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歡系列之一——影院遇雞

Author: arthur372012-12-24 07:20:00
  看了那麼多的情色文章,終於忍不住,也動筆寫一寫,準備寫成一個系列,
裏面的故事真真假假,別當真喲。至於文章的更新速度,不敢講大話,爭取一個
星期一篇吧。(此文最先發於海岸線圖片天地之生活記實,現略作修改)
***********************************

  自從結婚以後,我已經有四五年沒有看過電影了,一來家裏有電視、有DV
D機,還有電腦,想看啥就看啥,方便極了;二來也沒有這個興致了——這是最
主要的。去年九月的一個晚上,我應酬了一個飯局(那是一個廠商為了打開局面
而宴請我們科的全體人員),吃完晚飯已是七點半,其他人繼續下一個節目——
打麻將(這是我最不感興趣的)。於是,惟有先行告辭。

  夏夜的街上熱鬧非凡,當我經過金林電影院時,看見牆上貼滿了《英雄》的
海報,我心裏一動,湧起了看電影的衝動,於是掏出錢包準備買票。這時,我的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扭頭一看,是一個年約三十的性感女人,她對我嫵媚一笑
說:“老闆,請我看場電影吧!”邊說邊伸出一隻玉臂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心中一動,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平時常聽人說起金林電影院門前有許多
下崗女工做兼職雞婆補貼家用,如今居然被我碰上了),不由得上上下下將她打
量了一番: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穿著紫色短袖上衣,下面套一條黑短裙,膚色很
白淨,身材凹凸有致,臉上掛著一絲羞澀的笑意——活脫脫一副誘人模樣!

  我馬上打定了主意——上她!於是也伸手攬著她的細腰道:“好啊,我們看
哪場呢?”

  她見我有心,馬上緊緊地貼了過來,輕輕地說:“你想在這兒做呢還是去別
的地方做?”

  我想了一想問:“這裏怎麼做?”

  她說:“大廳人多,小廳很少有人,到那就可以。”在她的指點下,我買了
兩張玫瑰廳的票,至於它放什麼電影我也忘了看。

  進到影廳裏面,電影已經開映了,我們摸黑進到最後一排坐下,我環視了一
下周邊環境,這個小影廳只有五排座位,除了第二排坐了一對情侶,就剩下我兩
了。我不放心地問:“這裏安全嗎?”

  她答道:“安全!”

  其實我早已忍不住了,沒等她說完,就已經將她壓倒在座位上,一把將她的
短袖上衣拉高,露出一對漲鼓鼓的奶子。我又扯高她的胸罩,一口含住左乳,她
頓時輕輕的“呀”了一聲。

  借著螢幕上忽明忽暗的光線,我另一隻手將她的短裙拉到腰間,順手脫掉了
她的黑底褲,然後伸手一摸她的陰部,淫水都已經流出來了,我低頭聞了一下,
沒有異味,只有騷味,頓時放下心來,知道她果然是兼職的,不是職業雞婆。

  她顯然也已經動情,雙手不停地撫摩我的頭,嘴裏輕輕的呻吟。我於是快速
褪下褲子,扶著我硬挺的陽具對準她濕漉漉的陰道,狠狠的插了進去,快速抽插
起來。

  電影裏的對話聲掩蓋了一切,刺激著我不斷高漲的性欲。我瘋狂地往那黑呼
呼的騷穴插去,插了一會,我坐了起來,讓她坐在我上面,由她來做主動,我則
含住她的乳頭,這樣抽插了近二十分種,我終於忍不住射了。

  完事之後才想起忘了問價錢,還好,她說一百元行了,挺老實的。我於是給
了錢,沒等電影放完,就先行離開了。出到影院外面,才想起忘了問她的名字。


           尋歡系列之二——女保險員

作者:linzi10082002
2004/03/11發表於:情色海岸線

  “叮噹!叮噹!”聽到門鈴響聲,我打開門一看,正是白天跟我約好今晚來
的女保險員。她從我的朋友處瞭解到我妻子上個月生了個兒子,於是幾次找到我
辦公室來推銷人壽保險,辦公室人多事忙,她便提出晚上來我家詳談,我見她很
熱誠,加上本人也有心想給兒子買份保險,因此告訴了她我家的位址。

  我開門讓她進來,倒了杯水給她,她說:“你的房子裝修得很漂亮呀!”我
謙虛了幾句,便轉入了正題,她說:“把你太太請出來一起聽吧!”

  我說:“我太太帶著兒子回我岳母家休產假了,剩下我一個人獨守空房。”
她於是跟我詳細講解起來。

  實際上,在這之前我也諮詢了別的保險公司,對於這些也基本清楚。當她講
完以後,我說:“你介紹的這個保險跟別的保險公司的沒有什麼差別,你知道在
這之前也有其他人來向我推銷保險,所以我很清楚這方面的東西。”

  她承認道:“這是真的,如果差別很大,就沒有競爭了。實際上,就看誰給
你的好處多嘍。”

  我問:“這個也沒有區別,無非就是送幾包奶粉罷了。”

  她曖昧地笑了笑:“那你還想要什麼?”

  我心底的某根弦頓時給觸動了,不由得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三十五六
的年紀,秀髮披肩,穿著單黃色的連衣裙,在燈光的影射下,可以清楚地看見她
胸前漲鼓鼓的胸罩,從她微微張開的玉腿中間還可以依稀看見裏面的白色內褲,
凹凸分明的身材,渾身散發著少婦的韻味。

  自從老婆生孩子前兩個月至今,我已經有三個月沒碰過女人啦,心裏早就積
聚著滿腔的欲火,在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此時此刻,心中的欲火立刻熊熊燃燒起
來。我站起來走到她身邊,伸手扶住她肩膀說:“那你又能給我什麼好處呢?”
她沒有做聲,羞答答地低下了頭。

  我的膽子頓時壯起來,於是我貼著她坐下,一手攬著她的肩膀,一手輕輕撫
摩她的大腿說:“我給你買這份保險,每年要交兩千多元保費,連交十八年,一
共要交三萬八千元,你怎麼謝我?”

  她滿臉通紅地說:“你先簽完保單再說。”

  我大喜過望:“那我簽完之後,你可不許撒賴!”反正我早就決定要給兒子
買保險的,買誰的都差不多,那就買她的吧。於是,我迅速地在保單上簽了字。

  趁她喜滋滋轉身往包裏放保單之時,我從背後一把攬住她,雙手緊緊地抓住
她的一對象小兔子般顫動的大奶子,而我那豎起的大陽具狠狠地頂著她的圓滑的
大屁股。她頓時“啊”的一聲呻吟道:“你想幹什麼?”

  我淫笑說:“你說呢?”邊說邊用雙手將她的裙子拉到腰間,然後左手按住
她的上身,不讓她直起來,右手一把扯下她的白色內褲,接著掏出我的粗脹的陰
莖,對著她肥厚的陰部,狠狠的插了進去。

  不知是她早已動情還是這刺激的場面激起了她的性欲,或是她也象我一樣餓
得慌,反正當我插進去時,她的騷穴裏面已是濕漉漉的,所以我毫不費力的捅了
進去,頓時感覺到了那久違的溫暖和濕潤,一陣滿足湧上心扉,我立刻奮不顧身
的死命往她的陰道裏插去。

  這時,她矜持的外表已蕩然無存,代之以毫無意義的呻吟:“放開我,啊,
啊,放開我呀。”

  從背後插了一陣,當我感覺到泄意的時候馬上停止了抽插,退了出來。然後
將她推往臥室裏,並把她推倒在我的床上,我就坐在她赤裸的黏乎乎的陰部上,
不讓她動彈,接著用手去解她的連衣裙。

  到了此時,她也省去了無謂的掙扎和呻吟,很配合的脫去了連衣裙和胸罩,
露出一對白花花的奶子,上面的乳頭又黑又大,我低下頭一口就含住了左奶吮吸
起來,同時捏住她的右乳頭輕輕地旋扭著。她頓時大聲呻吟起來,柳腰往上拱,
差點將我掀翻在床。

  我沒有理會她,繼續吮著捏著,不斷的挑逗著她的情欲。她的雙手緊緊地按
住我的頭,雙腳亂蹬,我騰出一隻手摸往她的陰部,黑乎乎的陰毛濕答答的粘在
陰道上方,兩片肥厚的陰唇已經張開,粘乎乎的淫水順著陰道口流出來,一直流
到床上,弄得床單都濕了一大片。

  我看看是時候了,停止了挑逗,將龜頭對著她的陰道口輕輕的磨了幾下,然
後毫不猶豫的插了進去,雙手摟著她的肩膀,大刀闊斧的抽插起來。

  陰莖的每一次抽出,都帶出一股淫水,她陰道裏面鮮紅的嫩肉也翻了出來;
陰莖的每一次插入,都深深的插到她的子宮口,引來她大呼小叫的呻吟。淫水沾
濕了我倆的陰毛,汗水打濕了床單。如此激烈的抽插了幾分鐘,我積蓄已久的大
量精液噴湧而出,她也同時流出了汩汩陰精,我們都達到了高潮。

  激情過後,我們躺在床上休息了半小時,她起來穿衣服,這時我的欲望又高
漲起來,於是抓住她的雙手放在我再次勃起的陰莖上,在她半推半就中又將她的
衣服脫光,在客廳的沙發上將她幹了。

  現在我還常常想起她那又白又軟的奶子還有那水汪汪的小穴,真是爽呆了。


          尋歡系列之三——女服務員雪兒

作者: linzi10082002
2004/03/21發表於:情色海岸線

***********************************
  許多兄弟在看完尋歡系列之一、之二後,懷疑她們的真實性,其實,我早就
聲明過,這裏面的故事真真假假,不可當真。就我個人而言,我更喜歡真實的東
西,因為它更具有感染力。比如真實的強姦、輪奸案件,即使不加任何修飾和鋪
墊,只是平白的將它?述出來,也會讓人熱血沸騰的。

  但由於種種原因,我無法將現實生活原封不動的呈現出來,必須加以修飾。
再說,一個故事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不是更令人尋味嗎?因此,請兄弟們別再
問“這是真的嗎?”之類的了,謝謝。(此文最先發于海岸線圖區之生活紀實)
***********************************

  “林科,林科!”一陣叫聲將我從睡夢中吵醒,我睜開朦朧的雙眼,映入眼
簾的是我屬下的科員張正,他滿臉關切的問:“林科,你感覺怎麼樣?”

  我用力晃了晃腦袋,昨晚的宿酒已醒了大半,頭腦也清醒了很多,於是對張
正說:“我沒什麼事,再睡多一會就應該好了。今天上午的培訓我就不去了,你
一個人去吧。”

  他說:“我還是留在這兒照顧你吧。”

  我說:“沒事!我又不是第一次喝醉酒,沒事,你去吧!”

  張正於是不再堅持,出門去了。

  省行在珠海舉辦了一個為期七天的“電腦網路安全與技術防範培訓班”,
要求全省各分行的對口專業人員參加,我作為科長,於是帶了屬下的一個科員張
正前來與會,住在大會安排的大酒店。殊不知大會才開了三天,昨晚就餐時就被
中山分行的幾個人硬灌了半瓶五糧液,結果我當然被灌醉了,昏睡了一晚。

  張正走後,我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不知什麼時候,一陣門鈴聲把我吵醒,
我爬起來準備去開門,門卻從外面開了,進來一個女服務員,她是這一層樓的服
務員,前幾天都是她幫我開的門,她還主動跟我聊過幾句,因此也略微有點熟,
我知道她叫雪兒。

  但是現在的場面卻很令人尷尬,我大醉剛醒的從床上下來,忘記了身上只穿
著一條短褲,而且短褲還因為陰莖的晨勃被頂了個半高。雪兒看見我這副模樣也
愣了。但她很快就回過神來,說道:“林科,你怎麼沒去開會?”

  我也清醒過來,趕緊睡回到床上,答道:“我昨晚喝多了,直睡到現在。”

  她說:“我還以為你們都去開會了,就進來整理床鋪。”

  我說:“那你就整理張正那鋪床吧,我這鋪就不用了。”

  她於是邊幹活邊和我聊天,我也側過身去邊看她幹活邊有一句沒一句的應答
她。

  這時正是夏天,她們的工作服都是白襯衫配黑短裙,而她們整理房間、床鋪
時要不停地蹲下或是彎腰,於是我就大飽眼福了。當她蹲下時,我就從她張開的
裙間看見她雪白的大腿和裏麵粉紅色的短褲;當她彎腰時,我要麼從她襯衫的領
口處看見她深深的乳溝和黑色胸罩裏麵包著的兩個雪白的大奶子,要麼就從她翹
起的屁股後面看見她白花花的玉腿和僅包了半個臀部的粉紅色短褲。

  這一切強烈的刺激著我,激起我漫天的色欲,尤其是我剛剛睡了一個大覺醒
來,專家說這時男人的欲望是最強的。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問:“你們酒店晚上不是有很多雞嗎?怎麼白天一個都不見?”

  這是實話,前幾天在酒店的歌舞廳裏面就不停地有雞婆來挑逗我們,甚至晚
上還有雞婆打電話到我們房間來騷擾,可惜礙于周圍都是同行或同事,我不敢輕
舉妄動,因此我這麼問。

  她笑咪咪的說:“怎麼?你想叫雞呀?”

  我說:“是呀。你能不能幫我找一個來,我頂不住了!”這時我想起中山分
行的李科長對我說的話,他說這酒店裏有一些女服務員本身就是雞婆,那眼前這
個是不是呢?

  她問:“你要什麼條件的?”

  我決定試一下,於是跳下床,走到她背後,雙手扶住她翹起來的大屁股說:
“像你這樣就最好了。”

  這一試果然試中了,她沒有立刻回答,繼續彎腰幹她的活。我知道她心裏有
些猶豫,便彎下腰去,一邊伸出雙手抓住她的兩個奶子,一邊挺著硬邦邦的陰莖
頂住她的臀溝一下一下的頂著,說:“雪兒,前晚是不是你打電話來騷擾我?”

  她掙扎說:“不是我。”

  我得理不饒人,“怎麼不是,那聲音一聽就是你!”

  說著,我一把將她按倒在床上,然後把她翻轉身,我緊緊地壓住她,在她耳
邊說:“你要多少錢?”

  她終於露出了真面目,說:“兩百。”

  我說:“兩百就兩百吧,不過你要做夠一個小時喲。”

  她點點頭答應了。我於是放開她,去關好房門。

  然後,我們脫光衣服,走進衛生間放水洗澡。我給她洗,她也幫我洗。說實
話,她真不愧叫雪兒,渾身上下雪白雪白的,腋下幾乎沒有腋毛,肚臍深陷,小
腹很結實,呈一個弧度深凹下去,陰毛非常稀疏,陰阜高鼓,陰唇微微張開。

  我低下頭去,用兩根手指慢慢的摳進去,她頓時發出呻吟聲。摳了一會,她
的淫水汩汩的流了出來,我的陰莖也脹得難受,於是讓她單腳站立,一隻腳打開
踩住浴缸邊,我站在她面前,用手扶著陰莖,對準她的陰道,頂了進去,接著開
始大力抽插起來。

  抽了一陣,覺得有些累了,便叫她雙手扶住浴缸邊,翹起屁股,我的陰莖就
從她背後插了進去,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雪兒也很是淫蕩,咿咿呀呀的大聲呻
吟,不久,我感到一股精液噴湧而出,深深地射進了她的子宮裏面。

  隨後,我們坐在浴缸邊上,用花灑洗乾淨了身體。又來到床上,我躺下來,
雪兒就跪在我的大腿中間,用手扶住我軟綿綿的陰莖,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很
快,我的陰莖又挺了起來,她就更加賣力的含住我的龜頭,一吞一吐的吸吮著,
我的欲望又給她挑逗起來了。

  於是我示意她面向著我,張開玉腿,坐在我的陰莖上面。我一邊伸手揉抓著
她的雙乳,一邊不時挺起陰莖狠狠的往上頂去,一直頂到雪兒的子宮口,她立刻
大聲嚎叫起來,淫水順著陰莖流了下來,一直流到床上。這樣插了十來分鐘,雪
兒渾身一陣顫抖,軟倒在我身上,她也達到高潮了。

  我頓時覺得威風起來,把她放倒在床上,在她臀部下麵墊了兩個枕頭,將她
的陰阜托高,分開她的雙腿,我跪在她腿間,扶著粗大的陰莖,對準她紅嘟嘟的
陰阜,大起大落的抽插起來。

  雪兒在我身下發出鬼哭狼嚎般的呻吟,我也發瘋般地一插插到底,一抽抽到
盡,沒多久,我下身一挺,陰莖緊緊地頂住雪兒的子宮,射出了滾燙的精液,我
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休息了一會,雪兒起身到衛生間再洗了一次澡,穿好衣服,接過我給的錢,
出去繼續幹活了。在離開珠海前一天,我在開會中間偷偷溜出來,又找雪兒幹了
一次。真是不虛此次珠海之行!
jixuy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