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鬼

Author: z54198201132012-12-22 10:32:00
傻鬼
 
   
  鬼王這一次要對付兩個鬼。
 
  首先是個吸精的女鬼,這樣的女鬼是特別多的,几乎是是收不勝收。
 
  這天晚上,鬼王就化身作一個英俊而強壯的男人,走在街上。這個女鬼則是化作一
個千嬌百媚的美女,駕著一部名貴的跑車。
 
  她的車子在鬼王身邊停下來,對他微笑道:“先生,請問這里是甚麼地方?”
 
  鬼王笑道:“你開車來,也不知道這里是甚麼地方嗎?”
 
  她說:“我轉來轉去,迷了路,現在不懂得回家了。”
 
  鬼王說:“這里是蘭香路。”
 
  “唔!我沒有聽過。”她說:“我是住在石松路,應該怎麼走法呢?”
 
  “石松路?那是相當之遠了,”鬼王說:“你要……先退回去,從那邊轉右,再打
左,到了金寶路,走完了金寶路之後,你再……我看你到了那里,再問問人吧,太復雜
了,我怕你記不往!”
 
  “不如你上來為我指路吧!”她說。
 
  鬼王看著她:“你把我載回了你那邊,那我怎辦?走路回來嗎?”
 
  “我 要認得了路就沒有問題。”她說:“我可以把車子開回來,先送你回家,然
後我再回家。行車是很快的,不需要那麼多時間!”
 
  “好吧!”鬼王無可無不可地說。
 
  他上了車,她就開動了車子。
 
  美人華車,她的身上又發出那麼好聞的香氣,這是任何男人都求之不得的,不過鬼
王并不是任何男人,他也不是人。
 
  她的車子向前直駛。
 
  鬼王說:“我是說你要掉頭,假如你這樣繼續直向前去,你是走不到的!”
 
  “其實這 是一個結識你的藉口,”她說:“我的家就在前面,你到我家去坐坐好
不好?”
 
  這也是任何男人都不能拒絕的邀請,鬼王說:“好吧!”
 
  她在前頭的路口一轉,就轉進了一座豪華的花園,里面有一座宮殿式的華貴洋房,
她下車,把鬼王領進了那非常華麗的廳中。
 
  她說:“你在這里坐一坐,我去換一套舒服一些的衣服!”
 
  “我看,”鬼王說:“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
 
  “哦,”她說:“你原來是那麼急的,沒有興趣好好地享受一下情調?”
 
  “是呀!”鬼王說。
 
  他的眼睛一瞪,她身上的衣服忽然都不見了,露出來的是一具非常美麗,簡直無瑕
的肉體。
 
  她正訝異時,鬼王又一瞪。
 
  她的身子忽然又不再美麗了, 是局部美麗,有些部份沒有皮肉, 見白骨,假如
這些缺了的地方都補回,就會是剛才那麼美麗。
 
  跟著華屋亦沒有了,他們 是在月光下一座荒涼的墳場中,鬼王 是坐在一座墳墓
上。
 
  她顯得恐懼,立即飛了起來,頭發散放地飛揚,眼睛不見了,手指也生出了長而卷
曲的指甲,對他淒厲地叫著,繞著他飛來飛去。
 
  鬼王不是任何男人,所以這任何男人都可能被嚇死和嚇暈,在他身上也是無效的。
 
  他說:“你沒有地方好躲,我坐著你的墳墓,你鑽不回里面!”
 
  她降回地下,問道:“你是誰?”
 
  “桂枝,”鬼王說:“讓我看看,你還差多少個男人的精髓就可以完全化成人形?
十個?”
 
  “鬼王!”桂枝哀哭道:“你是鬼王!”
 
  “對了,”鬼王說:“你不能這樣做,你已經死了,可不服氣輪回,還要做人!害
了他人的命而成人,我是不容許的!”
 
  “我還以為你……你已經几百年不管了!”桂枝說。
 
  “我也是有些責任。”鬼王說:“我一睡睡了几百年,疏忽了管你們,你們就亂搞
了。不過你已經享受了那麼久,也夠了,跟我走吧!”
 
  “你又要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桂枝說:“我要受許多年的苦才能升一層、又升
一層,不知甚麼時侯才能升回輪回的一層?”她飲泣起來。
 
  鬼王說:“我給你減一些如何?七層?”
 
  “我……其實也不是那麼壞,”桂枝說:“我揀的都不是好人,假如是對我好的,
我不會害死他, 是有一點:那些企圖強奸、劫我或甚至殺我的,我才要他們的命!”
 
  “我知道。”鬼王說:“但仍是沒有資格這樣做,你的確不太壞,所以我才為你減
几層!”
 
  “你……你 是騙我!”桂枝又飲泣起來。
 
  “難道我需要騙你?”鬼王說:“我不騙你也是可以帶你走的!”
 
  “但我知道你也不會為我減那麼多刑罰。”桂枝說:“我知道你的規矩!”
 
  “不錯。”鬼王說:“不過你為我做一件事情才走,我就可以為你減!”
 
  “再減一些?”桂枝說。
 
  “我一句就是一句。”鬼王說:“不能太反覆無常,我有我的威信要保持,我這一
減也是已經很寬大了!”
 
  桂枝顯得傷心而無奈,她說:“好吧,你要我做一些甚麼事情呢?有甚麼事情是你
做不到而要我做的呢?
 
  “美人計!”鬼王說:“我是男的,我雖然也可以化作一個美人,但看看是可以,
卻不能真的給人家!”
 
  “美人計?”桂枝說:“那是我所擅長的,你要我去引誘誰呢?”
 
  “你跟著來看看就知道了!”鬼王說。
 
  鬼王與桂枝又恢復了一雙俊男美女的形象,坐著她的跑車去到了一個地方,停了下
來。
 
  鬼王一指,說:“你看!”前頭是一座海邊的貨倉,鬼王指著的是一個男人,正在
向貨倉走去。
 
  “那好像是……”桂枝說。
 
  那男人已到了貨倉的牆邊,就從牆壁而進去了。
 
  “他在干甚麼?”桂枝問。
 
  “你看看就知道了!”鬼王說。

  過了一陣,那貨倉就忽然起火,火勢蔓延得很快,跟著還發生爆炸。照常理,那個
人是應該葬身火海了,但是這個人卻在烈火之中再走出來,絲毫無損。

  “几天之前,他又把一座屋子碰塌了,死了一個人,傷了許多!”鬼王說。
 
  “他!”桂枝說:“他就是傻鬼!”
 
  “對了!”鬼王說:“這就是他的游戲!”
 
  “傻鬼,”桂枝說:“你也是一直不能收他,我有甚麼辦法呢?”
 
  “你也知道關於傻鬼事情嗎?”鬼王問道。
 
  “他嘛,他生前就是一個弱智的人,”桂枝說:“神神經經的,死了之後也仍是這
樣,他也知道傷人是不好的,他 是愛這樣玩!”
 
  “這樣做也是不可以的。”鬼王說:“他不斷為世界帶來災難,我要帶他走!”
 
  “但你一直都拿他沒辦法!”桂枝說。
 
  “你知道我為甚麼拿他沒辦法嗎?”鬼王說。
 
  “我不知道為甚麼。”桂枝說:“我 是知道你不能夠對付他!”
 
  “他本是災星降世,”鬼王說:“陰差陽錯,降到了一個弱智人的身上。這個弱智
人自己焚燒死了,但他的鬼魂根本就是附著災星,可以不走,而災星也脫不了身,就這
樣跟他結合著渾渾沌沌地亂搞!”
 
  “這種事情應該是你可以辦妥的呀。”桂枝說。
 
  “就是這個不行,”鬼王說:“第一是他沒有惡意的,他 以為是好玩。第二就是
他仍是童子身,這最難入手。我不是玉皇大帝,我的法力是有限度的,但是這可是我的
工作!”
 
  “你做不到的,我更不能做了!”桂枝說。
 
  “我不是說過,你能用美人計,我不能用嗎?”鬼王說:“你跟他好一次,他就不
是童子身,保護沒有了,我就可以帶他走!”
 
  “假如我做得到,”桂枝說:“我是會做的。但他是傻瓜,他對女人不感興趣!”
 
  “現在他會感興趣了!”鬼王說:“雖然那麼多年都是不感興趣!”
 
  桂枝說:“現在他忽然會感興趣嗎?”
 
  “就是因為過了那麼多年,”鬼王說:“他已經成熟了,不再是孩子。這可是一種
陰差陽錯,以前我一直壓住他,他 是停留在那個階段。我一睡睡了數百年,他沒有了
壓力,就能成熟起來了。人間的女人他仍不感興趣,也幸好如此。但是你,你可以做到
的,你去施展你的渾身解數吧!”
 
  “唔!”桂枝說:“這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我 是用美人計,用不是取他甚
麼!”
 
  傻鬼是一個其貌不揚的人,生前是這樣,成了鬼也是這樣。他強壯而高大,就是樣
子難看,也因此生前沒有女人喜歡他,也沒有女人誘惑他,他仍能保持著童子身。做了
鬼之後,他仍不覺得需要好看的面目出現,因為他有他的玩意就夠了。
 
  他慢慢地一步一步行走著,到了桂枝那間美麗豪華的大屋。
 
  桂枝那間屋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此時就是出現在他的前頭,等他到達,假如固定
在一個地方,就可能永遠都碰不著了。
 
  傻鬼覺得這屋子有些不尋常,但他是不會去懷疑的,他 是好奇。
 
  好奇心使他穿牆而入,見了桂枝,桂枝就裸著身子躺在一張豪華舒適的床上,她把
她的一切美麗的魅力都散發出來。
 
  一個塵世的男人假如此時走進來, 要一看,就保証要立即忍不住,一 如注。
 
  傻鬼他有天賦的能力,他忍得住,不過他果然是受到了極強的吸引力,他輿起第一
次來了。
 
  他說:“你……你是誰?你真的好漂亮!”
 
  “我在等你!”
 
  “等我?……等我做甚麼?”傻鬼問。
 
  “玩一件你從來有玩過的事!”桂枝說。
 
  “那是甚麼呢?”傻鬼問。
 
  “你覺得現在有甚麼特別呢?”桂枝問。
 
  “我……這里硬起來。”傻鬼說:“我……我就像想小便!”
 
  “那你先小便吧!”桂枝說。
 
  “但是又放不出來,又好像不是有小便!”傻鬼說。
 
  “你其實并不是有小便,”桂枝說:“你那件東西硬起來,就是因為你想放進我這
個洞里!”
 
  “放進這里?這有甚麼好玩?”傻鬼說。
 
  “你過來,讓我教你吧!”桂枝說:“你先把衣服去掉!”
 
  傻鬼的衣服一飛就飛走了,那硬東西現了出來,非常巨大,也非常雄勁!他的面貌
是難看,但身體倒是并不差的。
 
  他到了桂枝的身邊,桂枝伸手輕輕握住它,慢慢將那半包的皮推下,問道:“現在
又覺得怎樣?”
 
  “非常舒服!”傻鬼說。
 
  “現在你明白了,”桂枝說道:“假如放進這里,這里面比我的手更濕、更軟、更
貼,你就會更舒服!”
 
  傻鬼呆了一陣,他的頭腦是簡單,但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他也能明白。而且,
他也是本能地想這樣做。
 
  他說:“放進這里?這很難呀!但是……我會把你弄破的!”傻鬼說。
 
  他確是沒有惡意的,他所做的破壞,他都沒有想到會有人受傷害,現在桂枝是他喜
歡的,他就擔心傷害桂枝。
 
  桂枝微笑道:“我不擔心,你就用不著擔心了,我知道不會弄壞才叫你做。來吧!
你上來!”
 
  傻鬼果然爬上去了,他也是自己忍不住了。
 
  他說難,也果然是難,那件東西是很難指揮的,用手扶的話又支不住身子。
 
  但是桂枝有手空著,桂枝伸手去扶,就很易對准了,而且桂枝也是經驗丰富。
 
  巨大的東西、細小的洞,看來是困難,做起來其實也不太難。
 
  “有我幫,你就不難了!”桂枝說。雖然不易容納,但是加上彈性和濕滑就能了,
一下子就完全滑了進去。
 
  “現在覺得怎樣?”桂枝問:“我有沒有說錯?”
 
  “舒服,”傻鬼說:“真的很舒服,呀……”
 
  這之後就不必很聰明也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就是要動,那感覺使人靜不下來,就是
要動!
 
  傻鬼是越動越瘋狂,雖然仍有擔心會把桂枝弄壞,卻也是停不了。
 
  桂枝用她的丰富經驗迎送著,如此也就不會在半途脫出了。
 
  傻鬼不懂得顧及對方的享受, 是知道自己在享受,就越沖越勁,而且是一直沖到
盡頭。
 
  他終於一陣痙攣,就留不住了,也停了下來。
 
  桂枝把他緊緊地夾著,她也承受不了那麼多,潔白的漿在旁邊溢出,潔白而且是發
光的。
 
  他停住了好久,終於嘆一口氣道:“這真的很好玩!”
 
  鬼王在後面說:“玩完了!”
 
  傻鬼一跳起身:“你……鬼王,你又來了!你總是要搞我!”
 
  “我來帶你走!”鬼王說。
 
  “我不要走!”傻鬼說。
 
  “那我就帶她走!”鬼王說。
 
  “不能!”傻鬼說:“她是我的!”
 
  “你不能制止我帶她走!”鬼王說。
 
  桂枝說:“而且我也是非走不可的!”
 
  “那我跟你走!”傻鬼對桂枝說。
 
  “那你們一起來吧!”鬼王說。
 
  忽然,一切都消失了,屋子也沒有了,那里 留下了一片荒涼的草地。
 
  那里本來就是一片荒涼的草地。
 
  後來,這草地上卻生出了一棵樹,就是傻鬼那些漿液滴下的地方,這樹生得很快,
一星期就成為了巨樹。
 
  沒有人注意,偶然看見的人并不知道一星期前是還沒有這株樹的。
 
 
                               - 終 -
jixuyuedu