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情缘

楼主: f09397624012013-10-28 04:10:00
藏獒情缘
我叫雨婷,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N城电视台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到外地采访。
一次我去西藏采访,在荒郊野外遇见了狼群攻击一对野生的藏獒,我们赶到时,那两只藏獒已经奄奄一息,无力抵抗狼群的围攻,狼群在咬几
只藏獒幼崽,我和开车的同事急忙鸣笛,并且架车冲向狼群。狼群被我们冲散,我们急忙下车救了两只看起来没有受伤的幼崽,其余的都已经
没救了。
看着这两只无依无靠,尚未睁开双眼的幼崽,我不禁对它们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我自幼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身亡,留下我孤苦伶仃的在
孤儿院长大,幸好他们给我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和在市郊的一栋别墅,使我能够衣食无忧还有钱上大学,在大学中由于我是一个有钱的孤女,并
且有着骄人的身材和不算难看的容貌(其实还算漂亮),那些男生都喜欢围着我打转。可是我是需要一个强壮,而且有些粗暴的,但又会体贴
我的男人,所以在大学,一直到电视台工作,这期间就没有一个让我心动的男人。这次无意中救下的两只藏獒幼崽,竟然成为了我以后生活中
最亲密的狗丈夫,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带着这两只藏獒幼崽,我回到了位于市郊的我的别墅,我从此和它们两个就生活在一起了,我为它们布置了舒适的狗窝,可它们就是愿意和我
挤在一个被窝里,没办法,只好让它们和我一起睡了。
由于狗在发育的时候,都喜欢咬东西和用爪子抓东西,结果我的很多睡衣,都被它们抓坏了,于是后来我干脆就裸睡,这样不但不会弄坏衣服
,而且有时在我寂寞难熬的时候,我便在我的娇嫩的乳房上和蜜穴处抹一些狗狗喜欢的冰淇淋等食物,它们就会为我舔个不停,每次都将我带
入快乐的颠峰。我曾经想过等它们长大了,会不会强奸我?每次有这个想法时,我都会莫名的兴奋,随后就会叫它们两个为我服务,直到达到
高潮,它们也从没有叫我失望过。真是两个善解人意的好狗狗。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生活,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这期间我一直把它们当做小狗狗,虽然它们已经长得像两只小牛犊了,我为它们俩起了两个藏
族意味很浓的名字:洛桑、格桑。
有一天,我一直在我幻境中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一直幻想,它们长大后会不会强奸我。没想到,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只不过不是强
奸,而是我自愿的。
那是春日的一个傍晚,我应邀出席一个酒会。去酒会前我特意的打扮了一下,身穿低胸露背的紧身晚礼服,我对自己的身材十分自信,那天我
没有带胸罩,坚挺、富有弹性的乳房间露出迷人的乳沟,紧紧的晚礼服将我的身材勾勒的曲线曼妙。在酒会上由于我的美貌、富有及骄人的身
材,我成了晚会的主角,许多男士围着我打转,我喝了很多的酒,后来有一个N城的富商企图占我的便宜,偷偷在我的酒里下了双倍的春药,我
不知是计,随口喝了他敬我的这杯药酒。不一会,我就觉得浑身发热,从下体涌入一股热流,我不知道是药物的作用,还以为是酒喝多了,我
急忙跑进洗手间,在洗手间里我更加难以忍受下体传来的那种感觉,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又好像胸膛要炸开一样,我只想有人抚摩我,爱
抚我,甚至强奸我,一想到强奸我就想起了家里的两只狗狗。
我偷偷从后门溜出了酒店,开着我的宝马一溜烟回到了我的家。我原以为还像每次那样,它们为我舔一舔就会解决问题,可是这次我想错了,
那个富商下的是双倍的春药,这岂是舔一舔就能解决的。
我迫不及待的来到卧室,这一路我有好几次差一点将车开进沟里,那一阵阵热流不停地向上涌来,我只好一只手架车,另外一只手从晚礼服的
开衩处伸进内裤中不停的揉搓,以希望能够减轻欲望的泛滥。
来到卧室,我急忙将洛桑和格桑叫到床前,它们两个仿佛知道要做什么,不等我将衣服脱光,它们就迫不及待地将潮呼呼的鼻子伸到我的双腿
之间,我刚刚脱去晚礼服,就被它们兄弟两个前后夹攻,弄的我双腿一阵酸麻,一下子就瘫在床上。
由于我是趴倒在床上,整个臀部就暴露给了两只大狗,它们毫不客气地轮番用舌头攻击我的敏感区域,而我则被一阵阵快感弄的淫液象潮水一
样,一波大过一波,将我性感的内裤弄的全部湿透,我被潮湿的内裤弄的很难受,索性将内裤拉掉,两只大狗狗直接面对我的蜜洞,它们被我
所分泌的雌性激素,雌性的味道充分吸引,不停地舔食我甜蜜的汁水。这时,不知是哪只狗儿的舌头伸进了我的蜜洞口,这一下我实在忍不住
了,一股阴精喷射而出,随后我一动不动的在享受高潮过去之后的快感。
正在我享受着快感的时候,忽然,格桑一跃跳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一根粗大的、潮湿的狗茎在我的蜜洞周围戳来戳去,我吓得急忙想把
格桑推下去,可此时的格桑正处在它的第一次发情期,动物的本能加上我刚才分泌的雌性的气味,它的情欲被完全的激发了。它发现我要逃跑
,它立刻毫不客气的用利爪按住了我的光滑纤嫩的脊背,并且在上面留下了几道血痕,我立刻不敢乱动了,因为我知道,动物发情时,它是六
亲不认的,而且藏獒的利爪可以撕碎任何动物的身体,我娇嫩的身体是无论如何经受不起的。我只好忍耐,希望它们两个会自己放弃,可我想
的太天真了,发情的公狗不得到发泄是不会罢休的。我正在忍耐的时候,忽然我觉得眼前一黑,接着我闻到了一股腥气。我的天!我的头被格
桑给咬住了,格桑已经长大了,它的血盆大口足以将我的头颅咬碎,看来格桑已经发怒了,我再不决定,恐怕我的命就没了,失去贞操,总比
失去生命好,我急忙伸手将格桑乱戳的狗茎扶正,对准了我的蜜洞,格桑仿佛感觉到了蜜洞的召唤,用力一顶,我的天,它可不像人类那样懂
得怜香惜玉,它那又粗又长的阴茎一下子就穿透了我那保存了二十五年的处女膜,直接就顶在了我的花心,由于狗茎的前端是尖细的,它似乎
要冲进我的子宫,我急忙向前移动一下,想摆脱这种撕裂般的疼痛,可是格桑发现了我的企图,它那尖利的爪子又按住了我,我害怕再次负伤
,只好不动。格桑感觉到了快感,它飞快地耸动狗臀,狗茎在我的蜜洞里快速的进出,我早就看过有关狗与人性交的手册,那里面说狗性交时
抽插的频率比人要快许多,我虽然没有和人性交过,但是今天格桑的表现使我相信了狗的性交频率的确不慢,它把我弄的上气不接下气,感觉
到蜜洞里面好像抽插的不是格桑的阴茎而是一根烧红的铁棒。
在格桑飞快地抽插和春药的双重作用下,我逐渐有了高潮到来的感觉,我只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云端,周围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我和我的爱
犬在疯狂的作爱,我不停的从云端回到地面,又从地面被我的爱犬带到云端,如此往复,我只感到格桑的狗茎在不停的膨胀,不停的变长,不
知什么时候我的花心被顶开,本来在我体外的最后一段狗茎也全部插了近来,我的子宫口完全张开了,它像花瓣一样开合著,紧紧地抓住了格
桑狗茎的前端,受到这样的刺激,我只觉得格桑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并且从我的后背上跳下,转过身,屁股对着我的屁股,我知道它要射精
,我可不想它射在里面,可是此时的狗茎已经牢牢的和我结合在一起,看来我只好等到它软掉了。正在我趴在床边喘息,并体会着格桑那又浓
又烫的狗精射进我子宫而给我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的时候。又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吼叫,我抬头一看,我的妈呀,我看到了一条不比格桑那条狗
茎小的另外一条狗茎在我面前,原来刚才我只顾沉浸在与格桑交配的快感里了,而忘记了洛桑也在发情期,也需要交配了。
洛桑焦躁的在床边绕来绕去,不停地用鼻子顶着我和格桑的结合处,此时的我由于已经被格桑破了身,便已经把它们当做了我的丈夫,我将洛
桑叫到身边,用手轻轻地爱抚它的阴茎,在我的爱抚下,它的阴茎完全勃起了,我伸过头去,将洛桑的阴茎含在口中,为它口交,。洛桑感觉
到了我温暖的口腔,以及软嫩的香舌为它的服务,它就在我口中抽送起来了,长长的狗茎,每次都会顶到我的咽喉,我看见,狗茎才进来了一
小段就已经顶在了喉咙上,我的狗丈夫怎么会快乐呢?于是我想起以前看过的A片里,许多女人将男人的长长的阴茎全部含进去的画面,我一边
调整角度,一边继续向里吸狗茎,洛桑的狗茎已经伸进了我的咽喉,弄的我的嗓子痒痒的,这时,我感到格桑的阴茎有些软了,我稍一用力,
就把格桑的狗茎拔了出来,随着狗茎的拔出,我的处女血混合著格桑的精液流的我大腿内侧和地板上全是,我一看到这幅淫靡的画面,我的淫
性又上来了,急忙吐出洛桑的狗茎,转过身,将肥美的肉穴对准了洛桑的狗茎,洛桑扑到我的身上,将粗长的狗茎一下子插入了我的肉穴,并
且一插到底,直接插入了我的子宫,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性交享受,洛桑的狗茎比格桑还快的在我的蜜洞中抽插著,我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
,多次被送上了快乐的颠峰。不知经过了多少时候,洛桑也射在了我的蜜洞和子宫里,我享受了最快乐的人生第一次的性交。
自从我和它们两个有了肌肤之亲以后,我便经常和两只狗狗上床,不管在家里的什么地方,只要我的狗丈夫需要,我就立刻奉献,因为我在家
里从来也没有穿过衣服,随时享受着同两位狗丈夫的性交快感。
家里又准备了许多狗的催情剂,喷洒在卧室的床上和家里的各个角落,这样我的两位狗丈夫就会经常和我作爱。
不知不觉的秋天到来了,两位狗丈夫又到了发情期,这天我从电视台下班回家,途中,我到狗类用品商店买了许多催狗发情的药品,准备好好
的和我的狗丈夫来一场肉搏,我的车子一进院子,两只大狗就围了上来,由于我已经在途中服下了春药,此时,我的蜜洞里已经春潮泛滥了,
我看到了我的两个狗丈夫的阴茎也已经伸出很长了。今天我准备给洛桑一分惊喜,我决心将我的菊门献给洛桑,因为格桑享受了我的处女身,
两个都是我的丈夫,我怎么能亏待了洛桑呢?
来到了卧室,我已经骨软筋酥了,我急忙脱光衣服,先将格桑抱在怀中,放躺在床上,格桑很听话,乖乖的躺着,我的蜜洞早已经泛滥了,轻
轻一坐,便将格桑的阴茎吞了进去,格桑兴奋的向上顶着,此时洛桑在我身后闻着我的菊门,我趴在格桑的身上,屁股向后翘起,粉嫩的的菊
蕾不停的随着花瓣的进出,而不停的番进、番出,我想,如果洛桑是人的话,一定会被迷死的,可是洛桑不解风情,它只知道发泄,它猛的扑
上来,粗大的阴茎不停的乱戳,我用手将它对正我的菊蕾,因为狗茎的前面是尖细的,所以刚刚进去时,我并不觉得疼痛,再加上我事前在肛
门周围抹了许多凡士林来润滑,故而,洛桑的狗茎顺利的插入一个头,随后的感觉可就不妙了,随着洛桑不停的耸动,狗茎不停的向里面挤,
我只觉得屁股好像要裂开一样,我想起书上说要用力向外排便的感觉会将肛门尽量打开,于是我用力向外做排便的动作,果然见效,洛桑的狗
茎最粗大的部分一下子挤进了我的菊蕾,然后我尽力放松括约肌,洛桑的狗茎便挤了进来,虽然如此,但我的菊蕾毕竟是第一次开门纳客,我
用手一摸,摸到了一手的鲜血,看来,我的菊蕾恐怕要得好几天才能恢复弹性了,我那勇猛的狗丈夫将我的菊蕾给弄裂了,巨大的疼痛使我瞬
间产生了无法比拟的快感,一下子就从体内射出一股阴精,看来我是比较喜欢受虐待的。
洛桑在我的菊蕾中用力的冲刺,由于有了我肛门处女血的润滑,洛桑愉快的在我的大肠内抽插,不知不觉中我觉得在大肠中的狗茎变粗、变大
。撑的我的大肠几乎要裂开,而此时身下的格桑也在卖力的向上顶动,我被两只大狗夹在中间,我幸福的狂呼烂叫,不断的达到高潮,终于两
只大狗都在我的体内射精,我也不停地射出阴精,我和我的狗丈夫同时达到了高潮。
我是多么的幸福,同时拥有两个这么棒的丈夫,我和它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准备好了,过一段时间再去西藏,为它们找一条母藏獒回来,
生下后代,这样,我一直到老都可以和狗狗做爱了!
自从我的花径与菊蕾被我的两个强壮的狗丈夫开通后,在N城市郊一幢偏僻的别墅里经常会看到一位美丽的少女,她漂亮的容貌,娇人的身材会
令许多男士神魂颠倒,可是她却被两只毛茸茸的大狗征服了,心甘情愿的做两只大狗的性奴隶,只要她下班回家,肯定就会和两只大狗嬉戏,
做爱。不用说啦,这就是我—雨婷,一个快乐的享受着同两位狗丈夫性交的幸福的女人。
和两位狗丈夫幸福的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不甘寂寞的我又在想新的花样,我在想,既然人可以和狗性交,也可以和其他动物交配,我心中萌发
了一个念头,我想和许多雄性交配,只是不想和人交配,我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是母狗、母马或者是其他什么雌性动物,只想和动物交配,和
它们交配,不会有什么麻烦,只要它们没有病,起码不会像人类那样对你纠缠不休。
有了这个念头,我便付诸实施。首先我去牲畜市场了解行情,我在牲畜市场发现了一匹纯种蒙古马的幼崽,它刚刚出生没几天,站立还不稳呢
,我一眼就相中了它,付款将它买了下来,我准备从小将它养大,这样它不会生病,而且也比较容易驯服,我同时又买了一头驴子的幼崽,也
是刚刚出生的。我将它们带回了别墅,为了不使洛桑和格桑伤害它们,我将别墅划分成了前后两个院子,把它们与格桑和洛桑分隔开饲养,互
不干涉。

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照顾四位丈夫(两位未来的),还要满足格桑和洛桑的性欲,有一段时间我几乎要支撑不住了,可是我一想将来的“性
福”生活便坚持了下来。
在买了它们两之后不久,我去位于市郊的一家养鹿场采访,采访结束后,我在养鹿场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只小鹿,它好像很虚弱,我可怜它便向
农场主要领养这只小鹿,农场主不敢得罪我们记者,只好答应。我便将小鹿带回,同小马和小驴养在一起。就这样我和它们五位生活在一起,
白天上班,晚上先喂养小马、小鹿、小驴,然后根据狗丈夫的需要来满足它们的性欲,如此一晃过了两年,这其中由于狗丈夫的滋润,我出落
的更加身材妖娆,性感,乳房由原来的B跳到36C,肥大的臀部更加性感迷人。
转眼春天来到了,进入了万物复苏的季节。一天我下班回家,刚刚进门,便被格桑和洛桑围住了,并且不停地用潮湿的鼻子闻我的下体,烦躁
的用牙齿扯我的裤子,我知道它们已经发情了,需要交配,我是它们的妻子,当然要尽妻子的义务了。我被它们连拖带拽的弄进了卧室,在我
还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格桑用它的利齿一下子就将我的外裤撕碎了,露出了我白嫩的肌肤,洛桑也不示弱,一口就将我的上衣撕掉,露出了我
那红色性感的胸罩和呼之欲出,吹弹得破的晶莹玉乳,可惜啊,它们不会欣赏,它们需要的只是我的蜜穴和菊蕾。没办法,只好由它们去了。
我一边将内裤脱掉,一边将格桑抱在怀中,格桑非常听话的被我放在床上,我轻轻的将格桑的狗茎含在口中,为它口交,同时将屁股高高撅起
,洛桑很懂事的用舌头舔起我的蜜穴和菊蕾。洛桑非常的卖力气,这是最近两年我对它们训练的结果,它们很会配合,格桑和洛桑都已经习惯
为我舔穴和舔乳,我为格桑口交了一会,看时机差不多了,格桑已经充分勃起,我便将格桑放起来,格桑很懂事,飞快的便趴在了我的后背上
,用力一插,它那条又粗又长的狗茎便尽根没入了我的蜜洞,我被插的尖叫了一声,哦!我的亲亲的狗丈夫,你好勇猛,插的我这只小母狗简
直无法忍受了,格桑用力的耸动狗臀,每一下都尽根而没,速度奇快无比,在格桑卖力的抽插下,我连连翻白眼,快感一浪高过一浪。此时的
洛桑也不闲著,伸出长长的、灵活的舌头舔我的双峰尖头的蓓蕾,在两位狗丈夫的通力协作下,我连续五次达到了性高潮,阴精不停地涌出,
弄的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在我第六次达到高潮后,格桑从我的背上跳下来,和我屁股对屁股,紧接着,我就感觉到大股的狗精不停地射进我的
子宫里,在滚烫的狗精的刺激下,我再一次的达到了高潮,我想我的穴口肯定是又红又肿,可是我还不能休息,因为我准备今天要鏖战通宵,
下一个是洛桑,洛桑之后将是我的那三位已经性成熟,并且也在发情的小马、小鹿和小毛驴。
我将正在为我舔乳的洛桑叫到面前,用口含住了它的粗长的阴茎,用力的吸食,洛桑被我的舌功弄的狗茎更加粗长,不一会,我感觉到格桑的
狗茎有些变小,便用力向前一冲,只见一根粗大的“香肠”从我的蜜洞里拉出,随之而出的是格桑的浓精和我的爱液,流的满床都是,我急忙
吐出洛桑的狗茎,掉转身体,将蜜洞对准了洛桑的狗茎,洛桑毫不客气的一插而入,并且直抵花心,顿时我的体内刚刚产生的空虚感,被我那
亲亲的狗丈夫给填补了,哦!我好喜欢这种充实的感觉,真想每天都可以充实著,洛桑不会藏奸,只会卖力的耸动狗臀,飞快地抽插狗茎,它
一次一次地将我带入快乐的颠峰,我被它插的快感连连,疯狂的向后顶动我的丰腴的美臀,疯狂的甩动我的长发,我已经无法停止,只想着:
兽交!兽交!我是母狗!我是纯粹的母狗!洛桑啊!你用力啊!将你的母狗的小穴操烂吧!我愿意被你和格桑轮奸,我愿意!哦!我的最亲亲
的狗丈夫!!
我在洛桑正在耸动的卖力的时候,突然将它的狗茎拔出,并且将它迅速的对准了我的早已经被湿润的菊蕾,洛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下子就插
了进来,我顿时被插得翻了白眼,瞬间的撕裂般的疼痛,又一次将我带入了快乐的颠峰,虽然我的菊蕾已经被开过苞了,但还是被洛桑弄得鲜
血直流,看来菊蕾要想使用自如,还得经过几次血的洗礼!
洛桑在我的大肠中抽插没多久便逐渐膨胀起来,我咬牙坚持,忍受着几乎要被涨裂的感觉。洛桑滚烫的阳精,源源不断地注入我的肠道,我感
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被洛桑弄的昏倒在了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两条潮湿的舌头舔醒了,是两位狗丈夫在温柔地为我服务,它们在激情过后,总是这么温柔地对我。
我稍微休息了一会,便起身走到了后花园,这里有我另外三位即将成为我丈夫的动物。我用花园中的水池清洗了自己的下体,并且在花园中不
停地手淫,由于我天生淫荡,虽然刚刚和狗丈夫性交完,但经过自己的手淫后,我的蜜洞中又一次潮水泛滥了。
我先来到了小鹿的旁边,因为鹿天性至淫!我下体的味道极大地刺激了它,不一会,它的鹿鞭已经硬了起来,我急忙蹲下身体,将它的鹿鞭含
在嘴里吸食,在我的吸食下,它的鹿鞭已经完全勃起了,并且一跳一跳的向我示威,我慢慢地将身体靠向小鹿,并且将身体躬起来,屁股对着
小鹿的鹿鞭,并将龟头对准我的肉缝,轻轻地插了进来,等到小鹿的鹿鞭插进来一段以后,我便松开手,将双手支撑在草地上,由于我早有准
备,在每个动物饲养的地方都有一个草台使我可以很舒服地趴在上面,趴好后,我轻轻向后顶动,小鹿的鹿鞭又向里插入了一段,这时鹿鞭已经
插入一半了,小鹿感觉到了蜜洞紧紧地包裹,它跳上草台,趴在我的背上开始慢慢的抽插,动物的本性使它逐渐兴奋起来,抽查的速度也慢慢
加快,最后它的鹿鞭整根都插入到了我的蜜洞里面。直接顶进了子宫口,我兴奋的拚命的狂呼烂叫,小鹿似乎被我的叫声刺激,它拚命地向里
抽插,整个身体全部压在了我的身上,用力地耸动、用力地抽插,我在小鹿的抽插下,连续达到了数不清次数的高潮,最后我已经被它搞的欲
仙欲死,连续昏厥了好几次,它才将浓精射进我的子宫,由于它的精液量很多,加上我的屁股向上,结果弄得我小腹上鼓起了好大一个包,我
的子宫里面全部被灌满了,我兴奋极了,我决定连续作战,我抽出小鹿的鹿鞭,小鹿的浓精混合著我的爱液,流淌了一地,我急忙走向小马的
马厩,我今天恐怕是疯了,我要做爱。和所有的动物做爱!
我刚刚走进小马的马厩,就看见我的漂亮、英俊的小红马在那里烦躁的踢踏,下体伸出了足有二尺长的马茎,又粗又长,我很费力的用口含住
了它的阴茎头,为它口交。同时我慢慢的将它牵引到事前搭好的草台那里,然后我将它的粗大的马龟头慢慢的塞进我的蜜洞口,哦!它的龟头
好大,我的蜜洞只经过狗和鹿的阴茎,它们虽然也有粗大的阴茎,但是它们比较小马而言,却显得有点细,我费力的将它的龟头插入了我的蜜
洞,然后我便趴了下来高高翘起丰臀,尽力打开肉缝,小红马感觉到了蜜洞潮湿、紧凑,它感觉到了原始的本性的召唤,轻轻一跳,便趴在了
我的后背上,幸亏有草台支撑,不然我是无论如何也支撑不住小红马庞大的身躯的,小红马的硕大的龟头插进我的蜜洞后,它根本不懂怜香惜
玉,由于有刚才小鹿的精液的润滑,它全力一挺,它的粗大的阴茎便插入了一半,并且直接顶在了我的子宫口,似乎还要直接插入子宫,还好
有草台的阻挡,它的阴茎不会全部插入,不然我会被它捅穿的,我的身材比较修长,从阴道口到子宫口有30多公分,加上子宫颈和子宫的容量
,我最多可以容纳50公分。经过一段时间的抽插后,我的蜜洞逐渐适应了小红马的粗大的阴茎,我随着它的抽送,开始慢慢向后迎顶,逐渐我
从两腿之间看见,小红马的阴茎已经插入了超过了三分之二,只剩一小段在外面,我感觉到子宫颈里已经插入了一个硕大的龟头,并在不停地
向子宫里挤,我估计差不多可以全部进去,于是我一咬牙拼尽全力,向后一顶,我只感觉子宫里好像塞进了一个巨大的拳头,顿时我双眼翻白
,浑身一阵颤栗,迅速的我又昏晕了过去,可是小红马可不管这些,它仍然全力抽送,我被它从昏迷中插醒又插昏,然后又插醒,不知道过了
多久,我感觉到子宫里全是精液,小腹被弄得鼓了起来,小红马已经在一旁休息了,它的粗大的阴茎软绵绵地垂在那里,还在滴著黏液,我的
蜜洞口不断向外淌著各种动物精液的混合物,我挣扎着站起来,随着我的站起,更多的精液流淌了出来,我摇晃着走出马厩,我知道,我还要
坚持,因为还有小毛驴还没有发泄,我绝不会委屈了小毛驴,当我进入驴舍时,看到小毛驴也在焦躁不安地乱转,下体伸出了一段粗黑的阴茎
,我爬到了小毛驴的身体下面,由于我的蜜洞里已经被前四位丈夫弄的全是黏液,所以我也不用润滑和准备,来到小毛驴身体下面后,我就翘
起丰臀,对准小毛驴的鸡巴用力向后一顶,只见一根粗黑的驴鸡巴滋的一声便插入了我的蜜洞,毛驴已经发情多日了,这时感到了蜜洞的包裹
,它哪里还会等待,直接便用力抽插起来,速度快的惊人,我刚刚被小红马弄肿的蜜洞里好像是一根烧红的铁棒在抽送,每一下都尽根而没,
小毛驴好像知道我体力已经不支,却偏偏每次都抽出大半,然后再插到根部,这么插了没有几十下,我就再一次晕过去了,小毛驴仍然在我的
蜜洞里像打夯机一样不停地抽送,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昏迷中被小毛驴抽插的弄醒过来,我已经不知道有了多少次高潮,只知道我几乎要疯狂
了,虽然我体力已经耗尽,可是在我最后一位丈夫没有满足之前我仍然要坚持,要迎合,我拼尽最后一点体力,用力向后顶动,在我就将再一
次晕倒时,我感觉到了从小毛驴的阴茎中射出了大股大股的浓精,被浓精一刺激,我顿时双眼翻白,昏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我仍然在驴舍的草台上,天色已经放亮,我几乎整夜未睡,拼尽全力,满足了五位丈夫的性欲,此时的我虽然全身好像散架子了
一样,尤其是蜜洞已经红肿不堪,我想走回房间,可是双腿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只好向房子爬去,好不容易爬到了卧室,将自己泡到了浴缸
里,被温水浸泡后,我觉得体力略微恢复了一些,便开始清洗下体。
我刚刚清洗好下体,回到床上准备休息一会,就听见房门被撞开,不用说肯定是洛桑和格桑两个,果然,它们进来后就不停地围着我打转,我
看见它们的下体伸出一段红红的东西,我的天,怎么它们还要。我真要受不了了。可是动物是不会怜香惜玉的,况且是它们两个是凶猛的食肉
动物,不满足它们的兽欲,它们是不会罢休的,我只是奇怪,它们昨天晚上才满足了兽欲,怎么这么快就又想要呢?
我忽然发现,卧室地上的空药瓶,我的天,那是为了在我寂寞时用来给动物,尤其是狗催情的,由于昨晚我只忙着和其他三位丈夫做爱,忘记
把药放好,结果被它们给吃掉了,而且吃的药量是平时的好几倍。这下可惨了,我的体力还没有恢复,它们两个已经是双眼发红,不停地低声
吼叫,没办法,只好再次迎战了,我急忙将洛桑抱在怀里,放在床上,它的狗茎已经充分勃起了,可是我的蜜洞还很干涩,这可怎么办?我急
中生智,看见床头放著一瓶专门用来刺激女性发情的喷雾剂,这是我平时用来挑逗它们两个用的,此时我也顾不得许多了,急忙拿过来在我的
蜜洞和菊蕾上喷了许多,随着药性的发散,我的蜜洞和菊蕾都已经潮湿了,由于我天性淫荡,蜜洞里很快就潮水泛滥了,流淌出来的爱液将菊
蕾也润滑了,这时它们两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开始撕咬我的蜜洞和菊蕾,我怕它们弄伤我,急忙抱着洛桑对准狗茎骑座了下去,在洛桑的狗茎
插入后,我翘起丰臀,格桑不等召唤就飞快地扑了上来,并且用它的狗茎,对准我的菊蕾,一下子就插了进来,我被两只大狗夹在中间,前后
夹攻,不一会,我就射出了阴精,可是,两只大狗食用的是大剂量的催情药,怎么会这么快就满足呢?它们两拚命地在我的前后门里抽动,此
时的我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好忍受,等待它们自己发泄完毕,足足过了两个钟头,它们的药性才过去,才分别在我的蜜洞和菊蕾里面射
精,而我也早已经被弄得体无完肤,浑身上下就像散架子了一样,连什么时候天黑的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昏昏沉沉的睡了整整一天。
上次和五位丈夫的鏖战,使我足足休息了两天,才稍微恢复了一点元气,上班时同事们都关心我的身体,纷纷问候我,他们以为我是得病了,
他们哪里知道我是为丈夫们服务造成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