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堂裡的派對

Author: yanghero2012-12-24 15:23:00
我的妻子克萊爾今年36歲,身材高挑,一頭火紅的長髮十分性感迷人。

她平時對於性的渴望似乎是沒有止境的,雖然我在結婚15年之後對她仍然充滿激情,但是她似乎並不滿足於我一個人的能力。我認為自己作為一個性伴侶是合格的,她也同意;但是這不能阻止她的外遇。實際上,她曾經幾次棄我而去,投向別人的懷抱,等玩膩了再回來求我原諒,而我每次都會原諒她你問我為什麼這麼做?因為她在床上的功夫真是世間少有如果把這種技能和棒球做個比較,那她就是每輪比賽都能揮出全壘打的人現在你明白了吧?克萊爾喜歡喝酒和參加聚會,因此如果她沒有「性」

致的話,只要灌她幾杯,就沒有問題了。

她在一家律師事物所工作,最近和那裡的一位律師走得很近。因此在這個週末晚上她夜不歸宿的時候,我並沒有感到奇怪。但是第二天早晨的一個電話卻讓我震驚了。電話是我在當地警察局的一位警官朋友打給我的,讓我去一個木材加工廠去看一看。當我趕到現場的時候,我看到一群執法人員和急救醫師圍在一輛白色林肯轎車的四周,就在廠房的附近。

幾個警察過來想攔住我,我對他們喊道:「讓我看看她,不管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他們靠到了一邊,我徑直走到車門前,看到了裡面的一切:我的妻子全身赤裸,只穿著絲襪和高跟鞋,躺在汽車後座上,下面墊著枕頭;她的兩腿叉開,陰門處還殘留著精液的痕跡。她的旁邊還有另外一個人是她的事物所裡一個年長的律師和她並排躺在一起,他的臉靠在她的胸部,一隻手還按在她的乳房上。

我被請到旁邊一輛警車上休息。我感到有點虛脫,悲傷和憤怒的感情充塞了我的心頭。想不到我的愛妻竟然以這種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還把這一幕讓大家看得一清二楚。朋友在一邊安慰著我。過了一會兒,法醫結束了檢查,對我說了說他的推測:他們在車中做愛的時候,一直開著發動機以保持車內的溫度,當一群少年發現車子的時候,曾經試圖打開車門把發動機關上,結果開門的人差一點暈倒。車內不知道哪個地方有裂縫,廢氣中的一氧化碳洩露到密不透風的車廂裡,導致車中的二人中毒身亡。當然,這些推測需要進一步的調查來證實。隨後兩個人的屍體從車子裡抬了出來,法醫讓我確認女性死者是克萊爾,然後我的警察朋友開車陪我回了家。

當天下午法醫來到我家。他告訴我關於一氧化碳中毒的推斷是正確的,因為這是意外死亡,就不需要解剖了。屍體可以直接送到殯儀館去。但是由於另一位死者是在本社區德高望重的上層人士,處於對其妻子,兒女和孫子女的尊重,這件事情知道的人還是越少越好。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於是直接告訴法醫,將克萊爾的屍體送到魏雅特開的殯儀館就可以了。

那天晚上,殯儀館長馬克。魏雅特給我打了電話。在他向我表示慰問之後,我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他。我和馬克打過幾場高爾夫球,有點交情;而且我聽說他經常對自己的女性「客戶」

動手動腳,自從離婚之後,他對克萊爾也有點意思,但是因為他的工作有點另類,克萊爾是不可能看上他的。我的另外一個哥們曾經和我說過,如果克萊爾不是和我結婚的話,他也會追她的。現在機會來了,既然克萊爾生前那麼不檢點,那麼讓她在死後多滿足幾個人也是無所謂的了。

馬克接受了我的「晚會」

計劃,也對我提出了他自己的一點建議。他先對克萊爾進行動脈注射防腐處理,盆腔的處理留在晚會之後進行。而且他會隊她的口腔,陰部和肛門進行清理,使她在晚會上保持最佳狀態。晚會的時間定在第二天的傍晚6點開始,馬克問我他可不可以邀請一位女性同好參加,她喜歡玩扮死遊戲。我同意了。隨後我又給我那位好朋友打了電話。讓我高興的是,他很願意參加這個活動,享受一下克萊爾的屍體雖然只是一具屍體而已。

第二天傍晚5點30分,我來到了殯儀館,把為克萊爾準備的服裝交給了馬克。

然後我坐在大廳裡,一直等到我的好朋友傑克到來。然後我們兩個被馬克領到房後的一間寬敞的密室,裡面有兩座當床用的寬背沙發,上面鋪著白色的床單。我的愛妻正靠坐在其中一座沙發上,穿著我給她帶來的性感紅色睡衣和黑色半透明蕾絲花邊長統襪,腳上穿的是她死去的時候所穿的那雙高跟鞋。她的身後墊著兩三個枕頭,兩腿叉開,透過睡衣,我可以看到她的陰戶和蔥鬱的陰毛。天啊,她從來沒有穿得這麼性感,這麼栩栩如生!

在另外一張沙發上,坐著一位金髮美女,她穿著白色睡衣,白色絲襪和白色的高跟鞋。她的姿勢和克萊爾一樣,顯得尤為誘人。從她的兩腿間看去,我能看到她的小樹叢是金色的。但是和克萊爾不一樣的是,當馬克在她的肩頭點了一下時,她竟然「復活」

了。這時我才知道她是活人,馬克告訴我她的名字叫妮基。

馬克對我說,由於我是今天「貴賓」

的丈夫,所以我應該先和她做。於是我和克萊爾並排坐在一起,吻了吻她冰冷的嘴唇,然後開始撥弄她的乳頭。在另一邊,傑克坐在妮基身邊,開始舔她的陰部;而馬克則解開褲子,把陽具伸到她的面前。妮基含著馬克的那裡,開始有節奏地吮吸。

我弓下身去,把頭埋在克萊爾兩腿之間,也開始舔她的私處。而傑克和馬克則在一邊分別在妮基的上下兩面夾擊。我將克萊爾陰冷的陰部徹底潤滑之後,開始把自己的器官伸了進去。幾經刺探之後,我觸到了她的底部,然後就開始有節奏地一起一伏,在她身上搖了起來。

旁邊的傑克和妮基同時達到了高潮,一起興奮地喘息起來。傑克的精液射進了妮基的身體。我低頭看了看克萊爾美麗的臉龐,馬克給她做的髮型和化妝真是天衣無縫。我用手撥開她的眼瞼,她的失神的眼睛茫然地看著我。我又親了親她的櫻桃紅色的小嘴,雖然是冰冷的,我卻達到了興奮的頂點。我加快了進出的節奏,她的乳房隨著我的節奏來回顫動,每一次我抽回來的時候,她的蜜穴似乎都在緊緊地卡住我,不讓我那麼快就出來。可我最終還是把持不住,向裡一扎,把自己的愛液全部射向了她的深處。我把陽物收了回來那上面還有精液在往外冒然後掰開她的嘴,插進裡面,又連行了數次,才決定讓克萊爾也嘗嘗其他兩位朋友的滋味。我靠到一邊,馬克換了上去,把他的陰莖插進克萊爾的嘴裡,使勁往下捅去,我甚至看到克萊爾的喉嚨隨著他的節奏一上一下地顫抖著。

旁邊的傑克已經完事,現在輪到我和妮基來一次了。我坐到她身邊,她卻把我拉了過去,我順勢將陽具伸進了她的愛穴。我們兩個很快就開始和諧地共振。

這時候馬克已經在克凱爾口中爆了漿,該讓傑克上了。傑克仔細打量了一下,決定這次從一個沒有用過的入口進去。他把一個枕頭墊在克萊爾的身下,這樣她的美臀就顯露在眾人面前。他用中指試了幾下,然後掰開兩臀,舔了舔她的肛門,然後就突入了進去。他從後面抱住克萊爾,不停地擠捏她的胸部,下身則一伸一縮地抽動著。與此同時,我的精液也射進了妮基的身體,她在興奮過後,就把頭歪在一邊,臉上含笑,彷彿永遠睡著了一樣。傑克一直在克萊爾的後庭晃動,直到精液全部射出為止。

我們的晚會一直持續到深夜,每個人都做了好幾次。現在該收場了。馬克把妮基抱了起來,她的頭向後仰著,仍然保持著「死亡」

的狀態。馬克把她抱到隔壁房間,將她放在一具銀色棺材之中。他告訴我說,妮基每次都喜歡這樣告別大家。從房間回來之後,我們三個一起端詳著我的美麗而生前放蕩不羈的妻子。她的臉上,身上都是精液,有的已經幹掉,有的還在滴下來:通過這次聚會,我已經擺脫了憤怒糟糕的心情,克萊爾也得到了應有的回報,我在她的身上發洩得十分過癮,我的兩個朋友也是一樣。馬克將屍體擦洗乾淨,放回到冷櫃裡。我回家洗了個澡,就睡著了。

第二天傍晚6點半鐘,我又來到殯儀館,為克萊爾準備告別儀式。現在別人還沒有來,馬克帶我走進了靈堂。克萊爾在銀色棺材裡安詳地睡著,她上身穿了件低胸V字領的薄毛衣,沒有戴胸罩,乳頭和乳暈若隱若現;她的腿上穿的是她最喜愛的紅色高跟鞋和黑色尼龍絲襪,以及一件迷你裙,半截大腿露在外面,顯得越發性感迷人。馬克看看四下沒有別人,就掀開克萊爾的裙子,揭開紅色花邊內褲,向我展示他的傑作。按照我的要求,克萊爾的陰部沒有用普通的塞子堵住,而是插進了一個電動按摩棒。馬克把開關打在「low」

的震動強度上,現在那裡還在震個不停。然後他把一切恢復到原狀,不久參加告別儀式的人就陸續到來了。

令我啞然失笑的是,許多老老少少的來客看到我妻子的遺體,他們的下身都有了反應,雖然他們盡力掩飾他們之中許多人如果有機會的話,難道只會在一旁看看嗎?我在想。不過在這麼一具香艷的屍體跟前,就算他們動了什麼念頭,也不應該單單責怪他們吧。

後來一天的葬禮顯得有些淒涼,我第一次為克萊爾的離去掉了幾滴眼淚。她的靈柩埋葬在教會墓地裡,而那個按摩棒卻還在她的陰道裡震動著。我不知道電池的電什麼時候會放完,如果只是打在「low」

的位置上。

尾聲:克萊爾下葬已經六個月了,現在我仍然有些想念她,也許會一直懷念下去。但是生活總是要繼續的,在後來的幾次「晚會」

中,妮基把她的一個「冰友」

介紹給我,她叫雅克琳,是一個高個頭,皮膚黑黑的女孩子。

【完】
jixuy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