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姊孕

楼主: peterpanl2013-10-23 00:54:00


      “喂,志新,手机借我一下。”姐姐的头从门外探了进来,顺手拿走我的手机。“欸

,等等。姊姊,妳怎么可以随便拿走我的手机。”我着急的从书堆中抬起头来,那里面可

是有些私密的东西,被姐姐看到就不好了。

      “啦~借我一下又不会死。”姐姐甩着手,一溜烟的跑掉。远远的,还可以听到她说:

“反正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还是我的东西~~”干,贱婊子。

      我叫简志新,今年17岁,是个准备要升上高三的学生。而我的姐姐,简志美,则是刚

出社会的新鲜人,22岁。从小,我的玩具就常常被她抢过来玩,吃东西的时候我常常吃到

一半就被她抢去吃,我看到一半的书被她抢去看,电视看到一半遥控器就被抢走。而她永

远都是那一句:“反正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还是我的东西。”这常常让我不知

该如何是好,偶尔去向父母抱怨,父母也只是拍拍我的头,安慰我而已。久而久之,我倒

也习惯了。但内心还是对她有着隐隐的怨恨。

      但是最近不知为何,她突然变本加厉。原本一天约两、三次,最近却变成七、八次。

最后我终于忍无可忍,于是,我决定对姐姐做点报复。

     “欸,你的红茶给我喝喔。”“喔。”看见我竟然没有什么反应,姐姐好奇的走了过来

。随着她的靠近,我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体香。一双巨乳横在我的面前,姊姊按住我的

肩,笑嘻嘻的说:“难得你今天没有反驳我,是不是终于学乖啦!”马的....我不说话,妳还

给我得寸进尺!“没啦,妳要喝就快喝。”我没好气的回答。

     “嘻嘻,那我就喝了。”姊姊乐嗬嗬得跑了开来。我冷笑了一声,待会妳就完蛋了。

---------------

      几分钟后,确定药效发作。我便走出书房,来到客厅,果然看见姊姊倒在沙发上熟睡

。很好,以前都是她对我为所欲为,现在要轮到我了。我盯着她硕大的乳房,吞了吞口水

,便立刻伸手抓揉。“靠!”我忍不住骂了出来,原来乳房是这么的柔软,我忍不住更加

用力抓揉。要知道,以前我一直很想摸摸她的H罩杯,今天终于如愿以偿,自然十分兴奋



      我将她的衣服拉下,两粒乳球顺势弹了出来。天啊,她的巨乳白皙尖挺,奶头鲜嫩欲

滴。我忍不住一口含住她的奶头吸吮,像是要把她的乳汁吸出来一样。另一只手不忘逗弄

她的另一个乳头。

      良久,我张开嘴。她的奶头被我舔的硬挺,上面沾满了我的口水。我一边含住她另一

个奶头,一边拉下他的热裤,姐姐的内裤赫然出现在我眼前。因为方才的吸舔,姊姊的内

裤竟也出现一片濡湿。我鼻子兴奋的吐气,一把将她的内裤拨开一条缝,姊姊丰满的阴户

出现在我眼前。她水嫩的阴户让我无比兴奋,当下立即把嘴凑上去。我边用舌头逗弄她的

阴蒂,边伸进去抽插。很快,淫水就从她的小穴源源不绝的流出来。“万事具备了。”我

轻声对着熟睡的姐姐说道,虽然她因为药效的关系熟睡不醒,但脸上仍然一片潮红,看起

来煞是可爱。

      我解开我的裤带,将阴茎放了出来。20公分长的它一跳一跳,催促我赶快开始。

      我握着我的阴茎,插入她的两粒巨乳中间,强大的乳压让我差点就要射出来。唔,我

抓着她的双乳,开始轻轻抽插。这就是乳交啊,干!感觉超爽的。我忍不住加快速度,一

下一下的用力抽插。龟头也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姐姐的红唇。

      我继续加快速度,突然我感觉到龟头一阵麻痒,我怪叫一声,深插到底,龟头一下戳

入姊姊的嘴中。“喔喔...”大量浓稠的精液爆射而出,射入姐姐的小嘴,不少精液也从她

的嘴中溢射出。我将阴茎拔了出来,没射完的精液喷洒在姐姐的乳房上,形成一幅淫秽的

模样。我站了起来,看着姐姐的模样。他的小嘴微张,里面满是我的精液。下巴及乳房沾

满了我的精液,不管是任何男人看到,都会很兴奋的吧。看着那副模样,我马上又硬挺起

来。

      我拉起姐姐,将阴茎对准她的小穴。唔,好紧。没想到才把龟头插进去,就感觉到相

当的紧度。我拉开姊姊的腿,让她跨坐在我身上,然后狠狠的插进去。

      “呜...”姐姐痛叫一声,猛然惊醒。我这才发现姐姐竟然是个处女,血液从小穴里流了

出来。“你、你在做什么?”姊姊瞪大了眼,赫然发现自己的处境。“谁叫妳从小到大都

是那么跋扈,什么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还是我的东西。现在轮到我来反击了

!”我冷笑着说道。“你说什么?弟弟本来就是应该礼让姊姊的,快放开我,你这浑蛋!”

她生气的推着我,想要挣脱。但碍于药性未退的关系,她全身瘫软无力,一点也无法出力



      “你还敢说!”我抱着她浑圆的屁股,狠狠的往深处插。又湿又软的穴肉将我的阴茎紧

紧包裹,我感到无比的快感。“呜!”姐姐惊叫了一声,哽咽的说:“你竟然还夺走我的处

女,你待会死定了。”咬著牙,姊姊愤怒的看着我。我对姊姊突然兴起了一种恶作剧的感

觉,我抱着她,啪搭啪搭的抽插著,一边说:“我还以为姐姐早就是个浪女了,没想到原来

妳还没被开苞过啊!”“唔,我....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的女人了。可恶....等会,就要

你...好看...”因为被我深深插著,姊姊力气都没了,连说话也断断续续。

      见状,我头一前,吻住姊姊的嘴。“呜!”姐姐得眼睛瞪的老大,完全没想到我会这么

做。我一边感受着姊姊的软唇,一边深插她的肉穴。不久,我松开她的唇,观察着她。姊

姊的脸蛋完全红透了,愤怒的双眼此时显得有些迷茫,一头绯红长发凌乱,一丝口水从她

嘴边牵出,连到我的嘴上。

      姐姐此时发现我松开了她的唇,回过神来,又张嘴怒道:“你竟然敢吻我,我有...”但

是还未说完,我又向前封住了她的嘴,她虽然努力挣扎,却还是抵不过我的强吻。“呜...

呜...”含糊不清的发出声音,我将舌头伸入她的嘴中挑弄。一只手抓着她的乳房逗弄,另

一只手则捏着她的阴蒂。“呜...如果你,用力捏..的话...我会....”我见状更加用力揉捏她的

阴蒂,姊姊浑身颤抖,尖叫了一声。一股热流从她的花心喷出,冲刷在我的龟头上,我赶

紧将阴茎抽出来。只见大量的淫水喷了出来,姊姊高潮了。

      我知道此刻的姐姐已经缴械投降,但离她成为我的人还有一段距离。她的两只手无力

的环着我,小嘴微张,轻喘着气。见到她如此淫乱的容貌,我的阴茎又更加硬挺。二话不

说,“噗滋”一声插了进去。“嗯!”姐姐轻声叫道,双腿紧紧的环住我。尽管她已经神

智不清,身体却仍做出反应。我张开嘴,他便主动上前与我湿吻。我们热烈的拥吻仿如一

对爱侣,两人的脸上都沾满了口水。

      我将她扑倒,更加用力的抽插,龟头狠狠的撞在她的子宫颈上。“呼...嗬...”姐姐大口

喘气,我含着她的乳头,感觉到龟头一阵麻痒。“姐姐,我要射了,可以吗?”抬头,我

看着即将被我征服的姊姊,问道。

      “唔...射...进去....不、不行,会...怀孕...”残存的理智让她稍微清醒,用她几乎没力的

双手推了推我。哼哼,我怎么会听妳的话呢?当然是要射进去啊!于是我不理会姐姐,加快

力道。龟头狠狠撞击着她的子宫颈,仿佛预备迎接我的精液,她的子宫颈缓缓张开一个开

口。随着我的抽插,姊姊也开始颤抖,似乎也要高潮。“呜....”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姊姊

的脸上糊成一片。虽然嘴上说不要,一双腿仍死死的缠着我。我也不怜香惜玉,每一下都

插入她的子宫颈,务求要射入她的最深处。

      “嗯...要、要高潮了~~”姐姐忽然全身筋挛,阴精从子宫爆喷出,大量浇洒在我快要

爆发的龟头上。我再也忍不住,狠狠的将龟头用力一插,大量白浊的浓精就从马眼射入姊

姊的子宫。又多又浓的精液烫著姊姊的子宫,姐姐忍不住全身酥软,晕死过去。

      我又深深的顶了几下,这才将阴茎抽出来,大量的精液顺势流了出来。我将阴茎残留

的精液抹在姐姐的胸部上,邪恶的微笑。晚上的时间还很长,刚好爸妈今晚又不在。

    “放心吧,姊姊,我一定会让妳怀上我的小孩的。”


--------------

      破晓的光照了下来,点亮黑暗的室内。昏暗的客厅,依稀可以看到一男一女。只见女

子背对男子,圆臀高翘。仔细一看,女子全身都覆满的精液。不管是屁股、腰、背部、乳

房、颈子还是脸颊,无一处不是被精液沾满的。男子则是跪在女子背后,用狗爬式一下一

下的抽插着她。每一下抽干,都从女子的肉穴带出了一些精液,而两人的脚下俨然已成一

滩精水漥了。

      女子的一张脸贴在地上,双眼翻白,俏嘴大张,像是一头母狗般。一坨精液就从她嘴

中流出,缓缓流下。而男子此时正从她背后抓住她的巨乳,一边揉捏,一边加快抽插。只

见男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重。他将女子从地上拉起,让她背坐在他腿上。“

啪啪啪啪!!!”男子每一下都重击著女子的子宫颈,最后他狠狠的插了一下,一边大吼:“

姐姐,我要射进去了!”

      浓稠的精液不知道是第几次冲灌在女子的子宫里,原本就被注满的子宫又灌入大量精

液。女子也跟着不知到第几次的高潮,她的面部抽蓄,表情淫秽至极。男子将阴茎深深顶

在女子的子宫颈,两手紧握著女子的乳房。满足的吐了口气,微笑。

      “姊姊,舒服吗?”

---------------

      自从那一晚强奸了我姊以后,她就再也不跟我说话,宛如我是个陌生人。虽然如此,

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悦。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成,借由强奸她来对她进行报复。而最后

,也如我所愿。姐姐既然把我当陌生人,那么自然也没有再随便抢走我的东西。我的生活

终于恢复平静,而我对姐姐的怨气也在那一晚完全宣泄。

      说到这里,那一晚我真的是豁出去了。从晚上做到明天早上,我大概射了10次上下。

但是虽说如此,第二天我马上全身虚脱无力,连尿尿都会痛。果然我是太过头了吗?倒是

我忘不了姊姊那晚的眼神。在我射完最后一次之后,她也恢复了神智。她只是轻轻把我推

开,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不大明白那一眼的涵意,是愤怒?怨恨?还是谅解?我不知道。总

之,从此以后她就没再跟我说过话。

      但是自从那晚,我就再也忘不了姊姊身体的感受。心里暗暗决定,要让姐姐变成我的

所有物。

---------------

      今晚是个好机会,父母两人因为公司出差都要一个礼拜才回来,这一个礼拜就是我的

时间。

      此时,我正蹲在姐姐门外。今晚姐姐很早就入房,我等了一个小时,终于决定行动。

      良久,我在门外看见姊姊似乎躺在床上睡了。便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姐

姐轻轻的打着呼,微掀的裙䙓下可以看见内裤未干的水渍。我轻轻攀上床,将手伸进姊姊

的内裤。我轻触她的阴唇,感觉柔软而有弹性。轻轻揉捏,一点水便流了出来。

      我将她的裙子掀至腰部,一根手指顺势就插了进去。“噗滋!”我规律的在姐姐的肉穴

进出,然后放入第二根手指。“喂....”我的手突然被抓住,我颤颤的往上一看,发现姐姐

正瞪着我。原来,她根本没有睡啊!我这不是自投罗网了吗?啊,不管了,先上再说。我一

把推开姊姊的手,将她按倒。

      “呜...简志新,你还想怎样?”我将她的内裤拨开,掏出阴茎。“姐姐,我要让妳变成

我的人!”语毕,我“噗滋”一声插进姐姐的体内。“啊...”姐姐轻叫一声,“好大....”我

开始抽插,硬茎被姐姐的软肉包裹摩擦。抱着姊姊的大腿,我又连续深插了七、八十下,

两人的下腹不停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

      “嗯嗯....”不同上次,姐姐这次是清醒的,肉棒重击她的花心让她全身酥软,淫液止

不住得出来。“姐姐,怎么样?我的肉棒厉害吗?”我淫笑着问姊姊。“才、才没有。等、

等爸妈到家,你...”姐姐突然说不出话,因为我又封住了她的嘴。但这次她的嘴闭的死紧

,让我无法深入她的嘴里,我只好松开唇。姊姊见我松开唇,恨恨的抹了抹嘴,骂道:“你

果然又要来这招,我可不是你的东西,可以随心所欲!”“姐姐,所以我才说我要让妳变

成我的人啊!”我慵懒的微笑,突然抱紧她,龟头紧抵子宫口。

      “我要射了!”随着我的尖叫,一注乳白的水柱喷射进姐姐的子宫,一注一注的填满它

。“呜....”姐姐全身颤抖,哽咽的说:“你又射进来...”她的俏嘴微张,沉浸在高潮的快感

中。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向前就吻了她。才刚高潮的她,只能任我摆布。我挑弄她的

香舌,将口水送入她的嘴里。很快的,我们两个脸上都沾满了口水。

      一会,她忽然清醒,起身掐住我的衣领。“你竟敢强奸我第二次,还又射进去。”说

著,拳头就抡了起来。啊啊惨了,果然还是给她下药比较好吗?她的拳头每次都能把我打

成猪头。正在我全身冒冷汗的时候,姐姐的身体冷不防动一下,这下让我还插在她体内的

阴茎又硬挺起来。

      “啊....”姊姊瞪大眼睛,身子软了下来。“竟然就在里面....”趁她身软无力,我抱着

她的圆臀,用力深插,每一下都狠狠撞击她的子宫颈。才高潮的姊姊经不住的哀嚎,敏感

的阴道不停挤压我的肉棒,我也忍不住爽呼。“啪!啪!啪!啪!”连续的攻势终于让姐姐招

架不住,她淫叫了一声高潮了。随着她的高潮,我也忍不住将大量精液灌溉进去。

---------------

      “简、简志新,你、妳真的.....要这么做?”我让姊姊趴在我身上,形成了69的姿势。

闻言,我微笑:“姐姐,妳不是说让我做?”姐姐突然红了脸,小声的说:“我只让你....做这

么一次,之后不准再找我....”我莞尔一笑,哪那么容易让妳逃出我的手掌心。“既然是最

后一次,那我当然要好好享受对吧?”我装做有些惋惜道。“快、快点结束。”姐姐脸又

是一红,低头准备为我口交。

      我也张开嘴,对着姊姊微开的阴户,大口猛吸。这动作让姐姐颤抖了一下,随即回头

瞪我。“姐姐,快啦。不然我就不信守承诺囉!”我催促,下面早就蠢蠢欲动。“你这....

”姐姐说不过我,只好回头,张口轻轻将我的龟头含在口里。“呜...”一种好久不见的温

暖包围了我的龟头,顿时让我一阵快感。我突然想到,这一次,是姊姊主动帮我口交。突

然间我兴奋不少,阴茎也突然涨大。姐姐吓了一跳,吐出了阴茎瞪我一眼。

      我笑着说:“姐姐,如果你要我快点射出来的话。用妳的胸部会比较快喔!”“唔....”姊

姊犹豫了一下,最后为了能快点摆脱我,她还是屈服了。她拉开上衣,露出两粒巨弹,让

它们轻轻包夹我的阴茎,我感到一种另类的快感,差点就射出。

      “再快点,姐姐。”听了我的话,姐姐加快速度,同时我也不停舔弄她的下体,快感

竟不下于性交。“射了!”我大吼一声,随即将精液喷洒在姐姐的脸颊还有乳房上。姐姐

没有时间回应,因为她在同时间也高潮了,淫汁喷满了我的脸。“呼.....呼.....”我们两人

都在喘气,仍停留在刚刚高潮的余韵。

      半响,我起身将姐姐的衣物全数褪去,又将她扑倒。“嗯....喂,你还可以做啊?”我先

与她热吻一番,她抬头看着我问。“还很早呢!姊姊你忘了上次那一晚吗?”被我提醒了,

姐姐沉下脸,转过头去。“赶快做完,以后.....不准再来找我!如果你再敢强奸我,我绝对

不会...放过你!”我轻轻揉着姐姐的乳房,笑着说:“姐姐妳别这么说,其实妳很喜欢我的

肉棒对吧?”被我一说,姐姐突然又瞪大了眼,骂道:“谁喜......啊!”我马上用力一插,惹

的姐姐一轻呼。

      我抓着姊姊的巨乳,一边不停挺进,每每撞击姐姐的花心,都让她全身发颤。就这样

又连续抽插了一百多下,我瞧见姐姐已经两眼翻白,舌头外伸了,看来就快成功了。当下

我硬忍住快爆发的阴茎,硬是将龟头往深处钻,这一下令姐姐更是搔痒难耐。她的双手拽

紧床被,看来是不愿轻易妥协,但是没关系。我低头与她接吻,两根舌头不停交缠,口水

翻搅,我知道我已在姊姊体内种下激情的种子,她再也无法忽视。

      就这么逗弄许久,我感觉到姊姊体内不停痉挛,阴道内壁不停收缩紧压,我知道姐姐

已经濒临高潮,我也无法继续忍住。“姐姐,成为我的人吧!!!”我大喝一声,松开精关

,瞬间姐姐尖叫一声,头猛然向后一仰,阴精爆喷,达到最大的高潮。我积存已久的精液

也不含蓄,大量射进姐姐的子宫,我可以想像成千上万的精子正游向姐姐的卵子,争先恐

后的将她受孕。姐姐的双眼上吊,嘴巴因为高潮歪了一角,眼泪、口水都流了出来,像极

了一头淫荡的小母狗。

      我抱紧她,在姊姊的耳边吹气。

      “现在妳是我的人了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