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异爱

楼主: s7eb2013-12-25 21:58:00
我是一位空服员,每天在飞机上为旅客们服务,工作虽然辛苦,但是能到世界各地旅行,也颇愉快的,而且下个月我要结婚了,新郎刚好也是同一飞机上的机师,他不但英俊挺拔,对我更是温柔体贴。

忽然外头闪电雷击,气流吹得飞机摇晃震动,我一个重心不稳,头撞上了舱门,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我艰难地睁开双眼,只看见一望无际的海洋,躺在白色的沙滩上,身后翠绿茂密的森林,除了海浪拍打在沙滩上的声响,一片沉寂。

我遇难了!我着急沿着海岸奔跑着,寻找是否还有生还的人...气喘呼呼,眼泪不停从眼角流出,跑了一大圈回到了原点,一路上只有几个随着海潮漂来的行李与垃圾之外,看不见任何文明世界的迹象,也确定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座无人岛屿。

刚在寻找的路途中,发现远处沙滩上有个木箱,急忙前去希望有生还者躲在箱子里,打开一看只看见一只拉布拉多犬...我想这是飞机上某个人托运的宠物吧,看见狗狗项圈上的小牌上刻着”多多”二字,我想这是牠的名字吧。

现在多多陪在我身旁,我不停的哭泣著,怨恨老天为什么让我遇到这种事,怨恨即将结婚的我没有伴随着另一半,孤单的留在这孤岛上...我不停地埋怨叹气,只能无助地望着地平线的一端有救援的前来。

日落日升,我哭累了睡,睡饱了哭,望着茫茫大海过了两天,仍没有任何踪迹,只有身旁的狗和几个行李以及海浪声而已,我绝望了...肚子早已饥肠辘辘,多多趴在我身旁沙滩上,不吵不闹,想必这狗也知道自己的情况,绝望无助地只能等待着。

我打开捡来的行李寻找食物,第一个打开后装满医疗用品,第二个装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情趣用品,看得我脸红心跳,急忙盖上看看下一个行李,剩余行李里装的都只是衣物或是玩偶,我忍着肠胃的哀嚎,再一次沿着海岸寻找食物,终于在一处海角发现一箱飞机上的餐点,拿起石头砸开,大肆搜刮一顿,不仅温饱了我也温饱了多多。

饱餐一顿后,我惊觉现在的处境,我居然把这不多的粮食一口气吃光了,未来我要吃什么!?急忙沿着海岸寻找著,看有没有什么漂流到这岛上。

走了一圈又一圈,酸痛的脚踝不断提醒着我,认命了吧。除了多捡到一两个行李箱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连个尸体尸块都没有,幸好捡来的行李里。一个装着野外露营登山的器具,一个装着厨师用的刀具。

如今既然被困在这岛上,搜救队一定会来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况且我从事空服员前在军队待过两年,基本的野外求生还难不倒我,而且我并不孤单,还有只狗陪着我。

我带着捡来的行李,回到了最初的海滩上,把所有捡到的行李都集中一堆后,拿出一把锋利的砍肉刀,带着多多走进森林里,看看有没有其他可用的资源。

森林里发现了一条小小的溪流,旁边两块巨岩相互依靠着,正好下面有个小空间可以让人进入穿越,树上的果实结实累累,还不知从那儿不停传出鸟鸣,而且这地点离海滩很近,我就把堆在海滩上的行李给拖来,砍了几根长木杆后,挑几件我穿不得的衣物给撕成长条当绳子,把木杆绑紧綑好后,割了些杂草树叶搭在上头铺在地上,再拿出用不到的玩偶,将玩偶给割开摊在草堆上头,稍微布置布置,终于有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小窝了。

辛苦了大半时间,我身上的制服早已给汗水给浸湿,更别说被草木勾破的地方了,眼看太阳已泛黄,夜晚即将到来,我忽然想起,最重要的我没有准备到,那就是火!我急忙抓起散落在地上一旁的树枝树叶,稍微堆了堆,拿出行李里的镁条,用刀子用力在镁条上刮了刮,蹦出的火花引燃了我堆砌的草木堆,这下我终于有火了,这时刚好太阳已沉没在地平线下,天空上点点璀璨的星光,承托著另一头高挂的皎洁明月,四周虫鸣鸟叫,似乎赞美着我今天忙碌的成果。

我拭去额头上的汗水,这时我才有时间审视自己的身上,双手双脚沾满尘土,身上脏污破烂的制服,头发上的夹子早就不晓得什么时候不见的,头发散乱披在肩上,鞋子早在海滩上岸前就不见了,裤袜东破一个洞,西破一个洞,双腿都是脏污血痕,多多不知道跑哪去了,既然这岛上没其他人,不用担心春光外泄,我就脱光衣物,赤裸走到溪水边,清洗一下身躯。

有着星芒与月光的照耀,一个肤色雪白,体态姣好的长发女子,正坐在溪水里清洗著,若说是有外人看到,想必以为会是仙女下凡沐浴。

我正享受着舒服放松的时刻,忽然一声狗吠,吓得我尖叫连连,原来是多多回来了,地上一旁还躺着流着鲜血的兔子,原来多多跑去狩猎了。

我担心多多会攻击我,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牠,捡起地上的兔子...既然多多没有攻击的迹象,我大胆地一手提着兔子,一手拿着刀,到溪边宰杀兔子,待会在火堆上烤著吃,饥肠辘辘的肚皮早就不断地在哀嚎著。

我找了几件衣服还找到了双鞋都给穿上后,火堆上的兔肉,正散发著诱人的香气,我迫不及待撕下一块肉啃了起来,也替多多割了一大块,犒赏牠的辛劳。

.....
困在孤岛已好几天,仍然没有搜救队的迹象...虽然多多每天都会猎来兔子或是禽鸟,我也会采集一些海鲜水果,不用担心会活不下去,但是每晚睡前闭上眼,都会想起家人朋友们的脸庞,想起我与未婚夫的种种经历,伴随着泪水进入梦乡。

或许总是吃野生的动植物,造成我的野性觉醒,也或是我生理期的前夕,不知由来的性欲,冲击着我的心灵,我为了抒发我心中的欲火,我脱光衣物,赤裸躺在草屋里的草床上自慰著,一手不断挤捏双乳以及双峰上发硬发肿的乳头,一手搓揉红肿胀大的阴蒂,手指不停伸进阴道内抠弄,使得我的爱液徐徐流出,闭上双眼,一边回忆幻想着与未婚夫的火热激情,一边感受双手抚摩的刺激快感,不断发出阵阵呻吟。

突然一个来自我阴户上的异样感受,我大吃一惊!张大双眼看见多多正在舔着我的阴处,一下火热的舌头伸进我的阴道内舔舐着我的淫水,一下轻柔地啃咬着我的阴蒂,阵阵来自我阴处的刺激电流,沿着脊椎,冲击着我的大脑中枢,使得我一阵头晕目眩,硕大坚挺的双峰上的乳头,更加的发硬涨大,不一会儿一阵高潮,顾不得羞耻,我大声呻吟了出来,没想到多多舔弄着我,居然舔到我高潮了!我感到心中的欲望稍加舒缓了些,就起身...透过一旁的火光,看到多多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神中带有看见猎物时的神情,身下的狗茎,伸出了出来,前端早已红得发紫,还不断滴着莫名的液体,我心想...反正在这孤岛上就只有我和多多而已,我不说牠不讲,也没人会知道,何况我的欲火仍旺盛着,偶尔搞个人狗情也无所谓吧。

我张大双腿,溼润微开的阴户正曝露在多多眼前,多多似乎懂我的意思,一下子就扑在我身上,身下的狗茎不断到处乱捅乱戳,我稍微迎合狗茎的角度,挪动一下姿势,一瞬间狗茎就对上了我的阴户,多多也感受到正是时机,一用力就将整支狗茎插入我的阴道内,直顶在我的子宫口上。

我一下受到如此剧烈的刺激,顾不了羞耻,淫叫连连,连我的未婚夫也比不上狗茎的硕大炙热,何况狗茎抽插阴道的快速频率,上身的双乳更是随着多多抽插而摇晃甩动着,多多似乎懂得如何玩弄女性,张大著嘴,一口将我的嘴给吻住,还将狗舌探进了我的口腔内,不断揉弄着我的香舌,舔舐着我的上颚牙龈,我差点快要窒息时,多多就抽离开,下身狗茎也不动,让我大大地喘了口气后,再一次进攻我,使得我即将攀上高潮时却高不了,只得不断呻吟哀求,主动扭动身躯,满足肉体的激昂,过了不知多久,多多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睾丸拍打在早已给爱液浸湿的臀肉上,不停发出”啪啪啪”的声响,我以为这次我可以达到性欲的高峰时,却感到阴道内一阵胀痛,似乎有东西要挤入进来,不一会儿,狗茎胀大的一端滑入了我的子宫内,我感到一阵舒畅。

紧接着就感受到一束束火热的液体,不停冲击在我的子宫壁上,我闭上双眼感受这,身体自然产生了反应,双腿更加的张开,双手甚至还在多多的身后压了压,试图让多多产生更多的狗精,以满足我的欲望需求。

多多一边射出精液给身下的雌偶,一边正趴在我身上喘着气,我不由得打从心底产生异样的情愫,我们俩困在这孤岛已不知多久,相依为命,或许未来我们就得在这度过一生了。

过了不知多久,多多起身转头离去,然而狗茎仍与我的阴道相连,多多稍加用力,狗茎从我的阴道内滑出,我的阴道口渗出了些许狗精,给狗茎撑开的阴道口,像金鱼嘴似地随着我的喘气一开一阖,我享受高潮后的余味。

过了一会儿,多多又再次爬上我身,我正讶异多多居然性欲旺盛时,鲜红硕大的狗茎,就在我还搞不清状况的同时,再次插入我的阴道内,猛烈快速地在我身上奔驰,不停敲击着我刚阖上的子宫口。

我刚从高潮的天堂,准备下降到凡间,正要着地的时刻,我再次飞上了天堂,我从未感受到如此快感,就连我的未婚夫,也顶多让我达到一次而已,多多搞得我呻吟连连...就在多多的眼中,我发现牠猛烈的欲火,或许今夜是个不眠夜。

......
刺眼的阳光照耀在我脸上,我揉揉惺忪的双眼,看见多多趴在我身上睡着,昨晚的一夜激情,我已数不清到底做了几次,我轻轻推开多多,将多多放在一旁,多多仍香甜的睡着。

我脖子上系著一条鲜红的项圈,这是昨晚不知何时,多多衔来的,我大概是被性欲冲昏了头,就拿起戴上了,反正这也没人,戴着也无所谓,也或许是我心底已把自己当成多多的母狗,索性就不拆下了。

我全身酸麻,艰难的爬起身来,这时更发现原本平坦光滑,没有任何一丝赘肉的小腹,却微微隆肿了些,想起昨晚多多的欲火,子宫内满满的狗精,我不由得微微笑了,我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步艰困地走到溪水里清洗著,路上更是留下点点斑驳的液体,都是从我阴道内渗出的狗精与我的爱液。

就这样,接下来几天我都过著采集打猎,不然就和多多搞人兽情的生活,然而我期盼的搜救队,仍没有任何踪迹...。

过了不知多少日子,我发觉我的食量大了些,乳房似乎大了一圈,原本粉红鲜嫩的乳头,变成了枣红色,小腹也一天比一天的大了,难道我怀孕了!?人与狗会产生出后代吗?我不断告诉自己说只是吃得多了,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何况我几乎天天都和多多性交,若有早就给多多激烈的狗茎给捅流产了。

直到有天,我感到肚子一阵绞痛,我还以为是吃坏肚子,急忙跑到一个树丛里解决时,我还以为是便秘,忍着疼痛使劲力气地用力,忽然从我阴道内掉出来了一个小狗崽,我吓了一大跳,蹲坐的我吓得倒睡在地,而肚子里的疼痛仍提醒着我,我继续用力...好不容易我才从疼痛中解脱,我才稍微清醒了些,看见草地上三只眼未开的小生命,身体湿漉漉,脐带一端还连接在我的阴道里,不停啼叫着。

我终于了解我当妈妈了,而且还是个狗妈妈,我着急地抱起草地上的孩子,将我的乳头对着狗崽的小嘴上,似乎小狗的天性使然,一咬到我的乳头,就大口大口地吸吮著,而我的母性也苏醒了,泌出母乳给我的孩子们温饱,可惜人类就只有两个乳头,我却有三个孩子,只好先给两只狗崽吸奶,一时之间我找不到任何东西,只好帮另一只狗崽舔去胎衣羊水,等有一只吃得差不多了再交换。

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有人在吗,我们来救你了”

这不是我每天期盼的搜救队吗,但是我现在这样...我不知所措,急忙抱着我的孩子,躲到了一个隐密的山洞里头,祈求不让任何人看见我的难堪。

“唉!虽然有人的迹象,但受难者大概忍受不了自杀了吧,不然怎没回应。”另一个人声说道。

“好吧,收队!我们搜寻了那么多时间,终于可以结案了,这重大的空难居然没生还者,也算是平常的事了。”

我等到了没有任何其他人类的声音时,我才抱着孩子走出来,我一脸茫然,流着泪水感慨我的处境,我是唯一的生还者,却和狗交配还生了狗崽,如今我要重返社会的机会已无,只能一生就活在这孤岛上...怀中的狗崽啼叫着,似乎在安慰着我,我只好认命了,说什么我也要将孩子们养大,好歹牠们是我的血肉的一部分。

多多这时也不知从哪跑出来,跑到了我的身旁,慈爱地看着我怀中的狗崽,并舔了舔我的脸庞,这时我终于明白上天要给我什么了。

如今已过数个年头,孩子们都大了,当年的三只狗崽,一母二公,我替牠们分别取名叫贝贝、拉拉、乐乐,贝贝已生了几窝
狗崽,我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也没法阻止牠们乱伦,因为我也沈迷在这里头,每天都在替公狗们发泄性欲,自那次生产后我又生了二次孩子,现在我又怀孕了,我怀里还抱着两只孩子,多多正在我身上奔驰著,乐乐刚在我阴道内射了一泡,躺在一旁累得睡着,我想...大概再过几年,这岛上都会是狗儿们的天下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