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温泉

楼主: bidtwo2013-04-08 17:33:00
“去日本?”听到日本两个字,我那原本已经亮晶晶的眼眸几乎要闪出星
星茪F。

  “是呀,我和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连飞机都没搭过,趁著大家都有假期,
一家人去海外散散心囉。”

  “好呀~我想去很久的了~”我兴奋地说著。

  日本呀~东京呀~原宿呀~涉谷呀~木村呀~我小雅来探你们啦~

  “去的是北海道。”

  “北.海.道?”我没听错吧?

  “老头子说想要滑雪嘛~”

  “滑雪?”爸爸都55岁了,平日连运动也没多做,身上携带着一个装满
厚脂肪的大肚腩,会想去滑雪?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说起来那是去年的事了,当时是旧历新年,本来过年我家一向都是超闷的
啦,可是不知怎的今年爸妈却突然发起到日本旅行,而且还由他们请客。老实
说,虽然我经已22岁,但薪金低微,平日花钱又很利害,所以一点积蓄都没
有,要自费旅行还未有能力啦。

  我本身一次出外旅游的经验也没有,而且去的是日本啊,当然不会放过这
个大好机会啦。

  对了,忘了跟大家介绍,是次旅行同行的还有我的哥哥和弟弟,他们分别
是25和16岁。我们三个感情一向都十分要好的。由于哥哥以前曾在日本留
学,会说得一口流利日语,而我们一家人又是天生超懒,不喜欢早起床的,在
考虑到跟随旅行团要饱受‘走难’之苦,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来个自由行,舒舒
服服地享受一个懒洋洋的春节假期。

  说到去日本我第一时间当然想到要去东京买最时尚的衣服和化妆品啦,可
是妈妈呀竟然坚持要到北海道滑雪,虽然我怕冷不大愿意,不过这种事始终还
是付钱那位最有话事权的嘛,加上我在家中又没什么地位,最终当然还是去北
海道啦,唉~

  2月份日本很冷我早听人说过了,但北海道呀又实在是冷得要命,甫踏出
机场那寒冷入骨的冻风迎面吹过来的一刻,我就已经有点后悔了,天呀~冷得
我连鸡皮疙瘩都张了开来啦。

  今次旅行我们下榻的是位于北海道纹别郡丸濑布町上武利172番地的MAURE
山庄,由于酒店离机场挺远的,乘了半天巴士,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
点了,这间酒店的外观是参照英国苏格兰风味建筑而成,一座座奶白色的屋子
给人一种清爽舒适的感觉,不过老远跑到日本住苏格兰式的酒店,还真是怪怪
的呢,幸好房间都是传统的和式设计,总算有点“到日本了~”的感觉啦。

  由于日本的晚上来得早,6点外面已经天黑黑的,想着这种时间也没什么
地方可以去,加上经过一整天的舟车劳顿大家都很累了,于是在吃过一顿火锅
后便回房间休息,顺道计划第二天的行程。

  到了8点左右,大致上都安排好后,哥哥突然说:“好了,不如去浸温泉
吧!”我一听温泉两字面有难色,立刻反对说:“听说日本的温泉不能带泳衣
去,我才不要给人看光!”在来之前我已经打听过啦,加上刚才进来这酒店的
时候我留意到:这儿是没有分男女浴池的啊,即是要男男女女脱光光一起泡那
种变态的混浴温泉啦。

  不料哥哥早有预备的说:“不用怕,这儿有室内的家族温泉,就在房间旁
边,一个泉只供一家人浸,不怕给别人偷看,我预约了一小时,现在去差不多
了。”妈妈听了立刻说:“是吗?那就放心多了。”

  虽然我心在暗暗喃想:“可是仍有你们三个男的随行啊!”但在这种时候
也总不能说:“我才不让你们看!”的嘛,加上可以浸的时间又只有一小时,
不去就没得去的啦,结果在无可奈何之下,只有勉强的答应了。

  接着我们一家人浩浩荡荡的来到温泉旁边的脱衣所(日本称更衣室为脱衣
所)。唉~~果然是要脱吗?

  这儿的脱衣所是分男女的,但其实我觉得有点多余,进去后还不是要脱光
光?

  我们两个女的来到脱衣所后妈妈便开始宽衣解带,倒是我满不自然的,是
脱、脱、脱衣服啊~怎么妳可以若无其事?

  脱光衣服后,我望着自己赤裸裸的身躯,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啦。这儿的浴
巾丁点儿小,根本掩得上面来就露出下面。唉~~到底应该给他们看波波还是
阴毛呢?

  这时候妈妈已经脱光,并对我说:“还不出去?”噢~~我还是第一次看
到妈妈的祼体呢!(小时候都应该有看过吧?不过都没记忆了。)想不到这个
年纪,保养还不错呢,如果小芳30年后也有妈妈这样子,都算很好的了。

  我深深地吸一口气,想着自己娇嫩嫩的裸体,即将就要给看光了啦,虽然
说是家人,但也是男生嘛,真是很难为情的啊~

  不过想清楚,世事本来就是很公平的唷,哥哥他们还不一样是脱光光的?
说起来,我都没看过男孩的祼体,反正这次怎都跑不了,不如就索性放开心情
,尽情看过饱吧?女生对‘那个’都是‘很’有兴趣的哦。

  为了不要在爸爸哥弟面前赤身露体,我盘算著以最快的速度跑进去,然后
一口气跳进浴池,这间酒店的灯光比较柔和,加上又是晚上,应该不会看得太
清楚吧?对了,就这样子好了...

  死就死吧!在下定决心后,我拍拍自己的脸庞,鼻子深呼吸一下,来到室
内温泉的门前,预备好好的闯进去。我和妈妈拿着毛巾,猛力地拉开温泉外白
色的木门,但当门一打开,整个人就呆住了。

  因为出现面前的并不是温泉,而是一间类似浴室的房间,上面写着‘风吕’
两个大字。

  这个所谓的家族温泉,原来连浴室都是准备给一家人使用的吗?

  哥哥向我解释说:“小雅,日本人是习惯在浸温泉前要先清洗净身子,所
以要先在这儿洗澡。”

  洗...洗澡?浸温泉还算了,还要在你们面前洗澡?浸之前要先洗为什
么不早说,房间都有浴室的嘛。

  我满面通红,但衣服都脱光了,难道现在班师回朝那样难看吗?定一定神,
发觉三位男生都是向着我们看。

  你、你们在看什么啦~

  由于他们是以毛巾掩著下身,所以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喂~我想看什么
了?),但我却是以毛巾掩住胸部,理所当然地那乌黑黑的下体就都在三位男
的面前完完整整的曝光了啦。

  呜~~

  爸爸,你的乖女儿,早已经是‘有毛有翼’的了...

  知道了连洗澡都是一起进行后,我简直是像中了变石头的魔法一样呆住半
刻,但妈妈却反而没当一回事的走到爸爸面前:“老头子太好了,你不是一直
想我帮你擦背的吗?今天终于有机会了!”说完便著爸爸躺在那长长的木板上,
然后一下一下的替他在背脊上擦著。

  呜...不是吧...我要先走啦...

  你们老夫老妻当然不要紧,可怜我们三个年轻的怎算好?但这样子也不是
办法嘛,唉~谁叫都来了,我轻叹一声,鼓起勇气说:“哥,我也帮你擦吧!”

  哥哥似乎不相信我这个好妹妹会说这种话,愕了一愕才点点头的说好,然
后躺在爸爸旁边的木板上,用毛巾著自己的屁股,我也不客气的坐了上去,
当自己光脱脱的屁股与哥哥接触的一刹那,还真是有一种碰碰两声的心跳感觉
呢。

  哥哥,现在你的妹妹就光着身子坐在你的屁股上啊,是不是很有弹性呢?

  这时候两位男生都躺下了,只剩弟弟一个不知如何是好的,没法子下只好
跑到挂著一支支花洒的墙边,拿起花洒往身上洒水。而我坐在哥哥的屁股上替
他擦背,就正好对着花洒的位置。

  当然冲身是不可能一直用毛巾掩著下体的,于是弟弟把毛巾挂在架上,全
身一丝不挂的洗白白。

  呀~全身赤裸裸的弟弟就站在前面啦,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到男生秘密
的地方哦。

  要不要...看看?

  什么?你觉得我其实很想看?

  我才不要看啦~~我是一个思想纯情、受过正统教育的处女,又怎会这样
变态,想看亲弟弟的那个?不!我真是一点都不想看的,对,就是放在面前也
不会看啦,总之说了不看啊,偷偷瞄一眼也不要,只是一眼?不要引我好吗?
一定要?好吧好吧,真的只是一眼哦,只是一眼没关系吧?始终是亲弟弟啊,
总有义务看看他的发育是否正常吧?都说了只是一眼咯,没法子的呀,就在面
前难道可以不看吗?不是要我一直闭着眼吧?这样子很难看的啊,小时候又不
是没看过,只是普通男生的那个吧?好啦好啦,真的只是看一眼嘛。

  “嗄~”在经过了一轮内心的交战后,我抱着没半点杂念的纯洁心灵,稍
稍抬头望望弟弟的身子。

  这个时候弟弟是背着我的,那光亮亮的屁股正正对着我,可能是经常游水
和做运动的关系,身上的肌肉看来还满结实的,花洒的水珠落在被太阳晒得呈
古铜色的身体,还不错看呢,而和其他地方相比就只有屁股是白白的,真的满
有趣呢。

  看到弟弟全裸的背脊,我的小心脏已经开始一碰一碰的,在两腿中间好像
挂著什么东西呢,不会是那个吧?但不是那个又会是哪个了?哎~什么这个那
个的,男生的腿中间还会有什么了,还不是那个啦~


  不知道那个...会是怎么样子的,哎~那个还会有什么样子了?都是一
样的啦...弟弟才16岁,可能还没发育好吧...一定是小小的...我
才没兴趣看啦,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我还是会给你鉴定一下的,始终姐弟一
场嘛,也没可能这样绝情,转个身子来看看吧,我不会笑你的啊,姐姐知道这
是很难为情的啦,不用怕啊,你小时候姐姐又不是没看过,反正都是普通男生
一个吧~

  就在我满脑子充满幻想的时候,上帝仿佛听到一个良善女孩诚心的祷告,
提着花洒的弟弟,果然在一刻后转过身来,正面向着小雅。

  哗~~终于看到了弟弟的弟弟!

  这...这是什么?

  怎么会...这样...大的?

  当弟弟侧身向我,那条一翘一翘的大家伙清楚展现在我的眼前时,自问一
向‘处变不惊’的我亦禁不住瞪大了眼,喉咙吞一吞口水。
  
  我活了22年,今天才是第一次看男生的...那个啦,想不到原来是这
样大的啊。

  不知道是否因为刚才看到了姐姐的阴毛(当然我不否认,亦有可能是因为
妈妈的),弟弟的下体已经是半坚挺著,和16岁年纪不相称的是小腹之下经
已长满了浓盛的阴毛,加上那粗长的...阴茎(好羞哎~),象征着我的小
弟己经是一个成熟的男性。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啦~小时候‘那个’还是小小的很可爱哦~

  与其说是错愕,其实算是震惊多一点吧?我一向视为小孩子的弟弟,怎么
原来已经远远超越我的想像,变成了一个...令姐姐都吓了一跳的大人啦。

  真的好大哦...粗长的茎干,包皮之下露出半个赤红的龟头,整条随着
激流着的水柱摆动,居然会有十分性感唷的感觉。

  由于小雅的家庭平日都算是保守的一派,五岁以后就己经没见过兄弟的裸
体了,当然亦不会有什么偷窥偷搞的变态事,所以弟弟现在这样子在姐姐面前
展露著勃起的阳具,想来亦一定是十分新鲜刺激吧?

  当然,姐姐的裸体亦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哦,只见弟弟的眼睛不时偷偷斜视
向我,脸庞在暗昏的灯光中显得像个熟透的苹果般红,面上呈现著一种尴尬非
常的表情。

  是很想看,但又不敢直望的表情...

  好可爱唷~

  虽然我的胸脯还只是一般般大,但由于这时候我正替哥哥擦背,手部猛烈
的前后移动,乳房亦随之摆动起来,两粒不大的乳头一晃一晃,应该是蛮吸引
人的,而且因为双手向中间夹起和上身往前俯,胸部看来就更大了。

  姐姐的胸脯...是不是很好看了?

  不过,这个问题不用我开口发问,因为弟弟的‘温度计’己经告诉了我,
只见他的阳具一点一点的向上攀爬,有愈挺愈高之态,最终成了九十度以上,
而整个圆大的龟头都充满了血,完全脱离了包皮的束缚,骄傲地挺立著。

  被这样勃起的大阳具插著,一定会塞得很胀吧...我真是替日后的弟妇
担心呢。

  由于现在妈妈是背着弟弟,所以全个浴室内只有我看到弟弟的丑态,不过
他亦好像很想向这位大姐示威似的,毫不避讳地展示著自己硬起的阳具,甚至
正面向着我洗,连中间那个满是皱纹的小袋袋亦让我看得一清二楚。

  在向我示威吗?小鬼头,真是太过份了啦~

  偶然我俩四目交投,大家都露了不好意思的神色,可能始终是姐姐的关系,
他总是露出想望又不敢直望的表情,好几次偷瞄被我望到又立刻转个头去,于
是我索性向他打了个眼色,还把手指放在嘴上,意思是:你想看便看啦,我不
会作声。

  反正姐弟一场,你的大棒棒都给我看光了,就给你欣赏一下吧~

  弟弟也明白我的意思,开始放胆起来,眼定定地望着我那正在哥哥身上活
动的祼体。

  对16岁的他来说,大概没有看过真正女生的祼体吧(我弟弟相当乖的),
而我也在享受着看自已弟弟阳具的乐趣。感觉上他愈来愈硬,好像随时会发泄
出来一般。浴室一时间充满著只有我俩知道的淫靡气氛。

  呀呀...真是挺好看呢...挺得这样高,一定很硬吧?想伸手去摸一
下哦...

  就在我两姐弟沉沦于欣赏对方身体的一刻,一向纯情的我却然又生出另一
个奇怪的念头:弟弟的阳具都这样大了,哥哥的会否一样呢?

  两兄弟...应该不会相差太远吧?

  我想看看哥哥的那个!(面红)

  当然啦...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好色的,只是突然有种好奇心,想确认一
下同一个家族?堙A兄弟下体的生长会否有重大差距...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学
术性的课题啦,不要误会喔...

  所谓坐言起行,为了要满足小雅的变态欲望,于是我用毛巾拍拍哥哥的背
说:“好了,弟弟换你来吧!”说完我便站起来,刚才隐约看到的阴毛,现在
便全展现在弟弟的面前。

  现在我是全裸的站在弟弟面前啦~身材还不错吧?

  由于哥哥也从俯卧的姿态站起来,弟弟明显慌忙地用浴巾掩著下体,然后
急急地躺木板上,大慨是害怕被哥哥看到自己正在勃起吧?哼哼~刚才在姐姐
面前还这样耀武扬威的~

  在替哥哥擦背的时候,我已经感到哥哥的身体很粗壮,不知道他下面是否
成正比呢?

  当哥哥站起来时,我便看到了他垂下的那个。哗~虽然是静止的状态,但
还真不小呢。看着哥哥安静的那个,我心?媟t暗盘算著勃起后的‘规模’。

  哥哥以前曾拍过两次拖,但都只维持了二个多月。加上他本身是个十分正
直的人,拍拖两个月大概还未到上床的阶段吧?更不用说他会去找外面的女人
了,所以我觉得他虽然已经25岁了,但极有机会仍是处男。

  这样说来,小雅亦可能是第一个在这么近距离脱光光给你看的女生呢~

  怎样?还不错吧?但怎么不硬的?不给面子哎~

  这时候旁边的妈也说:“老头子,你都好了!”于是两人也站起来冲身,
哗~~连我没打算看的老爸那个都看到了。
 
  这时候最不好意思的应该是哥哥吧?妹妹正在看着自已的下体,而父母又
突然跑过来,如果这时忍不住挺了起来,那会多不好意思呢!

  刚才弟弟可以正视我的祼体,但现在因为爸妈都在洗,哥也不好意思再盯
着我了。而我呢则装着和他们闲聊,正面地望着两人的那个,不过因为始终是
父亲的关系,我也不想在此向大家形容爸爸那个的形状了,有兴趣的自己想像
一下吧~

  哥哥大概是在克制着,一直都没有正面望我,那儿也没挺起,但妈竟然出
其不意地说:“阿浩,你的包皮好像有点过长呢,要不要去割一下?龟头能不
能翻出来?”

  天啊~~哪个母亲会对着一个25岁的儿子说这种话(而且还是当着女儿
面前)?他10岁时就应该说了嘛!

  哥哥有一点不好意思,面红红的说:“还可以啦!”

  爸爸明白哥哥的处境,替他解围:“儿子都这么大了,自己会有分数吧!”

  怎料妈妈还不放人:“你当年30多还不是什么都不理?还不是我叫你去
割的!”

  哗~~竟然让我知道了这个秘密啦!

  哥哥被妈一说,原来安静的那个居然半挺起来……哎~~果然不小哩!

  接下来我坐在弟弟的大腿上替他擦背,一面暗暗看着爸与哥哥的那个,这
情境实在是太有趣了。奇怪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点欲念都没有,只是觉得有
趣和大开眼界,以前看色情小说那些乱伦的情节看来不适用在我身上了。不过
这样也好,最少我知道我自己不是对那方面有兴趣的。

  擦了一会,我对弟说:“好了。”弟弟拿起毛巾掩著下体便立刻走进浴室
内的小浴池。

  这个我也是明白的,因为如无意外,他的小弟弟应该还是坚挺著,又怎好
意思走到父母身边呢?

  这时妈说:“小雅,我来给妳擦一下吧?”我笑着答:“好哇!”好了,
服务了人家这么久,终于可以享受一下了。

  不同的是刚才他们都是躺着擦的,而我则坐在小木椅上。因为我刚替哥弟
俩擦过,知道这样躺着擦是很累的,妈一把年纪,我也不想她太辛苦。

  我双手抱着双腿坐着,妈在背后替我擦。由于我双腿紧贴,从爸爸和哥哥
的角度应该只能可看乳房,而看不到下面的。不过,不知道是否太累的关系,
我的双手渐渐放松开来,双脚亦打开了,变成双手放在双腿之间。

  大家可以想像到这是怎样的一个情景吗?只要你从正面望向我,不单只是
阴毛,甚至连整个阴户都可以看到!不过我也没太在意,一来是太累了,加上
这浴室的灯光暗暗黄黄的,相信也不会看到什么。

  过了一会,妈替我擦好了,他们三个便浸在小浴池里,而我因为全身都是
肥皂,于是便到花洒下冲身。冲身是站着进行的,我的全身可谓完全裸露了出
来,稍瞧一眼,发现他们三父子果然都盯着我看,唉~~刚才欣赏了他们这么
久,现在终于都要还债了。

  我装作看不见他们,自顾自地洗澡,拿着花洒向自己身上洒,让温暖的水
珠弹落在白嫩的肌肤上,搓乳房时也份外卖力,充份发挥其不大、但都有一点
肉(笑)的特性,至于洗下面时亦毫不欺场,总之什么诱惑的甫士都出尽了,
我敢说,这世上没有比我现在更引人的情境了。

  对了,说了这么久都没有形容过自己的身材,我个子不高,胸部像两个小
梨子,虽然说不上大,但对男人来说都是十分够吸引的。

  洗了一会,大家都觉得好了,于是便一起走到旁边的室内温泉,只见这个
所谓家族风吕都是昏昏暗暗的,旁边有一张很大的落地窗,气氛蛮日本式(当
然了,本来就是日本嘛),我一看兴奋不已,快快的走进池里享受一下。谁知
由于温泉水比想像中热得多,我一下子跳下去,那热烫的感觉叫我几乎哗一声
的叫了出来,就是洗热水澡时都会先放下脚试试水温,适应一下,不会一下子
就跳进去吧!不过因为不好意思,也不理得这么多了。

  呜呜~被烫熟了啦~我想我现在原本那白嫩嫩的皮肤都一定是红当当的了
,早知道是这样子,还是留在香港过春节假期好多啦~

  不过最奇怪的是,虽然被家人看光了自己的裸体,有着一种不自然很害羞
的感觉,但我却没有那种恶心的太大反应,大概这就是所谓血缘了吧?

  “呀~想不到会是这样舒服的呢~”爸爸满足的说著。

  “是啊~有一种很悠闲的舒服感觉~”妈妈亦表现得很享受的。

  一家人浸在热泡泡的池里,看着白毛毛的轻烟一缕一缕的漂上来,悠闲地
说著家常话,这种享受又的确是平常感受不到的,我开始有点明白,日本人为
什么会这么喜欢一家人浸温泉了。

  闲聊了一会,我已经完全习惯了裸体的心情,手上那浅蓝色的毛巾学着电
视片的日本女生放在头上,虽然整个身体泡在水里,但从淡黄色的温泉水中仍
能看到两颗漂亮的小乳头在一摆一摆的。期间我留意到爸爸和哥弟们的眼神,
的确有时会稍稍望向我的乳房,但也不是很刻意的,也是因为全家人一起,
他们也不太好意思吧!

  就这样子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我觉得已经浸得差不多了,身体也有很热腾
腾的感觉,但看到大家谈得那样高兴,自已一个先回房也好像不太好的,于是
便索性站起来坐在池边的石上,毛巾放在两腿之间,而乳房则完全地暴露在空
气当中。

  虽然刚才洗澡时小雅都已经表演了一场‘自摸秀’,但现在这种近距离欣
赏又是有另一种风味的吧?刚刚只能够在水中若隐若现地看到我的乳头,现在
则是只要向着我说话,就可以完全地欣赏到我的整个乳房。这时候我已完全投
入了日本人的心态,反正是一家人,给看看又有什么关系?当然对哥弟们来说,
能这么近距离看到一个年轻女性的体,仍是会十分兴奋的吧?

  小雅的胸部挺好看吧?我真的想问问在场的男生呢~呵呵。

  浸了大概四十分钟,妈妈说:“都差不多了,不如回房休息吧!”于是我
和妈妈便首先起来离开温泉。接着回脱衣所穿好衣服,大伙儿便回到房间,呼
呼大睡了。

  这次经验实在是令我觉得太新奇了,而且又一次过看到了三个大男人的那
个(过往22年都从没看过一个啊),感到十分满足~~加上乘了一天车和飞
机,这晚睡得十分香甜︿︿

  第二天,早上九时我们一家便乘车到附近的滑雪场,到达后一位十分漂亮
的日本女孩走过来,原来她是哥哥当年在日本留学时,于兼职馆认识的女朋
友!

  啊~~原在哥哥在日本认识了一位这样的美女,难怪近年在香港都不见他
拍拖啦,我这个做妹妹的都可算失败了~~

  爸爸妈妈看到女孩亦十分高兴,这时我才想起,怎么年过50的爸妈会突
然兴起来天寒地冻的北海道滑雪呢?原来是为了见见这位未来媳妇!

  哥哥的女友名叫缨子,不但样子甜美,皮肤更白得像四周的白雪一般,连
自认是美人的我亦甘拜下风。

  滑了两个多小时,我基本是跌多滑,唉~~对运动零分的我来说,这种玩
意绝对不适合我。好不容易呆到六时多,大家才肯打道回酒店。

  回到酒店我累得要命,只吃了一碗拉面,洗个澡(今次是一个人洗!)便
睡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我便醒来,哗~~整整睡了12个小时啦!这时我看
到爸妈、弟弟在旁边睡,唯独不见了哥哥。这也难怪,半年才见女友一次,当
然要把握时间会佳人啦,说不定现在他们还在爱爱哩!

  我往窗外一看,哗~~正在下雪呀,我虽然怕冷,但却喜欢下雪的浪漫感
觉,而且这还是我22年来第一次看到真正的下雪哩!反正大家都未起床,不
如去浸一下吧!

  于是我一个人来到脱衣所,脱光光地走进温泉。啊~~竟然有一个男人在
泉水里!定神一看,原来是哥哥。

  经过前天的‘大裸露’后(虽然我还有点难为情),但我已经不怕在哥哥
面前赤身露体了,于是老实不客气地跳进泉里。

  “怎么啦~~没有和缨子小姐一起吗?”我问哥哥。

  “没有,她和家人住在滑雪场旁边的旅馆。”

  “缨子小姐真是位美人呢~~哥哥你也是的,认识了一位这样漂亮的女朋
友都不告诉我这个好妹妹。”

  “我跟她交往都没多久,而且妳工作又这样忙,都没什么时候说话啦!”

  说起来,出来工作后都已很少和家人聊天了,以前我和哥哥的感情十分要
好的,由于他只大我两年多,所以也没装什么大哥模样,小时候经常一起去玩
的!看来,也要花多一点时间在家?堣F。

  我安静地从落地窗望着外面不断飘降下来的雪花,哥看我望得痴了,笑着
问:“小雅妳这么喜欢下雪,不如到外面的大泉浸一下吧?”

  这间酒店设有一个名 pitara 的露天温泉,就在别馆的侧面。说来这个家
族温泉是室内的,虽然有个窗子,但在欣赏景色方面就还是有一定限制,而我
就当然想一试露天温泉的滋味啦,可是...纵使我已经习惯祼露身体给家人
看,但仍未够胆量当众祼露呀!我摸摸头说:“我都想去看一下,不过我怕给
人看到呀!”

  哥哥笑说:“不用怕,这个时间没什么人的。而且妳还是个小女孩,都没
什么好看啦!”

  “好哇~居然笑我。都22岁了,还算小女孩?有胸有毛还算小女孩?”
我心生不甘,想着反正和哥哥一起,也没什么好怕吧,于是便胆子粗粗的答应
了。

  说著,两人便拿起毛巾走去外面的温泉。哥哥虽然用毛巾围着下体,不过
走路时亦可清楚地看到当中的那个在一摆一摆的,实在是太好玩了。

  来到露天温泉居然没有其他人,由于外面的空气超冻,我想也不想一下子
跳进泉里,呜~好舒服呀~~

  雪下得不算太大,应该是刚好吧,看着漫天都是白色的雪花,我心情好得
紧要,部份雪片未到水面已经被蒸发,不过仍有不少落在水面上才溶掉。我把
胸脯提起,让乳头祼露于空气中,待雪片落在乳尖之上,哗~~这种一冷一热
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小巧的乳头受到这种刺激,亦不禁硬了起来。

  在享受这奇妙体验期间我是闭起双眼的,过了一会微微张开眼,发现旁边
的哥哥在定定地盯着我的乳房。这时我突然把眼睁开,哥哥急忙移开视线。

  我眼向水下一望,虽然温泉水带点硫磺色,但仍能清楚地看到哥哥的那个
。哗~~是坚挺著的!不知道是否经过水的折射,哥哥的那个看来非常巨大,
赤红的龟头又圆又胀。哈,妈妈可以不用担心哥哥的包皮问题了,因为经过她
的乖女验证过,是很正常的。

  我好奇的问哥哥:“不过嘛,日本人还真奇怪呢,竟然会男男女女的脱光
泡温泉,不怕没了私隐的吗?”

  “这是他们的民族性,日本人很多都是经常一起洗澡的,对这个习惯了。”
哥向我解释著。

  “是吗~但始终男女有别哦,待会有些变态男生看到自己亲人的裸体色心
大动,搞了乱伦便麻烦囉?”

  “不会有这种事啦。”哥笑说。

  “是吗~”我故意拖长八度声线,盯着哥水?堛熊w朗的下体说:“不过刚
才还有人说人家是小孩子,可又怎么会这样精神呢?”爸妈不在,我亦没那么
拘谨,还懂取笑哥哥。

  哥哥显然不好意思,说:“男人在早上都是如此的,没什么特别原因。”

  好哇,还这样口硬!赞一下:因为妹妹妳的身材好会死吗?

  此时我双手按著池边,把整个身子反转过来,背脊朝天,还把屁股浮出水
面,让整个阴户祼露出来。当雪片飘落在小穴和屁股的花蕾,哗~~那种刺激
比什么还要强烈兴奋呀。

  我闭眼享受着,也没有望向哥哥。唉~~兄妹一场,就让你大饱眼福吧!

  大约半小时后,我觉得差不多了,身子都有点发烫的感觉,于是再次爬上
岸边坐在湿滑的石上,这时候哥哥仍浸在水中,我装作用毛巾抺脸,两腿微微
向左右张开,两片小花瓣便完全的展露在哥哥眼帘。

  怎么了...漂亮吗...你妹妹的阴户...

  这样裸露自己的身体...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
舒畅快感。但过了一会,又害怕有其他旅客来,于是便和哥哥说:“我都差不
多够了,不如回去吧?”怎料哥哥却说:“我还想再多浸一会,妳先回去吧。”

  我向水下一看,哥哥的那个还在站立著,原来如此,难怪你本人不能站起
来啦~~我知道留下来的话,哥哥的那话儿一阵子都不会平静,只好独个回房
间。

  在脱衣所穿上浴衣后,刚巧看到一群日本男人步向温泉,真是好险啊~

  之后的两天我们和缨子小姐一家人一同吃饭和购物(他们是往在东京的)。在踏上飞机的一刻,还真是有点依依不舍的啦。

  今次的旅行除了是看到了一些我一生都可能没机会再看到的“东西”外,感
觉上和家人的关系好像亲密了很多,总算是不枉此行喔!

  日本,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来的喔~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