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烤快送

Author: z54198201132012-12-22 10:36:00
燒烤快送

原著:LR
發言人:APPLE


  珍妮特和瑪麗安看見燒烤快送公司的送貨車時,她們正在廚房的窗戶旁邊喝咖
啡。駕駛員打開側門,一位年青的婦女下了車,除了一雙繩涼鞋和套在苗條的脖子
上的看起來像是藍色塑膠做的厚項圈外,裸露的身體上一絲不掛。她提著一個有塑
料把手的白紙盒快步跑過人行道,從她的嘴唇邊可以明顯的看到一陣陣哈氣。

  “啊,已經9點鐘了?”珍妮特問,她站起來的同時門鈴響了。

  “不,9:20了,”瑪麗安回答:“她晚了。”

  當他們打開前門時貨車,離開了。顫抖的裸體女孩子有著黑色的短髮、惹人喜
愛的像貓一樣的臉蛋和綠色的眼睛。她豐滿的陰部被刮得很乾淨,一個黃色的標籤
緊拴在她粉色的陰唇上。女士們看到她光滑白細的四肢冷得起了雞皮疙瘩。

  “珍……珍妮特女士?”女孩問:“我是卡……卡麗,來自燒烤快送。你是計
劃今天吃我,或是想讓在這把我冷……冷凍?”

  “哦!是的,進來吧,親愛的,”珍妮特說,她拉著女孩柔細的手把她拖了進
來:“這是我的嫂子瑪麗安。”

  “哈,你好。”女孩說。

  “讓我們看看這次的怎麼樣?”她大步走進廚房,把紙盒放在桌上,交叉著她
平滑的手臂轉過身。在兩個穿著汗衫和牛仔褲的矮胖中年婦女旁邊,赤裸的年輕肉
體看起來非常美味和有魅力。她有著發亮的乳白色皮膚和修長的大腿,大小正好的
柔軟乳房挺立在她的胸脯上,屁股、大腿和臀部豐滿而光滑,總體來說是個完滿的
女孩,唯一的缺點是在她的胃部正中有一條從肚臍到腹腔神經叢的小傷疤。

  “我的上帝,親愛的!”瑪麗安說:“你看起來真漂亮……”

  “美味的,我知道,”女孩不耐煩地說:“可口的、香甜的、讓人流口水的,
或是無論什麼。我看起來應該有好味道,那是當然的。”二位女士在她的面前拉著
手,呆呆的點著頭。

  “你們想摸摸肉嗎?”卡麗說。

  “好的……”珍妮特不安的吃吃笑著回答,瑪麗安的臉羞紅了。

  女孩搖搖頭,抬眼看了看天花板:“我是家畜,為了食用!”卡麗笑道:“如
果你想要做而又不願意讓我看到,可以先在上面吊死我。來吧,這樣我才能開始工
作!”她同時伸開了她的手臂。

  二位女士熱切的撲向奶油色的年輕肉體,擠壓手臂、大腿、乳房和肚子和它們
周圍的肌肉,測試堅固程度,並用很小的聲音評論著。粉紅色的乳頭在她們手下變
硬了,乳房輕輕的散發著芳香。在卡麗曲線優美的屁股上,烙著一個三角形狀“燒
烤快送”的商標。瑪麗安捏起女孩陰部柔軟的肉,感到有粘液流到她的手掌上。

  “非常感謝你們喜歡我,”卡麗喘息著:“但是你們是否早點開始準備晚餐?
要知道,我需要烘烤七個小時。”

  “啊,天啊!”瑪麗安喊到:“不,親愛的,我不知道!”女士們驚慌的沖進
廚房,準備烹調女孩。

  “啊,天啊!”珍妮特說:“我們必須把你放進烤箱,親愛的,來這裏,到平
底鍋上來!”

  瑪麗安和珍妮特彎著腰,從碗櫃中把巨大平底鍋拖到地板上,發出了巨大的響
聲。

  “女士們,女士們!”卡麗笑了,脫掉她的涼鞋:“聽我說,你們不必做任何
事,好嗎?僅僅坐下來休息,讓我取出我的材料才開始。”一絲不掛的裸體走向爐
子,把烤箱的溫度開到40-50。

  珍妮特和瑪麗安不安的互相望望,然後在廚房的椅子上坐下觀看。卡麗打開盒
子,把裏面的東西放到了桌上,白紙盒兩側有燒烤快送的商標。它們包括一張乾淨
的燒烤膜、一塊每邊都有把手的正方形鋼絲網、一個準備裝女孩被丟棄部份的大垃
圾袋、一瓶甜的烤女孩調味醬、一枝肉用溫度計、一張的帶插圖的寫著“燒烤快送
女孩使用方法”的指南,最後是一枝裝著燒烤快送預先混合的傳統香草填料的大塑
料管。

  “看,有齊所有我需要的。”卡麗說。

  “沒有鋸!”瑪麗安叫到:“我們的舊的丟了,並且,我們需要鋸!”

  “為什麼我們需要鋸?”女孩問。

  “當然是切下你的頭!”珍妮特氣哼哼地回答:“還能為什麼?”

  “你最後一次烹調女孩是多久之前了?”卡麗笑著問。

  “我想,我們已經有五年沒有使用火了。”

  “我們上次烹調女孩,啊,”瑪麗安想著說:“大概是十年以前了。”

  “我們的外甥為我們叫燒烤快送,”珍妮特說:“我恐怕我們從沒有聽說過你
的事情。”

  “好的,我的頭髮上有防火凝膠,”女孩回答:“你可以留下我的頭,因為我
的頭髮不會燃燒,可以嗎?”

  女士們摸了摸卡麗因防火凝膠而硬直的短髮。

  “多麼好的想法。”珍妮特說。

  “可不是?”卡麗說。她把正方形的鋼絲網放在水池和火爐之間的切肉臺上,
在鋼絲網上鋪開燒烤膜。

  “我想最好準備把小刀,”珍妮特說:“我們需要清理你的內臟,弄乾淨你,
親愛的。”

  “女士,”卡麗皺著眉嘲笑著:“燒烤快送的產品意味著──我是隨時準備可
以被烹調的,行了嗎?”

  她站在她們面前,一隻手放在她的屁股上,突出了在她赤裸的肚子上的一排縫
線。

  “今天早上,工廠取出了我的胃、我的脾、我的膽,和其他一些我不知道的東
西,”她解釋說:“除了我的肝、腎和一些小腸以外的所有東西。當然,為了保證
肉的品質,肉畜是不能使用麻醉劑的,所以我昏迷了兩次。”

  女士們喘著氣,吃驚的互相看了看。卡麗繼續她的準備工作,把填料管、肉用
溫度計和女孩調味醬瓶放在水池邊。

  “天哪!”瑪麗安說:“為什麼你仍然活著,親愛的?”

  “因為他們清理後給女孩進行靜脈注射,”卡麗回答:“這樣,我大概到下午
都不會死。”

  當爬上切肉台後,女孩頑皮的對她們的微笑了一下。“但是,我在那之前已經
半熟了,不是嗎?”她的嗓子發出愉快的聲音。

  “你將會的,親愛的。”珍妮特回答,溫柔的大笑著。

  跪在臺上,卡麗看了一下說明。“好,”她咕噥到:“首先是溫度計……”她
拿起肉用溫度計,把銳利的尖端朝著她奶油色的大腿,讓它指向她的屁股。

  “你們將把我放入在烤箱,所以需要用這個,”她說。“它到三百度時,我就
熟了。”

  裝了個鬼臉,一絲不掛女孩把溫度計的尖端插入到她大腿結實的肉中,和骨頭
平行。

  “哎唷!”瑪麗安看得出神並微笑道:“你真的做你自己,親愛的!”

  當卡麗第一次把八英寸的溫度計插入到自己的肉中兩英寸後,鮮紅的血順著她
柔軟的腿流過。“啊,是的!”女孩著喘氣微笑了一下。汗水在她光滑潔白的皮膚
上閃閃發光,她用前臂擦了一下額頭。閉上她的眼睛,剛毅的低下下巴,美麗的裸
體再次把溫度計往大腿裏插入了一英寸。

  “你需不需要一點兒幫助,很小的?”珍妮特問。

  “你知道,它對我們是娛樂!”她站起來。“你們二個能停止說話嗎?”卡麗
懇求,痛苦的咧著嘴笑。“讓我做好這個,行嗎?”女孩的胸脯起伏著,她漂亮的
乳房隨著每次呼吸緩緩的擺動。

  “沒問題,”珍妮特回答,回到她的椅子上,微笑著看著女孩:“我想我們雙
方會留下好印象。”

  “那麼,謝謝你。”卡麗無聲地說。

  她彎曲她的大腿,把溫度計的刻度盤緊握在兩手中,繼續把尖端一英寸一英寸
的插入她奶油色的肉中,兩行血更快的流過。

  “你……看……”卡麗咕嚕說:“燒烤快送……只有……二英寸多了……能遞
送……完全自己……準備好的……烤肉!”

  “你正是這樣,親愛的!”瑪麗安令她放心地說。

  “再推一下。”顫抖,流汗,美麗的裸體咬緊牙關,抓住溫度計,開始了最後
的努力。“這……應該……行了!”女孩哭了。她躺下了,筋疲力盡的微笑著,急
劇地呼吸著。溫度計桿深埋在卡麗美妙的大腿裏,刻度盤靜靜的貼著光滑的、流血
的皮膚,眼淚和汗水在她的眼睛下面閃閃發光。

  “我的上帝,親愛的,”瑪麗安說,“僅僅坐在這裏看你做所有的工作,我感
到不舒服。”

  看了一眼說明後,卡麗拿起填料管,纏繞著的軟管盤在它的末端。女孩從軟管
上摘下塑膠帽,露出一個有些小孔的錐形的鋒利尖端。“嗨!”女孩大聲說:“我
想它的痛苦超過溫度計!”

  “在你被遞送之前,他們為什麼不填好你?”瑪麗安問。

  “因為有些人喜歡按他們自己的食譜放填塞物,”美麗的裸體回答:“燒烤快
送的工廠做了許多準備工作,但女孩要自己完成剩餘的工作。”

  她用一隻手拿著管子的尖端,另一隻手在自己肚子上尋找洞的正確位置。然後
她把鋒利的尖端按在她腹部柔軟無毛的皮膚上。

  “在我前開始前,你們不想用你們自己的填塞物嗎?”

  “我們的外甥告訴我們別做任何事。”珍妮特說。

  “好,當然當然,讓我們做。”卡麗伴隨著又一個迷人的微笑說。

  女孩咬緊牙關,緊握著管子的尖端,使勁把它刺進了自己的肚子。鋼尖刺破了
皮膚和肌肉,深深的滑入了腹腔。“這兒……”卡麗呻吟著。她明顯地極度痛苦,
但是,她開始擠壓填料管,並從底部卷起它。對她纖細的手來說,這看起來像是一
項艱苦的工作。

  “我不會問我們能不能填裝你。”珍妮特帶著笑說。

  當她繼續工作時,卡麗做了個深呼吸並設法微笑。“很好,”女孩說:“現在
你將知道……如何……坐著看……下一個女孩……”她在痛苦的痙攣中突然喊了出
來,女士們聽到濃稠的漿糊“吱吱”的進入了動物的身體。

  因為卡麗用了幾分鐘裝填她的肚子,珍妮去了趟洗手間,瑪麗安則出去為晚餐
的聚會擺放餐具。

  “現在是有趣部份了。”女孩說著,猛的拉出鋼尖,血像小河一樣向下流過她
的皮膚。

  沒煮過的填塞物撐大了她的肚子,卡麗向前趴著,用一支胳膊肘支撐著自己,
把填塞物的管子塞入了她的陰道。當努力的擠空管子時,她有節奏的喘息著。當她
完成後,塑膠管子幾乎空了,填塞物徐徐的從她的少女陰道滲了出來。

  “現在,我們必須幫著做這部份!”珍妮特吃吃的笑道。兩位女士熱心地走了
過來,把滲出的填塞物壓回了她潮濕的陰道。

  “我知道你們願意!”卡麗說,她們都笑了。

  赤裸的女孩費力地坐起來,把女孩調味醬灑到在她的肩膀、手臂和大腿上。她
開始把它們塗到她的柔軟皮膚上,女士們自然也幫助做了這個。調味醬塗在平滑得
像絹一樣的女孩肉上,摸起來感覺好極了。

  “你看上去終於準備好了!”瑪麗安說。

  “烤箱的溫度也已經可以了,我們把你放進去?”

  “還有一件事,”卡麗溫柔的回答。她的聲音已經很弱,但還是作了一個淘氣
的迷人微笑。“你們不對這個大塑膠項圈感到奇怪嗎?”她問。

  “嗯,是的,”珍妮特說。“我認為它也許是一種編號裝置。”

  “或者是為了束縛。”瑪麗安猜測。

  “不,是另外的東西,”卡麗輕輕地笑著的說,痛苦在她惹人喜愛地、憔悴的
臉上閃過。慢慢地,準備燒烤的裸體開始收縮,她把她乳白色的大腿併攏在自己的
身體下面,跪在燒烤膜的中心。

  “當項圈的工作完成後,你們把鎖打開,拿開它,”她說:“然後你們拉起燒
烤膜蓋住我,密封它,拉起鋼絲網的手柄把我塞入烤箱。如果你不清楚,可以查烹
調指南。”

  卡麗把一個乾淨的塑膠管插入藍色項圈的槽中。她把下巴靠近膝蓋,使身體彎
曲成一團,把塑膠管的一段甩入了水池中。

  “在我死前,你們還要問我什麼問題嗎?”她問。

  女士們互相看了看,“啊不,親愛的,”珍妮特親切地說:“你的工作非常出
色,並且你看起來絕對美味。”

  “謝謝,”卡麗說。“我希望我嘗起來好吃,而且,我也希望你們將從燒烤快
送叫下一個女孩。”

  最後,微笑著,她把項圈上的小開關轉向了左側,厚項圈緩緩的開始工作。裸
體女孩把她光滑的手臂放在胸前,低下了頭。

  珍妮特和瑪麗安喘著氣。乾淨的塑膠管流出了鮮紅的血液,項圈裏面由電池供
電的小水泵穩定的把女孩的血液通過塑膠管排乾。

  幾秒鐘後,卡麗的可愛的眼睛慢慢閉上,柔軟裸露的身體顫抖了一會兒,安靜
了下來。

  稍後,最後一滴血滴出了塑膠管,小水泵停止了工作,項圈鬆開了。

  當她把拿開項圈短針拉出來後,珍妮特只在女孩的脖上看見很小的傷痕。

  兩位女士還記得,一個正常的少女是非常重的。她們緊握鋼絲網的把手,但烤
肉很輕鬆的被從臺子上提了起來。

  經過幾次喘著氣的推擠,她們設法把烤肉屁股向前的塞進了她們的烤箱裏,關
上了門。

  “我的天!”瑪麗安疲憊的靠著臺子說:“如果是我們自己,根本不能及時將
女孩準備好。”

  “我同意,”珍妮特說,她把空的填料管放進垃圾袋。

  “燒烤快送的主意真棒!”

  女士們再次在放著她們的餅乾和咖啡的桌子前坐下。

  女孩子可愛的臉蛋緊貼著玻璃烤箱門的中心,眼睛緊閉著,柔軟的嘴唇的微微
分開。

  “這是最好的準備方法。”瑪麗安感歎到。

  “除了她,我們還將不得不作馬鈴薯。”珍妮特回答。

  “哈哈,”瑪麗安說:“我不知道它們能不能夠自己削皮!”

  於是,她們都笑了。
jixuy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