生活,晚上则研究那本书

    的日子下过去了。

    在我研究完那本书后我也试着练那三套内功心法过,但是却不能像惑心术一

    样马上就学会了。而书上也提到要练那些内功心,刚开始最好要配合下册的药方

    服食练功,否则通常不会有什么效果。

    在我知道练不成的时候也有一点遗憾,不过我只是一个国中生而已,实在买

    不起那些中药来练功,看来只好等我的财力能支付那些钱的时候再去练吧!

    不过下半册引导她人心智的那一段我倒是很有兴趣(毕竟我已经学了惑心术

    了嘛),而且越研究越有心得,每次拿小婷来实验都是屡试不爽。

    到最后,小婷在我的改造下变成了一只属于我的淫兽,原本天真、活泼而且

    又纯洁的小婷变得只要在我身边就会极其淫荡,只想要我的**能插入她的**

    里,比一个最下贱的妓女都还不如。但是她原本天真又纯洁脸庞加上了淫秽的表

    情,却比什么春药都还要有效。但是因为嘉慈阿姨几乎每天都在家,所以也实在

    不是很方便太放纵。

    ************

    从小,我就和嘉慈阿姨很亲近,因为自从爸爸死了以后,妈妈就忙着管理爸

    爸留下来的公司,根本没时间好好照顾我和姊姊,所以我和姊姊几乎是由嘉慈阿

    姨带大的(从六岁到十四岁,超过半辈子了),嘉慈阿姨在我心目中更是一个如

    姊如母的完美女人。而且自从姊姊上国中以后我们又渐渐的疏离了,所以嘉慈阿

    姨可以说是我最亲的人了。

    在我尝过了小婷的滋味以后,我不免会以看女人的角度去看嘉慈阿姨。嘉慈

    阿姨真的很漂亮,因为嘉慈阿姨在高中的时候就怀了小婷,所以现在也才二十九

    岁,再加上平时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也只像二十三、四岁而已。及肩的卷发、俏

    丽的脸庞、修长的身裁,再加上大大的胸部(大概有35E左右)真是美到了没

    有话说,再加上她成熟的韵味,俨然就是一个邻家少妇的样子。啊~~真是又羡

    慕又嫉妒那个谢叔叔啊!

    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我的心越来越不能忍受。我越来越想和嘉慈阿姨做一

    次爱,因为她的美丽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吸引我,令我无法自拔。

    在经过内心的一番挣扎之后,我决定要把我在书后学的技术拿来学以致用,

    我要把它用在嘉慈阿姨身上。不过我会在之后让嘉慈阿姨忘记这件事,毕竟我已

    经让她的女儿成为我的性奴隶了,而且我不想破坏嘉慈阿姨的家庭,所以我只做

    一次,就这么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在七月十五号那一天,嘉慈阿姨因为有事出去,要到下午才会回来,而这正

    是我最好的机会。我在嘉慈阿姨快回来的时候带小婷到嘉慈阿姨的房间里,要小

    婷脱光衣服自慰,并要她发出声音来引嘉慈阿姨进来,而我则运起惑心术,等嘉

    慈阿姨进来受到惊吓时趁虚而入,把嘉慈阿姨引入催眠状态。

    (附带说明一下,其实惑心术并不能让对方进入催眠状态。它只是能令对方

    进入恍惚状态,其实一切记忆尚在,而上次小婷那一次一方面是因为我用一点突

    破的方法破坏了小婷的精神面才会害小婷忘了我催眠她,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

    用引导的方法让她以后那是她原本的愿望,所以她对一切都还记得很清楚,只是

    那一段催眠的那一段有点模糊而已。至于迷心术和邪心术就请恕小弟卖个关子,

    现在说了就不好玩了。)

    然后在和嘉慈阿姨做完爱以后,我再用像上次一样一点突破的方法破坏嘉慈

    阿姨的精神面(这方面的技术,书后面也有),让她忘了今天的事。

    现在,我看嘉慈阿姨应该快回来了,所以我就带着小婷进到嘉慈阿姨的房间

    里,然后要小婷脱光衣服,要她开始自慰,而我就在旁边看着。

    小婷好像因为我在旁边看着,显得特别兴奋,才十分钟就**了一次。这也

    是我第一次看小婷自慰,就看到小婷一手抚弄著自己的胸部,一手伸到她的神秘

    地带,用力的抚摸著。小婷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本来如白玉般的皮肤浮现出一层

    **的粉红色,而且可爱的小脸庞上更露出了淫荡的表情。

    看到这里,我差点要上去和小婷真枪实弹的来一场,不过想到等一下可以和

    更美丽的嘉慈阿姨做,我也只好忍了下来。

    然后,我运起了惑心术来。在我运功时我的头脑马上冷静了下来,虽然我还

    是很兴奋,但是我却有一种理智和欲望分开了的感觉。

    我在旁边看着小婷自慰,已经变成了以一种欣赏的角度去欣赏她。小婷和嘉

    慈阿姨长得很像,只像是小了两号,和少了那一股成熟的韵味而已,而小婷却比

    嘉慈阿姨多了三分的年轻和活泼。

    在我欣赏小婷的自慰秀时,突然感觉到嘉慈阿姨回来了,那是一种很奇怪的

    感觉,但是我就是知道嘉慈阿姨已经回来了,而且听到小婷的淫叫,正奇怪的走

    过来。而看看小婷,她正沉迷于她的自慰中,连我的眼睛变成红色了都不知道。

    门开了……

    “小婷!?妳在做什么?”

    小婷似乎吓了一跳,不过在看了我一眼之后又继续自慰下去。

    而这时候嘉慈阿姨也发现我竟然也在这里,然后嘉慈阿姨瞪了我一眼:“小

    志,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嘉慈阿姨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因为我

    已经趁嘉慈阿姨受到惊吓的时候,用惑心术侵入了嘉慈阿姨的心灵。

    “没有啊,嘉慈阿姨,小婷只是在发泄她内心的欲望而已啊!每个人都会这

    样做的,不是吗?”

    “嗯,对……”

    “而我和小婷是这么好的朋友,所以我在这里教她如何发泄她的欲望也是理

    所当然的啊!”

    “对啊,理所当然的啊……”

    “而且我和小婷小时候常常一起洗澡,所以在我面前脱光衣服,裸体给我看

    也没什么啊!”

    “对啊,在你面前脱光衣服,裸体给你看也没什么啊……”

    “嘉慈阿姨,妳是小婷的妈妈,所以妳也有责任在这里看着,对吗?”

    “对,我也有责任在这里看……”

    看着嘉慈阿姨渐渐缓和的脸庞(看来嘉慈阿姨已经觉得这是对的了),我知

    道我已经成功了,接下来,只要引发嘉慈阿姨内心的欲望,我的愿望就可以实现

    了,只要之后再用那个方法就不会有人知道我和嘉慈阿姨做过爱,虽然我之后要

    再休息三天,不过我认为那是值得的。

    忽然,我想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于是我就问呆在那里的嘉慈阿姨:“嘉慈

    阿姨,为什么妳会和谢叔叔睡不同的房间呢?还有,这几天妳为什么常常跑出来

    呢?”

    这些问题平常都是我不敢问,而大人们也不会告诉我。反正会让嘉慈阿姨忘

    记,不如把一些我平常不能问的事问一问。

    然后我就看到嘉慈阿姨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我:“我一定要回答吗?”(平

    常的话一定会要我不要问,但她现在处于恍惚状态,没什么思考能力。)

    “当然啦,妳平常不是教我做人要诚实,不可以说谎吗?”

    “嗯,对……”

    “其实嘉慈阿姨在高一的时候就被你谢叔叔骗了身子,也没想到就那一次我

    就有了小婷,之后也只好奉子女之命结婚了(注:谢叔叔比嘉慈阿姨大了十岁,

    那时候已经出社会了)。本来以为结婚以后他会收歛一点,却没想到在我怀孕的

    期间他就去找别的女人了。后来我一气之下就要和他分房睡,不准他碰我。而这

    十几年来我和他也只是貌合神离,他还是继续在外面找他的女人,而我则一方面

    用心的抚养小婷,另一方面又尽量的花他的钱,像之后上大学啊、买房子啊,都

    是为了要向他报复……”

    (不过可惜谢叔叔是一个有钱人,这些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嘉慈阿姨在讲这段话的时候脸上有一股浓浓的哀伤,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我

    禁不住正要阻止嘉慈阿姨时,她又继续了下去:“而这几天我常出去是因为我和

    他已经准备离婚了,他已经有了别的结婚对象了,我正在和他谈有关小婷的抚养

    权和赡养费的问题。而今天我出去则是要去应征你们国中的老师,好以后有个工

    作,不至于没有收入……”

    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禁恨起了谢叔叔,他竟然这样对待嘉慈阿

    姨。不过另一方面,我又偷偷地高兴,因为这样嘉慈阿姨就逃出了谢叔叔的魔掌

    了,而且……而且……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忽然蹦出了一个想法:

    “反正嘉慈阿姨已经是自由之身了,而且嘉慈阿姨还年轻,与其以后让别人

    得到她,不如把她留在我身边……”

    不过转念又想:“嘉慈阿姨又不可能嫁给我,我们年龄差太多了,以嘉慈阿

    姨的个性又不可能在没有名份下和我在一起,她可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呢……”

    忽然,我看到了小婷,一个卑鄙而下流而且邪恶的想法浮上了我的心头……

    我改变了我的心意,我要让她和小婷一样。

    我在想了一下后,对嘉慈阿姨说:“嘉慈阿姨,妳这十三年来都和谢叔叔分

    房睡,那如果妳和小婷一样,想要发泄心里的欲望时,妳要怎么办呢?”

    嘉慈阿姨的脸犹豫了一下,不过马上又对我说:“我都会用藏在壁橱里的假

    阳具来自我发泄。”

    听到嘉慈阿姨这么说,我还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平常文静而贤淑的嘉慈阿

    姨竟然会用假阳具来自慰,不过这样反而对我的计划有利。

    “是吗?那嘉慈阿姨,妳刚刚看到小婷自慰,有没有也有冲动想和小婷一样

    去自慰呢?”

    “有……虽然刚开始我觉得很惊讶,不过同时我也感到兴奋,也有点想自慰

    了。”

    “那妳为什么不去把那把假阳具拿出来,去发泄妳心中的欲望呢?”

    “可是……”

    “嘉慈阿姨,妳别担心,记得妳刚刚说的吗?在我面前脱光衣服,裸体给我

    看也没什么啊!”

    “对啊……在你面前脱光衣服,裸体给你看也没什么啊……我为什么不去把

    它拿出来呢?”就看到嘉慈阿姨一边说一边走到壁橱边,并打开壁橱找出了那把

    假阳具。

    那把假阳具其实很小,只有四寸长,而且小小枝的,大概只和油性笔差不多

    大小,甚至还比油性笔小了一点。想来是因为只有做过一次爱,而且嘉慈阿姨又

    是一个很保守的人,所以才会只敢买这么小一根吧!

    嘉慈阿姨今天穿着一套白色连身套装,然后在上半身加了一件白色的薄纱外

    套,看起来高贵又大方,而且上半身因为被衣服紧紧的包住,那突出的**尖挺

    的立在胸前,引人遐思。

    然后,就看到嘉慈阿姨半躺在床头,就坐在小婷的旁边,并把她的连身裙拉

    起来,把一件白色内裤拉到膝盖处,就开始把她的欲望发泄出来,也把她拉到永

    远的色欲地狱之中……

    嘉慈阿姨的阴毛并不浓,只淡淡的长了一小撮在阴户上。而她的阴唇非常红

    润,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二十九岁的女人应该有的阴唇,配合嘉慈阿姨洁白的皮

    肤,整体看起来有一种异样般的美丽,完全没有**的感觉,令人有一股想膜拜

    的冲动……

    嘉慈阿姨先用手爱抚她的阴户,才不过十分钟就已经湿淋淋的了。然后她把

    那一枝小按摩棒放到阴唇边慢慢摩擦。这时候的嘉慈阿姨整个脸都已经变成桃红

    色的了,她的呼吸也变得非常急促,嘴角带着一丝淫荡的笑意,慢慢发出声声表

    示她快乐的证据。

    看到原本温柔、端庄的嘉慈阿姨在我眼前把她最羞耻的一面表现给我看,我

    几乎要失去理智,就这么扑上去,把我的**狠狠的插进嘉慈阿姨的小**里。

    而这时候的小婷还在嘉慈阿姨的旁边努力的抚摸着她的**,两母女就这样并列

    在床上。看着她们俩有如白玉般洁白无暇的身躯一起在床上扭曲著,我的**已

    经胀得快爆了,不过我必须忍耐,这样我的目的才能达成,而她们母女俩将永远

    会像今天一样在我眼前婉转承欢于我的膝下!

    过了一下,嘉慈阿姨把按摩棒缓缓插入她的**中,好似怕弄坏似的,她始

    终只是轻微的**而已……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嘉慈阿姨就已经达到了**,还射出了一道阴精,

    把整个床单弄得湿淋淋的,整个床单上都是嘉慈阿姨的汗还有她的爱液。

    而我知道,现在正是我计划的关键时刻……

    “嘉慈阿姨,您真是一个端庄又贤淑的长辈啊……”我用一种极其讽刺的语

    气说出了这一段话。

    “!?”

    “妳身为一个长辈,竟然在妳的女儿面前,在身为妳的子姪辈的我面前,露

    出如此淫荡的模样,妳到底还知不知羞耻为何物啊?”

    只见嘉慈阿姨的脸上出现了满是羞辱,惭愧的表情,但却又有一丝快感浮现

    在她的嘴角……

    “妳刚刚竟然还有脸说妳已经尽力的抚养小婷了,像妳这样的女人根本没有

    资格当小婷的母亲,妳甚至没有资格当我的长辈,没有资格当一个人!”

    这时候她一脸绝望的表情喃喃自语的说:“对啊,我没有资格当一个人……

    我没有资格当一个人……”

    “不过我这个人是很有良心的……”

    嘉慈阿姨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到一枝稻草一样,满脸期望的看着我。

    “本来,像妳这种比母狗还要下贱,比妓女还要淫荡的小荡妇是没资格活下

    去的。”

    “对,像我这种比母狗还要下贱,比妓女还要淫荡的小荡妇是没资格活下去

    的……”

    “但是,伟大而慈悲的我却愿意给这样的妳一个生存的意义。”

    “伟大而慈悲的你……生存的意义……”

    “没错,就像妳那自愿成为我专属的性奴隶的淫荡的女儿一样。”

    “专属的性奴隶……淫荡……”

    “小婷,过来。告诉妳这淫秽而下贱的母亲妳和我的关系。”

    “是的,主人。妈妈,我从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主人的存在是多么伟大的一

    件事,我的身体,我的**,我的一切都是为了奉献给主人而存在的。而我终于

    在六天前实现了我的愿望,主人恩宠了我卑贱的身体,并恩赐我能在主人身边当

    一个性奴隶,永远服侍主人。”小婷用着一种神气又骄傲的语气对她从前最敬爱

    的母亲说,而嘉慈阿姨则用一种羡慕到近似嫉妒的眼神看着小婷。

    “很好,小婷。那么,叶嘉慈,妳呢?”我用我那红得像红宝石一样的眼睛

    看着嘉慈阿姨,并问她。

    而嘉慈阿姨刚开始有一丝迷惘和犹豫,但马上就不见了,并向我说:“我,

    叶嘉慈,愿意奉献我卑贱而淫秽的身体,奉献我的一切给主人,只愿主人给予小

    荡妇一个生存的理由。小荡妇不敢奢求像玉婷大人一样能留在主人身边当主人伟

    大的性奴隶,只求能留在玉婷大人身边服侍玉婷大人,能在此同时偷偷的望着主

    人伟大的脸庞,小荡妇就已经很满足了。”

    看来嘉慈阿姨已经不把自己当作人看了,连自己的女儿都称为大人。再看小

    婷,她似乎很惊慌的样子,看来毕竟嘉慈阿姨是她最敬爱的母亲。

    然后小婷突然对我说:“主人,求求你,请您收容小淫奴的母亲……”

    “嗯,叶嘉慈,那从今以后,妳就和小婷一样当我专属的性奴隶,妳们的身

    体,妳们的心,妳们的一切都是我的,妳们必须全心全意的爱我,没有我的允许

    不能让其他人碰、看,知道吗?”

    “是的,主人。”她们俩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小婷,妳愿意和妳的母亲一起服侍我吗?”

    “是的,主人,我愿意。”小婷一脸感激的样子回答我。

    “好,那么叶嘉慈,从今以后妳和小婷就是同等地位的性奴隶了。”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网络上的色情小说:“那以后我就叫妳嘉奴好了。”

    “是的,谢谢主人,并感谢主人恩赐小荡妇名字。”

    这时候小婷缠在我身上,并向我撒娇:“嗯~~主人~~小淫奴也要一个新

    名字嘛~~”

    “嗯~~好吧,那从今以后我就叫妳玉奴吧!”

    “好啊~~嗯嘛(亲吻的声音)~~谢谢主人。”

    “好,玉奴,妳先到旁边去,我要先宠幸嘉奴一次,知道吗?”

    “是的,主人。”然后小婷暧昧的看了嘉慈阿姨一眼,坐到床边,准备看我

    干她的娘。

    “嘉奴,过来,妳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是的,主人,主人要临幸小荡妇。”嘉慈阿姨红著脸害羞的说。

    “嗯,不错。不过以后妳们在我面前必须用最下流、最淫秽的话来回答,知

    道吗?来,再说一次。”

    “是的,主人,主人要用您那伟大的阴茎干穿小荡妇的**。”嘉慈阿姨的

    脸更红了。

    “嗯,很好,现在,脱光妳的衣服。”

    “是的,主人。”然后嘉慈阿姨羞涩把她的套装脱了下来。

    令我惊讶的是,嘉慈阿姨的内衣竟然如此朴素,就像国中生穿的白色内衣似

    的,和她那傲人的身材完全不相配。虽然她的胸部很大(重复一次:35E),

    但完全没有一丝下垂,双峰尖挺的立在那里,粉红色而小巧的乳头,已经立了起

    来,小巧的乳晕,配上那白玉般的肌肤,引人遐思,配合她修长的身材,全身上

    下无一不美,就像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一样。

    我的鸡巴马上翘了起来,好像还比上次和小婷做爱时还大。

    “嘉奴,躺到床上去,并把妳的双脚抬起来。”

    “是的,主人。”然后嘉慈阿姨温驯的照我的话做了。

    我靠过去,一手抓起了嘉慈阿姨的**开始摸索,一手往下抚摸她的**,

    然后嘴巴吻上了她的唇,开始吸吮她的丁香小舌。“啊……”她似乎比我还要兴

    奋,马上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呻吟。

    因为刚刚她已经自慰了一次,所以**还很湿。

    “嘉奴,我要把我的鸡巴插进去了喔!”

    嘉慈阿姨兴奋的说:“是的,主人,请主人干穿小荡妇的**,把小荡妇干

    死。”

    听到原本端庄的嘉慈阿姨说著如此淫荡的话,我也忍不住就把我的鸡巴插进

    了嘉慈阿姨的**中开始**。

    “啊……哈……哈……哈……大……大……鸡巴……大鸡巴……哥哥……主

    人……干……干死小荡妇……把小荡妇干死……啊……主人……”

    听着嘉慈阿姨的淫声秽语,我更卖力的干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体质的关系,嘉慈阿姨和小婷都很敏感,而且很容易**,我

    才干了嘉慈阿姨十几分钟而已,嘉慈阿姨就已经第一次**了。也不知道我干了

    多久,只记得后来连小婷也一起上来让我干,干到她们俩人都昏倒了我才把功力

    散掉,不过才一散掉,我就马上和她们一样——昏倒了。

    ************

    “你们在干什么!?”

    我是被这一声怒吼吵起来的。

    我起来一看,只见嘉慈阿姨和小婷拥著被子挤在床角,而谢叔叔竟然就站在

    门口。这一看把我吓得魂飞魄散,我马上运起惑心术,不过没时间找谢叔叔精神

    面的破绽了,只好用一点突破的方法,再昏迷三天也在所不惜了。

    意想脑后,功聚双眼……

    “小志,你的眼睛……”

    看着谢叔叔脸上蒙上一层茫然的神色,我就放下心了,只怕他不中招,不怕

    我没办法摆平他的心智,我对秘笈后半部可是很有信心的。

    现在,我的脑筋非常的清晰,我同时想到了以后的问题:赡养费的问题、小

    婷抚养权的问题……

    “叔叔,你不必这么生气啊,你已经要和嘉慈阿姨离婚了不是吗?那她做什

    么都和你没关系不是吗?”

    “对啊,她和我没关系了啊……”

    “对了,谢叔叔啊,你觉不觉得你这十多年来对嘉慈阿姨很不起啊?”

    “对啊,我很对不起她……”

    “那你是不是应该补偿她呢?”

    “对啊,我应该补偿她……”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拿出一半的财产来当她的赡养费呢?”

    “对啊,我应该拿出一半的财产来当她的赡养费……”

    “而且小婷从小就比较黏妈妈,所以她的抚养权应该要让给嘉慈阿姨吧?”

    “对啊,我应该把抚养权让给嘉慈……”

    “好,叔叔,你回去后要记得刚刚的一切,把离婚手续办妥,然后你会忘了

    嘉慈阿姨和小婷,你会忘了我和我的妈妈和姊姊,忘了这十多年来的生活,快快

    乐乐的和你的新婚妻子一起生活。”

    “我会忘了一切……快快乐乐的生活……”

    “对,快快乐乐的生活。好,现在你回去吧,记得把你该办的办妥。”

    “把我该办的办妥……”谢叔叔就这样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走了出去。

    散功以后我几乎虚脱了,不过我知道,嘉奴和玉奴已经真正属于我了,没有

    人可以阻止我了,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干她们了!

    “主人,我们照您的吩咐,没有让外人看到我们的身体。”

    “主人,您怎么了?”

    就在这一片莺莺燕燕的声音中,我昏了过去。

    ************

    这次我休养了一个礼拜才好,而嘉奴的离婚手续也在这个礼拜办好了。出乎

    意料的,赡养费竟然有一亿四千万之多,而这些钱理所当然也属于我的,从今以

    后我可以享尽一切我想享的福,不论我想做什么都可以了,我可以买任何我想买

    的东西,也可以随时随地的干嘉奴和玉奴,也可以……

    我想,我将会更幸福,比别人还幸福很多很多。

    邪书(3)

    就这样,我休养了七天。

    在这七天里,我和上次一样,根本不能思考(有点像嘉奴她们一样,只能作

    一些简单的直线思考),整天只能躺在床上。

    我让嘉奴去向妈妈讲,让我住在她家里。大概是因为平常家里没人,又住得

    近,嘉奴和妈妈又熟,所以妈妈也没反对,不过说不定其实妈妈觉得这样才好,

    还省得她要分神照顾我呢,毕竟公司永远比我重要。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不,该算第八天了,因为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了。我

    上次睡着是早上十点,这几天都是这样,一下醒来个四、五个小时,一下又昏睡

    十几个小时。

    醒来以后,我看到嘉奴和玉奴睡美人般的躺在我身边。看到她们两人有如海

    棠春睡图般睡在我旁边,我的小弟弟马上硬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嘉奴是抱着我睡

    的,所以她也因为感觉到我的异动而惊醒了。

    她一起来,感觉到我的小弟弟已经硬得像根铁棒似的,先横了我千娇百媚的

    一眼:“主人真坏,才一醒来就想用主人的大**干穿小荡妇的**了。”

    “ㄡ~~那嘉奴是不想要囉?那我叫玉奴起来,玉奴一定会很乐意……”

    话还没讲完,嘉奴就急忙否认:“不,主人,不要找玉奴,小荡妇愿意。小

    荡妇的一切都是主人的,请主人把小荡妇的**干坏……”

    “好,好,我知道,不过以后不要叫自己小荡妇了,妳是属于我的淫奴,不

    再是别人的妻子了,以后叫自己嘉奴或小淫奴,知道吗?”

    “是的,主人,嘉奴知道。”

    “好,我们到妳的房间去吧,别把玉奴吵起来了。”

    “是,主人。”

    ************

    在嘉奴的房间里。

    “好,嘉奴。来,先把妳的睡衣脱光吧!”

    “是,主人。”然后,就看到嘉奴羞红著脸慢慢的脱下她的睡衣。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嘉奴好像比当初更加美丽了。她脸上原有的淡淡的忧郁

    和悲伤都消失了,现在正像一个新婚的小妻子般,害羞的服侍她的丈夫——我。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看到嘉奴的裸体,但它依然使我感到惊艳,大概是因为上

    次有运功的关系,这次我的小弟弟马上胀得我快受不了。

    我走过去让嘉奴躺下来,并把她的双脚抬起来。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才这

    一点时间,嘉奴的**就已经湿透了,而且有些已经流到床单上了。

    “嘉奴真是淫荡啊!我都还没碰到就已经湿成这样了。”

    嘉奴羞红著脸说:“因为小淫奴希望主人能干穿她的**,因为小淫奴是主

    人专属的淫奴、专属的妓女,所以小淫奴的**随时都会为能让主人干而湿。”

    “好,很好。”我一边夸奖嘉奴,一边扶起我的鸡巴,准备要插进去……

    忽然,从我的内心深处涌出了无限的内疚和罪恶感:天啊!我做了什么……

    嘉慈阿姨……小婷……天啊!我既然把她们强奸了……而且我还控制了她们的心

    灵……

    “主人?您怎么了?小淫奴的**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主人的大**来干穿

    它了……”

    “不要再用那种淫秽的语气讲话了,不要再叫自己小淫奴了。”

    “是,主人。”

    “不要再叫我主人了!”我近似歇斯底里的轰出了这一句话。

    嘉慈阿姨呆了半晌后,忽然哭了起来:“……呜……咽……主人……主人不

    要我了……”

    但是我能做什么呢?我总不能过去要嘉慈阿姨再当我的性奴隶吧!而且我发

    现,只要我一运起惑心术,我的内心就会变得格外的邪恶,完全不受我自己控制

    ……就算我想用惑心术让嘉慈阿姨回复也没办法……我像在逃避什么似的逃出了

    嘉慈阿姨的房间。

    在客厅中,我回想这几天我所做的事:

    我真是一个不可原谅的畜生……嘉慈阿姨平常就像妈妈,像姊姊一样的照顾

    我……小婷就像我的妹妹一般……而我竟然对她们……

    就在我懊悔不已的时候,一个放在高低柜里的匣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我也不

    知道为什么我会注意到这个匣子,只是觉得它很特别。然后我打开高低柜取出了

    那个匣子……这匣子上有一些奇怪的花纹,但更奇怪的是它上面根本没有裂缝,

    根本打不开。

    哎呀!这上面竟然有一根针,我的血都流到匣子上了……

    突然,匣子发出了一阵红光,然后我感觉到有一些东西“流”进了我的脑海

    里……那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我突然“看”到了一个人……但我又觉得他是

    我……

    我正抱着一个女人……她被浸猪笼(我本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我忽然

    懂了)……因为她爱我……而我也爱她……有很多人正在打我……每一下都是那

    么的刻骨铭心……我看不清楚那些人……但我恨他们……我恨苍天……我恨我自

    己……恨我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我所爱的人……

    如果我有力量……如果当初她听我的话别回来了……如果不是这些他妈的道

    德,他妈的礼义廉耻……我就不用和她分开了……她……我的妈妈……天啊……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命运吗?既然如此……我发誓……不管轮回几次

    ……我都要施行“魔渡众生”……

    我可以感觉到“他”永无止境的愤恨……因为……因为……我……我……我

    ……就是他。

    当我睁开眼睛(正确点说,是当我回过神以后),我看到匣子已经打开了,

    里头是一本和那本书一样质料的书,封面上写着四个触目惊心的红字:《魔道天

    书》。

    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魔月注:这一段绝对不是小志的前世,而是《魔道天书》原本的作者的记

    忆。简单说是因为他把他的记忆复制了一份到小志的脑海中,让小志以为那是他

    的前世。)

    打开封面,书的开头就写道:“天道魔道都是道,天道因求而舍,魔道因舍

    而求,佛无善恶,魔无对错……”

    不过看了这几句,我的内心就起了无限的波涛:

    对啊,我没有必要为了嘉慈阿姨和小婷被我控制而内疚啊……谁能说我做错

    呢?她们不是很快乐吗?原本的她们将要面临家庭破碎……我救了她们……并给

    她们我的爱……只要大家幸福,不就够了吗?

    换一方面来想(这是小志的一个习惯,也是他妈妈从小训练他的一项功课,

    要他想事情的时候要从多方面去思考,如果她知道因为如此让她和她的女儿还有

    更多的女人因而永远坠入淫欲地狱中,不知她作何感想?),我拥有力量,我能

    控制别人是因为我比她们强……弱肉强食,这是不变的定理……就像妈妈从小要

    我看的一些什么孙子兵法,司马法,法家……的书一样,胜者为王,不须计较手

    段,只要最后我让大家都幸福就够了……只要我快乐就行了……

    这时候,我看到嘉慈阿姨一脸担心的神色躲在门后偷偷看着我。

    “嘉奴,过来。”

    嘉慈阿姨一脸担心的走到我面前,怯怯的问:“主人,您还要嘉奴吗?嘉奴

    以后会努力服侍主人,不会再嫉妒玉奴了,嘉奴……”

    我用我的吻阻止了她的话:“嘉奴,妳幸福吗?”我在吻完以后,轻声地在

    她的耳边问。

    “是的,主人,嘉奴好幸福。只要嘉奴能够和主人在一起,嘉奴就心满意足

    了。”

    虽然她这么说,虽然我知道我这是实行魔道,没有对错,但是我还是不禁想

    到,她是因为我控制了她,她才会这么说的,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像被扭曲了一

    般,痛得我说不出话来。

    “主人……”

    “不要叫我主人了,像以前一样叫我小志就好了,嘉慈阿姨。”

    忽然,她用一种很温柔的语气,缓缓的对我说:“小志,你会对控制了我和

    小婷感到愧疚吗?”!!!

    她都知道了!

    “不要那么惊讶,小志。那天你控制小婷的父亲时,我和小婷就已经都知道

    了。虽然我们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控制了我们,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恨你的。虽

    然你让我们变成了一个地位低下的性奴隶,但是我们的心灵却满足了,我这一生

    从未这么满足和快乐,我的心里存在的,只有对你的爱,每天想的也只有你,只

    要想到我的身体是属于你的,我的心灵只有你的存在,我的全身就会热了起来。

    虽然你控制了我们的一切,但是你让我们的心灵丰富了起来。而且……”

    她突然顿了一下,然后羞红著脸说:“而且你让我尝到性的快乐,让我知道

    被你干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我不禁爱怜的将她拥入怀中,看着她那哭得像个泪人儿的脸庞,我发誓一定

    要让她幸福!

    “嘉奴,我们到房间里头,继续刚刚的事。”

    “嗯……”嘉慈阿姨羞红著脸,点了点她的头。

    回到房间,我轻轻爱抚着她的全身,她的唇、她的双峰、她的**……她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这样的想法让我兴奋不已。

    然后,我和她合为一体了……我激烈的摆动我的下半身,而她也激烈的回应

    我给予她的热情:

    “啊……啊……哈……哈……哈……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喔

    ……再……来……再来……啊……主人……”

    在经过五次**后,嘉慈阿姨昏倒在我的跨下……

    这时候,门口传来小婷娇憨的声音:“哼,主人偏心。主人只喜欢妈妈,不

    喜欢玉奴……”

    回头一看,小婷正嘟着她可爱的小嘴,娇嗔的站在门口。

    “玉奴,妳也想要吗?要就过来啊!”

    “是的,主人。”小婷转嗔为喜的跑到我身边来。

    “主人,玉奴可以有一个请求吗?”

    “喔,是什么呢?”

    “玉奴想要舔主人的大**,玉奴想要像A片里面的女人一样舔主人的大肉

    棒。”

    “哦~~好啊,妳就试试看吧!”

    “谢谢主人!”然后小婷张开她可爱的樱桃小口,把我的小弟弟含了起来。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女人除了**以外还可以这样做,以前虽然知道,但是一

    直觉得那很脏、很呕心,但我现在不会这样觉得了,我的小弟弟也是干净的,其

    实这就像亲吻和做爱一样,没什么的。

    小婷她先把我的小弟弟全部舔了一遍,然后她用她的嘴唇包紧我的小弟弟,

    用她的舌头抵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