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开的美容店里

楼主: arthur372013-01-01 14:43:00
妈妈开的美容店里一直到现在,我仍然忘不了12年前,在妈妈开的美容店里发生的那件事,现在想起来,却又觉得快感远远把耻辱给埋没了,在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我时常还想着那时候每一个细节,来刺激自己的感官.更热烈的让女朋友享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她也许没有想到,在精神上让我保持如此旺盛性欲的不是别人.是我妈妈
10岁的时候,双亲离异让我养成沉默少言,胆小怕事的性格.我不知道当初是什么原因让父母离婚,或许是父亲很好赌,常昼夜不归.还是在妈妈开的美容店打工的张叔叔常常照顾我们母子俩.在他们吵架的时候,他们就对着这两个话题,一吵就是三年,最后终于以分开而告终.关于抚养我的问题,至今还让我记忆尤新,他们谁都不想让我拖累.最后是父亲退步,答应母亲不带走家里任何一样东西,当时美容店里生意很是红火.看着如此丰厚的家产归自己一个人拥有的时候,母亲挥一挥手,送走了父亲,留下了我.一段时间里.我得到了同龄人永远也得不到的自由.我可以不用想什么亲人,想什么家,爱玩多久玩多久,爱去哪去哪,母亲从不管我,任我在外面和小流氓打成一片.他们喜欢我,因为我有钱.这钱是我从店里偷的.偷出来的钱,我都送他们花.就在我又一次花光身上的钱,溜进店里偷钱的时候,我看到了这12年来,每个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的事.
在朋友成的家里出来的时候,是晚上11点了.妈妈的美容店打烊的时间我再清楚不过.每每12点.母亲是最后一个关门的,然后下来的两个时辰,是她的活动时间,时而泡网吧,时而去迪吧小坐.我呢,就在这两个小时内,完成我的工作,妈妈的房间就在美容店的三楼.进了店.我习惯的瞄一眼总台.这个时候,妈妈总会在那里结算一天的营业额,人不在?那没什么,偷钱用不了我什么时间,我转身窜上三楼.摸出张卡,把妈妈房门的暗锁弄开.合上门,衣柜里总放著一扎面值 100的钱.想都不用想的在中间抽了一小叠.放进贴身的口袋里,正要转身出去的时候,走廊上有了脚步声,别看我年纪小,对付突发事件我还应付得来.我个子小,一哧溜钻进床底,床罩一直垂到地上.把我罩得实实的,靠墙的地方还留着条缝.足够我看到你走为止.哈哈.我缩在床下,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
门开了,听脚步,房里进了两个人,没等我偷看是谁,声音就先冒了出来:
:"大姐,想了这么多天,总能给我个交待吧,我不想逼你,拿到钱我就走."
"小张,你想敲我一笔啊?人不要做得这么绝.甩我还不行,又想再赚一笔养别的骚B?"
"大姐.我不想打击你,你以为我爱你吗?说白,看上你的钱.你也不看看你那把,年纪.屁股还跟着个死拖腿的小子,我长得这么帅会一辈子跟着你这离婚有孩子的女人?不过.跟你上床倒也不赖.那一身肉我着实迷了一阵子,到今天,钱是关健,哈哈....."
"啪"的一声.我不知道谁脸上开花了,心里倒是吓了一跳.忙缩上靠墙的缝上一看,母亲被平时很照顾我的张叔叔摔在了我对面的谢谢上..
"婊子,看不出平时不只会在床上叫唤,凶起来倒别有风味.敢打我?今晚不给老子交上50W,我就把你在床上的淫荡样做成大字报,上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你那完美的身材.噢~丰满的大乳,高翘着白白的屁股.让人们的眼光都停留在你大腿缝里."
"流氓,不要脸."妈妈脸上涨得通红,凤眼圆瞪,"把照片还我."
"可以还你.钱!"没门.想从我身上捞一笔,想得美.呸."
:"骚婆娘,敢呸我?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钱老子拿定了,人,我也要折磨折磨,让你老老实实的把钱送我手上.哈哈...."
"砰!"的一声响.我忙一看,张叔叔摔门出去,锁孔一阵响.只见妈妈扑上门去,发疯的擂门,:"开门啊,你个王八蛋,锁我干什么,..."听声音,我知道她已经乱了脚步.渐变哭腔.我松了口气,人走了个,一转念.糟了,门上锁了.怎么办?偷偷一望母亲,人坐在谢谢上抽泣起来.我恍恍忽忽的明白了些事.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由让我又紧张起来.果然.脚步声都停在门外,我定神瞄住门口.妈妈也停住了哭声,站起了身,门开了,妈妈似乎想冲著出门,被第一个走进来的男人又推倒在谢谢上,随后进来的,一共有五个人,除了有个张叔叔,其它人面很生.个个虎背熊腰,看起来很像黑社会的打手.门,又被关上了.
:"你们想干什么."母亲尖叫着,:"干什么?"只见张叔叔的手上多了些纸片,呼的往母亲脸上摔.:"看你发骚时候的样子啊.是不是很爽?啊???哈哈....""哈..."其余四个人附合著笑.纸片滑到地上.看到的.隐约是相片.母亲刚想蹲下来捡.便被张叔扯住头发拉了起来.0h,
:"婊子,别瞎忙了,底片我还有大把,怕你捡不完,趁现在交出钱来.还省得我兄弟对你下手."
:"无耻,枉费我这么看中你,人面兽心."母亲尖叫着,开始拿起谢谢旁上的杯子,酒瓶往几个人身上摔去.房间大,他们离床的位置大概有五六米远.掉在地上爆出的玻璃片伤不到我这.但我现在开始心惊肉跳了.
:"操你妈的.贱逼.给我上."给我狠狠的操死这三八.敢伤我."只有张叔叔在骂.其它人却没见出声.但.开始动手了.他们五人一起上前,摁倒了发了狂摔东西的母亲,一阵撕扯声一过.母亲全身已光溜溜的.象剥了皮的母猪.第一次,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裸体.全身都白得晃眼,我呼吸有些困难.


人散了开,站在四周.母亲在谢谢了卷成了一团.双腿紧夹,手护前胸.:"你们想干什么:"还能说话,但声音不再高,变成了颤抖.
"我要叫人了."
:"叫人?"张叔叔一把拉起母亲的头发,她脸上便被连抽了几巴掌.:"给我打!"几个人又是一阵忙.母亲便趴上谢谢上不住的呻吟起来.
:"这女人真他妈犯贱:"说话的声音没落,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就对着母亲的屁股揣了一脚.另一个男人接着一把把母亲扯离了谢谢,重重的摔在床前.
把床底的我吓得差点跳起来,我的双腿开始打抖了.呼吸也拚命的压抑著.
她.离我不剩三步了,我听见了母亲的呼吸,知道此刻的她,很疼,疼得叫不出来.
"小虎,这女人的身材不错啊?要不要试试?""张,你小子真他妈有艳福,这货色这年头少见啊.看看她那对奶,如果是平时,让我捏一把我都愿他妈少活一年半载的.今晚不同,哈哈.今晚咱哥们非要她脚合不拢,".
:"老子等不及了,快快快."他们五个人像在市场上买菜一样,看着地上赤裸的母亲,一边品味.一边都在除掉自己身上的衣物.不一会,除了床底的我.外边的六个人,都是一丝不挂了.
"好酒都被娘们摔烂了几瓶了.不喝都没了.谁要先上的速度,没洞插的喝酒看表演."张叔叔坐上了谢谢,拿过桌上还没来得及摔的酒.自斟自饮起来.而他这四个朋友却没他的心情.都一齐扑向母亲,真的很像狼扑羊.很像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啊.呜....."母亲仍还在挣扎.但,看得出.她没什么力气了.被打得动弹不了.不一会.整个人就被四个人扯开手腿.像个"大" 字.我不想看到的地方.就在离我不到一米的距离.母亲叉开的双腿,就在我正前方.那条血红色的肉沟,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眼前,毛很少.稀稀拉拉的象男人的胡须一样贴在小腹上.那对硕大的乳房随着剧烈的呼吸,起伏颤动着.
一个男人在她左侧坐了下来.拉起母亲一条腿,一只手便往母亲的阴阜上拍击.
"张哥.这女人阴部真他妈的肥,象只大河蚌.他妈的真养眼."
:"何止肥?干起来还啪啪直响呢.不信试试."坐在谢谢上的张叔叔很得意.
"哈哈哈.."说得几个男人开怀大笑起来.八只手,都留在母亲乳房上.屁股.和小穴里,不停的挤捏
"婊子.今晚你如果不把我几个朋友弄得舒服.我就折磨你一辈子.哈哈.
弄爽他们,我都可以把钱压低些.留你养你儿子啊.
:"此时的母亲.却再没发出什么声音,也没了反抗,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了惨叫声.打斗声.只有几个男人沉重的呼吸.我开始发觉,我的跨下鸡鸡,有些发涨了.我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个男人的表演.
在几个壮汉几近蹂躏下,母亲又开始想挣扎起来.但无奈的是,几个人都连摸带摁,她能动的.只有两只手,只见她不住的推开把自己的豪乳挤得变形的狼抓,另一只手拚命的拦着体下,要知道,永远是徒劳的.胸口没得到解放,自己的肥穴又多挤近了几个手指.两瓣大阴唇.夸张的向两边分开来.大腿根部.也被拧得红一块紫一块的.
看到如此刺激的场面.坐在谢谢上的张叔我想是也忍不住了.站起身走了过来.当时没啥感觉.今天想来.终于知道为什么母亲会和他这么好.吊在他胯下的鸡巴真是威武.足足有七寸长,婴儿手腕粗.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看着我心里发毛.就连那睾丸都有拳头大.他走到母亲跟前,蹲了下来.鸡巴垂贴在母亲面
"婊子.我很欣赏你的口技,今天在兄弟们面前,你也表演表演吧.把我弄疼了.小心我杀你全家!"
他手握鸡巴根部.在母亲脸上甩了甩.那东西便高高翘起了头.便往母亲嘴里戳去,母亲没张嘴.刚要把头别向另一边.又是啪啪两声.腮边立刻显出来五指印.
:"日你妈的,给老子舔!平时不最喜欢它吗?在兄弟们面前怕啊?不开嘴老子打死你."
张叔发狠的吼到.一把扯起母亲的头.
:"好...好痛啊..呜.放开我.....放开...."母亲一脸的痛楚.:"我舔...."
:"这他妈才像婊子."张叔得意的说道.象斗牛士凯旋归来.母亲微起上半身,含住了他的龟头.一吞一吐的,看起来很坚难的侍候着这根大肉棒.
:"动手."张叔命令道.母亲又颤抖著伸手扶起他两个大蛋.慢慢揉起来.余下的四个人,看到这场面.手.更加不老实了.力道也加劲了.母亲开始不住嗯...嗯...的呻吟起来.怎奈嘴里塞著个大香蕉,声音更是含糊.
:"奶奶的.老子忍不住了.硬得他妈的要爆开.我先上."
:"鬼头.你他妈还真饿啊.好好.让你先开炮.说好别把东西搞进里头去啊.我们还要享受呢."
:"晓得了.你以为头一次这样搞女人啊."那个叫鬼头的.约摸30岁出头的男子.一边说,一边把母亲的双腿拉了开.自己.脆在中间.
"哗...真他妈黄河水泛滥,地板都湿了.来弟弟养养你."鬼头的鸡巴老早就翘上了天.只见他挺起屁股,肉棒在母亲阴阜面上搓了搓.:"嗯..."的一声长叹.鸡巴连根没入母亲桃源洞中.母亲不由的.挺起了丰臀.又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贱人.我的鸡巴是不是很合适你啊.爽吧.哈哈..."鬼头一边哂笑.一边做起了活塞运动."配合些.你还免受些皮肉之苦."鬼头恶狠狠的,就连鸡巴也恶狠狠的抽送.腹部的撞击声.响不绝耳.
事情开始有些变动了.没注意在什么时候.母亲的手不再挣扎.嘴上叼著何叔的肉棒.双手分别握住在自己一左一右男人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阿华.你今晚只挤那两只奶能爽?来.和我试试双管齐下.两条棒是随便事.来.:"鬼头对着旁边那男人说道,自己退下身.把母亲的身子掀了过来.变成了狗趴式.自己钻进了母亲肚皮底下.扶著母亲的水蛇腰.往自己胯间压下.直到棒子完全没入母亲穴中.又朝著名叫阿华的男子说道:"你往屁股下进来.我还是头一次这样试呢.没办法.鸡嫖得少啊.哈哈...."随着.阿华贴著母亲的背.弓著身.手扶著鸡巴.顺着鬼头的东西.一同挤进了母亲肥穴里.
"噢..轻点...涨得难受..."母亲不由的松开张叔的肉棒.长叹起来.单是看着母亲这身材.鼻血都够你流的.更别说上了弓.岂有不发之理?两个人.对着一个肥洞.抽送起来.
母亲的呻吟声.开始源源不断了.但.已经不是痛苦的呻吟.倒像是带有些原始的.兴奋的淫叫.我的下体现在涨得很难受.血气直涌.有些眩目.
:"果然是极品啊..."
"还不错."
:"......"
几个男人话开始多了起来.像是在开座谈会.对着母亲的胴体.做着一项伟大的试验.母亲在这方面游刃有余,在张叔胯间吸了两吸.又掉头对着身旁边两条青筋直暴的肉棒吞吐吸吹.就连这几个男人.也开始轻声叹气起来.
这样的场面足足保持了十来分钟.母亲身下的鬼头声音大了起来:"嗯..嗯..骚包.别夹穴啊.哟...."我定睛一看.鬼头收回了枪.一束白色液体从龟头处直喷而出.射向母亲肚皮.
"我靠.这么差.才来回几下就丢弹药了啊.
"哈哈...
o
四个男人齐声笑了起来.
鬼头一脸尴尬的将自己从母亲体下抽开.口里喃喃的道:"夹得我全身一阵酥麻.久没弄这么爽的穴.有什么办法...
话刚落.阿华的一滩精液,也洒在母亲背部.操穴的两个人.双双败下阵来.
母亲的体内的两根棒才刚撤下来.便又挤进了早就迫不及待的一根被口水舔得亮晶晶的热狗.另位男子.将鬼头的位置给替换下来.
:"屁股还有个洞啊.别浪费了,试试,爽歪了."张叔站起身.招呼他的另一个朋友.
肛交?我可没试过.让我来."说话的是个留着寸头的毛头小子.绕过母亲臀后.扶著鸡巴.龟头抵住母亲肛门插去.母亲不由的收缩了一下腰.只见小寸头腰部一挺.母亲:"啊"的一声惨叫起来.连着哭腔叫道"痛...啊....不要...."
"叫什么.操你屁眼是看得起你,真他真紧."小寸头咬牙切齿的说著.伸手就往母亲雪白的屁股上."啪啪"拍了几巴掌.

鬼头却已转到母亲跟前.将自己软耷耷,还粘著母亲淫液的鸡巴.送入了母亲的口中.,
:"给我舔干净它.喔....."只见龟头全身打颤,想必是母亲那条舌头早就缠住了他的二弟.不住的吮吸着呢.
zuozhe: justint-liang2013-01-01 16:25:00
第一次的性教育课.竟然就是如此丑陋.很震撼..
zuozhe: lee27782013-01-01 23:04:00
怎么看到一半就我了真是刺激的文章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