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检查

楼主: 陳文霖2013-03-07 02:42:00
       健康检查


   十六岁那年的开学日,班主任就要我们去做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健康检查”班主任推一推了眼镜,说“我们学校和附近的公共诊所约好了,
在这星期会有医生为我们做健康检查。从学校走过去大概是这样......”

看着班主任在黑板上画简陋的地图,我皱了皱眉头,想︰“健康检查呀....”

健康检查原来也没有什么值得烦恼的,但听闻这一年的健康检查会有点不同。
除了去检查身体外,还必需证明自己发育健全。也就是说,要在素未谋面的医
生面前雄纠纠的举旗致礼。这是多么令人尴尬的事情,尤其是我下面一根毛也
未有长的情况下。

平日听那些猪朋狗友说猥琐话的时候,多少知道自己发育比较慢,不止喉结不
太明显,下面更是寸草不生。但我又不想给人当小鬼看,所以体育课换衣服时
,总是一个人躲在厕所格去换。要我在陌生人面前曝露自己的私,就算他是
医生,也令我觉得非常难堪。

“记着!一定要去!”回头过来的班主任,大概看到大家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狠狠地丢下这句话,我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抱着早死早超生想法的我,趁著开学日当天下午没课,就跑去做健康检查。公
共诊所总是有很多公公婆婆排队轮诊,我在长长的队列中排了半个小时,终于
可以对柜台的护士小姐说明来意。那位护士小姐笑了笑,然后指著对面一个站
立指示板,告诉我去板上写的房间就行了。我尴尬地笑了笑,原来我不用排队
,这半小时白排了。

出师不利,来时那必死的决心也烟消云散,想想等会要面对的情况,正要敲门
的手就有点敲不下去的感觉。轻轻的敲了一下,就听到一把苍老的声音叫我请
进。

推门而入,见到一位头发花白老医生,看来有五十好几了,抬头对我说︰“XX
中学的吧?来,请坐那边。”然而指了指角落的一张木椅。

“有带眼镜吗?”看到老医生起身走到我身前的投映机,我摇了摇头。

“嗯。那我们开始吧!”老医生笑着对我说,感觉上很和蔼可亲的,心里登时
放松不少。对着这样和蔼的老人家,等一下那件事也就没那么尴尬了。

接着老医生打开投映机,又关了灯,然后要我读出映片上大大小小的英文字和
数字。一时闭着左眼,一时闭着右眼,把映片上的字都读了一遍,最后要我在
一个由很多直线组成的圆形中,告诉他那条线看来比较粗。前后大概花了二十
多分钟。

亮了灯,老医生指示我坐到他写字的椅子,同时又问我要了学生证。

“没什么近视。”老医生在病历表上抄上我的姓名学号等资料,微笑说︰“但
散光挺深的,记着不要眼。”

“嗯。”我点头应了一声,心想戏肉要来了,但却一点也不紧张。毕竟眼前这
位老医师,年纪比我爸还要大了。

“好了,拿这张表到208号房去做身体检查吧。”说著把病历表和学生证一同
还给我。

“咦?”我呆了一呆,心想验眼和身体检查不是一块做的吗?

“出门右手边第5间就是了。”大概看到我一脸疑惑,老医生以为我不知怎样
走,声音还是那么和蔼可亲。

拿着病历表走到不远处的另一扉门,心想若这个医生如果比较年青的话,不
知会不会偷笑我一根毛也没有,心情就不禁下著大雨。在胡思乱想下敲了门
,隐约听到回应后就推了门进去。

“来做健康检查的吧?请坐。”眼前的医生礼貌地站起身来,向前的木椅
摆了摆\手,示意我坐下。

但是我却呆住了,握著门把张开口,完完全全给吓呆了。因为眼前的不但是
位年青的医生,而且还是一位年青的‘女’医生。想到等一下要面对的情况
,下著大雨的心情瞬间雷电交加,心里不停打,想着要不要说敲错门了,
然后逃回家下次再来检查。

“来做健康检查的吧?来,不用尴尬,我是医生呀!”年轻的女医生微笑着
对我说,并且亲切的走过来把我拉进房去。大概在我惊慌失措的表情中,猜
到我的顾虑吧。

“不用怕,我是医生呀。”我半推半就之间坐到椅子上,女医生从我手中取
过病历表,微笑着重复自己的职业,希望消除我的顾虑。但我总觉她那专业
的笑容下,给我一种“这下好玩了”的感觉。

“原同学吗?我是黄医生。”女医生坐在前另一张椅子上看着我病历表,
而我则唯唯诺诺的回应着。

这位黄医生不算漂亮,但绝对和丑字沾不上边,脸尖尖的带着一副银框眼镜
,看起来挺业的。脸上化了淡淡的妆,但还是看到眼角的一些鱼尾纹。想
想大学再加上实习,到成为持牌医生到少也廿七八岁吧,而且学医比学其他
要辛苦,有些鱼尾纹也不奇怪。大概是房间里开着空调吧,大热天时,白色
的医生袍下却穿着浅蓝色的阔领毛衣,毛茸茸的看起来就觉得很和暖。

“好吧,请脱衣服。”放下病历表,黄医生抬头说。

“咦?脱衣服!?”这么快就进入主题了吗?胡思乱想中的我,突然听到这
样一句,不禁吓了一跳。

“你不会认为我可以隔着衣服做听诊吧。”黄医生打趣地说,脸上的笑意更
浓了,大概觉得我的表情很有趣。

我低头借着解衫钮避开黄医生的目光,心中暗骂自己神经过敏。同时心中惴
惴不安,想到等下要对这位陌生的女性,举起我光秃秃的旗帜致礼,一颗心
就犹如悬在半空,一点也不踏实,不知如何是好。毕竟除了小时候家中母亲
和姐姐看过以外,从来未给外人见过,更何况要举旗致礼?!心里紧张得要
命,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噗噗”乱跳,只希望等一会黄医生也会不好意
思,然后大家随便混过去就算。

冰冷的触感忽然而至,冷冰冰的听诊器把我拉回现实。黄医生一边把听诊器
压在我的左胸,一边看着自己的手表在读秒。一会后,又移到别处,再叫我
深呼吸几下。如此重复几次,最后巡例的用电筒照了照我喉咙,又摸了摸我
那不明显的喉结。

“好了。”黄医生拿起笔在病历表上写字,但正当我要扣好衫钮的时候又制
止了我,指著房里另一对门说︰“请脱掉鞋,躺在那间房的床上等我。”

“终于要来了。”我心里叹着气,一步步走向那房间,心里颇有点到刑场赴
死的感觉。

打开门,脱掉鞋子,爬上那纯白色的病床,静静的等待刽子手的来临。等待
的时间缌是过得特别慢,我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体会著荆轲剌秦“风萧萧兮
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心情。“咯咯”的脚步声却突然响起,心
里那种视死如归的心情立即灰飞烟灭,背脊一阵发凉,身体也变得僵硬︰“
真......真的要来了!!”

黄医生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床边,未语先笑,随手将病历表放在床边的椅子上
,对硬化的我说︰“不用怕,只是作一些简单的检查而已。”

我苦笑了一下,心想︰“我知,只不过我有个地方不太想被检查而已”同时
又再次希望黄医生会不好意思,大家含糊过去就好。

黄医生在我的右腹有节奏的按一下,然后问我痛不痛,我摇摇头。之后用同
样手法在我肚上几个不同地方按了按,又问我痛不痛,我同样以摇头答复。

“嗯,起来吧,差不多了。”听到黄医生叫我起来,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
朵,我最害怕的事竟然没有发生。心情立即变成万里晴空,一个个烟花在心
头爆开。我高兴地坐起身来,心想黄医生毕竟是年轻的女性,这种检查当然
还是会害羞的,这样含混过去,大家都不用尴尬就最好。

“最后............”正当我要走下床,原来坐在椅上写病历表的黄医生却
抬起头来,笑着说出这两个字。

“最......最后?”我喃喃地重复著,不安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我看着黄
医生那浅浅的微笑,背脊却在发凉。

“不安?为什么要不安?”我心想,是因为黄医生那笑容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吗?我在什么时候看过这样的笑容了?对!对了!!那天同班的女生把我钱
包丢下楼前,不就露出过同样的笑容吗?!

“最后请把裤子脱掉吧,是最后的检查了。”果然............我看着黄医
生那灿烂的微笑,却感到前途一遍黑暗。

“该来的,逃不了。”脑海中突然浮起这句话,我心想︰“这就叫宿命吗?
”不由得有些唏嘘。

“不用怕,我是医生呀。快脱吧,脱一半就好了。”黄医生催促着我,眼中
流出恶作剧的目光。

坐在床沿,我的手在催促声下伸向皮带,解开皮带时感觉却犹如替自己套上
吊颈索。在无限羞耻的重压中,我向一位陌生的女性,展露出我那无毛的雏
鸟。

“咦!?没有长毛吗?”轰的一声,这句话如大战锤般重重的敲在我的脑海
。我低着头,不敢去看黄医生那略带惊讶的表情,右手不由自主地握紧。这
一刻,我好想哭。

“不紧要。没长毛也不代表发育不健全。”可能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
伤害了我的自尊心吧。黄医生一边说一边摸着我的头,像哄小孩般哄我。但
我只觉得我全身的血都像涌上脸上去了。

“平日会正常勃起吗?”黄医生温柔的问我,无奈地点点头。我想我的脸大
概红得会发亮吧。

“那就请你表演一下吧。”黄医生用冰凉的手,轻拍我发烫的脸,语带轻松
的说︰“来,闭上眼楮,幻想一下,向医生展示一下你的男子气概。”

我依言闭上眼楮,其实我早就想闭着眼找个洞钻了,但展示男子气概这下就
难到我了。虽然我努力回想在朋友家看到A片内容,幻想各AV女优在我面前
裸体热舞,但我的小兄弟就是不动如山,一直不肯抬头见人。

“不举。”这两个字突然划过脑海。在女性前举枪致礼只不过是失礼,但
若果在女性前举不起来,那可是一生的耻辱烙印,特别是她叫你展示一下
男子气概的前提下。

这下我可更急了,努力想像一切淫秽的画面。但我越急,那些画片越是变
得支离破碎,最后反而真的不举了。

“怎样?不行吗?”不知过了多久,黄医生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我却无颜回
应,感觉就像斗败了的“小鸡”一样。

“你太紧张了,放轻松一点吧。”黄医生站起身,拍了拍我的头,语调听起
来却相当愉快︰“在确定你没说谎之前,检查可不会完哦。”捧打落水狗,
就是指这样的情况吧。

“等我一下,给你一些好东西。”黄医生摸了摸我那垂得不能再低的头,施
施然的走了出去,然后是开抽屉的声音。

回来时,我看见黄医生手上多了本杂志,她两手递给我时说︰“给你看,这
样该没问题了吧。”

是PLAYBOY!!传说中风行全世界的NO.1色情杂志,我以前只在书报摊偷偷
看过它的封面一眼而已,如今它却在我手上了。

双手捧著PLATBOY,心里兴奋了一下子。忽然感到黄医生笑兮兮的注视着我
,没有一点猥琐的意味,但总觉得她那眼神有点不怀好意,很令人尴尬。
得到PLAYBOY的兴奋也一下子冷却下来,而黄医生则坐回床边的木椅上,摆
了摆手,作了个“请”的姿势,那不怀好意的眼光却依然盯着我。

我举高杂志挡住黄医生那令人尴尬的眼神,翻开第一页。一位身材一流的金
发美女,穿着鱼网装展露出她迷人的身段。金色的长发,妖艳的绿眼,在浑
圆高耸的丰肾下,用两指撑开她粉红色的私处,足以令任何男性热血沸腾。
但我却没有,我的心神根本没放在那喷火女郎身上。总觉得黄医生那眼神正
射穿厚厚的杂志盯着我,令人好不自在。

一页页的翻过,书上的女郎个个都是性感尤物,但我感到那双盯着我的目光
似乎越来越炽热了。飞快的从书边偷看了一下黄医生,果然是直直的盯着我
看。那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直盘踞着我的心神,PLAYBOY那些动人的肉体正
我眼中犹如走马看花一样。不知不觉间,就翻到最后一页了,但我的小鸟依
旧雌伏在我两腿之间。

“怎样?还是不成吗?”黄医生一手取过我手中的杂志时问我。而我现在却
连苦笑也挤不出了。

“没有骗医生吗?”黄医生站起身来,温柔的问我。我红著脸,低着头,恨
不得自己现在脑溢血死掉算了。

“真是没你办法呢~”黄医生笑了,危机感一下子涌上我的心头。

我记起了!我记起了!!那个眼神,那个微笑,次班上的女生要欺负我时
,都会露出类似的表情的。

“等我一下。”黄医生旋风似的走了出去,乌黑的长发在半空中画了个半圆
,但一下子又回来了,手上已经多了一对乳白色的即弃型胶手套。

看着黄医生穿手套的样子,我害怕了。次我看到那种表情的时,总会伴随
著不幸的。乳白色的胶手套因为拉扯而略变透明,紧贴著黄医生修长灵活的
手指,然后她又从衣袋中拿出一小瓶乳液,均浑地涂在双手。
我心里狐疑着︰“难......难道要触诊吗?”

但举不起和捅屁屁没有关系吧!?难道是传说中的前列腺按摩?!看着黄医
生站在我面前活动着手指,心想黄医生的手指那么幼细,等一下插进去也不
会太痛吧?心里胡思乱想,屁屁还不由自主的夹了夹。

“你准备好了吗?”黄医生俯下身来,几乎面贴面的对我说。但我这时却是
完全听而不闻了,刚才的胡思乱想也消失得无形无踪,整个人都被一样东西
吸引住............

“是乳沟!!!”我脑海中下剩下这三个字,黄医生那对雪白的乳球,在黑
色蕾丝胸围承托下,形成一条深深的乳沟。我从医生那阔领毛衣处,看到了
巧夺天工的雪山奇景。

第一次看到女性丰满雪白的胸脯,我整个人都有点失魂落魄,完全不知时间
是怎样过去的,只是贪婪地盯着黄医生漂亮的乳沟看。直到医生站直身来,
我才惊觉自己的失态,双眼尴尬地往上看,心想医生一定有发现我偷看她领
内春光吧?!

只见医生对着我笑了笑,说︰“我累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吗?”那恶作剧的
眼神和俏皮的声音,倒像是在问我︰“漂亮吗?”

“嗯......嗯。”我含糊的应了一声,见到黄医生又再替双手涂上乳液,大
概之前的已经干了,意识到自然不知盯着医生的胸脯看有多久,连乳液都干
了,耳朵就不禁发热。好丢脸!!

“开始了。”黄医生坐到我的身旁,柔软的身体像 一样挨过来。毛茸茸的
毛衣贴在我的手臂上,一种柔软带弹性的触感随着温暖传了过来。我反射性
的闪了闪身,但医生却抱着我的腰把我拉了过去,将整个胸部都压在我的手
臂上。然后在我的耳珠旁像呢喃般说︰“有试过自慰吗?”

我不敢答,也答不出口。只觉得医生在耳边细语时,温暖的吐息弄得耳朵痒
痒的,感觉很奇怪,不由自主的偏了偏头。但医生却执拗地要在我耳边说话
,以炽热的吐息包围我的耳朵说︰“有?没有?这可是和检查有关的哦!”
我勉强地点了点头,感觉脖子都在发热了,但黄医生却进一步问我更难堪的
问题︰“那~你平时是怎样弄的呢?”

我咬了咬嘴唇,涨红著脸坚决地摇了摇头。我看不到医生的脸,因为她贴我
太近了,但感觉她似乎偷快的笑了,说︰“真是倔强呢~来!告诉医生,你
平常是不是这~~样弄?”

一根冰凉的手指接触到的胸口,然后一圈一圈的在我上面两点周围画圆。手
指画过的地方都因为乳液的关系而感觉凉凉的,但胸中反而燃起了一团火,
脸上血好像聚集在胸口似的。

“嗯,开始有反应了。”黄医生几乎是含着我的耳朵说,但我却对那湿热的感
觉没有反应,紧闭着眼忍受胸间传来的麻痒感,同时心里强烈地怀疑着︰“检
查真的是这样做的吗?”

但我没有胆量问,也没有机会。因为医生的手指一下子划过我的腹部,在我的
小鸟上盘旋。滑溜溜的手指首先从根部至龟头间来回游动,然后手掌整个握住
阴囊搓揉,却不忘以指尖轻扫我大腿内侧。

我的小鸟无意识的扭动,在医生的手间一点一点挣扎站起。无视我个人意志的
发热,发硬,直到我感到下身犹如挺著一根烧红了的钢棒为止。

“哦~~!不是硬起来了吗?”医生恶作剧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也不禁松
了口气。心中满以为这场充满屈辱的健康检查,会随着我兄长吐气扬眉而结束
时,医生却一手握住我的枪身,并且上下套弄起来。

“明明可以挺的又热又硬,刚才却一直不肯起来。你说~你刚才是不是在装傻
,骗医生疼你?”快感从下身蜂拥而至,白色的胶手套在乳液的润滑下,亳无
困难地贴着我的枪管来回穿梭。无机的塑胶在敏感的龟头上留下一波波的快感
。医生的纤手以略带旋转的手法上下套弄,到冠状更会稍加压力,身体在这种
纯熟的手法玩弄下,上身不由自主地向后跌,挺起枪杆以寻求更大的快感。
手肘自我保护的撑著病床,看着医生双唇微弯的浅笑,我艰难的吐出一句︰“
我......我没有............”

“真是倔强呢。来~告诉医生,这样弄舒不舒服?”医生的手加快套,激烈的
快感几乎令的要闭上眼了。但仅有的理性和羞耻感,令我把咬牙偏过头去,不
敢回答她那耻辱的问题。眼角间看见黄医生蹙起眉头,略带责备的说︰“真是
没你办法呢!医生我可不喜欢不听话的病人哦!”说著用力的捏了我的小弟弟
一下。

“呀!!!舒......舒服!”我痛得大喊。

“嗯!这才乖。”医生瞬间变为温柔的搓揉,刺痛的感觉化为一阵热流在枪身
里扩散,中断的快感又再燃起。只见医生凑前过来,在几乎和我鼻贴鼻的情况
下对我说︰“就给你一些只有乖孩子才奖励吧!”接着就以小嘴封了我的唇。
我双眼惊讶地瞪得大大的“这......这也是检查的一部份吗!?”但这念头很
快就变得迷糊了,医生的舌尖似会分泌令人醉倒的津液,我的舌头被动地随着
医生的舌尖打转,微微甘甜的感觉在口里扩散。而医生的手亦将套弄改为在龟
头的冠状部分施压,但快感反而加强了。

“嗄~~啊......”在快感的冲击中,我不禁从医生令人窒息的深吻中,仰头
闭着眼长呼了一口气,一切好像变得有点不真实。医生的双唇顺势从我的颈吻
到我的胸膛,然后柔软湿热的香舌就在左乳间舔吻起来。触电般的麻痹没有传
到大脑去,却向流向钢棒的底部,和那里蓄势待发的麻痒混在一起,在那里形
成一股难以抵挡的波涛。然后在医生灵活的手指引爆下,决堤般冲破在尿道间
的关口............

“嗄~~~~”我长唉了一声,双脚不由自由地抖震了一下。意识在一瞬间变
得空白,完全沉醉于射精快感中。到我回神过来时,却看到医生不知从哪里变
出一个瓶子,把我射出来的精液都挡到里面了,并且由下至上揉弄我的肉棒,
似乎要将里面的精液都挤出来。

“哎呀~这么快。触诊只好等下次再做了。”医生看着我剩余的精液从龟头滴
下,略带遗憾的说。

“下次?”我疑惑的想了想,但很快就沉醉于医生揉弄肉棒所带来的余韵中。

最后,黄医生站起身来,略为整理了一下衣服,并将装有我精液的小瓶扭好,
回复成我刚进房时的语气说︰“检查完了,请穿好衣服。”接着就走出去了。

这时我的理性也回恢复正常,强烈的疑问立即涌上心头︰“这......一般的检
查不应该会这样做的吧?”但我不能肯定,我不知其他人举不起的时候是不是
也是这样做。看着医生在胸前留下的吻痕,我满腹疑问的穿好衣服。走到外面
时医生正在写字写字,于是我坐到前的木椅,静静地等待。

“这......这个......黄医生,平常的健康检查也是这样做的吗?”等了一会
,快要给疑问压死的我,终于鼓起勇气将问题说了出来。

只见医生抬起头,托了托眼镜,以很认真的口吻对我说︰“当来验身者有这方
面的困难时,我们一般会给予他们一些帮助,一切按本子办事。”眼楮却散发
著奇特的光芒。

“这......难道那个吻也是吗?”我心里嘀咕著,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
嘴唇,似乎仍残留着那柔软温热的触感。但却在意医生刚刚那眼神,和坐在
我旁边的女同学要骗我时的眼神很似。

我从思考中回神过来,却见到医生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微笑着对我说︰“
好了,今天的检查完毕。请你在星期日上午到我的私家诊所复诊。”说著给了
我一张名片。

“复诊!??”我不解的说,难道我这样还不能证明我发育正常??

“没错。刚刚我听到你心跳规律不正常,最好到我那里详细检查一下,而且要
来拿我另外会为你做的生育调查报告。”黄医生说著摇了摇上我的精液瓶。

心跳规律不正常!?我不过是紧张而已!!另外,原来是不用收集精液样本的
吗?
大概是看到我怀疑的目光,黄医生皱了皱眉说︰“听我说的就行了,我是医生
呀!”语气略带责备,但接着却挽着我的手送我出门。关门时还笑着的提醒我
说︰“星期日记得要复诊呀~我在期待着呢~”然后便消失于门后。

我看着手中的名片,黄医生的诊所是在市中心的,心想健康检查真的是这样做
的吗?星期日的复诊,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zuozhe: devilok2014-08-16 13:42:00
作者是谁 有没有下集?
挺不错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